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叙兵上》

Library Resources
1 叙兵上:
《世本》曰:蚩尤作兵。宋襄注曰:蚩尤,神农臣也。

2 叙兵上:
《春秋元命苞》曰:蚩尤,虎卷威文立兵。宋均注曰:卷,手也,手文威字也。

3 叙兵上:
《书》曰:鸿范八政,八曰师。

4 叙兵上:
《大戴礼》曰:鲁哀公问孔子曰:“蚩尤作兵与?”孔子曰:“蚩尤,庶人之贪者也。反利无义,以丧厥身,何兵之能作与?民皆生也。”

5 叙兵上:
《左传》曰:武有七德:禁暴,戢兵,保大,定功,安民,和众,丰财者也。
又曰:举不失德,赏不失劳,老有加惠,旅有施舍,见可而进,知难而退,军之善政也。兼弱攻昧,武之善经也。
又曰:兵犹火也,不戢将自焚。
又曰:师直为壮,曲为老。
又曰:师克在和,不在众。

6 叙兵上:
《谷梁传》曰:善为国者不师,善师者不阵,善阵者不战,善战者不死。

7 叙兵上:
《国语》曰:穆王将征犬戎,祭公谋父谏曰:“不可!先王耀德不观兵。夫兵戢而时动,动则威,观则玩,玩则无震。”注曰:玩,黩。震,惧也。

8 叙兵上:
《家语》曰:哀公问曰:“寡人欲吾国小则能守,大则能攻,其道若何?”孔子曰:“使君朝廷有礼,上下和亲,天下百姓皆君之民也。将谁攻焉?茍违此道,民叛如归,皆君之仇,将谁守焉?”公曰:“善哉。”于是废泽梁之禁,驰关市之税,以惠百姓。

9 叙兵上:
《史记》曰:范蠡云:“兵者,凶器;战者,逆德。”

10 叙兵上:
《汉书》曰:兵家者,盖出古司马之职,王官之武备矣。后世烁金为刃,割革为甲,器械甚备。下及汤武受命,次师克乱而济百姓,动之以仁义,行之以礼让,《司马法》是其遗事也。自春秋出至于战国,出奇设伏,变诈之兵并作。汉兴,张良、韩信序次兵法,凡一百八十二家,删取要用,定著三十六家。

11 叙兵上:
又《刑法志》曰:自黄帝有涿鹿之战以定火灾,颛顼有共工之阵以定水灾。唐虞之际,至治之极,犹流共工,放欢兜,窜三苗,殛鲧,然后天下服。夏有甘扈之誓,殷、周以兵定天下矣。天下既定,戢藏干戈,教以文德,而犹立司马之官,设六军之众,因井田而制军赋焉。天子畿方千里,提封百万井,出军赋六十四万井,戎马四万匹,兵车万乘,故称万乘之主。戎马车徒干戈素具,春振旅以蒐,夏拔舍以苗,秋治兵以狝,冬大阅以狩,皆以农隙以讲武事焉。连师比年简车,卒正三年简徒,群牧五载大简车徒,此先王为国立武足兵之大略也。
又曰:以仁义绥民者,无敌于天下也。至于齐桓、晋文之兵,可谓入其域而节制矣。然犹未本仁义之大统也。故魏、秦之武,锐不可以当桓、文之节制;桓、文之节制不可以当汤、武之仁义。故曰:善师者不阵,善阵者不战,善战者不败,善败者不亡。
又曰:夫文德者,帝王之利器;威武者,文德之辅助也。夫文之所加者深,则武之所服者大;德之所施者博,则威之所制者广。三代之盛,至于刑措兵寝者,以其本末有序,帝王之所极功也。
又曰:魏相曰:“救乱诛暴谓之义兵;敌加于己,不得已而起,谓之应兵;争忿小故不胜愤怒者谓之忿兵;利人土地货宝者谓之贪兵;恃国家之大、矜人民之众,谓之骄兵。
又曰:晁错上书云:“丈五之沟,堑车之水,堑音子廉反。陵阜崎岖,积石相接,此步兵之地,车骑五不当一。平原广泽,漫衍相属,此车骑之地,步兵十不当一。候视相及,川谷分限,此弓弩之地,刀楯三不当一。草木蒙茏,枝叶蔚茂,此矛鋋之地,长戟三不当一。穹崇险隘,阻厄相视,此刀楯之地,弓弩二不当一。

12 叙兵上:
《老子》曰:师之所处,荆棘生焉。大军之后,必有凶年。
又曰: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
又曰:是以君子居则贵左,故吉事尚左,丧事居右。是以偏将军处左,上将军处右。战胜,以丧礼处之也。
又曰:善为士者不武,善战者不怒。
又曰:天下有道,却走马以粪;天下无道,戎马生于郊。
又曰:以政治国,以奇用兵。

