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关注我们,随时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关注我们,随时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关注我们,随时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关注我们,随时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简体字版
检索内容:
检索范围: 检索类型: 段落
条件1: 提到 “子姑待之” 符合次数:8.
共8段落。第1页,共1页。

先秦两汉

相关资源

儒家

相关资源

孔丛子

[东汉 - 三国 (25年 - 265年)]
提到《孔丛子》的书籍 电子图书馆
相关资源

刑论

电子图书馆
8 刑论:
孟氏之臣叛,武伯问孔子曰:“如之何?”答曰:“臣人而叛,天下所不容也。其将自反,子姑待之。”三旬,果自归。孟氏武伯将执之,访于夫子。夫子曰:“无也。子之于臣,礼意不至,是以去子。今其自反,罪以反除,又何执焉?子修礼以待之,则臣去子将安往?”武伯乃止。

法家

相关资源

韩非子

[战国 (公元前475年 - 公元前221年)]
提到《韩非子》的书籍 电子图书馆
资料来源
相关资源
[又名:《韩非》, 《韩子》]

说林下

电子图书馆
21 说林下:
有与悍者邻,欲卖宅而避之。人曰:“是其贯将满矣,子姑待之。”答曰:“吾恐其以我满贯也。”遂去之。故曰:“物之几者,非所靡也。”

史书

相关资源

春秋左传

[战国] 公元前468年-公元前300年
提到《春秋左传》的书籍 电子图书馆
相关资源
[又名:《左传》, 《左氏传》, 《春秋传》, 《左》]

隐公

电子图书馆

隐公元年

提到《隐公元年》的书籍 电子图书馆
3 隐公元年:
元年,春,王周正月,不书即位,摄也。
三月,公及邾仪父盟于蔑,邾子克也,未王命,故不书爵,曰仪父,贵之也,公摄位,而欲求好于邾,故为蔑之盟。
夏四月,费伯帅师城郎,不书,非公命也。
初,郑武公娶于申,曰武姜。生庄公及共叔段。庄公寤生,惊姜氏,故名曰寤生,遂恶之。爱共叔段,欲立之。亟请于武公,公弗许。
及庄公即位,为之请制。公曰:“制,岩邑也,虢叔死焉,佗邑唯命。”请京,使居之,谓之“京城大叔”。
祭仲曰:“都城过百雉,国之害也,先王之制:大都不过参国之一;中,五之一;小,九之一。今京不度,非制也,君将不堪。”公曰:“姜氏欲之,焉辟害?”对曰:“姜氏何厌之有!不如早为之所,无使滋蔓。蔓,难图也。蔓草犹不可除,况君之宠弟乎!”公曰:“多行不义,必自毙,子姑待之。
既而大叔命西鄙、北鄙贰于己。公子吕曰:“国不堪贰,君将若之何?欲与大叔,臣请事之;若弗与,则请除之,无生民心。”公曰:“无庸,将自及。”大叔又收贰以为己邑,至于廪延。子封曰:“可矣,厚将得众。”公曰:“不义不昵,厚将崩。”
大叔完聚,缮甲兵,具卒乘,将袭郑。夫人将启之。公闻其期,曰:“可矣。”命子封帅车二百乘以伐京。京叛大叔段,段入于鄢,公伐诸鄢。五月辛丑,大叔出奔共。书曰:“郑伯克段于鄢。”段不弟,故不言弟。如二君,故曰克。称郑伯,讥失教也。谓之郑志,不言出奔,难之也。
遂置姜氏于城颍,而誓之曰:“不及黄泉,无相见也!”既而悔之。
颍考叔为颍谷封人,闻之,有献于公。公赐之食。食舍肉,公问之,对曰:“小人有母,皆尝小人之食矣,未尝君之羹。请以遗之。”公曰:“尔有母遗,繄我独无!”颍考叔曰:“敢问何谓也?”公语之故,且告之悔,对曰:“君何患焉?若阙地及泉,隧而相见,其谁曰不然?”公从之。公入而赋:“大隧之中,其乐也融融。”姜出而赋:“大隧之外,其乐也泄泄。”遂为母子如初。
君子曰:“颍考叔纯孝也,爱其母,施及庄公。《》曰:‘孝子不匮,永锡尔类。’其是之谓乎!”
秋,七月,天王使宰咺来归惠公仲子之賵,缓,且子氏未薨,故名,天子七月而葬,同轨毕至,诸侯五月,同盟至,大夫三月,同位至,士逾月,外姻至,赠死不及尸,吊生不及哀,豫凶事,非礼也。
八月,纪人伐夷,夷不告,故不书,有蜚,不为灾,亦不书,惠公之季年,败宋师于黄,公立,而求成焉,九月,及宋人盟于宿,始通也。
冬十月,庚申,改葬惠公,公弗临,故不书,惠公之薨也,有宋师,太子少,葬故有阙,是以改葬。
卫侯来会葬,不见公,亦不书。
郑共叔之乱,公孙滑出奔卫,卫人为之伐郑,取廪延,郑人以王师,虢师,伐卫南鄙,请师于邾,邾子使私于公子豫,豫请往,公弗许。遂行,及邾人,郑人,盟于翼,不书,非公命也。
新作南门,不书,亦非公命也。
十二月,祭伯来,非王命也。
众父卒,公不与小敛,故不书日。

