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四十九回巫翠姐廟中被物色 王春宇樓下說姻緣

《第四十九回巫翠姐廟中被物色 王春宇樓下說姻緣》[View] [Edit] [History]

1 原來戲台會場,士大夫子弟,本為人所矚目,何況紹聞是潘安美貌;閨閣中嬌妍,本為人所流盼,況且魯姜氏是文君新寡。所以有家教的少年學生,只叫他靜守學規;閨中婦女,只叫他不出中門。若說是眾人皆到之地,何苦太為迂執?其實幼學、少婦趕會看場,弄出的事體,其丑聲臭聞,還有不可盡言的。這紹聞聽了夏鼎之言,在姜氏面前露出輕薄,遭旁觀人當面斥罵,本是自取。
2 且說二人出了廟門,夏逢若道:「一宗好事,偏偏撞見這個晦氣。這東西姓趙,名子叫碰兒,外號叫打路鬼,專一吃醉了毆街罵巷。不必惹他。咱且到蔡鬍子油果鋪裡,商量個事兒。」
3 二人進了鋪內,蔡鬍子不在鋪中,有一個小孩子看守門戶。
4 一見便問道:「夏大叔是稱果子吃呢?」夏逢若道:「是哩。」
5 那小孩子道:「你欠俺二三年陳賬不給俺,又來賒東西哩。」
6 夏逢若道:「你爹見了我,也不敢說這話。你這小孩子,這樣說話不開眼。譚賢弟,你把銀子捏出一大塊,我到街上換了錢,一五一十清白了它,咱好稱他寧果。再叫他烹上壺好茶,吃著商量事兒。這孩子全不勝他爹。」譚紹聞解開瓶口,把包兒展開,捏了兩塊。夏逢若道:「通是碎的。我爽快多拿幾塊兒,換了錢來,借我開發果子錢。我還有話說。」一面揀大的拿了七八塊,說道:「你且少坐,我去了就來。小丁丑兒,你去取茶去。」夏逢若去不多時,提了兩串多錢進的門來,說道:「丁丑兒,你拿過賬目來。」夏逢若算了一算,連今再稱二斤,前後共該錢七百三十文,如數交與丁丑兒:「夏大叔就少下你的了?小小年紀做生意,全不會說話。我對你爹說,回來打你的嘴!」只以勾賬為主,丁丑得了錢,也沒啥說的。只說道:「果子是下茶用,還是要包封捎回去呢?」夏逢若道:「揀好的用盤擺一斤,我與客下茶。那一斤包封了,我捎走。」丁丑擺了兩盤上好油酥果品,揩抹了兩個茶碗,傾了新泡的茶。二人一邊吃著,便商量姜氏事體來。
7 夏逢若道:「賢弟呀,人生做事,不可留下後悔。俗語說:莊稼不照只一季,娶妻不照就是一世。你前邊娶的孔宅姑娘,我是知道的。久後再娶不能勝似從前,就是一生的懊惱。你先看這個人何如?」紹聞道:「好,我竟有幾分願意。夏逢若道:「你的門第高,又年輕,難免別無說親的。若再有人提媒,你休腳踩兩家船,這可不是耍的事。」
8 紹聞未及回言,只見德喜兒牽著一頭騾子,進的鋪門。說道:「大叔,快回去罷,東街王舅爺從亳州回來,瞧大叔。我聽說大叔在瘟神廟看戲,到了廟門,有人說上果子鋪來了。我這騎的就是舅爺的騾子,舅爺叫騎了回去。舅爺到了他家,下了行李,臉也沒洗,茶也沒吃,就到了咱家。如今立等著你哩。」
9 夏逢若道:「德喜吃個果子。你回去,就說不曾見你大叔,遍地尋不著。」德喜道:「我不吃果子。這話我也不敢說。」譚紹聞道:「當真這話使不的。我往亳州去,你想也是知道的。」
