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義中》

Library Resources
1 義中:
《晉書》曰:郗鑒,字道徽,高平金鄉人,漢御史大夫慮之玄孫。初,鑒值永嘉喪亂,在鄉里窮餒,鄉人以鑒名德,傅共飴之。時兄子邁、外生周翼并小,常攜之就食。鄉人曰:「各自饑困,以君賢,欲共相濟耳,恐不能兼有存。」鑒於是獨往,食訖,以飯著兩頰邊,還吐與二兒,後并得存,同過江。邁位至護軍,翼為剡縣令。鑒之終也,翼追扶育之恩,解職而歸,席苫心喪三年。
又曰:顏含有孝行。兄畿服藥多,死於醫家。含迎歸,開棺復生。母妻家人日益勤倦,含棄官侍兄,疾十三年,曾無勞怠。
又曰:顏含嫂病困,須蚺蛇膽不能得,含憂嘆累日。忽有一童子持囊授含,乃蛇膽也。童子忽化為青鳥飛去。

2 義中:
何法盛《晉中興書》曰:紀瞻,字士遠。歷陽太守沛國武嘏,臨亡,以家后不立,遂手書寄托,瞻悉迎接,為居宅,衣食取足,有若骨肉。少與陸機兄弟親善,機一門被誅,瞻復相營恤,機女吻嫁之。由是士稱其篤義。

3 義中:
《宋書》:龔穎,遂寧人也。少好學,益州刺史毛璩辟為勸學從事。璩為譙縱所殺,故佐吏并逃亡,穎號哭奔赴,殯送以禮。縱后設宴延穎,不獲已而至,樂奏,潁流涕起曰:「北面事人,亡不能死,何忍舉觴聞樂,蹈跡逆亂乎?」縱大將譙道福引出,將斬之。道福母即潁姑也,跌出救之,得免。及縱僣號,備禮徵,又不至,乃脅以兵刃,執志彌堅,終無回改,至于蜀平,遂不屈節。
又曰:張進之,永嘉安固人也。為郡中大族。少有志行,歷五官主簿,永寧、安固二縣領校尉。家世富足,經荒年散財,救贍鄉里,遂以貧罄,全濟者多。太守王味之有罪當見收,舔\進之,供奉經時,盡其誠力。味之嘗避地墮水沉沒,進之投水拯救,相與沉淪,危而得免。時劫掠充斥,每入村抄暴,至進之門,輒相約勒,不得侵犯,其義信所感如此。
又曰:孫棘,大明五年,發三五丁,弟薩應充行,坐違期不至,棘自詣郡辭,引己吻家長,令弟不行,罪當在己,乞以身代。薩又辭自引。太守張岱疑其不實,以棘、薩各置一處。報云:「聽其相代。」顏色莊悅,甘赴死焉。棘妻許氏又寄語囑夫曰:「君當門戶,豈可委罪小郎。且大家臨亡,以小郎囑君,今竟未婚娶,家道不立,君已有三子,死復何恨。」岱依事表上,孝武帝詔特原罪。
又曰:蔡廓,字子度。事兄軌如事父,家內大小,咨而後行。公私賞賜,一皆納軌,有所咨,須就典者請之。曾從武帝在彭城,妻郗氏書求夏服,時軌為給事郎中。廓答曰:「知須夏服,給事自應相供,無庸別寄。」

4 義中:
崔鴻《十六國春秋·前趙錄》曰:江都王延年,年十五喪二親,奉叔父孝聞。子良孫及弟從子為啖人賊所掠,延年追而請之。賊以良孫歸延年,延年拜請曰:「我以少孤為叔父所養,此叔父之孤孫也,愿以子易之。」賊曰:「君義士也。」免之。

5 義中:
又《後趙錄》曰:石勒謂右長史張賓曰:「鄴,魏之舊都,吾將營建,可任也?」賓曰:「晉故東萊太守趙彭,忠亮篤敏,將軍若任之以鄴,必能允副神規。」勒於是徵拜魏郡太守。彭至泣而辭曰:「臣往曾策名晉室,食其祿矣,且受人榮寵,復事二姓者,臣志所不為,且豈愚臣之狷志,恐亦明公之所不許。有死而已,未敢聞命。若賜其餘年,全臣一介之愿者,則明公大造也。」於是賜安車駟馬,養以卿秩。

