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品藻》

電子圖書館
1 品藻:
《家語》曰:子貢曰:陳靈公君臣宣淫於朝,泄冶諫而煞之,是與比干同也。可謂仁乎。子曰:比干於紂,親則叔父,官則少師,忠款之心,在於宗廟而已,固以必死爭之,冀身死之後,紂當悔悟,本其情志,在乎仁者也。泄冶位下大夫,無骨肉之親,懷寵不去,以區區之身,欲止一國之淫昏,死而益亡,可謂懷矣。詩曰:民之多僻,無自立辟,其泄冶之謂也。
又曰:子路曰:澹臺子羽,有君子之容,而行不勝其貌,宰我有文雅之辭,而智不充其辯。孔子曰:相馬以輿,相士以居,弗可廢已,以容取人,則失之子羽,以言取人,則失之宰予。
又曰:子夏三年喪畢,見於孔子,與之琴,使之弦,侃侃而樂。作而曰:先王制禮,不敢不及。子曰:君子也。閔子三年喪畢,見於孔子,與之琴,使之弦,切切而悲。作而曰:先王制禮,不敢過焉。子曰:君子也。子貢曰:二者殊情,而俱曰君子,賜也惑之,敢問。孔子曰:閔子哀未盡,能斷之以禮,子夏哀已盡,能引之及禮,雖鈞謂之君子,不亦可乎。

2 品藻:
《孔藂子》曰:魏安釐王問子從曰:馬回梗梗亮直,有大丈夫之節,吾欲以為相,可乎。答曰:亮直之節,臣未明也。王曰:何故。答曰:長目而豕視者,必體方而心圓,每以其法相人,千百不失一,臣見回,非不偉其體幹也。然甚疑其目,王卒用之,三月,果以諂言得罪。

3 品藻:
《漢書》曰:高帝置酒洛陽南宮。上曰:吾所以有天下者何,項氏之所以失天下者何。王陵對曰:陛下慢而侮人,項羽仁而敬人,然陛下使人攻城略地,所降者因以與之,與天下同其利也。項羽妒賢嫉能,有功者害之,賢者疑之,戰勝而不與人功,得地而不與人利,此其所以失天下也。上曰:公知其一,未知其二,夫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鎮國家,撫百姓,給餉饋,不絕糧道,吾不如蕭何,連百萬之眾,戰必勝,攻必取,吾不如韓信,此三者皆人傑也。吾能用之,此吾所以有天下也。項羽唯有一范增,不能用,此其所以為我擒也。群臣悅服。

4 品藻:
《袁山松漢書》曰:王允,字子師,世仕州郡,為冠蓋,同郡郭林宗。見而奇之曰:王生一日千里,王佐才也。遂與之友善,允仕至司徒。

5 品藻:
《青州先賢傳》曰:京師號曰:陳仲舉,昂昂如千里驥,周孟玉,瀏瀏如松下風。

6 品藻:
范曄《後漢書》曰:許劭嘗到潁川,多長者之遊,唯不詣陳寔,又陳蕃喪妻還葬,鄉人畢至,而劭獨不往,或問其故。劭曰:太丘道廣,廣則難周,仲舉性峻,峻則少通,故不造也。其多所裁量若此,曹操微時,嘗卑辭厚禮,求為已助,劭鄙其人,而不肯對,操乃伺隙脅劭。劭不得已曰:君清平之奸賊,亂世之英雄,操大悅而去,初劭與從兄靖,俱有高名,好共覈論鄉黨人物,每月輒更其品題,故汝南俗有月旦評焉。

7 品藻:
《郭泰別傳》曰:泰字林宗,少遊汝南,先過袁閬,不宿而退,遂往從黃憲,累日方還,或問林宗。林宗曰:奉高之器,譬諸汎濫,雖清而易挹,叔度汪汪君子,若千萬頃陂,澄之不清,混之不濁,不可量也。

8 品藻:
《三輔決錄》曰:弭生字仲叔,其父賊。故張伯英與李幼才書曰:弭仲叔高德美名,命世之才也。非弭氏小族所當有,新豐瘠土所當出也。

9 品藻:
《魏志》曰:盧欽著書。稱徐邈曰:或問欽,徐公當武帝之時,人以為通人,自在涼州,及還京都,人以為介,何也。欽答曰:往者毛孝先崔季珪用事,貴清素之志,徐公不改其常,故人以為通,比來天下奢靡,轉相放效,而徐公雅尚自若,不與俗同,故前日之通,乃今日之介也。