13 叙兵上:
《六韬》曰:用兵之道,使如疾雷,令民不及掩耳,卒电不暇瞑目。

14 叙兵上:
《古司马兵法》曰:古者,以义理之谓之正,治民、用兵、止乱、讨暴,必以义也。正不获意则权,权出于战,不出于仁也。分不均、求不胜谓之不获意。权,锤也,平轻重而为之功。以死易生,以危为宁,反复往来而以诈成,故曰不出于仁也。是故杀人安人,杀之可也。以杀止杀,可以生也。攻其国,爱其民,攻之可也。除民乱以去君害。以战去战,虽战可恃也。故仁见亲,义见悦,智见恃,勇见方,信见信。将有五材,民亲悦恃方而信之。故内得爱焉,所以守也。外得威焉,所以战也。利加于人则守固,威加于敌人则战胜也。
又曰:战道不违时,不历民病,所以爱吾民也。春夏兴师为违时。春兴师虏五谷,夏兴师伤人民。故役不逾时,寒暑不易服,饥疫不行,所以爱民也。不加丧,不因凶,所以爱夫其人也。敌有丧、饥、疫不加兵,爱彼民如己民。冬夏不兴师,所以兼爱彼民也。大寒甚暑,吏士懈倦。故国虽大,好战必亡;天下虽平,忘战必危。
又曰:天下既平,天子大凯。春蒐秋狝,诸侯振旅,秋治兵,所以不忘战也。
又曰:古者逐奔不过百步,纵绥不过三舍,是以明其礼也。不穷不能,而哀怜伤痛,是以明其仁也。成列而鼓,是以明其信也。争义不争利,是以明其义也。又能舍服,是以明其勇也。知始知终,是以明其智也。六德以时合教,以为民纪者,古之道也,自古之政也。仁、义、勇、智、信,民之本,随时而施,为民纲纪,古之所传政道也。
又曰:先王之治,顺天之道,设地之宜,官民之德,而正名治物。正者,正官名也。名正则可治之。立国辨职,立国治民,分守境界,各任其职也。以爵分禄。以爵位尊卑,职其禄秩也。诸侯悦怀,海外来服,服从已也。狱弭而兵寝,圣德之治也。
又曰:有虞氏不赏不罚,而民可用,至德也。夏后赏而不罚,至教也;殷罚而不赏,至威也;周以赏罚,德衰也。赏不逾时,欲民速得为善之利也;罚不迁列,欲民睹不善之害也。赏功不移晷,罚恶不列,所以劝善惩恶欲疾速者也。
又曰:夏后正其德也,未用兵之刃,故其兵不杂。设军不阵,敌服,故不用五兵。殷,义也,始用兵之刃矣。阵而不战。周,力也。尽用兵之刃矣。周不及虞夏之教,讨暴征乱战后胜。夏赏于朝,贵善也以德化也。。殷戮于市,威不善也。以刑禁也。周赏于朝,戮于市,劝君子,惧小人也。以赏进,以罚禁。三王章其德,一也。三王皆道德,文武随而施之,其致一也。
又曰:凡战,宽而观其虑,宽者,先以单弱示不能,以示敌变化,虑其利害得失所在也。进退以观其固,遣轻兵至敌所在,视察进退固备虚危处所也。危而观其惧,诈没危事,以知敌恐怖得失之势也。静而观其怠,敌静而不动,相视吏士知懈怠。动而观其疑,轻兵挑战,相视敌人,知其疑否也。袭而观其治。欲袭敌,先视其守备外内,什伍、器械,虚实治乱所在也。
又曰:凡战,以轻行,轻危;轻兵高林疾足,能追奔逐,比翼助进退,当须步曲什伍为卒,节度行止。轻兵,无轻重,故危之。以重行,重无功。重兵持坚固守,什伍不得进退,不得能利,故无功也。故战相为轻重。重兵主持坚固守,轻兵主追兵取利,相为用也。
又曰:民有勇心,惟敌之视;士卒勇锐,进退前后,离合左右,见胜利之形,惟敌所在,辄得其便也。民有畏心,惟北之视。士卒恐惧,各有嫌疑不求便利,怀其北心,当安稳教导,开示胜形,以服习之。两心交支,两利若一;两军相当,兵相支持,各求便利共事,一胜之势在两军间有道者得之也。两为之职,惟权之视。谓知已知彼,称轻重,量多少,度进退,知彼已虚实之所在也。
又曰:军旅以舒为主,舒则人力足,虽交兵致刃,徒人不趋,车不驰也。逐奔不逾列,是以不乱。军旅之固,不失行列之政,不绝人马之力,迟速无过诫命。军族政为坚固也,进退疾徐,从金鼓之声也。
又曰:军庸不入国,国庸不入军。军庸入国则民德废,国庸入军则民德弱。军国异庸,强弱殊任,故不相入,入则乱也。故在国言文而语温,在朝恭以逊,修己以待人,不召不至,不问不言,难进易退。此申叙国庸之宜。在军抗而立,在行遂而果,介者不拜,兵车不轼,城上不趋,危事不齿。此申致军庸之宜抗者,不待问也。意者有虑于事而为,不须令遂必也。果胜也,介者不拜,车不轼,骑不下,所以远屈而乱行也,上趋为惊众也。故礼与法,表里也;文与武,左右也。古者贤王明民之德,尽民之善,故无废德,无简民,赏无可生,罚无可杀也。民有一善处一事,故能尽民之善,无损德,民能堪其事,故赏罚无所施。
又曰:凡从奔勿息,敌或止于路,则虑之。追敌奔北无休懈,则敌于路旁设伏,当观察反复虑之,自警戒也。凡近敌都,必有进路,退必有反虑。深入敌地,必知进退便利道径,通塞利害所在,避实从虚也。
又曰:凡战,先则弊,后则慑。兵先举则劳,后起则士心不定而恐惧。选良次兵,是谓益民之强;选良者,择取劲勇有材者为前,当什伍相以接之死地及见胜则心专强之。弃任节食,是谓开民之意,自古之政也。任者,畜积器物焚储畜服御之具。节余粮战之曰不余食,示必死战也。开塞生意以专民心,此五帝三王用兵之道也。