6 義中:
又《蜀志》曰:李安,字武龍,少養外家羅氏。玄康八年,避地入蜀,從李特征伐,以勇烈聞。李驤引為帳下督,數有戰功,甚信愛之。羅尚之遣隗伯攻郫也,驤逆戰不利,被傷落馬,臥未能起,士眾皆散。惟安與任回在左右。伯從數千騎來,叱安曰:「羅武龍吾所取有人,卿宜避我。」安瞋目呵之曰:「吾不相與。」因前馬刺之,伯逡巡而退。

7 義中:
又《前涼錄》曰:張世度,敦煌人,幼以孝讓著稱。游學京師,遇中州大疫,鄉人宗族死于京師數十人。世度年十六,收恤殯葬,識者嘉之。

8 義中:
吳均《齊春秋》曰:上不豫南康王綝于於弟賜死,獨江泌守尸,晝夜號泣,悲動路人。于時,諸王并見誅剪,故舊無敢瞻看,惟泌及衡陽王子浚,侍讀嚴植,各為營理喪事,時人高其節。泌字士清,濟陽人也。

9 義中:
《後魏書》曰:陽固,字敬安,北平無終人。性倜儻,不拘小節,博覽魄籍,有文才。清河王懌辟太尉從事中郎。懌為玄乂所害,朝野震悚。諸子及門生僚吏莫不慮禍,隱避不出。固獨詣喪所,盡哀慟哭,良久乃還。仆射游肇聞而嘆曰:「雖欒布、王修何以尚也。」

10 義中:
《唐書》曰:李密既降,徐勣尚守黎陽倉,謂長史郭恪曰:「魏公既歸于唐,我士眾土地皆魏公之有也。吾若上表獻之,即是自邀富貴,吾所恥也。今宜具錄以啟魏公,聽公自獻,則魏公之功也。」及使者至,高祖無表,甚怪之。使者具以聞,高祖大悅曰:「徐勣感德推功,真忠臣也。」即授黎州總管,賜姓李氏。
又曰:李綱孫安仁,永徽中為太子左庶子。屬太昨;廢,歸于陳邸,宮僚皆逃散,無敢辭送者。安仁獨涕拜辭而去,朝野義之。后卒於恒州刺史。
又曰:王義方,泗州漣水人也。少孤貧,事母甚謹,博通五經,而謇傲獨行。初舉明經,因詣京師。中路逢徒步者,自云:「父為潁上令,聞病篤,倍道將往焉,徒步不前,計無所出。」義方以所乘馬與之,不告姓名而去。

11 義中:
《老子》曰:大道廢,有仁義。
又曰:失道而後德,失德而後仁,失仁而後義,失義而後禮。

12 義中:
《文子》曰:世治則以義衛身,世亂則以身衛義。
又曰:體君臣,正上下,明親疏,存危國,繼絕世,立無後者,義也。

13 義中:
《墨子》曰:墨子之齊,遇故人。故人曰:「今天下莫為義,獨子為義,不若已。」墨子曰:「今有子十人,一人耕,九人處。耕者不可以不急,何則?食者眾而耕者寡也。今天下莫為義,子宜勸我,何以止我!」
又曰:世俗君子視義士不若視負粟者,今有人負粟,息於路側,欲起而不能。君子見之,無長少貴賤,必起之,何也?曰:義也。今為義之君子,奉承王之道以語之,縱不悅而行,又從而非毀之,則是世俗之君子之視義士也,不若視負粟者。

