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三十九回捐紳富聊充貪吏囊 論婚姻竟拂慈闈意

《第三十九回捐紳富聊充貪吏囊 論婚姻竟拂慈闈意》[View] [Edit] [History]

1 卻說錢縣尊要想捐眾紳富的錢,去助外國兵丁軍響,大家呆了一會。錢大老爺道:「現在的外國人,總沒有合我們不講理,要不給他些好處,以後的事本縣是辦不來的。眾位要想過太平日子,除非聽了本縣的話,每人一月出幾百弔錢,本縣拿去替你們竭力說法,或者沒事,也未可知。」眾紳富躊躇了多時,也知道沒得別法,只得應道:「但憑老父台做主就是了、」
2 錢大老爺甚是得意,叫人把筆硯取過來,每人認捐多少,寫成一張單子,交給內中一位季仲心收了,照單出錢。又想出個按畝攤捐法子,叫眾紳士去試辦。霎時席散無話。
3 錢大老爺這才請了鈕翻譯來,兩乘轎子,同去拜外國統兵官。到他營前,卻是紀律嚴明,兩旁的兵丁一齊舉槍致敬,倒把個錢大老爺嚇了一跳,連忙倒退幾步。鈕翻譯道:「東翁不要緊,這是他們的禮信,應該如此的。」錢大老爺這才敢走上前去。只聽得鈕翻譯合他們咕嘻了幾句話,就有人進去通報。
4 不多一刻,把他二人請進,見面之後,彼此寒喧一番,都是鈕翻譯通話。錢大老爺心中詫異道:如何外國兵官這般講禮,倒合我們中國讀書人一樣,沒有那武營裡的習氣。想到此,也就膽子大了幾分,便把他兵丁醉後闖事的話提起。豈知這句話說翻了那兵官,圓睜二日,盡著合鈕翻譯說,一句話也聽不出,只覺得他神氣不好,十分疑懼,不免露出緩解的樣子來。那兵官把話說完,鈕翻譯約略述了一遍,原來他說的是他們外國兵的規矩,決沒有騷擾百姓的。只禮拜這日,照例准他們吃酒,若要禁止他們,是萬萬不能的。錢大老爺把格外送他的煙款,求他勸諭兵丁。不要醉後橫行的話,說了上去,他倒十分客氣,不肯領情,止許為勸誡兵了。錢、鈕二人沒得話說,只好告辭回衙。次日,錢大老爺又預備了上做的番菜,請那兵官吃飯。
5 蒙他賞臉,雖然到的。錢大老爺打起精神,恭維得他十分愜意。
6 自此,那些兵了果然聽了兵官的話,也不出來騷擾了。錢大老爺好財運,把紳富的一筆捐款,平空吞吃,謝了鈕翻譯三百兩銀子,把按畝攤捐的事停辦,也因為恐怕百姓不服,免得滋事的意思。從此諸城百姓照常過日子,倒也安穩得許多。錢大老爺把自己辦交涉的好處通稟上去,撫台大喜,就把他補了諸城縣實缺。這是後話。
7 再說鈕逢之在諸城縣裡充當翻譯,原也終年沒事的,他別的都好,只生來有兩件事,那兩種呢?一件是財,一件是色。
8 說到財,他得了東家的三百銀子,又是每月五十兩的薪水,算得寬餘了。只是他愛穿華麗的衣服,諸城一個小小縣城,那裡有講究衣料?不免專差到濟南府去置辦些來。他的頭髮,雖然已剪去十分中八分,卻有一條假辮子可以罩上,叫人家看不出來的。在這內地,說不得要用華裝,添做了些摹本寧綢四季衣服,看看三百兩銀子已經用完了。幸虧他合外國營裡的幾個兵官結交的很親密,借此在外面很有些聲勢,嚇詐幾文,拿來當作嫖貨。可惜諸城土娼,模樣兒沒有一個長得好的。一天,走過一家門口,見裡面一個女人,卻還看得過,鵝蛋臉兒,一汪秋水的眼睛,雖然底下是一雙大腳,維新人卻不講究這個,因此不覺把個鈕逢之看呆了。常言道:「色膽包天」。這回鈕逢之竟要把天來包一包,禁不住上去問道:「我是衙門裡的師爺,今天出城到外國營裡去的,實在走乏了,可好借大嫂的府上歇歇腳兒再走?」那女人聽了,不但不怒,而且笑臉相迎道:「原來是位師爺,怪道氣派不同。師爺就請進來坐吧。」逢之居然跨進她的大門,裡面小小的三間房子,兩明一暗。原來這女人的男人,就是衙門裡的書辦姓潘的。當下那女人也問了逢之的姓氏,知道是翻譯師爺,合外國兵官都認得的,分外敬重,特地後面去泡一壺茶來與他解渴。