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剑下》

Library Resources
1 剑下:
《吕氏春秋》曰:伍员如吴。过于荆,至江上,欲涉,见一丈人刺小船方将渔,从而请焉。丈人度之。已绝江,问其名族则不肯告。解其剑以与丈人,曰:“千金剑也,愿献之丈人。”丈人不受,曰:“荆国之法得伍员者爵执圭,禄万石,金千镒。昔者子胥过吴,尚犹不取,今我何用子之千金剑为乎?”伍员过于吴,使人求之江上,则不能得。每食必祭之,祝曰:“江上之丈人,天地至大矣!将奚不有,名不可得而闻,身不可得而见?”
又曰:相剑者曰:“白所以为坚也,黄所以为纽也,黄白杂则坚且纽,良剑也。”难者曰:“白所以不为纽也,黄所以不为坚也,黄白杂则不坚且不纽。又柔则锩,坚则折,剑折且锩,焉得为利剑?”剑之精未革,而或以为良,或以为恶,说使之也。故有以聪明听说,则妄说者止;无以聪明听说,则尧桀无别矣。此忠臣之所患,贤者之所以废也。
又曰:荆有次非者,一作佽。得宝剑于干遂。干遂,邑名。还反涉江至于中流,有两蛟夹绕其船。次非谓舟人曰:“汝尝见两蛟夹舟而舟中之人有全活者乎?”舟人曰:“未之见也。”次非曰:“若如是,吾固江中腐肉朽骨耳,弃剑而已,余何爱焉。”遂攘臂祛衣,拔剑赴江刺蛟,杀之而复上,舟中之人皆获全。荆王闻之,仕以执圭。《周礼》“侯执信圭。”楚以次非为勇武侯。孔子闻之,曰:“腐肉朽骨犹能除害,见几哉!”
又曰:剑不徒断,车不自行,或使之也。
又曰:楚人有人涉江者,其剑自舟中坠于水,遽契其舟。曰:“是吾剑之所从坠也。”舟止,从其所契者入水求之。舟已行矣,而剑不行,求剑若此,不亦惑乎。

2 剑下:
《龙鱼河图》曰:流洲在西海中,地方三千里,上多山川,积石名为昆吾石。冶其石为铁作剑,光明照洞如水精,以割玉如土。
又曰:剑名飞杨。

3 剑下:
《山海经》曰:蛟鱼皮有珠文而坚,可以饰刀剑口。
又曰:汲郡冢中得铜剑一枚,长三尺五寸。今所名干将剑。明古者通以锡铜为兵器。
又曰:有君子之国,其人衣冠带剑。