10 品藻:
《典略》曰:禰衡,建安初,自荊州北遊許都,書一刺懷之,漫滅而無所遇。或問之曰:何不從陳長文司馬伯達乎。衡曰:卿欲使我從屠沽兒輩耶。又問曰:當今復誰可者。衡曰:大兒孔文舉,小兒楊德祖,又問荀令君趙盪寇,皆足蓋世乎。衡見荀有容儀,趙有腹。乃答曰:文若可借面弔喪,稚長可使監廚請客,其意以為荀但有貌,趙健啖肉也。又曰:趙戩遭三輔亂,客於荊州,荊州牧劉表,以為賓客,是時禰衡來遊京師,詆訾朝士,謂無直事,及南見戩。歎之曰:所謂劒則干將莫耶,木則椅桐梓漆,人則顏冉仲弓也。

11 品藻:
《姚信士緯》曰:周勃之勳,不如霍光,此前史所載,較然可見,而以勃功大於光,意竊不安,何者,勃本高帝大臣,官尊勢顯,眾所歸向,居太尉位,擁兵百萬,既有陳平王陵之力,又有朱虛諸王之援,酈其遊說,以譎諸呂,因眾之心,易以濟事,若霍光者,以倉卒之際,受寄託之任,輔弼幼主,天下晏然,遇燕王上官之亂,誅除凶逆,以靖王室,廢昌邑,立宣帝,任漢家之重,隆中興之祚,參贊伊周,為漢賢相,推驗事效,優劣明矣。

12 品藻:
《袁子》曰:或云,故少府楊阜,豈非忠臣哉。答曰:然可謂直士,忠則吾不知也。夫為人臣,見人主失道,指斥其非,而播揚其惡,可謂直士,未為忠臣,故司馬陳群則不然,其談論終日,未嘗言人主之非,書數十上,而外人不知,君子謂陳群於是乎長者。

13 品藻:
《郭子》曰:庾道季云,藺相如雖千載死人,懍懍恆如有生氣,曹蜍李志雖見在,厭厭如在九泉下。

14 品藻:
《世說》曰:王濬沖裴叔則二人,總角詣鍾士季,須臾去,後客問二童何如。鍾曰:裴楷清通,王戎簡要,後二十年,此二賢當為吏部尚書,冀爾時天下無復滯才。事具職官部吏部尚書篇。
又曰:嵇中散語趙景真,卿瞳子白黑分明,有白起風,恨量小狹。趙答曰:尺表能審琁衡之度,寸管能測往復之晷,何必在大,但問識何如耳。
又曰:諸葛瑾,其弟亮,及從弟誕,並有盛名,各在一國,于時以為蜀得其龍,吳得其虎,魏得其狗。
又曰:王大將軍稱王夷甫,處眾人之中,如珠玉在瓦石閒。
又曰:世中稱庾文康為豐年玉,庾稚恭為荒年穀。
又曰:魏明帝世,使后弟毛曾,與夏侯太初共坐,時人謂蒹葭倚玉樹,時目夏侯太初,朗如日月入懷。

15 品藻:
【書】《晉徐藻妻陳氏與妹劉氏書》:伏見偉方所作先君誄,其述詠勳德,則仁風靡墜,其言情訴哀,則孝心以敘,自非挺生之才,孰能克隆聿脩若斯者乎。執詠反覆,觸言流淚,感賴交集,悲慰並至,元方偉方,並年少而有盛才,文辭富豔,冠於此世,竊不自量,有疑一言,略陳所懷,庶備起予,先君既體弘仁義,又動則聖檢,奉視極孝,事君盡忠,行己也恭,養民也惠,可謂立德立功,示民軌儀者也。但道長祚短,時乏識真,榮位未登,高志不遂,本不標方外跡也。老莊者,絕聖棄智,渾齊萬物,等貴賤,忘哀樂,非經典所貴,非名教所取,何必輒引以為喻耶,可共詳之。

16 品藻:
【論】《後漢孔融汝潁優劣論》曰:融以為汝南士勝潁川士,陳長文難。融答之曰:汝南戴子高,親止千乘萬騎,與光武皇帝共於道中,潁川士雖抗節,未有頡頏天子者也。汝南許子伯,與其友人,共說世俗將壞,因夜舉聲號哭,潁川雖憂時,未有能哭世者也。汝南府許掾,教太守鄧晨,圖開稻陂數萬頃,累世獲其功,夜有火光之瑞,韓元長雖好地理,未有成功見效,如許掾者也。汝南張元伯,身死之後,見夢范巨卿,潁川士雖有奇異,未有能神而靈者也。汝南應世叔,讀書五行俱下,潁川士雖多聰明,未有能離婁並照者也。汝南李洪,為太尉掾,弟煞人當死,洪自劾詣閤,乞代弟命,便飲酖而死,弟用得全,潁川雖尚節義,未有能煞身成仁如洪者也。汝南翟子威,為東郡太守,始舉義兵,以討王莽,潁川士雖疾惡,未有能破家為國者也。汝南袁公著,為甲科郎,上書欲治梁冀,潁川士雖慕忠讜,未有能投命直言者也。

