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关注我们,随时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关注我们,随时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关注我们,随时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关注我们,随时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简体字版

《刀上》

电子图书馆
1 刀上:
《释名》曰:刀,到也。以斩伐到其所,乃击之也。其末曰锋,言若锋刺之毒利也。其本曰环,形似环也。其室曰削,削,峭也。其形峭壳,裹刀体也。室口之饰曰琫,捧,捧也。捧来口也。下末之饰曰㻫,㻫,卑也;在下之言也。短刀曰拍髀,带时拍体旁也。
又曰:露拍,言露见也。佩刀,在佩旁之刀也。或曰容刀为刀形,而几刃,备容仪而已。剪刀,剪进前也。书刀,给书简札有所刊削之刀也。封刀、铰刀,皆随时名之也。

2 刀上:
《说文》曰:刀,兵也。象形也。咢刂五各切。刀,剑刃也。削髀也。欹劂,曲刀也。鞞,布顶切。剞,居绮切。劂,居卫切。

3 刀上:
《字林》曰:琫,佩刀下饰也。天子以玉,诸侯以金。,佩刀饰也。

4 刀上:
《太公兵法》曰:刀之神名曰脱光。

5 刀上:
《尚书》曰:赤刀,大训、弘璧、琬琰,在西序。孔安国注曰:宝刀、赤刀,削也。大训、虞书也。

6 刀上:
《诗》曰:执其鸾刀。
又曰:何以舟之?维玉及瑶,鞞琫容刀。舟,带也。

7 刀上:
《礼记》曰:割刀之用,鸾刀之贵,贵其义也。

8 刀上:
《左传》曰:子皮欲使尹何为宰,子产曰:“犹未能操刀而使割也。”

9 刀上:
《谷梁》曰:孟劳,鲁之宝刀也。

10 刀上:
《论语》曰:孔子之武城,闻弦歌之声。夫子莞尔而笑曰:“割鸡焉用牛刀。”

11 刀上:
《春秋繁露》曰:礼之所为兴也。刀之在右,白虎之象也。

12 刀上:
《春秋演孔图》曰:八政不中,则天雨刀。

13 刀上:
《史记》曰:郭解姊子负解之势与人饮,使之釂,子削切。非其任,强灌之。人怒,拔刀刺杀解姊子,亡去。

14 刀上:
《汉书》曰:昭帝遣李陵故人陇西任立政等三人俱至匈奴招陵。立政等至,单于置酒赐汉使者,李陵、卫律皆侍坐。立政等见陵未得私语,即目视陵而数自循其刀环握其足。阴谕之言可归汉也。
又曰:龚遂为渤海太守,民有带持刀剑者,使卖剑买牛,卖刀买犊。可为带牛而佩犊者也。
又曰:盖宽饶奏事,上以为怨谤,下吏。宽饶引佩刀自刭北阙下,众莫不怜之。
又曰:李广利为贰师将军,征大宛。军中无水,拔佩刀刺山,飞泉涌出。
又曰:王尊为东平王相,王曰:“愿观相国佩刀。”尊前引刀视王。

15 刀上:
《后汉书》班固与弟超书曰:窦侍中遗仲升楚腾陵错横刀王岁𤽁音皂。削一枚,金错半垂刀一枚。
又曰:河南尹朱隽为董卓陈军事,卓折隽曰:“我百战百胜,决之于心,卿勿妄说,且污我刀。”

16 刀上:
《续汉书·舆服志》曰:佩刀乘舆,黄金通身,雕错半蛟,鱼鳞金染,错雌黄,室五色。诸侯黄金错环,狭半杖墨室。公卿百官皆淳墨不半枚。小黄郎雌黄室。中黄门郎朱室。童子皆虎爪文。虎贲黄室虎文。其将白虎文。皆以白珠蛟为标口之饰,乘舆加翡翠山纡缨其侧。

17 刀上:
谢承《后汉书》曰:丹阳方储为郎中。章帝使文郎居左,武郎居右,储正住中曰:“臣文武兼备,在所用施。”上嘉其才,以繁乱丝付储使理之。储拔佩刀三断之。对曰:“反经任势,临事宜然。”
又曰:应奉得赐金错把刀。

