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卷之四

《卷之四》[View] [Edit] [History]

養蠶》

養蠶·論蠶性》

1
《齊民要術》:《春秋考異郵》曰:「蠶,陽物,大惡水,故蠶食而不飲。」
2
《士農必用》:蠶之性,子在連則宜極寒,成蟻則宜極暖,停眠起宜溫,大眠後宜涼,臨老宜漸暖,入簇則宜極暖。

養蠶·收種》

1
《齊民要術》:收取繭種,必取居簇中者。近上則絲薄,近地則子不生也。
2
《務本新書》:養蠶之法,繭種為先。今時摘繭,一概並堆箔上,或因繰絲不及,有蛾出者,便就出種:罨壓、熏蒸,因熱而生,決無完好;其母病則子病,誠由此也。今後繭種,開簇時須擇近上向陽,或在苫草上者,此乃強良好繭,《農桑要旨》云:繭必雌雄相半,簇中在上者多雄,下者多雌。○陳志弘云:雄繭尖細緊小,雌者圓慢厚大。另摘出,于通風涼房內浄箔上,一一單排;日數既足,其蛾自生,免熏罨鑽延之苦,此誠胎教之最先。若有拳翅、禿眉、焦腳、焦尾、熏黃、赤肚、無毛、黑紋、黑身、黑頭、先出、末後生者,揀出不用,止留完全肥好者,勻稀布於連上;擇高明涼處,置箔,鋪連。箔下地須洒掃潔浄。蠶連,厚紙為上,薄紙不禁浸浴。○「野語」云:連用小灰紙更妙。
3
候蛾生足,移蛾下連,屋內一角空處竪立柴草,散蛾于上。至十八日後,西南浄地,掘阬貯蛾,上用柴草搭合,以土封之,庶免禽蟲傷食。蓋有功于人,理當如此。○《農桑要旨》云:將蛾作三坑埋種田地內,能使地中數年不生刺芥。
4
《士農必用》:蠶事之本,惟在謹於謀始,使不為後日之患也。眠起不齊,由於變生之不一;變生不一,由于收種之不得其法,故曰:惟在謹于謀始。
5
○擇繭:出種者。取簇中腰東南、明浄厚實繭。
6
蛾:第一日出者,名「苗蛾」,不可用。屋中置柴草,上放不用蛾。次日以後出者可用。每一日所出為一等輩。各于連上寫記,後來下蛾時,各為一等輩;二日相次為一輩猶可;次三日者則不可,為將來成蠶,眠起不能齊,極為患害。另作一輩養則可。末後出者,名「末蛾」,亦不可用。
7
鋪連於槌箔上,雄雌相配。當日可提掇連三五次,去其尿也。至未時後,款摘去雄蛾,放在苗蛾一處。將母蛾于連上勻布。稀稠得所。所生子如環成堆者,其蛾與子皆不用;其餘者生子數足,更當就連上,令覆養三五日。不覆養則氣不足。然後將母蛾亦置在雄蛾、苗蛾、末蛾處,十八日後埋之。

養蠶·浴連收貯蠶連附

1
《歲時廣記》:《集正歷》:凡浴蠶種了,小繩子搭掛。上元日浴畢,掛一七日,卻收于清涼處,著一甕盛,貴得清涼,令生遲也。又:臘日取蠶種,籠掛桑中,任霜露雨雪飄凍,至立春收,謂之「天浴」。蓋蠶蛾生子,有實有妄者,經寒凍後,不復狂生,唯實者生,蠶則強健有成也。
2
《務本新書》:農家,自蟻在連,直至臘月內三八日,浴連三次,比及此時,蛾溺毒氣,先熏汙八九月,甚違胎養之方。
3
今後,自蟻在連,卽于無煙通風涼房、內桑皮索上單掛,不得見日。若遇天氣炎熱,于午未間將連鋪在涼房浄地上,申時卻掛起。至十八日後,遇天色晴明,日未出時汲深井甜水浴連,約一頓飯間,浸去便溺毒氣,依上單掛。孕婦并未滿月產婦,不得浴連,勿用厚衣綿絮包裹。勿近銅、鐵、鹽、灰。不得用麻繩繫掛,如或不忌,後多乾死不生。《本草》陳藏器云:「苧麻近蠶種,則蠶不生。」當遠之。三伏內,再浴。至秋高時,兩連用線長綴,通作一連,索上搭掛,庶免秋風磨擦。七、八月,不宜收起,早收蠶子不旺。至十月,天晴收卷,桑皮索繫,懸之。
4
冬至日、臘八日,依前浴挂。長流水為上,井花水次之。比及月望,數連一卷,桑皮索繫定,庭前立竿高掛,以受臘天寒氣,又採辰精月華。至歲除夜,用「五方草」同桃符木柤,以水同煎,放冷。元日五更,浴連,辟諸惡,解厭魅宜蠶。「五方草」者,馬齒莧是也。五月五日,於牆頭并屋上,或人跡少到處採者,佳。若春早遲生,至天社日、重九日採,亦同。
5
立春後,無煙屋內置浄甕一隻,細切乾茅草襯底,另貯黑豆一二斗,上立一絲籰,慢卷蠶連三紙,桑皮繫之,遶籰竪立,以紗蓋甕。每十數日,將連取出,略見風日。又:蛾連大忌煙熏。農家少有避煙房舍,日值煙氣熏蒸,胎先蘊熱,乘春必變為見桑葉未生,多以土、豆埋壓,蟻遭困苦,後必消耗。審此病源,決合多方救護,謂如一村十數家蠶連,各自封記,社長斂集于無煙處寄放,庶免熏、埋之苦。
6
《士農必用》:浴畢掛時,須蠶子向外,恐有風相磨損其子。冬節日及臘八日浴時,無令水極凍,浸二日,取出。水極凍則不能出連。年節後,甕內竪連,須使玲瓏。每十數日,須日高時一出。每陰雨後,卽便曬曝。恐傷濕潤。然見風亦不可多時。

蠶事預備》

蠶事預備·收乾桑葉》

1
《務本新書》:秋深,桑葉未黃,多廣收拾,曝乾,擣碎,於無煙火處收頓。春蠶大眠後用。
2
《士農必用》:桑欲落時,捋葉。未欲落捋,傷來年桑眼;已落者,短津味。泥封收囤。至臘月內,擣磨成麪。臘月內制者,能消蠶熱病。甕器內,可多收飼蠶。餘剩作牛料,牛甚美食。

