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马三》

Library Resources
1 马三:
《晋书》曰:王济善解马性。常乘一马,著连乾鄣泥,前有水,终不肯渡。济云:“杆必是惜鄣泥。”使人解去,便渡。故杜预谓济有马癖。
又曰:王师败于荡阴,嵇绍被害。初,绍之行也,侍中秦准谓曰:“今日向难,卿有佳马否?”绍正色曰:“阁驾亲征,以正伐邪,理必有征无战。若使乘舆失守,臣节有在?骏马何为?”闻者莫不叹息。

2 马三:
《载记》曰:慕容廆有骏马曰赭白,有奇相逸力。石季龙之伐棘城也,皝将出避难,欲乘之。马悲鸣踶啮,人莫能近。皝曰:“杆马见异,先朝孤常仗之济难,今不欲者,盖先君之意乎?”乃止。季龙寻退,皝益奇之。至是四十九岁矣,而骏逸不亏。俊比之于鲍氏骢,命铸铜以为其像,亲为铭赞,镌其旁,置之蓟城东掖门。是岁像成而马死。
又曰:符坚遣使西域,称扬坚之盛德,并以缯彩赐诸国王。于是朝献者十有馀国,大宛献天马、千里驹,皆汗血,朱鬛五色,凤膺麟身,及诸珍异五百馀种。坚曰:“吾思汉文之返千里马,咨嗟美咏。今献马其悉返之,庶克念前王,仿佛古人矣。”乃命群臣作止马诗而遣之,示无欲也。
又曰:武昭王皓字玄盛,少而好学,性沉敏宽和,美器度。通涉经史,尤善于文义。及长,颇习武艺,诵《孙吴兵法》。常与吕光太史令郭黁及其同母弟宋繇同宿,黁起谓繇曰:“君当位极人臣,李君有国土之分。家有騧草马生白额驹,此其时也。”吕光末,京兆段业自称凉州牧,以敦煌太守赵郡孟敏为沙州刺史,署玄盛效谷令。敏寻卒,敦煌护军冯翊郭谦、沙州治中敦煌索仙等,以玄盛温毅有惠政,推为宁朔将军、敦煌太守。玄盛初难之,会宋繇仕于业,告归敦煌,言于玄盛曰:“兄忘郭黁之言耶?白额驹今已生矣。”玄盛乃从之。
又曰:庾亮所乘马的颅,殷浩以为不利,劝卖之。亮曰:“曷有己之不安移于人乎?”

3 马三:
《晋中兴书》曰:恭帝之为琅琊王,好奇戏。闭一匹马于门内,令人射之,喻遨几箭而死。左右曰:“马,国姓,而射之,不祥甚矣。”乃止。俄而桓玄篡位。

4 马三:
《续安帝纪》曰:司马休植导广固,慕容超有欲害心,而休之不知。休之常所乘骓马于床前养饲,忽连鸣不食,注目视鞍。休之试被之,即不动也。讫还床坐,马又惊跳。因试骑视马,即骤出,裁至门外,奔而驰之。走行数里,休之顾望所住,已有寇至,乘以南奔,殆而获免。后还荆州,加骓马扬武之号。

5 马三:
王隐《晋书》曰:马隆子咸,为成都王前锋。长沙王所统冠军司马王湖,率众讨咸于马市。咸坚不动,湖乃使数十骑下马,缚戟于鞍,而令向咸。又使数十骑各刺所放马,马惊奔咸军,军坏。湖因驰逐猛战,临阵斩咸。

6 马三:
干宝《晋纪》曰:桓范出赴曹爽,宣王谓蒋济曰:“智囊往矣。”济曰:“智则智矣,驽马恋刍豆,爽必不能用也。”

7 马三:
邓粲《晋纪》曰:王湛有隐德,兄弟宗族,皆以为痴。居墓次,不交当世。兄子济性呵揄,所乘骏快,意甚袄戤。湛曰:“杆马虽快,力薄不堪苦。近见督邮马,当胜此。”济不然之,取督邮马,谷食十数日,与湛试之。湛未常乘马,率然便骑,驰骋步骤不异于济,而马不相胜。湛曰:“直行平路,何以别马?惟当于蚁封。”于是就蚁封盘马,记揄果倒踬。济乃服。

