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一百十一回

《第一百十一回》[View] [Edit] [History]

1 第一百十一回王司徒樽前收義女呂奉先馬上拜乾爺話說張飛見督郵藐視他們,不禁將一股無名業火高舉三千丈,按捺不下,大聲說道:「什麼臭賊!敢來藐視老爺們!俺且去將他一顆狗頭揪下來,再作道理。」
2 他說罷,霍地站起來,就要行動。
3 劉備忙來一把拉住,說道:「你又來亂動了,他沒有道理,他是個朝廷的命官,我們怎好去和他尋隙呢?」
4 張飛答道:「兄長,你無論遇到什麼事情,一味軟弱,將來還能干大事麼?這個狗頭,讓我且去打殺他,看誰敢來和我要人?」
5 劉備道:「兄弟,凡事都要三思而後行,萬不可粗魯從事,任我們的性子,直要去將他打殺,無奈我們究竟寄人籬下,他是上司,看不起他,賽過看不起朝廷。」
6 張飛大聲說道:「這個區區的縣尉,誰希罕呢?我們就是不做,也不致使這班賊子小視了。」
7 雲長說道:「兄弟,你不要性急,大哥自有道理,也用不著你去亂動,好做也不做,不好做也不做,誰也不敢來強迫我們。如果依你這樣暴力,豈不要鬧出亂子來麼?」
8 張飛被他們兩個勸著,只得將一股火暫按在小腹下面。
9 事又湊巧,不一會,劉備到校場裏閱兵,雲長又在後面閱史。張飛見得著這個空子,一溜煙跑到館驛門口。守門的兩個士卒,認得是縣尉的義弟,便問他道:「張爺爺!到這裡有什麼事的?」他道:「那督郵在這裡麼?」那守門的答道:「在後面,你尋他,敢是有什麼事嗎?」他道:「有一些兒小事。」
10 他道:「煩你等一會,讓我進去通報一聲。」張飛道:「無須通報,我就進去罷。」他忙道:「不可不可,你難道不曉得規矩麼?」他大怒,放開霹靂喉嚨說道:「我不曉得什麼鳥規矩,俺今天偏不要你通報。」那兩個守門的見他動了怒,早就嚇得矮了半截,忙道:「好極好極,張爺爺自己不要我們通報也省得我們少跑一趟腿子。」
11 張飛也不答話,翻起環眼,朝他瞅了一下子。那兩個守門的忙嚇得將頭低下,好似泥塑木雕的一樣,連大氣也不敢喘一下子。他大踏步走到大廳面前的天井里,只見那督郵正擁著兩個美人,在那裡飲酒縱樂。張飛見了,不禁怒氣沖天,走進大廳,仔細一瞧,那兩個美人兒,不是別人,卻就是安喜縣令的兩個寵妾。他見了,格外火上加油,一聲大喝道:「呔!你這齷齪害民的賊,今天落到爺爺的手裡,要想活命,除非再世。」
12 那個督郵偎著兩個天仙似的美人兒,正在那裡消受溫柔滋味,不料憑空跳進一只沒毛的大蟲來,他如何不怕,還仗著膽大聲喝道:「何處的野人,膽敢闖了進來!
13 手下人,快快給我捆起來。」他說罷,滿指望有人給他動手呢,誰知那些親兵見了張飛那一種可怕的樣子,好似黑煞神似的,早已軟了,誰也不敢出來和他響一句。
14 這時督郵見勢頭不對,忙將兩個美人推開要走。
15 張飛哪肯容情,大三步小兩步地趕到他的身邊,伸手將他揪住,好像摔小雞似的,不費吹灰之力,將他按在地上,揮拳罵道:「你這雜種,狗眼看人低,居然自高自大,目無下士。今天落到爺爺的手裡,直打殺你,看你這個雜種的臭架子搭不搭了。」
16 他一面打,一面罵,打得那個督郵怪叫如豬。
17 這時劉備已經從操場裏回來,到了自己館驛裡不見了張飛,忙問雲長道:「三弟到哪裡去了?」雲長道:「未曾看見。」劉備頓足道:「準是去闖禍了。」他說罷,忙與雲長到了督郵的館驛門口,就聽得裏面吵成一片,鬧成一團,只聽張飛的聲音,直嚷著害民賊狗頭。劉備忙與雲長趕到裡面,只見那個督郵被其按在地下,揮著拳頭如雨點一樣,直打得那督郵一佛世出,二佛升天,發昏章第十一。