15 叙兵上:
《曹公孙子兵法序》曰:操闻上古弧矢之利,《论语》“足食足兵”,《尚书》八政曰“师”,《易》曰:“师贞”,《传》云:“王赫斯怒”,黄帝、汤武咸用干戈为民也。用武者灭,用文者亡,夫差、偃王是也。圣贤之于兵也,戢而时动,不得已而用之。吾观兵书战策,孙武深矣。孙子者,齐人也,名武。为吴王阖闾作《兵法》一十三篇,试之妇人,卒以为将,西破强楚入郢,北灭齐、晋。后百馀岁,有孙膑,是武之后也。

16 叙兵上:
《孙子》曰:兵者,国之大事。校之以计,而索其情。谓下五事,彼我之情。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将,五曰法。道者,令人与上同意,谓导以教令也。故可与之死,可与之生,而人不畏危。危,疑也。言上有仁化于下,则能致命也。天者,阴阳寒暑时制。地者,远近险易广狭死生。言以九也,形势不同,因时制度也。将者,智信仁勇严。将宜五德备也。法者,曲帜制官道主用。部曲幡帜、金鼓之制。官者道者粮路主用,军费用也。凡此五者,将莫不闻,知之者胜,不知者不胜。
又曰:兵者,诡道,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言已实能用师,外示无法。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欲进而治去道,若韩信之袭安邑,陈舟监晋而度于夏阳是也。故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敌持实,须备之。强而避之,避其所长。怒而挠之,待其衰解。卑而骄之,引而劳之以利劳之。亲而离之,佚而劳之,以利劳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击其懈怠空虚也。此兵之胜,不可豫传。传,泄也。
又曰:凡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夫兴兵深入长驱,敌举国来服为上;次,兵击破得之为次。全军为上,破军次之。军四千人。全卒为上,破卒次之。上一千人,下五百人。全伍为上,破伍次之。百人至五人也。是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不战而屈人之兵者,善之善者也。夫不战而敌自屈服,上;兵代谋,敌始有谋,代之易也。
又曰:故用兵之法,十则围之,以十敌一则围之,是为智,等而兵利钓而客劲操,所以倍兵围下邳而生擒吕布也。倍则分之,以二敌一,二则为当一,术为奇。敌则能战,已为士众等差者,犹设奇伏以胜之也。少则能逃,高壁垒勿与敌战也。不若则能避之,引兵避之。故小敌之坚,大敌之擒也。小不能当大也。
又曰:凡治众如治寡,分数是也。部曲为分,什伍为数也。斗众如斗少,形名是也。旌旗曰形,金鼓曰名。三军之众可使必受敌而无败者,奇正是也。先出合战为当,后出为奇也。兵之所加,如以瑕投卵者,虚实是也。以实击虚也。
又曰:故善动敌者,形之,敌必从之;见羸形也。与之,敌必取之。以利动之,以卒待之。以利害动敌也。故善战者,求之于势,专在权也。不责于人,故能择人而任势。以势者权变明也。任势者,其战人也如转木石,木石之性,安则静,危则动,方则止,员则行。任势自然。故善战人之势如转圆石于万仞之山者,势也。
又曰:凡先据战地而待敌者佚,有余力地。后据战地而趍战者劳,故善战者致人而不致于人。能使敌人自至者,利之也。诱之以利。能使敌人不得至者,害之也。出兵所必趣,攻兵所必救。故敌佚能劳之,以利烦之。饱能饥之,绝其粮道。安能动之,出其所必趋也。使敌必。
