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一○○、將星殞落,國喪元勛

《一○○、將星殞落,國喪元勛》[View] [Edit] [History]

1 黃興自二次革命失敗後,一直在美國,討袁軍興,他乃從美國赴日本,5年5月9日在橫濱登陸。
2 袁死後6月13日孫中山電黃,徵詢對時局意見,電曰:「東京黃克強兄鑒:南軍舉義,多數揭去袁、復《約法》、召國會為目的。袁死,黎能復《約法》,召國會,當息紛爭,事建設,以昭信義,固國本。兄見如何?」
3 黃於14日復電曰:
4 「中山先生鑒:電敬悉。南方要求恢復《約法》及國會,黎若能誠意實行,以外問題自可迎刃而解。先生來電,主張息紛爭,事建設編修。學識淵博,多有創獲。主張學術分通幾與質測兩種;通,無任感佩!尚望主持,使國人曉然於吾人之無私無偏,尤所切要。」
5 黃興回到了上海不久,民國5年的10月10日突患胃中血管破裂癥,吐血數盂暈倒,醫生認為他這病是勞瘁過甚所引起的。病中他還接待由四川過上海去日本的蔡鍔,兩位元勛互相慰勞,可是在蔡去日後不久,他竟在10月31日午後5時30分與世長辭了。
6 黃興原名軫,別字慶午,又名瑾午,原籍湖南善化縣榔黎市,出生於清同治十三年甲戌公元1874年9月16日,折算陽歷則為10月25日,比孫中山小8歲,比宋教仁和蔡鍔大8歲。
7 他的一生都與10月有關,可說是一種巧合,他生於10月,歿於10月,成功於10月10日武昌起義初為唐李渤與其兄涉隱居讀書之所。渤曾養白鹿以自娛,人,得病也是10月10日。他死時才43歲,英年早逝,真是國家的大損失。
8 黃的原配夫人名廖淡如,生三子二女,子名一歐、一中、一寰;女名振華、德華。續配名徐宗漢,是他從事革命時期同生死共患難的戰友。徐籍廣東香山,原名佩萱,初嫁海豐人李普一,生子女各一,子應強,女名若鴻。李死,徐與廣州市女醫師張竹君友善,張喜談新學,講革命,徐受其影響,遂入同盟會,參加革命。黃花崗之役與黃因患難而結成革命伴侶。徐嫁黃後,又生二子,名一美、一球。徐與前夫所生子女,亦攜來同居,黃均視同已出。在黃家書中曾提到另有一女名文子者,據說,系黃與某日婦所生。黃與徐宗漢結褵後,伉儷情深,夫唱婦隨。
9 黃的長子一歐,一向是在革命隊伍中長成,於江浙聯軍時,接到黃勉勵他的信,只有八個大字:「一歐愛兒,努力殺賊!」後來胡適看到這封信曾經做了一首白話詩來贊美:
10 「當年曾見將軍之家書,字跡娟逸似大蘇。書中之言竟何如?『一歐愛兒,努力殺賊!』,八個大字,讀之使人慷慨奮為而愛國。嗚乎將軍。何可多得!」
11 黃興病逝後,11月1日孫中山致函海外各支部,通告黃興逝世,文曰:
12 「啟者:黃克強先生自創同盟會以來,與文共事奔走,艱難迄於今日,凡我同志諒均知悉。前月國慶日,突患胃中血管破裂之癥,吐血數盂,暈絕經時,即延德國醫生克禮氏診治,據雲,尚可無礙。嗣後胸膈仍覺飽悶,至上月下旬,更發現肝部腫大之徵候。三十日下午五時,忽又吐血不止,勢極危急,由醫注射,暫且止血。三十一日早二時,突再吐血,醫再注射,旋即脈停氣絕不可復救。嗚乎哀哉!以克強盛年,稟賦素厚,雖此次討賊未得比肩致力,而提攜奮斗尚冀諸異日。遽此凋謝,為國為友,悼傷百端!謹告諸同志鑒察之。孫文啟。民國五年十一月一日。」
