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布》

Library Resources
1 布:
《說文》曰:緦布,十五外布也。纑,布縷也。絟,細布也。繐,蜀布也。

2 布:
《釋名》曰:布,布列諸縷。繐,慧也,齊人謂涼為慧,言服之輕細涼慧也。

3 布:
《周禮·地官下·載師》曰:凡宅不毛者,有里布。

4 布:
又《夏官下·職方氏》曰:正北曰并州,其浸淶、易,其利布、帛。

5 布:
《禮記·月令》曰:仲夏之月毋暴布。鄭玄注曰:不以陰功于太陽事。

6 布:
《禮記·玉藻》曰:年不順成,君衣布。為凶年變。

7 布:
《儀禮·士冠禮》記《冠義》曰:始冠之冠,緇布之冠也。太古冠布,齋則緇之,其緌也。

8 布:
《左傳·閔公》曰:衛文公大布之衣,大帛之冠。

9 布:
又《襄二》曰:諸侯圍偪陽,主人懸布。魯孟氏之臣秦堇父登之,及堞而絕之,偪陽人懸布以試外之勇者。墜,則又懸之,蘇而復上者三。主人辭焉,乃退。主人嘉其勇,故爵謝,不復懸布。帶其斷布,以徇於軍三日。帶其斷布,以示勇也。

10 布:
又《襄二十八年》:齊子尾曰:「且夫富如布帛之有幅焉,為之制度,使無遷也。遷,移也。夫民生厚而用利,於是乎正德以幅之,言厚利皆人之所欲,惟正德可以為之幅。使無黜嫚,黜猶放也。謂之幅利。利過則為敗。吾不敢貪多,所謂幅也。」

11 布:
《周易·說卦》曰:坤為布。

12 布:
《論語·鄉黨》曰:齊必有明衣布。

13 布:
《史記·張騫傳》曰:臣在大夏時,見邛竹杖、蜀布,問安得此,大夏國人曰:「吾賈人往市身毒,在大夏東南可數千里。」
又曰:伏靈在菟絲之下,燭之,火滅即記其數,以新布四尺環置之,明即掘取。

14 布:
《漢書》曰:太山以布為貨,廣二尺二寸為幅,長四丈為匹。
又曰:高帝曰:「吾奮布衣而取天下。」
又曰:文帝徙淮南王長,道死。時民謠曰:「一斗粟,尚可舂;一尺布,尚可縫。兄弟二人,不相容!」
又曰:公孫弘為丞相,而臥布被。
又曰:張敞為京兆尹,長安游徼受臧布,罪名已定。其母年八十,守遺腹子,詣敞自陳,愿乞一生之命。敞多其母守節;而出教,更量所受布,狹幅短度中疏,虧二尺,賈直五百,由此得不死。

15 布:
《東觀漢記》曰:廉范年十五,入蜀迎祖母喪。及到葭萌,渡舡沒,幾死。太守張穆持筒中布數篋與范,范曰:「石生堅,蘭生香,前後相違,不忍行也!」遂不受。
又曰:建初元年,賈逵入北宮虎觀、南宮雲臺,使出《左氏大義》,書奏,上嘉之,賜布五百匹,衣一襲。

16 布:
謝承《後漢書》曰:靈帝時,楊綎為零陵太守。時蒼梧滑賊相聚,吏民憂恐。綎乃特制馬車數十乘,以排囊盛石灰於車上,系布索於馬尾,從風鼓灰,賊不得視。因以火燒布燃,馬驚,奔突賊陣。
又曰:董卓獲山東兵,以豬膏涂布十餘匹,用纏其身,然後燒之,先從足起。
又曰:吳郡要不獻越布。陸閎美容儀,常衣越布單衣。明帝好之,因敕郡獻越布,由此始也。

17 布:
華嶠《後漢書》曰:哀牢夷知染彩綢布織成,文章如綾絹。有梧木華,績以為布,幅廣五尺,潔白不受垢污,先以覆亡人,然後服之。《華陽國志》出之,與此同。
又曰:王允與呂布及士孫瑞謀董卓。有人書「回」字於布上,負而行於市,歌曰:「布乎!布乎!」有告卓者,卓不悟。

18 布:
范曄《後漢書》曰:馬太后詔曰:「吾為天下母,而身服大練,食不求甘,左右但著布,無香薰之飾者,欲身率下也。」
又曰:元和二年,詔令天下大酺五日,賜公卿以下錢帛各有差。及洛陽民當酺者,布戶一匹,外三戶共一匹。賜博士弟子見在太學者,布人三匹。

19 布:
《典略》曰:蘇秦如趙,逢其鄰子於易水之上,從貸布一匹,約價千金,鄰子不與。

20 布:
《魏略》曰:大秦國在安息、條支西,出細布。有織成細布,言用水羊毳,名曰:「海西布」。
又曰:大秦國出金涂布、緋持竹布、發隆火浣布、阿羅得布、巴則布、鹿代布、溫宿布、五色枕布。