18 刀上:
《东观汉记》曰:朱晖字文季,年十三,与舅母家属入宛城。道遇贼,欲夺妇女衣。晖拔刀曰:“钱物可得,诸母衣不可夺。今日朱晖死也。”贼义之,笑曰:“童子内刀。”遂放遣。
又曰:赐邓遵金对鲜卑绲带一具,金错刀五十,辟把刀、墨再屈环横刀、金错屈尺八佩刀各一。
又曰:祭遵袭略阳,遣护军王忠皆持卤刀斧伐树开道,至略阳,袭隗嚣。
又曰:班超曰:“臣乘圣威神,出万死之志,冀立铅刀一割之用。”
又曰:马严为陈留太守。建初中,严病,遣功曹吏李龚奉章诣阙。上亲召见袭,问疾病形状,以黄金十斤,佩刀、书刀、革带付袭赐严,遣太医送方药。
又曰:张步攻耿弇营,飞矢中弇股,以佩刀截之,左右无知者。

19 刀上:
《献帝春秋》曰:越骑校尉汝南伍孚忿董卓无道,欲身自杀之,挟佩刀诣卓。孚语毕辟出,卓至閤执手,孚因引刀刺卓。卓多力,却不中。即杀孚。

20 刀上:
《英雄记》曰:董卓谓袁绍曰:“刘氏种不足复遗。”绍勃然曰:“天下健者岂惟董公?”横刀长揖径出,悬节于上东门而奔冀州。

21 刀上:
《汉魏春秋》曰:刘琮乞降,不敢告备,备亦不知。久而觉之,遣所亲问琮。琮令宋忠诣备宣白。是时曹公在宛,备乃惊骇,谓忠曰:“卿诸人作事如此,不早相语,今祸至告我,不亦大剧乎!”引刀向忠曰:“今断卿头,诚不足以解忿,亦耻大丈夫,临别复杀卿辈也。”

22 刀上:
《魏志》曰:王祥事后母至孝。后母嫉之,伺祥卧以刀斫之,值祥出外,持刀斫著被。祥知,不言如故。
又曰:许褚从讨袁绍于官渡时,常从士徐他等谋为逆,以褚常侍左右,惮之不敢发。伺褚休下日,他等怀刀入。褚至下舍,心动即还侍。他等不知,入帐见褚,大惊愕。他色变,褚觉之,即击杀他等。太祖益亲信之,出入同行,不离左右。
又曰:典韦,陈留人。形貌魁梧,膂力过人,好节侠。襄邑刘氏与睢阳李礼为仇,韦为报之。礼故富春长,备怨甚谨。韦乘车载鸡酒伪为候者,门开,怀匕首入杀礼,并杀其妻。徐出取车上刀戟步去。礼居近市,一市尽骇。追者数百,莫敢近之。

23 刀上:
魏武帝令曰:往岁作百辟刀五枚,适成,先以一与五官将。其馀四,吾诸子中有不好武而文学,将以次与之。

24 刀上:
《吴志》曰:孙坚至钱塘,会海贼掠贾人。坚行操刀上岸,以手东西指麾,若分部人兵以逻遮收贼。贼望见以为官兵捕之,即委财物散走。
又曰:孙权以公孙渊称蕃,遣张弥、许晏至辽东拜渊为燕王。张昭谏切,权不能堪,按刀而怒曰:“吴国士人入宫则拜孤,出宫则拜君。孤之敬君,亦为至矣。而数于众折孤,孤常恐失计。”昭熟视权曰:“臣虽知言不见用,而每竭愚忠者,诚以太后临崩呼老臣于床下,遗诏顾命之言故耳。”因泣涕横流。权掷刀置地,与昭对泣。

25 刀上:
《吴书》曰:凌统怨甘宁杀其父操。宁常备,统不得雠之。尝于吕蒙舍,会酒酣,统乃以刀舞。宁起曰:“宁能双戟舞”。蒙曰:“宁虽能,未若蒙之巧也。”因操刀持盾以身分之。后权知统意,因令宁将兵徙屯。

26 刀上:
《江表传》曰:孙权拔刀斫前奏案曰:“诸将吏敢复有言当迎曹操者,与此案同。”

