在Facebook上关注我们,随时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关注我们,随时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关注我们,随时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关注我们,随时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简体字版
检索内容:
检索范围: 检索类型: 段落
条件1: 提到 “赏罚必信密” 符合次数:7.
共7段落。第1页,共1页。

先秦两汉

相关资源

法家

相关资源

管子

[战国 - 汉 (公元前475年 - 220年)]
提到《管子》的书籍 电子图书馆
相关资源

法法

提到《法法》的书籍 电子图书馆
9 法法:
令未布而民或为之,而赏从之,则是上妄予也;上妄予,则功臣怨。功臣怨,而愚民操事于妄作。愚民操事于妄作,则大乱之本也。令未布而罚及之,则是上妄诛也;上妄诛则民轻生,民轻生则暴人兴,曹党起而乱贼作矣令已布而赏不从,则是使民不劝勉,不行制,不死节民不劝勉,不行制,不死节,则战不胜而守不固。战不胜而守不固,则国不安矣。令已布而罚不及,则是教民不听,民不听,则强者立;强者立,则主位危矣;故曰:“宪律制度必法道,号令必著明,赏罚必信密,此正民之经也。

兵家

相关资源

三略

[西汉] 公元前100年-9年
提到《三略》的书籍 电子图书馆
相关资源
[又名:《黄石公三略》]

上略

电子图书馆
13 上略:
军谶曰:将之所以为威者,号令也。战之所以全胜者,军政也。士之所以轻死者,用命也。故将无还令,赏罚必信,如天如地,乃可使人,士卒用命,乃可越境。

史书

相关资源

史记

[西汉] 公元前109年-公元前91年 司马迁著
提到《史记》的书籍 电子图书馆
资料来源
相关资源

电子图书馆

律书

提到《律书》的书籍 电子图书馆
6 律书:
自是之后,名士迭兴,晋用咎犯,而齐用王子,吴用孙武,申明军约,赏罚必信,卒伯诸侯,兼列邦土,虽不及三代之诰誓,然身宠君尊,当世显扬,可不谓荣焉?岂与世儒暗于大较,不权轻重,猥云德化,不当用兵,大至君辱失守,小乃侵犯削弱,遂执不移等哉!笔教笞不可废于家,刑罚不可捐于国,诛伐不可偃于天下,用之有巧拙,行之有逆顺耳。

后汉书

[南北朝] 420年-445年
提到《后汉书》的书籍 电子图书馆

列传

电子图书馆

郭杜孔张廉王苏羊贾陆列传

电子图书馆
25 郭杜孔张... :
在郡二年,徵拜骑都尉,后领票骑将军杜茂营,击破匈奴于高柳,拜渔阳太守。捕击奸猾,赏罚必信,吏民皆乐为用。匈奴尝以万骑入渔阳,堪率数千骑奔击,大破之,郡界以静。乃于狐奴开稻田八千馀顷,劝民耕种,以致殷富。百姓歌曰:“桑无附枝,麦穗两岐。张君为政,乐不可支。”视事八年,匈奴不敢犯塞。

汉代之后

魏晋南北朝

三国志

[西晋] 265年-300年 电子图书馆

蜀书五

电子图书馆

诸葛亮传

电子图书馆
23 诸葛亮传:
亮少有逸羣之才,英霸之器,身长八尺,容貌甚伟,时人异焉。遭汉末扰乱,随叔父玄避难荆州,躬耕于野,不求闻达。时左将军刘备以亮有殊量,乃三顾亮于草庐之中;亮深谓备雄姿杰出,遂解带写诚,厚相结纳。及魏武帝南征荆州,刘琮举州委质,而备失势衆寡,无立锥之地。亮时年二十七,乃建奇策,身使孙权,求援吴会。权旣宿服仰备,又覩亮奇雅,甚敬重之,即遣兵三万人以助备。备得用与武帝交战,大破其军,乘胜克捷,江南悉平。后备又西取益州。益州旣定,以亮为军师将军。备称尊号,拜亮为丞相,录尚书事。及备殂没,嗣子幼弱,事无巨细,亮皆专之。于是外连东吴,内平南越,立法施度,整理戎旅,工械技巧,物究其极,科教严明,赏罚必信,无恶不惩,无善不显,至于吏不容姧,人怀自厉,道不拾遗,强不侵弱,风化肃然也。

