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义中》

Library Resources
1 义中:
《晋书》曰:郗鉴,字道徽,高平金乡人,汉御史大夫虑之玄孙。初,鉴值永嘉丧乱,在乡里穷馁,乡人以鉴名德,傅共饴之。时兄子迈、外生周翼并小,常携之就食。乡人曰:“各自饥困,以君贤,欲共相济耳,恐不能兼有存。”鉴于是独往,食讫,以饭著两颊边,还吐与二儿,后并得存,同过江。迈位至护军,翼为剡县令。鉴之终也,翼追扶育之恩,解职而归,席苫心丧三年。
又曰:颜含有孝行。兄畿服药多,死于医家。含迎归,开棺复生。母妻家人日益勤倦,含弃官侍兄,疾十三年,曾无劳怠。
又曰:颜含嫂病困,须蚺蛇胆不能得,含忧叹累日。忽有一童子持囊授含,乃蛇胆也。童子忽化为青鸟飞去。

2 义中:
何法盛《晋中兴书》曰:纪瞻,字士远。历阳太守沛国武嘏,临亡,以家后不立,遂手书寄托,瞻悉迎接,为居宅,衣食取足,有若骨肉。少与陆机兄弟亲善,机一门被诛,瞻复相营恤,机女吻嫁之。由是士称其笃义。

3 义中:
《宋书》:龚颖,遂宁人也。少好学,益州刺史毛璩辟为劝学从事。璩为谯纵所杀,故佐吏并逃亡,颖号哭奔赴,殡送以礼。纵后设宴延颖,不获已而至,乐奏,颍流涕起曰:“北面事人,亡不能死,何忍举觞闻乐,蹈迹逆乱乎?”纵大将谯道福引出,将斩之。道福母即颍姑也,跌出救之,得免。及纵僭号,备礼徵,又不至,乃胁以兵刃,执志弥坚,终无回改,至于蜀平,遂不屈节。
又曰:张进之,永嘉安固人也。为郡中大族。少有志行,历五官主簿,永宁、安固二县领校尉。家世富足,经荒年散财,救赡乡里,遂以贫罄,全济者多。太守王味之有罪当见收,舔\进之,供奉经时,尽其诚力。味之尝避地堕水沉没,进之投水拯救,相与沉沦,危而得免。时劫掠充斥,每入村抄暴,至进之门,辄相约勒,不得侵犯,其义信所感如此。
又曰:孙棘,大明五年,发三五丁,弟萨应充行,坐违期不至,棘自诣郡辞,引己吻家长,令弟不行,罪当在己,乞以身代。萨又辞自引。太守张岱疑其不实,以棘、萨各置一处。报云:“听其相代。”颜色庄悦,甘赴死焉。棘妻许氏又寄语嘱夫曰:“君当门户,岂可委罪小郎。且大家临亡,以小郎嘱君,今竟未婚娶,家道不立,君已有三子,死复何恨。”岱依事表上,孝武帝诏特原罪。
又曰:蔡廓,字子度。事兄轨如事父,家内大小,咨而后行。公私赏赐,一皆纳轨,有所咨,须就典者请之。曾从武帝在彭城,妻郗氏书求夏服,时轨为给事郎中。廓答曰:“知须夏服,给事自应相供,无庸别寄。”

4 义中:
崔鸿《十六国春秋·前赵录》曰:江都王延年,年十五丧二亲,奉叔父孝闻。子良孙及弟从子为啖人贼所掠,延年追而请之。贼以良孙归延年,延年拜请曰:“我以少孤为叔父所养,此叔父之孤孙也,愿以子易之。”贼曰:“君义士也。”免之。