27 刀上:
《蜀志》曰:初,孙权以妹妻先主。妹才捷刚猛,有诸兄风。侍婢百馀人,皆亲执刀侍立。先主每入,心常懔懔。

28 刀上:
王隐《晋书》曰:卫瓘监军。护军锺会素与瓘至厚,坐则同床,行则同舆。会书板上欲杀胡烈等示瓘,瓘言不可。会自削弃,反问瓘何许闻消息,相疑益露。瓘厕上见烈,故给使令出语三军。会逼瓘不得议定。经宿不眠,各横刀膝上。

29 刀上:
陆机《晋书》曰:王浚之在巴郡也,梦悬四刀于其上,甚恶之。浚主簿李毅拜贺曰:“夫三刀为州,而见四刀为益,一也。明府其临益州乎?”后果为益州。

30 刀上:
《晋中兴书》曰:初,魏徐州刺史任城吕虔有佩刀。工相之,以为必三公可服此刀,虔谓别驾王祥曰:“茍非其人,刀或为害,卿有公辅之量,故以相与。”祥始辞之,固强乃受。祥为司空,祥死之日,以刀授弟览曰:“吾儿皆凡,汝后必兴,足称此刀,故以相与。”览后奕世贤兴于江东。
又曰:孙恩者亦名灵秀,琅琊人。孙秀族也。世奉事北斗之道。恩叔泰,字敬远,师事钱塘杜子恭弟子。子恭有秘术,尝就人借瓜刀,其主求之,子恭曰:“当送相还。”刀主行至嘉兴,有鱼跃入船中,破鱼得瓜刀。其为神效往往如此。
又曰:郭翻,武昌人,坠刀于水,路人为取。翻仍以与之。路人不取,至于三四,固辞。翻曰:“尔尚不取,我岂能复得?”路人曰:“我若取此,将为天地鬼神之所责矣!”翻知其终不受,复沉刀于水。路人怅然,乃复惊没为取之。翻于是不逆其意,十倍刀价与之。其廉不受惠,皆此类矣。

31 刀上:
《晋书》曰:元帝以刘琨为侍中太尉,其馀如故,并赠名刀。琨答曰:“谨当躬自执佩,馘截二虏。”

32 刀上:
又《载记》曰:慕容翰北投宇文归,既而逃还,归乃遣劲骑百馀追之。翰遥谓追者曰:“吾既思恋而归,理无反面。吾之弓矢,汝曹足知,无为相逼自取死也。汝可百步竖刀,吾射中者,汝便宜反,不者可来前也。”归骑解刀竖之,翰一发便中刀环,追骑乃散。
又曰:赫连勃勃以叱干阿利领将作大匠,发岭北夷夏十万人,于朔方之北、黑水之南营起都城。勃勃自言:“朕方统一天下,君临万邦,可以统万为名。”阿利性尤工巧,然残忍刻暴,乃蒸土筑城。锥入一寸即杀作者而并筑之,勃勃以为忠,故委营缮之任。又造五兵之器,精锐尤甚。既成呈之,工匠必有死者。射甲不入,即斩弓人;如其入也,便斩铠匠。又造百炼刚刀,为龙雀大环,号曰“大夏龙雀”,铭其背曰:“古之利器,吴楚湛卢。大夏龙雀,名冠神都。可以怀远,可以柔逋。如风靡草,威服九区。”世甚珍之。复铸铜为大鼓,飞廉,翁仲、铜驼、龙兽之属,皆以黄金饰之,列于宫殿之前。凡杀工匠数千,以是器物莫不精丽。

33 刀上:
萧子显《齐书》曰:世祖武皇帝讳颐,字宣远。不豫,徙御延昌殿。乘舆始登阶,而殿屋鸣咤。上恶之,诏曰:“我识灭之后,身上著画天衣,纯乌犀导。常所服身刀长短二口铁环者,随我入梓宫。”

34 刀上:
《北齐书》曰:綦毋怀文造宿铁刀,其法:烧生铁精以重柔铤,数宿则成钢。以柔铁为刀脊,浴以五性之溺,淬以五特之脂,斩甲三十札。今襄国冶家所铸宿铁柔铤,是其遗法也。作刀犹甚快利,但不能截三十札耳。