4 剑下:
《广雅》曰:断蛇、鱼肠、纯钩、燕支、蔡偷、属镂、千胜、堂溪、墨阳,并剑名也。

5 剑下:
周迁《舆服杂事》曰:剑所从来久矣,其后惟朝服带剑。晋朝代之以木,贵者玉饰首,贱者以蚌、金、银、玳瑁为雕饰。

6 剑下:
张敞《晋东宫旧事》曰:太子仪饰有玉头剑。

7 剑下:
《古今注》曰:吴大帝的宝剑六,一曰白虹,二曰紫电,三曰辟邪,四曰流星,五曰青冥,六曰百里。

8 剑下:
《十洲记》曰:流洲在西海中,上有山川,积石为昆吾。冶其石成铁作剑,光明照如水精状,割玉如泥。

9 剑下:
《汉武内传》曰:王母带分景之剑,上元夫人带流黄择精之剑。

10 剑下:
《神仙传》曰:真人去世,多以剑代形。五百年后,剑亦能灵化。其验矣。

11 剑下:
《西京杂记》曰:汉高祖斩蛇剑以七彩珠、九华玉为饰,五色琉璃为匣,刃上常如霜雪,光景照外。开囊拔鞘,辄有风气射人。

12 剑下:
《拾遗记》曰:颛顼高阳氏有画影剑,腾空剑,若四方有兵,此剑则飞赴指其方则克。未用时,在匣中常如龙虎吟。
又曰:越王勾践使工人以白牛白马祀昆吾山神,以成八剑。一名掩日,以之指日则日光昼暗。金者阴物也,阴盛则阳灭。二曰断水,画水开即不合。三曰转魄,指月蟾兔为之倒转。四曰悬剪,飞鸟游遇触其刃如斩截焉。五曰惊鲵,以之沉海,鲸鲵为之深入。六曰灭魂,扶以之夜行,不遇魑魅。七曰却邪,有妖魅见之则止。八曰真刚,以之切玉断金,如刻削土木矣。以应八方之气也。

13 剑下:
雷次宗《豫章记》曰:吴未亡,恒有紫气见于牛斗之间。占者以为吴方兴,惟张华以为不然。及平,此气愈明。张华闻雷孔章妙达纬象,乃要宿,屏人问天文将来吉凶。孔章曰:“无他象,惟牛斗之间有异气,是宝物之精,上彻于天耳。”“此气自正始嘉平至今日,众咸谓孙氏之祥,惟吾识其不然。今闻子言,乃玄与吾同。今在何郡?”曰:“在豫章丰城。”张遂以孔章为丰城令。至县,移狱掘深二丈得玉匣,长八九尺,开之得二剑,一龙渊,二即太阿。其夕牛斗气不复见。孔章乃留其一,匣龙渊而进之。剑至,张公于密室发之,光焰鞾韡,焕若电发。后张遇害,此剑飞入襄城水中。孔章临亡,诫其子恒以剑自随。后其子为建安从事,经浅濑,剑忽于腰中跃出。初出犹是剑,入水乃变为龙,逐而视之,见二龙相随而逝焉。孔章曾孙穆之犹有张公与其祖书反复,桑根纸古字。县后有掘剑窟,方广七八尺。

14 剑下:
《搜神记》曰:东越门中有岭高数十里,下北隰中有大蛇,长七八丈,大十馀围。常病都尉及长吏。下梦巫觋,欲得童女。常八月朝祭送,蛇辄吞之,已用九女。李诞有小女名寄,应募而行。乃请好剑、咋蛇犬,作数斛米糍,蜜灌之,以置穴口。蛇出,头大如囷,目如二尺镜,先啖糍蜜。寄便放犬咋蛇,以剑斫杀。得九女髑髅。越王乃娉寄为后。
又曰:会稽贺瑀字彦琚,得疾不知人,惟心下温。二日苏,云:“吏以将上天,入曲房,房中有层架,其上层有印,中层有剑,使瑀惟意所取。而短不及上层,取剑而出。门吏曰:‘恨不得印,可策百神,剑惟得使社公耳。’”

15 剑下:
《异苑》曰:吏惠帝元康三年,武库火,烧孔子屐、高祖斩白蛇剑、王莽头等三物。中书监张茂先惧难作,列兵陈卫,咸见此剑穿屋飞出,莫知所向。

16 剑下:
《辛氏三秦记》曰:三月三日,秦昭王置酒河曲,有神人自泉而出,捧水心剑,曰:“令君制有西夏。”

