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 -> 第四十九回长笑落飞禽 恶岭无端逢壮士还乡联美眷 倚闾幸可慰慈亲

《第四十九回长笑落飞禽 恶岭无端逢壮士还乡联美眷 倚闾幸可慰慈亲》[View] [Edit] [History]

1 灵云道:「凝碧同门以芷妹根基较差,遭逢最苦,用功最勤,人最和善本分。因为未得教主夫人传授,仅随我等练习,造诣不深,远非诸同门之比。我们各有飞剑法宝,皆出师长所赐,漫说无命不便擅赠,即便赠了,芷妹也不能使用。
2 「难得仙缘凑合,又有袁仙留谕,自然归芷妹佩用才是。惟独袁星不比神雕钢羽有数千年道行,又经白眉禅师佛法点化,异日帮助我等光大本门,出力之处甚多。它仅只是莽苍山一个老猿猩,遭逢异数,得遇仙缘。蒙琼妹将它带到这种洞天福地,享受莫大清福,已觉非分。现又平空得了这两口玉虎剑,遇合太觉容易。
3 「适才在飞雷洞上空见它在雕背上舞动双剑,虽不能脱手飞行,已有峨嵋嫡派家数。足见它平日留心我等练习,藏有深心。用之于正,不但是琼妹一条臂膀,同时令教外人看了,也觉峨嵋门下禽兽都有几分仙气,岂不光彩?
4 「只恐它野心未退,得意忘形,出外为恶。就像杨成志那般无知妄为闯出祸来,莫说琼妹,连我也担待不起。剑是它得的,自然归它,从此不但我等要多留一分心,连琼妹也须时刻告诫;导入正轨才是。」
5 英琼闻言,忙代袁星领谢遵命。芷仙听了这一席话,心中暗自一惊,哪敢把众人未回时、袁星带了自己去探仙籁顶仙源之事说出。英琼又去将袁星从后洞唤来,向灵云拜谢,将剑呈与众人观看,俱都代它欣羡不置。
6 灵云正色训道:「这两口玉虎剑,乃你祖先袁仙在东汉飞升时遗留之宝,非比寻常。你一个异类遭逢绝世仙缘,须要忠诚小心,时刻留意,谨守教规,努力潜修。异日教主回来,我等自会代你恳求,使你脱胎换骨,得一正果。如敢得意忘形,犯了大过,你须知峨嵋教规最严,不但追去飞剑,并将你斩首消形,万劫不复,那时悔之晚矣!」
7 袁星闻言,吓得战兢兢叩头山响,将剑接过,捧在头上。又向英琼和室中诸人分别跪叩,才倒退了出去。紫玲姊妹同南姑姊弟见灵云宽严合宜,语言得体,无不暗中佩服。
8 袁星去后,灵云又道:「现在该商量新来四人的处置了,我等既不能收徒,又未奉命师尊法谕,不敢将他等妄行带回。偏偏凌真人见他等可怜,现身说情,才暂留在此。按说凌真人新创雪山派,正需门人,为何不自收留,却要他等归入峨嵋门下?况他四人来了不多日,已经闯出祸来,虽说无知,终系大错。杨成志心术不堪,掌教师尊回山,决不收留。
9 「依我之见,此时对他四人暂以同等道友相待,暂时且不传授剑法。四人如真有不堪造就之处,省得掌教师尊回山,关系凌真人情面为难,由我抽空借送还九天元阳尺为由,将他等一同送往青螺。向凌真人说明情况经过,听他处置。诸位以为如何?」
10 实情如此,众人自然惟灵云之马首是瞻。
11 只苦了南姑姊弟,不知怎的,一到此地,便觉有了归宿似的。起初因虎儿受杨成志利用犯了过错,南姑早就提心吊胆。此时一听灵云之言,不禁惶急起来。见室中诸人,连日前再三恳托过的若兰、芷仙、英琼三人俱无异词。猜是灵云领袖群英,言出法随,请求决然无用。
12 南姑心中埋怨虎儿,若非他做错了事,尚可有词求情。连日见三人对自己情意,如单为自己请求或能生效,但是又不舍与同胞幼弟分别。低头沉思了一阵,除了从此约束虎儿处处小心谨慎,暗中再分别求众人说情之外,别无良法。她只顾思虑呆想,众人俱看出南姑心意。
13 英琼看她可怜,才要张口,灵云忙使了个眼色,英琼只得用言语岔开。
14 大家商议了一阵,紫玲便请教灵云如何下手用功。灵云略微谦逊,便将峨嵋要诀尽心传授,详释正邪不同之点,把紫玲姊妹听了个心悦诚服。
15 灵云料有神雕在后洞防守,一时也未必有事,便叫轻云去喊来吴文琪、金蝉参加练习。吩咐雕、猿格外小心,有警即报。到了午夜以前,除该班守洞的人外,俱都回室用功。