35 刀上:
《梁书》曰:席阐文为西中郎中兵参军领城扃,梁武帝之将起兵,阐文劝颖曹同焉,仍遣客田祖恭私报帝,并献银装刀。帝报以金如意。

36 刀上:
《梁书》曰:韩子高,会稽山阴人也。家本微贱。侯景之乱,寓都下。景平,陈文帝出守吴兴,子高年十六,为总角,容貌美丽,状似妇人,于淮渚附部伍寄载还乡里。文帝见而问曰:“能事我乎?子高许诺。子高本名蛮子,帝改名子。性恭谨,恒执备身刀。

37 刀上:
《唐书》曰:李嗣业,京兆高陵人也。身长七尺,壮勇绝伦。天宝初,随募至安西,频经战斗。于时诸军初用陌刀,业善用之,每为队头,所向必陷。
又曰:王及善,初除右千牛卫将军。高宗曰:“朕以卿忠谨,故与卿三品要职。他人非搜辟不得至朕所,卿佩大横刀在朕侧,知此官贵否?”

38 刀上:
《河图》曰:怪目、勇敢、重瞳,天雨刀,楚之邦。宋均注曰:项羽。

39 刀上:
《遁甲开山图》曰:神芝五色,生于名山之阴,五色云气覆之。其味甘苦,以铜刀收之。
又曰:霍山有玉石,芝生大石上。万人牵,终不拔,以竹刀割之即断。

40 刀上:
太公《六韬》曰:大橹刀重一斤,长四尺,三百枚。

41 刀上:
傅咸《奏事》曰:尚书旧奏给介士二百人,人给大铜口刀各一枚。

42 刀上:
《博物志》曰:《周书》云:“西域献火浣布,昆吾氏献切玉刀。”浣布污,烧之则洁。切玉刀,切玉如泥。一云:切玉如虫葛蜜。布,汉魏世有献者,刀则未闻。

43 刀上:
崔豹《舆服注》曰:吴大皇帝有宝刀三,一曰百炼,二曰青犊,三曰漏影。

44 刀上:
《拾遗记》曰:帝解鸣鸿刀赐东方朔,朔曰:“此刀,黄帝时采首阳之金铸为此刀。雄者已飞,雌者独在。”一出洞冥记。

45 刀上:
《林邑记》曰:林邑王范文,先是夷奴。初,牧牛洞中,得鲤鱼。私将还,欲食之。其主捡求,文恐。因曰:“将砺石还,非鱼也。”主往看,果是石。文知异,看石有铁,铸石为两刀,咒曰:“鱼为刀,若斫石入者,文当为此国王。”斫石即入,人情渐附之。

46 刀上:
裴渊《广州记》曰:石林竹劲利,削为刀,切象皮如纤茅。

47 刀上:
杨泉《物理论》曰:古有阮师之刀,天下之所宝贵也。阮之作刀,受法于金精之灵。七月庚辛,见金神于冶监之门,其人光泽炜耀。向而再拜。神执其手曰:“子可教也。”阮致之闲宴设馔而问焉。神教以水火之齐,五精之陶,用阴阳之候,取刚软之和。行其术三年,作刀千七百七十口,而丧其明。其刀平背、狭刃、方口、洪首,截轻微绝丝发之系,斫坚刚无变动之异。世不惜百金精求,不可得也。其次有苏家刀,虽不及阮家,亦一时之利器也。次有阳纪,赵、青间皆不能继。

48 刀上:
虞喜《志林》曰:古人铸刀,以五月丙午取纯火精,以协其数也。

49 刀上:
魏武帝《内戒令》曰:百炼利器,以辟不祥、摄服奸宄者也。

50 刀上:
《搜神记》曰:宫亭湖孤石庙,有估客下都经其下,见二女子,云:“可为买两量丝履,自厚相报。”估客至都,市好丝履并箱盛之,自市一书刀亦在箱中。既还,以箱及香置庙中而去,忘取刀。湖中正汛,忽有鲤鱼跳入船中,破鱼得刀。

51 刀上:
祖台之《志怪》曰:廷尉徐元礼嫁女,从祖与外兄孔正阳共诣徐家。道中有土墙,见一小儿裸身,正赤手持刀,长五六寸,坐墙上,磨甚駃,独语。因跳车上曲兰中坐,反覆视刀,辄舐之,至徐家门前桑树下,又跳下坐灰中,复更磨刀。日晡,新妇就车中,见小儿持刀入室便刺新妇。新妇应刀而倒。扶还,解衣视小腹紫色如酒盘大,有顷便亡。鬼子出门舞,刀上有血,涂桑树,火燃,斯须烧尽。

