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貝禧》

電子圖書館
1 貝禧:
義興人貝禧,為邑之鄉胥。乾寧甲寅歲十月,宿於茭瀆別業。夜分。忽聞扣門者。人馬之聲甚衆。出視之,見一人綠衣秉簡,西面而立。從者百餘。禧攝衣出迎,自通曰:「隆,姓周,弟十八。」即延入坐,問以來意。曰:「身為地府南曹判官,奉王命,召君為北曹判官爾。」禧初甚驚懼。隆曰:「此乃陰府要職,何易及此,君無辭也。」俄有從者。持牀榻食案帷幙。陳設畢,滿置酒食,對飲良久。一吏趨入白:「殷判官至。」復有一綠衣秉簡。二從者捧箱「箱」原作「簡」,據明鈔本改。隨之,箱中亦綠衣。殷揖禧曰:「命賜君,兼同奉召。」即以綠裳為禧衣之。就坐共飲,可至五更。曰:「王命不可留矣。」即相與同行。禧曰:「此去家不遠,暫歸告別,可乎。」皆曰:「君今已死,縱歸,可復與家人相接耶。乃出門,與周殷各乘一馬,其疾如風,涉水不溺。至暮,宿一村店,店中具酒食,而無居人。雖設燈燭,如隔帷幔。云已行二千餘里矣。向曉復行,久之,至一城,門衛嚴峻。周殷先入,復出召禧。凡經三門,左右吏卒,皆趨拜。復入一門,正北大殿垂簾。禧趨走參謁,一同人間。既出,周謂禧曰:「北曹闕官多年,第宅曹署,皆須整緝。君可暫止吾家也。」即自殿門東行,可一里,有大宅,止禧於東廳。頃之。有同官可三十餘人。皆來造請慶賀。遂置讌。讌罷,醉臥。至曉。徧詣諸官曹報謝。復有朱衣吏。以王命至,錢帛車馬饔餼甚豐備。翌日,周謂禧曰:「可視事矣。」又相與向王殿之東北,有大宅,陳設甚嚴,止禧於中。有典更吏可八十餘人。參請給使。廳之南大屋數十間,即曹局,簿書充積。其內廳之北,別室兩間,有几案及數書廚,皆雜寶飾之。周以金鑰授禧曰:「此廚簿書,最為秘要,管鑰恒當自掌,勿輕委人也。」周既去,禧開視之。書冊積疊。皆方尺餘。首取一冊。金題其上陝州字。其中字甚細密,諦視之,乃可見,皆世人之名簿也。禧欲知其家事,復開一廚,乃得常州簿。閱其家籍。見身及空人世代名字甚悉。其已死者。以墨鈎之。至晚,周判官復至曰:「王以君世壽未盡,遣暫還,壽盡,當復居此職。」禧即以金鑰還授於周。禧始閱簿時,盡記其家人及己禍福壽夭之事,至是昏然盡忘矣。頃之,官吏俱至,告別。周殷二人送之歸。翌日夜。及至茭瀆村中。入室。見己臥于牀上。周殷與禧各就寢。俄而驚寤,日正午時,問其左右,云,死始半日。而地府已四日矣。禧既愈,一如常人,亦無小異。又四十餘年乃卒。出《稽神錄》

URN: ctp:taiping-guangji/378/beix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