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关注我们,随时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关注我们,随时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关注我们,随时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关注我们,随时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简体字版
检索内容:
检索范围: 检索类型: 段落
条件1: 提到 “蔽芾甘棠” 符合次数:17.
共17段落。第1页,共2页。 跳至页1 2

先秦两汉

相关资源

儒家

相关资源

说苑

[西汉 (公元前206年 - 9年)] 刘向著
提到《说苑》的书籍 电子图书馆

贵德

提到《贵德》的书籍 电子图书馆
1 贵德:
圣人之于天下百姓也,其犹赤子乎!饥者则食之,寒者则衣之;将之养之,育之长之;惟恐其不至于大也。《》曰:“蔽芾甘棠,勿剪勿伐,召伯所茇。”传曰:自陕以东者周公主之,自陜以西者召公主之。召公述职当桑蚕之时,不欲变民事,故不入邑中,舍于甘棠之下而听断焉,陜间之人皆得其所。是故后世思而歌诔之,善之,故言之;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歌咏之。夫诗思然后积,积然后满,满然后发,发由其道而致其位焉;百姓叹其美而致其敬,甘棠之不伐也,政教恶乎不行!孔子曰:“吾于甘棠,见宗庙之敬也。”甚尊其人,必敬其位,顺安万物,古圣之道几哉!仁人之德教也,诚恻隐于中,悃愊于内,不能已于其心;故其治天下也,如救溺人,见天下强陵弱,众暴寡;幼孤羸露,死伤系虏,不忍其然,是以孔子历七十二君,冀道之一行而得施其德,使民生于全育,烝庶安土,万物熙熙,各乐其终,卒不遇,故睹麟而泣,哀道不行,德泽不洽,于是退作春秋,明素王之道,以示后人,恩施其惠,未尝辍忘,是以百王尊之,志士法焉,诵其文章,传今不绝,德及之也。《》曰:“载驰载驱,周爰咨谋。”此之谓也。圣王布德施惠,非求报于百姓也;郊望禘尝,非求报于鬼神也。山致其高,云雨起焉;水致其深,蛟龙生焉;君子致其道德而福禄归焉。夫有阴德者必有阳报,有隐行者必有昭名,古者沟防不修,水为人害,禹凿龙门,辟伊阙,平治水土,使民得陆处;百姓不亲,五品不逊,契教以君臣之义,父子之亲,夫妇之辨,长幼之序;田野不修,民食不足,后稷教之,辟地垦草,粪土树谷,令百姓家给人足;故三后之后,无不王者,有阴德也。周室衰,礼义废,孔子以三代之道,教导于后世,继嗣至今不绝者,有隐行也。《周颂》曰:“丰年多黍多稌,亦有高廪,万亿及秭,为酒为醴,烝畀祖妣,以洽百礼,降福孔偕。”《礼记》曰:“上牲损则用下牲,下牲损则祭不备物。”以其舛之为不乐也。故圣人之于天下也,譬犹一堂之上也,今有满堂饮酒者,有一人独索然向隅而泣,则一堂之人皆不乐矣;圣人之于天下也,譬犹一堂之上也,有一人不得其所,则孝子不敢以其物荐进。

白虎通德论

[东汉] 79年-92年 班固著
提到《白虎通德论》的书籍 电子图书馆
[又名:《白虎通义》, 《白虎通》]

卷三

电子图书馆

封公侯

电子图书馆
4 封公侯:
王者所以有二伯者,分职而授政,欲其亟成也。《王制》曰:“八伯各以其属属于天子之老。”曰二伯。《》云:“蔽芾甘棠,勿翦勿伐,邵伯所茇。”《春秋公羊传》曰:“自陕已东,周公主之,自陕已西,邵公主之。”不分南北何?东方被圣人化日少,西方被圣人化日久,故分东西,使圣人主其难者,贤者主其易者,乃俱到太平也。又欲令同有阴阳寒暑之节,共法度也。所分陕者,是国中也,若言面,八百四十国矣。

卷五

电子图书馆

巡狩

提到《巡狩》的书籍 电子图书馆
4 巡狩:
一年物有终始,岁有所成,方伯行国;时有所生,诸侯行邑。《传》曰:“周公入为三公,出为二伯,中分天下,出黜陟。”《》曰:“周公东征,四国是皇。”言东征述职,周公黜陟而天下皆正也。又曰:“蔽芾甘棠,勿翦勿伐,召伯所茇。”言邵公述职,亲说舍于野树之下也。《春秋梁传》曰:“古之君民以时视民之勤。”