蠶事預備·製豆粉、米粉》

1
《務本新書》:臘八日,新水浸菉豆,每箔約半升。薄攤,曬乾。
2
○又,浄淘白米,每箔約半升。控乾。
3
以上二物,背陰收頓。「野語」云:臘月造油,蠶房內點燈,諸蟲不入。

蠶事預備·收牛糞》

1
《務本新書》:冬月,多收牛糞堆聚。春月旋拾,恐臨時闕少。春暖,踏成墼子,曬乾,苫起。燒時香氣宜蠶。
2
《士農必用》:臘月曝乾。至春,碾搥碎,一半收起,一半用水拌勻,杵築為墼。

蠶事預備·收蓐草》

1
《務本新書》:臘月刈茅草作蠶蓐,則宜蠶。

蠶事預備·收蒿、梢》

1
【《士農必用》】:收黃蒿、豆稭、桑梢。其餘梢,乾勁不臭氣者,亦可。

蠶事預備·修治苫薦》

1
《士農必用》:穀草、黃野草皆可。但必令緊密。一頭截齊,一頭留梢者為苫,兩頭齊截者為薦也。○「野語」云:苫用茅草,上簇輕快,又不蒸熱。

蠶事預備·治蠶具蠶糧附

1
《齊民要術》:崔寔曰:三月,清明令蠶妾具槌、椽、箔、籠。
2
《士農必用》:蠶具及繰絲器皿,務要寬廣。槌、箔、椽、切刀、鐮、斧、軖、釜等。熱絲則釜宜大;冷絲則釜宜小,盆欲大。其竈,臨時治之。
3
磨米麪。蠶忙時不及也。

修治蠶室等法》

修治蠶室等法·蠶室》

1
《齊民要術》:修屋欲四面開窗,紙糊,厚為籬。崔寔曰:三月,清明治蠶室,塗隙穴。
2
《務本新書》:蠶屋:北屋為上,南屋、西屋次之,大忌東屋。為西照日色,又西風非長養之氣。至穀雨日,先須泥補,熏乾,竪槌了畢,勿透風氣。若逼蠶生旋泥者,牆壁濕潤,多生白醭、貼沙之病。蠶屋正門,須重掛葦簾、草薦。簷外不必以箔攔夾,令時通風日故也。屋內東間,另用席箔擗夾一間,於內生蟻,留小門出入,上挂蒲簾,蓋屋小則容易收火氣。停眠前後拆去。或于小屋內生之,熟火易為烘暖。停眠後,移入寬快屋內。蠶屋須要寬快、潔浄、通風氣,映日陽。屋前不宜有大樹密陰,南北屋相去宜遠。宜安南北窗,大忌西窗。南北窗上,各糊捲窗。一眠之後,但遇白日晴明,若是南風,卻捲北窗,若有北風,卻捲南窗,蓋倒溜風氣宜蠶故也。假有一家,蠶屋三間,止養蠶十數箔,雖無北窗,亦不須創開,蓋為蠶少屋寬,必無太熱。若至二十箔以上,決當刱開北窗,近下安置,但是窗上須掛葦簾、草薦。南簷外,先架立搭棚檩、柱,大眠時搭蓋,以隔臨簷熁熱。西山牆外,另搭趄棚,今時多用薥黍稭壁。以避滿牆西照。蠶屋西南角,從柱向南,高壘牆壁四五步,或夾厚籬障,以泥泥飾,防大眠之後,剪開窗紙,恐有西南風起,此風大傷蠶。陝西、河南尤甚,趙地以北頗緩。《要旨》云:蠶屋地基,須高一尺。擇地不必以陰陽形勢為法。○陳志弘云:屋基,新土填乾,於上用泥重覆。
3
《士農必用》:修屋宜高廣,低則鬱遏多熱。勿接牽、廈。南牽隔陽氣,北牽助陰氣。蠶生前一月泥飾。厚則耐寒熱。除正門外,每周圍可徧安窗——無西窗不妨——宜高大。每間開壁更好。如壁內有「通山柱」者,一壁上分安兩座;力不及者,勻立直柴枝亦可。檁㯠之間,每一間內,各開三照窗。長闊皆五六寸許。兩山壁窗近上,亦各如㯠上開照窗。大窗先用故紙全糊,外各用草薦密封蓋了。照窗亦糊。捲窗密封。窗臺高不過二尺五寸。每一間,附地透開三風眼,如猫竇。卻用磚坯蓋塞了,泥封固密。

修治蠶室等法·火倉》

1
《齊民要術》:屋內四角著火。火若在一處,則冷熱不均。
2
《務本新書》:生蠶,有小屋者,四壁挫壘空龕,或八或六。頗類參星樣,一高一下,頓藏熟火,庶得火氣勻停。如大屋內生蠶,一邊難就壁龕,當於箔查外挫壘土臺,或釘木橛,上安火盆盆,外另夾帷箔收拾火氣。蠶小時,將牛糞墼子,燒令無煙,移入龕內頓放。如無壁龕等,止於槌箔四向,約量頓火。近兩眠則止。若寒熱不均,後必眠起不齊。
3
又,今時蠶屋內,素無禦寒熟火,止是旋燒柴薪,煙氣熏蒸太甚,蠶蘊熱毒,多成黑蔫。
4
《士農必用》:治火倉:屋當中掘一阬,闊狹深淺,量屋大小。謂如一二間四椽屋,四方一面可闊四尺:隨屋大小加減。阬周圍,磚坯接壘高二尺,長粘泥泥了。通計深四尺細碎乾牛糞,阬底上鋪攤一層,厚三四指;臘月所收搥碎者。帶根節麤乾柴于糞上鋪一層;五寸以上徑者。凡桑、榆、槐等堅硬者,皆可。柴上又鋪糞一層,於柴空隙處築得極實;慎不可虛。虛則火焰起,傷屋,又熟火不能久。糞柴相間,樁阬滿,上復用糞厚蓋了。
5
約蠶生前七八日,糞上煨熟火黑黃煙五七日。于蠶蟻生前一日,少開門,出盡煙,卽閉了。恐暖氣出。其柴糞陷下,已成熟火。蠶小喜暖怕煙,不可用生火。又生火或驟或歇,不能均勻。此火既熟,絶無煙氣,一兩月不滅。不動便如無火,用柴枝剔撥,便暖氣熏騰也。上必壘高二尺者,欲使火氣上騰至空中散布均勻,又防寅夜人行,悞陷入也。其屋乾透,其壁皆暖,「黑婆」等諸蟲,盡熏了。牛糞熏屋,大宜蠶也。蠶喜牛糞,牛喜蠶沙。
6
糊窗:窗上故紙,卻用浄白紙替換糊了。外莫捲草薦,旋扯故紙,糊新紙,不使熱氣出去了。每一窗,嵌四大捲窗。宜密。

