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关注我们,随时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关注我们,随时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关注我们,随时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关注我们,随时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简体字版
Back Forward
史书 -> 战国策 -> 魏策 -> 魏四 -> 秦王使人谓安陵君 -> 1 - 相似段落

使使使广殿怀

[详细说明]
  • 秦王不说 显示相似段落

    吕氏春秋·淫辞》:秦王不说, 显示整段
    战国策·秦王使人谓安陵君》:秦王不说。 显示整段
  • 夫鄢陵君受地于先君而守之,虽复千里不得当 显示相似段落

    说苑·奉使》:夫鄢陵君受地于先君而守之。虽复千里不得当,岂独五百里哉?”秦王忿然作色,怒曰:“公亦曾见天子之怒乎?”唐且曰:“王臣未曾见也。”秦王曰:“天子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唐且曰:“大王亦尝见夫布衣韦带之士怒乎?”秦王曰:“布衣韦带之士怒也,解冠徒跣,以颈颡地耳,何难知者。”唐且曰:“此乃匹夫愚人之怒耳,非布衣韦带之士怒也。夫专诸刺王僚,彗星袭月,奔星昼出;要离刺王子庆忌,苍隼击于台上;聂政刺韩王之季父,白虹贯日,此三人皆布衣韦带之士怒矣。与臣将四士,含怒未发,锓厉于天。士无怒即已,一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即案匕首起视秦王曰:“今将是矣。”秦王变色长跪曰:“先生就坐,寡人喻矣。秦破韩灭魏,鄢陵独以五十里地存者,徒用先生之故耳。 显示整段
    战国策·秦王使人谓安陵君》:安陵君受地于先王而守之,虽千里不敢易也,岂直五百里哉?”秦王怫然怒,谓唐且曰:“公亦尝闻天子之怒乎?”唐且对曰:“臣未尝闻也。”秦王曰:“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唐且曰:“大王尝闻布衣之怒乎?”秦王曰:“布衣之怒,亦免冠徒跣,以头抢地尔。”唐且曰:“此庸夫之怒也,非士之怒也夫专诸之刺王僚也,彗星袭月;聂政之刺韩傀也,白虹贯日;要离之刺庆忌也,仓鹰击于殿上。此三子者,皆布衣之士也,怀怒未发,休祲降于天,与臣而将四矣。若士必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天下缟素,今日是也。”挺剑而起,秦王色挠,长跪而谢之曰:“先生坐何至于此,寡人谕矣。夫韩、魏灭亡,而安陵以五十里之地存者,徒以有先生也。 显示整段
  • 秦王忿然作色,怒曰公亦曾见天子之怒乎 显示相似段落

    说苑·奉使》:秦王忿然作色,怒曰:“公亦曾见天子之怒乎?”唐且曰:“王臣未曾见也。”秦王曰:“天子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唐且曰:“大王亦尝见夫布衣韦带之士怒乎?”秦王曰:“布衣韦带之士怒也,解冠徒跣,以颈颡地耳,何难知者。”唐且曰:“此乃匹夫愚人之怒耳,非布衣韦带之士怒也。夫专诸刺王僚,彗星袭月,奔星昼出;要离刺王子庆忌,苍隼击于台上;聂政刺韩王之季父,白虹贯日,此三人皆布衣韦带之士怒矣。与臣将四士,含怒未发,锓厉于天。士无怒即已,一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即案匕首起视秦王曰:“今将是矣。”秦王变色长跪曰:“先生就坐,寡人喻矣。秦破韩灭魏,鄢陵独以五十里地存者, 显示整段
    战国策·秦王使人谓安陵君》:秦王怫然怒,谓唐且曰:“公亦尝闻天子之怒乎?”唐且对曰:“臣未尝闻也。”秦王曰:“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唐且曰:“大王尝闻布衣之怒乎?”秦王曰:“布衣之怒,亦免冠徒跣,以头抢地尔。”唐且曰:“此庸夫之怒也,非士之怒也夫专诸之刺王僚也,彗星袭月;聂政之刺韩傀也,白虹贯日;要离之刺庆忌也,仓鹰击于殿上。此三子者,皆布衣之士也,怀怒未发,休祲降于天,与臣而将四矣。若士必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天下缟素,今日是也。”挺剑而起,秦王色挠,长跪而谢之曰:“先生坐何至于此,寡人谕矣。夫韩、魏灭亡,而安陵以五十里之地存者, 显示整段
    太平御览·勇五》:王忿然变色,怒曰:“未尝见天子之怒乎?”且曰:“臣未尝见。”王曰:“夫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且曰:“大王亦尝见布衣韦带士之怒乎?”王曰:“布衣韦带士之怒,解冠徒跣,以头抢地耳,何难知者?”且曰:“此乃庸夫庶人之怒耳,非布衣韦带士之怒也。夫专诸刺王僚,彗星袭月,奔星昼出;要离刺王子庆忌,仓鹰击于台上;聂政刺韩王,白虹贯日。此三者皆布衣怒也。与臣将四士,无怒则已,一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即案其匕首,起视秦王曰:“今将是矣。”王色变长跪曰:“先生就坐,寡人喻矣。”鄢陵独以五十里在者, 显示整段
  • 秦王忿然作色,怒曰公亦曾见天子之怒乎 显示相似段落

