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 -> -> 公冶長

《公冶長》

電子圖書館
公冶長:
【疏】正義曰:此篇大指明賢人君子仁知剛直,以前篇擇仁者之里而居,故得學為君子,即下云「魯無君子,斯焉取斯」是也,故次《里仁》。

1 公冶長:
子謂公冶長:「可妻也,雖在縲絏之中,非其罪也。」以其子妻之。孔曰:「冶長,弟子,魯人也。姓公冶,名長。縲,黑索;絏,攣也,所以拘罪人。」
【疏】「子謂」至「妻之」。○正義曰:此章明弟子公冶長之賢也。「子謂公冶長可妻也」者,納女於人曰妻。孔子評論弟子公冶長德行純備,可納女與之為妻也。「雖在縲絏之中,非其罪也」者,縲,黑索;絏,攣也。古獄以黑索拘攣罪人。於時冶長以枉濫被繫,故孔子論之曰:「雖在縲絏之中,實非其冶長之罪也。」「以其子妻之」者,論竟,遂以其女子妻之也。○注「孔曰」至「罪人」。○正義曰:云「冶長,弟子,魯人也」者,案《家語弟子篇》云:「公冶長,魯人,字子長。為人能忍恥,孔子以女妻之。」又案《史記·弟子傳》云:「公冶長,齊人。」而此云魯人,用《家語》為說也。張華云:「公冶長墓在陽城姑幕城東南五里所,基極高。舊說冶長解禽語,故繫之縲絏。」以其不經,今不取也。

2 公冶長:
子謂南容:「邦有道,不廢;邦無道,免於刑戮。」以其兄之子妻之。王曰:「南容,弟子南宮縚,魯人也,字子容。不廢,言見用。」
【疏】「子謂南容」至「妻之」。○正義曰:此章孔子評論弟子南容之賢行也。「邦有道,不廢;邦無道,免於刑戮」者,此南容之德也。若遇邦國有道,則常得見用在官,不被廢弃。若遇邦國無道,則必危行言遜,以脫免於刑罰戮辱也。「以其兄之子妻之」者,言德行如此,故以其兄之女與之為妻也。○注「王曰」至「見用」。○正義曰:云「南容,弟子南宮縚,魯人也,字子容」者,此《家語弟子篇》文也。案《史記·弟子傳》云:「南宮括字子容。」鄭注《檀弓》云:「南宮縚,孟僖子之子南宮閱。」以昭七年《左氏傳》云孟僖子將卒,召其大夫云,「屬說與何忌於夫子」,以事仲尼,以南宮為氏,故《世本》云「中孫玃生南宮縚」是也。然則名縚,名括,又名閱,字子容,氏南宮,本孟氏之後也。

3 公冶長:
子謂子賤,孔曰:「子賤,魯人,弟子宓不齊。」君子哉若人!魯無君子者,斯焉取斯?」包曰:「若人者,若此人也。如魯無君子,子賤安得此行而學行之?」
【疏】「子謂子賤」至「取斯」。○正義曰:此章論子賤之德也。「君子哉若人!魯無君子者,斯焉取斯」者,此評論之辭也。因美魯多君子,故曰:「有君子之德哉,若此人也!魯國若更無君子者,斯子賤安得取斯君子之德行而學行之乎?」明魯多君子,故子賤得學為君子也。○注「孔曰」至「不齊」。○正義曰:案《家語弟子篇》云:「宓不齊,魯人,字子賤,少孔子四十九歲。為單父宰,有才知,仁愛百姓,不忍欺之,故孔子大之也。」

4 公冶長:
子貢問曰:「賜也何如?」子曰:「女,器也。」孔曰:「言女器用之人。」曰:「何器也?」曰:「瑚璉也。」包曰:「瑚璉,黍稷之器。夏曰瑚,殷曰璉,周曰簠簋,宗廟之器貴者。」
【疏】「子貢」至「瑚璉也」。○正義曰:此章明弟子子貢之德也。「子貢曰:賜也何如」者,子貢見夫子歷說諸弟子,不及於己,故問之曰:「賜也,已自不知其行何如也。」「子曰:女器也」,夫子答之,言女器用之人也。「曰:何器也」者,子貢雖得夫子言己為器用之人,但器有善惡,猶未知己器云何,故復問之也。」曰:瑚璉也」者,此夫子又為指其定分。瑚璉,黍稷之器,宗廟之器貴者也。言女是貴器也。。○注「包曰」至「貴者」。○正義曰:云「瑚璉,黍稷之器。夏曰瑚,殷曰璉,周曰簠簋」者,案《明堂位》說四代之器云:「有虞氏之兩敦,夏后氏之四璉,殷之六瑚,周之八簋。」注云:「皆黍稷器。制之異同未聞。」鄭注《周禮舍人》云:「方曰簠,圓曰簋。」如《記》文,則夏器名璉,殷器名瑚。而包咸、鄭玄等注此《論語》,賈、服、杜等注《左傳》,皆云夏曰瑚。或引有所據,或相從而誤也。

