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太子三》

Library Resources
1 太子三:
崔豹《古今注》曰:汉明帝为太子,乐人作歌诗四章以赞太子之德,一曰《日重光》,二曰《月重轮》,三曰《星重辉》,四曰《海重润》。

2 太子三:
《东观汉记》曰:东海恭王疆,光武皇帝长子也。母郭后。建武二年六月,立为皇太子。十七年十月,郭后废为中山太后。自郭后废,疆不自安,数因左右陈诚,愿备藩辅。其十九年六月,疆废为东海王。二十八年十月,就国,食东海、鲁国并二郡二十九县。租入倍诸王,赏赐恩宠无伦比。致虎贲旄头,宫殿设锺虡之悬。疆性聪达恭谨,临之国,比上书让还东海十九县。又因皇太子固辞。上不许,以疆章示公卿大夫,深嘉叹之。

3 太子三:
《续汉书》曰:赵喜为太尉。中元二年,上崩,喜受遗诏,典录丧礼。新承王莽之乱,国无旧典,皇太子与诸王杂坐同席,尊卑无别,嘉乃正色,横剑殿阶,扶下诸王,以明尊卑。

4 太子三:
范晔《后汉书》曰:孝顺皇帝,安帝之子。母李氏,为阎皇后所害。永宁元年,立为皇太子。延光三年,安帝乳母王圣、大长秋江京、中常侍樊丰谮太子乳母王圣舅、厨监邴吉,杀之。太子数为叹息。王圣等惧有后祸,遂与丰、京共陷太子,太子坐废为济阴王。明年三月,安帝崩,北乡侯立,济阴王以废黜,不得上殿亲临梓宫,悲号不食,内外群僚莫不哀之。及北乡侯薨,车骑将军阎显及江京,与中常侍刘安、陈达等白太后,秘不发丧,而更徵立诸国皇子,乃闭宫门,屯兵自守。十一月丁亥,京师及郡国十六地震。是夜,中黄门孙程等十九人共斩江京、刘安、陈达等,迎济阴王于德阳殿西锺下,即皇帝位,年十一。

5 太子三:
《魏志》曰:文帝为五官将,而临淄侯植才名方盛,各有党与,有夺宗之议。文帝使人问贾诩自固之术,翊曰:“愿将军恢崇德度,躬素士之业,朝夕孜孜,不违子道。如此而已。”文帝从之,深自砥砺。太祖又尝屏除问翊,默然不对。太祖曰:“与卿言而不答,何也?”翊曰:“属有思,故不即对耳。”太祖曰:“何思?”诩曰:思袁本初、刘景升父子也。“太祖大笑,于是太子遂定。

6 太子三:
《魏略》曰:太祖不立太子,太子自疑。是时有高元昌者,善相人,乃呼问之,对曰:“其贵乃不可言。”因问:“寿几何?”何元昌曰:“其寿,至四十当有小恙,过是无忧。”后无几而立太子也。

7 太子三:
《世语》曰:辛毗女宪英,适太常羊耽,外孙夏侯湛为其传,曰宪英聪明有才鉴。初,文帝与陈思王争为太子,既而文帝得立,抱毗颈而告之曰:“辛君知我喜不?”毗以告宪,宪叹曰:“太子代君主宗庙社稷也,代君不可以不戚,主国不可以不惧,宜戚而喜,何以能久,魏其不昌乎?”

8 太子三:
《魏书》曰:明帝生数岁而有岐嶷之姿,武帝异之,曰:“我基于尔三世矣。”每朝宴会同,与侍中近臣并列帷幄,好学多识,特留意于法理。

9 太子三:
《魏略》曰:文帝以郭后无子,诏使子明帝。帝以母不以道终,意甚不平。后不获已,乃敬事郭后,旦夕因长御问起居。郭后亦自以无子,遂加慈爱。文帝始以帝不悦,有意欲以他姬子京兆王为嗣,故不拜太子。

10 太子三:
《魏末传》曰:明帝尝从文帝猎,见子母鹿。文帝射杀鹿母,使帝射子。帝不从,曰:“陛下杀其母,臣不忍复射其子。”因涕泣。文帝即放弓箭,以此深奇之,而建树之意定也。