16 这日,月色皎洁,到了丑初,是众人在洞外互相练习击刺的时候。灵云率领众同门来在凝碧崖前,有的分据几个峰间和树梢,有的站立当地,各人任意择好了地方。
17 只听灵云一声吩咐,便分别将剑光朝中央灵云站立的地方飞去。先彼此互相击刺了一阵,然后乘虚蹈隙,三五错综,十馀道金光、紫光、青光、白光、红光,在离崖十丈高下满空飞舞。夭矫腾挪,变化无穷,舞到酣处,如数百条龙蛇乱闪乱窜。
18 英琼站在飞雷径洞口,居高临下。正指挥著一道紫色长虹,与灵云、金蝉二人的剑光,似三条神龙一般,在空中纠结。
19 忽有一阵金铁交鸣之声起自脚底,英琼留神一听,竟从下面洞穴中发出。暗忖:「这洞穴已经若兰、灵云二人先后用法术封闭,怎么会响得连相隔数十丈以外都听得这般大声?」想到这里,觉得奇怪,将手一招,将紫光先行收回,想到那洞穴前看个究竟。
20 灵云姊弟看英琼剑光退出,以为英琼又要玩什么花样,把手一指,姊弟二人三道剑光,随后追去。若兰、朱文二人的剑光本是作对儿相敌。一见英琼剑光收退,灵云姊弟的剑光追上前去,双双不约而同地将剑光一指,迎上去敌个正著。五道剑光在空中纠结,相隔英琼立处甚近。
21 若兰剑光较弱,加以重创新愈,堪堪有点不支。金蝉倏地将手一指,一红一紫两道剑光,一个迎敌若兰,一个竟反友为敌,帮助朱文向灵云反攻起来。灵云微微一笑,运一口气喷将上去,光华大盛,力敌三人飞剑,毫无怯色。
22 朱文觉得有趣,朝若兰打了个招呼,喊一声:「蝉弟休要逞能!」说罢,抛下灵云,会合若兰的飞剑,反转来朝金蝉夹攻。
23 灵云本是劲敌,再加上朱文、若兰俱非弱者,金蝉堪堪不支,不住口中高叫道:「文姊太没道理,我好心好意帮你,你们倒以多为胜起来。」
24 紫玲、寒萼见他们几人斗得十分有趣,舍了轻云、文琪,都想上前代金蝉解围,轻云、文琪也抱著同样心思。
25 四人剑光才刚飞到,忽听英琼在崖壁上一声娇叱。随见英琼站立之处,飞起一道青光,长约七尺,有碗口粗细,正往当空飞去。
26 灵云一见,喊声:「不好!众姊妹休放这道青光飞走。」言还未了,将足一顿,身剑合一,先自往空便起。
27 众人一见,不暇思索,也忙著驾剑光分头堵截。那道青光本是朝南飞走,迎头被灵云剑光拦住。刚要迎敌,觑便擒收,那道青光倏地盘空一个回旋,青龙游海,拨回头如电闪星驰般飞逃。灵云用峨嵋秘授捉光掠影之法,一把未抓著光尾。同时众人剑光分中左右三面随后追拦上去,只有飞雷径洞口那一面无人迎挡。
28 那道青光识得退路,径往这面飞去,疾如闪电般,转眼便穿洞而入。众人虽然剑光不比寻常,叵耐那道青光并不迎敌,只是逃遁,所以不易追上。
29 灵云猛喝道:「紫妹还不用弥尘幡,等待何时?」
30 紫玲闻言,刚将幡取出,未及施用。忽见飞雷径洞口一条黑影一闪,眨眼现出个赤足小和尚,只一伸手,便将那道青光接住,拿在手里。
31 那青光先还似青蛇般乱闪乱跳,似要脱手飞去,被那小和尚两手一搓,便变成尺许长一口小剑。同时袁星也从洞内飞身出来,手舞两道青黄剑光,往那小和尚头上刺去。那小和尚只一闪身,不知怎的一来,袁星早著了一掌,直跌下崖去。
32 英琼原是听见穴内响声,赶去看视,才到穴前,便听出那响声有异。先以为既有灵云封锁,决无妨碍。正想喊众人去看,忽见穴上闪出一片金光,接著一阵云烟过处,便见烟中飞起一条青蛇般的光华,出穴便飞。
33 英琼因听说洞内藏有飞剑,自己不会收剑之法,事起仓猝,一时慌了手脚。只顾惊呼,没有将剑去拦。及见众人纷纷上前一堵,正待相助,恰好那青光又往头上飞回。英琼相隔最近,自然不肯放过,忙将紫光放出追去,两下相去仅有数丈远近。
34 猛见飞雷径洞口闪出个小和尚,将青光接去。英琼记著髯仙留谕,后洞不久有人前来寻衅,这小和尚既未见过,又从后洞现身,不经把守的人通报,已猜是敌人无疑。又见袁星追去,被小和尚一掌,便跌下崖来,哪里忍受得了!
