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关注我们,随时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关注我们,随时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关注我们,随时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关注我们,随时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简体字版
Back Forward
杂家 -> 吕氏春秋 -> 季夏纪 -> 制乐 -> 2 - 相似段落

西

[详细说明]
  • 周文王之时,莅国八年 显示相似段落

    韩诗外传·卷三》:周文王之时,莅国八年,夏六月,文王寝疾,五日而地动,东西南北不出国郊。有司皆曰:“臣闻:地之动,为人主也。今者、君王寝疾,五日而地动,四面不出国郊,群臣皆恐,请移之。”文王曰:“奈何其移之也?”对曰:“兴事动众,以增国城,其可移之乎!”文王曰:“不可。夫天之道见妖,是以罚有罪也,我必有罪,故此罚我也。今又专兴事动众,以增国城,是重吾罪也,不可以之。昌也请改行重善移之,其可以免乎!”于是遂谨其礼节祑皮革,以交诸侯;饰其辞令币帛,以礼俊士;颁其爵列等级田畴,以赏有功。遂与群臣行此,无几何而疾止。文王即位八年而地动,之后四十三年,凡莅国五十一年而终,此文王之所以践妖也。 显示整段
    吕氏春秋·制乐》:周文王立国八年,岁六月,文王寝疾五日而地动,东西南北,不出国郊,百吏皆请曰:“臣闻地之动,为人主也。今王寝疾五日而地动,四面不出周郊,群臣皆恐,曰‘请移之’”。文王曰:“若何其移之也?”对曰:“兴事动众,以增国城,其可以移之乎。”文王曰:“不可。夫天之见妖也,以罚有罪也。我必有罪,故天以此罚我也。今故兴事动众以增国城,是重吾罪也。不可。”文王曰:“昌也请改行重善以移之,其可以免乎。”于是谨其礼秩皮革,以交诸侯;饬其辞令,币帛,以礼豪士;颁其爵列等级田畴,以赏群臣。无几何,疾乃止。文王即位八年而地动,已动之后四十三年,凡文王立国五十一年而终,此文王之所以止殃翦妖也。 显示整段
  • 五日而地动,东西南北不出国郊 显示相似段落

    韩诗外传·卷三》:五日而地动,东西南北不出国郊。有司皆曰:“臣闻:地之动,为人主也。今者、君王寝疾,五日而地动,四面不出国郊,群臣皆恐,请移之。”文王曰:“奈何其移之也?”对曰:“兴事动众,以增国城,其可移之乎!”文王曰:“不可。夫天之道见妖,是以罚有罪也,我必有罪,故此罚我也。今又专兴事动众,以增国城,是重吾罪也,不可以之。昌也请改行重善移之,其可以免乎!”于是遂谨其礼节祑皮革,以交诸侯;饰其辞令币帛,以礼俊士;颁其爵列等级田畴,以赏有功。遂与群臣行此,无几何而疾止。 显示整段
    吕氏春秋·制乐》:周文王立国八年,岁六月,文王寝疾五日而地动,东西南北,不出国郊,百吏皆请曰:“臣闻地之动,为人主也。今王寝疾五日而地动,四面不出周郊,群臣皆恐,曰‘请移之’”。文王曰:“若何其移之也?”对曰:“兴事动众,以增国城,其可以移之乎。”文王曰:“不可。夫天之见妖也,以罚有罪也。我必有罪,故天以此罚我也。今故兴事动众以增国城,是重吾罪也。不可。”文王曰:“昌也请改行重善以移之,其可以免乎。”于是谨其礼秩皮革,以交诸侯;饬其辞令,币帛,以礼豪士;颁其爵列等级田畴,以赏群臣。无几何,疾乃止。 显示整段
    群书治要·吕氏春秋》:周文王立国八年,寝疾五日,而地动东西南北,不出周郊。百吏皆请曰:臣闻地之动也。为人主也。今王寝疾,请移之。文王曰:若何其移之也。对曰:兴事动衆,以增国城,其可以移之乎。文王曰:天之见妖,以罚有罪也。我必有罪,故天以此罚我也。今兴事动衆以增国城,是重吾罪也。不可,昌也请改行重善以移之,其可以免乎。于是谨其礼秩,皮革,以交诸侯,饰其辞令,币帛,以礼豪士,无几何,疾乃止, 显示整段
    艺文类聚·周文王》:昔周文王实疾五日而地动,东西南北,不出四郊。有司请曰:臣闻地之动为人主也。今者君王实疾五日而地动,四面不出国郊,群臣皆恐。曰:请移之。文王曰:奈何其移之也。对曰:兴事动众,以增国城,其可移之。文王曰:夫天之见妖,以伐有罪,我必有罪,故天以罚我也。今又专兴事动众,以增国城,是重吾罪也。不可,请改行重善移之,其可以免乎。于是遂谨其礼祑皮革,以交诸侯,饰其辞令币帛,以出礼俊士,颁其爵列等级田畴,以赏群臣,行无几何而疾止。 显示整段
    太平御览·周文王》:文王立八年,岁六月,文王寝疾,五日而地动东西南北,不出周郊,百吏皆请曰:“臣闻地之动也,为人主也。今王寝疾五日而地动四面,不出周郊,群臣皆恐,请移之。”文王曰:“若何移?”对曰:“兴事动众,以增城。”王曰:“是重吾罪也,不可昌也。请改行重善以移之,其可以免之乎。”于是谨其礼秩皮革,以交诸侯;饰其辞令、币帛,以礼豪士;颁其爵列等级田畴,以赏群臣。无几何,疾乃止。 显示整段
  • 文王寝疾,五日而地动 显示相似段落