5 公冶長:
或曰:「雍也仁而不佞。」馬曰:「雍,弟子。仲弓,名。姓冉。」子曰:「焉用佞?禦人以口給,屢憎於人。不知其仁,焉用佞?」孔曰:「屢,數也。佞人口辭捷給,數為人所憎惡。」
【疏】「或曰」至「用佞」。○正義曰:此章明仁不須佞也。「或曰:雍也仁而不佞」者,佞,口才也。或有一人言於夫子曰:「弟子冉雍,雖身有仁德,而口無才辯。」或人嫌其德未備也。「子曰:焉用佞」者,夫子語或人言,仁人安用其佞也。禦「人以口給,屢憎於人」者,夫子更為或人說佞人之短。屢,數也。言佞人禦當於人以口才捷給,屢致憎惡於人,謂數為人所憎惡也。「不知其仁,焉用佞」者,言佞人既數為人所憎惡,則不知其有仁德之人,復安用其佞邪?○注「馬曰:雍,弟子。仲弓,名。姓冉」。○正義曰:案《史記·弟子傳》:「冉雍字仲弓。」鄭玄曰:「魯人也。」○注「孔曰」至「憎惡」。○正義曰:「屢,數也」者,《釋言》云:「屢,亟也。」郭璞云:「亟亦數也。」云「佞人口辭捷給,數謂人所憎惡」者,案《左傳》云:「寡人不佞。」服虔云:「佞,才也。不才者,自謙之辭也。」而此云「焉用佞?禦人以口給,屢憎於人」,則佞非善事。而以不佞為謙者,佞是口才捷利之名,本非善惡之稱,但為佞有善惡耳。為善捷敏是善佞,祝鮀是也。為惡捷敏是惡佞,即「遠佞人」是也。但君子欲訥於言而敏於行,言之雖多,情或不信,故云焉用佞耳。

6 公冶長:
子使漆雕開仕。對曰:「吾斯之未能信。」孔曰:「開,弟子。漆雕姓,開名。仕進之道未能信者,未能究習。」子說。鄭曰:「善其志道深。」
【疏】「子使」至「子說」。○正義曰:此章明弟子漆雕開之行。「子使漆雕開仕」者,弟子姓漆雕,名開,孔子使之仕進也。「對曰:吾斯之未能信」者,開意志於學道,不欲仕進,故對曰:吾於斯仕進之道未能信。言未能究習也。「子說」者,孔子見其不汲汲於榮祿,知其志道深,故喜說也。○注「孔曰」至「究習」。○正義曰:案《史記·弟子傳》:「漆雕開字子開。」鄭玄曰:「魯人也。」

7 公冶長:
子曰:「道不行,乘桴浮于海。從我者,其由與?」馬曰:「桴,編竹木大者曰栰,小者曰桴。」子路聞之喜。孔曰:「喜與已俱行。」子曰:「由也好勇過我,無所取材。」鄭曰:「子路信夫子欲行,故言好勇過我。『無所取材』者,無所取於桴材。以子路不解微言,故戲之耳。」一曰:「子路聞孔子欲浮海便喜,不復顧望,故孔子歎其勇曰過我。『無所取哉』,言唯取於己。古字材、哉同。」
【疏】「子曰」至「取材」。○正義曰:此章仲尼患中國不能行已之道也。「道不行,乘桴浮于海」者,桴,竹木所編小栰也。言我之善道中國既不能行,即欲乘其桴栰浮渡于海而居九夷,庶幾能行已道也。「從我者,其由與」者,由,子路名。以子路果敢有勇,故孔子欲令從己。意未決定,故云「與」以疑之。「子路聞之喜」者,喜夫子欲與己俱行也。「子曰:由也好勇過我,無所取材」者,孔子以子路不解微言,故以此戲之耳。其說有二:鄭以為,材,桴材也。子路信夫子欲行,故言好勇過我。「無所取材」者,無所取於桴材也。示子路令知己但歎世無道耳,非實即欲浮海也。一曰材讀曰哉,子路聞孔子欲浮海便喜,不復顧望孔子之微意,故孔子歎其勇曰過我。「無所取哉」者,言唯取於已,無所取於他人哉。○注「馬曰」至「曰桴」。○正義曰:云「桴,編竹木大者曰栰,小者曰桴」者,《爾雅》云:「舫,泭也。」郭璞云:「水中[稗]筏。」孫炎云:「舫,水中為泭筏也。」《方言》云:泭「謂之[稗]稗,[]謂之筏。筏,秦、晉之通語也。」方、舫、泭、桴,音義同也。