35 英琼娇叱一声:「贼和尚休得无礼!」早将紫郢剑飞去。
36 众人中倒有一半不认得来人的,又在追拦青光忙乱之际,遇见这般突如其来的怪事,眼看袁星吃了大亏,更未留意听灵云呼唤。在前面追赶的,除了灵云、紫玲姊妹飞行最快,若兰离得较近,同时呼叱连声,纷纷将剑光法宝放起,飞上前去。
37 金蝉追来,大声喊嚷:「这是笑师兄,自己人,诸位师姊休得无礼!」
38 那小和尚见神龙般的剑光连同彩云红光,似疾雷骤雨般飞到,早已自知不敌,一声「失陪」,秃脑袋一晃,登时无影无踪。
39 等到四人听明金蝉之言,轻云、文琪、朱文也同时赶到,来人已不知去向。
40 袁星从崖下狼狼狈狈地爬了上来,走到众人面前,躬身道:「吴仙姑因要回来比剑,原说去去就来,命袁星和钢羽把守后洞。因不知来人来历,先在后洞又吃了一些亏苦,未免有些气愤,所以『贼和尚』三字冲口而出。」
41 金蝉见它出言无状,正要呵责。忽听叭的一声,袁星左颊上早著了一巴掌,疼得用一只毛手摸著脸直跳。
42 金蝉笑道:「打得好!谁叫你出口伤人?」
43 英琼见它连连吃亏,于心不忍,一面喝住袁星,休得出言无状,好好地说。
44 金蝉不住口地喊:「笑师兄快现身出来,我想得你要死哩!」连喊数声,未见答应。猛觉手上有人塞了一样东西。
45 金蝉在成都与笑和尚初见时,常被隐形法作弄,早已留心到此。也顾不得接东西,早趁势一把抓了个结实。
46 忽听耳边有人说道:「你先放手,我专为找你来的,决不会走。只是这里女同门太多。我来时又见那猴子心狂气傲,仗势逞强,特意挫挫它的锐气。不想无心得罪了人,所以更不愿露面。我还奉师命有不少事要办,你同我到别处去面谈如何?」
47 金蝉知他性情,只得依他。再看手上之物,竟是两个朱果。无暇再问来历,便对众人说道:「笑师兄不愿见女同门,你们只管练习。我和他去去就来。」说罢,独自往绣云涧那边走去。
48 英琼一眼看见金蝉手上拿著两个朱果,猜是莽苍山之物,不由想起英男。心中一动,正要问时,金蝉业已如飞跑去。灵云因法术竟封闭不住那洞穴,恐怕里面还有宝物再出差错,约了众人同去查看,想法善后。
49 金蝉过了绣云涧无人之处,笑和尚才现出身来,手中拿著一口寒光射眼的小剑和一封书信。彼此重新见礼,互谈了一些经历。
50 事值慈云寺事完后,众弟子奉派分赴各处,积修外功。笑和尚因与金蝉莫逆,便请求和黑孩儿尉迟火做一路,往青海全省游行,以便与往桂花山福仙潭去取乌风草的金蝉等相遇。
51 因不知金蝉等中途连遇髯仙、妙一夫人,未回九华,径赴峨嵋开辟凝碧崖仙府。后来计算金蝉等途程,该到桂花山,便和尉迟火商量。仗著隐形剑法,也不怕红花姥姥看破,索性赶往桂花山福仙潭看个动静。
52 二人赶往福仙潭一看,那潭已成了火海劫灰。许多山石都被烧成焦土,找遍全山,不见一人。猜是金蝉等业已回山,只不知可曾得手,只得过些时日,再往九华相晤。他二人便决定深入民间,积修善行。
53 他和尉迟火各人生就一副异相:一个是大头圆脸,颜如温玉。见人张口先笑,看似滑稽,带著一团憨气。一个是从头到脚周身漆黑如铁,声如洪钟,说话楞头楞脑,毫无通融,带著一团戆气。二人又俱年轻,看上去不过十四五岁,装束一僧一道,不伦不类。结伴同行,遇见的人都以为他们是那寺观中相约同逃的小和尚和小道童。
54 笑和尚觉得有趣,越发疯疯癫癫,游戏三昧。笑和尚心最仁慈,不到迫不得已,不妄杀人。而黑孩儿心刚性直,嫉恶如仇。异派淫凶、恶人、土豪遇见他,十有九难逃性命。笑和尚觉他太不给人以自新之路,恐造恶因,劝他多次,当时总改不了,落得事后方悔。