扬子法言

[西汉 - 新] 公元前33年-18年 扬雄著
提到《扬子法言》的书籍 电子图书馆
资料来源
相关资源
[又名:《扬雄法言》, 《杨子法言》, 《杨雄法言》, 《法言》]

先知卷第九

电子图书馆
4 先知卷第... :
或问:“为政有几?”曰:“思斁。”或问“思斁”?曰:“昔在周公,征于东方,四国是王。召伯述职,蔽芾甘棠,其思矣。夫齐桓欲径陈,陈不果内,执袁涛涂,其斁矣夫。于戏,从政者审其思斁而已矣。”
或问:“何思?何斁?”曰:“老人老,孤人孤,病者养,死者葬,男子亩,妇人桑之谓思。若污人老,屈人孤,病者独,死者逋,田亩荒,杼轴空之谓斁。”

史书

相关资源

春秋左传

[战国] 公元前468年-公元前300年
提到《春秋左传》的书籍 电子图书馆
相关资源
[又名:《左传》, 《左氏传》, 《春秋传》, 《左》]

定公

电子图书馆

定公九年

提到《定公九年》的书籍 电子图书馆
2 定公九年:
九年,春,宋公使乐大心盟于晋,且逆乐祁之尸,辞,伪有疾,乃使向巢如晋盟,且逆子梁之尸,子明谓桐门,右师出曰,吾犹衰绖,而子击锺,何也,右师曰,丧不在此故也,既而告人曰,已衰绖而生子,余何故舍,锺子明闻之,怒言于公曰,右师将不利戴氏,不肯适晋,将作乱也,不然无疾,乃逐桐门右师。
郑驷歂杀邓析,而用其竹刑,君子谓子然于是不忠,苟有可以加于国家者,弃其邪可也,静女之三章,取彤管焉,竿旄何以告之,取其忠也,故用其道不弃其人,诗云,蔽芾甘棠,勿翦勿伐,召伯所茇,思其人,犹爱其树,况用其道,而不恤其人乎,子然无以劝能矣。
夏,阳虎归宝玉大弓,书曰得,器用也,凡获器用曰得,得用焉曰获,六月,伐阳关,阳虎使焚莱门,师惊,犯之而出,奔齐,请师以伐鲁,曰,三加必取之,齐侯将许之,鲍文子谏曰,臣尝为隶于施氏矣,鲁未可取也,上下犹和,众庶犹睦,能事大国,而无天灾,若之何取之,阳虎欲勤齐师也,齐师罢,大臣必多死亡,已于是乎奋其诈谋,夫阳虎有宠于季氏,而将杀季孙,以不利鲁国而求容焉,亲富不亲仁,君焉用之,君富于季氏,而大于鲁国,兹阳虎所欲倾覆也,鲁免其疾,而君又收之,无乃害乎,齐侯执阳虎,将东之,阳虎愿东,乃囚诸西鄙,尽借邑人之车,锲其轴,麻约而归之,载葱灵,寝于其中而逃,追而得之,囚于齐,又以葱灵逃,奔宋,遂奔晋,适赵氏,仲尼曰,赵氏其世有乱乎。
秋,齐侯伐晋夷仪,敝无存之父将室之,辞,以与其弟,曰,此役也,不死,反必取于高国,先登,求自门出,死于溜下,东郭书让登,犁弥从之,曰,子让而左,我让而右,使登者绝而后下,书左,弥先下,书与王猛息,猛曰,我先登,书敛甲曰,曩者之难,今又难焉,猛笑曰,吾从子,如骖之靳,晋车千乘,在中牟,卫侯将如五氏,卜过之,龟焦,卫侯曰,可也,卫车当其半,寡人当其半,敌矣,乃过中牟,中牟人欲伐之,卫褚师圃亡在中牟,曰,卫虽小,其君在焉,未可胜也,齐师克城而骄,其帅又贱,遇必败之,不如从齐,乃伐齐师,败之,齐侯致禚,媚,杏,于卫,齐侯赏犁弥,犁弥辞曰,有先登者,臣从之,皙帻而衣狸制,公使视东郭书,曰,乃夫子也,吾贶子,公赏东郭书,辞曰,彼宾旅也,乃赏犁弥,齐师之在夷仪也,齐侯谓夷仪人曰,得敝无存者,以五家免,乃得其尸,公三襚之,与之犀轩,与直盖而先归之,坐引者以师哭之,亲推之三。

汉书

[新 - 东汉] 36年-111年
提到《汉书》的书籍 电子图书馆
[又名:《前汉》]