文公

电子图书馆

文公二年

提到《文公二年》的书籍 电子图书馆
2 文公二年:
二年,春,秦孟明视帅师伐晋,以报淆之役,二月,晋侯御之,先且居将中军,赵衰佐之,王官无地御戎,狐鞫居为右,甲子,及秦师战于彭衙,秦师败绩,晋人谓秦拜赐之师,战于淆也,晋梁弘御戎,莱驹为右,战之明日,晋襄公缚秦囚,使莱驹以戈斩之,囚呼,莱驹失戈,狼瞫取戈以斩囚,禽之以从公乘,遂以为右,箕之役,先轸黜之,而立续简伯,狼瞫怒,其友曰,盍死之,瞫曰,吾未获死所,其友曰,吾与女为难,瞫曰,周志有之,勇则害上,不登于明堂,死而不义,非勇也,共用之谓勇,吾以勇求右,无勇而黜,亦其所也,谓上不我知,黜而宜,乃知我矣,子姑待之,及彭衙既陈,以其属驰秦师,死焉,晋师从之,大败秦师,君子谓狼瞫于是乎君子,诗曰,君子如怒,乱庶遄沮,又曰,王赫斯怒,爰整其旅,怒不作乱,而以从师,可谓君子矣。
秦伯犹用孟明,孟明增修国政,重施于民,赵成子言于诸大夫曰,秦师又至,将必辟之,惧而增德,不可当也,诗曰,毋念尔祖,聿修厥德,孟明念之矣,念德不怠,其可敌乎。
丁丑,作僖公主,书不时也。
晋人以公不朝,来讨,公如晋,夏,四月,己巳,晋人使阳处父盟公,以耻之,书曰,及晋处父盟,以厌之也,适晋不书,讳之也。
公未至,六月,穆伯会诸侯,及晋司空士縠盟于垂陇,晋讨卫故也,书士縠,堪其事也,陈侯为卫请成于晋,执孔达以说。
秋,八月,丁卯,大事于大庙,跻僖公,逆祀也,于是夏父弗忌为宗伯,尊僖公,且明见曰,吾见新鬼大,故鬼小,先大后小,顺也,跻圣贤,明也,明顺,礼也,君子以为失礼,礼无不顺,祀,国之大事也,而逆之,可谓礼乎,子虽齐圣,不先父食久矣,故禹不先鲧,汤不先契,文武不先不窋,宋祖帝乙,郑祖厉王,犹上祖也,是以鲁颂曰,春秋匪解,享祀不忒,皇皇后帝,皇祖后稷,君子曰礼,谓其后稷亲,而先帝也,诗曰,问我诸姑,遂及伯姊,君子曰,礼谓其姊亲而先姑也,仲尼曰,臧文仲其不仁者三,不知者三,下展禽,废六关,妾织蒲,三不仁也,作虚器,纵逆祀,祀爰居,三不知也。
冬,晋先且居,宋公子成,陈辕选,郑公子归生,伐秦,取汪及彭衙而还,以报彭衙之役,卿不书,为穆公故,尊秦也,谓之崇德。
襄仲如齐纳币,礼也,凡君即位,好舅甥,修昏姻,娶元妃以奉粢盛,孝也,孝,礼之始也。