8 公冶長:
孟武伯問:「子路仁乎?」子曰:「不知也。」孔曰:「仁道至大,不可全名也。」又問。子曰:「由也,千乘之國,可使治其賦也,孔曰:「賦,兵賦。」不知其仁也。」「求也何如?」子曰:「求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為之宰也,孔曰:「千室之邑,卿大夫之邑。卿大夫稱家。諸侯千乘。大夫百乘。宰,家臣。」不知其仁也。」「赤也何如?」子曰:「赤也,束帶立於朝,可使與賓客言也,馬曰:「赤,弟子公西華。有容儀,可使為行人。」不知其仁也。
【疏】「孟武」至「仁也」。○正義曰:此章明仁之難也。「孟武伯問:子路仁乎?子曰:不知也」者,魯大夫孟武伯問於夫子曰:「弟子子路有仁德否乎?」夫子以為,仁道至大,不可全名,故荅曰:「不知也。」「又問」者,武伯意其子路有仁,故夫子雖荅以不知,又復問之也。「子曰:由也,千乘之國,可使治其賦也,不知其仁也」者,此夫子更為武伯說子路之能,言由也有勇,千乘之大國,可使治其兵賦也,不知其仁也。言仁道則不全也。「求也何如」者,此句又武伯問辭,言弟子冉求仁道何如。「子曰:求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為之宰也,不知其仁也」者,此孔子又荅武伯以冉求之能也,言求也,若卿大夫千室之邑,百乘卿大夫之家,可使為之邑宰也。仁則不知也。「赤也何如」者,此句又武伯問辭,言弟子公西赤仁道何如。「子曰:赤也,束帶立於朝,可使與賓客言也,不知其仁也」者,此孔子又荅以公西赤之才也,言赤也有容儀,可使為行人之官,盛服束帶立於朝廷,可使與鄰國之大賓小客言語應對也,仁則不知。○注「孔曰:賦,兵賦。○正義曰:案隱四年《左傳》云:「敝邑以賦,與陳、蔡從。」服虔云:「賦,兵也。以田賦出兵,故謂之兵賦。」正謂以兵從也。其賦法依《周禮》「九夫為井,四井為邑,四邑為丘,丘十六井,出戎馬一匹,牛三頭。四丘為甸,甸六十四井,出長轂一乘,戎馬四匹,牛十三頭,甲士三人,步卒七十二人」是也。○注「孔曰」至「家臣」。○正義曰:云「千室之邑,卿大夫之邑」者,《大學》云:「百乘之家,不畜聚斂之臣。」鄭注云:「百乘之家,有采地者也。」又鄭注云:「采地,一同之廣輪也。」然則此云「千室之邑,百乘之家」者,謂卿大夫采邑,地有一同,民有千家者也。《左傳》曰:「唯卿備百邑。」《司馬法》:「成方十里,出革車一乘。」故知百乘之家,地一同也。○注「馬曰」至「行人」。○正義曰:云「赤,弟子公西華」者,案《史記·弟子傳》云:「公西赤字子華。」鄭玄曰:「魯人,少孔子四十二歲。」云「有容儀,可使為行人」者,按《周禮》有大行人、小行人之職,掌賓客之禮儀及朝覲聘問之事。言公西華任此官也。

9 公冶長:
子謂子貢曰:「女與回也孰愈?」孔曰:「愈,猶勝也。」對曰:「賜也何敢望回?回也聞一以知十,賜也聞一以知二。」子曰:「弗如也,吾與女弗如也。」包曰:「既然子貢不如,復云吾與女俱不如者,蓋欲以慰子貢也。」
【疏】「子謂」至「如也」。○正義曰:此章美顏回之德。「子謂子貢曰:女與回也孰愈」者,愈,猶勝也。孔子乘間問弟子子貢曰:「女之才能與顏回誰勝?」「對曰:賜也何敢望回」者,望,謂比視。子貢稱名,言賜也才劣,何敢比視顏回也?「回也聞十以知一,賜也聞一以知二」者,子貢更言不敢望回之事。假設數名以明優劣,一者數之始,十者數之終,顏回亞聖,故聞始知終,子貢識淺,故聞一纔知二,以明已與回十分及二,是其懸殊也。「子曰:弗如也,吾與女弗如也」者,夫子見子貢之荅識有懸殊,故云不如也。弗者,不之深也。既然荅子貢不如,又恐子貢慚愧,故復云吾與女俱不如,欲以安慰子貢之心,使無慚也。

