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 -> 第一六○回吊膀子淫令得意 闹包厢戏馆争风

《第一六○回吊膀子淫令得意 闹包厢戏馆争风》[View] [Edit] [History]

1 且说辛修甫和陈海秋等在味蒓园回来,便一直到西鼎丰林媛媛院中。陈海秋忙忙的写起请客票来。一会儿客人来了,陈海秋吩咐摆起台面来。一班客人为著天气十分炎热,略略的坐了一回,便大家谢了主人,散席回去。
2 辛修甫想著回去也没有什么事情,便约著王小屏和陈海秋等到天仙去看戏。王小屏摇头道:「这般天气到戏馆里头去听戏,可不是自己找苦吃么?」修甫道:「包厢里看戏的人少些,又有风扇,我们只要去包他一间厢就是了。看戏虽然苦热,回到家里去也是一般。还是找些消遣的事情,觉得比坐著些好。」陈海秋道:「今天礼拜六,这个时候已经差不多九点多钟,只怕包厢早已挤满的了。」王小屏忽然笑道:「我们方才看见的廉小福和姚月仙,廉小福恰恰是天仙里头的武生,姚月仙自从和廉小福有些首尾,想来一定是天天要到天仙去看戏的,我们今天去看看他们两个人的把戏也好。」陈海秋听了甚是高兴,催著辛修甫快去,迟了恐怕没有坐位。
3 辛修甫便同著他们几个走出西鼎丰弄口,一路往天仙戏园来。
4 进了戏馆,自有认得的案目赶忙招呼。辛修甫便问:「还有全间的包厢没有?」
5 那案目弯背躲身、满面添花的道:「别人来是腾不来的了,如今辛老爷要,让也要让出一间来。」说著,便引著众人走上楼去,果然让了一间包厢出来,请辛修甫等进去坐下。
6 辛修甫举目看时,只见楼下正桌上的客人虽然不见得十分拥挤,却也坐得满满的没有什么空位,只有楼上的人略略少些。随手拿过一张戏单来看时,只见排的廉小福的《长阪坡》、谢月亭的《四郎探母》、小连生的《四进士》。台上已经做到一阵风的《泗州城》,《泗州城》完了,就是小连生的《四进士》,做得甚是精神。
7 《四进士》做完,便是谢月亭的《四郎探母》。手锣一响,谢月亭缓步出来。辛修甫等素来闻得谢月亭的声誉,知道是个新出来的著名老生,不免大家都细细的看他。
8 只见他面如满月,肤若凝脂,骨格玲珑,身材稳称。更兼喉音高亮,清脆非常,唱到那几句摇板,直唱得十分沉郁,无限凄凉,好象一声声、一句句都唱出眼泪来。
9 辛修甫听了十分叹赏道:「真个名不虚传,不愧是个后起之秀。」
10 一面听著,一面留神往厢楼上两旁一看,只见两边楼上有好几个不尬不尴的少年女子,都目不转睛的看著那台上的谢月亭。这一个眼波斜溜,那一个檀口微开;这一边方才巧笑承迎,那一边又是娇声引逗。那一种妖娆冶荡的样儿,一时间那里摹绘得出。更兼那几个女子的样儿十分诧异,说他是人家人罢,又实在不像是人家人。说他是堂子里头的倌人罢,又不像是个吃把势饭的样儿。辛修甫看了诧怪非常,口中叹一口气道:「怎么上海地方的风气如今竟坏到这般田地?我记得前几年的时候还不是这个样儿,怎么隔不多时竟会现出这般怪状?」王小屏道:「前几年已经都是这般的了,不论什么人家人和堂子里头的人,吊起膀子来都是在戏馆里头,把戏馆当做他们的台基一般。你向来不狠听戏,所以没有留心罢了。」
11 辛修甫听了,便也不说什么,只细细的看那台上的谢月亭,看他怎样的对付那班女子。只见那班女子,虽然一个个眉花眼笑,卖弄精神,把一双眼睛钉定在谢月亭身上,目不转睛的看,那谢月亭却只顾做他的戏,不甚理会。虽然也有时回他们几个眼风,却终是随随便便的,不大经意。
12 辛修甫看了,不懂这个里头是什么道理,心上疑惑:或者是那班女子面貌丑陋,看不上眼,所以不去理会也未可知。便又对著那班女子看了一看。只见那几个女子,也有面貌生得平平常常不狠出色的,也有生得十分出色、艳丽非常的,却没有一个丑陋的在里头。辛修甫想来想去,始终想不出这里头究竟是怎么的一回事情,便和王小屏、陈海秋两个人说了。王小屏和陈海秋也留心看了一回,果然觉得那几个女子虽是十分挑逗,谢月亭却有意无意的不甚兜揽。王小屏和陈海秋也想不出这个道理来。
13 这个时候,台上的谢月亭已经做到「别妻被擒」的一场,那一个抢背筋斗也跌得十分圆稳。陈海秋喝一声采道:「这个小孩子委实可爱,怪不得这班没廉耻的妇女要一心一意吊他的膀子!」王小屏听了,便取笑他道:「这样说起来,你若是做了女子,也一定要和他吊膀子的了。」陈海来也笑道:「我不过是这般说说罢了,你又没下巴起来。」