修治蠶室等法·安槌》

1
《齊民要術》:比至再眠,常須三箔:中箔上安蠶,上下空置。箔障土氣,上箔防塵埃。
2
《士農必用》:上下二箔上,皆鋪切碎稈草。中一箔用切碎擣軟稈草為蓐,鋪案平勻,仍須四邊留箔楂五七寸;揉浄紙,粘成一段,可所鋪蓐大,鋪於中箔蓐上。揉紙極軟如棉。○《要旨》云:底箔須鋪二領:蠶蟻生後,每日日高捲出一領,曬至日斜,復布于生蠶箔底;明日又將底箔撤出,曬曝如前:翻覆襯藉,使受自然陽和之氣。停眠起食,然後撤去。

變色、生蟻、下蟻等法》

變色、生蟻、下蟻等法·變色》

1
《務本新書》:清明,將甕中所頓蠶連,遷于避風溫室酌中處懸挂。太高傷風,太下傷土。穀雨日,將連取出,通見風日,那表為裏:左捲者卻右捲,右捲者卻左捲,每日交換捲那。捲罷依前收頓。比及蠶生,均得溫和風日,生發勻齊。《要旨》云:清明後,種初變紅和肥滿;再變尖圓微低,如春柳色;再變蛾周盤其中,如遠山色:此必收之種也。若頂平、焦乾,及蒼黃、赤色,便不可養,此不收之種也。
2
《士農必用》:蠶子變色,惟在遲速由己,不致損傷自變。視桑葉之生,以定變子之日。須治之三日,以色齊為準。農語云:「蠶欲三齊。」子齊、蛾齊、蠶齊是也。其法:桑葉已生,自辰、巳間,于風日中將甕中連取出舒、卷、提掇。舒時連背向日曬至溫,不可熱。凡一舒一捲時,將元捲向外者,卻捲向裏;元向裏者,卻捲向外;橫者竪捲;竪者橫捲;以至兩頭捲來,中間相合。舒捲無度數,但要第一日:十分中變灰色者,變至三分,收了;次二日:變至七分,收了,此二日收了後,必須用紙密糊封了,如法還甕內收藏;至第三日:于午時後,出連舒捲提掇,展連,手提之;凡半日,十數徧。須要變十分。第三次必須至午時後出連者,恐第一次先變者,先生蛾也。蛾生在巳、午時之前,過午時便不生。
3
《桑蠶直說》欲疾生者,頻舒捲,卷之須虛慢;欲遲生者,少舒捲,捲之須緊實。

變色、生蟻、下蟻等法·生蟻》

1
《士農必用》:生蟻惟在涼暖知時,開、掯得法,使之莫有先後也。生螘不齊,則其蠶眠、起至老,俱不能齊也。其法:變灰色已全,以兩連相合,鋪于一浄箔上,緊捲了兩頭,繩束,卓立于無煙浄涼房內。第三日晚,取出展箔,蟻不出為上;若有先出者,雞翎掃去不用。名「行馬螘」,留則蠶不齊。每三連虛捲為一卷,放在新暖蠶房內。槌匝下隔箔上。候東方白,將連於院內一箔上單鋪,如有露,于涼房中,或棚下。待半頓飯時,移連入蠶房就地一箔上單鋪。少間,黑蟻齊生。並無一先一後者。和蟻秤連,記寫分兩。

變色、生蟻、下蟻等法·下蟻》

1
《齊民要術》:蠶初生,用荻掃則傷蠶。
2
《博聞録》:用地桑葉,細切如絲髮,摻浄紙上,卻以蠶種覆于上,其子聞香自下,切不可以鵝翎掃撥。
3
《務本新書》:農家下蟻,多用桃杖翻連敲打,蟻下之後,卻掃聚以紙包裹,秤見分兩,布在箔上。已後節節病生,多因此弊。今後,比及蟻生,當勻鋪蓐草,蓐宜擣軟。煻火內燒棗一二枚,先將蠶連秤見分兩,次將細葉摻在蓐上,續將蠶連翻搭葉上;蟻要勻稀,連必頻移。生盡之後,再秤空連,便知蠶蛾分兩。依此生蠶,百無一損。
4
今時如下蟻三兩,往往止布一席,重疊密壓,不無損傷。今後下蟻三兩,決合勻布一箔。若分兩多少,驗此差分。又慎莫貪多,謂如己力止合放蟻三兩,因為貪多,便放四兩,以致桑葉、房屋、椽箔、人力、柴薪,俱各不給,因而兩失。
5
《士農必用》:下蛾惟在詳款稀勻,使不致驚傷而稠疊。是時蠶母,沐浴浄衣入蠶屋。蠶屋內焚香。又將院內雞犬孳畜,逐向遠處,恐驚新蟻也。蛾生既齊,取新葉用快利刀切極細,須下蟻時旋切,則葉查上有津;若鈍刀預切下,則查乾無津。用篩子篩於中箔蓐紙上,務要勻薄,須用篩子,乃能勻;不勻則食偏。篩用竹編,葦子亦可,秫、黍稭亦可,如小椀大,篩底方眼,可穿過一小指也。將連合於葉上,蟻自緣葉上。或多時不下連,及緣上連背,翻過,又不下者,並連棄了,此殘病蟻也。一箔蓐上,下螘三兩,蠶至老,可分三十箔,每螘一錢,可老蠶一箔也——係長一丈闊七尺之箔。如箔小,可減螘;下螘多則蠶稠為後患也。養蠶過三十箔者,可更加下螘箔。養蠶少者,用筐可也,蓐如前法。