    说苑·奉使》:秦王忿然作色,怒曰:“公亦曾见天子之怒乎?”唐且曰:“王臣未曾见也。”秦王曰:“天子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唐且曰:“大王亦尝见夫布衣韦带之士怒乎?”秦王曰:“布衣韦带之士怒也,解冠徒跣,以颈颡地耳,何难知者。”唐且曰:“此乃匹夫愚人之怒耳,非布衣韦带之士怒也。夫专诸刺王僚,彗星袭月,奔星昼出;要离刺王子庆忌,苍隼击于台上;聂政刺韩王之季父,白虹贯日,此三人皆布衣韦带之士怒矣。与臣将四士,含怒未发,锓厉于天。士无怒即已,一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即案匕首起视秦王曰:“今将是矣。”秦王变色长跪曰:“先生就坐,寡人喻矣。 显示整段
    战国策·秦王使人谓安陵君》:秦王怫然怒,谓唐且曰:“公亦尝闻天子之怒乎?”唐且对曰:“臣未尝闻也。”秦王曰:“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唐且曰:“大王尝闻布衣之怒乎?”秦王曰:“布衣之怒,亦免冠徒跣,以头抢地尔。”唐且曰:“此庸夫之怒也,非士之怒也夫专诸之刺王僚也,彗星袭月;聂政之刺韩傀也,白虹贯日;要离之刺庆忌也,仓鹰击于殿上。此三子者,皆布衣之士也,怀怒未发,休祲降于天,与臣而将四矣。若士必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天下缟素,今日是也。”挺剑而起,秦王色挠,长跪而谢之曰:“先生坐何至于此,寡人谕矣。 显示整段
    艺文类聚·匕首》:秦王怒曰:尝见天子之怒乎。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唐且曰:大王尝闻布衣韦带之士怒乎。一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即按其匕首起曰:今将是矣。王变色曰:先生就坐,寡人喻矣。 显示整段
    太平御览·匕首》:秦王怒曰:“尝见天子之怒乎?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唐且曰:“大王尝闻布衣韦带之士怒乎?一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即案其匕首起曰:“今将是矣!”王变色长跪曰:“先生就坐,寡人喻矣。 显示整段
    太平御览·勇五》:王忿然变色,怒曰:“未尝见天子之怒乎?”且曰:“臣未尝见。”王曰:“夫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且曰:“大王亦尝见布衣韦带士之怒乎?”王曰:“布衣韦带士之怒,解冠徒跣,以头抢地耳,何难知者?”且曰:“此乃庸夫庶人之怒耳,非布衣韦带士之怒也。夫专诸刺王僚,彗星袭月,奔星昼出;要离刺王子庆忌,仓鹰击于台上;聂政刺韩王,白虹贯日。此三者皆布衣怒也。与臣将四士,无怒则已,一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即案其匕首,起视秦王曰:“今将是矣。”王色变长跪曰:“先生就坐,寡人喻矣。” 显示整段
    太平御览·》:秦王怒曰:“尝见天子之怒乎?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唐且曰:“大王尝闻布衣韦带之士怒乎?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即按其匕首,起,视秦王曰:今将是矣。“王变色长跪曰:”先生就坐,寡人喻矣。 显示整段
    太平御览·奉使下》:秦王忿然作色,谓且曰:“亦尝见天子之怒乎?”曰:“臣未尝见也。”王曰:“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且曰:“大王亦尝见布衣韦带之士怒乎?”王曰:“布衣韦带之士,怒则解冠徒跣,以头抢地耳,何难知者?”且曰:“此乃庸夫之怒耳。布衣之士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即持其匕首起,视秦王曰:“今将是矣!”秦王变色,长跪曰:“先生就坐,寡人谕矣。” 显示整段
  • 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显示相似段落

    说苑·奉使》: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显示整段
    新书·过秦上》:伏尸百万,流血漂橹, 显示整段
    鶡冠子·武灵王》:今或僵尸百万,流血千里, 显示整段
    史记·秦始皇本纪》:伏尸百万,流血漂卤。 显示整段
    史记·陈涉世家》:伏尸百万,流血漂橹, 显示整段
    战国策·秦王使人谓安陵君》: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显示整段
    汉书·陈胜项籍传》:伏尸百万,流血漂卤, 显示整段
    前汉纪·高祖皇帝纪二》:伏尸百万。流血漂橹。 显示整段
    艺文类聚·匕首》: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显示整段
    太平御览·战上》:伏尸百万,流血漂卤。 显示整段
    太平御览·匕首》: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显示整段
    太平御览·勇五》: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显示整段
    太平御览·》: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显示整段
    太平御览·奉使下》: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显示整段
  • 流血千里 显示相似段落