13 黃的噩耗傳到日本,病中的蔡鍔為之痛哭,他的挽聯是:
14 以勇健開國,而寧靜持身,貫徹實行,是能創作一生者;
15 曾送我海上,忽哭君天涯,驚起揮淚,難為臥病九州人。
16 另一位和黃、蔡唱反調,可是他們私交卻極莫逆的人,就是洪憲六君子之首楊度挽黃聯云:
17 公誼不妨私,平日政見分馳,肝膽至今推摯友;
18 一身能敵萬,可惜霸才無命,死生從古困英雄。
19 11月1日孫中山和唐紹儀代電全國,通告黃喪,函曰:
20 「克強先生交游滿天下,車笠之盟,縞紵之好,究有為僕等所未悉者。代主喪務,勉持大體,徵名遍訃,恐有未周,諸祈見諒。」
21 北京方面國會特休會一日,下半旗一日志哀。11月2日北京政府令:
22 「上將黃興締造共和,首舉義旗,功在國家,薄海同欽,……派王芝祥前往致祭,給致治費二萬,喪葬事宜由江蘇省長齊耀琳就近照料……。」
23 護國討袁第一大功的蔡鍔,則在黃興逝世後8天病逝日本。
24 護國討袁時,蔡鍔在軍中備極辛勞,染患喉疾。5年6月28日蔡由永寧啟程,29日抵大洲驛,7月1日抵瀘州,這時蔡的喉疾非常嚴重,已至不能講話的地步,在瀘州請了一位德國醫生阿密思替他診視,服藥無效,又加上肺葉腫痛,滴水難入,體溫高達39度,夜不能寐。蔡是個有責任心的人,雖然病魔困擾他,可是他覺得軍隊的欠薪,四川的善後都是極傷腦筋的事,非他本人處理不可。因此,他力疾從公,抱病任事,要求北京政府支付護國軍的欠餉欠款200萬元。
25 7月4日段祺瑞特派法國醫生趕來瀘州檢治蔡的喉疾,第二天,法國醫生檢視結果,認為喉病延誤過久,聲帶已狹,病況嚴重,非迅速赴上海或日本就專科醫治不可。
26 蔡的可貴處在於:雖以身為天下先,卻功成不居,自始迄終堅定這個主張。袁世凱死後,蔡功業蓋世,名滿天下,然而他不汲汲於名位權利,從下面兩則電報,可看到蔡的抱負人格:
27 7月17日蔡電唐繼堯:
28 「滇、黔此次起義,悉索敝賦以赴國難,雖達拯淵救焚之志,已陷額爛頭焦之勢,在我軍應亟謀善後以圖元氣之恢復,在政府及一般人士,浴共和之恩波,飲水思源,對於首義之軍,應以安之勞之使之得所。以愚意計之,滇、黔善後尚不甚難,需款亦不甚巨,政府對我萬不致有所歧視,吝此區區而陰相掣肘也。所最宜注意者,我軍主張應始終抱定為國家不為權利之初心,貫徹一致,不為外界所搖惑,不為左右私暱所劫持,實公私兩濟。……」
29 7月19日復唐繼堯電:
30 「洽電敬悉,獎飾溢量,感愧奚似。竊意鍔前者之出,秉諸良知,今茲之退亦然……今儕輩中果有三數人身先引退,飄然遠翥,實足對於今日號稱偉人志士英雄豪傑一流,直接下一針砭,為後來留一榜樣,未始非善。而鍔處地位,純系帶兵官,戰事既了,即可奉身而退,斯亦各國所同然。務望蔩公為大局計,為友誼計,切電在川滇軍各將領,以後一切善後問題當完全負責辦理,俾鍔得以克日東渡。……」
31 蔡鍔對於「治蜀」並不是沒有抱負,只因為他想以功成身退,不爭權利為天下倡,所以薄川督而不為。在他給他的老友丁懷瑾函中,曾就「治蜀」一事表示如下的意見:
32 「蜀雖可為,但民情澆薄,絕不適於從軍。若專用外軍,屏絕土著,則主客之勢互不相容,終成水火矣。弟嘗與兄論治蜀非假以十年時光不可,其始也臨以雷霆萬鈞之力,芟夷斬伐,不稍姑息,亂根既盡,民氣漸蘇,乃噓以陽和之氣,培植而長養之,殊盛業也。」