10 公冶長:
宰予晝寢。孔曰:「宰予,弟子宰我。」子曰:「朽木不可雕也,包曰:「朽,腐也。彫彫,琢刻畫。」糞土之牆不可杇也。王曰:杇「,鏝也。此二者以喻雖施功猶不成。」於予與何誅?」孔曰:「誅,責也。今我當何責於女乎?深責之。」子曰:「始吾於人也,聽其言而信其行,今吾於人也,聽其言而觀其行。於予與改是。」孔曰:「改是,聽言信行,更察言觀行,發於宰我之晝寢。」
【疏】「宰予」至「汝是」。○正義曰:此章勉人學也。「宰予晝寢」者,弟子宰我晝日寢寐也。「子曰:朽木不可彫也,糞土之牆不可杇也」者,此孔子責宰我之辝也。朽,腐也。彫彫,琢刻畫也。杇,鏝也。言腐爛之木,不可彫琢刻畫以成器物;糞土之牆,易為垝壞,不可杇鏝塗塓以成華美。此二者,以喻人之學道,當輕尺璧而重寸陰。今乃廢惰晝寢,雖欲施功教之,亦終無成也。「於予與何誅」者,誅,責也;與,語辝。言於宰我何足責乎?謂不足可責,乃是責之深也。然宰我處四科,而孔子深責者,託之以設教,卑宰我非實惰學之人也。「子曰:始吾於人也,聽其言而信其行,今吾於人也,聽其言而觀其行。於予與改是」者,與亦語辝。以宰予嘗謂夫子言已勤學,今乃晝寢,是言與行違,故孔子責之曰:「始前吾於人也,聽其所言即信其行,以為人皆言行相副。今後吾於人也,雖聽其言,更觀其行,待其相副,然後信之。因發於宰予晝寢,言行相違,改是聽言信行,更察言觀行也。」○注「包曰:宰予,弟子宰我」。○正義曰:案《史記·弟子傳》云:「宰予字子我。」鄭玄曰:「魯人也。」○注「王曰:杇,鏝也」。○正義曰:《釋宮》云:「鏝謂之杇。」郭璞云:「泥塗也。」李巡曰:「塗一名朽。塗土之作具也。」然則杇是塗之所用,因謂泥塗為杇。

11 公冶長:
子曰:「吾未見剛者。」或對曰:「申棖。」包曰:「申棖,魯人。」子曰:「棖也慾,焉得剛?」孔曰:慾「,多情慾。」
【疏】「子曰」至「得剛」。○正義曰:此章明剛。「子曰:吾未見剛」者,剛謂質直而理者也。夫子以時皆柔佞,故云吾未見剛者。「或對曰:申棖」者,或人聞孔子之言,乃對曰申棖性剛。「子曰:棖也慾,焉得剛」者,夫子謂或人言,剛者質直寡欲,今棖也多情慾,情慾既多,或私佞媚,安得剛乎?○注「包曰:申棖,魯人。」○正義曰:鄭云:「蓋孔子弟子申續。」《史記》云:「申棠字周。」《家語》云:「申續字周。」

12 公冶長:
子貢曰:「我不欲人之加諸我也,吾亦欲無加諸人。」馬曰:「加,陵也。」子曰:「賜也,非爾所及也。」孔曰:「言不能止人使不加非義於己。」
【疏】「子貢」至「及也」。○正義曰:此章明子貢之志。「子貢曰:我不欲人之加諸我也,吾亦欲無加諸人」者,加,陵也。諸,於也。子貢言,我不欲他人以非義加陵於已,吾亦欲無以非義加陵於人也。「子曰:賜也,非爾所及也」者,爾,女也。夫子言使人不加非義於己,亦為難事,故曰:「賜也,此事非女所能及。」言不能止人使不加非義於己也。

