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纲领》

Library Resources
1 纲领:
中庸一书,枝枝相对,叶叶相当,不知怎生做得一个文字齐整!方子

2 纲领:
中庸,初学者未当理会。升卿

3 纲领:
中庸之书难看。中间说鬼说神,都无理会。学者须是见得个道理了,方可看此书,将来印证。赐。夔孙录云“中庸之书,如个卦影相似,中间”云云

4 纲领:
问中庸。曰:“而今都难恁理会。某说个读书之序,须是且著力去看大学,又著力去看论语,又著力去看孟子。看得三书了,这中庸半截都了,不用问人,只略略恁看过。不可掉了易底,却先去攻那难底。中庸多说无形影,如鬼神,如‘天地参’等类,说得高;说下学处少,说上达处多。若且理会文义,则可矣。”问:“中庸精粗本末无不兼备否?”曰:“固是如此。然未到精粗本末无不备处。”

5 纲领:
问中庸大学之别。曰:“如读中庸求义理,只是致知功夫;如慎独修省,亦只是诚意。”问:“只是中庸直说到‘圣而不可知’处。”曰:“如大学里也有如‘前王不忘’,便是‘笃恭而天下平’底事。”胡泳

6 纲领:
读书先须看大纲,又看几多间架。如“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此是大纲。夫妇所知所能,与圣人不知不能处,此类是间架。譬人看屋,先看他大纲,次看几多间,间内又有小间,然后方得贯通。”

7 纲领:
问:“中庸名篇之义,中者,不偏不倚、无过不及之名。兼此二义,包括方尽。就道理上看,固是有未发之中;就经文上看,亦先言‘喜怒哀乐未发之谓中’,又言‘君子之中庸也,君子而时中’。”先生曰:“他所以名篇者,本是取‘时中’之‘中’。然所以能时中者,盖有那未发之中在。所以先开说未发之中,然后又说‘君子之时中’。”至。以下论名篇之义。

8 纲领:
至之问:“‘中’含二义,有未发之中,有随时之中。”曰:“中庸一书,本只是说随时之中。然本其所以有此随时之中,缘是有那未发之中,后面方说‘时中’去。”至之又问:“‘随时之中,犹日中之中’,何意?”曰:“本意只是说昨日看得是中,今日看得又不是中。然譬喻不相似,亦未稳在。”直卿云:“在中之中,与在事之中,只是一事。此是体,彼是尾。”方子。与上条盖同闻。

9 纲领:
“‘中庸’之‘中’,本是无过无不及之中,大旨在时中上。若推其中,则自喜怒哀乐未发之中,而为‘时中’之‘中’。未发之中是体,‘时中’之‘中’是用,‘中’字兼中和言之。”直卿云:“如‘仁义’二字,若兼义,则仁是体,义是用;若独说仁,则义、礼、智皆在其中,自兼体用言之。”盖卿

10 纲领:
“‘中庸’之‘中’,是兼已发而中节、无过不及者得名。故周子曰:‘惟中者,和也,中节也,天下之达道也。’若不识得此理,则周子之言更解不得。所以伊川谓‘中者,天下之正道’。中庸章句以‘中庸’之‘中’,实兼‘中和’之义,论语集注以‘中者,不偏不倚,无过不及之名’,皆此意也。”人杰

11 纲领:
“‘中庸’之‘中’,兼不倚之中?”曰:“便是那不倚之中流从里出来。”

12 纲领:
问:“明道以‘不易’为庸,先生以‘常’为庸,二说不同?”曰:“言常,则不易在其中矣。惟其常也,所以不易。但‘不易’二字,则是事之已然者。自后观之,则见此理之不可易。若庸,则日用常行者便是。”

13 纲领:
或问:“‘中庸’二字,伊川以庸为定理,先生易以为平常。据‘中’之一字大段精微,若以平常释‘庸’字,则两字大不相粘。”曰:“若看得不相粘,便是相粘了。如今说这物白,这物黑,便是相粘了。”广因云:“若不相粘,则自不须相对言得。”曰:“便是此理难说。前日与季通说话终日,惜乎不来听。东之与西,上之与下,以至于寒暑昼夜生死,皆是相反而相对也。天地间物未尝无相对者,故程先生尝曰:‘天地万物之理,无独必有对,皆自然而然,非有安排也。每中夜以思,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看得来真个好笑!”广