汉代之后

宋明

太平御览

[北宋] 977年-984年 电子图书馆

居处部八

电子图书馆

电子图书馆
25 宅:
《韩子》曰:有与猛者邻,欲卖宅避之。人曰:“是其贯将满矣,子姑待之。”答曰:“吾恐以我满贯也。”遂去之。

人事部五十八

电子图书馆

忠勇

电子图书馆
2 忠勇:
又《文公上》曰:战于淆也,晋梁弘御戎,莱驹为右。战之明日,晋襄公缚秦囚,使莱驹以戈斩之。囚呼,莱驹失戈,狼瞫取戈以斩囚,禽之以从公乘,遂以为右。箕之役,先轸黜之而立续简伯。狼瞫怒。其友曰:“盍死之?”瞫曰:“吾未获死所。”其友曰:“吾与汝为难。”瞫曰:“《周志》有之,勇则害上,不登于明堂。死而不义,非勇也。共用之谓勇。吾以勇求右,无勇而黜,亦其所也。谓上不我知,黜而宜,乃知我矣。子姑待之。”及彭衙,既陈,以其属驰秦师,死焉。晋师从之,大败秦师。

人事部七十四

电子图书馆

勇一

电子图书馆
6 勇一:
《左传》曰:公及齐师战于长勺。公将鼓之。曹刿曰:“未可。”齐人三鼓,曰:“可矣。”齐师败绩。公将驰之。刿曰:“未可。”下,视其辙,登,轼而望之,曰:“可矣。”遂逐齐师。既克,公问其故。对曰:“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夫大国难测也,惧有伏焉。吾视其辙乱,望其旗靡,故逐之。”
又曰:晋襄公缚秦囚,使菜驹以戈斩之。囚呼,菜驹失戈,狼瞫取戈以斩囚,禽之以从公乘,遂以为右。箕之役,先轸黜之而立续简伯。狼瞫怒。其友曰:“盍死乎?”瞫曰:“吾未获死所。”其友曰:“吾与汝为难。”瞫曰:“《周志》有之,勇则害上,不登于明堂。杜预曰:《周志》书也。明堂,庙也。所以崇功序德,故不义之士不得外心。死而不义,非勇也。共用之谓勇。吾以勇求右,无勇而黜之,亦其所也。谓上不我知,黜而宜,乃知我矣。子姑待之。”及彭衙,既陈,以其属驰秦师,死焉。晋师从之,大败秦师,君子谓:“狼瞫于是乎君子也。”
又曰:晋郄克及齐侯战于鞍。齐高固入晋师,磔石以投人,杜预曰:磔,担也。禽之而乘其车,系桑本焉,以徇齐垒,将至齐垒,以桑树系车而走,欲自异也。曰:“欲勇者贾余馀勇。”贾,买也,言己有余勇欲卖之也。
又曰:栾盈师曲沃之甲,以昼入绛。初,斐豹隶也,著于丹书。栾氏之力臣曰督戎,国人惧之。斐豹谓范宣子曰:“茍焚丹书,我杀督戎。”宣子喜,曰:“而杀之,所不请于君焚丹书者,有如日!”乃出豹而闭之,督戎从之。逾隐而待之,督戎逾入,豹自后击而杀之。
又曰:楚平王执伍奢。无忌曰:“奢之子材,若在吴,必忧楚国,盍以免其父召之。彼仁,必来。不然,将为患。”王使召之,曰:“来,吾免而父。”棠君尚谓其弟员曰:“尔适吴,我将归死。吾知不逮,我能死,尔能报。闻免父之命,不可以莫之奔也。亲戚为戮,不可以莫之报也。奔死免父,孝也。度功而行,仁也。择任而往,知也。知死不避,勇也。父不可弃,名不可废,尔其勉之,相从为愈。”伍尚归。奢闻员不来,曰:“楚君、大夫其旰食乎!”楚人皆杀之。
又曰:晋赵鞅围卫,报夷仪也。初,卫侯伐邯郸午于寒氏,城其西北隅而守之。霄熸。及晋围卫,午以从七十人门于卫西门,杀人于门中,曰:“请报寒氏之役。”涉他曰:“夫子则勇矣,然我往,必不敢启门。”亦以徒七十人,旦门焉,步左右,皆立如植。日中不启门,乃退。
又曰:楚白公胜将作难,谓石乞曰:“王与二卿士,皆以五百人当之,则可矣。”乞曰:“不可得也。市南有熊宜僚者,若得之,可当五百人矣。”乃从白公而见之,与之言,悦。告之故,辞。承之以剑,不动。胜曰:“不为利谄,不为威惕,不泄人言以求媚者,去之。”
又曰:楚白公奔山而缢,其徒微之。生拘石乞而问白公之死焉,对曰:“予知其死所,而长者使予勿言。”“不言将烹。”乞曰:“此事也,克则为卿,不克则烹,固其所也。何害?”乃烹石乞。
又曰:晋楚战,楚师薄于险,叔山冉谓养由基曰:“虽君有命,为国故,子必射!”乃射。再发,尽殪。叔山冉搏人以投,中车,折轼。晋师乃止。言二人皆有退人之能。
又曰:齐庄公朝,指殖绰、郭最曰:“寡人之雄也。”州绰曰:“君以为雄,谁敢不雄?然臣不敏,平阴之役,先二子鸣。”十八年晋伐齐及平阴。庄公为勇爵。设爵位以命勇士。殖绰、郭最与焉。州绰曰:“东闾之役,臣右骖迫,还于门中,识其板数。识门板数。其可以与此乎?”