10 夏逢若道:「我還能不知道麼?你要早聽我的話,再不上老張家去,怎的弄出這場笑話兒。」譚紹聞站起來道:「家母舅在家等我,我不回去是萬萬使不的。」夏逢若道:「拿人家汗巾,這事不見落點的話,你說使的使不的?你若執意等不的話完,你須撇下個質當兒,我才放你走。--你把那銀包兒全遞與我。」譚紹聞道:「你就拿去。」夏逢若接包在手,說道:「你就回去也罷,我後日去見話罷。」譚紹聞道:「也罷,我等著你就是。」當下出的寧果鋪,騎上騾子作別而去。走了十數步。譚紹聞又勒回牲口,到了鋪門。夏逢若正在那裡包果子,提錢裝銀子。紹聞道:「你把汗巾還捎回去。」夏鼎道:「俗語說,寸絲為定。我沒這個大膽,拆散人家姻緣;我也沒有這樣厚臉,送回人家紅定。你的汗巾,你交與誰?」紹聞只得驅回牲口,向家而來。
11 到了衚衕口,下了牲口,交與德喜拴住,提著鞭子由後門到樓下。只見母親哭著,正與親兄弟說話。上前作了揖,王春宇道:「只回來了就罷。我從蘇州打了染房昧綢子官司,到了亳州行裡,周小川說,你去亳州尋我,把銀子被人割去,他與你二百錢盤纏,送你回家。我細問了面貌,年紀,衣服,果然是你。又不曉得你上亳州尋我做什麼,又怕你回來路上遭著啥事。你爹只撇下你一條根兒,把我的魂都嚇掉了。次日即起身回來。適才我到家,揭了褡褳,就來看有你沒你。罷了,罷了。
12 如今只有了你,便罷。你娘已打發我吃了飯,我要回去,我還沒見你隆哥哩。」譚紹聞本無言可答,王春宇接過鞭子要走,母子送至後門。王春宇只說:「回來就罷,回來就罷。」德喜牽過騾子,春宇騎上,自回曲米街而去。
13 到晚上歇宿時,譚紹聞便把一條汗巾兒,玩弄不置。卻又嫌是再醮,獨自唧唧噥噥。冰梅道:「這是那裡這條汗巾兒?」譚紹聞笑道:「我拾哩。」冰梅也不在心。譚紹聞睡下,依然想著這宗事兒。
14 到了次日,王氏向紹聞道:「你舅千里迢迢,專一回來瞧你,你也該請過來,吃杯接風酒才是。」紹聞道:「今日備席,就叫王中投帖。」恰好王中在樓院過,紹聞道:「王中,你如今往東街投帖請舅爺。」王中道:「舅爺回來,大相公一定該親上東街瞧一回,順便說請酒的話。也不用先投帖子,請舅爺自己揀個閒的日子,咱這裡補帖才是。」王氏大喜,說道:「王中這一遭說的很是。你明日就急緊親去。」譚紹聞心中有夏鼎那話,想明日面許訂約,卻又見天色過午,倉猝難以遽辦。
15 口中唯唯諾諾,漫應道:「明日就去。」
16 及至次日,王中早命鄧祥收拾車,說:「大叔吃了早飯,就去看王舅爺。」飯後便催起身,紹聞少不得上了車,王中坐在車前。出衚衕口,正遇夏鼎來討回話,猛然見王中坐在車前,心中有幾分怯意,只得躲在紗燈鋪內,讓車過去。無奈怏怏而回。
17 且說紹聞到舅家,王隆吉接住,同到後院。紹聞開口便問:
18 「舅父哩?」隆吉道:「本街巫家請的去了。」譚紹聞與王隆吉中表弟兄,與妗母說些家常,耳朵內只聽得鑼鼓喧天,譚紹聞道:「那裡唱哩?」王隆吉道:「山陝廟,是油房曹相公還願哩。」紹聞道:「誰家的戲?」王隆吉道:「蘇州新來的班子,都說唱的好,其實我不曾見。」譚紹聞聽說蘇州新班,正觸著盛宅老教師教的腔內,有幾個冷字,經手查過平仄,一心要去看戲。王隆吉不肯,說道:「一來你舅才回來,還不曾說話,況前櫃上無人照料生意。二來曹相公還願,到那裡撞著,便要有些周旋。」譚紹聞執意一定要去,王隆吉也難過為阻興,只得陪往看戲。
19 出的鋪門,王中看見問道:「舅爺沒在家麼?二位相公往那裡去?」譚紹聞道「到東學看看華先生。」王中聽說少主人要往人家學堂去看先生,心中也覺喜歡。轉過一個街彎,王隆吉笑道:「你近來新學會說瞎話了。你就說咱上山陝廟看戲,王中敢攔阻不成?」譚紹聞道:「你不知道,王中單管著扭人的竅兒。若要說上山陝廟去,他固然不敢攔阻,但只是他臉上那個不喜歡的樣兒,叫人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不如瞞他,省的他掃人的高興。這個人,我早晚要開發他。」王隆吉道:「姑夫使的舊人,不可驟然開發。」譚紹聞道:「他正是仗著這哩。」
20 一面說著,早已到了廟門。譚紹聞聽的鼓板吹彈,便說道:
21 「這牌子是《集賢賓》。」王隆吉道:「我一些兒也不明白。」進的廟院,更比瘟神廟演戲熱鬧,院落也寬敞,戲台也高聳。
22 不說男人看戲的多,只甬路東邊女人,也敵住瘟神廟一院子人了。譚紹聞因前日跟著夏鼎趕那一次會,也新學會物色嬌娃,一邊看戲,一邊早看見甬路東邊,一個女子生的異常標緻。心中想問是誰家宅眷,卻因曾吃趙家打路鬼一場罵,不敢再露輕薄。欲待不問,心下又有些急悶。陡生一計,扯住王隆吉的手說:「你引我廟外解了手再來。」隆吉道:「你自去罷。」紹聞道:「回來怕擠的望不見。」王隆吉只得陪他出來。到了無人之處,譚紹聞笑道:「我問你一句話兒,那甬路東邊,第二棵柏樹下,坐的那個女子是誰家的?」隆吉道:「你問他做什麼?」那是巫家翠姑娘。」譚紹聞道:「你怎的連名兒都知道?」
23 王隆吉道:「我七八歲時,你舅引我來看戲,那柏樹下就是他久占下了。只這廟唱戲,勿論白日夜間,總來看的。那兩邊站的,都是他家丫頭養娘。是俺曲米街新發的一個大財主,近日一發方便的了不成。今日你舅,就是他家請的接風去了。」
24 紹聞道:「誰家訂下不曾?」隆吉道:「我全不知道有婆子家,沒婆子家。咱回去再看一兩出,好回家去。」
25 原來王春宇舊日提巫家媒,譚孝移不曾應允的話,譚紹聞也曾聽母親王氏說過。今日恰好撞見,心中未免感動。二人復進廟去,譚紹聞細加睇視,端的相貌不亞孔慧娘。較之瘟神廟所見姜氏,更覺柔嫩。目中正為品評,偏值戲本奏闋。滿院人都轟亂走動。譚紹聞尚不肯出廟,說道:「且等一等,待人鬆散些再走。」王隆吉道:「若是曹相公看見,我又不曾與他賀神封禮,臉上不好看像。」扯住譚紹聞笑道:「你也陪我解手罷。」二人遂雜在眾人叢中,擁出山陝廟而回。正是:
26 阿嬌只會深閨藏,看戲如何說大方;
27 試問梨園未演日,古來悶死幾嬌娘?