14 義中:
《列子》曰:桀紂惟重利而輕道,是以亡。人而無義,惟食而已,是雞狗也。強食磨角,勝者為利,是禽獸也。吻雞狗禽獸,而欲人之尊己,不可得也。

15 義中:
《孟子》曰:魚我所欲,熊掌亦我所欲,二者不可兼,舍魚取熊掌;生亦我所欲,義亦我所欲,二者不可得兼,舍生取義。

16 義中:
孫卿子曰:仁、義、禮、善之於人也,譬之貨、財、粟、米之於家也,多有之者富,少有之者貧,至無有者泅攏

17 義中:
《六韜》曰:義之所在,天下歸之。

18 義中:
《尸子》曰:賢者之於義,曰貴乎?義乎?曰:義!是故堯以天下與舜。曰富乎?義乎?曰:義!是故子罕以不受玉為寶。曰生乎?義乎?曰:義!故務光投水而殪。三者,人之所重,而不足以易義。
又曰:十萬之軍無將軍,必大亂。夫義,萬事之將也。國之所以立者,義也;人之所以生者,亦義也。
又曰:莒有石焦原,廣數尋,長五十步,臨百仞之溪。有以勇見莒公者,卻行劑踵焉。莒國莫之敢近,己獨劑踵焉,所以服莒國也。夫義之為焦原也,亦高矣。是故賢者之於義也,必且劑踵焉,所以服一世也。

19 義中:
《韓子》曰:義者,君臣上下之禮,父子貴賤之差也。

20 義中:
《賈誼書》曰:齊桓公之始霸,翟人伐燕,桓公為燕北伐翟至孤竹。桓公歸,燕君送于齊地百六十里,問於管仲曰:「禮,諸侯相送,固出境乎?」管仲曰:「非天子不出境。」公曰:「然則燕君畏而失禮也,寡人恐後世以寡人為能存燕而欺之也。」乃令燕君旋車,割燕君所至而與之。諸侯聞桓公之義,而皆服之。

21 義中:
《淮南子》曰:君子非義無以生,失義則失其所以生;小人非嗜欲無以活,失嗜欲則失其所以禍攏故君子懼失義,小人懼失利。

22 義中:
《鹽鐵論》曰:阻險不如阻義也。

23 義中:
《新序》曰:白公勝既殺令尹司馬,欲立王子閭以為王。王子閭不肯,劫之刃。王子閭曰:「見國滅而志王,不仁;劫白刃而失義,不勇。吾雖死不子從也。」白公強之不可,遂縊而殺之。

24 義中:
《新序》曰:白公之難,楚人有莊善者,辭其母曰:「充其親而死其君,可謂義乎?」莊善曰:「吾聞事君者,內其祿而外其身;今所以養母者,君之祿也,身安得無死乎?」遂辭而行。比至公門,三廢車中,其仆曰:「子懼矣,何不及乎?」莊善曰:「懼者,吾私也;死君,公義也。吾聞君子不以私害公。」遂刎剄而死。

25 義中:
《風俗通》曰:巴郡太守太山任望,字伯闓,為司徒掾。同產弟子,殺人系獄。望自劾去,星行電征,便道詣府,露首肉袒,辭謝太守。李固請與相見,望頓頭流血,自說弟薄命早亡,以遺孤為托,望失義方之教,自陷罪惡。息男國既豫知情,幸有微胤,乞以代之。言甚哀切,李公於是原活出之。
又曰:俗說齊人有空車行,魯人有負釜者,便持金置車中,行二百里,臨別取釜,不相問,亦不謝。后車家系獄當死,釜主徑往篡之,穿壁未達,曰:「極哉!」車者怒,不肯出。釜主慚,欲俱死。明日,主者以事白齊君,齊君義而原之。