18 劉備大聲喊道:「三弟!快快住手,休要亂動。」那督郵見他來了,在地下說道:「好好好,劉縣尉你膽敢目無王法,派人毆打朝廷的命官。」劉備起首見他打得可憐,倒喝住張飛,及至聽他這兩句話,不禁又氣又忿又好笑,便冷冷地答道:「不錯,人是我派的,督郵有什麼威風,只管擺出來,橫豎我們已經無禮了。自古道,除死無大病,討飯再不窮。大不過督郵去啟奏萬歲,將我斬首罷了,其餘大約再沒有厲害來嚇我了。」
19 那督郵聽他這些話,便道:「只要你們不怕死就是了。」
20 張飛聽見劉備講出這番話來,愈加起勁,便霍地將他從地上抓起,直向後面而來。出了後門,就是一座大空場,他將督郵往柳樹上一縛,舉起皮鞭,著力痛打。
21 這時早有人去報與安喜縣令。他聽得這個消息,吃驚不小,忙趕到館驛裏面,只見大廳桌椅掀翻,碗破杯碎,一塌糊塗,一個也不見了。他忙向後邊尋來,走到腰門口,瞥見一個小廝蹲在樓梯的肚裏,正自在那裡探頭探腦地張望。
22 他忙向他問道:「你可看見他們到哪裡去了?」那小廝忙道:「到後面去了。」
23 他連忙向後尋來,還未曾走到後門口,就聽見吵鬧的聲音。
24 他出了後門,只見督郵被張飛綁在樹上,正在用鞭著力痛打,打得那督郵皮開肉破,滿口求饒不止。安喜縣令曉得他的厲害,不敢去碰釘子。瞥見劉備與關羽也站在旁邊,卻袖手不動,任他去毒打,他不由暗暗地疑惑道:張飛素來是個暴戾的人,劉、關兩個待人彬彬有禮,今天不知何故任他去呢?他便走到劉備的身邊,滿臉堆下笑來,說道:「劉縣尉,你今天何故隨你們三弟去亂闖禍呢?他是朝廷的命官,豈可任意辱打?萬一被朝廷知道,豈不要誅夷九族麼?」劉備微微地笑道:「這事一人能做,一人能當,用不著貴縣來擔憂。」
25 這時候卻巧張飛一轉身,見安喜縣令來了,不禁用鞭梢向他一指,罵道:「我把你這個不知羞恥的狗官,忍心害理,將自己的妻妾,送給別人去開心,不怕被後世萬人唾罵麼?」
26 他這兩句,罵得安喜縣令滿面慚愧得無地可入。
27 劉備對他冷笑一聲,說道:「貴縣真會孝敬上司,竟舍得將尊夫人、如夫人送給別人,我們不可不佩服呢。」
28 安喜縣令聽得,張口結舌,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面如血潑。
29 這時那督郵被張飛打得滿口哀告劉備道:「玄德公!千萬要望救我一條狗命,下次革面自新,永遠不忘你老的教訓了。」
30 劉備見他被打得體無完膚,滿口軟話,不禁將心軟了,便在懷中取出自己的印綬,走到督郵的身邊,將張飛止住,對督郵笑道:「煩你將這個勞什子,帶與官家罷,俺弟兄也不願乾了。」他說著,便與關、張奔回館驛,收拾上馬,出城而去。
31 這一去,真個龍歸大海,虎入深山,到後來收了五虎將,請出臥龍,十年沙場,爭得三分天下有其一,定鼎西川,名為蜀漢。這些事,史家自有交代,不在小於這部書的範圍之內,只好從略了。
32 再表葛巧蘇被歹人騙入火坑,起首鴇母強迫她出來應酬客人,她抵死不從。鴇母龜頭肆意毒打,慘無人道的酷刑,差不多都用遍了。無奈她心如鐵石,任你如何去壓逼她,只是不從。
33 鴇母無法,只得用哄騙的手段來哄騙她,教她只做一個歌妓,不賣皮肉。她究竟是一個弱小的女子,怎禁得起這萬惡的老鴇來嚇詐哄騙呢。而且那些毒刑,委實又難熬,萬般無法,只得順從了。