宋明

太平御览

[北宋] 977年-984年 电子图书馆

皇王部三十九

电子图书馆

唐宪宗章武皇帝

电子图书馆
1 唐宪宗章... :
《唐书》曰:宪宗章武皇帝,讳纯,顺宗长子,母曰庄宪皇后。大历十三年,生于长安之东宫内。六七岁时,德宗抱置膝上,问曰:“汝谁子,在吾怀?”对曰:“是第三天子。”德宗异之。贞元四年六月,封广陵王。顺宗即位之年四月,册为皇太子。八月乙巳,即皇帝位于宣政殿。先是,连月霖雨,是日晴霁,人情忻悦。丁未,始御紫宸殿,对百寮。庚戌,诏曰:“朕以寡昧,纂丕洪业,永思理本,所宝惟贤。至如嘉禾神芝,奇禽异兽,盖王化之虚美也。所以光武形于诏令,《春秋》不书祥瑞?朕诚德薄,思及前人。自今已后,所有祥瑞,但令准式,申报有司,不得上闻;其珍禽奇兽,亦宜停进。”冬十月壬申,贬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韦执谊为崖州司马,以交王叔文也。元和元年春正月景寅朔,皇帝率群臣于兴庆宫,奉上太上皇尊号。丁卯,御含元殿受朝贺。礼毕,御丹凤楼,大赦天下,改元。癸未,诏以太上皇旧恙愆和,亲侍药膳,权不听政。以高崇文检校工部尚书、充神策行营节度使。甲申,太上皇崩。乙酉,宰相杜佑摄冢宰。戊子,制曰:“剑南西川,疆界素定,藩镇守备,各有区分。顷因元臣薨谢,邻藩不睦,刘辟乃因虚构隙,以忿结仇,遂劳三军,兼害百姓。朕志存含垢,务欲安人,遣使宣谕,委之旄钺。如闻道路拥塞,未息干戈,轻肆攻围,拟图吞并。为君之体,义在胜残,命将兴师,盖非获已。宜令兴元严砺、东川李康掎角应接,神策行营节度使高崇文、神策兵马使李元奕率步骑之师,与东州、兴元之师类会进讨。”甲午,高崇文由斜谷路,李元奕由骆谷路,俱会于梓潼关。辛卯,群臣请听政。戊戌,上谓宰臣曰:“前代帝王,或怠于听政,或躬览繁务,其道何如?”杜黄裳对曰:“帝王之务,在于修已简易,择贤委任,不宜怠肆安逸。然事有纲领小大,当务其远者大者;至如簿书狱讼,百吏能否,本非人主所自任也。但择人委任,责其成效,赏罚必信,谁不尽心。《传》称帝舜之德曰:夫何为哉?恭已正南面而已!诚以能举十六相,去四凶也。岂与劳神疲体自任耳目之主同年而语哉!但人主常势,患在不能推诚;人臣之弊,患在不能自竭。由是上疑下诈,礼貌或亏,欲求致理,自然难致。茍无此弊,何患不至于理。”上称善久之。五月辛卯,册太上皇后王氏为皇太后。九月辛亥,高崇文奏收成都,擒刘辟以献。癸丑,以山人李渤为左拾遗,征不至。二年春正月,上亲朝献太清宫,御丹凤楼,大赦天下。己酉,以户部侍郎武元衡为门下侍郎、同平章事,以中书舍人、翰林学士李吉甫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二月庚午,司天造新历成,诏题为《元和观象历》。九月庚申,李锜据润州反,杀判官王澹、大将赵琦。遂令苏、常、湖、杭、睦五州戍将杀刺史,修石头故城,欲谋僭逆。癸酉,润州大将张子良、李奉仙等执李锜以献。十一月斩锜,诏削属籍。