17 品藻:
《魏夏侯玄樂毅論》曰:夫求古賢之意,宜以大者遠者先之,必迂迴而難通,然後已焉可也。觀樂生報燕惠王之書,其殆庶乎知機,合道以終始者與。其喻昭王曰:伊尹放太甲而不疑,太甲受放而不怨,是以天下為心者也。夫欲極道德之至量,務以天下為心者,必致其主於盛隆,合其趣於先王,樂生之志,豈其局跡當時,止於兼并而已哉。舉齊之事,所以運其機而動四海也。圍城而害不加於百姓,此仁心著於遐邇矣。舉國不謀其功,除暴不以威力,此至德令於天下也。邁至德以率列國,則幾於湯武之事矣。樂生方恢大綱,以縱二城,收民明信,以待其弊,將使即墨莒人,顧仇其上,願釋干戈,賴我猶親,善守之智,無所施之,然求仁得仁,即墨大夫之義也。任窮則從,微子適周之道也。開彌廣之路,以待田單之徒,長容善之風,以申齊之志,我澤如春,下應如草,道光宇宙,智者宅心,然則鄰國傾慕,四海延頸,思戴燕主,仰望風聲,二城必從,則王業隆矣。雖淹留於兩邑,乃所以致速於天下也。不幸之變,勢所不圖,敗於垂成,時運固然,樂生豈不知拔二城之速了哉。顧城拔而業乖也。豈不慮不速之致變哉。顧業乖與變同也。由是觀之,樂生之不屠二城,其亦未可量也。

18 品藻:
《晉張輔名士優劣論》曰:世人見魏武皇帝處有中土,莫不謂勝劉玄德也。余以玄德為勝,夫撥亂之主,先以能收相獲將為本,一身善戰,不足恃也。世人以玄德為呂布所襲,為武帝所走,舉軍東下,而為陸遜所覆,雖曰為呂布所襲,未若武帝為徐榮所敗,失馬被創之危也。玄德還據徐州,形勢未合,在荊州,景叔父子不能用其計,舉州降魏,手下步騎,不滿數千,為武帝大眾所走,未若武帝為呂布北騎所禽,突火之急也。為陸遜所覆,未若武帝為張繡所困,挺身逃遁,以喪二子也。然其忌克,安忍無親,董公仁賈文和,恆以佯愚自免,荀文若楊德祖之徒,多見賊害,行兵三十餘年,無不親征,功臣謀士,曾無列土之封,仁愛不加親戚,惠澤不流百姓,豈若玄德威而有思,勇而有義,寬弘而大略乎。諸葛孔明,達治知變,殆王佐之才,玄德無強盛之勢,而令委質,張飛關羽,皆人傑也。服而使之,夫明闇不相為用,能否不相為使,武帝雖處安強,不為之用也。況在危急之間,勢弱之地乎。若令玄德據有中州,將與周室比隆,豈徒三傑而已哉。
又曰:世人論司馬遷班固,多以固為勝,余以為失,遷敘三千年事,五十萬言,固敘二百年事,八十萬言,固煩省不敵,不如一也。良史述事,善足以獎勸,惡足以鑒誡,人道之常,中流小事,無取皆書,不如二也。毀敗晁錯,傷忠臣之道,不如三也。遷既造創,固又因循,難易益不同矣。又遷為蘇秦張儀范睢蔡澤作傳,逞詞流離,亦足以明其大才,此真所以為良史也。
又曰:樂毅諸葛孔明之優劣,互以毅相弱燕,合五國之兵,以破強齊,雪君王之恥,圍城而不急攻,將令道窮而義服,此則仁者之師,莫不謂毅為優,余以五國之兵,共伐一齊,不足為強,大戰濟西,伏尸流血,不足為仁,夫孔明包文武之德,劉玄德以知人之明,屢造其廬,咨以濟世,奇策泉涌,智謀從橫,遂東說孫權,北抗大魏,以乘勝之師,翼佐取蜀,及玄德臨終,禪其大位,在擾攘之際,立童蒙之主,設官分職,班敘眾才,文以寧內,武以折衝,然後布其恩澤於中國之民,其行軍也。路不拾遺,毫毛不犯,勳業垂濟而隕,觀其遺文,謀謨弘遠,雅規恢廓,己有功則讓於下,下有●則躬自咎,見善則遷,納諫則改,故聲烈震於遐邇也。孟子曰:聞伯夷之風,貪夫廉,余以為睹孔明之忠,姦臣立節矣。殆將與伊呂爭儔,豈徒樂毅為伍哉。

URN: ctp:n542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