涼暖、飼養、分擡等法》

涼暖、飼養、分擡等法·涼煖總論》

1
【《齊民要術》】:調火令冷熱得所。熱則焦燥,冷則長遲。
2
《務本新書》:春蠶時分,一晝夜之間,比類言之,大概亦分四時:朝暮天氣,頗類春秋,正晝如夏,深夜如冬。既是寒暄不一,雖有熟火,各合斟量多寡,不宜一體。自蟻初生,相次兩眠,蠶屋內正要溫暖,蠶母須著單衣,以身體較:若自身覺寒,其蠶必寒,便添熟火;若自身覺熱,其蠶亦熱,約量去火。一眠之後,但天氣晴明,巳、午、未之間,時暫捲起門上薦簾,以通風日,免致大眠起後,飼罷三頓投食,剪開窗紙時,陡見風日——乍則必驚,後多生病。古人云:「貧家悟得養子法。」蓋是多在露地慣見風日之故。蠶亦如此。
3
至大眠後,蠶長十分,葉增十倍,蓐廣沙多,自然發熱,加之天氣炎熱,蠶屋內全要風涼。三頓投食罷,宜捲起簾薦,剪開窗紙;門口置甕,旋添新水,以生涼氣。倘遇猛風暴雨,或夜氣太涼,卻將簾薦時暫放下。
4
《士農必用》:加減涼暖:蠶成蟻時,宜極暖,是時天氣尚寒;大眠後宜涼,是時天氣已暄。又風雨陰晴之不測,朝暮晝夜之不同,一或失應,蠶病卽生。惟蠶屋得法,則可以應之。屋之制,周置捲窗,中伏熟火。謂如蠶欲暖而天氣寒,閉苫窗,撥火,則外寒不入,和氣內生;若遇大寒屢撥熟火,不能勝其寒,則外燒糞墼絶煙,置屋中四隅,和氣自然熏蒸;寒退則去餘火。蠶欲涼而天氣暄,閉火而捲苫窗,則火氣內息,而涼氣外入;若遇大熱,盡捲苫窗,不能解其熱,則去其窗紙,上捲照窗,下開風眼,窗外、槌下,洒潑新水,涼氣自然透達;熱退則糊補其窗,閉塞風眼。使其蠶自初及終,不知有寒熱之苦,病少繭成,一室之功也。然寒不可驟加暖熱,當漸漸益火;寒而驟熱,則黃軟多疾。熱不可驟加風涼,當漸漸開窗;熱而驟風涼則變僵。此又不可不知也。又正熱猛著寒,便禁口不食,卽用𨫼子盛無煙熟牛糞火。用杈托火𨫼,於槌箔下往來,辟去寒氣,蠶自食葉也。

涼暖、飼養、分擡等法·飼養總論》

1
《務本新書》:蠶必晝夜飼,若頓數多者,蠶必疾老,少者遲老。二十五日老,一箔可得絲二十五兩,二十八日老,得絲二十兩;若月餘或四十日老,一箔止得絲十餘兩。
2
飼蠶者,慎勿貪眠,以懶為累。每飼蠶後,再宜遶箔巡覷,若有薄處,必再摻令勻。若值陰雨天寒,比及飼蠶,先用去葉稈草一把,點火繞箔四向照過,逼去寒濕之氣,然後飼蠶,蠶不生病。
3
一眠,候十分眠,纔可住食;至十分起,方可投食。若八九分起便投食,直到蠶老,決都不齊,又多損失。
4
停眠至大眠:蠶欲向眠,若見黃光,便合擡解、住食。直候起時,慢飼,葉宜輕摻。若蠶白光多,是困餓,宜細細飼之,猛則多傷。若蠶青光,正是蠶得食力,勿令少葉,急鬚勤飼。今時農家,停眠至大眠,眠蠶太半,蠶母猶自摻葉,直候都眠,或有起者,纔方住食。不知先眠之蠶,被葉罨蓋多時,以漸不能退皮;至大眠起後,多是往來遊走,直到入簇,決都不齊。
5
葉忌濕、忌熱:蠶食濕葉,多生瀉病;食熱葉則腹結、頭大、尾尖。蓋小屋或趄棚,頓放雨露濕葉,控去濕潤,然後飼蠶。
6
《士農必用》:飼養之節,惟在隨蠶所變之色,而為之加減厚薄,後《擘黑》及《三眠》條內隨色加減食法,具此條註內。使無過不及也。蛾生,色黑;三日後漸變白,則向食,少加厚;變青則正食,宜益加厚,雖飽亦不傷;復變白則慢食,宜少減;變黃則短食,謂之「向眠」,宜愈減;純黃則住食,謂之「正眠」。眠起自黃而白,自白而青,自青復白,自白而黃,又一眠也:凡眠起變色,例如此。時當減食,飼之過則傷,傷則禁口不食,生病而眠遲;時當正食,飼之不及則餒,餒則氣弱而生病,亦眠遲而又繭薄也。
7
○用葉:蠶不可食之葉有三:一、承帶雨露,既濕又寒,食則變褐色,生水瀉;臨老則浸破絲囊,不可抽繰。製之之法,芟葉實積,苫席覆之,少時內發蒸熱,審其得所,啓苫覆而攤之,濕隨氣化,葉亦不寒,卽可飼之也。二、為風日所蔫乾者,生腹結。三、浥臭者,卽生諸疾。斯二者,無可製之法,棄之可也。
8
《韓氏直說》:抽飼斷眠法:蠶向眠時,量黃白分數,抽減所飼之葉,漸次細切、薄摻、頻飼。如十分中有三分黃光者,卽十分中減葉三分,比尋常稍宜細切薄摻,頓數亦宜稍頻;如十分中有五分黃光,卽減五分,比先次又細切薄摻,其頓數更宜加頻;如十分中有八分黃光,卽減去八分,比先次切令極細,摻令極薄,其頓亦令極頻。候十分黃光,不問陰晴早夜,急須擡過。預備箔、蓐,可無失誤。擡過時住食,起齊時投食。此為「抽飼斷眠」之法,謂抽減眠蠶之葉,不致覆壓,專飼未眠之蠶,使之速眠。不惟眠起得齊,且無葉罨燠熱之病。前人謂「學取抽飼斷眠法,年年歲計得絲蠶」,不可不知也。