55 这一日走至昆明附近万山之中,眼看夕阳已薄暮景,时交暮春三月。山光凝紫,柳叶摇金,景物十分绚丽。
56 尉迟火忽对笑和尚道:「笑师弟,常闻人说,你一声长笑,不但声震林樾,百鸟惊飞,还可惊虎豹而慑猿猩。我比不得你幼入佛门,素食惯了的,又会辟谷之法,吃不吃都不打紧。我虽在玄门,师父从未禁我肉食。腰中只剩师父给的五七两银子,业已沿途食用精光。
57 「这几日化些斋饭,难得一饱。满想在山里打只虎豹之类,烤肉来吃,既为世人除害,又可解馋。这里尽是些深山大壑,形势险恶,四外并无人烟,必有猛兽潜藏。你何不笑上一回,惊出些虎豹之类的猛兽来,让我受用?」
58 笑和尚虽然本领高强,但是才脱娘胎,便被苦行头陀度化。因他生具佛根,极受锺爱。苦行头陀戒律最严,笑和尚奉持清规,潜移默化了十五六个年头。初次出世,积修外功,虽也有不免见猎心喜之时,闹著玩还可,总不愿无故随便杀生。
59 笑和尚答道:「虎豹虽是吃人猛兽,但是它潜伏深山之中,并未亲见它的恶迹。我等用法儿引它出来杀死,岂不上干天和?恕难从命。」
60 尉迟火道:「你真是呆子!天底下哪有不吃人的虎豹?现今不除,等到人已受害,再去除它,岂不晚了?你如不信,你只管笑它出来,我们迎上前去。如果它见我们不想侵犯,可见是个好老虎,我们就不杀它。你看如何?」
61 笑和尚强他不过,只得答应。先寻了一个避风之处,又搬了几块大石,支好野灶,然后同往高处。四下看了一看,果然到处都是丛林密莽,危崖峻岭,绝好的猛兽窟宅。远望山东北一个深谷里面,雾气沉沉,谷口受著斜日馀照,现出一片昏暗暗的赤氛。
62 笑和尚心中一动,暗想:「这时候天气清明,虽说是山高峰险,林菁茂密,可是这里有不少嘉木高林,杂花盛开,被这斜阳一照,到处都是雄奇明艳的景致。怎么向阳的一面,却是这般赤暗昏黄的晦色?凭自己目力,竟会看不到底。自入青海以来,沿途也遇见过许多毒风恶瘴,又与今日所见不类。那个地方,决不是什么好所在。」
63 正想到这里,黑孩儿连声催促。笑和尚笑道:「黑师兄,听仔细,莫要震聋了耳朵。」
64 说罢,笑和尚大脑袋一晃,延颈呼吸,调匀了丹田之气。微张开口,先发出的是一种尖音,声如笙簧,非常悦耳。
65 发声不过刹那,便听侧面树林之中,扑腾扑腾,起了一阵骚动。天边晚鸦,闻得长吟,俱都飞翔过来,就在二人头上展翅飞翔,盘旋不去。末后连别种雀鸟也闻声飞来,越聚越多,把二人所在之处,直遮成了一片黑影。
66 尉迟火笑得打跌道:「笑师弟,原来学会的是女人腔。似这般引逗乌鸦耍子,几时才饱得了我的肚子?还教我留神耳朵,算了吧。」
67 馀音未歇,笑和尚倏地引吭长笑,轰轰连声,如同晴天霹雳当头压下,山岳崩颓,风云变色。只吓得空中飞鸟登时一阵大乱,乱飞乱窜,扰作一团。有的吓得将头埋入翅间,不能自持,纷纷坠地。有那闯出重围的拨转了头,束紧双翼,如穿梭般纷纷失群,四下飞散。
68 尉迟火也觉禁受不住,直喊:「笑师弟,快些住口,再笑,我耳朵都要聋了!」
69 笑和尚也急忙住口顿足道:「糟了!糟了!我只顾一时高兴,和你打赌,却不料误伤了许多鸟雀,师父知道,如何是好?」说著,又连声称怪道:「我用师父所传,运化先天一气,练为长笑。每一发声,的确可以惊百兽而慑飞鸟。怎么连用刚柔之音,不但虎豹,连猴子也不见一个?我不信这里百里方圆之内,连一只野兽都没有。」