21 布:
《魏文帝詔》曰:夫珍玩所生,皆中國。及西域他方,物比不如也。代郡黃帝為細,樂浪練為精,江東太未布為白,故不如白疊布鮮潔也。

22 布:
《魏略》曰:皇甫隆為敦煌太守。敦煌婦人作裙率縮如羊腸,用布一匹。隆禁止之,所省復不訾。

23 布:
《晉書》曰:王戎性慳。從子將婚,遺一單布衣。婚畢,卻收之。
又曰:蘇峻平后,帑藏空竭,庫中惟練數千端,鬻之不售,而國用不給,導患之,乃與朝賢俱制練布單衣。於是人士翕然競服之,練遂踴貴。乃令主者出賣,端至一金。
又曰:謝尚為江夏相,府以布四十匹為尚造烏布帳,尚以為軍士襦褲。
又曰:顧愷之為殷仲堪荊州參軍,嘗因假還,仲堪特以布帆借之。至破冢,遭大風。凱之與仲堪箋曰:「地名破冢,直破冢而出。下官平安,布帆無恙。」

24 布:
《宋書》曰:王玄謨侵魏為前鋒,好營貨利,一匹布責人八百梨,以此倍失人心。

25 布:
《梁書》曰:蕭恢為郢州刺史,境內大寧。時有進筒中布者,恢以奇貨異服,即命焚之,於是百姓仰德。

26 布:
《陳書》曰:姚察自居顯要,一不交通。嘗有私門生,不敢浩,送南布一端、花練一匹。察謂曰:「吾所衣著,止是麻布薄練,此物於吾無用。既欲相接款,幸不煩爾!」此人遜請,察厲色驅出,自是莫敢饋遺。

27 布:
《南史》曰:林邑國出古貝。古貝者,樹名也,其華盛時如鵝毳,抽其緒紡之以作布,布與纻布不殊。亦染成五色,織為班布。
又曰:東夷扶桑國,其土多扶桑木,故以為名。扶桑如桐,初生如荀,國人食之。實如梨而赤,績其皮為布,以為衣,亦以為錦。

28 布:
《燕書》曰:宋該,字宣孔,為右長史。太祖會群僚,以該性貪,故賜布百餘匹,令負而歸,重不能致,乃至僵頓,以愧辱之。

29 布:
《後魏書》曰:楊大眼為荊州刺史,常縛膏為人,衣以青布而射之,召諸蠻渠指示之,曰:「卿等作賊,吾正如此相殺也!」
又曰:楊椿歸老,臨行,誡子孫曰:「國家初,丈夫好服彩色。吾雖不記上谷翁時事,然記清河翁時服飾。恒見翁著布衣韋帶,嘗自約敕諸父曰:『汝等后世若富貴於今日者,慎勿積金一斤、彩帛百匹已上用為富也。』」

30 布:
《北史》曰:齊鄭述祖為光州刺史,有人入市盜布,其父怒曰:「何惡仁君?」執之以歸首,述祖特原之。自是境內無盜。

31 布:
《唐書》曰:貞觀十八年,命將征遼東。安州人彭通請出布五千段以資征人,上喜之,比漢之卜式,拜宣義郎。

32 布:
《晏子春秋》曰:景公謂晏子曰:「東海中有水而赤,中有棗,華而不實,何也?」晏子曰:「昔秦繆公乘龍治天下,以黃布裹蒸棗,至海而淬其布於波。黃布,故水赤;蒸棗,故華而不實。」公曰:「吾佯問。」晏子對曰:「嬰聞佯問者,亦佯對之。」

33 布:
《莊子》曰:魯君聞顏闔得道之人,使人以幣先焉。顏闔守門,粗布之衣,而自飯牛。使者致幣,顏闔對曰:「恐聽謬而遺使者罪,不若審之。」使者還反。復來求,即不得。

34 布:
《孫卿子》曰:與人善言,暖若布帛;與人惡言,深於矛戟。

35 布:
《韓子》曰:衛人有大妻,禱而祝曰:「使我無故,得百束布。」其夫曰:「何少也?」妻曰:「益則子將取妾。」
又曰:齊國好厚葬,布帛盡於衣衾,林木盡於棺槨。桓公患之,以告管仲,曰:「布帛盡則無以為幣,林木盡則無以為守備,而人厚葬之不休,禁之奈何?」管仲對曰:「凡人之有為也,非名之則利之也。」於是乃下令曰:「棺槨過度者,僇其尸,罪夫當喪者。」夫僇死無名,罪當喪者無利,人何故為之也?
又曰:公儀休相魯,其妻織布,休曰:「汝豈與世人爭利哉?」遂燔其機。

