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魂魄》

電子圖書館
1 魂魄:
《淮南子》曰:天氣為魂,地氣為魄。

2 魂魄:
《易》曰:精氣為物,遊魂為變。

3 魂魄:
《白虎通》曰:魂者何謂也。魂猶伝伝也。行不休也。動於外,主於情,魄者白也。猶著人者也。主於性。

4 魂魄:
《韓詩外傳》曰:溱與洧,謂鄭國之俗,三月上巳,於兩水之上,招魂續魄,拂不祥也。

5 魂魄:
《禮記》曰:延陵季子適齊,長子死於嬴博之間,既封左袒,右還其封。曰:若魂氣則無不之。
又曰:作其祝號,玄酒以祭,君與夫人交獻,以嘉魂魄,是謂合莫。
又曰:氣也者,神之盛也。魂也者,鬼之盛也。

6 魂魄:
《左傳》曰:子產云,人生始化曰魄,既生魄陽曰魂,用物精多,則魂魄彊。又曰:樂祁云,心之精爽,是謂魂魄。

7 魂魄:
《越絕書》曰:越王問於范子曰:寡人聞人失其魂魄者死,得其魂魄者生,物皆有之,人亦有之。范子曰:人有之,萬物亦然,天地之間,人為貴,物之生,穀為貴,以生人,與魂魄無異也。

8 魂魄:
《離騷》曰:百年信荏苒,何為苦心魂。
又曰:隱淪駐精魄。
又曰:望孟夏之短夜,何晦朔之若歲,惟郢路之脩遠兮,魂一夕而九逝。
又《招魂篇》曰:招魂者,宋玉之所作也。玉憐哀屈原,忠而斥棄,憂愁山澤,魂魄放逸,厥命將落,故作招魂,欲以復其精神,延其年壽,外陳四方之惡,內崇楚國之美,以諷諫懷王,冀其覺悟而還之也。朕幼清以廉絜,身服義而不沫。

9 魂魄:
《史記》曰:高祖謂沛父兄曰:游子悲故鄉,吾雖都關中,萬歲後,吾魂魄樂思鄉也。

10 魂魄:
《淮南子》曰:魂問於魄曰:道何以為體。曰:以無有為體。魄曰:無有有形乎。魂曰:無有。魄曰:無有何得而問也。魂曰:吾直遇之耳,視之無形,聽之無聲,謂之幽冥,幽冥者,所以喻道,非吾道也。