70 正说之间,忽听声如洪钟般一声大喝。从山脚下跑上一个满头长发,身披豹皮,手执一根铁鐧的矮短汉子,近前大喝道:「哪里来的小杂毛小秃驴,在这里怪叫,将我哥哥吓死!」说罢,对准笑和尚,当头就是一鐧。
71 笑和尚先见那人装束,形如野人,以为这一带多族杂处,定是山民之类,本想拿他开开玩笑。及听他说话口音,竟是汉人。想必自己适才狂笑,惊动人家,错在自己,便不和他计较,身微一闪,才待避开。
72 尉迟火早一手将那人持鐧的手抓住,喝道:「哪里来的野人,出口伤人,动手就打,待我管教管教你。」
73 那人因笑和尚怪笑,将他一个病中的好友吓晕过去,特地前来拼命寻仇。却没料到一鐧打下去,眼前人影一晃,便没有踪迹,同时身子却被一个黑面的小道士将持鐧的手捉住。彼此一较劲,谁也没有将鐧夺了去。
74 那人一著急,起左手乌龙探爪,劈面便抓。他原不会什么武术,尉迟火只微一偏身,又将他左手擒住。尉迟火因见那人太凶横,不问青红皂白,就用重兵器伤人。这一鐧要换了别人,怕不打得脑浆迸裂,死于非命。尉迟火存心想将他跌倒,打服了再问他来意。却不知那人有一肚皮的气苦和天生就的神力,虽然将他两手擒住,用力一抖,并未抖动。
75 尉迟火心中一动,大喝一声,拉紧来人双手,用力先往怀中一带。猛地左臂一歪,右脚一上步,紧跟著用擒拿法,右臂乌蛇盘时,盖向来人左腕。右脚膝照来人腿弯,往前一靠。同时左肘横起来,点向那人右胁。
76 这一招满拟那人决难禁受,必定倒地无疑。谁知那人看去愚蠢,心却灵巧。未等尉迟火上步,也是一声大喝,两臂同时往上一振,差点被那人将双手挣脱。那人不只是一股子蛮劲,尉迟火连用许多巧招,都被那人随机应变避开,心中好生惊异。
77 笑和尚早从旁看出那人外愚内秀,骨格非凡,已有几分爱惜。见尉迟火跌他不倒,上前笑说道:「我等在这里笑著玩,怎生便会将人吓死?你先别和我师兄打,何不把事情说出来,看看谁是谁非?如果真是我吓死的,我给你救他回生如何?」
78 那人被尉迟火擒住双手,拼了一阵,心中惦记山穴内吓晕过去的好友。情知斗这小黑道士不过,已不想打,急于想回去看视,偏又脱不得身,急得颈红脸涨。一闻此言,一面仍和尉迟火厮拼,口中骂道:「秃贼!你说话算话么?」
79 笑和尚忙说:「出家人不诳语,算话!算话!」
80 尉迟火势一退,那人也松手说:「我妈在时,说我力大,怕打死人,从来也没和人动过手。适才我哥哥正在生病,听见你这秃贼鬼叫,他偏说是飞来了凤凰。我扶他出来一看,才知是你这个秃贼叫唤。正说你好,你却号起丧来。我哥哥被你几声鬼嗥,当时吓死过去。」
81 笑和尚道:「这个简单,我负责把他吓回来。」
82 那人道:「真的?要是活了,我听我妈死时的话,不要你这两个小贼的命。要是不死不活,我便和你们对打三鐧。你先动手,打完我,我再打你同这黑鬼。谁打死谁,都不许哭一声,哭的不是好汉。」
83 说完,那人好像听见什么,捷如飞鸟般,往侧面数十丈高崖纵了下去。接连几个跳蹿,早蹿入崖后,没了影儿。
84 尉迟火未去追,回望笑和尚,也不知去向。知是用隐形法追去,便也跟踪前往。
85 尉迟火才到崖后,便听山石旁一个低穴内有人说话。里面不大,光线甚是黑暗。近门处一块大青石上,乱置许多衣被,上面躺著一个少年,躺著如死去一般。
86 那人喊了两声,不见答应,大喝一声,持鐧往洞外冲出。刚一出穴,便见面前人影一闪,笑和尚现身出来。那人先是吃了一惊,及至看清面目,分外眼红,举鐧当头便打。笑和尚微闪身形,便到了他的身后。那人头一次学了乖,鐧未到头,先准备收劲。
