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四十五回忠僕訪信河陽驛 賭奴撒潑蕭牆街

《第四十五回忠僕訪信河陽驛 賭奴撒潑蕭牆街》[View] [Edit] [History]

1 卻說譚紹聞同滿相公一車兒進了開封城。到了盛宅門首,眾家人連忙迎住道:「回來了,辛苦,辛苦。」滿相公跳下車來忙謝道:「掛心,掛心。」兩個昆班教師也下的車來,譚紹聞也只得下車。眾家人已知那兩個是教師,後下車的一個年幼美貌的,只當是連蘇州旦角兒也接的來。細看卻是譚紹聞。眾皆愕然。
2 滿相公讓著一同進宅,早有人報知盛公子。盛公子飛風兒出來,口中說道:「卸車,卸車。」到了二門,卻撞著譚紹聞,盛公子也顧不的問個來由,只說道:「賢弟,你先到東書房坐,我去看看車去。」譚紹聞跟定滿相公同到了東書房。滿相公一聲喊洗臉水。只聽盛公子在外急口吩咐道:「作速卸車,我先看看蟒衣鎧片女衫子何如。」吩咐已畢,來到東書房。進門來,譚紹聞為了禮。滿相公也去作揖,盛公子連聲道:「多事,多事。」滿相公只得住卻。兩個教師磕了頭,盛公子就問起戲上話來。須臾,寶劍兒、瑤琴兒一班家人,抬來棕箱皮箱,盛公子叫作速打開,看起戲衣。又與滿相公談論絲縧花樣,講起價值秤頭來。譚紹聞吃完兩杰茶,說道:「我要回去哩。」盛公子道:「你且再坐。」譚紹聞本來自己沒興,見盛子只是一心戲子戲衣,並未問他自何而來,心中好生沒味。又坐了一會,說:「我果要作速回家哩。」盛公子道:「你忙的是什麼?你再坐一會兒,我還要問賢弟話哩。」扭過頭來,又問起兩個教師,你會幾個整本將起來。譚紹聞羞中帶個怒意,起身要去,盛公子道:「也罷,我送賢弟。過幾天串成了頭一本,我請賢弟來看戲。不許不到。」滿相公跟著盛公子送客,盛公子送至大門,一拱即回。譚紹聞。與滿相公說了一會話,致謝攜歸之意。卻早寶劍兒跑了出來,催滿相公作速回去說話。原來盛公子一向也不知譚紹聞外出,今日也不知與滿相公同車回來,只覺得走了一個客,一發好說那戲上的話。正是:
3 仰面貪看鳥,回頭錯應人。
4 且說譚紹聞出了盛宅,單單迂道繞路而行。走了些小巷,跳了些菜園,曲曲彎彎到衚衕口,三步兩步進了自己後門。
5 王氏正在樓下哭哭啼啼想兒子,猛可的見紹聞進來,既驚且疑,說道:「兒呀,是你?」揉揉眼淚,仔細一看,果是兒子。又道:「你上那裡去了這些時?這是你爹爹不在了,你竟是要閃我的。」扯住衣襟,又放聲大哭起來。譚紹聞因累旬受苦,今日歸了自己窩巢,也哭了起來。冰梅、趙大兒、老樊婆聞聲都已來到。雙慶兒、德喜兒、鄧祥、蔡湘也喜主人回來,齊到樓院來看。
6 孔慧娘出的東樓,眾人閃開,到了堂樓下,王氏仍哭個不住,聲聲道:「我守寡的好難煞人呀!」趙大兒、樊婆也不住的用衣襟子拭淚。冰梅只是把興官推與王氏,說:「你叫奶奶不哭罷。」惟有孔慧娘通成一個啞子樣兒。此非是孔慧娘眼硬不落淚,正是他識見高處,早知此身此家已無所寄了。
7 王氏略住了哭,道:「大兒,樊家,備飯與大叔吃。」譚紹聞將近一月半光景,那曾有可口如意的飯來,今晚到家,才吃了個妥當。黃昏時,王氏糊糊塗涂教訓了半更,各自回房睡了。