    韩诗外传·卷三》:文王寝疾,五日而地动,东西南北不出国郊。有司皆曰:“臣闻:地之动,为人主也。今者、君王寝疾,五日而地动,四面不出国郊,群臣皆恐,请移之。”文王曰:“奈何其移之也?”对曰:“兴事动众,以增国城,其可移之乎!”文王曰:“不可。夫天之道见妖,是以罚有罪也,我必有罪,故此罚我也。今又专兴事动众,以增国城,是重吾罪也,不可以之。 显示整段
    吕氏春秋·制乐》:文王寝疾五日而地动,东西南北,不出国郊,百吏皆请曰:“臣闻地之动,为人主也。今王寝疾五日而地动,四面不出周郊,群臣皆恐,曰‘请移之’”。文王曰:“若何其移之也?”对曰:“兴事动众,以增国城,其可以移之乎。”文王曰:“不可。夫天之见妖也,以罚有罪也。我必有罪,故天以此罚我也。今故兴事动众以增国城,是重吾罪也。不可。” 显示整段
    群书治要·吕氏春秋》:周文王立国八年,寝疾五日,而地动东西南北,不出周郊。百吏皆请曰:臣闻地之动也。为人主也。今王寝疾,请移之。文王曰:若何其移之也。对曰:兴事动衆,以增国城,其可以移之乎。文王曰:天之见妖,以罚有罪也。我必有罪,故天以此罚我也。今兴事动衆以增国城,是重吾罪也。不可, 显示整段
    艺文类聚·周文王》:昔周文王实疾五日而地动,东西南北,不出四郊。有司请曰:臣闻地之动为人主也。今者君王实疾五日而地动,四面不出国郊,群臣皆恐。曰:请移之。文王曰:奈何其移之也。对曰:兴事动众,以增国城,其可移之。文王曰:夫天之见妖,以伐有罪,我必有罪,故天以罚我也。今又专兴事动众,以增国城,是重吾罪也。不可, 显示整段
    太平御览·周文王》:文王立八年,岁六月,文王寝疾,五日而地动东西南北,不出周郊,百吏皆请曰:“臣闻地之动也,为人主也。今王寝疾五日而地动四面,不出周郊,群臣皆恐,请移之。”文王曰:“若何移?”对曰:“兴事动众,以增城。”王曰:“是重吾罪也,不可昌也。 显示整段
    太平御览·地震》:周文王寝病五日,而地动东西南北,不出国郊。百吏皆请曰:“臣闻地之动为主也。”群臣皆悲曰:“请移之,兴事动众,以增国城。”文王曰:“我必有罪,故天示此以罚我;今动众以增国城,是重吾罪,不可。” 显示整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