11 太子三:
王隐《晋书》曰:武皇帝宽惠仁厚,深沉有智量,风度容貌绰如也。景元中,为抚军。咸熙元年,晋国初开,立为世子,迁抚军大将军、开府、副相国。二年,立为太子。
又曰:惠帝为太子,时上素知太子暗弱,后必乱国,然不能择才,乃遣荀勖、和峤往观之。勖还,盛称“太子德更进茂,不同西宫之时也。”峤答诏称:“臣以太子如故,不见更胜。此自陛下家事,非臣所尽也。”于是天下贵峤而贱勖。
又曰:愍怀太子名遹音聿,字熙祖。少聪惠,武帝爱之。六七岁,时帝夜望火,太子牵上衣裾使入暗中,上问其故,太子对以“暮夜仓卒,宜备非常,不当近火光,令人照见也。”又尝见官养猪肥大不常,复问上:“何不杀以赐左右,而久费五谷。”上即烹之。由是益奇之,常称以为似宣皇帝;亦以东宫无嫡,有托后之意。太康十年,诏曰:“遹既长且仁,可令以遹为广陵王,以广陵、临淮为封国,邑五万户。”及世祖崩,惠帝即位,立为皇太子,诏曰:“遹尚幼蒙,今出止东宫,虽当赖师傅群贤之训。其游处左右,宜得正人陈共周旋,能相长益者。太保卫权息庭,司空司马秦息略,太子太傅杨济息毖,太子少师裴楷息宪,太子少傅张华息祎,尚书令华廙息恒,并以道义之门,有不肃之训,其令此六人更共往来止。”其后太子好卑车、小马、小牛,令左右骑,断羁勒,使堕地。又令人屠肉,己自分齐,手揣轻重,斤两不差。云其母本屠家女也。颇好游宴,或阙朝侍,稍失储副望。贾后无子,妒害滋甚。九年正月,月晕,赤黄数重。三月十八日,荥阳、河南、颍川繁霜,杀桑及桃、李、杏花。尉氏血雨,有声若牛出。许昌城夏桑生于东宫西厢,日长尺馀,数日枯。日中若飞燕者,积数月。汉中平中亦有此变,皆为太子也。贾后作颉字髻,太子见撷之象也。是时谣曰:“东宫马子莫聋啌,前至腊月缠汝鬉。”十一月,天连大风,发屋折树。十二月二十八日,后遣宫婢赍书与太子云:“陛下昨夜不快,汝可入朝。”太子如令请朝,诏听。二十九日,入朝,贾后不见,使婢陈舞赐枣酒,强使饮。辞,不见听,太子醉。贾后诬奏太子有悖书,废徙金墉城。以千兵防送,幽于许昌宫之别坊。贾后与贾谧等谋早害太子,以绝民望。三月十四日,矫诏使小黄门孙虑害太子。贾后表以广陵王礼嫔。赵王伦诛贾谧,废贾后,帝乃使持节兼司空卫尉伊策故皇太后,曰:“呜呼!少资岐嶷之质,荷先帝殊异之宠,大启土宇,奄有淮陵。朕奉遵遗旨,建尔储副,以光显我祖宗。祗尔德行,以从保傅,事亲孝敬,礼无违者。而朕昧于凶构,致尔于非命之祸,俾申生、孝己复见于今。赖宰相贤明,人神愤怨,用启朕心,讨厥有罪,咸伏其辜。何补于荼毒冤魂酷痛哉?是用切怛悼恨,震动于五内。今追复皇太子丧礼备制,反葬京畿,祠以太牢。魂而有灵,尚获尔心。”

12 太子三:
《文士传》曰:贾谧与愍怀太子博争道,成都王厉声曰:“皇太子,国之储君,贾长渊何得无礼!”

13 太子三:
《晋书》曰:明帝,元皇帝长子也。幼而聪哲,为元帝所宠异。年数岁,常坐置膝上,属长安使来,因问帝曰:“汝谓日与长安孰远?”对曰:“不闻人从日边来,居然可知也。”元帝异之。明日,宴群僚,又问之,对曰:“日近。”元帝失色,曰:“何乃异间者之言?”对曰:“举目见日,不见长安。”由是益奇之。及帝即尊号,立为皇太子。

14 太子三:
何法盛《晋中兴书》曰:肃宗,中宗长子也。建武元年,中宗为晋王,拜王太子;及践尊号,为皇太子,册曰:“于戏!朕承天绪,忝继祖宗之洪基,君临于万邦,战战兢兢,若涉渊水,未有攸济。自古圣王敷宇四海,莫不建立元子,本枝百世。今稽古授尔于储宫,以陪贰于朕躬。钦哉!尔其克念乃祖,日新厥德。何远非佞,何亲非贤。钦翼师傅,以丕崇大化。可不慎欤,尔其敬之。”
又曰:孝宗穆皇帝,讳聃,康帝子也。建元二年,康帝疾笃,左光禄大夫领司徒谟、尚书令恢等上疏曰:“臣闻皇羲玄邈,五帝攸往,淳风浇散,三王传嗣,欲令国有常居,民有定奉,关诸盛衰,不易之道也。伏惟皇子,天挺奇表,隆准丰下,岐嶷之姿,彰于始年,大成之风,显于期月。宜建立储宫,允副民望,请下太史,择吉日,告宗庙,备礼仪奉行。”奏可。

