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关注我们,随时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关注我们,随时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关注我们,随时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关注我们,随时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简体字版
检索内容:
检索范围: 孝哀皇帝纪下 检索类型: 段落
条件1: 提到 “蔽芾甘棠,勿剪勿伐” 符合次数:1.
共1段落。第1页,共1页。

孝哀皇帝纪下

电子图书馆
3 孝哀皇帝... :
元寿元年春正月辛卯。日有蚀之。赦天下。丁巳。帝皇太后傅氏崩。三月。丞相王嘉下狱死。初廷尉梁相。疑东平王狱有诬辞。奏请传诣长安。更下公卿议。尚书令鞠谭。仆射宗伯凤。以为可许。上怒。三人皆免。嘉荐相明习治狱。持平深重。谭颇知文雅。凤经明行修。臣窃为朝廷惜此三人。上以此非嘉。后二十馀日。上益封董贤二千户。因下诏公卿曰。朕即位已来。寝疾未平。反逆之谋。相连不绝。贼乱之臣。近侍帷幄。前东平王云咒诅朕躬。嘉上言王者代天爵人。尤宜慎之。裂地而封。不得其宜。感动阴阳。以致灾异。今陛下体久不平。臣所以内惧也。孝经云。天子有争臣七人。虽无道不失其天下。臣谨封上诏书。不敢露见。臣非敢爱死而不尽法。恐天下闻之。故不敢自杀。上怒。召嘉诣尚书责问。以相等前坐不尽忠。外附诸侯。操持两心。倍人臣之义。君位列三公。以分明善恶为职。而称举相等。迷国罔上。近自君始。谓远者何。事下将军中朝者。皆劾嘉迷国罔上不道。光禄大夫龚胜独以为嘉坐荐相等罪微薄。不应以迷国罔上不道。不可以示天下。遂使谒者召嘉诣廷尉诏狱。使者到。掾吏涕泣和药进嘉。嘉引药杯击地。曰。丞相备位三公。奉职负国。当伏刑都市。以示万姓。岂小儿女也。何为咀药而死。嘉遂诣廷尉。使吏侵掠嘉。责之曰。君由当有以负国。入狱不虚。嘉喟然仰天叹曰。幸得充位宰相。不能进贤退不肖。以此负国。死有馀责。吏问贤不肖之名。曰贤是孔光何武。不肖是董贤父子。遂不食欧血死。元始中追录忠臣。封嘉子崇为新甫侯。谥嘉曰忠侯。
夏。御史大夫贾延免。五月乙卯。光禄大夫孔光为御史大夫。秋七月。光为丞相。何武为御史大夫。由王嘉之举也。光与武奏言迭毁之次。当以时定。臣请与群臣杂议。于是光禄勋彭宣博士左丞等五十三人。皆以祖宗已下。立五庙而迭毁。后虽有贤君。犹不得与祖宗并列。子孙虽欲褒而立之。鬼神不飨也。孝武帝虽有功烈。亲尽宜毁。王舜刘歆议曰。臣闻昔周宣北伐。猃狁诗颂其功。齐桓南伐楚。北伐山戎。春秋美之。及汉兴。中国虽平。犹有四夷之患。其为害久矣。非一世之渐也。孝武皇帝。愍中国罢劳。无安宁之时。乃南伐百越。起七郡之师。北攘匈奴。降十万之众。置五属国。起朔方以夺其肥饶之地。东伐朝鲜。起玄菟乐浪以断匈奴之左臂。西伐大宛。并三十六国。起炖煌酒泉张掖断匈奴之右臂。单于孤特。远遁漠北。四方无事。却地遂境。起十馀郡。功业既定。乃封丞相为富民侯。以大安天下。富贵百姓。规模可见。招集天下贤俊。与协心同谋。兴制度。改正朔。易服色。立天地之祀。建封禅。殊官号。存周后。定诸侯。永无逆争之心。至今累代赖之。单于守藩。百蛮率服。万世中兴之功。未之有也。高祖建大业为太祖。孝文德至厚为太宗。孝武皇帝功至著为世宗。此孝宣所以发德音也。礼记王制及春秋谷梁传。天子七庙。诸侯五庙。大夫三庙。天子七日而殡。诸侯五。大夫三。天子七月而葬。诸侯五月。大夫三月。