电子图书馆

韦贤传

提到《韦贤传》的书籍 电子图书馆
41 韦贤传:
太仆王舜、中垒校尉刘歆议曰:“臣闻周室既衰,四夷并侵,猃狁最强,于今匈奴是也。至宣王而伐之,诗人美而颂之曰‘薄伐猃狁,至于太原’,又曰‘嘽嘽推推,如霆如雷,显允方叔,征伐猃狁,荆蛮来威’,故称中兴。及至幽王,犬戎来伐,杀幽王,取宗器。自是之后,南夷与北夷交侵,中国不绝如悋。春秋纪齐桓南伐楚,北伐山戎,孔子曰:‘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是故弃桓之过而录其功,以为伯首。及汉兴,冒顿始强,破东胡,禽月氏,并其土地,地广兵强,为中国害。南越尉佗总百粤,自称帝。故中国虽平,犹有四夷之患,且无宁岁。一方有急,三面救之,是天下皆动而被其害也。孝文皇帝厚以货赂,与结和亲,犹侵暴无已。甚者,兴师十馀万众,近屯京师及四边,岁发屯备虏,其为患久矣,非一世之渐也。诸侯郡守连匈奴及百粤以为逆者非一人也。匈奴所杀郡守都尉,略取人民,不可胜数。孝武皇帝愍中国罢劳无安宁之时,乃遣大将军、骠骑、伏波、楼船之属,南灭百粤,起七郡;北攘匈奴,降昆邪十万之众,置五属国,起朔方,以夺其肥饶之地;东伐朝鲜,起玄菟、乐浪,以断匈奴之左臂;西伐大宛,并三十六国,结乌孙,起敦煌、酒泉、张掖,以鬲婼羌,裂匈奴之右肩。单于孤特,远遁于幕北。四垂无事,斥地远境,起十馀郡。功业既定,乃封丞相为富民侯,以大安天下,富实百姓,其规跻可见。又招集天下贤俊,与协心同谋,兴制度,改正朔,易服色,立天地之祠,建封禅,殊官号,存周后,定诸侯之制,永无逆争之心,至今累世赖之。单于守藩,百蛮服从,万世之基也,中兴之功未有高焉者也。高帝建大业,为太祖;孝文皇帝德至厚也,为文太宗;孝武皇帝功至著也,为武世宗;此孝宣帝所以发德音也。礼记王制及春秋谷梁传,天子七庙,诸侯五,大夫三,士二。天子七日而殡,七月而葬;诸侯五日而殡,五月而葬;此丧事尊卑之序也,与庙数相应。其文曰:‘天子三昭三穆,与太祖之庙而七;诸侯二昭二穆,与太祖之庙而五。’故德厚者流光,德薄者流卑。春秋左氏传曰:‘名位不同,礼亦异数。’自上以下,降杀以两,礼也。七者,其正法数,可常数者也。宗不在此数中。宗,变也,苟有功德则宗之,不可预为设数。故于殷,太甲为太宗,大戊曰中宗,武丁曰高宗。周公为毋逸之戒,举殷三宗以劝成王。繇是言之,宗无数也,然则所以劝帝者之功德博矣。以七庙言之,孝武皇帝未宜毁;以所宗言之,则不可谓无功德。礼记祀典曰:‘夫圣王之制祀也,功施于民则祀之,以劳定国则祀之,能救大灾则祀之。’窃观孝武皇帝,功德皆兼而有焉。凡在于异姓,犹将特祀之,况于先祖?或说天子五庙无见文,又说中宗、高宗者,宗其道而毁其庙。名与实异,非尊德贵功之意也。《》云:‘蔽芾甘棠,勿鬋勿伐,邵伯所茇。’思其人犹爱其树,况宗其道而毁其庙乎?迭毁之礼自有常法,无殊功异德,固以亲疏相推及。至祖宗之序,多少之数,经传无明文,至尊至重,难以疑文虚说定也。孝宣皇举公卿之议,用众儒之谋,既以为世宗之庙,建之万世,宣布天下。臣愚以为孝武皇帝功烈如彼,孝宣皇帝崇立之如此,不宜毁。”上览其议而从之。制曰:“太仆舜、中垒校尉歆议可。”

前汉纪

[东汉] 198年-200年
提到《前汉纪》的书籍 电子图书馆
[又名:《汉纪》]