8 次日日上三竿,譚紹聞方才起來。家中別無所忌,惟怕見王中的面。然到家半日不曾見王中,卻又心中生疑。慧娘、冰梅面前也不好詢問。趙大兒東樓取茶杯,譚紹聞因問道:「您家王中哩?趙大兒道:「他往河北尋大叔去了。」紹聞無言。要問王中因何上河北去尋人?這有個緣由。原是自紹聞去後,王氏著鄧祥去南鄉把王中喚回。王中詳問了范姑子請寫募引的情由,將范姑子具稟本縣程公。程公問了,范姑子抵死不敢說出紹聞被張繩祖請去那一段內情,緣范姑子使了夏逢若轉托銀子四兩,恐怕受賄情重。此是范姑子刁處。程公南陽公出,此事便丟的鬆懈。王中心下著急,無法可施。欲向地藏庵再訪確信,范姑子堂上受辱,腹中懷鬼,把庵門用石頭頂了,再叫不開。王氏叫寫招子,張掛四門。王中細想,家主走脫,難說一個僕人敢寫招子貼在通衢不成?且張揚出去,與家主臉面有礙,後日難以做人。此事萬不可行。料定主人定是貪賭戀娼,必然不曾出城,遂檢可疑之地,每日細心查訪。
9 一日,王中心生一計,叫來雙慶兒說了。雙慶兒直往張繩祖家說道:「俺家大叔,在此丟了一條汗巾兒,叫小的來取。」這是出其不備的好法子。怎知這張繩祖因盤賭逼走了人,且係程公取的儒童首卷,又怕弄出人命干係,早已囑咐老賈以及手下人等,咬定牙說:「半年來譚相公並不曾到此。」話俱套通,所以答應雙慶兒的話,上下俱是一色。雙慶回來說了,王中就有幾分不再向張繩祖身上疑影。
10 若說在盛宅窩藏,已知會王隆吉去蹤跡幾回。況希僑這半年只是招募挑選生、旦、丑、末,不像留客在家光景。王中又著雙慶兒細查夏鼎腳蹤,卻見每日在街頭走動,他家裡又不是窩藏住人的所在。王中胡算亂猜,做夢兒也打算不到亳州上,心中只疑偌大誠內,也是納污藏垢之聚會。不得已,結識些平日不理的破落戶,市井光棍兒,婉言巧問,想討個口氣兒。竟也得不到一絲兒音耗。
11 忽一日宗師行牌,自河北回省,坐考開封。王中料主人必出應試。不料考開封一棚,亦不見紹聞回來。這王中才急的一佛出世,把少主人的生死二字晝夜盤算起來。無可奈何,竟每日街頭巷尾茶柵酒肆中,如元旦撥勺聽靜一般,單單聽個話音兒。
12 一日在府衙門街經過,見一酒館內有兩三場子吃酒的。王中心裡一動走了進去。要了一壺酒,擎著杯兒聽人說話。又見一個背包袱的進來,有一場子吃酒的都起來拱手讓坐,一團兒坐下。說了一陣江湖上套話,那人忽道:「我前日在河陽驛,見了一宗拐帶人命事。」只這「拐帶人命」四字,把王中嚇了一個冷戰。欲待上前去問,卻又苦於無因。只得傾耳細聽。那人拍手揚腳,一面吃酒,一面說將起來:「這宗命案,是有兩個拐夫伙拐了一個女人。兩個拐夫,一個年紀大些,一個年紀輕些。到了河陽驛,那年紀大些的硬把那年紀輕些的勒死了,掛在一棵桑樹上,像是行客失意自縊模樣。誰知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恰被鄉保撞見,拿住稟了那縣裡老爺。老爺驗屍,轟的人山人海來氯說那年輕些的拐夫和被拐女人本是姦情。」王中聽到這裡,心中更加起疑。便提壺酒兒來到桌前,說道:「我看這位老兄,通是豪爽。我敬一盅。」那人道:「不敢討擾。」酒館中半酣的人,好的是朋友,大家就一齊讓坐。王中移坐在一張桌子上,又叫酒家添酒。再斟開時,王中笑著說道:「從來刁拐女人,多是年輕的。老兄先說那弔死的人,有多大歲數。」
13 那人伸了兩個指頭兒說:「不過二十內外。」王中道:「老兄沒聽的人是那裡人?」那人道:俗個被拐的女人,像是黃河南,咱這邊那一縣的人。人多,擠的慌,也沒聽真。」王中道:
14 「屍場上,你沒見縊死人穿的是啥衣服。」那人道:「像是衣帽齊整。皂隸皮鞭打,誰能細看。」王中心中有事,此時便如坐針氈。又問道:「此是幾日事?」那人想了一想說:「我是十三路過河陽驛。是十三日了。」王中道:「我本該多奉幾杯兒,爭乃有一點小小緊事,失陪了。」眾人那裡肯放,定要回敬。王中不肯再留,說:「我是本城,理當敬客,焉有討擾之理。」那人方才問姓,王中道:「弟賤姓王。」又問:「住何處?」王中道:「我在東門外泰山廟後住。」那人道:「明日我奉拜。要說場子鼓兒詞,萬望老兄作個稗官主兒。」王中道:「在家等候就是。」王中作別回家,心中好生不安。又不敢把這凶信對主母說,只含糊說:「大相公有了河北信息。」王氏即叫王中上河北查訪。王中說:「明早便要起身。」王氏發給了盤費。