十二月丙辰,上谓宰臣曰:“朕览国书,见文皇帝行事,少有过差,谏臣论诤,往复数四。况朕之寡昧,涉道未明,今后事或未当,卿当每事十论,不可一二而已。”己卯,史官李吉甫撰《元和国计簿》,总计天下方镇凡四十八,管州府二百九十五,县一千四百五十三,户二百四十四万二百五十四,其凤翔、鄜坊、邠宁、振武、泾原、银夏、灵盐、河东、易定、魏博、镇冀、范阳、沧景、淮西、淄青十五道,凡七十一州,不申户口。每岁赋入倚办,止于浙江东西、宣歙、淮南、江西、鄂岳、福建、湖南等八道,合四十九州,一百四十四万户。比量天宝供税之户,则四分有一。天下兵戎仰给县官者八十三万馀人,比量天宝士马,则三分加一,率以两户资一兵。其他水旱所损,征科发敛,又在常役之外。是岁,吐蕃、回纥、奚、契丹、渤海、牂牱、上音藏,下音哥。南诏并朝贡。三年春正月癸巳,群臣上尊号曰睿圣文武皇帝。御宣政殿受册,礼毕,御丹凤楼,大赦天下。庚子,泾原段佑请修临泾城,在泾州北九十里,扼犬戎之冲要,诏从之。四年秋七月,御制《前代君臣事迹》十四篇,书于六扇屏风。是月,出书屏以示宰臣。丁未,渭南暴水,坏庐舍二百馀户口,溺死六百人,命府司赈给。八月,安南都护张丹奏破环王国三万馀人,获战象、兵械,并王子五十九人。十月,册邓王宁为皇太子。癸巳,以册储,肆赦系囚,死罪降从流已下递减等。工部侍郎归登、给事中吕元膺为皇太子诸王侍读。五年八月乙亥,上谓宰臣曰:“神仙之事信乎?”李藩对曰:“神仙之说,出于道家;道家所宗《老子》五千文为本。《老子》指归,与六经无异。前代好怪之流,假托老子为神仙之说。故秦始皇遣方士载童女入海求仙药,汉武帝嫁女与方士求不死药,二主受惑,卒无所得。文皇帝服胡僧长生药,遂致暴疾不救。古诗曰:服食求神仙,多为药所误。诚哉是言也。君人者,但务求理,四海乐推,社稷延永,自然长年也。”上深然之。六年十一月乙丑,制以户部侍郎李绛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十二月辛卯,皇太子宁薨,谥曰惠昭。七年五月,上谓宰臣曰:“卿言吴越去年水旱,昨有御史自江淮回,言不至为灾,人不甚困。”李绛对曰:“臣得两浙、淮南状,继言歉旱。方隅授任,皆朝廷信重之臣。御史非良,或容希媚,此正当出奸佞之臣。况推诚之道,君人大本,任大臣以事,不可以小臣言间之。伏望明示御史姓名,正之典刑。”上曰:“卿言是也。朝廷大体,以恤人为本,一方不稔,即宜赈救,济其饥寒,况可疑之耶!向者不思而有此问,朕言过矣。”八年三月辛未,上以久旱,亲于禁中祈雨,是夜,澍雨沾足。六月丙寅,京师大风雨,毁屋飘瓦,人多压死。所在川暴涨,行人不通。辛丑,出宫人二百车,任从所适,以水灾故也。九年十月甲子,制:“朕嗣膺宝位,于兹十年。每推至诚,以御方夏,庶以仁化,臻于太和,宵衣旰食,意属于此。今淮西一道,未达朝经,擅自继袭,肆行寇掠。将士等迫于受制,非是本心。思去三面之罗,庶遵两阶之义。宜以山南东道节度使严绶兼充申、光、蔡等州招抚使。”十年正月,严绶帅师次蔡州界。己亥,制削夺吴元济官爵。