17 剑下:
《老子》曰:服文彩,带利剑。
又曰:善摄生者兵无所容其刃。

18 剑下:
《庄子·说剑篇》曰:昔赵文王喜剑,剑士侠门而客三千馀人,日夜相击于前,死伤者岁百馀人,好之不厌,如是三年国衰,诸侯谋之。太子悝患之,募左右曰:“孰能说王之意,止剑士者奉千金。”左右曰:“庄子能。”太子奉千金,庄子弗受,与使者皆往见太子曰:“闻太子欲用周者绝王之喜好也。”太子曰:“然。吾王所见者惟剑士也。”庄子曰:“诺。周善为剑。”太子曰:“吾王所好剑士也。蓬头突鬓,垂冠缦胡之缨,短后之衣,瞋目而语难,王见说之。今夫子必儒服见王,事必大逆。”庄子请治剑服。三日,太子乃见王。王脱白刃待之。庄子入殿门不趋,见王不拜,王曰:“子欲何以教寡人,使太子先焉?”曰:“臣闻大王喜剑,故以剑见王。”王曰:“子之剑何能禁制。”曰:“臣之剑十步一人,千里不留行。”王大悦,曰:“天下无敌矣。”庄子曰:“夫为剑者,示之以虚,开之以利,后之以发,先之以至,愿得试之。”王曰:“夫子休,就舍待命,设戏请夫子。”王乃校剑士,七日七夜死伤者六十馀人,得五六人,使捧剑于殿下,乃召庄子。王曰:“今日使剑士交剑。”庄子曰:“望之以久矣。”王曰:“夫子御杖长短如何?”庄子曰:“臣之所奉皆可,臣有三剑,惟王所用,请先言而后试。”王曰:“愿闻三剑。”曰:“有天子之剑,有诸侯之剑,有庶人之剑。”王曰:“天子之剑何如?”曰:“天子之剑以燕溪石城为锋,齐岱为锷,晋卫为脊,周宋为镡,韩魏为铗,苞以四夷,裹以四时,统以渤海,带以常山,制以五行,论以刑德,开以阴阳,持以春夏,行以秋冬。此剑直之无前,举之无上,按之无下,运之无旁,上决浮云,下绝地纪。此剑一用匡诸侯,天下服矣。此天子之剑也。”文王茫然自失,曰:“诸侯之剑何?”曰:“诸侯之剑以智勇士为锋,以清廉士为锷,以贤良士为脊,以忠圣士为镡,以豪杰士为铗。此剑直之亦无前,举之亦无上,按之亦无下,运之亦无旁。上法圆天以顺三光,下法方地以顺四时,中和人意以安四乡。此剑一用如雷电之震也,四封之内无不宾服而听从君命者。此诸侯之剑也。”王曰:“庶人之剑如何?”曰:“庶人之剑蓬头突鬓,垂冠缦胡之缨,短后之衣,瞋目而语难,相击于前,上斩颈颔,下次肝肺。此无异斗鸡,一旦命已绝矣,无所用于国事。今大王有天子之位,而好庶人之剑,臣窃为大王薄之。”王乃牵而上殿,宰人上食,王三环之。庄子曰:“王安坐定气,剑事毕矣。”于是,文王不出宫三月,剑士皆伏毙其处矣。
又曰:干越之剑,匣而藏之,不敢轻用,宝之至也。
又曰:大冶铸金,金踊跃曰:“我必为镆耶。”

19 剑下:
《列子》曰:魏黑卯以匿嫌杀丘邴章,匿嫌,私恨也。邴章之子来丹谋复父仇,而丹气甚猛,其形甚露。露,羸。耻假力于人,誓以手剑。而黑卯力抗百人,非人类也。其视来丹犹雏鷇也。来丹之友申抱曰:“子怨黑卯至矣,黑卯之易子过矣,将奚谋焉?”来丹垂涕曰:“愿子为我谋。”申抱曰:“吾闻卫孔周其祖得殷之宝剑,一僮子服之,却三军之众。奚不请为?”来丹适卫,见孔周,执仆礼,请先纳妻子,后言所欲。周曰:“吾有三剑,惟子所择,而皆不能杀人。且先言其状:一曰含光,视之不可见,运之不知,其所触,泯然无际,经物而不觉。二曰承影,将旦昧爽之交,日夕昏明之际,北面察之,淡淡焉若有物存,莫识其状。其触物也,窃然有声,经物而物不疾。三曰宵练,昼则见影而不见光,夜方见光而不见形。其触物,騞然而过,騞,音霍虢切。随过随合,觉疾而不血刃。此三宝剑,传之十三世矣,而无施于事,不能害物。匣而藏之,未尝启封。”来丹请其下者,孔周乃归其妻子,跪而授其下剑。丹再拜受之。执剑从黑卯。黑卯醉,偃卧牖下,自颈至腰三斩,黑卯不觉。丹以黑卯死,趣而退。遇卯子于门,又击之三下,如接虚。卯子方笑。丹知剑不能煞人也,叹而归。卯醒,怒妻子曰:“醉而覆我,使我嗌疾而腰急。”其子曰:“丹之来。过于门。三招我。亦使我体疾而支强。彼其厌我哉?”
又曰:宋有兰子者以数干宋元君,弄七剑迭跃之,五剑常在空中。元君大惊,立赐金帛。
又曰:周穆王征西戎,戎献昆吾之剑,赤刀切玉如切泥。