涼暖、飼養、分擡等法·分擡總論》

1
《務本新書》:擡蠶須要衆手疾擡;若箕內堆聚多時,蠶身有汗,後必病損,漸漸隨擡減耗;縱有老者,簇內多作薄皮。蠶沙宜頓除,不除則久而發熱,熱氣熏蒸,後多白殭。每擡之後,箔上蠶宜稀布,稠則強者得食,弱者不得食,必繞箔遊走。又風氣不通,忽遇倉卒開門,暗值賊風,後多紅殭。布蠶須要手輕,不得從高摻下,如或高摻,其蠶身遞相擊撞,因而蠶多不旺——已後簇內「懶老翁」、「赤𧍛」是也。《要旨》云:蠶有白殭,是小時陰氣蒸損。天晴急用簸箕三四具,轉蠶中庭,使日氣煦照,擡一箔則復布一箔,得日氣則盡解矣。○「野語」云:蠶燠乾鬆者,其蠶無病。蠶燠成片、濕潤、白積者,蠶為有病,速宜擡解。如正可擡,卻遇陰雨風冷,則不敢擡,用茅草細切如豆,每一箔可用一斗或二斗,勻撒蠶上,上再摻葉,移時蠶因食葉沿上,其茅草能隔燠熱,天晴再擡。如無茅草,稈草次之。
2
《士農必用》:分擡之便,惟在頻、款、稀、勻,使不致蒸濕、損傷也。蠶滋多,必須分之;沙燠厚,必須擡之。失分則不勝稠疊,失擡則不勝蒸濕,故宜頻。蠶者,柔軟之物,不禁觸弄。小而分之,猶能愛護;大而擡之,莫能顧惜也,未免久堆亂積,遠擲高拋,生病損傷,實由於此。故宜安款而稀勻。
3
或有不齊,頻飼以督其後者,使之相及,而各取其齊也。蠶眠不齊,病原于初,今既然矣,當從此治之。如於純黃之中,雜見其退白而向黃者,是與純黃不相懸遠,頻飼以督之,則猶得相及,飼頻則可速其眠故爾。如已見純黃,又多青、白,此與純黃既遠,雖飼之之頻,則亦莫及。蓋蠶之變色,為變之小;其眠則絶食退膚,為變之大也;為蛹為蛾,則變之尤大而至于化也。凡至純黃,則結觜不食而眠——如人之大病;周身之氣血,一為變換——一晝夜靜安不擾,則眠為得所。今以青、白者尚多,飼而亂之,動而蹂之,則眠者失其所矣。比其青、白者變黃而向眠,則此巳過眠而動起;動起之初,欲得少食,亦如人之病起,欲得少食,以接氣血也。以後者方眠,勒其食而不投,以困以餓;又必待後者動起而飼之,多病少絲,端為可惜。故《蠶經》云:「眠起不齊絲減半。」良謂此也。

涼暖、飼養、分擡等法·初飼蟻》

1
《務本新書》:初飼蟻法:宜旋切細葉,微篩,切刀宜快,快則麁細勻停不住頻飼。一時辰,約飼四頓,一晝夜,通飼四十九頓,或三十六頓。懶者頗疑煩宂。予曰:「新蟻止食桑葉脂脉,若頓數不多,譬如嬰兒,小時失乳,後必羸弱病生。」蟻初生,須隔夜採東南枝肥葉,甕中另頓,旋取細切。
2
《士農必用》:飼蟻之法:當宿澆其桑,旋摘其葉。宿澆則多液,旋摘則不乾。利刃以細切之,疎篩以薄布之。非利刃則無液,非細切則蓋蟻;非篩則不勻,非勻則偏食。然葉楂之微液,不能久存,少頃之間,卽成枯乾,做須旋切而頻篩也。第一日飼,一復時可至四十九頓;第二日飼,至三十頓;葉微加厚。第三日飼,至二十餘頓。又稍加厚。宜極暖,宜暗。大凡初蛾宜暗,眠宜暗,將眠及眠起宜微明,向食宜明。後皆倣此。

涼暖、飼養、分擡等法·擘黑》

1
《士農必用》:擘黑法:第三日巳、午時間,于別槌上安三箔。如前初安槌法。微帶燠,薄揭蟻,款手擘如棊子大,布于中箔,可盈滿。不留楂也。可漸漸加葉飼。早晴可捲東窗苫,蠶喜東照。及當日背風窗。自此後,常日宜如此,天陰早暮且不宜,至夜則閉。凡迎風窗苫及西照窗戶,不可開,蠶畏風也。後皆倣此。雖大眠後喜涼,亦可以避其猛風也。漸漸變色,隨色加減食。至純黃則不飼,是謂頭眠,不以早晚擡過。

涼暖、飼養、分擡等法·頭眠擡飼》

1
《士農必用》:擡頭眠:蠶眠結觜不食,皮膚退換,蠶之一大變也。別槌上鋪四箔。上下隔塵、潤,中二箔安蠶。用蓐如前。薄帶沙燠揭蠶,分如大棊子大,布滿中二箔。沙燠厚則蒸蠶生病。一復時,可六頓。次日,可漸漸加葉,可開捲窗一半。
2
初向黃時宜極暖,眠定宜暖,起齊宜微暖。
3
○擡頭眠飽食:正食時擡,名擡飽食。分如小錢大,布滿三箔。辨色加減食。

涼暖、飼養、分擡等法·停眠擡飼》

1
《士農必用》:擡停眠:分如小錢微大,布滿六箔。起齊,頭食宜薄。一復時,可四頓。次日可漸加葉。辨色加減。或全開捲窗。惟避當風窗。
2
初向黃時宜暖,眠定宜微暖,起齊宜溫。
3
○擡停眠飽食:如前法蠶可撥、可摻,不須分揭。可布滿十二箔。然不可高拋遠擲,恐損蠶身。辨色加減食。