5 义中:
又《后赵录》曰:石勒谓右长史张宾曰:“邺,魏之旧都,吾将营建,可任也?”宾曰:“晋故东莱太守赵彭,忠亮笃敏,将军若任之以邺,必能允副神规。”勒于是徵拜魏郡太守。彭至泣而辞曰:“臣往曾策名晋室,食其禄矣,且受人荣宠,复事二姓者,臣志所不为,且岂愚臣之狷志,恐亦明公之所不许。有死而已,未敢闻命。若赐其馀年,全臣一介之愿者,则明公大造也。”于是赐安车驷马,养以卿秩。

6 义中:
又《蜀志》曰:李安,字武龙,少养外家罗氏。玄康八年,避地入蜀,从李特征伐,以勇烈闻。李骧引为帐下督,数有战功,甚信爱之。罗尚之遣隗伯攻郫也,骧逆战不利,被伤落马,卧未能起,士众皆散。惟安与任回在左右。伯从数千骑来,叱安曰:“罗武龙吾所取有人,卿宜避我。”安瞋目呵之曰:“吾不相与。”因前马刺之,伯逡巡而退。

7 义中:
又《前凉录》曰:张世度,敦煌人,幼以孝让著称。游学京师,遇中州大疫,乡人宗族死于京师数十人。世度年十六,收恤殡葬,识者嘉之。

8 义中:
吴均《齐春秋》曰:上不豫南康王綝于于弟赐死,独江泌守尸,昼夜号泣,悲动路人。于时,诸王并见诛剪,故旧无敢瞻看,惟泌及衡阳王子浚,侍读严植,各为营理丧事,时人高其节。泌字士清,济阳人也。

9 义中:
《后魏书》曰:阳固,字敬安,北平无终人。性倜傥,不拘小节,博览魄籍,有文才。清河王怿辟太尉从事中郎。怿为玄乂所害,朝野震悚。诸子及门生僚吏莫不虑祸,隐避不出。固独诣丧所,尽哀恸哭,良久乃还。仆射游肇闻而叹曰:“虽栾布、王修何以尚也。”

10 义中:
《唐书》曰:李密既降,徐绩尚守黎阳仓,谓长史郭恪曰:“魏公既归于唐,我士众土地皆魏公之有也。吾若上表献之,即是自邀富贵,吾所耻也。今宜具录以启魏公,听公自献,则魏公之功也。”及使者至,高祖无表,甚怪之。使者具以闻,高祖大悦曰:“徐绩感德推功,真忠臣也。”即授黎州总管,赐姓李氏。
又曰:李纲孙安仁,永徽中为太子左庶子。属太昨;废,归于陈邸,宫僚皆逃散,无敢辞送者。安仁独涕拜辞而去,朝野义之。后卒于恒州刺史。
又曰:王义方,泗州涟水人也。少孤贫,事母甚谨,博通五经,而謇傲独行。初举明经,因诣京师。中路逢徒步者,自云:“父为颍上令,闻病笃,倍道将往焉,徒步不前,计无所出。”义方以所乘马与之,不告姓名而去。

11 义中:
《老子》曰:大道废,有仁义。
又曰: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

12 义中:
《文子》曰:世治则以义卫身,世乱则以身卫义。
又曰:体君臣,正上下,明亲疏,存危国,继绝世,立无后者,义也。

13 义中:
《墨子》曰:墨子之齐,遇故人。故人曰:“今天下莫为义,独子为义,不若已。”墨子曰:“今有子十人,一人耕,九人处。耕者不可以不急,何则?食者众而耕者寡也。今天下莫为义,子宜劝我,何以止我!”
又曰:世俗君子视义士不若视负粟者,今有人负粟,息于路侧,欲起而不能。君子见之,无长少贵贱,必起之,何也?曰:义也。今为义之君子,奉承王之道以语之,纵不悦而行,又从而非毁之,则是世俗之君子之视义士也,不若视负粟者。