20 剑下:
《管子》曰:昔葛大卢之山发而出金,蚩尤受而制之,以为剑铠,此剑之始也。
又曰:羽剑珠饰者,斩生之斧也。

21 剑下:
《墨子》曰:良剑期乎利,不期乎莫耶。

22 剑下:
《孙卿子》曰:干将莫耶。巨阙辟闾。皆古之良剑也。

23 剑下:
《尉缭子》曰:吴越临战,左右进剑。

24 剑下:
《吴子》曰:夫提鼓挥捊,临难决疑,接兵用刃,此将军也。一剑之任,非将军事也。
又曰:一贼铗剑击于市,万人无不触辟者。臣以为非一人独勇,一市万人皆不肖。

25 剑下:
《尸子》曰:水试断鹄雁,陆试断牛马,所以观良剑也。

26 剑下:
《燕丹子》曰:荆轲左手把秦王袖,右手椹音砧。其胸。秦王曰:“今日之事从子计耳。乞听琴声而死。”召姬人鼓琴,声曰:“罗縠单衣可裂司德状拜二而绝,八尺屏风可超而越,鹿卢之剑可负而拔。”王于是奋袖超屏风而走,荆轲掷剑中铜柱焉。

27 剑下:
《淮南万毕术》曰:拔剑倚户,儿不夜惊。
又曰:夫淳剑鱼肠之始,下夫击则不能断,刺则不能入。高诱注曰:鱼肠,文绕屈譬若鱼肠。
又曰:剑工惑剑之似莫耶者,惟欧冶能名其种。欧冶,良工也。玉工眩玉之似碧卢者,惟猗顿不失其情。碧卢,或作武夫。猗顿,鲁之富人,能知玉理,不失其情也。

28 剑下:
《抱朴子》曰:欧冶不能铸铅锡为干将。

29 剑下:
《符朗子》曰:符朗弃千金之剑,抱朴子趋曰:“何夫子弃大而存小乎?”符朗不应。

30 剑下:
《贾子》曰:古者天子二十而冠,带剑。诸侯三十而冠,带剑。大夫四十而冠,带剑。隶人不得冠,庶人不带剑。

31 剑下:
《亢苍子》曰:蜚景之剑,威集白日,气成紫霓,以之封获,则刀劂俱卫切。刃也无择,蜚景,神剑也。劂,镰也。神剑虽利,以之获稻,犹同于镰刀者也。及夫凶邪流毒沸渭不靖,加之运掌之上,千里之内不留行矣。凶邪流毒,湿疫之气也。此神剑之能辟凶邪,故威光所行,千里之内未尝留止者也。

32 剑下:
宋玉《大言赋》曰:长剑倚天外。

33 剑下:
班固《幽通赋》注曰:卫灵太子蒯聩为无道,好带长剑,长一丈。公炼乃作短者,长一尺。公知不可以传国,乃逐之。

34 剑下:
《魏都赋》曰:剑则流彩之珍,素质之宝,或虹蔚波映,或龟文龙藻,服之可以威百蛮,指麾可以开昏扰。

35 剑下:
《古诗》曰:腰中鹿卢剑,可直千万馀。《博物志》曰:剑后鹿卢名曰属镂。
又曰:何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