11 魂魄:
《抱朴子》曰:師言欲求長生,當對服大藥,欲得通神,當水火分形,分形則自見其身三魂七魄,而天靈祇皆可接,山川之神皆可役也。

12 魂魄:
《襄陽耆舊記》曰:羊公與騶潤甫,登峴山。垂泣曰:我百年後,魂魄猶當登此山也。

13 魂魄:
【賦】《梁沈炯歸魂賦》曰:古語稱收魂升極,周易有歸魂卦,屈原著招魂篇,故知魂之可歸,其日已久,余自長安反,乃作魂歸賦。其辭曰:伊吾人之陋宗,資玄聖而云始,肇邵閟之靈源,分昌發之世祀,實聞之乎家記,又孚之於惇史,亢宗貴而博古,四史成乎一身,怪日月之遼遠,而承襲之相因,豈少賤之能察,非末學之知津也。若夫風流退讓,在秦作相,越江以東,惟戎及酆,出忠出孝,且卿且公,世歷十五,爰逮余躬,值天地之幅裂,遭日月之雰虹,去父母之邦國,理形影於胡戎,絕君臣而辭骨𡧐,蹐厚地而跼蒼穹,抱北思之胡馬,望南飛之夕鴻,泣霑襟而雜露,悲微吟而帶風,昔休明之云始,余播棄於天地,自太學而遊承明,出書生而從下吏,身豫封禪之官,名入南宮之記,登玉墀之深眇,出金門之崇邃,受北狄之奉書,禮東夷之獻使,實不嘗至屈膝遜言,以殊方降意,嗟五十之踰年,忽流離於凶忒,值中軍之失權,而大盜之移國,何赤沴之四起,豈黃霧之云塞,祈瘦弟於赤眉,乞老親於劇賊,免伏質以解衣,遂窘身而就勒,既而天道禍淫,否終斯泰,靈聖奮發,風雲嚮會,掃欃搶之星,斬蚩尤之旆,余拔逆而效從,遂妻誅而子害,雖分珪而祚土,迄長河之如帶,肌膚之痛何泯,潛翳之悲無忕,我國家之沸騰,我天下之匡復,我何辜於上玄,我何負於鄰睦,背盟書而我欺,圖信神而我戮,彼孟冬之云季,總官司而就紲,託馬首之西暮,隨檻車而迴轍,履峨峨之曾水,面飀飀之巖雪,去莫敖之所縊,過臨江之軸折,矧今古之悲涼,並攢心而霑袂,渡狹石之欹危,跨清津之幽咽,鳥虛弓而自隕,猿號子而腹裂,歷沔漢之逶迤,及楚郡之參差,望隆中之大宅,映峴首之沉碑,既縲然而就鞅,非造次之能窺,至若高祖武皇帝之基天下也。岐周景亳之地,龜圖雀書之秘,醒醉之歌咮絕,讓畔之田鱗次,余既長於克民,覺何從而掩泗,洧水兮深且清,宛水兮澄復明,昔南陽之穰縣,今百雉之都城,我太宗之威武,遏宛洧而陳兵,百萬之虜,俄成魚鱉,千仞之阜,倏似滄瀛,雖德刑成於赦服,故蠻狄震乎雄名,乃尋浙而歷商,遂經秦而至洛,覺高蹈之清遠,具風雲之倏爍,其山也則嶔岑嶵嵬,巖㟬婆阤,或孤峰而秀聚,或逸出而橫羅,千歲之木生嶺表,百丈之石枕溪阿,其水則碎訇瀄汩,或寬或疾,擊萬瀨而相奔,聚千流而同出,何武關之狹隘,而漢祖之英雄,山萬里而仰雲雨,水百仞而寫蜿虹,若一夫而守隘,豈萬眾之能攻,去青泥而踰白鹿,越渥水而到青門,長卿之賦可想,邵平之跡不存,咄嗟驪山之阜,惆悵灞陵之園,文恭儉而無隙,嬴發掘其何言,訪軹道之長組,捨藍田之璵璠,無故老之可訊,並膴膴之空原,登未央之北闕,望長樂之基趾,伊太后之所居,築旗亭而成市,槐路鬱以三條,方塗坦而九軌,觀阡陌之遺蹤,實不乖乎前史,傍直城而北轉,臨橫門而左趨,南則董卓之塢,北則符堅所居,即二賊之壚壘,為彼主之庭除,終南巃嵷,太一嵯峨,九嵏堀起,八壘連河,汩涇泥之混濁,●渭渚之清波,指咸陽而長望,何趙李而經過,息甘泉而避暑,猶爽塏而清和,爾乃背長夏,涉素秋,臥寒野,坐林陬,霜微凝而侵骨,樹栽動而風遒,思我親戚之顏貌,寄夢寐而魂求,察故鄉之安否,但望斗而觀牛,稚子夭於鄭谷,勉勵愧乎延州,聞愛妾之長叫,引寒風而入楸,何精靈以堪此,乃縱酒以陶憂,至誠可以感鬼,秉信可以祈天,何精殞而魄散,忽魂歸而氣旋,解龍驂而見送,走郵驛於亭傳,出向來之大道,反初入之山川,受繞朝之贈策,報李陵之別篇,淚未悲而自墮,語未咽而無宣,于時和風四起,具物初榮,草極野而舒翠,花分叢而落英,魚則潛波渙濯,鳥則應嶺俱鳴,隨六合之開朗,與風雲而自輕,其所涉也。州則二雍三荊,昌歡江并,唐安浙洛,巴郢雲平,其水則淮江漢洧,隋浩汙灃,潦滻潏河,涇渭相亂,或浮深而揭淺,或凌波而沿岸,每日夕而靡依,常一步而三歎,蠻蜒之與荊吳,玄狄之與羌胡,言語之所不通,嗜欲之所不同,莫不疊足斂手,低眉曲躬,豈論生平與意氣,止望首丘於南風,悲城邑之毀撤,喜風水之渺揚,既盡地而謁帝,乃懷橘而升堂,何神仙之足學,此即雲衣而虹裳也。

URN: ctp:n547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