14 义中:
《列子》曰:桀纣惟重利而轻道,是以亡。人而无义,惟食而已,是鸡狗也。强食磨角,胜者为利,是禽兽也。吻鸡狗禽兽,而欲人之尊己,不可得也。

15 义中:
《孟子》曰:鱼我所欲,熊掌亦我所欲,二者不可兼,舍鱼取熊掌;生亦我所欲,义亦我所欲,二者不可得兼,舍生取义。

16 义中:
孙卿子曰:仁、义、礼、善之于人也,譬之货、财、粟、米之于家也,多有之者富,少有之者贫,至无有者泅拢

17 义中:
《六韬》曰:义之所在,天下归之。

18 义中:
《尸子》曰:贤者之于义,曰贵乎?义乎?曰:义!是故尧以天下与舜。曰富乎?义乎?曰:义!是故子罕以不受玉为宝。曰生乎?义乎?曰:义!故务光投水而殪。三者,人之所重,而不足以易义。
又曰:十万之军无将军,必大乱。夫义,万事之将也。国之所以立者,义也;人之所以生者,亦义也。
又曰:莒有石焦原,广数寻,长五十步,临百仞之溪。有以勇见莒公者,却行剂踵焉。莒国莫之敢近,己独剂踵焉,所以服莒国也。夫义之为焦原也,亦高矣。是故贤者之于义也,必且剂踵焉,所以服一世也。

19 义中:
《韩子》曰:义者,君臣上下之礼,父子贵贱之差也。

20 义中:
《贾谊书》曰:齐桓公之始霸,翟人伐燕,桓公为燕北伐翟至孤竹。桓公归,燕君送于齐地百六十里,问于管仲曰:“礼,诸侯相送,固出境乎?”管仲曰:“非天子不出境。”公曰:“然则燕君畏而失礼也,寡人恐后世以寡人为能存燕而欺之也。”乃令燕君旋车,割燕君所至而与之。诸侯闻桓公之义,而皆服之。

21 义中:
《淮南子》曰:君子非义无以生,失义则失其所以生;小人非嗜欲无以活,失嗜欲则失其所以祸拢故君子惧失义,小人惧失利。

22 义中:
《盐铁论》曰:阻险不如阻义也。

23 义中:
《新序》曰:白公胜既杀令尹司马,欲立王子闾以为王。王子闾不肯,劫之刃。王子闾曰:“见国灭而志王,不仁;劫白刃而失义,不勇。吾虽死不子从也。”白公强之不可,遂缢而杀之。

24 义中:
《新序》曰:白公之难,楚人有庄善者,辞其母曰:“充其亲而死其君,可谓义乎?”庄善曰:“吾闻事君者,内其禄而外其身;今所以养母者,君之禄也,身安得无死乎?”遂辞而行。比至公门,三废车中,其仆曰:“子惧矣,何不及乎?”庄善曰:“惧者,吾私也;死君,公义也。吾闻君子不以私害公。”遂刎刭而死。

25 义中:
《风俗通》曰:巴郡太守太山任望,字伯闓,为司徒掾。同产弟子,杀人系狱。望自劾去,星行电征,便道诣府,露首肉袒,辞谢太守。李固请与相见,望顿头流血,自说弟薄命早亡,以遗孤为托,望失义方之教,自陷罪恶。息男国既豫知情,幸有微胤,乞以代之。言甚哀切,李公于是原活出之。
又曰:俗说齐人有空车行,鲁人有负釜者,便持金置车中,行二百里,临别取釜,不相问,亦不谢。后车家系狱当死,釜主径往篡之,穿壁未达,曰:“极哉!”车者怒,不肯出。釜主惭,欲俱死。明日,主者以事白齐君,齐君义而原之。