15 王中次早起來,去到前廳譚孝移靈前祝禱道:「小的在街上聽了一個信兒,料想大爺生前端方正直,沒有一點壞陰騭的事,斷乎不至如此。但只是小的心下放不安穩,要往河陽驛打探這遭。大爺陰靈保護,只叫大相公及早回來罷。」這合家大小俱不曾知。走到馬房叫蔡湘備了頭口,牽出衚衕口,搭上行囊,出西門而去,剛剛出了西關,恰遇一家埋人,車上拉了一口薄皮館材,後邊跟著一個老婦人,聲聲哭道:「我那一去再不回來的兒呀!」王中心下好不掃興悶氣。只得把牲口打開,急超過去。
16 走了二三日,要在滎澤河口過黃河,偏偏大北風颳起,船不敢開,只得回到南關住下。喂上頭口,心中好不焦躁,鎖了住房門,對店家說:「我進城走走。」店家說:「不妨事。」王中進城,見街市光景,大讓祥符。將至縣衙門口,看見一個卦鋪,上寫「大六壬」三個字。王中識字不多,這三個字卻認的。
17 心下有出門遇埋人的事,最不興頭,直到鋪內,問個吉凶。那鋪內老人見了王中,便道:「請坐。」暖壺內斟了一杯茶送過來,問道:「相公是要起課,是要測字呢?課禮是一百大錢,測一個字是十文。」王中道:「央老先生測個字罷。」那人老拿過一支濃筆,一塊油粉牌兒,說道:「相公請寫。」王中接過筆來,寫了一個王字。那老人道:「相公是問什麼事?」王中道:「是尋人的。」老人細審了王中面色,說道:「大不好。王字上邊看,是一個乾字,下邊看,是一個土字。想是做下什麼有干係的事,如今就了土。中間看,是一個十字,橫看是個三字,只怕還應在這十三上。」這個十三的話,與王中酒館內聽的日期正相符合。這一驚非同小可,忙問道:「我聽的信就是十三日,管是凶多吉少也不可知。」老人道:「我的話是最靈的,所以滿城人呼我甘紫峰做甘半仙。你初進鋪內說央我測字,這有個央字,今天已日夕,這有個夕字,一個夕字加上央字,分明是個殃字。只恐現已遭殃。所以我據理直斷,說是大不好的消息。若不然者,我豈不會說好話奉承人麼?」王中本是尋人心急,又被黃河阻隔,測個字兒,不過想聽兩句好話,圖自己寬心,夜間好睡。誰料這老人說了就土遭殃凶兆,兼且又說是十三日,心內反又慌了七八分。又說道:「我再說一個字兒,煩老先生仔細測測,看有個解救沒有?」甘紫峰道:
18 「也罷。」王中道:「我識字不多,只會寫自己名子。」遂寫了一個中字。甘紫峰道:「你說一個字,這一個合起來是『不』字了,又寫一個『中』字,分明是『不中』二字。」王中心中悶悶,數了二十文錢,放在桌上,鬱鬱回店而去。自己說道:
19 「料定是寬心的話,反弄了些悶脹到心頭。或者大相公有幾分不妥,也未見得。」正是:
20 飽嘗奔走足風霾義?義僕忠臣共一懷;
21 非是屈原曾問卜,鄜州老杜兩草鞋。
22 王中過了一夜,次早風平浪靜過了黃河,又急行了一巳次早走了半日,見路旁一座木牌坊兒,路上行人念道:「韓文公故里」,北邊寫著:「西至河陽驛五里」。心下想道,不遠了。天色尚早,少不得遇人便要聽口氣打探消息。
23 又走了三四里,將近河陽驛,路北有個萊園,遠遠望著一個年幼的絞轆轤,一個老人在那裡澆菜。王中到了園口,下的牲口來,拴在一株老柳樹上,提著鞭子到了井邊,說道:「討口水吃,解解渴。」那老人道:「請坐。我去與相公燒碗茶兒罷。」王中道:「不消。只這水兒便使得。」老人取個碗來,在桶內取水,雙手捧與王中。王中強吃了兩口,說:「夠了。」