涼暖、飼養、分擡等法·大眠擡飼》

1
《務本新書》:大眠起,燠宜頻除,蠶宜頻飼。或西南風起,將門窗簾薦放下,此際不宜擡解。箔上布蠶,須相去一指布蠶一箇。取臘月所藏菉豆,水浸微生芽,曬乾,磨作細麪。臘月所藏白米,蒸熟作粉亦可。第四頓投食,拌葉勻飼,解蠶熱毒,絲多易繰,堅韌有色。如葉少,去秋所收桑葉,再擣為末,水洒新葉微濕,摻末拌勻,接闕飼蠶,比食豆、麪,係本食之物。又萵苣,亦可接闕。
2
蠶屋南簷外,先所架立搭棚檁、柱,此時搭蓋。
3
《士農必用》:擡大眠:分如折二錢大,布滿二十五箔。起齊投食,一復時可三頓:第一頓宜薄,但可覆白。二頓比前又薄,不覆白。第三頓如第一頓。覆白。此三頓食如不短,則其蠶至老食慢。次日,可漸加葉。辨色加減頓數。可全開捲窗、照窗。過熱則更劙開窗紙。但不至熱,則不拘此例。
4
初向黃時宜微,暖眠定宜溫,起齊宜涼。
5
○落蓐:大眠起投食後第六七頓,可落蓐——全去沙燠、蓐草也,卽是擡飽食。可分至三十箔。辨色加減食。正食時,每飼後可挾葉筐遶槌巡之,但見箔上有斑黎處,卽摻葉補合。蠶至大眠後正食時,闕一分葉,卽減一分絲也。但見有斑黎處,是蠶先食透葉也,卽當補合。不如此,則後來多有薄繭也。
6
○拌米粉:臘月內成造者。至第七八頓食後,於巳、午時間,將切下葉攤在葉上,新水灑拌極勻,待少時,細羅白粉子,拌令極勻。每葉一筐,用新水一升,粉子四兩。如無,止用新水。一筐可飼一箔。所有之蠶,皆可飼一頓。
7
○拌葉麪:令蠶體充實,為繭堅厚,為絲堅韌也。切葉,灑拌新水極勻,羅桑麪拌勻,于大眠後,間飼三五頓。假令每頓飼葉二筐,今止用一筐減葉一半。如蠶盛葉闕,大眠後間飼之,五頓亦無妨。蠶食不闕,不可用。
8
○擡沙:于大眠後,飼食第十一二頓間,可擡。擡如前法,全去沙燠。不如此,則不禁蒸鬱,臨老生病,難以抽繰。
9
蠶欲老,飼之宜細薄,宜頻。養老如養小,亦如人老,頓食則傷。若不如此,則食葉不浄,其葉蒸濕,帶葉入簇,所結繭亦濕潤,如經鹽水,此名「簇汗繭」,難抽繰。宜微暖。如人老不禁寒涼。然亦可相度當如天氣涼暖,消息斟酌,大意比大眠後未老時,宜微暖也。依按其法,蠶自蛾至老,不過二十四、五日;過此,日數愈多,桑愈費,而絲愈少也。
10
《韓氏直說》:蠶自大眠後,十五六頓卽老,得絲多少,全在此數日。葉足則絲多,不足則絲少。見有老者,依「抽絲斷眠法」飼之。候十蠶九老,方可就箔上撥蠶入簇,如是則無簇汗蒸熱之患,繭必早作,硬而多絲。養蠶無巧,食到便老。

涼暖、飼養、分擡等法·養四眠蠶》

1
《蠶桑直說》:此蠶別是一種,與養春蠶同。但第三眠止擡開十五箔,擡飽食二十箔,大眠擡三十箔。

蠶事雜録》

蠶事雜録·稙蠶之利》

1
《韓氏直說》:稙蠶,疾老少病,省葉多絲,不惟收卻今年蠶,又成就來年桑。稙蠶生于穀雨,不過二十三、四日老。方是時,桑葉發生,津液上行;其桑斫去,比及夏至,夏至後一陰生,津液不上行。可長月餘,其條葉長盛,過于往歲。至來年春,其葉生又早矣。積年既久,其葉愈盛,蠶自早生。

蠶事雜録·晚蠶之害》

1
《韓氏直說》:晚蠶,遲老多病,費葉少絲,不惟晚卻今年蠶,又損卻來年桑。世人惟知婪多為利,不知趨早之為大利。壓覆蠶連,以待桑葉之盛,其蠶既晚,明年之桑,其生也尤晚矣。

蠶事雜録·十體》

1
《務本新書》:寒、熱、飢、飽、稀、密、眠、起、緊、慢。謂飼時緊慢也。

蠶事雜録·三光》

1
《蠶經》:白光向食,青光厚飼,皮皺為飢,黃光以漸住食。

蠶事雜録·八宜》

1
《韓氏直說》:方眠時,宜暗;眠起以後,宜明;蠶小并向眠,宜暖、宜暗;蠶大并起時,宜明、宜涼。向食,宜有風,避迎風窗,開下風窗。宜加葉緊飼,新起時,怕風,宜薄葉慢飼。蠶之所宜,不可不知;反此者,為其大逆,必不成矣。

蠶事雜録·三稀》

1
《蠶經》:下蟻,上箔,入簇。

蠶事雜録·五廣》

1
《蠶經》:一人,二桑,三屋,四箔,五簇。謂苫席、蒿梢等。

蠶事雜録·雜忌》

1
《務本新書》:忌食濕葉。
2
○忌食熱葉。
3
○蠶初生時,忌屋內掃塵。
4
○忌煎煿魚肉。
5
○不得將煙火、紙撚于蠶屋內吹滅。
6
○忌側近舂擣。
7
○忌敲擊門窗、槌箔及有聲之物。
8
○忌蠶屋內哭泣叫喚。
9
○忌穢語淫辭。
10
○夜間無令燈火光忽射蠶屋窗孔。
11
○未滿月產婦,不宜作蠶母。
12
○蠶母不得頻換顏色衣服,洗手長要潔浄。
13
○忌帶酒人切桑飼蠶,及擡解布蠶。
14
○蠶生至老,大忌煙熏。
15
○不得放刀于竈上箔上。
16
○竈前忌熱湯潑灰。
17
○忌產婦孝子入家。
18
○忌燒皮毛、亂髮。
19
○忌酒、醋、五辛、膻腥、麝香等物。
20
《士農必用》:忌當日迎風窗。
21
○忌西照日。
22
○忌正熱著猛風驟寒。
23
○忌正寒陡令過熱。
24
○忌不浄潔人入蠶室。
25
○蠶屋忌近臭穢。