此丧事尊卑之序也。与庙数相应。又曰。天子三昭三穆。与太祖之庙而七。诸侯二昭二穆。与太祖之庙而五。是故德厚者流尊。德薄者流卑。左氏传曰。名位不同。礼亦异数。自上已下。降杀以两而已。七庙者其正法数可常者。宗不在此数中。宗。变也。苟有功德。则宗不可预为设数。故于殷太甲为太宗。太戊为中宗。武丁为高宗。周公为无逸之戒。举殷三宗以戒成王。由是言之。宗无常数。然则所以劝帝者之功德博矣。以七庙言之。孝武帝未宜毁。以所宗言之。则不可谓无功德。礼记曰。功施于民则祀之。以劳定国则祀之。能救民患则祀之。窃以孝武皇帝功德皆兼而有焉。凡此在于异姓犹祀之。况于先祖。或说天子五庙而无其文。说中宗高宗者。宗其道而毁其庙。名与实异。非尊贤贵功之道也。诗云。蔽芾甘棠。勿翦勿伐。思其人犹爱其树。况宗其道而毁其庙乎。迭毁之道。自有常法。无功无德。固以亲疏相推。及至祖宗之序。多少之数。经传无明文。至尊至重。难以疑文虚说定也。孝宣皇帝举公卿之议。用众儒之谋。既以为世宗庙。建之万世。宣布天下。愚臣以为孝武皇帝功烈如彼。孝宣皇帝崇立如此。不宜毁。上贤歆议而从之。先是歆为光禄贵幸。歆奏请立左传毛诗逸礼古文尚书。诸儒咸不听。歆移书太常博士。责让之曰。尚书左氏。皆古文旧书。并藏于秘府。往者缀学之士。不思废绝之阙。信口说而背传记。是末师而非往古。至于国家大事。则幽冥莫知其原。然犹补残守缺。挟恐见破之私意。而忘从善服义之公心。或怀妒嫉。不考情实。雷同相从。随声是非。岂不哀哉。此数家之事。皆先帝所亲论。今上所考视。其为古文旧书。皆有明验。内外相应。岂苟而已哉。夫礼失求之野。古文不犹愈于野乎。与其过而废之。宁若过而立之。必若专已守残。党同门。妒道真。违明诏。失圣意。以陷于文吏之议。甚为二三君子不取也。诸儒咸怨恨。而光禄大夫龚胜。以歆移书乞骸。大司农师丹奏歆非毁先帝所立。变乱旧章。遂不得立。
八月御史大夫何武免。前将军光禄大夫彭宣为御史大夫。上舅大司马丁明免。明素重王嘉。以其死而怜之。故废。董贤为大司马卫将军。年二十二。虽为三公。仍给事中领尚书。贤私过孔光。光衣冠而出。门外待之。望见贤车。乃却入。贤至中门。光又退入阁。贤下车。光乃出拜。迎送甚卑恭。上闻之喜。拜光二子为谏议大夫常侍。贤由此权与人主侔。上置酒。与贤父子亲属宴饮。上放酒从容顾贤而笑曰。吾欲法尧禅舜如何。侍中王闳。平阿侯之子。谏曰。成王戏以桐叶封弟叔虞于晋。周公入贺曰。天子无戏言。夫天下者。高帝之天下。非陛下之天下。陛下以藩王。入嗣孝成皇帝后。当奉宗庙。传于子孙无穷。汉帝制位。统业至重。不宜数有戏言。上默然不悦。左右皆恐。于是遣闳出归郎署。二十日。长乐宫深为闳谢。又御史大夫彭宣上封事。言安国危继嗣事。上觉悟召闳。遂上书谏曰。臣闻王者立三公。法三光。立九卿以法天。明君臣之义。当得贤人。易曰。鼎折足。覆公餗。喻三公非其人也。书曰。元首明哉。股肱良哉。以法天地。昔孝文皇帝幸邓通。不过中大夫。孝武皇帝幸韩嫣。赏赐而已。皆不在大位。公孙弘以布被修德。擢备宰相。巧言令色。君子不贵。昔成汤拔伊尹于鼎俎。文王招吕尚于钓滨。武丁显傅说于版筑。桓公举甯戚于击角。皆以立霸王之功。腾茂绩于无穷。岂以利耳悦目为得意哉。今大司马卫将军高安侯董贤。累世无功。于汉朝又无肺腑之连。复无名迹高行以矫世。升擢数年。列备鼎足。典卫禁兵。主厤天文。无功封爵。父子兄弟。横蒙拔擢赏赐。空竭帑藏。万民喧哗。偶言道路。诚不当天心也。昔褒神蚖变化为人。实生褒姒。乱周国。恐陛下有过失之讥。贤有小人不识进退之祸。非所以建卓尔垂法后世。陛下采刍荛。贤负薪。兼有益于毫厘。言虽不从。多闳年少志强。卒为贤恕之。

共1段落。第1页,共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