28 且說譚、王二中表出了壯繆廟回家,午飯已熟,妗母酌令食訖。譚紹聞仍欲看戲,王隆吉不肯,說些家常閒話。
29 王春宇巫家赴席回來,譚紹聞申了探望渭陽之情。王春宇又想起亳州一事,說道:「紹聞,紹聞,你前日亳州一行,我是你一個母舅,聽的周小川一言,嚇的我把魂都沒了。也不知你娘心裡是何光景?若是你爹在日,更不知又是如何?我是生意人,江湖上久走,真正經的風波,說起來把人駭死;遇的淒楚,說起來令人痛熬。無非為衣食奔走,圖掙幾文錢,那酸甜苦辣也就講說不起。你守著祖、父的肥產厚業,幾刮不透,雨灑不著,正該安守芸窗,用心讀書,圖個前程才是。現今你爹未埋,實指望你上進一兩步,把你爹志願償了,好發送入土。
30 你竟是弄出偷跑事來,叫你爹陰靈何安?」王春宇說到傷心之處,一來親戚之情,二來存亡之感,未免眼中濕濕的。譚紹聞閉口無言,只說道:「舅說的是。」妗母曹氏道:「你不說罷,孩子家,他知道了就是。」王春宇道:「今日是這樣說他哩。我初回亳州一聽說他是怎的去的如何回的那時節,我只求回家得見他一面就罷,只怕路上有性命關係哩。姐夫在日,在他身上把心都操碎了。可惜我是個不讀書的人,說不來譚姐夫心坎中事。他也還該記得。」
31 話未完時,王中已吃完飯催行。紹聞道:「俺娘說,明日請舅到西街坐坐,妗子得閒也去說說話兒。」王春宇道:「我正要與你娘商量一句話哩。你妗子他忙著哩,他不去罷。」譚紹聞起身而去。隆吉送著,說道:「你前日亳州這一回,並沒人想的起這一條路,幾乎急死了人。」紹聞道:「永莫再提這話。」出了鋪門,依舊主僕乘車而去。
32 及到次日,王春宇吃了早飯,騎上騾子,搭了一個小衣褡,徑上譚宅而來。雙慶接了騾子。到了樓下,王氏早已命人收拾一張桌兒,放在中間。春宇坐下。紹聞捧茶獻過,春宇道:「前日我心裡忙迫,也不曾細問家常,外甥媳婦是幾時不在的?」王氏道:「已過了五七。」王春宇道:「好一個賢慧娃兒,可惜了。」王氏道:「真正的好。他妗子前日來弔紙,也痛的了不成。我心裡一發丟不下。罷了麼,已是死了,叫人該怎的。」
33 王春宇道:「昨日巫家請我,一來軟腳洗塵,二來托我說一宗親事。就是我舊年說的那個閨女,姐夫說先與孔宅有話。如今巫鳳山還情願與咱紹聞結這門親。聽說我從亳州回來,就請我說這宗話。姐姐拿個主意。」王氏道:「這就極好。你姐夫早肯聽我的話,如何弄出這半路閃人的事。」春宇道:「死生有命,不算姐夫失眼。孔宅門頭、家教,畢竟都好。只是如今病故,少不的再打算後來的事體。若論這巫家,不過與我一樣,是生意上發一份家業,如何勝的孔宅?我所以提這宗親,只為這女娃生得好模樣兒。我自幼常見的,放心得過。我說媒我不敢強,姐姐自拿主意。」王氏道:「我上年正月十六日到東街,他妗子指著對我說,我也親眼見過。就行這宗事。」此話正合紹聞的心坎,只是在舅父面前難直吐心跡,乃故問道:「巫家這姑娘,如何過了二十,還不曾受聘於人?」王春宇道:「不過高門不來,低門不就,所以耽擱了。你如今心中有啥不願意,也不妨面言。」
34 紹聞未及回言,興官戴著孝帽來與舅爺唱喏。王氏道:
35 「還不與舅爺磕頭?」王春宇扯到懷裡說道:「好學生,好學生。眉目之間極像他爺爺。」因取過小衣褡兒,提出一包笑道:「這是舅爺在江南與你帶的四件小人事兒。那一頭是你奶奶與你媽娘的人事,你都拿的去。回來與舅爺作揖。」果然興官手中拿著兩包,交與奶奶,回來作揖磕頭,喜得王春宇沒法,說道:「可惜你爺爺沒得見。」王氏道:「若他爺在世,先不得有他,怎的說得見不得見。啥事不吃他爺那固執虧了。」王春宇也竟也無言可答。
36 少頃,排筵上來。吃畢,王春宇要走,又與姐姐叮嚀一言為定的話。復向譚紹聞道:「如今說媒的事,往往成而不成,臨時忽有走滾,以致說媒的無臉見人。外甥今日也大了,比不得小時說親,你若別有所願,也不妨當面說明。」譚紹聞道:「舅的主張就極好。只俺娘願意,別的再沒話說。」王春宇道:「既如此說,我今晚就與巫家回話。」譚紹聞道:「舅只管回他話,再無更改就是。」
37 雙慶牽過頭口,母子送出後門,春宇自回東街去了。
URN: ctp:ws102621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