13 公冶長:
子貢曰:「夫子之文章,可得而聞也。章,明也。文彩形質著見,可以耳目循。夫子之言性與天道,不可得而聞也。性者,人之所受以生也。天道者,元亨日新之道。深微,故不可得而聞也。
【疏】「子貢」至「聞也」。○正義曰:此章言夫子之道深微難知也。「子貢曰:夫子之文章,可得而聞也」者,章,明也。子貢言,夫子之述作威儀禮法有文彩,形質著明,可以耳聽目視,依循學習,故可得而聞也。「夫子之言性與天道,不可得而聞也」者,天之所命,人所受以生,是性也。自然化育,元亨日新,是天道也與,及也。子貢言,若夫子言天命之性,及元亨日新之道,其理深微,故不可得而聞也。○注「性者」至「聞也」。○正義曰:云「性者,人之所受以生也」者,《中庸》云:「天命之謂性。」注云:「天命,謂天所命生人者也。是謂性命。木神則仁,金神則義,火神則禮,水神則信,土神則知。《孝經說》曰:『性者,天之質命,人所禀受度也。』」言人感自然而生,有賢愚吉凶,或仁或義,若天之付命遣使之然,其實自然天性,故云:「性者,人之所受以生也。」云「天道者,元亨日新之道」者,案《易乾卦》云:「乾,元亨利貞。」《文言》曰:「元者,善之長也。亨者,嘉之會也。利者,義之和也。貞者,事之幹也。」謂天之體性,生養萬物,善之大者,莫善施生,元為施生之宗,故言元者善之長也。嘉,美也。言天能通暢萬物,使物嘉美而會聚,故云嘉之會也。「利者,義之和也」者,言天能利益庶物,使物各得其宜而和同也。「貞者,事之幹」者,言天能以中正之氣成就萬物,使物皆得幹濟。此明天之德也。天本無心,豈造元亨利貞之德也?天本無心,豈造元亨利貞之名也?但聖人以人事託之,謂此自然之功,為天之四德也。此但言元亨者,略言之也。天之為道,生生相續,新新不停,故曰日新也。以其自然而然,故謂之道。云「深微,故不可得而聞也」者,言人禀自然之性,及天之自然之道,皆不知所以然而然,是其理深微,故不可得而聞也。

14 公冶長:
子路有聞,未之能行,唯恐有聞。孔曰:「前所聞未及行,故恐後有聞不得並行也。」
【疏】「子路有聞,未之能行,唯恐有聞」。○正義曰:此章言子路之志也。子路於夫子之道,前有所聞,未能及行,唯恐後有聞不得並行也。

15 公冶長:
子貢問曰:「孔文子何以謂之文也?」孔曰:「孔文子,衞大夫孔圉。文,謚也。」子曰:「敏而好學,不恥下問,是以謂之文也。」孔曰:「敏者,識之疾也。下問,謂凡在已下者。」
【疏】「子貢」至「文也」。○正義曰:此章言文為美謚也。「子貢問曰:『孔文子何以謂之文也』」者,言文是謚之美者,故問衞大夫孔圉有何善行,而得謂之聞也?「子曰:敏而好學,不恥下問,是以謂之文也」者,此夫子為子貢說文子之美行也。敏者,疾也。下問,問凡在己下者。言文子知識敏疾,而又好學,有所未辨,不羞恥於問己下之人。有此美行,是以謚謂之文也。○注「孔曰」至「謚也」。○正義曰:云「孔文子,衞大夫孔圉」者,《左傳》文也。云「文,謚也」者,案《謚法》云:「勤學好問曰文。」

16 公冶長:
子謂子產:「有君子之道四焉:孔曰:「子產,鄭大夫公孫僑。」其行已也恭,其事上也敬,其養民也惠,其使民也義。
【疏】「子謂」至「也義」。○正義曰:此章美子產之德。「子謂:子產有君子之道四焉」者,孔子評論鄭大夫子產,事上使下有君子之道四焉,下文是也。「其行已也恭」者,一也,言已之所行,常能恭順,不違忤於物也。「其事上也敬」者,二也,言承事在已上之人及君親,則忠心復加謹敬也。「其養民也惠」者,三也,言愛養於民,振乏賙無以恩惠也。「其使民也義」者,四也。義,宜也。言役使下民,皆於禮法得宜,不妨農也。○注「孔曰」至「孫僑」。○正義曰:案《左傳》,子產,穆公之孫,公子發之子,名僑。公子之子稱公孫。襄三十年執鄭國之政,故云鄭大夫公孫僑也。公子發字子國,公孫之子以王父字為氏,據後而言,故後或謂之國焉。

17 公冶長:
子曰:「晏平仲善與人交,久而敬之。」周曰:「齊大夫。晏,姓。平,謚。名嬰。」
【疏】「子曰:晏平仲善與人交,久而敬之」。○正義曰:此章言齊大夫晏平仲之德。凡人輕交易絕,平仲則久而愈敬,所以為善。○注「周曰」至「名嬰」。○正義曰:云「齊大夫。晏,姓。平,謚。名嬰」者,案《左傳》文知之,是晏桓子之子也。《謚法》:「治而清省曰平。」