15 太子三:
《后魏书》曰:太宗明元皇帝,道武之长子。初,帝母既赐死,太祖乃召帝告曰:“昔汉武帝将立其子而杀其母,不令妇人后与国政,使外家无乱。汝当继统,吾故远同汉武,为长久之计。”帝素纯孝,哀泣不能自胜,太祖怒召之。帝欲入,左右曰:“孝子事父,小杖则受,大杖避之。今陛下怒盛,入或不测,陷帝于不义。不如且出,待和解而进,不晚也。”帝从之,乃游行于外。及元绍之逆也,帝还而诛之。天赐六年,即皇帝位。
又曰:景穆皇帝,太武皇帝之长子也。母曰贺夫人。延和元年,立为皇太子,时年五岁。明惠强识,闻则不忘。及长,好读经史,皆通大义。太武甚奇之。初,太武之伐河西,李顺等咸言姑臧无水草,不可行。太子有疑色。及车驾至姑臧,乃诏太子曰:“姑臧城东西门外涌泉于城北,其大如河。泽草茂盛,可供大军数万。人之多言,亦可恶也。”太子谓言者曰:“为人臣不实若此,岂是忠乎!吾初闻有疑,但帝决行耳。几误人大事,言者复何面目见帝也。”正平元年六月,薨于东宫,时年二十四。赐谥曰景穆皇太子。高宗即位,追尊为景穆皇帝,庙号恭宗。
又曰:世宗宣武皇帝,孝文皇帝第二子也。母曰高夫人,初,梦为日所逐,避于床下,日化为龙,绕己数匝,遂有娠,生帝于平城宫。二十一年,立为皇太子。
又曰:肃宗孝明皇帝,讳诩,世宗第二子也。延昌元年,立为皇太子。二年,世宗幸东宫,召崔光与黄门甄琛、广阳王渊等并赐坐,诏光曰:“卿是朕西台大臣,当今为太子师傅。”光起拜,固辞。诏不许,即命肃宗出从者十馀人,敕以光为傅之意,令肃宗拜光。光又拜,辞不当受太子拜。复不蒙许,肃宗遂南面再拜。詹事王显启请从太子拜,于是宫臣毕拜。光北面立,不敢答拜,唯西面拜谢而出。
又曰:废太子生而母死,文明太后抚视之,常置左右,诏曰:“昔涂山有育,美名列于夏典;任姒作配,昌发显于周书,故能缉熙丕绪,祚延八百。自元子诞育,于今四载,而名表未孚于四方,茂实未昭于朝掖,非所以宪章远猷,允光礼度者也。太皇太后亲发明旨,为之立名,依德协义,名恂,字元道。国祚永隆,储贰有寄,无穷之兆,于是而始。”乃大赦天下。太和十七年七月癸丑,立恂为皇太子。高祖每岁征幸,常留守。恂不好书学,体貌肥大,深忌河洛暑热,意每追乐北方。庶子高道悦数苦谏,恂甚衔之,乃手刃道悦于禁中。高祖引群臣于清徽堂议,废之为庶人,置之河阳。后谋逆,赐死。

16 太子三:
《梁书》曰:天监十四年正月朔旦,帝临轩,冠太子于太极殿。旧制,太子著远游冠金蝉翠緌缨;至是,诏加金博山。
又曰:昭明太子母丁贵嫔有疾,太子还永福省侍疾,衣不解带。及薨,步从丧还宫,至殡,水浆不入口,每哭恸绝。武帝命中书舍人顾协宣旨曰:“毁不灭性,圣人之制。不胜丧比于不孝。有我在,那得自毁如此!可即强进饮粥。”太子奉敕,乃进数合。自是至葬,日进麦粥一升。武帝又敕曰:“闻汝所进过少,转羸瘦。我比更无病,正为汝如此,胸中亦圯塞成疾。应强加饘粥,不使我恒尔悬心。”虽屡奉劝逼,终丧,日止一溢,不尝菜果之味。体素壮,腰带十围,至是减削过半。每入朝,士庶见者莫不下泣。
又曰:昭明太子性爱山水,于玄圃穿筑,更立亭馆,与朝士名素者游其中。尝泛舟后池。番禺侯轨盛称“此中宜奏女乐”,太子不答,咏左思《招隐诗》云:“何必丝与竹,山水有清音。”轨惭而止。
又曰:昭明太子好士爱文,刘孝绰与陈郡殷芸、吴郡陆倕、琅琊王筠、彭城刘洽等同见礼待。太子起乐贤堂。

17 太子三:
《后周书》曰:宣帝,讳赟,高祖长子。帝即位,多过恶。初,帝之在东宫也,高祖虑其不堪承嗣,遇之甚严。朝见进止,与诸臣无异,虽隆寒盛暑,亦不得休息。性既嗜酒,高祖遂醪醴不许至东宫。每有过,辄加捶扑。尝谓之曰:“古来太子被废者几人,馀儿岂不堪立邪!”于是遣东宫官属录帝言语动作,每月奏闻。帝惮高祖严,矫情修饰,以是过恶遂不闻。