簇蠶、繰絲等法》

簇蠶、繰絲等法·簇蠶》

1
《齊民要術》:蠶老時值雨者,則壞繭,宜于屋內簇之:薄布薪於箔上,散蠶訖,又薄以薪覆之。一槌得安十箔。
2
《務本新書》:簇蠶:地宜高平,內宜通風,勻布柴草;布蠶宜稀,密則熱,熱則繭難成,絲亦難繰。東北位,并養六畜處、樹下、坑上、糞惡、流水之地,不得簇。「野語」:如天氣暄熱,不宜日午簇蠶,蠶老不禁日氣曬暴故也。
3
《士農必用》:治簇之方,惟在乾暖,使內無寒濕。簇中繭病有六:一、簇汗;二、落簇;三、遊走;四、變赤蛹;五、變殭;六、黑色。簇汗之病,蠶老食葉不浄,其葉蒸濕,帶葉入簇,故繭亦濕潤,此為簇汗。其餘五病,皆地濕天寒所致。蠶欲老,可簇地盤,燒令極乾,除掃灰浄,于上置簇。
4
《韓氏直說》:安圓簇:于阜高處打成簇腳,一簇可六箔蠶。十分中有九分老者,宜少摻葉,名「上馬桑」。就箔上用簸箕般去,宜款手摻于簇上,自東南起頭。不令落地。務令稀勻。上復覆蒿、梢,或豆䕸。復摻蠶如前,至三箔。覆梢倒根在上,如此則簇圓又穩。自後蠶可近上摻,至六箔。覆蒿令簇圓,上用箔圍、苫繳,簇頂如亭子樣。防雨。至晚,又用苫將簇從下繳至上苫相接;日出高時,捲去。至晚,復繳。三日外,繭成不用。馬頭簇,亦依上苫繳。柴薪要廣。簇又玲瓏:中間宜架杆。蠶多宜馬頭簇。簇脚宜南北。
5
○曬簇:上蠶後第三日辰、巳時間,開苫箔日曬,至未時,復苫蓋如前。如當日過熱,上榰單箔遮日色。
6
○翻簇:上蠶時被雨霑濕,雨纔止纔晴,卽選一簇地盤,雨濕了,則取乾牆土厚覆。治簇之法如前。不以成繭不成繭,翻謄遷移別簇,封苫如前。小雨則不須,但可曬曝。又有一法:臨簇有雨,只于蠶屋中本槌下地面上安簇,開了門窗,使透風氣;早夜或陰雨變寒,則閉門窗,添牛糞火:比翻簇之法,又為妙也。又一法:槌箔上虛撒蒿,槌周圍,簇梢與蒿,箔苫圍之,蠶自作繭,猶勝於雨中簇也。○榰音支。

簇蠶、繰絲等法·擇繭》

1
《務本新書》:繭宜併手忙擇,涼處薄攤,蛾自遲出,免使抽繰相逼。

簇蠶、繰絲等法·繰絲》

1
《士農必用》:繰絲之訣,惟在細圓勻緊,使無褊慢節核,接頭為節,疙疸為核。麤惡不勻也。生繭繰為上;如人手不及,殺過繭慢慢繰。殺繭法有三:一日曬,二鹽浥,三蒸。蒸最好,人多不會;日曬損繭;鹽浥者穩。
2
○熱釜:可繰麁絲單繳者。雙繳亦可,但不如冷盆所繰者潔浄光瑩也。釜要大,置于竈上。如蒸竈法。釜上大盆甑接口,添水至甑中八分滿;甑中用一板攔斷,可容二人對繰也。繭少者,止可用一小甑。水須熱,宜旋旋下繭。多下則繰不及,煮損。
3
○冷盆:可繰全繳細絲;中等繭可繰雙繳:比熱釜者有精神而又堅韌。雖曰冷盆,亦是大溫也。盆要大,必須先泥其外。口徑二尺五寸之上者,預先翻過用長粘泥泥底,並四圍至唇,厚四指,將至唇漸薄。日曬乾。名為串盆。用時添水八九分滿。水宜溫暖常勻,無令乍寒乍熱。釜要小。口徑一尺以下者。小則下繭少。繭欲頻下,多下則煮過,又不勻也。
4
○突竈:半破塼坯,圓壘一遭,中空。直桶子樣。其高比繰絲人身一半,其圓徑相盆之大小。當中壘一小臺,徑比盆底小。坐串盆于小臺上,其盆要比圓壘高一唇。靠元壘安打絲頭小釜竈,比圓壘低一半,揜火透圓壘。竈子後火煙過處,名揜火。與揜火相對圓壘匝近上,開煙突口。做一臥突,長七八尺已上,先于安突一面壘一臺,比突口微低;又相去七八尺外,安一臺,高五尺。或就用牆,或用木為架子。用長一丈椽二條,斜磴在二臺上,二椽相去闊一塼坯許,用塼坯泥成一臥突。二椽上平鋪塼坯一層,兩邊側立,上復平蓋,泥了,便成一臥突也。須與竈口相背,謂如竈口向南,突口向北是也。繰盆居中,火衝盆底與盆下臺,煙焰遶盆過,煙出臥突中,故得盆水常溫又勻也。又得煙火與繰盆相遠,其繰絲人不為煙火所逼,故得安詳也。
5
○軖車:床高與盆齊。軸長二尺,中徑四寸,兩頭三寸,用榆、槐木。四角或六角;臂,通長一尺五寸。六角不如四角,軖角少則絲易解。臂者,輻條也,或雙輻,或單輻;雙輻者穩。須腳踏。又繰車竹筒子宜細,細似織絹穗筒子。鐵條子串筒,兩樁子亦須鐵也。兩竪樁子上,橫串鐵條,鐵條穿筒子,既輕又利也。不如此,則不能成絶妙好絲。古人有言:「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餘如常法。
6
○打絲頭:用一人。小釜內添水九分滿,竈下燃麤乾柴。柴細旋添,火不勻停。候水大熱,下繭于熱水內,下繭宜少不宜多,多則煮過,繰絲少。用筯輕剔撥,令繭滚轉盪勻,挑惹起囊頭,麁絲頭,名囊頭。手撚住,於水面上輕提掇數度,復提起,其囊頭下卽是清絲,摘去囊頭。如重手攪撥囊頭,又於手拐子纏數遭,可長五七尺,將繭上好絲,十分中去了二三分,實為可惜;如輕手剔撥起囊頭,長不過一尺也。一手撮撚清絲,一手用漏杓窈繭,款送入溫水盆內;杓底上多鏤眼子,為「漏杓」。漏瓢更好。將清絲掛在盆外邊「絲老翁」上。盆邊釘插一橛子,名「絲老翁」。
7
○繰絲:用一人。將「絲老翁」上清絲約十五絲之上,黃絲麁,減繭數。總為一處,穿過錢眼,錢下繭攢聚,名絲窩,又名絮盤。繳過䈏頭,蛾眉杖子上兩繳,杖子下兩繳,挂于王上;又取絲老翁上清絲,如前挂于軖上。兩箇絲窩,其頭齊行。右腳踏王右轉,長切照覷、撥掠兩絲窩。于內有繭絲先盡,蛹子沈了者;繭絲斷了,繭浮出絲窩者:其絲窩減小,卽取清絲,約量添加,務要兩絲窩大小長均。眼專覷,手頻撥頻添。添不過三四絲,失添則細了,多添則麁了。如或手添不迭,脚慢踏王,其絲較爭麁;如或手添得多了,腳緊踏王,其絲較争細:手脚相應,亦可取勻也。添絲搭在絲窩上,便有接頭;將清絲用指面喂在絲窩內,自然帶上去,便無接頭也。此名全繳絲,圓緊無疙疸,上等也,中作紗羅上等疋段。如蛾眉杖上只兩繳,名雙繳絲,不甚圓緊,有小疙疸,中等也,不中紗羅,中中等段疋。如蛾眉杖上只一繳,名單繳絲,又名歇口絲,褊慢有大疙疸,不中疋段,只中絹帛,亦不堅壯。此單繳歇口絲,多只是熱釜中繰也。

