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关注我们,随时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关注我们,随时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关注我们,随时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关注我们,随时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简体字版

《尚书》

电子图书馆
1 尚书:
应劭《汉官仪》曰:尚书,唐虞官也。书曰:龙,命汝作纳言,朕命惟允。
又曰:汉明帝诏曰:尚书盖古之纳言,出纳朕命,机事不密则害成,可不慎欤。

2 尚书:
韦昭《辩释名》曰:尚,上也。言最在上,总领之也。辩云,尚犹奉也。百官言事,当省案平处奉之,故曰尚,尚食尚方亦然。

3 尚书:
《汉书》:百官表曰:成帝罢中书官,初置尚书员五人。如淳曰:主天子文书曰尚书,如主婿曰尚主。

4 尚书:
《桓子新论》曰:昔尧言舜于大麓者,录天下事,如今之尚书官矣。宜得大贤智,乃使处议持平焉。

5 尚书:
谢承《后汉书》曰:朱穆为尚书,谠言正直。

6 尚书:
《华峤汉书》曰:韦彪上疏曰:欲急民所务,当先除其患,其原在尚书,典枢机,天下事一决之,不可不察。

7 尚书:
《东观汉记》曰:章帝东巡,过任城,乃幸郑均舍,敕赐尚书禄,以终其身,故时人号为白衣尚书。续汉书曰:李固上疏曰:陛下之有尚书,犹天之有北斗,北斗为天喉舌,尚书为陛下喉舌。

8 尚书:
《魏志》曰:陈群为尚书,制九品为官人之法,群所建也。

9 尚书:
王昶《考课事》曰:尚书侍中考课,一曰掌建六材,以考官人,二曰综理万机,以考庶绩,三曰进视惟允,以掌谠言,四曰出纳王命,以考赋政,五曰罚法,以考典刑。

10 尚书:
《会稽典录》曰:郑弘拜尚书郎,旧典,科满补县长,令史为丞尉,弘奏以为台职位尊而赏薄,人无乐者,诸使郎补县令,令史为长,上从其议,自此为始。

11 尚书:
《齐职仪》曰:尚书六人,品第三,秩六百石,进贤两梁冠,纳言帻,绛朝服,佩水苍玉,执笏负荷。

12 尚书:
沈约《宋书》曰:顾琛传曰:寺门有制,八座以下,门生随入者有差,不得杂以人士,琛以宗人顾硕顾,寄尚书张茂度闻名,而去硕头同席坐遣出,凡尚书官,大罪则免,小罪则遣出,出者百日无代人,听还本职。

13 尚书:
【箴】《汉杨雄尚书箴》曰:允敕百工,命作斋栗,龙惟纳言,是机是密,出入王命,王之喉舌,献善宣美,而谗说是折,我视云明,我听云聪,载夙载夜,惟允惟恭,故君子在室,出言如风。

14 尚书:
【诔】《晋潘岳庾尚书诔》曰:宽而能怀,威而不猛,化行如形,民应如影,曀曀虚坐,翩翩玄幕,几筵生尘,空馆寥廓。

15 尚书:
《晋卢湛尚书武强侯卢府君诔》曰:湛罪重五岳,衅深四海,身不灰灭,延于家门,方今斩焉在疚,死已无日,大惧先意遗烈,将坠乎地,罔极之哀,终不宣写,是以忍在草土之中,撰述平素之迹,笃生我君,天挺贤俊,弘阐大风,光隆洪胤,蔚矣其姿,绰乎其韵,天不予晋,厄运时臻,阳九之会,虽圣莫振,君实振惶,国难是图,跋履山川,东征西徂,方协遐任,言复皇舆,不见楚申,致命郢都,往古来今,自远及近,凡在丧亲,犹思俱殒,况我荼毒,靡经不尽,日月逾迈,寒暑代迁,恩慈弥远,穷思日缠,撰述遗迹,临文烦冤。

16 尚书:
《隋江总度支尚书陆君诔》曰:陆公国士之眷,惠好之深,临丧能诔,久愿摇笔,时事迍邅,不惶削藁,梁季适越,未戢干戈,陈世入仕,累牵物役,杼抽于怀,三十馀载,隋开皇九年,于长安致仕,悬车以洎,就木何几,但东海成田,南冠承絷,龟山更徙,空想吹笛之哀,马角徒生,绝望通波之水,呜呼哀哉。于是揽涕操觚。乃为诔曰:雁行攸序,龙作间才,让珠不拜,锡剑恩来,世故天祸,臣悲主辱,露尽朝阳,风惊夜烛,悠悠世路,辛苦艰虞,寻戈满道,曝骨交衢,家无半菽,地绝飞刍,念群桑梓,零落雕枯,伤君井邑,了盘崎岖,凄凉故友,擗树遗孤,临穴别野,抚榇穷涂。

17 尚书:
《梁张缵故左氏尚书忠子沈憎旻墓志铭》曰:渐东振古,龟组三袭,政若解绳,吏如燥湿,十升龙管,四至九卿,居高首映,比德腰明。

18 尚书:
【表】《梁沈约让五兵尚书表》曰:臣闻百舍之赵,非宿舂所资,千里之越,岂一苇能泝,何者,装轻适于路远,舟弱疲于济深,丑貌悴容,不藉鉴于淄水,驽足蹇步,终取踬于盐车。

19 尚书:
《梁丘迟为范尚书拜表》曰:昔滕公移晷于泗亭,陈遂留欢于博进,禄止一守,官穷九列,臣获照秋阳,取沃淮海,发蒙去愆,已若松乔,匪富伊荣,须臾至此,赏参十乱,躬越五水,历览前载,孰与为匹。

20 尚书:
《梁萧子范为兄宗正让都官尚书表》曰:纳言之授,皇命所由,五星悬曜,差池紫宫之曲,百官根本,联曹建礼之内,孔蔡诣博,垂芳于两京,陈锺令才,比肩于魏世,逖望前英,俯修薄义,无尸素礼,而绝祗奉。

21 尚书:
《隋徐陵让五兵尚书表》曰:臣闻仲尼大圣,犹云书不尽言,士衡高才,当称文不逮意,臣比衰疴日积,思绪茫然,频托朋游,为裁章表,虽复陈琳健笔,未尽愚怀,孙惠辞人,颇加烦饰,所以高天缅邈,弗降昭回,瞻拜丝纶,更增忧惫,臣虽不敏,弱冠登朝,伊言承华,豫游多士,晚逢兴运,爰滥宠私,尔时四郊多垒,七雄分争,国家制度,日不暇给,赵宫论受命之宜,高邑奏升坛之礼,而参闻秘计,弗解单于之兵,飞箭驰书,未动聊城之将,不期枚乘老叟,忽降特恩,冯唐暮年,见申明主,擢宰京邑,朝坐棘林,遂致洛阳无雨,非止长安多盗,其宜屏锢,用置严科,犹处名僚,久为叨窃,但著书天禄,虽如刘向,朔望登朝,转同王隐,于其朽劣,尚可从容,司会文昌,邈然非据。

URN: ctp:n544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