孝哀皇帝纪下

电子图书馆
3 孝哀皇帝... :
元寿元年春正月辛卯。日有蚀之。赦天下。丁巳。帝皇太后傅氏崩。三月。丞相王嘉下狱死。初廷尉梁相。疑东平王狱有诬辞。奏请传诣长安。更下公卿议。尚书令鞠谭。仆射宗伯凤。以为可许。上怒。三人皆免。嘉荐相明习治狱。持平深重。谭颇知文雅。凤经明行修。臣窃为朝廷惜此三人。上以此非嘉。后二十馀日。上益封董贤二千户。因下诏公卿曰。朕即位已来。寝疾未平。反逆之谋。相连不绝。贼乱之臣。近侍帷幄。前东平王云咒诅朕躬。嘉上言王者代天爵人。尤宜慎之。裂地而封。不得其宜。感动阴阳。以致灾异。今陛下体久不平。臣所以内惧也。孝经云。天子有争臣七人。虽无道不失其天下。臣谨封上诏书。不敢露见。臣非敢爱死而不尽法。恐天下闻之。故不敢自杀。上怒。召嘉诣尚书责问。以相等前坐不尽忠。外附诸侯。操持两心。倍人臣之义。君位列三公。以分明善恶为职。而称举相等。迷国罔上。近自君始。谓远者何。事下将军中朝者。皆劾嘉迷国罔上不道。光禄大夫龚胜独以为嘉坐荐相等罪微薄。不应以迷国罔上不道。不可以示天下。遂使谒者召嘉诣廷尉诏狱。使者到。掾吏涕泣和药进嘉。嘉引药杯击地。曰。丞相备位三公。奉职负国。当伏刑都市。以示万姓。岂小儿女也。何为咀药而死。嘉遂诣廷尉。使吏侵掠嘉。责之曰。君由当有以负国。入狱不虚。嘉喟然仰天叹曰。幸得充位宰相。不能进贤退不肖。以此负国。死有馀责。吏问贤不肖之名。曰贤是孔光何武。不肖是董贤父子。遂不食欧血死。元始中追录忠臣。封嘉子崇为新甫侯。谥嘉曰忠侯。
夏。御史大夫贾延免。五月乙卯。光禄大夫孔光为御史大夫。秋七月。光为丞相。何武为御史大夫。由王嘉之举也。光与武奏言迭毁之次。当以时定。臣请与群臣杂议。于是光禄勋彭宣博士左丞等五十三人。皆以祖宗已下。立五庙而迭毁。后虽有贤君。犹不得与祖宗并列。子孙虽欲褒而立之。鬼神不飨也。孝武帝虽有功烈。亲尽宜毁。王舜刘歆议曰。臣闻昔周宣北伐。猃狁诗颂其功。齐桓南伐楚。北伐山戎。春秋美之。及汉兴。中国虽平。犹有四夷之患。其为害久矣。非一世之渐也。孝武皇帝。愍中国罢劳。无安宁之时。乃南伐百越。起七郡之师。北攘匈奴。降十万之众。置五属国。起朔方以夺其肥饶之地。东伐朝鲜。起玄菟乐浪以断匈奴之左臂。西伐大宛。并三十六国。起炖煌酒泉张掖断匈奴之右臂。单于孤特。远遁漠北。四方无事。却地遂境。起十馀郡。功业既定。乃封丞相为富民侯。以大安天下。富贵百姓。规模可见。招集天下贤俊。与协心同谋。兴制度。改正朔。易服色。立天地之祀。建封禅。殊官号。存周后。定诸侯。永无逆争之心。至今累代赖之。单于守藩。百蛮率服。万世中兴之功。未之有也。高祖建大业为太祖。孝文德至厚为太宗。孝武皇帝功至著为世宗。此孝宣所以发德音也。礼记王制及春秋谷梁传。天子七庙。诸侯五庙。大夫三庙。天子七日而殡。诸侯五。大夫三。天子七月而葬。诸侯五月。大夫三月。此丧事尊卑之序也。与庙数相应。又曰。天子三昭三穆。与太祖之庙而七。诸侯二昭二穆。与太祖之庙而五。是故德厚者流尊。德薄者流卑。左氏传曰。名位不同。礼亦异数。自上已下。降杀以两而已。七庙者其正法数可常者。宗不在此数中。宗。变也。苟有功德。则宗不可预为设数。故于殷太甲为太宗。太戊为中宗。武丁为高宗。周公为无逸之戒。举殷三宗以戒成王。由是言之。宗无常数。然则所以劝帝者之功德博矣。以七庙言之。孝武帝未宜毁。以所宗言之。则不可谓无功德。礼记曰。功施于民则祀之。以劳定国则祀之。能救民患则祀之。窃以孝武皇帝功德皆兼而有焉。凡此在于异姓犹祀之。况于先祖。或说天子五庙而无其文。说中宗高宗者。