36 布:
《淮南子》曰:布之新不如纻,纻弊而不如布,或善為新,或善為故。美由宜也。

37 布:
《抱樸子》曰:寸裂之錦黻,未若堅完之韋布。

38 布:
《郭子》曰:劉道真嘗為徒,扶風王以五百匹布贖之,既而用為從事中郎,當時以為美談。

39 布:
《呂氏春秋》曰:戎人見暴布者,問曰:「何以為此莽莽也?」指麻而示之,怒曰:「此權權,何以為莽莽?」權權由養治之。莽莽,長貌也。

40 布:
《說苑》曰:墨子曰:「古有用無文者,禹是也。土階三等,衣裳細布,當此時,黼黻無所用,務在完堅。」

41 布:
王子年《拾遺記》曰:周成王六年,然丘國遣使貢獻。使者衣雲霞之布,如今之朝霞布也。

42 布:
《列女傳》曰:楚江乙母者,當恭王之時,乙為大夫。有入王宮盜者,令尹以罪乙,請於王而黜之。處家無幾,其母亡布八尋,言令尹盜之。王曰:「令尹在上,冠盜在下,令尹不知有何罪焉?」母曰:「昔日妾子為郢大夫,人盜王宮中之物,妾子唑之而黜,令尹獨何不以是為過也?」王曰:「善。」令吏償母之布,因賜金十溢,母讓金、布,曰:「妾豈貪貨而干王哉?怨令尹之治也。」遂不肯受。王曰:「母智若此,其子必不愚。」乃復召江乙而用之。

43 布:
《先賢行狀》曰:王烈,字彥方,通識達道,人皆慕之,州閭成風,咸競為善。時國中有盜牛者,牛主得之,盜者曰:「我邂逅迷惑,從今已後將改過,予既已見宥,幸無使王烈聞之。」人有以告烈者,烈以布一端遺之。

44 布:
《廣州先賢傳》曰:丁密,蒼梧廣信人也,清貧為節,非家織布不衣。

45 布:
《竹林七賢論》曰:王戎為侍中,南郡太守劉肇遺戎筒中布五十端,戎不受,而厚報其書,議者以為譏。世祖患之,為發詔,議者乃息。

46 布:
《越絕書》曰:葛山者,勾踐種葛。使越女織治葛布,獻於吳。

47 布:
《玄中記》曰:玄菟北有山,山有花,人取,紡績為布。

48 布:
《南越志》曰:桂州豐水縣有古緣藤,俚人以為布。

49 布:
《南州異物志》曰:五色班布以絲布,古貝木所作。此木熟時狀如鵝毳,中有核如珠玽,公后切。細過絲綿。人將用之則治,出其核,但紡不績,在意小抽相牽引,無有斷絕。欲為班布,則染之五色,織以為布,弱軟厚致,上毳毛。外徼人以班布文最煩縟多巧者名曰:城城,其次小粗者名曰文辱,又次粗者名曰烏驎。

50 布:
顧微《廣州記》曰:阿林縣有勾芒木,俚人斫其大樹,半斷,新條更生,取其皮,績以為布,軟滑甚好。

51 布:
裴氏《廣州記》曰:蠻夷不蠶,采木綿為絮,皮員當竹,剝古緣藤績以為布。

52 布:
《笑林》曰:沈珩弟峻,字叔山,有譽而性儉。張溫使蜀,辭峻。峻入內,良久出,語溫曰:「向擇一端布,欲以送卿,而無粗者。」溫嘉其能顯非。

53 布:
《俗說》曰:桓豹奴善騎乘,亦有極快馬。時有一諸葛郎,自云能走與馬等。桓車騎以百匹布置埒,令豹奴乘馬與諸葛并走,至者得布。便俱走,諸葛恒與馬齊,欲至埒,馬頭去埒布三尺許,諸葛一躍坐布上,遂得之。

54 布:
杜寶《大業拾遺錄》曰:七年十二月,朱寬征留仇國。還,獲男女口千餘人,并雜物產,與中國多不同。緝木皮為布,甚細白,幅闊三尺二寸;亦有細斑布,幅闊一尺許。

55 布:
夏侯開國《吳郡賦》曰:金玉星煩,明珰霞聚,纖絺細越,青箋白纻。名練奪乎樂浪,英葛光乎三輔。

56 布:
張載《擬四愁詩》曰:佳人遺我筒中布,何以報之?流黃素。

57 布:
揚雄《蜀都賦》曰:細絺弱折,綿繭成衽,筒中黃潤,一端數金。

58 布:
《魏武遺令》曰:銅雀臺上安六尺床,施繐帳。月旦、十五日,向帳作妓,汝等時時登銅雀臺,望吾西陵墓田。

59 布:
曹植《表》曰:欲遣人到鄴,市上黨布五十匹,作車上小帳帷,謁者不聽。

60 布:
陸機《吊魏武文》曰:悼繐帳之冥漠,怨西陵之芒芒。

URN: ctp:n402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