六月,镇州节度使王承宗遣盗夜伏静安坊,刺宰相武元衡,死之;刺御史中丞裴度,伤首而免。十二年五月,随唐节度使李诉奏败贼于吴房,获贼将李佑。七月,以裴度守门下侍郎、同平章事,充彰义军节度、申光蔡观察处置等使,仍充淮西宣慰使。十月,李诉率师入蔡州,执吴元济以献,淮西平。十三年正月,御含元殿受朝贺,礼毕,御丹凤楼,大赦天下。七月,诏削夺淄青节度使李师道官爵,仍令宣武、魏博、义成武宁、横海等五镇之师,分路进讨。十二月,上谓宰相曰:“人臣事君,但力行善事,自致公望,何乃好树朋党?朕甚恶之!”裴度对曰:“君子小人,未有无徒者。君子之徒,同心同德;小人之徒,是朋是党。”上曰:“他人之言,亦与卿等相似,岂易辨之哉?”度曰:“君子小人,观其所行,当自区别矣。”上曰:“凡好事口说则易,躬行则难。卿等既言之,须行之,勿空口说。”度等谢曰:“陛下处分,可谓至矣,臣等敢不激励。然天下之人,从陛下所行,不从陛下所言,臣等亦愿陛下每言之则行之。”上颇忻纳。十四年春正月,以东师宿野,不受朝贺。三月,上谓宰臣曰:“听受之间,大是难事。推诚选任,所谓委寄,必合尽心;及至所行,临事不无偏党。朕临御以来,岁月斯久,虽不明不敏,然渐见物情,每于行为,务欲详审。比令学士集前代昧政之事,为《辩谤略》,每欲披阅,以为鉴戒耳。”崔群对曰:“无情曲直,辩之至易;稍怀欺诈,审之实难。故孔子有众好众恶之论,浸润肤受之说,盖以暧昧难辩故也。若择贤而任之,待之以诚,纠之以法,则人自归公,孰敢行伪?陛下详观载籍,以广聪明,实天下幸甚。”七月,群臣上尊号曰元和圣文神武法天应道皇帝。是日,御宣政殿受册,御丹凤楼,大赦天下。八月,上谓宰臣曰:“天下事重,不可一日旷废,若遇连假不坐,有事即诣延英请对。”崔群以残暑方甚,目同列将退。上止之曰:“数日一见卿等,时虽暑热,朕不为劳。”九月,上谓宰相曰:“朕读《玄宗实录》,见开元初,锐意求理,至十六年已后,稍似懈倦,开元末又不及中年,何也?”崔群对曰:“玄宗少历民间,身经迍难,故即位之初,知人疾苦,躬勤庶政。加之姚崇、宋璟、苏颋、卢怀慎等守正之辅,孜孜献纳,故致治平。及后承平日久,安于逸乐,渐远端士,而近小人。宇文融以聚敛媚上心,李林甫以奸邪惑上意,加之以国忠,故及于乱。愿陛下以开元初为法,以天宝末为戒,即社稷无疆之福也。”时皇甫鎛以謟刻欺蔽在相位,故群因奏以讽之。上服方士柳泌金丹药,起居舍人裴邻上表切谏,以“金石含酷烈之性,加烧炼则火毒难制。若金丹已成,且令方士自服一年,观其效用,则进御可也。”上怒,贬邻为江陵令。十五年春正月甲戌朔,上以饵金丹小不豫,罢元会。庚子夕,上崩于大明宫之中和殿,享年四十三。谥曰圣神章武孝皇帝,庙号宪宗,葬于景陵。

木部七

电子图书馆

电子图书馆
9 梓:
《后汉书》曰:应顺为冀州刺史,晾瓯无私。迁东平相,赏罚必信,吏不敢犯。有梓树生于听事室上。事后母至孝,众以为孝感之应。

共7段落。第1页,共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