18 公冶長:
子曰:「臧文仲居蔡,包曰:「臧文仲,魯大夫臧孫辰。文,謚也。蔡,國君之守龜,出蔡地,因以為名焉,長尺有二寸。居蔡,僭也。」山節藻梲,包曰:「節者,栭也。刻鏤為山。梲者,梁上楹,畫為藻文。言其奢侈。」何如其知也?」孔曰:「非時人謂之為知。」
【疏】「子曰」至「知也」。○正義曰:此章明臧文仲不知也。「子曰:臧文仲居蔡」者,蔡,國君之守龜名也,而魯大夫臧文仲居守之,言其僭也。「山節」者,節,栭也,刻鏤為山形,故云山節也。「藻梲」者,藻,水草有文者也。梲梁,上短柱也。畫為藻文,故云藻梲。此言其奢侈也。「何如其知也」者,言僭奢若此,是不知也,所以非時人謂之為知。○注「包曰」至「僭也」。○正義曰:云「臧文仲,魯大夫臧孫辰」者,案《世本》「孝公生僖伯彄彄,生哀伯達,達生伯氏瓶,瓶生文仲辰」,則辰是公子彄曾孫也。彄字子臧,公孫之子以王父字為氏,故姓曰臧也。云「文,謚也」者,《謚法》云:「道德博厚曰文。」云「蔡,國君之守龜,出蔡地,因以為名焉,長尺有二寸。居蔡,僭也」者,《漢書·食貨志》云:「元龜為蔡。」《家語》稱「漆彫平對孔子云:『臧氏有守龜,其名曰蔡。文仲三年而為一兆,武仲三年而為二兆。』」是大蔡為大龜,蔡是龜之名耳。鄭玄、包咸皆云出蔡地,因以為名,未知孰是。《食貨志》云:「龜不盈尺,不得為寶。」故知此龜長尺二寸,此國君之守龜。臧氏為大夫而居之,故云僭也。○注「包曰」至「奢侈」。○正義曰:云「節者,栭也」者,《釋宮》文。云「刻鏤為山梲者,梁上楹,畫為藻文」者,《釋宮》云:「木瘤謂之梁,其上楹謂之梲,栭謂之楶。」郭璞曰:梲「,侏儒柱也。楶即櫨也。」此言山節者,謂刻鏤柱頭為斗拱形如山也。「藻梲」者,謂畫梁上短柱為藻文也。此是天子廟飾,而文仲僭為之,故言其奢侈。文二年《左傳》仲尼謂之「作虛器」,言有其器而無其位,故曰虛也。

19 公冶長:
子張問曰:「令尹子文,孔曰:「令尹子文,楚大夫,姓鬬名穀,字於菟。」三仕為令尹,無喜色。三巳之,無慍色。舊令尹之政,必以告新令尹。何如?」子曰:「忠矣。」曰:「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但聞其忠事,未知其仁也。「崔子弒齊君,陳文子有馬十乘,棄而違之。孔曰:「皆齊大夫。崔杼作亂,陳文子惡之,捐其四十匹馬,違而去之。」至於他邦,則曰:『猶吾大夫崔子也。』違之。之一邦,則又曰:『猶吾大夫崔子也。』違之。何如?」子曰:「清矣。」曰:「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孔曰:「文子辟惡逆,去無道,求有道。當春秋時,臣陵其君,皆如崔子,無有可止者。」
【疏】「子張」至「得仁」。○正義曰:此章明仁之難成也。「子張問曰:令尹子文,三仕為令尹,無喜色。三巳之,無慍色。舊令尹之政,必以告新令尹。何如」者,弟子子張問於孔子曰:「楚大夫令尹子文,三被任用,仕為令尹之官,而無喜見於顏色。三被巳退,無慍懟之色。舊令尹之政令規矩,必以告新令尹,慮其未曉也。」子文有此美行,子張疑可謂仁,故問曰:「何如?」「子曰:忠矣」者,孔子荅之,為行如此,是忠臣也。「曰:仁矣乎」者,子張復問子文此德可謂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者,孔子荅言,如其所說,但聞其忠事,未知其仁也。「崔子弒齊君,陳文子有馬十乘,棄而違之。至於他邦,則曰:『猶吾大夫崔子也。』違之。之一邦,則又曰:『猶吾大夫崔子也。』違之。何如」者,此子張又舉齊大夫陳文子之行而問孔子也。崔子,崔杼也,為齊大夫,作亂弒其君光。陳文子惡之,故家雖富有馬十乘謂四十匹也,而輒捐棄,違去之。至於他國,亦遇其亂,陳文子則曰,「猶吾齊大夫崔子也」,而違去之。復往一他邦,則又曰,「猶吾齊大夫崔子也」,而違去之。為行若此,其人何如?「子曰:清矣」者,孔子荅言,文子辟惡逆,去無道,求有道。當春秋時,臣陵其君,皆如崔子,無可止者,可謂清潔矣。「曰:仁矣乎」者,子張意其為仁,故復問之曰:「可以為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者,孔子荅言:「據其所聞,但是清耳,未知他行,安得仁乎?」○注「孔曰」至「於菟」。○正義曰:案宣四年《左傳》云:「初,若敖娶於䢵,生鬬伯比。若敖卒,從其母畜於䢵,淫於䢵子之女,生子文焉。䢵夫人使棄諸夢中。虎乳之。䢵子母,見之,懼而歸。夫人以告,遂使收之。楚人謂乳穀,謂虎於菟,故命之曰鬬穀於菟。實為令尹子文。」是也。令尹,宰也。《周禮》六卿,太宰為長,遂以宰為上卿之號。楚臣令尹為長,從他國之言,或亦謂之宰。宣十二年《左傳》云「蒍敖為宰」是也。令,善也;尹,正也,言用善人正此官也。楚官多以尹為名,皆取其正直也。○注「孔曰」至「去之」。○正義曰:云「皆齊大夫」者,並見《春秋》,故知之。云「崔杼作亂」者,左襄二十五年。云「四十匹馬」者,古以四馬其駕一車,因謂四匹為乘。《經》言十乘,故知四十匹也。