26 义中:
《说苑》曰:子路曰:“不能甘勤苦,不能恬贫穷,不能轻死亡,而曰我行义,吾弗信也。”
又曰:燕昭王使乐毅伐齐,闵王亡。燕之初入齐也,闻盖邑人王歜贤,令军曰:“环盖邑三十里,母入。”以歜之故。已而,使人谓歜曰:“齐人多高子之义,吾以子为将,封子万家。”歜固谢。燕人曰:“子不听,吾引三军而屠盖邑。”王歜曰:“忠臣不事二君,贞女不更二夫,齐王不听吾谏,故退而耕于野。国既亡,吾不能存,今又劫之以兵,为君将,是助桀为暴也。生而无义,固不如烹。”遂悬其脰树枝,自奋绝脰而死。齐士大夫闻之曰:“王歜布衣犹不背齐向燕,况在位食禄者乎?”乃相聚如莒,求诸公子,立为襄王。
又曰:左儒友于杜伯,皆臣周宣王,宣王将杀杜伯而非罪也。左儒争之于王,九复之而王不许也。王曰:“别君而异友,斯汝也。”左儒对曰:“臣闻之,君道友逆则顺君以诛友;友道君逆则率友以违君。”王怒曰:“易而言则生,不易而言则死。”左儒对曰:“臣闻古之士不枉义以从邪,不易言以求生,故臣能明君之过以死杜伯之无罪。”王杀杜伯,左儒死之。

27 义中:
《说苑》曰:佛肸以中牟县叛,设禄邑炊鼎,曰:“与我者受邑,不与我者烹。”中牟之士皆与之。城北馀子田基独后至,祛衣将入鼎,曰:“田基之义,轩冕在前,非义不乘,斧钺于后,义死不避。”遂祛衣将入鼎。佛肸止之。赵简子屠中牟,得而取之。论有功者,用田基为始。基曰:“吾闻廉士不耻人,如此受中牟之功,则中牟之士终身惭矣。”遂襁负其母南徙于楚,楚王高其义,待以司马。

28 义中:
《新序》曰:白公胜拔剑而属之于屈卢曰:“子与我将舍之,不与我将杀之。”屈卢曰:“吾闻之,知命之士见利不动,临死不恐,为人臣者,时生则生,时死则死,是谓之礼。故人上知天命,下知人臣之道,其有可劫乎?子不推之。”白公胜乃入其剑。

29 义中:
《汝南先贤传》曰:王恢,字仲通。太守郭纡同为主簿。诏书发筋角,纡亲里,竟辜较之。恢谏纡曰:“明府为藩屏大臣,事当从公,听恣私曲,何以为治?”纡不从。有告言之者,诏书案问,事当傅考。纡见恢曰:“太守负君,今当何以图之?”恢曰:“明府不须为忧。明府年六十,恢年七十,先明府生十有馀年,不于今日效命,将复何有?”遣诣考所,自引受罪,言太守不知之。因郁气不食而死,郡以无事。

30 义中:
《广州先贤传》曰:尹牙,字猛德,合浦人。太守南阳终宠忧见颜色,常用怪焉。牙造膝伏见:“明府四节悲叹,有惨瘁之思者,何也?”宠曰:“父为周张所害,重仇未报,是以长愧也。”牙乃佣仆自贬,吏役而至于宛陵,与张校圉交通,竭节于张,伺其间隙,出入三年。乃先醉张左右近侍,以夜解纵诸马,令之乱骇,张果出,问其故,牙因手刃张首而还。

31 义中:
《楚国先贤传》曰:应余,字子正,为郡公曹。是时,吴蜀不宾,山民背叛,余与太守东里衮逃窜得出。贼便射衮,余以身当箭,被七疮。因谓贼曰:“我以身代君,已被重疮,若身死君全,殒殁无恨。”因仰天号泣,涕血俱下如雨。贼见其义烈,释衮不害。

32 义中:
《会稽典录》曰:张京从戎西州,军罢还归,各给车牛。京同里寡母与三子从军,子各物故,见京还,不能自致,悲伤歔欷。京以载之,牛羸道死,京入辕引轭,妻子单步。
又曰:孟英,字公房,上虞人,为郡掾史。王凭坐罪,未应死。太守下县杀凭,凭家诣阙称冤。诏书下州检拷,英出定文书,悉著英名,楚毒惨至,辞色不变。言:“太守病,不关众事。英以冬至日入占病,因窃印以封文书,下县杀凭,非太守意也。”系历冬夏,肉皆消烂,遂不食而死。