簇蠶、繰絲等法·蒸餾繭法》

1
《韓氏直說》如蠶成繭硬、紋理麤者,必繰快;此等繭可以蒸餾,繰冷盆絲。其繭薄紋理細者必繰不快,不宜蒸餾,此止宜繰熱盆絲。其蒸餾之法:用籠三扇,用軟草扎一圈,加于釜口,以籠兩扇坐於上。其籠不以大小。籠內勻鋪繭厚三四指許。頻於繭上以手背試之,如手不禁熱,可取去底扇,卻續添一扇在上。亦不要蒸得過了,過了則軟了絲頭;亦不要蒸得不及,不及則蛾必鑽了。如手背不禁熱,恰得合宜。于蠶房槌箔上,從頭合籠內繭在上,用手微撥動。如箔上繭滿,打起更攤一箔。候冷,定上用細柳梢微覆了。其繭只於當日都要蒸盡;如蒸不盡,來日必定蛾出。如此,繰絲一月,一般繰快。釜湯內,用鹽一兩,油半兩,所蒸繭不致乾了絲頭。如餾繭多,油鹽旋旋入。

夏秋蠶法》

1
《齊民要術》:《淮南子》曰:原蠶,一歲再登,非不利也。然王者法禁之,為其殘桑也。
2
《務本新書》:凡養夏蠶,止須些小,以度秋種——慮恐損壞萌條,有悞明年春蠶桑葉。
3
今時養熱蠶,以紙糊窗——因避飛蠅——遮盡往來風氣,天晴罨熱病生,陰則濕生白醭:陰晴俱不便。當以紗糊窗,陳稈草作蓐;紙條先貼紗邊,餘紙就糊窗上,中間以線繫紗在窗櫺上,蠶罷,以水潤紙,揭下,明年再用。或用荻簾,麁麻線繫織。當窗繫定,不嵓泥之,遮蔽飛蠅,透脫風氣。另擗一房,不令雜人出入。決安南北窗。以剪剪葉,旦暮擡分,兼夜頻飼。
4
○秋蠶:初生時,去三伏猶近,暑氣仍存,蠶屋多生濕潤,正要四通八達,風氣往來,蓋初生卻要涼快。以陳稈草作蓐,勿用麥稭。一日一擡,失擡多生白醭。一眠宜溫,再眠如春,門窗俱挂薦簾,屋內須用無煙熟火。大眠全要暄暖,大忌北風寒氣。勿飼雨露冷葉。春秋蠶法,首尾顛倒,深宜體測。
5
○簇蠶時,相次秋高,恐值夜寒風冷,不能作繭,可于簇西北埋柱,繫椽箔,遮禦北風寒氣。三兩夜之間,便可作繭。
6
《士農必用》:夏蠶:此別是一等,俗謂三生蠶,春養出夏種,夏養出秋種,秋養出來春種。不可間闕,闕則絶其種。自蟻至老,俱宜涼。忌蠅蟲。先於蠶生前,用麥糠擁於蠶房壁腳,燒之。去濕氣及諸蟲子。擘黑後,須一日早晨一擡。其餘並與養春蠶同。此蠶不可多養,止欲收秋蠶種,多則損葉——然只可科採桑中宂條取葉也。
7
○秋蠶:一名原蠶。捋葉不無傷桑。春蠶不幸遇天災,不得已養之,以補歲計。然不宜稙,宜穉也。初宜涼,漸漸宜暖,與養春蠶正相反。其間體候,須欲得所。初可摘葉,蠶大則捋葉。初用紗糊窗,漸漸天寒。上復用紙糊,留捲窗。簇與繰絲法如前。《要旨》:熱蠶:槌底亦宜川麥糠、麥䕸燒之。又大路上踏踐起乾塵土,收三四石,生蠶日於槌底攤平,可辟暑濕,簇秋蠶,多於簇心用熟火,或致焚燒。不若止於映北風處為簇,簇底用麥䕸均鋪,簇則用乾桑柴為梢,新乾黍䕸為草,得自然溫暖之氣,不須用火矣。經雨則倒簇。
8
農桑輯要卷第四
URN: ctp:ws132966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3.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