33 7月21日蔡率幕僚數人,輕車簡從,首途赴成都,在途中接到湖南耆宿父老敦請他督湘的電報,他分別回電辭謝。8月1日蔡鍔入成都,抱病就任四川督軍,成都人民額手稱慶。這時的成都,因為兵連禍結,人心浮動,物價飛漲,幣制不穩,蔡接事後,物價立即回跌,鈔票價值上漲。川中有五老七賢不遠數百里趕來成都,願任顧問。8月3日蔡電保周道剛為川軍第一師師長,熊克武以師長兼重慶鎮守使,劉存厚以師長兼川邊鎮守使,尹昌衡為政務廳長。蔡鍔抵達成都後,他的本意只是象徵式接受任命,加以他的喉病和肺病都日益嚴重,乃於8月5日致電北京段祺瑞總理,電云:
34 「川為繁劇區域,非孱弱病軀所能勝任。況鍔於起義之初,曾聲言於朋輩,一俟大局略定,即當幡然引退,以從事實業;今如食言,神明內疚,殊難自安。伏請代陳大總統俯鑒微忱,立予任命,抑或以羅佩金暫行護理。」
35 8月7日黎元洪準予辭職。8月9日由蔣方震百里陪同,啟程離川。動身之前特為文告別四川父老。文云:
36 「鍔履蜀士凡七閱月矣。曩者馳驅戎馬,不獲與邦人諸友以禮相見,而又多所驚擾,於我心有戚戚焉。顧邦人諸友曾不我責,而又深情篤摯,通悃款於交綏之後,動謳歌於受命之餘,人孰無情,厚我如斯,鍔知感矣。是以病未能興,猶舁輿入蓉,冀得當以報蜀,不自知其不可也。乃者視事浹旬,百政棼如,環顧衙齋,森肅賓從,案牘藥爐茶鼎,雜然並陳,目眩神搖,甚矣其憊,繼此以往,不引疾則臥治耳。雖然蜀患深矣,扶衰救弊,方將夙興夜寐,胼手胝足之不暇,而顧隱情惜己,茍偷食息,使百事墮壞於冥冥,則所謂報蜀之志不其謬歟?去固負蜀,留且誤蜀,與其誤也寧負。倘以邦人諸友之靈,若藥瞑眩,吾疾遂瘳,則他日又將以報蜀者補今日負蜀之過,亦安其不可?鍔行矣!幸謝邦人,勉佐後賢,共濟艱難。鍔也一葦東航,日日俯視江水,共證此心,雖謂鍔猶未去蜀可也。」
37 蔡由成都啟程,先至重慶,稍作逗留,然後換乘輪船下駛,他到宜昌時,會見了從四川退出的陳宦,這時陳已辭去湖南督軍,並把他所率領相當於一個師的軍隊解散。蔡、陳本是好友,於今把臂旅途,相見甚歡。蔡邀陳同輪赴漢口,陳感覺到和蔡同行,一榮一辱,實在沒趣,因此婉言謝絕。
38 蔡由宜昌乘大元商輪於8月26日抵達漢口,湖北督軍王占元派楚信、楚義等巡防艦駛往武昌上游迎迓,各機關、各團體歡迎人群分乘小輪在江干把大元輪圍在垓心。王占元希望蔡能在武漢多停留幾日,蔡則堅決辭謝,於是王便在楚材艦上大張筵宴,盛大款待蔡和他的隨行人員。蔡並未登岸,當天晚上就換乘江裕輪繼續下駛。
39 8月28日蔡抵達上海,下榻哈同花園,他不願人們把他當成一個偉大人物來歡迎,因此他設法把自己隱密起來,僅到梁啟超的禮廬一行,師生二人把臂歡談,相對欷歔。
40 段祺瑞電請梁啟超轉勸蔡到北京西山療養,不必遠渡日本,蔡沒有忘記以前袁召他去北京,便成為政治俘虜的往事,因此他推托說:北京繁囂,不適宜於養病。
41 9月8日蔡由上海啟程赴日本。抵神戶時,日本記者群趨訪問,蔡以手指喉,不能作答,由蔣方震代為接談,蔣說:「將軍之病,由於袁世凱而起,納溪之戰,將軍語言艱澀,到滬州時全然不能發音,七月廿日由敘府赴成都,勾留九天,病情更加轉劇。黎、段勸將軍移居北京西山靜養,將軍以不能杜門謝客為慮,所以決計來貴國就醫。」