8 马三:
崔鸿《十六国春秋》曰:骁骑将军吕光封西域,平,上疏曰:“惟龟兹据三十六国掷晷,制彼王侯之命。入其国城,天骥、龙麟、腰褭、丹髦,万计盈厩。虽伯益再生,卫赐复出,不能辨也。”
又曰:太上四年,高丽使至,献美女十人,千里马一匹。兖州民脱喧率众二千来降,献千里马一匹,羊须去地九寸。拜蒲长水校尉、廪丘公。

9 马三:
《宋书》曰:宋大明五年,吐谷浑拾寅遣使献舞马。

10 马三:
沉约《宋书》曰:鲜卑二子,长曰吐谷浑,少曰若洛廆,别为慕容氏。浑庶长,廆正嫡。父在时,分七百户与浑。浑与廆二部俱牧马,马斗相伤。廆怒让浑,浑曰:“斗在马而怒及人耶?乖别甚易,今当去汝万里。”于是拥马西行。廆悔悟,深自咎责,遣旧父老及长吏乙那楼追浑令还。浑曰:“我是卑庶,理无并大。今以马致别,殆天所启诸?君试拥马令东,马若还东,我当相随去。”即使二千骑共遮马令回,马回不盈三百步,倏然悲鸣西走,声若颓山。如是者十馀回,一回一远。楼跪曰:“可汗,此非复人事。”
又曰:刘瑀为右卫将军,年位本在何偃前。孝武初,偃为吏部尚书,瑀图侍中不得,与偃同从郊祠。时偃乘在前,瑀策驷居后,相去数十步。瑀蹋徒合切。马及之,谓偃曰:“君辔何疾”?偃曰:“牛骏驭精,所以疾耳。”偃曰:“君马何迟?”曰:“骐骥罗于羁绊,所以居后。”偃曰:“何不著鞭,使致千里?”答曰:“一蹙造青云,何至与驽马争路!”

11 马三:
萧子显《齐书》曰:杨玉夫杀宋苍梧王,将首与王敬则,敬则送太祖。太祖夜乘常所骑赤马入殿。及践祚,号此马为龙骧将军。

12 马三:
《后魏书》曰:高肇字首文,文昭皇太后之兄也。大举征蜀,以肇为大将军,都督诸军。面辞,世宗于东堂亲奉规略。是日,肇所乘骏马停于神虎门外,无故惊倒,又转卧渠中,鞍具瓦解,众咸怪异。肇辞出,见而恶焉。世宗崩,肇还,高阳王与领军于忠遣壮士杀之。

13 马三:
《后周书》曰:于谨常率骑追茹茹,前后十七战,尽降其众。常为贼所围,谨乘骏马一紫一騧,贼所先识。乃使二人各乘马突阵,贼以为谨也,皆争逐之。谨乃入塞。

14 马三:
《三国典略》曰:西魏孝武将为齐太祖所杀,孝武索所乘波斯骝马,命太宰南阳王跃之。将举其鞍,马蹶而死,帝恶之。日晏还宫,至后门,马惊不前,捶植缔折。入谓潘弥曰:“今日幸无他不?”弥曰:“过夜半则大吉。”须臾,帝饮酒,遇鸩而崩。时年二十五,谥曰孝武。殡于草堂佛寺,十余年乃葬。
又曰:高欢归尔朱荣。刘贵事荣,盛言欢美,荣未之奇也。欢更衣服,重求见焉,因随荣之厩。厩有害马,荣命剪之。欢不绊剪,竟不蹄啮。已而起曰:“凡御恶人,亦如此矣。”荣遂坐欢于床下,屏左右而访时事。欢曰:“闻公有马十赌奕,色别为群,将此竟何用也?”荣曰:“且言尔意。”欢曰:“方今天子愚弱,太后淫乱;誓方云扰,朝政不行。以明公雄武,乘时奋发,但将讨郑俨、徐纥为辞,举鞭足以定天下。此是贺六浑意。”荣大悦,曰:“尔意即我意也。”自是每参军谋。
又曰:齐卢潜与特进慕容俨势。俨之将死,谓其子曰:“卢尚书教我为人,我死之后,将吾骍马与之。”其子遂以他马与潜。俨丧出,得停不肯进,巫祝为俨戍曰:“何意不与卢尚书骍马?”其子遵命,俨圣乃行。
又曰:齐冯子琮被执于省内,以弓弦绞杀之。使内参以库车载其尸归,人无知者。子琮所乘之马曳缰走,以头扣车,状如号哭,见者异之。车至其门,诸子方握槊,闻库车来,以为赐也,大喜。开视乃哭。
又曰:齐王北伐,太保领太仆安定王贺拔仁进马,并非骏足。齐主让之,仁对曰:“御马超逸,群下不逮。”齐主大怒,免为庶人,命之负炭,输于晋阳。
又曰:周裴果字戎昭,魏齐州刺史遵之子也。从军征讨,乘黄嫜许,衣青袍,每先登陷阵,时人号为黄骢年少。
又曰:周贺若敦与陈侯瑱相拒。敦军数有叛人乘马投瑱者,辄纳之。乃别取一马,牵以赴舡中,人逆以鞭之。如是者再三,马便畏舡不上。后伏兵于岸,乃遣人乘以招瑱,瑱兵迎接,竞来牵马。敦发伏兵掩之,尽殪。后有亡命者,犹谓为诈,不复纳也。
又曰:梁普通中,童谣言或云“青丝白马”者,侯景乃常乘白马,以青丝为勒,用应谣言。