33 义中:
《豫章志》曰:龚硕,字显先,为下江督邮。太守会稽谢斐获罪,于时大皇帝幸寻阳,硕乃具作章陈斐事,候大驾于道,叩头流血。时大风寒雪之后,血流成冰。上乃为之住驾省章,斐事见理。

34 义中:
繁钦《丘俊碑》曰:故右扶风都尉主簿有者,从都尉讨叛胡,官兵败绩,卒伍奔散。都尉临阵堕马,俊于是下马授甲,以身御寇,遂臻致死战场。都尉乘俊马得免。

35 义中:
《桂阳先贤画赞》曰:朱阳罗陵,果而好义。郡汲府君为州章。陵被掠拷,参加五毒,援刀截舌,以著盘中,献之廷尉,群公义之,事得清理。

36 义中:
《会稽先贤传》曰:陈业,字文理。郡守萧府君卒,业与书佐鲁双率礼送丧。双道溺于水,业因掘泥扬波,摇出其尸。又业兄度海,复见倾命,时同依止者乃五六人,骨肉消烂而不可记别。业仰皇天,誓后土,曰:“闻亲戚者,必有异焉。”因割臂流血,以洒骨上,应时得血住,馀皆流去。

37 义中:
《续齐谐记》曰:田真兄弟三人,家巨富,而殊不睦。忽共议分财,金银珍物各以斛量。田业生资平均如一,惟堂前一株紫荆树,花叶美茂,共议欲破为三,人各一分,待明就截之。尔夕,树即枯死状,火燃,叶萎枝摧,根茎焦悴。真至,携门而往之,大惊,谓语弟曰:“树本同株,闻当分析,所以焦悴,是人不如树木也。”因悲不自胜,便不复解树,树应声,遂更青翠,华色繁美。兄弟相感,更合财产,遂成纯孝之门。真以汉成帝时为太中大夫。

38 义中:
《西京杂记》曰:曹敞在吴章门下,时辈谓敞好斥人过,为轻薄,世人皆以为然。及章后为王莽所杀,门生无敢收葬者,皆更易姓名以从他师。敞时为司徒掾,独称章弟子,收而葬之。方知谅直者不见容于凡辈矣。平陵人生立敞碑于吴墓,在龙首山南岭上。

39 义中:
《汝南先贤传》曰:阚敞,字子张,平舆人。仕郡,为五官掾。时太守第五常被徵,临发仓卒,有俸钱百三十万留付敞。敞埋著堂上,遂遭世仓卒,道路断绝。敞年老饥羸,其妻曰:“第五府君所寄钱,可取自给,然后偿之。”敞曰:“吾穷老,何明当有用故君之财子!道通当送,饥寒何损?”常举门遭疫,妻子皆死。常病临困,惟有孤孙,年九岁,常谓之曰:“吾寄故五官掾平舆阚敞钱三十万。”气遂绝。后孙年长大,步担至汝南问敞,敞见之悲喜,与共临发阱,钱乃百三十万。孤孙曰:“亡祖临终,言有三十万耳,今乃百三十万,不敢当也。”敞曰:“府君病困气索,言谬误耳。郎无疑也。”

40 义中:
《傅子》曰:太祖既诛袁谭,枭其首,令曰:“敢有哭之者,戮及妻子。”于是王叔治、田子泰相谓曰:“生受辟命,亡而不哭,非义也;畏死亡义,何以立世?”遂告其首而哭之,哀动三军。军正白行其戮,太祖曰:“义士也,赦!”

41 义中:
刘彦明《敦煌实录》曰:童巽,字文举,学有才。太守京兆谅举巽上掾,历主簿功曹。谅卒官,巽衰绖送丧,道遇寇虏,众皆散走,巽身蔽柩,哭呕血。贼欲破棺,巽叩头救请,头破血流。贼义释之,由是显名。

URN: ctp:n384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