36 剑下:
班固诗曰:宝剑直千金。
又曰:延陵轻宝剑。

37 剑下:
曹子建诗曰:拊剑西南望。

38 剑下:
江文通诗曰:倚剑临八荒。

39 剑下:
宋鲍昭诗曰:双剑将别离,先在匣中鸣。雌沉吴江里,雄飞入楚城。吴江深无底,楚关有崇扃。一为天地别,岂直限幽明。神物终不隔,千祀倘还并。

40 剑下:
梁吴均《咏宝剑诗》曰:我有一宝剑,出自昆吾溪。照人如照水,切玉如切泥。锷边霜凛凛,匣上风凄凄。寄语张公子,何当来见携。

41 剑下:
梁崔鸿《咏剑诗》曰:宝剑出昆吾,龟龙夹采珠。五精初献术,千户竟论都。匣气冲牛斗,山形转鹿卢。欲知天下贵,持此问风胡。

42 剑下:
曹植《七启》曰:步光之剑,越剑名。华藻繁缛。饰以文犀,雕以翠绿。缀以骊龙之珠,错以荆山之玉。陆断犀象,未足称隽。随波截鸿,水不渐刃。

43 剑下:
张景阳《七命》曰:楚之阳剑,欧冶所营。阳,剑名也。耶溪之挺,赤山之精。销逾羊头,羊头骨销之也。镤以锻成。乃炼乃铄,万辟千灌。皆销练名。丰隆奋椎,飞廉扇炭。神气化成,阳文阴缦。既亦流绮星连,浮彩艳发,光如散电,质如曜雪,霜锷水凝,冰刃霜洁,形冠豪曹,名珍巨阙。指郑则三军白首,麾晋则千里流血。岂徒水截蛟鸿,陆洒奔驷。断浮翮以为三,绝重甲而称利。
又曰:。若其形震薛烛,光骇风胡,价兼三乡,声贵两都。或驰名倾秦,或夜飞去吴,功冠万载,威曜无穷。挥之者无前,拥之者身雄。可以从服九国,横制八戎,爪牙景附,函夏承风,此盖希代之神兵也。

44 剑下:
《楚辞》曰:执堂溪堂溪,剑名。以拂蓬,秉干将以割肉。
又曰:抚长剑兮玉珥。珥,剑也镡。
又曰:余玄好此奇服,年既老而不衰。带长铗之陆离,冠青云之崔巍。高貌。

45 剑下:
后汉公孙瑞《剑铭》曰:天生五才,金德惟刚。从革作辛,含景吐商。辨物利用,勋伐弥彰。暨彼良工,欧冶干将。爰造宝剑,巨阙墨阳。精通皓灵,获兹休祥。剖山竭川,虹霓消亡。昭威耀武,震动遐荒。楚以定霸,越以取强。

46 剑下:
晋裴景声《文身剑铭》曰:器以利显,实以名举。长剑耿介,体文经武。陆断玄犀,水截轻羽。九功斯像,七德是辅。

47 剑下:
晋张协《太阿剑铭》曰:太阿之剑,世载其美。淬以清波,敛以越石玄。如玉斯曜,若景在水。不运自肃,率土从轨。

48 剑下:
梁简文帝《谢敕赉方诸剑等启》曰:才发玉函,雕奇溢目。始开牙捡,丽饰交陈。已疋丹霞之晖,乍比青云之制。身文且贵,器用惟宜。寒暑兼华,左右相照。

49 剑下:
梁沈约《为东宫谢敕赐孟尝君剑启》曰:田文重气殉名,四豪莫及。宝剑雄身,故能威陵秦楚。人高事远,遗物足奇。谨加玩服,以深存古。

URN: ctp:n3794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