52 刀上:
《神异经》曰:南荒之中有如之何树,三百年作华,九百岁作实。实有核,形如枣。子长五尺,金刀割之则饴,木刀割之则辛,食之得地仙。

53 刀上:
《列仙传》曰:丁次卿者,不知何许人也。汉顺帝卖刀辽东市时,人名之丁氏次卿,有宝刀。

54 刀上:
《神仙传》曰:蜀人李阿,传世不老。有古强者随阿入青城山,恐有虎狼,取父大刀。阿见而怒,取强刀以击石,刀折败。强窃忧刀败,阿复取刀,左右击地,刀复如故,还强也。

55 刀上:
《列异传》曰:有神王方平降陈节方家,以刀一口长五尺,一长五尺三寸,名泰山环。语节方曰:“此刀不能为馀益,然独卧可使无鬼入,军不伤。勿以入厕溷,且不宜久服。三年后求者,急与。”果有载车以钱百万请刀。

56 刀上:
《录异传》曰:有王更生者,为汉中太守。郡界有袁氏庙,灵响,更生过庙祭,去而遗其刀。而遣小吏李高还取刀。高见刀在庙床上,高进取去,仰见座上有一君著大冠袍衣,头鬓半白,谓高曰:“可取还,勿道见我,后吾当佑汝。”高还如言不道。后高仕为郡守,当复迁为郡。高时年已六十馀,祖高者百馀人,高乃道昔为更生小吏,见遣至庙所取遗刀,见庙神,使吾莫道,至今不敢道,然心常以欺君为惭。“言毕,此刀立刺高心下,须臾死。

57 刀上:
《庐江七贤传》曰:汉武帝出淮阳,到舒州不览城。问曰:“此乡名何?”陈翼对曰:“乡名不览。”上曰:“万乘主所问不祥耶?”欲举燔之。翼曰:“臣言不欺,佩刀当生毛;欺,则无毛也。”视之,刀有毛长寸,乃不燔。

58 刀上:
《列士传》曰:专诸持一刚刀,置鱼腹中,以刺王僚。

59 刀上:
《列女传》曰:庞娥亲者,酒泉庞子夏妻,赵君安女。君安为同县李寿所杀,三子遭疫而死,寿大喜。娥亲闻曰:“李寿,汝莫喜。焉知娥亲不手刃汝耶?”乃阴市刀,志在杀寿。后于都亭奋刀斫寿,刀折,拔寿佩刀断寿头。诣狱求死,诏赦之。

60 刀上:
吴时《外国传》曰:扶南诸王杀其国人,以刀斫刺,往往有不入者。以汗露涂刀刃斫之,乃入。国人名之曰蝉也。

61 刀上:
《蒲元传》曰:君性多奇思,得之天然。象类之事出若神,不尝见锻功,忽于斜谷为诸葛亮铸刀三千口。镕金造器,特异常法。刀成白言:“汉水钝弱不任淬,用蜀江爽烈,是谓大金之元精,天分其野。”乃命人于成都取之。有一人前至,君以淬,刀言:“杂涪水不可用”。取水者犹悍言不杂。君以刀画水云:“杂八升,何故言不?”取水者方叩头首伏云:“实于涪津渡负倒覆水,惧怖,遂以涪水八升益之。”于是咸共惊服,称为神妙。刀成,以竹筒密内铁珠满其中,举刀断之,应手零落若剃生刍,故称绝当世,因曰神刀。今之屈耳环者是其遗范也。

62 刀上:
《费祎别传》曰:孙权以手中尝所执宝刀赠之。祎答曰:“臣不才,何以堪明命。然刀所以讨不庭,禁玄乱也,但愿大王勉建功业,同奖汉室。臣虽暗弱,不负来顾。”

63 刀上:
《桂阳先贤画赞》曰:成武丁以疾而终,殓毕。其友从临武县来至郡,道与武丁相逢。友曰:“子欲何之?而不将人。”答曰:“今吾南游,为过报小儿,善护大刀。”到其门,见其妻哭泣,问之,答曰:“夫没。”友大惊,曰:“吾适与相逢。”乃发棺视,了无所见。遂除縗绖,而心丧之。咸以武丁得神仙。

URN: ctp:n3795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