15 马三:
《隋书》曰:初,有童谣曰:“黄班青嫜许,发自寿阳涘。来时冬气末,去日春风始。”其后陈主果为韩擒所败。擒本名擒虎,黄班之谓也。破建康之始,复乘青嫜许。往反时节皆相应。

16 马三:
《隋书》曰:吐火罗国有山穴,中出神马。每岁牧牝马于穴,所产必名驹。
又曰:吐谷浑有青海,周回千馀里。中有小山,其俗至冬辄放牝马于其上,言得龙种。常得波斯草马,放入海,因生骢驹,日行千里。故时称青海骢焉。
又曰:长孙晟从晋王破突厥,王大喜,引晟入内同宴极欢。有突厥达官来,预坐,说言突厥之内,大畏长孙总管。闻其弓声,谓为霹雳;见其走马,称为闪电。王笑曰:“将军震怒,威行域外,遂以雷霆为比,一何壮哉!”

17 马三:
《唐书》曰:贞观十三年三月乙巳吉辰,厩产白马,朱鬛。
又曰:贞观中,骨利干遣使朝贡。太宗遣云麾将军康苏密往抚慰之,仍列其地为玄阙州。俄又遣使随苏密使入朝,献良马十匹。太宗奇其骏异,为掷昶名,号为十骥:一曰腾霜白,二曰皎雪骢,三曰凝露骢,四曰悬光骢,五曰决波騟,六曰飞霞骠,七曰发电赤,八曰流讲罱,九曰翔麟紫,十曰奔红赤。又为文以叙其事。
又曰:永徽中,吐谷浑河源郡王慕容曷钵遣使献骏马。上问其马掷曛性,对曰:“臣国中之最者,所以献之。”上曰:“良马人之所欲,岂可辍彼不足而加我之有馀哉?”乃命还之。
又曰:永徽中,驳马国遣使朝贡。其地在突厥之北,渐近北海,去京师一万四千里。户十万,胜兵三万人,马三十万匹,马色并驳,故以为名。
又曰:开玄十二年,太原献异马驹,其耳如筒,左右各一十量冗,肉尾无毛。
又曰:天宝中,陇右节度皇甫惟明奏:“龙支县人库狄孝义,有马生龙驹。经九旬有九日,身有麟而不生毛。臣就检视,时有庆云五色遥复马上,久而不散。伏望宣付史官,以为实录。”从之。
又曰:吐火罗国有颇梨山,南崖穴中有神马。国人母牧牝马于其侧,时产名驹,皆汗血焉。
又曰:李怀远虽久居荣位,而弘尚简率,其园宅无所改作。常乘款段马,左仆射豆卢钦望谓曰:“公荣贵如此,何不买骏乘?”答曰:“杆马幸免惊蹶,无假别求。”闻者莫不叹美。

18 马三:
《周史》曰:徐台符仕晋,为翰林学士、中书舍人。契丹之陷中原也,台符从虏帐北至于蓟门。及戎人内溃,乃窜身南归。初,台符所乘马好嘶鸣,及自虏中回,常露宿于草中,虽胡骑连群经其左右,而台符马若箝其口。然及行至汉地,即嘶鸣如故。时人以为积善之所感也。

URN: ctp:n406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