治道部二

电子图书馆

电子图书馆
17 臣:
《孔丛子》曰:夫为人臣,见非而不争,以陷主于危亡,罪之大者也。人主疾臣弼已而恶之,资臣以箕子、比干之忠,惑之大者也。
又曰:魏主问:“何如可谓大臣?”子高答曰:“大臣则必取众人之选,能犯颜谏争,公正无私者。陈计事成,主裁其赏,事败,臣执其咎。主任之而无疑,臣当之而弗避。君总其契,臣行其义。然则不猜其人,臣不隐于其君。故动无过计,举无败事。是以臣主并有德也。”
又曰:卫出公使人问孔子曰:“寡人之任臣,无大小,言问观察之,犹复失人,何故?”答曰:“如君之言,此即所以失之也。人既难知,非言问所监、观察所尽。且人君所虑者多,多虑则意不精。以不精之意,察难知之人,宜其有失也。君未之闻乎?昔者舜臣尧,官才任士,尧一从之,左右曰:‘人君用士,当自任耳目,而取信于人,无乃不可乎?’尧曰:‘吾之举舜,己耳目之矣。今舜所举,吾又耳目之。是则耳目人,终无已已也。’君茍付可付者,则己不劳,贤才不失矣。”
又曰:孟懿子问:“《书》曰:‘钦四邻’何谓也?”孔子曰:“王者前有疑,后有丞,左有辅,右有弼,谓之四近。言前后左右近臣,当敬畏之。不可以非其人也。”
又曰:孟氏之臣畔。武伯问孔子曰:“如何?”答曰:“人臣而畔,天下之所不容也。其将自反,子姑待之。”三旬,果自归孟氏。武伯将执之,访于夫子。夫子曰:“无也。子之于臣,礼意不至,是以去子。今其反,罪以反除,又何执焉?子修礼以待之,则臣去子,将安往哉?”武伯乃止。

共8段落。第1页,共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