26 義中:
《說苑》曰:子路曰:「不能甘勤苦,不能恬貧窮,不能輕死亡,而曰我行義,吾弗信也。」
又曰:燕昭王使樂毅伐齊,閔王亡。燕之初入齊也,聞蓋邑人王歜賢,令軍曰:「環蓋邑三十里,母入。」以歜之故。已而,使人謂歜曰:「齊人多高子之義,吾以子為將,封子萬家。」歜固謝。燕人曰:「子不聽,吾引三軍而屠蓋邑。」王歜曰:「忠臣不事二君,貞女不更二夫,齊王不聽吾諫,故退而耕於野。國既亡,吾不能存,今又劫之以兵,為君將,是助桀為暴也。生而無義,固不如烹。」遂懸其脰樹枝,自奮絕脰而死。齊士大夫聞之曰:「王歜布衣猶不背齊向燕,況在位食祿者乎?」乃相聚如莒,求諸公子,立為襄王。
又曰:左儒友於杜伯,皆臣周宣王,宣王將殺杜伯而非罪也。左儒爭之于王,九復之而王不許也。王曰:「別君而異友,斯汝也。」左儒對曰:「臣聞之,君道友逆則順君以誅友;友道君逆則率友以違君。」王怒曰:「易而言則生,不易而言則死。」左儒對曰:「臣聞古之士不枉義以從邪,不易言以求生,故臣能明君之過以死杜伯之無罪。」王殺杜伯,左儒死之。

27 義中:
《說苑》曰:佛肸以中牟縣叛,設祿邑炊鼎,曰:「與我者受邑,不與我者烹。」中牟之士皆與之。城北餘子田基獨后至,祛衣將入鼎,曰:「田基之義,軒冕在前,非義不乘,斧鉞於後,義死不避。」遂祛衣將入鼎。佛肸止之。趙簡子屠中牟,得而取之。論有功者,用田基為始。基曰:「吾聞廉士不恥人,如此受中牟之功,則中牟之士終身慚矣。」遂襁負其母南徙於楚,楚王高其義,待以司馬。

28 義中:
《新序》曰:白公勝拔劍而屬之於屈盧曰:「子與我將舍之,不與我將殺之。」屈盧曰:「吾聞之,知命之士見利不動,臨死不恐,為人臣者,時生則生,時死則死,是謂之禮。故人上知天命,下知人臣之道,其有可劫乎?子不推之。」白公勝乃入其劍。

29 義中:
《汝南先賢傳》曰:王恢,字仲通。太守郭紆同為主簿。詔書發筋角,紆親里,竟辜較之。恢諫紆曰:「明府為藩屏大臣,事當從公,聽恣私曲,何以為治?」紆不從。有告言之者,詔書案問,事當傅考。紆見恢曰:「太守負君,今當何以圖之?」恢曰:「明府不須為憂。明府年六十,恢年七十,先明府生十有餘年,不於今日效命,將復何有?」遣詣考所,自引受罪,言太守不知之。因郁氣不食而死,郡以無事。

30 義中:
《廣州先賢傳》曰:尹牙,字猛德,合浦人。太守南陽終寵憂見顏色,常用怪焉。牙造膝伏見:「明府四節悲嘆,有慘瘁之思者,何也?」寵曰:「父為周張所害,重仇未報,是以長愧也。」牙乃傭仆自貶,吏役而至于宛陵,與張校圉交通,竭節於張,伺其間隙,出入三年。乃先醉張左右近侍,以夜解縱諸馬,令之亂駭,張果出,問其故,牙因手刃張首而還。

31 義中:
《楚國先賢傳》曰:應余,字子正,為郡公曹。是時,吳蜀不賓,山民背叛,余與太守東里袞逃竄得出。賊便射袞,余以身當箭,被七瘡。因謂賊曰:「我以身代君,已被重瘡,若身死君全,殞歿無恨。」因仰天號泣,涕血俱下如雨。賊見其義烈,釋袞不害。

32 義中:
《會稽典錄》曰:張京從戎西州,軍罷還歸,各給車牛。京同里寡母與三子從軍,子各物故,見京還,不能自致,悲傷歔欷。京以載之,牛羸道死,京入轅引軛,妻子單步。
又曰:孟英,字公房,上虞人,為郡掾史。王憑坐罪,未應死。太守下縣殺憑,憑家詣闕稱冤。詔書下州檢拷,英出定文書,悉著英名,楚毒慘至,辭色不變。言:「太守病,不關眾事。英以冬至日入占病,因竊印以封文書,下縣殺憑,非太守意也。」系歷冬夏,肉皆消爛,遂不食而死。