20 公冶長:
季文子三思而後行。子聞之,曰:「再,斯可矣。」鄭曰:「季文子,魯大夫季孫行父,文,謚也。文子忠而有賢行,其舉事寡過,不必乃三思。」
【疏】「季文子三思而後行。子聞之,曰:再,斯可矣」。○正義曰:此章美魯大夫季文子之德。文子忠而有賢行,其舉事皆三思之然後乃行,常寡過咎。孔子聞之,曰:「不必乃三思,但再思之,斯亦可矣。」○注「鄭曰」至「三思」。○正義曰:案《春秋》文六年《經》書「秋,季孫行父如晉」。《左傳》曰:「季文子將聘於晉,使求遭喪之禮以行。其人曰:『將焉用之?』文子曰:『備豫不虞,古之善教也。』求而無之,實難。過求,何害?」杜預云:「所謂文子三思。」故知「文子,魯大夫季孫行父」也。《謚法》云:「道德博厚曰文。」

21 公冶長:
子曰:「甯武子,馬曰:衞「大夫甯俞。武,謚也。」邦有道則知,邦無道則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孔曰:「佯愚似實,故曰不可及也。」
【疏】「子曰」至「及也」。○正義曰:此章美衞大夫甯武子之德也。「邦有道則知,邦無道則愚」者,此其德也。若遇邦國有道,則顯其知謀。若遇無道,則韜藏其知而佯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者,言有道則知,人或可及;佯愚似實,不可及也。○注「馬曰:衞大夫甯俞。武,謚也」。○正義曰:案《春秋》文四年:衞「侯使甯俞來聘。」《左傳》曰:衞「甯武子來聘,公與之燕,為賦《湛露》及《彤弓》。不辝,又不荅賦。使行人私焉。對曰:『臣以為肄業及之也。』」杜元凱注云:「此其愚不可及也。」是甯武子即甯俞也。《謚法》云:「剛彊直理曰武。」

22 公冶長:
子在陳,曰:「歸與!歸與!吾黨之小子狂簡,斐然成章,不知所以裁之。」孔曰:「簡,大也。孔子在陳,思歸欲去,故曰:『吾黨之小子,狂簡者進取於大道,妄作穿鑿以成文章,不知所以裁制,我當歸以裁之耳。』遂歸。」
【疏】「子在陳,曰:歸與!歸與!吾黨之小子狂簡,斐然成章,不知所以裁之」。○正義曰:此章孔子在陳既久,言其欲歸之意也。與,語辭。再言「歸與」者,思歸之深也。狂者,進取也。簡,大也。斐然,文章貌。言我所以歸者,以吾鄉黨之中,未學之小子等,進取大道,妄作穿鑿,斐然而成文章,不知所以裁制,故我當歸以裁之耳。遂歸也。不即歸而言此者,恐人怪已,故託此為辭耳。

23 公冶長:
子曰:「伯夷、叔齊不念舊惡,怨是用希。」孔曰:「伯夷、叔齊,孤竹君之二子。孤竹,國名。」
【疏】「子曰:伯夷、叔齊不念舊惡,怨是用希」。○正義曰:此章美伯夷、叔齊二人之行。不念舊時之惡而欲報復,故希為人所怨恨也。○注「伯夷、叔齊,孤竹君之二子。孤竹,國名」。○正義曰:案《春秋少陽篇》:「伯夷姓墨,名允,字公信。伯,長也。夷,謚。叔齊名智,字公達,伯夷之弟。齊亦謚也。」太史公曰「伯夷、叔齊,孤竹君之二子也。父欲立叔齊,及父卒,叔齊讓伯夷。伯夷曰:『父命也。』遂逃去。叔齊亦不肯立而逃之。國人立其中子。於是伯夷、叔齊聞西伯昌善養老,盍往歸焉。及至,西伯卒,武王載木主,號為文王,東伐紂。伯夷、叔齊叩馬而諫曰:「父死不葬,爰及干戈,可謂孝乎?以臣弒君,可謂仁乎?」左右欲兵之。太公曰:『此義人也。』扶而去之。武王巳平殷亂,天下宗周,而伯夷、叔齊恥之,義不食周粟,隱於首陽山,采薇而食之。及餓且死」者,是也。孤竹,北方之遠國名。《地里志》:「遼西令支有孤竹城。」應劭曰:「故伯夷國。」