14 纲领:
“惟其平常,故不可易;若非常,则不得久矣。譬如饮食,如五谷是常,自不可易。若是珍羞异味不常得之物,则暂一食之可也,焉能久乎!庸,固是定理,若以为定理,则却不见那平常底意思。今以平常言,则不易之定理自在其中矣。”广因举释子偈有云:“世间万事不如常,又不惊人又久长。”曰:“便是他那道理也有极相似处,只是说得来别。故某于中庸章句序中著语云:‘至老佛之徒出,则弥近理而大乱真矣!’须是看得他那‘弥近理而大乱真’处,始得。”广云:“程子‘自私’二字恐得其要领,但人看得此二字浅近了。”曰:“便是向日王顺伯曾有书与陆子静辨此二字云:‘佛氏割截身体,犹自不顾,如何却谓之自私得!’”味道因举明道答横渠书云:“大抵人患在自私而用智。”曰:“此却是说大凡人之任私意耳。”因举下文“豁然而大公,物来而顺应”,曰:“此亦是对说。‘豁然而大公’,便是不自私;‘物来而顺应’,便是不用智。后面说治怒处曰:‘但于怒时遽忘其怒,反观理之是非,则于道思过半矣。’‘忘其怒’,便是大公;‘反观理之是非’,便是顺应,都是对说。盖其理自如此。”广因云:“太极一判,便有阴阳相对。”曰:“然。”广

15 纲领:
“惟其平常,故不可易,如饮食之有五谷,衣服之有布帛。若是奇羞异味,锦绮组绣,不久便须厌了。庸固是定理,若直解为定理,却不见得平常意思。今以平常言,然定理自在其中矣。”公晦问:“‘中庸’二字,旧说依程子‘不偏不易’之语。今说得是不偏不倚、无过不及而平常之理。似以不偏不倚无过不及说中,乃是精密切至之语;而以平常说庸,恰似不相粘著。”曰:“此其所以粘著。盖缘处得极精极密,只是如此平常。若有些子吒异,便不是极精极密,便不是中庸。凡事无不相反以相成;东便与西对,南便与北对,无一事一物不然。明道所以云:‘天下之物,无独必有对,终夜思之,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直是可观,事事如此。”贺孙。与广录盖闻同。

16 纲领:
问:“中庸不是截然为二,庸只是中底常然而不易否?”曰:“是。”

17 纲领:
问:“明道曰:‘惟中不足以尽之,故曰“中庸”。’庸乃中之常理,中自已尽矣。”曰:“中亦要得常,此是一经一纬,不可阙。”可学

18 纲领:
蜚卿问:“‘中庸之为德。’程云:‘不偏之谓“中”,不易之谓“庸”。’”曰:“中则直上直下,庸是平常不差异。中如一物竖置之,常如一物横置之。唯中而后常,不中则不能常。”因问曰:“不惟不中则不能常,然不常亦不能为中。”曰:“亦是如此。中而后能常,此以自然之理而言;常而后能有中,此以人而言。”问:“龟山言:‘高明则中庸也。高明者,中庸之体;中庸者,高明之用。’不知将体用对说如何?”曰:“只就‘中庸’字上说,自分晓,不须如此说亦可。”又举荆公“高明处己,中庸处人”之语为非是。因言:“龟山有功于学者。然就他说,据他自有做工夫处。高明,释氏诚有之,只缘其无‘道中庸’一截。又一般人宗族称其孝,乡党称其弟,故十项事其八九可称。若一向拘挛,又做得甚事!要知中庸、高明二者皆不可废。”

19 纲领:
或问:“中与诚意如何?”曰:“中是道理之模样,诚是道理之实处,中即诚矣。”又问:“智仁勇于诚如何?”曰:“智仁勇是做底事,诚是行此三者都要实。”又问“中、庸”。曰:“中、庸只是一事,就那头看是中,就这头看是庸。譬如山与岭,只是一物。方其山,即是谓之山;行著岭路,则谓之岭,非二物也。方子录云:“问:‘中庸既曰“中”,又曰“诚”,何如?’曰:‘此古诗所谓“横看成岭侧成峰”也。’”中、庸只是一个道理,以其不偏不倚,故谓之‘中’;以其不差异可常行,故谓之‘庸’。未有中而不庸者,亦未有庸而不中者。惟中,故平常。尧授舜,舜授禹,都是当其时合如此做,做得来恰好,所谓中也。中,即平常也,不如此,便非中,便不是平常。以至汤武之事亦然。又如当盛夏极暑时,须用饮冷,就叙处,衣葛,挥扇,此便是中,便是平常。当隆冬盛寒时,须用饮汤,就密室,重裘,拥火,此便是中,便是平常。若极暑时重裘拥火,盛寒时衣葛挥扇,便是差异,便是失其中矣。”