87 那人一鐧打空,未等鐧头落地,早收鐧回身,寻找敌人。一见笑和尚态度安详,满面含笑,站在身后,第二鐧当头又到,二次又被笑和尚如法避开。那人将一柄鐧,只管挥舞得和泼风一般。笑和尚也不还手,只围住那人身躯,在月光之下,滴溜溜直转,休想得沾分毫。
88 尉迟火袖手旁观,不由哈哈大笑,引得那人越发急得暴跳如雷。知道再打下去,也不能奈何人家,气得将鐧往地下一丢道:「我不打死你,不能解恨。这么办,你先打我三鐧,我决不躲。打完,我再打你。要不这样办,你躲到天边,我也得追著将你打死,岂不麻烦?」
89 笑和尚笑道:「我同你无冤无仇,何必打死你则甚?」
90 那人急怒道:「实对你说,我自幼就挨打惯了的。我的头,常和山撞,你决打不死我。我因为你太滑溜,比那黑鬼还不是好人,才想出这个主意。你打我不死,我却一下就打死你,岂不报了仇?」
91 笑和尚道:「你把心事都对我说了,我岂肯还上你的当?这样吧,我不打你,你也不好意思打我,多好。」
92 那人越发急怒道:「你这话对。我为什么要对你说我的主意?如今你不打我,我也打不了你。你也出个主意,让我打你,怎么样?」
93 笑和尚道:「我为什么那样贱,活得不耐烦了,出主意让你打我?」
94 那人眼看仇人在侧,奈何不得,瞪著两只大眼睛,目光炯炯,恨不能把笑和尚生吃下去。又怕笑和尚觑便逃跑,笑和尚微一转动,便拦了上去,一拦总是一个空,急得满头大汗。
95 尉迟火在一旁,却只是含笑旁观,不发一言。
96 笑和尚估量已将那人火气磨了个够,才笑说道:「你不但奈何我不得,连拦我也拦不住。我要想走,你连影子都休想追上。你只依得我一件事,我便将你哥哥救活,如何?」
97 那人闻言,半信半疑地说道:「人要是没了气,那就叫死。我妈死时,我找了多少人,请过多少医生来,都没有救活,末后还是把她葬在土里了。我只不信,你会吓活我哥哥?只要他真能活,上天入地,我都听你。」
98 笑和尚道:「既然如此,且不说别的,先救人给你看,如何?」
99 那人闻言,大喜道:「那敢情好。不过我不哄你,我现时抓你不著,是这里四无遮拦。那洞口进去可没出路,你要和从前那些医生一样,人救不活时,我只把洞口一拦,你休想出来。我现在把话对你说明,省得你后悔。」
100 笑和尚也不理他,迳自走进洞去。那人果然把门一拦,注目看笑和尚施为,等人救不活时,下手报仇。
101 其实笑和尚适才早已随他隐形入洞,一眼便看出那青石上死去的少年骨格清奇,连那矮汉都是生有异禀,暗中惊异。心想:「荒山野谷之间,怎会有这么两块未经雕琢的美玉?此番出外积修外功,师父曾说,积千功不如度化一人。师父门下,只自己一个,如有闪失,师父衣钵,便无人承继。这两人资质,俱在中人以上。这少年仅是病后气虚,受惊晕倒。」
102 当下打定主意,先暗中和尉迟火使了一个眼色,叫他不要多事。自己把那矮汉捉弄了一阵,进洞再看少年,经了许多时间,已有微息。便将师父给的丹药取出一粒,塞进口内,对著嘴,一口元气渡了进去。丹药化成元津,随气运行,直入腹内。
URN: ctp:ws131210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ens.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