18 太子三:
《隋书》曰:炀帝,高祖第二子也。母文献独孤皇后。上美姿仪,少敏惠,高祖及后于诸子中特锺爱。高祖幸上所居第,见乐器弦多断绝,又有尘埃,若不用者,以为不好声伎之玩。上尤自矫饰,当时称为仁孝。及太子勇废,立为皇太子。

19 太子三:
《唐书》曰:李纲,隋开皇末为太子洗马。皇太子勇尝以岁首宴宫臣,左庶子唐令则自请奏琵琶,又歌《武媚娘》之曲。纲趋而出,勇曰:“我欲为乐耳,君勿多事。”及勇废黜,文帝召东宫官属切让之,无敢对者。纲对曰:“今日之事,乃陛下之过,非太子之罪也。太子才非上品,性是常人,若得贤明之士辅导之,足堪继嗣皇业。方今多士盈朝,当择贤居任,奈何以弦歌鹰犬之才日在其侧,致令至此,乃陛下训导不足,岂太子之罪耶!”

20 太子三:
《隋书》曰:元德太子昭,炀帝长子也。生而高祖命养宫中。三岁时,在玄武门弄石狮子,高祖与文献后至其所。高祖适患腰痛,举手凭后,昭因避去,如此者再三。高祖叹曰:“天生长者,谁复教乎!”由是大奇之。高祖尝谓曰:“当为尔娶妇。”昭应声而泣,高祖问其故,对曰:“汉王未婚时,恒在至尊所,一朝娶,则便出外。惧将违离,是以啼耳。”上叹其有至性,特锺爱焉。炀帝即位,便幸洛阳宫,昭留守京师。大业元年,帝遣使者立为皇太子。

21 太子三:
《唐书》曰:太宗文皇帝,高祖第二子也。母曰太穆皇后。以隋开皇十八年生于武功之别馆。初,在孕而语声闻于外,后心异之。将诞育,后不之觉,而太宗已生。高祖受禅,拜尚书令,进封秦王。武德九年,立为皇太子。
又曰:隐太子建成,高祖长子也。大业末,高祖捕贼汾、晋,令建成携家属寄于河东。义旗建,遣使密召之,建成与齐巢王元吉间行赴太原。建成至,高祖大喜,拜左领大都督,封陇西郡公,引兵略西河郡,从平长安。义宁元年冬,隋恭帝拜唐国世子,开府,置僚属。二年,授抚军大将军、东讨元帅,将兵十万徇洛阳。及还,恭帝授尚书令。武德元年,立为皇太子。时太宗功业日盛,建成与齐王元吉潜谋作乱。九年六月三日,太宗密奏建成、元吉淫乱后宫,因自陈曰:“臣于兄弟无丝毫所负,今欲杀臣,似为世充、建德报雠。臣今枉死,永违君亲,魂归地下,实亦耻见诸贼。”高祖省之愕然,报曰:“明日勘问,汝宜早参。”四日,太宗将左右九人至玄武门自卫。高祖已调召裴寂、萧瑀、窦延、陈叔达、封伦、宇文士及颜师古等,欲令穷覆其事。建成、元吉行至临湖殿,觉变,即回马,将东归宫府。太宗随而呼之,元吉马上张弓,再三不彀。太宗乃射之,建成应弦而薨。
又曰:高宗文皇帝,太宗第九子。母曰文德顺圣长孙皇后。贞观二年,生于东宫之丽正殿。封晋王。幼而岐嶷端审,宽仁孝友。初授《孝经》,太宗问曰:“此书中何言为善?”对曰:“夫孝,始于事亲,中于事君,终于立身。”太宗大悦,曰:“行此,足以事父兄,为臣子矣。”太子承乾废,长孙无忌、李绩等议,立为皇太子。
又曰:太子承乾得罪,太宗欲立晋王,而限以非次,惶惑不决。乃御两仪殿,群臣尽出,独留长孙无忌及司空房弘龄、李绩,谓曰:“我三子一弟,所为如此,我心无聊。”因自投于床,抽佩刀欲自刺。无忌等惊惧,争前扶抱,取佩刀以授晋王。无忌等请太宗所欲,报曰:“我欲立晋王。”无忌曰:“谨奉诏。有异议者,臣请斩之。”太宗谓晋王曰:“汝舅许汝也,汝宜拜谢。”晋王因下拜。太宗谓无忌等曰:“公等既符我意,未知物论何如?”无忌曰:“晋王仁孝,天下属心久矣。乞召问百僚,必无异辞。”于是建立遂定。

URN: ctp:n370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