20 纲领:
问:“‘中庸’之‘庸’,平常也。所谓平常者,事理当然而无诡异也。或问言:‘既曰当然,则自君臣父子日用之常,以至尧舜之禅授,汤武之放伐,无适而非平常矣。’窃谓尧舜禅授,汤武放伐,皆圣人非常之变,而谓之平常,何也?”曰:“尧舜禅授,汤武放伐,虽事异常,然皆是合当如此,便只是常事。如伊川说‘经、权’字,‘合权处,即便是经’。”铢曰:“程易说大过,以为‘大过者,常事之大者耳,非有过于理也。圣人尽人道,非过于理’。是此意否?”曰:“正是如此。”

21 纲领:
问道之常变。举中庸或问说曰:“守常底固是是。然到守不得处只著变,而硬守定则不得。至变得来合理,断然著如此做,依旧是常。”又问:“前日说经权云:‘常自是著还他一个常,变自是著还他一个变。’如或问举‘尧舜之禅授,汤武之放伐,其变无穷,无适而非常’,却又皆以为平常,是如何?”曰:“是他到不得已处,只得变。变得是,仍旧是平常,然依旧著存一个变。”

22 纲领:
有中必有庸,有庸必有中,两个少不得。

23 纲领:
中必有庸,庸必有中,能究此而后可以发诸运用。季札

24 纲领:
中庸该得中和之义。庸是见于事,和是发于心,庸该得和。

25 纲领:
问:“‘中庸’二字孰重?”曰:“庸是定理,有中而后有庸。”问:“或问中言:‘中立而无依,则必至于倚。’如何是无依?”曰:“中立最难。譬如一物植立于此,中间无所依著,久之必倒去。”问:“若要植立得住,须用强矫?”曰:“大故要强立。”德明

26 纲领:
“向见刘致中说,今世传明道中庸义是与叔初本,后为博士演为讲义。”先生又云:“尚恐今解是初著,后掇其要为解也。”方。诸家解

27 纲领:
吕中庸,文滂沛,意浃洽。

28 纲领:
李先生说:“陈几叟辈皆以杨氏中庸不如吕氏。”先生曰:“吕氏饱满充实。”

29 纲领:
龟山门人自言龟山中庸枯燥,不如与叔浃洽。先生曰:“与叔却似行到,他人如登高望远。”

30 纲领:
游杨吕侯诸先生解中庸,只说他所见一面道理,却不将圣人言语折衷,所以多失。

31 纲领:
游杨诸公解中庸,引书语皆失本意。

32 纲领:
“理学最难。可惜许多印行文字,其间无道理底甚多,虽伊洛门人亦不免如此。如解中庸,正说得数句好,下面便有几句走作无道理了,不知是如何。旧尝看栾城集,见他文势甚好,近日看,全无道理。如与刘原父书说藏巧若拙处,前面说得尽好,后面却说怕人来磨我,且恁地鹘突去,要他不来,便不成说话。又如苏东坡忠厚之至论说‘举而归之于仁’,便是不柰他何,只恁地做个鹘突了。二苏说话,多是如此。此题目全在‘疑’字上。谓如有人似有功,又似无功,不分晓,只是从其功处重之。有人似有罪,又似无罪,不分晓,只得从其罪处轻之。若是功罪分明,定是行赏罚不可毫发轻重。而今说‘举而归之于仁’,更无理会。”或举老苏五经论,先生曰:“说得圣人都是用术了!”明作

33 纲领:
游丈开问:“中庸编集得如何?”曰:“便是难说。缘前辈诸公说得多了,其间尽有差舛处,又不欲尽驳难他底,所以难下手,不比大学都未曾有人说。”

34 纲领:
先生以中庸或问见授,云:“亦有未满意处,如评论程子、诸子说处,尚多觕。”

35 纲领:
问:“赵书记欲以先生中庸解锓木,如何?”先生曰:“公归时,烦说与,切不可!某为人迟钝,旋见得旋改,一年之内改了数遍不可知。”又自笑云:“那得个人如此著述!”

URN: ctp:n593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