宗其道而毁其庙。名与实异。非尊贤贵功之道也。诗云。蔽芾甘棠。勿翦勿伐。思其人犹爱其树。况宗其道而毁其庙乎。迭毁之道。自有常法。无功无德。固以亲疏相推。及至祖宗之序。多少之数。经传无明文。至尊至重。难以疑文虚说定也。孝宣皇帝举公卿之议。用众儒之谋。既以为世宗庙。建之万世。宣布天下。愚臣以为孝武皇帝功烈如彼。孝宣皇帝崇立如此。不宜毁。上贤歆议而从之。先是歆为光禄贵幸。歆奏请立左传毛诗逸礼古文尚书。诸儒咸不听。歆移书太常博士。责让之曰。尚书左氏。皆古文旧书。并藏于秘府。往者缀学之士。不思废绝之阙。信口说而背传记。是末师而非往古。至于国家大事。则幽冥莫知其原。然犹补残守缺。挟恐见破之私意。而忘从善服义之公心。或怀妒嫉。不考情实。雷同相从。随声是非。岂不哀哉。此数家之事。皆先帝所亲论。今上所考视。其为古文旧书。皆有明验。内外相应。岂苟而已哉。夫礼失求之野。古文不犹愈于野乎。与其过而废之。宁若过而立之。必若专已守残。党同门。妒道真。违明诏。失圣意。以陷于文吏之议。甚为二三君子不取也。诸儒咸怨恨。而光禄大夫龚胜。以歆移书乞骸。大司农师丹奏歆非毁先帝所立。变乱旧章。遂不得立。
八月御史大夫何武免。前将军光禄大夫彭宣为御史大夫。上舅大司马丁明免。明素重王嘉。以其死而怜之。故废。董贤为大司马卫将军。年二十二。虽为三公。仍给事中领尚书。贤私过孔光。光衣冠而出。门外待之。望见贤车。乃却入。贤至中门。光又退入阁。贤下车。光乃出拜。迎送甚卑恭。上闻之喜。拜光二子为谏议大夫常侍。贤由此权与人主侔。上置酒。与贤父子亲属宴饮。上放酒从容顾贤而笑曰。吾欲法尧禅舜如何。侍中王闳。平阿侯之子。谏曰。成王戏以桐叶封弟叔虞于晋。周公入贺曰。天子无戏言。夫天下者。高帝之天下。非陛下之天下。陛下以藩王。入嗣孝成皇帝后。当奉宗庙。传于子孙无穷。汉帝制位。统业至重。不宜数有戏言。上默然不悦。左右皆恐。于是遣闳出归郎署。二十日。长乐宫深为闳谢。又御史大夫彭宣上封事。言安国危继嗣事。上觉悟召闳。遂上书谏曰。臣闻王者立三公。法三光。立九卿以法天。明君臣之义。当得贤人。易曰。鼎折足。覆公餗。喻三公非其人也。书曰。元首明哉。股肱良哉。以法天地。昔孝文皇帝幸邓通。不过中大夫。孝武皇帝幸韩嫣。赏赐而已。皆不在大位。公孙弘以布被修德。擢备宰相。巧言令色。君子不贵。昔成汤拔伊尹于鼎俎。文王招吕尚于钓滨。武丁显傅说于版筑。桓公举甯戚于击角。皆以立霸王之功。腾茂绩于无穷。岂以利耳悦目为得意哉。今大司马卫将军高安侯董贤。累世无功。于汉朝又无肺腑之连。复无名迹高行以矫世。升擢数年。列备鼎足。典卫禁兵。主厤天文。无功封爵。父子兄弟。横蒙拔擢赏赐。空竭帑藏。万民喧哗。偶言道路。诚不当天心也。昔褒神蚖变化为人。实生褒姒。乱周国。恐陛下有过失之讥。贤有小人不识进退之祸。非所以建卓尔垂法后世。陛下采刍荛。贤负薪。兼有益于毫厘。言虽不从。多闳年少志强。卒为贤恕之。

经典文献

相关资源

诗经

[西周 (公元前1046年 - 公元前771年)]
提到《诗经》的书籍 电子图书馆
资料来源
相关资源
[又名:《诗》]

国风

提到《国风》的书籍 电子图书馆

召南

提到《召南》的书籍 电子图书馆

甘棠

电子图书馆
1 甘棠:
蔽芾甘棠、勿翦勿伐、召伯所茇。

2 甘棠:
蔽芾甘棠、勿翦勿败、召伯所憩。

3 甘棠:
蔽芾甘棠、勿翦勿拜、召伯所说。

共17段落。第1页,共2页。 跳至页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