24 因說道:「你老人家這一園子好萊蔬,可見是勤力人。」那老人道:「吃虧前日縣裡老爺檢驗了一遭屍,看的人多,都擠到園裡,把半畝好韮菜都踩了。相公你看,東邊一帶,都踐踏的成那個樣子。」這王中心里正為此事,恰好得了頭緒,便問道:「是什麼事麼?」那老人道:「是因拐帶弔死的。」因指園外一棵桑樹道:「就死在那棵樹上。」王中道:「是怎麼一個來由?那弔死人有多少歲數了?」那老人道:「是這南邊邵家莊邵三麻子,四十多歲,專一興販人口,開人窩子。那一日有個男人拐了一個女人,被他看見了,他本是那一道的人,便知道是拐帶,三言兩語盤問住,就哄到他家,圖賣這注子錢。他家還窩著兩個女人,連新來的共是三個。恰好人家趕的來了,蹤跡到邵家莊,得了信兒,同了河陽驛鄉約地保壯丁團長,二更天到他家搜人。他先把新來拐夫和女人隔牆遞出去逃跑。又領起他販的那兩個女人,也要翻牆逃走。誰知孽貫已滿,邵三麻子把腿跌壞。料事不脫,不知怎的半夜摸到這桑樹上吊死了。
25 那個拐子到河陽驛西,也拿住了。前日官府驗屍,驚動了一驛的男女老少來看屍場審口供。我該造化低,把半畝韮菜踩壞了。」王中道:「這是幾日的事?」老人向年幼的道:「忘了是幾日了。」那年幼的說道:「我去與我丈母做生日,是十三了。」王中道:「這裡再沒人命事麼?」老人哈哈笑道:「人命事還擎住幾宗呢。」王中已知這事無乾。謝了擾,看天尚早,騎上牲口,復照舊路而回。心中又笑又惱又喜又悔,笑的是酒館遇的那人,略有些影兒,便謅的恁樣圓范;惱的是測字的卻敢口硬;喜的是三里無真信,此事與我家相公不相干;悔的是自己畢竟有些孟浪。但仍不知家主究上何處去了。依舊曉行夜宿,進了省城。此時譚紹聞已回家四天了。
26 王中到後衚衕口拴了牲口,進了樓院,方欲回復主母,院中卻無一人。只聽得前街喧嘩,王氏與趙大兒、樊婆,都在二門口聽吵嚷。
27 王中到了前院,趙大兒道:「你快出去,人家打大叔哩!」王中吃了一驚。連馬鞭子不曾放下,就出的大門。只見假李逵一手扯住譚紹聞袖子嚷道:「咱去衙門裡堂上講理!借銀不還,出外躲著,叫俺受祥興號楊相公的氣。」旁邊姚杏庵勸解不住。滿街人都圍著看。王中不知所以,跑上去抱住譚紹聞問道:「這是為的啥?要那一宗銀子?」譚紹聞幾曾受過這樣羅唣,不料過來的是王中,羞的無言可答。白興吾接道:「是借的賈大哥五百銀子。我是保人。」王中道:「你明明是朋謀伙騙。」這老賈雖說扯住譚紹聞,到底不敢過為放肆,況心中本無氣惱,不過是弄個沒趣,嚇的譚紹聞把銀子給的速些罷了。
28 忽見王中發話,知是譚宅家人,打了也沒甚事,伸手撮住衣領,劈臉便是一耳刮子,打得王中牙縫流出血來。
29 這蕭牆街看的人,都發了火,吵將起來。說道:「青天白日,要銀子不妨,為甚打人!」緣王中是街坊器重的,所以人俱不平。老賈見不是路頭,話兒便柔弱上來。白興吾勸說道:
30 「有文約在你手裡,盡早少不了你的,為什麼動粗?」老賈趁著往東退走,還發話道:「是你畫的押不是?主子大了想白使銀子,叫俺替你頂缸受氣。」白興吾推著,只顧走只顧嚷的去訖。
31 譚紹聞羞羞慚慚,進了家中。這王中雖係僕人,自幼伺候譚孝移,俱是斯文往來體統事體,那曾經過這個摧折。走進前院,看見主人靈柩,不知慟從何來。爬到地下,才磕一個頭,還不曾說出話來,只見趙大兒從後院飛也似跑來,說道:「天爺呀,不好了!大嬸子斷了氣兒了!」這一下子都慌了。王中也忘了受假李逵的打,一團兒到了後院裡。這正是:
32 賢媛只合匹佳兒,鴛隊依依共羨奇;
33 一自檀郎歸匪類,教人懶誦好逑詩。
URN: ctp:ws129018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