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寵幸》

電子圖書館
1 寵幸:
《左傳》曰:申侯有寵於楚文王,文王將死,與之璧,使行。曰:唯我知汝,汝專利而不厭,我死,汝必速行,無適小國,將不容汝焉。既葬,出奔鄭,又寵於厲公。
又曰:公子他有白馬四,宋公嬖向魋,魋欲之,公取而朱其尾鬣,以與之,他怒,使其從奪之,魋懼,將走,公●門而泣之,目盡腫。

2 寵幸:
《韓子》曰:彌子瑕有寵於衛國,衛國法,竊駕君車罪刖,子瑕之母病,其人有夜告彌子,彌子矯駕君車以出。君聞而賢之曰:孝哉。為母之故,犯刖罪,異日與君遊於果園,食桃而甘,以其餘獻君。君曰:愛我,忘其口,啖寡人。

3 寵幸:
《戰國策》曰:楚王游雲夢,結駟千乘,旌旗蔽日,野火之起若雲蜺,兕虎之●若雷霆,有狂兕依輪,而王親扞弓而射之,一發而殪。王仰天而笑曰:樂矣。今日之遊也。寡人萬歲千秋之後,誰與同樂此矣。安陵君纏泣數行而進曰:臣入則侍席,出則陪乘,大王萬歲千秋之後,臣願以身拭黃泉,驅螻蟻,又何得此樂而樂之,大王悅,而封纏為安陵君。
又曰:魏王與龍陽君共舩而釣,龍陽君涕下。王曰:何為泣。曰:為臣之所得魚也。王曰:何謂也。對曰:臣之所得魚也。臣甚喜,後得又益大,臣欲棄前所得魚矣。今以臣之凶惡,而得為王拂枕席,今四海之內,美人亦甚多矣。聞臣之得幸於王也。必褰裳趍王,臣亦曩之所得魚也。亦將棄矣。臣安能無涕出乎。魏王於是布令於四境之內曰:敢言美人者滅族。

4 寵幸:
《漢書》曰:漢興,佞幸寵臣,高祖時,則有藉孺,孝惠時閎孺,此兩人非有材能,但以婉媚貴幸,與上臥起,公卿皆因門說,故孝惠時,郎侍中皆冠鵔鸃,具帶,傅脂粉,皆閎藉之屬也。
又曰:鄧通為黃頭郎,文帝夢上天,不能,有一黃頭郎推助之,及顧其衣裳,後穿,寐覺而之漸臺,以夢中陰自求推者,見鄧通其衣後穿,夢中所見也。召問甚悅,尊異之,通亦愿謹,不好外交,雖賜洗沐,不欲出,於是文帝賞賜通鉅萬以十數,賜通蜀嚴道銅山,得自鑄錢。
又曰:韓嫣,武帝為膠東王時,與上學相愛,及上為太子,愈益親,嫣善騎射,聰惠,上即位,欲事伐胡,而嫣先習兵,以故益尊貴,賞賜擬鄧通,常與上共臥起。
又曰:李延年歌為變聲,是時欲造樂,令司馬相如等作詩,延年輒承意,弦歌所造詩,為之聲曲,由是為協律都尉,佩二千石印綬,而上與之臥起,其愛幸將韓嫣同。
又曰:金日磾子賞建二人,皆愛幸,為武帝弄兒,常在旁,昭帝時,日磾兩子俱侍中,與昭帝略同年,共臥起,賞為奉車都尉,建為駙馬都尉。
又曰:張放,鴻嘉中,宣帝欲遵武帝故事,與近臣遊宴,放以公主子,日數得幸,取皇后弟平恩侯許嘉女,上為放供帳,賜甲第,充以乘輿服飾,號為天子取婦,皇后嫁女,兩宮使者,冠蓋不絕,賞賜以千萬,故與上臥起,寵愛殊絕。
又曰:董賢為郎,傳漏正殿下,賢為人美麗,哀帝望見,悅其儀貌。識而問之曰:是舍人董賢耶,因引上與語,拜為黃門郎,由是始幸,賢寵愛日甚,為駙馬都尉,侍中,出則參乘,入御左右,旬月間,賞賜累鉅萬,常與上臥起,常晝寢,偏藉上衣袖,上欲起,賢未覺,不欲動賢,乃斷袖而起,其受恩至此。

5 寵幸:
《魏志》曰:孔挂性便妍,曉博弈蹋鞠,太祖愛之,每在左右,出入隨從,挂察太祖意歡樂,因言吹,曲有所陳,事多見從,數得賞賜,又多饋遺,挂由此侯服玉食,太祖既愛挂,五官將及諸侯亦皆親之。
又《曹毗曹肇傳》曰:肇纂明帝寵愛之,寢止恆同,常與帝戲,睹衣物,有不獲,輒入御帳,服之徑出,其見親寵,類此比也。

6 寵幸:
《俗說》曰:桓玄寵丁期,朝賢論事,賓客聚集,恆在背後坐,食畢,便迴盤與之,期雖被寵,而謹約不敢為非,玄臨死之日,期乃以身捍刃。

7 寵幸:
【詩】《魏阮籍詩》曰:昔日繁華子,安陵與龍陽,夭夭桃李華,灼灼有輝光,悅澤若九春,罄折似秋霜,流眄發姿媚,言笑吐芬芳,攜手等歡愛,宿昔同衾裳。

8 寵幸:
《晉張翰周小史詩》曰:翩翩周生,婉孌幼童,年十有五,如日在東,香膚柔澤,素質參紅,團輔圓●,菡萏芙蓉,爾形既淑,爾服亦鮮,輕車隨風,飛霧流煙,轉側綺靡,顧眄便妍,和顏善笑,美口善言。

9 寵幸:
《梁吳筠詠少年詩》曰:董生唯巧笑,子都信美目,百萬市一言,千金買相逐,不道參差菜,誰論窈窕淑,願君捧繡被,來就越人宿。

10 寵幸:
《梁劉遵繁華詩》曰:可憐周小童,微笑摘蘭藂,鮮膚勝粉白,●臉若桃紅,挾彈雕陵下,垂鉤蓮葉東,腕動飄香麝,衣輕任好風,幸承拂枕選,得奉畫堂中,本知傷輕薄,含辭羞自通,翦袖恩雖重,殘桃愛不終,蛾眉詎誰嫉,新姬近入宮。

11 寵幸:
【論】《梁沈約宋書恩幸傳序論》曰:夫人君南面,九重奧絕,陪奉朝夕,義隔卿士,階闥之任,宜有司存,既而恩以狎生,信由恩得,無可憚之姿,有易親之色,孝建泰始,主威獨運,空置百司,權不外假,而刑政糾雜,理難遍通,耳目所寄,事歸近習,賞罰之要,是謂國權,出內王命,由其掌握,於是方塗結軌,輻輳同奔,人主謂其身卑位薄,以為權不得重,曾不見鼠憑社貴,狐藉虎威,外無逼主之嫌,內有專用之功,勢傾天下,未之或悟,挾朋樹黨,政以賄成,鈇質創痏,搆於床笫,服冕乘軒,出乎言笑之下,西京許史,蓋不足云,晉朝王石,未或能及,太宗晚運,屢經盛衰,權倖之徒,慴憚宗戚,欲使幼主孤立,永竊國權,搆造異同,興樹禍隙,帝弟宗王,相繼屠勦,民忘宋德,雖非一塗,寶祚夙傾,實由於此,嗚呼哀哉。

URN: ctp:n543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