    说苑·奉使》:流血千里。 显示整段
    论衡·非韩》:流血千里。 显示整段
    鶡冠子·武灵王》:流血千里, 显示整段
    文子·上义》:流血千里, 显示整段
    淮南子·兵略训》:流血千里, 显示整段
    越绝书·外传记宝剑》:流血千里, 显示整段
    战国策·秦王使人谓安陵君》:流血千里。 显示整段
    汉书·蒯伍江息夫传》:流血千里。 显示整段
    前汉纪·孝武皇帝纪三》:流血千里。 显示整段
    群书治要·上义》:流血千里, 显示整段
    群书治要·本经》:流血千里, 显示整段
    艺文类聚·》:流血千里, 显示整段
    艺文类聚·匕首》:流血千里。 显示整段
    太平御览·剑中》:流血千里, 显示整段
    太平御览·匕首》:流血千里。 显示整段
    太平御览·勇五》:流血千里。 显示整段
    太平御览·》:流血千里。 显示整段
    太平御览·御制上》:流血千里, 显示整段
    太平御览·奉使下》:流血千里! 显示整段
  • 乃免冠徒跣 显示相似段落

    风俗通义·李广》:乃免冠徒跣, 显示整段
    史记·张丞相列传》:免冠,徒跣, 显示整段
    战国策·秦王使人谓安陵君》:亦免冠徒跣, 显示整段
    汉书·张周赵任申屠传》:免冠,徒跣, 显示整段
    汉书·李广苏建传》:若乃免冠徒跣, 显示整段
    群书治要·》:免冠,徒跣, 显示整段
    太平御览·丞相上》:免冠,徒跣, 显示整段
    太平御览·正直上》:免冠,徒跣, 显示整段
    太平御览·》:免冠徒跣, 显示整段
  • 夫专诸刺王僚,彗星袭月 显示相似段落

    说苑·奉使》:夫专诸刺王僚,彗星袭月, 显示整段
    战国策·秦王使人谓安陵君》:非士之怒也夫专诸之刺王僚也,彗星袭月; 显示整段
    太平御览·星上》:专诸之刺王僚,彗星笼月色。 显示整段
    太平御览·勇五》:夫专诸刺王僚,彗星袭月, 显示整段
    太平御览·》:专诸刺王僚,彗星袭月。 显示整段
  • 聂政刺韩王之季父,白虹贯日 显示相似段落

    说苑·奉使》:聂政刺韩王之季父,白虹贯日, 显示整段
    战国策·秦王使人谓安陵君》:聂政之刺韩傀也,白虹贯日; 显示整段
    艺文类聚·》:聂政刺韩樏,白虹贯日。 显示整段
    太平御览·日下》:聂政刺韩相,荆轲刺秦王,并白虹贯日。 显示整段
    太平御览·虹霓》:唐睢谓秦王曰:“聂政刺韩相,白虹贯日。” 显示整段
    太平御览·勇五》:聂政刺韩王,白虹贯日。 显示整段
  • 白虹贯日 显示相似段落 [点此显示(32项)]

  • 要离刺王子庆忌,苍隼击于台上 显示相似段落

    说苑·奉使》:要离刺王子庆忌,苍隼击于台上; 显示整段
    战国策·秦王使人谓安陵君》:要离之刺庆忌也,仓鹰击于殿上。 显示整段
    艺文类聚·》:要离刺庆忌,苍鹰击于殿上。 显示整段
    太平御览·勇五》:要离刺王子庆忌,仓鹰击于台上; 显示整段
    太平御览·》:要离刺庆忌,苍鹰击于殿上。 显示整段
  • 要离刺王子庆忌 显示相似段落

    说苑·奉使》:要离刺王子庆忌, 显示整段
    吕氏春秋·忠廉》:要离走,往见王子庆忌于卫。 显示整段
    战国策·秦王使人谓安陵君》:要离之刺庆忌也, 显示整段
    艺文类聚·》:要离刺庆忌, 显示整段
    太平御览·勇五》:要离刺王子庆忌, 显示整段
    太平御览·烈士》:要离既杀王子庆忌, 显示整段
    太平御览·》:要离刺庆忌, 显示整段
  • 布衣之士也 显示相似段落

    吕氏春秋·不侵》:布衣之士也; 显示整段
    吕氏春秋·博志》:皆布衣之士也, 显示整段
    战国策·秦王使人谓安陵君》:皆布衣之士也, 显示整段
    群书治要·吕氏春秋》:布衣之士也。 显示整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