14 正说著,忽然陈海秋回过头来,一眼看见隔壁二包里头空空洞洞的,一个人也没有,却铺著台布,装著碟子,还有两个花插,里头插得满满的都是鲜花,摆设得狠是精致。陈海秋便道:「怎么二包里头的客人,到这个时候还没有来?」辛修甫微微笑道:「我是进来的时候早已看见的了。这个包厢,一定是那位电报局总办宣观察的姨太太长包在这里的了。」陈海秋不信,道:「今天是礼拜六,他为什么到这个时候还没有来,只怕不是他包的罢。」辛修甫笑道:「你不要性急,等会儿廉小福的戏出场,他自然会来的。」
15 说犹未了,早听得一阵脚声,一个案目当头领著一班大大小小的妇女,一窝蜂都走进二包里来。陈海秋连忙回头看时,只见一个少年女子领著两个娘姨、两个大姐,嘻嘻哈哈的做一堆儿坐下。果然不是别人,就是在张园里头看见的那个姚月仙。
16 这个时候的妆束和方才大不相同,打扮得粉腻脂浓,珠围翠绕,穿著一身外国纱衫裤,越显得花嫣柳媚,玉润珠圆。那姚月仙坐了下来,也不看台上的戏,只和那两个大姐咬著耳朵,咕咕唧唧的说了一会,也不知他说些什么。
17 一会儿谢月亭的戏已经演毕,便是廉小福的《长阪坡》登场。廉小福穿著一身簇新的白缎绣甲,捻著一根短短的白蜡杆枪,气昂昂、雄赳赳的走上场来,台容甚是整齐,台步也十分稳称。这个时候,不但是姚月仙的一双眼睛目不转睛的注定在廉小福身上,就是那一班楼上楼下的看客,也大家的眼光都拢在廉小福一个人身上。
18 廉小福抬起头来,往两边包厢里头把眼睛飞了一转,见了姚月仙喜孜孜的在包厢里头看著他微微展笑,便不由得心花大放,越趁精神。那混战的一场,一路枪花使得水屑不漏。」投井」的一场,更添出几个大翻身,旋转如飞,身段活泼,演得甚是认真。只把个姚月仙在包厢里面喜得满心奇痒,张开了一张樱桃小口再也合不拢来。
19 辛修甫等一面看著戏台上面廉小福的戏,一面又要看著包厢里头姚月仙的戏,倒觉得有些应接不暇起来。正看到好处,忽然听得「豁啷啷」一声响亮,一个茶碗从头包里面直飞到二包里来,刚刚的不歪不斜,正飞在姚月仙的头上,直把个姚月仙吓了大大的一惊,头上淋淋漓漓的淋了许多的水,一枝翡翠押发折作两截,珠花也掉了一支。接著,听得头包里头有一个女子的声音,娇滴滴的骂道:「格只烂污货末,直头少有出见格,嫁仔人再要出来吊膀子,面孔才勿要格哉!」这一下子,登时二包里头闹哄哄的大乱起来。
20 姚月仙吃了这一个惊吓,更听得隔壁有人骂他,明晓得这个隔壁的人一定也是廉小福的相好,顿时又恨又妒,心头那一股酸气直升到脑门里头来,再也按捺不住;不顾好歹,也跳起身来厉声骂道:「耐是啥人介?倪认也勿认得耐,吃醋末也勿是实梗吃法格嘛。耐倒有面孔骂倪,说倪勿要面孔,耐阿是要面孔格呀?要仔面孔末,也勿操至于到戏馆里向来吃醋哉嘛!倪吊膀子末,勿关耐格事体,挨勿著耐来瞎三话四。耐有本事末,跑出来等倪认认耐格大好老嘘。拿仔茶碗躲来浪隔壁打人,连搭仔王法才呒拨格哉!耐打断仔倪一根押发,搭倪好好里赔得来,少仔一个铜钱末,耐试试看!」一面说著,喝叫手下的那几个娘姨、大姐:「唔笃大家才跟仔倪,到隔壁去问问格只烂污货看!」说罢,便立起身来往外就走。
21 那头包里头的那个宝贝,听得姚月仙把他这般痛骂,更气得一佛出世,二佛生天,把两只小脚在地下乱顿道:「倪吃醋末,自然有吃醋格道理,你倒再有面孔说得出格号闲话?老实对耐说,廉小福搭倪末四五年格老相好哉。倪挂仔牌子规规矩矩做生意,搭戏子轧姘头,呒啥希奇。耐是嫁仔人格人家人,宣家里格姨太太呀,再有面孔出来轧姘头?」一面说著,一面也挺身而出,直迎上来,刚刚和姚月仙打了一个照面。
22 姚月仙好好的坐在那里,被他泼了一头的水,又打断了一支押发,直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把他一把扭过来打个半死,方才爽快。见他直迎上来,不免抬起头来看他一眼。只见这个女子约莫也不过二十多岁的样儿。头上梳著一条油晃晃的朴辫,没有一些插戴。身上也穿著一身外国纱衫裤,不穿裙子。身量苗条,丰神妖丽,蛾眉直竖,粉面通红,恶狠狠的直扑过来。正是:
23 月照明河之梦,神女生涯;风吹妒海之波,摩登业界。
24 在下做书的做到此处,却要暂歇一回。以后的许多事迹,都要在十一、十二两集里头出现的了。
URN: ctp:ws127995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ens.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