24 公冶長:
子曰:「孰謂微生高直?孔曰:「微生,姓,名高,魯人也。」或乞醯焉,乞諸其鄰而與之。」孔曰:「乞之四鄰,以應求者,用意委曲,非為直人。」
【疏】「子曰」至「與之」。○正義曰:此章明直者不應委曲也。「孰謂微生高直」者,孰,誰也。孔子曰:「誰言魯人微生高性行正直?」「或乞醯焉,乞諸其鄰而與之」者,此孔子言其不直之事。醯,醋也。諸,之也。或有一人就微生高乞醯,時自無之,即可荅云無。高乃乞之其四鄰,以應求者,用意委曲,非為直人也。

25 公冶長:
子曰:「巧言、令色、足恭,孔曰:「足恭,便僻貌。」左丘明恥之,丘亦恥之。孔曰:「左丘明,魯太史。」匿怨而友其人,孔曰:「心內相怨而外詐親。」左丘明恥之,丘亦恥之。」
【疏】「子曰」至「恥之」。○正義曰:此章言魯太史左丘明與聖同恥之事。「巧言、令色、足恭」者,孔以為,巧好言語,令善顏色,便僻其足以為恭,謂前却俯仰以足為恭也。一曰:足,將樹切。足,成也。謂巧言令色以成其恭,取媚於人也。「左丘明恥之,丘亦恥之」者,左丘明,魯太史,受《春秋經》於仲尼者也。恥此諸事不為,適合孔子之意,故云丘亦恥之。「匿怨而友其人」者,友,親也;匿,隱也。言心內隱其相怨,而外貌詐相親友也。左丘明恥之,丘亦恥之」者,亦俱恥而不為也。○注「孔曰:足恭,便僻」貌。○正義曰:此讀足如字。便僻,謂便習盤僻其足以為恭也。○注「左丘明,魯太史」。○正義曰:《漢書·藝文志》文者也。

26 公冶長:
顏淵、季路侍。子曰:「盍各言爾志?」子路曰:「願車馬衣輕裘與朋友共敝之而無憾。」孔曰:「憾,恨也。」顏淵曰:「願無伐善,孔曰:「不自稱己之善。」無施勞。」孔曰:「不以勞事置施於人。」子路曰:「願聞子之志。」子曰:「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懷之。」孔曰:「懷,歸也。」
【疏】「顏淵」至「懷之」。○正義曰:此章仲尼、顏淵、季路各言其志也。「顏淵、季路侍」者,二弟子侍孔子也。卑在尊旁曰侍。「子曰:盍各言爾志」者,爾,女也;盍,何不也。夫子謂二弟子曰:「何不各言女心中之所志也?」「子路曰:願車馬衣輕裘與朋友共敝之而無憾」者,憾,恨也。衣裘以輕者為美,言願以己之車馬衣裘與朋友共乘服而被敝之而無恨也。此重義輕財之志也。「顏淵曰:願無伐善,無施勞」者,誇功曰伐。言願不自稱伐己之善,不置施勞役之事於人也。此仁人之志也。「子路曰:願聞子之志」者,二子各言其志畢,子路復問夫子曰:願「聞子之志。」古者稱師曰子。「子曰: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懷之」者,此夫子之志也。懷,歸也。言已願老者安,已事之以孝敬也。朋友信,已待之以不欺也。少者,歸己施之以恩惠也。

27 公冶長:
子曰:巳「矣乎!吾未見能見其過而內自訟者也。」包曰:「訟,猶責也。言人有過,莫能自責。」
【疏】「子曰:巳矣乎!吾未見能見其過而內自訟者也」。○正義曰:此章疾時人有過,莫能自責也。訟,猶責也。巳,終也。吾未見有人能自見其已過而內自責者也。言將終不復見,故云巳矣乎。

28 公冶長:
子曰:「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不如丘之好學也。」
【疏】「子曰: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不如丘之好學也」。○正義曰:此章夫子言己勤學也。十室之邑,邑之小者也。其邑雖小,亦不誣之,必有忠信如我者焉,但不如我之好學不厭也。衞瓘讀「焉,為虔切」,為下句首。焉,猶安也。言十室之邑雖小,必有忠信如我者也,安不如我之好學也?言亦不如我之好學也,義並得通,故具存焉。

URN: ctp:lunyu-zhushu/gong-ye-ch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