34 鴇母見她答應了,不勝歡喜,便問她的名姓。她只說我是個無依無靠的孤鬼兒,一出世就沒有父母了。鴇母便替她起了一個芳名,叫做貂蟬。一時長安城中的一班輕薄子弟,涎著她的顏色,不惜千金召來侑酒。未上一年,她的芳名大震,在京都的一班官僚子弟,差不多沒有一個不知道她的艷名,都爭先恐後地召來她的侑酒。
35 一個貂蟬,哪裡能夠來應酬這許多主顧呢。這鴇母見她的芳名日盛一日,顧客逐日增加,看著有應接不暇之勢,便想出一個金蟬脫殼的計來:如果是遠道慕名來的狎客,便在眾妓女中挑選出一個面貌與貂蟬相仿的出來,做冒牌生意。行了半年,果然人不知鬼不見的被她們瞞過去了。
36 鴇母好不歡喜,將她幾乎當著活觀音侍奉,一切飲食起居,都是窮極珍貴。但是她的芳名愈噪愈遠,許昌、長安各大都會的豪家子弟,都聞風趕到洛陽,以冀與玉人一晤。鴇母見遠來的狎客,有增無減,從前一個假貂蟬,還可以敷衍,誰知到了現在,竟又忙得不夠應酬了。便索性又選出兩個來,一個假貂蟬給她們一個房間,都是簾幕深沉,來一個狎客,都由娘姨引到她們的房間。那遠來的瘟生,用了許多的冤枉錢,還不曉得,回去逢人便道,我與貂蟬吃過酒的,我與貂蟬住過夜的,誇得震天價響。聽的人也十分妒羨,其實何嘗見過貂蟬一面呢。
37 還記得長安城裏,有兩個書呆子,一個名字叫李桑,一個叫做郭靜。他們每每在街頭巷尾,宴前席上,茶餘酒後,隨時隨地都聽見人家說起貂蟬如何美麗,如何俊俏。說得他們心中好似十五個吊桶打水,七上八下,決意要到洛陽城裏去觀光觀光。有一天,李桑便對郭靜道:「老兄!我們聽得人家隨地隨時地談著洛陽城裏有一個歌妓,名喚貂蟬,生得花容月貌,品若天仙,兄弟佩慕已久,現在值此春光明媚,我們何不到洛陽城裏去,玩上一兩天。一則是去領略貂蟬的顏色,二則也好先去見識見識帝王的京都,未知你的意下如何?」郭靜聽他這話,不禁將屁股一拍,笑道:「老兄!你真知道我的心事。我這兩天不瞞你說,聽人家說得天花亂墜,連飯都吃不下,急要到洛陽去一走,你既要去,那卻再好沒有,我們就動身罷。」李桑道:「人說你呆,你卻真有些二百五,到洛陽去一個盤纏不帶,就急得什麼似的要動身了,豈不知貂蟬的身價麼?她與人接談一會,紋銀五十兩,有一席酒,紋銀百兩,住一夜,紋銀三百兩,赤手空拳的,就想去了麼?你也未免太孟浪了。」他聽說這話,才恍然大悟道:「不是你說,我幾乎忘了。既如此,我們去一趟,不知需多少銀子呢?」李桑道:「如其住宿,八百兩,或是一千兩,差不多夠了。」他翻了一回白眼,忙道:「容易,好在我們家裡有的是銀子,讓我回去偷就是了。」
38 他說罷,匆匆地走了,不多會,只見他跟著一個推車的漢子,遠遠而來。李桑也命家人裝了八百兩,和郭靜一齊動身。
39 到了京城之內,四處尋訪,好容易才訪到貂蟬的住址,他們便到貂蟬住的一所含香院門口,停下車子。這裏面的人,見他兩個犬頭犬腦的在門口探望,便出來問道:「兀的那個漢子在這裡探望什麼?」李桑忙答道:「我們是來訪你家的貂蟬小姐的。」他們見主顧上門,當然竭誠招待,將他請進去,不消三天,將他們所帶的一千六百兩銀子,一齊鉆到老鴇的腰裡去了。床頭金盡,壯士無顏,只得出了含香院,幸喜遇見了一個熟人,將他們兩個帶了回去。
40 他們到了家,還不勝榮幸的逢人便道:「我們去和貂蟬開過心了!」說也冤枉,真貂蟬一根汗毛都沒有撈得著,他們過了幾天,李桑忽然觸起疑來,便向郭靜問道:「老兄!你到京城裏去和誰尋開心的?」郭靜笑道:「這個還問什麼呢,自然是貂蟬了。你呢?」李桑詫異道:「這真奇了,你是貂蟬,我不是貂蟬麼?這貂蟬還有分身法麼?你那貂蟬是個什麼樣子呢?」他道:「我那貂蟬,長容臉兒,小鼻子,你呢?」李桑拍著屁股,直嚷晦氣。郭靜道:「得與貂蟬共枕席,還不是幸事麼?