又曰:兵形象水,水之行,避高而就下;兵之形,避实而击虚。故水因地而制形,兵因敌而制胜。故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与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势盛必衰,形露必败,能因敌变化胜之,若神。故五行无常胜,四时无常位,日有长短,月有死生。兵无常势,盈缩随敌也。
又曰:故不知诸侯之谋者,不能豫交;不知敌情谋者不能结交也。不知山林险阻沮泽之形者,不能行军;高而崇者为山,树木所聚者为林,坑堆者为险,一高一下为阻,水草渐洳为沮,泉水所归不流者为泽也。不用乡导者,不能得地利。故兵以诈立,以利动,以分合为变者也。兵一分一合,此敌为变。故兵疾如风,击虚空也。徐如林,不见利也。侵掠如火,疾如火也。不动如山,守山。难知如阴,似天阴不见外宿也。动如雷霆。
又曰:夜战多火鼓,昼战多旌旗,所以变人之耳目也。故三军可夺气,将军可夺心。左氏言: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谒也。是故朝气锐,昼气惰,暮气归。故善用兵者,避其锐气,击其惰归,此治气者也。以治待乱,以静待哗。此治心者也。以近待远,以佚待劳,以饱待饥,此治力者也。无邀正正之旗,无击堂堂之阵,此治变者也。正正高齐,堂堂者大。
又曰:用兵之法,高陵勿向,倍丘勿迎,丘阪勿迎,佯北勿从,锐卒勿攻,饵兵勿食,归师勿遏,怀归故能死战,不可击也。围师勿斗,司马法曰:兵三面,开其一面,示生路也。若敌专陆地必空一面以示其虚,欲使战守不周也。此用兵之法也。
又曰:故善用兵,譬如帅然;帅然者,常山之蛇也。击其首则尾至,击其尾则首至,击其中则首尾俱至。
又曰:践墨循敌,以决战事。行践规矩无常者也。是故始如处女,敌人开户;后如脱兔,敌不及矩。处女示弱,兔,往也。

17 叙兵上:
《吴子》曰:鼓鞞金铎所以威耳,旄麾旗章所以威目,禁令刑罚所以威心。三者不立,虽有国,必败于敌。故曰心威于形,不可不战。

18 叙兵上:
《管子》曰:夫为兵之数,存乎聚财、论工、造军器制器、兵器选士、政教、军中号令。服习、谓使习武艺。偏知天下、谓徧知其地形隘易,主将二拙,士卒勇怯。明于机数。此八者皆须,故兵未出境而无敌;八者悉备,然后能正天下。
又曰:凡民之所以守战而死而不德其上者,或守或战,虽复至死,不敢持之,以德于上则有数存于其间,以至此地。曰古者亲戚坟墓之所在也,一变。田宅富厚足也,二变。不然则州党与宗族足怀乐也,三变。不然则上之教训、习俗、慈爱之于民也厚无所往得之也,君之恩厚皆在于人无所他往,故得人致死。四变。不然则山林、泽谷之利足生也,五变。不然则地形险阻易守而难攻也,六变。不然则言罚严而可畏也,赏明而足劝也,七变。不然则有深怨于敌人也,八变。不然则有深于上也。功厚则禄多,故亦自为战而不得于君。九变。今恃不信之人而求以利,用不守之民而欲以固,将不战之卒而幸以胜,此兵之三暗也。

19 叙兵上:
《尉僚子》曰:凡兵者,羊肠亦胜,锯齿亦胜。兵重者如山林,轻者如燔如炮,如漏如溃,如堵垣压人也,云霓覆人也。
又曰:故兵止如堵墙,动如风雨,车不结辙,士不旋踵。此本战之道也,所以养民也。
又曰:城所以守战,战所以守城也。故务耕者其民不饥,务守者其民不危,务战者其地不围。三者,先王之本务也,而兵最急。

URN: ctp:n377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