42 蔡的喉疾和肺病,因拖延過久,抵達日本後已是病入膏肓,群醫束手,藥石無效。
43 11月8日,蔡自知不起,由左右扶起看窗外飛機,黯然對好友蔣方震說:「我是不行了,我不能死於對外作戰的疆場上,真是死不瞑目,我死後有一事想拜托兄。」蔣問是何事?蔡已無氣無力,喘息地說:「千萬薄葬,讓我九泉無憾!」蔡回到病榻,即請蔣方震代筆遺電:
44 一、願我人民、政府協力一心,採有希望之積極政策;
45 二、意見多由於爭權利,願為民望者,以道德愛國;
46 三、在川陣亡及出力人員,懇飭羅、戴兩君核實呈請恤獎,以昭獎勵;
47 四、鍔以短命,未克盡力民國,應行薄葬。
48 就是這一天,這位一代偉人,視富貴如浮雲,功成而不居的護國元勛蔡鍔將軍與世永訣了。他離開這個世界時,年僅35歲。
49 蔡去世後,舉國震悼,萬里雨泣。
50 黎元洪大總統於11月10日、11月28日、12月4日、12
51 月21日四次以大總統命令褒揚和國葬。
52 蔡鍔之喪,全國唁祭,其祭辭和挽聯均有可傳者,摘抄數則挽聯於下:
53 孫中山先生:平生慷慨班都護;
54 萬里間關馬伏波。
55 梁啟超:知所惡有甚於死者;
56 非夫人之慟而誰為?
57 康有為:微君之躬,今為洪憲之世矣;
58 思子之故,怕聞鼙鼓之聲來!
59 唐繼堯:所至以整軍保民為要圖,眾論之歸,大將慈祥曹武惠;
60 平時惟讀書致用相敦勖,公言不死,秀才憂樂範希文。
61 丁懷瑾:成不居首功,敗不作亡命,誓師二語,何等光明,故一旅突興再造共和;
62 下無逞意見,上無爭利權,遺書數言,如斯深切,問舉國朝野奚慰英靈?
63 在所有挽聯中,楊度的一聯最引人注意,楊度的挽聯是:
64 魂魄異鄉歸,於今豪傑為神,萬里河山皆雨泣;
65 東南民力盡,太息瘡痍滿目,當時成敗已滄桑。
66 楊度是楹聯聖手,他一生可傳的挽聯甚多,可是他挽蔡的這副挽聯,並不高明,這是因為兩人政見立場相對立的緣故,所以他的下聯可說完全是對蔡的成就唱反調。
67 至於小鳳仙的挽聯則是在莊嚴肅穆的偉人事跡中的一段小插曲,小鳳仙的挽聯和祭文都是衡州狂士王血痕所代撰。小鳳仙的兩副挽聯,當時傳遍都下,第一聯是:
68 不幸周郎竟短命;
69 早知李靖是英雄!
70 第二聯是:
71 萬里南天鵬翼,直上扶搖,那堪憂患餘生,萍水姻緣成一夢;
72 幾年北地胭脂,自悲淪落,贏得美人知己,桃花顏色亦千秋。
73 蔣方震在蔡死後,由日本拍電回國,電文說:
74 「一年以來,公惡衣菲食以戕其身,早作夜息以傷其神。臨終之際,猶以未能裹尸為恨。然蔡公身雖未死於疆場,實與陣亡者一例也。」
75 蔡的好友丁懷瑾用行動來懷念蔡的遺志——功成不居,長揖歸田。蔡東渡前,丁任四川富順縣長,聞蔡噩耗即辭去縣篆,閉門著書,常以蔡的人格和抱負勉勵其家人子女,他稱道蔡是真正開天闢地的人物。古人說名滿天下,謗亦隨之,可是蔡卻打破了此例,他的成敗生死,不論是友是敵,是新是舊,莫不對他由衷稱道,理由很簡單:蔡以天下為己任,卻不以天下為己。
URN: ctp:ws128865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