33 義中:
《豫章志》曰:龔碩,字顯先,為下江督郵。太守會稽謝斐獲罪,於時大皇帝幸尋陽,碩乃具作章陳斐事,候大駕於道,叩頭流血。時大風寒雪之後,血流成冰。上乃為之住駕省章,斐事見理。

34 義中:
繁欽《丘俊碑》曰:故右扶風都尉主簿有者,從都尉討叛胡,官兵敗績,卒伍奔散。都尉臨陣墮馬,俊於是下馬授甲,以身御寇,遂臻致死戰場。都尉乘俊馬得免。

35 義中:
《桂陽先賢畫贊》曰:朱陽羅陵,果而好義。郡汲府君為州章。陵被掠拷,參加五毒,援刀截舌,以著盤中,獻之廷尉,群公義之,事得清理。

36 義中:
《會稽先賢傳》曰:陳業,字文理。郡守蕭府君卒,業與書佐魯雙率禮送喪。雙道溺于水,業因掘泥揚波,搖出其尸。又業兄度海,復見傾命,時同依止者乃五六人,骨肉消爛而不可記別。業仰皇天,誓后土,曰:「聞親戚者,必有異焉。」因割臂流血,以灑骨上,應時得血住,餘皆流去。

37 義中:
《續齊諧記》曰:田真兄弟三人,家巨富,而殊不睦。忽共議分財,金銀珍物各以斛量。田業生資平均如一,惟堂前一株紫荊樹,花葉美茂,共議欲破為三,人各一分,待明就截之。爾夕,樹即枯死狀,火燃,葉萎枝摧,根莖焦悴。真至,攜門而往之,大驚,謂語弟曰:「樹本同株,聞當分析,所以焦悴,是人不如樹木也。」因悲不自勝,便不復解樹,樹應聲,遂更青翠,華色繁美。兄弟相感,更合財產,遂成純孝之門。真以漢成帝時為太中大夫。

38 義中:
《西京雜記》曰:曹敞在吳章門下,時輩謂敞好斥人過,為輕薄,世人皆以為然。及章后為王莽所殺,門生無敢收葬者,皆更易姓名以從他師。敞時為司徒掾,獨稱章弟子,收而葬之。方知諒直者不見容於凡輩矣。平陵人生立敞碑於吳墓,在龍首山南嶺上。

39 義中:
《汝南先賢傳》曰:闞敞,字子張,平輿人。仕郡,為五官掾。時太守第五常被徵,臨發倉卒,有俸錢百三十萬留付敞。敞埋著堂上,遂遭世倉卒,道路斷絕。敞年老饑羸,其妻曰:「第五府君所寄錢,可取自給,然後償之。」敞曰:「吾窮老,何明當有用故君之財子!道通當送,饑寒何損?」常舉門遭疫,妻子皆死。常病臨困,惟有孤孫,年九歲,常謂之曰:「吾寄故五官掾平輿闞敞錢三十萬。」氣遂絕。后孫年長大,步擔至汝南問敞,敞見之悲喜,與共臨發阱,錢乃百三十萬。孤孫曰:「亡祖臨終,言有三十萬耳,今乃百三十萬,不敢當也。」敞曰:「府君病困氣索,言謬誤耳。郎無疑也。」

40 義中:
《傅子》曰:太祖既誅袁譚,梟其首,令曰:「敢有哭之者,戮及妻子。」於是王叔治、田子泰相謂曰:「生受辟命,亡而不哭,非義也;畏死亡義,何以立世?」遂告其首而哭之,哀動三軍。軍正白行其戮,太祖曰:「義士也,赦!」

41 義中:
劉彥明《敦煌實錄》曰:童巽,字文舉,學有才。太守京兆諒舉巽上掾,歷主簿功曹。諒卒官,巽衰绖送喪,道遇寇虜,眾皆散走,巽身蔽柩,哭嘔血。賊欲破棺,巽叩頭救請,頭破血流。賊義釋之,由是顯名。

URN: ctp:n384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