41 這又有什麼晦氣呢?」他道:「不要說吧!我們上了人家的當了。」
42 不說他們在這裏懊悔,再表京都中有一位大臣,姓王名允,官居大司徒之職,為人精明強幹,剛毅正直。這天他正逢五十大慶,滿朝的文武,都來賀壽,真個是賓客盈門,笙曲聒耳。
43 眾大臣有的送金牌,有的送萬名傘,有的送匾額。獨有諫議大夫盧植別出心裁,當席飛箋,將洛陽城里所有的名花,一齊徵來,與諸大臣清歌侑酒。一時箏琶激越,笙管嗷嘈,粉黛門嬌,裙屐相錯,十分熱鬧。
44 眾大臣又請壽星出來,坐在首席。王允推辭不了,只得到一席上坐下。盧植便命貂蟬來侑酒。王允一見貂蟬,就生出一種憐惜之意,便向她問道:「你這女孩子姓什麼?哪裡的人氏?為著什麼緣故,要入娼門呢?」
45 貂蟬見上席滿臉慈祥的老頭兒,向她問話,她便知這人一定是朝中的大臣,但是她卻不肯將自己的真姓字說了出來,含糊著應酬兩句,一陣心酸,止不住粉腮落淚。
46 王允對人說道:「這個女孩子怪可憐的,在娼門中不知受了多少苦楚呢!」貂蟬趁勢將自己如何受鴇母龜頭的虐待,細細地說了一番。王允不禁勃然大怒道:「這些東西,簡直是慘無人道了,誰家沒有兒女呢,竟能這樣地虐待人家麼?」
47 眾大臣聽得,便一齊說道:「何不將這含香院的老鴇捉來問罪呢?」王允忙搖手道:「那倒不必,把他們趕出京都,不準他再在京城里營業就是了。」
48 他說罷,早有人去將含香院的龜頭鴇母趕出京都。這龜頭鴇母腰纏壘壘也落得趁勢就走,還肯停留麼,騰雲價地不知去向了。這裏王允將含香院其餘的妓女,完全遣發回籍,只留下貂蟬,一飲一食均皆極其優渥,所行所為,儼同義父。貂蟬感遇知恩,亦默認他為義父了。
49 再說那異丐,離了高頭村,追蹤尋跡,一直尋了二年多的日腳,才到河內,哪裡見有她的一些影子呢。他到了河內之後,人生地疏,連討飯都沒處去討,只得忍饑受餓。而且黃巾賊日夕數驚,將一班居民嚇得家家閉戶,人人膽寒,連出來探頭都不敢探一下子。這異丐見此情形,料知此地難以久留,便想別處去廝混。他又怕葛巧蘇在未來的這一隊黃巾裏面,所以他進退的計劃尚在猶疑之間。
50 過了幾天,那黃賊到河內的消息,越發來緊張了。他心中打著主意道:這班賊子,來時必走東門外阜邱崗經過的,我何不到阜邱崗去候著呢?他打定了主意,徑到阜邱崗下,到幾家居民門口,討了些殘肴面飯,吃得一個飽,便到崗上尋了一個睡覺的去處,一探身睡下,不一會,鼾聲如雷地睡著了。隔了多時,一陣鼓角吶喊的聲音,將他從夢中驚醒,霍地一頭跳起,揉開睡眼一望,只見殘月在天,星光慘淡,將近三更的時分了,那一片吶喊的聲,卻在崗的右面。他趁著月光,尋路下崗,才轉過了兩個峰頭,瞥見西邊火光燭天,吶喊廝殺的聲音攪成一片。他逆料著一定是黃巾賊到了,他便不怠慢,飛奔下關,跑到戰場附近,只見那些黃巾賊正和著無數的官兵,在那裡舍死忘生地惡鬥不止。他見了這班黃巾賊,不由得眼中冒火,空著雙手搶了上去。那班黃巾賊,連忙各揮兵刃過來,將他團團圍祝他卻分毫不怯,覷準那個使刀的,飛起一腿,將他打倒。
51 他順手就抓起他的雙腿飛舞起來,當著家伙使用,只打得那一班鳥男女走投無路,紛紛四散,各自逃命。
52 這時忽然有一個賊將,持著方天戟,躍馬來取異丐。異丐對著黃巾賊相迎,未上三合,那員賊將竟被他打下馬來。他奪了賊將的馬戟,越發如虎添翼,東沖西突,如入無人之境。原來領兵和賊兵鏖戰的首領,卻是前將軍董卓派來的猛武都尉丁原。
53 他和賊兵鏖戰多時,看看不支,瞥見一將躍馬持戟在陣裡橫沖直撞,真有萬夫不當之勇,不禁暗暗納罕,但見他馬到處,肉血橫飛,肢骸亂舞,將一班鳥男女,直殺得叫苦連天,躲避不迭。到了四鼓的時候,黃巾賊死傷大半,只得引眾竄去。
54 丁原好不歡喜,忙拍馬到異丐跟前,拱手問道:「將軍尊姓大名?寶鄉何處?
55 望乞示知,下官好按功上奏朝廷,不敢埋沒大勛。」那異丐便說出一番話來。這正是:慢道風塵無豪傑,須知草莽有英雄。
56 要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57 doubleads();
URN: ctp:ws12443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