逢之坐了一回,亦就搭訕著走了。自此常去走動,有無他事,不得而知。但是鬧得左鄰右舍都說了話了。潘書辦也些微有點風聞,只因礙著自己的飯碗,不好發作。卻好有個富戶告狀,逢之趁此機會又訛了人家一干銀子,答應替他想法包打贏官司。那知這富戶上堂,很受了錢大老爺一番訓斥,不多幾日,潘書辦因為誤了公事,又被革退還家。逢之不知就裡,自投羅網,有天揚揚得意的又踱到他家裡去,被潘書辦騙到後房裡捆打了一頓,寫下伏辯,然後放他走的。後來這潘書辦又合那受屈的富戶到府上控,府裡曉得鈕翻譯是替錢縣令辦過交涉的有功之人,不好得罪他,寫封信給錢縣令,叫他趕緊辭了這個劣幕,另換妥人。錢大老爺看了自然生氣,請了鈕師爺來給他信看。逢之啞口無言,半晌方說道:「 諸城的百姓也實在習的很,這樣事都會平空捏造誣告得人麼?我也沒工夫去合他質證真假。我本來就要出洋的,只請東翁借給我一千銀子的學費,我明天就動身。」錢大老爺氣得面皮失色道:「我才到任不上一年,那有這些多銀子借給你呢?我這個缺分是苦缺,你是知道的,怎麼又訛起我來?」逢之道:「東翁缺分好壞我也不知,只在那注捐款裡提出一兩成來,也夠我出洋的費用了。這是大家講交情的話,不說越禮的話。」
9 錢大老爺聽得他說到這個地位,倒吃了一驚,曉得這人不是好纏的,只得說道:「逢翁且自寬心,住幾天再講,兄弟自然有個商量。」逢之是拿穩他不敢不答應的,忙道:「既然如此,我靜候東翁吩咐便了。」當晚就有帳房合逢之再四磋商,允許送銀五百兩,才把他敷衍過去。
10 次日,逢之收拾行李,一早起身,向縣裡要了兩個練勇護送。原來他本是江寧府上元縣人氏,只因探親來到山東,就近在學堂裡肄業的。此番鬧了這個笑話,只得仍回江寧。好在從諸城到清江浦,一直是旱路,不消幾日,已經走到,搭上小火輪,到了鎮江,又搭大火輪直到家裡。他的家裡只得一位母親,靠著祖上有些田產過活。自從逢之出門,三年不見回家,盼望得眼都穿了。這日早起,那喜鵲兒盡在屋簷上叫個不住,他母親叫吳媽到門口去望望看,只怕大少爺回來了,說也奇怪,可巧逢之正在那裡敲門。那吳媽開門看見,不禁大喜道:「果然大少爺回來了,不知道太太怎樣預先曉得的?」後面三個挑夫把行李挑了進來,甚是沉重,嘶啞的聲音不絕。逢之進內,拜見了母親。他母親道:「哎喲!你一去這多年,連信也不給我一封,叫我好生記掛。有時做夢,你淹在江裡死了。又有一晚做夢,你帶了許多物事,遇著強盜,把你劈了一刀,物事搶去,我哭醒了,好叫我心中難過。昨天我房裡的燈花結了又結,今天一早起來喜鵲盡叫,我猜著是你要回來。果然回來了,謝天謝地。」逢之聽他母親說得這般懇切,倒也感動流淚道:「兒子何嘗不要早回?只因進了學堂,急急想學成本事。」話未說完,外面挑夫吵起來道:「快快付挑錢,我們還要去趕生意哩。」逢之,只得出去,開發了挑錢,車夫只得爭多論少,說:「你的箱子這般沉沉的,內中銀子不少,我們的氣力都使盡了,要多賞幾個才是。」逢之無奈,每人給他三角洋錢,方才去了。然後回到上房,他母親問道:「你學了些什麼本事?」
11 逢之應道:「兒子出去之後,文章上面倒也學得有限,只外國文倒學成功了,合西洋人講得來話。」他母親道:「這樣說來,便是你一生的飯碗有著落了。我見隔壁的魏六官學成了什麼西文,現在得了大學堂的館地,一年有五百來兩銀子的出息,人家都奉承他稱呼他老爺,你既有了這樣本事,能合外國人說話,怕不比他好嗎?將來處起館來,只怕還不止一百兩一月哩。也是我朝朝念佛,夜夜燒香,求菩薩求來的好處。」逢之道:「母親休得愁窮,我在山東就了大半年的館,倒還有些銀子帶了回來。」他母親道:「你就的什麼館?」逢之道:「我就的是諸城縣大老爺的館,每月五十兩銀子的薪水,替他做翻譯,就是合外國人說話。」他母親聽說有許多錢一月,大是可惜道:「你既然有這許多錢一月,就不應該回來,還好再去嗎?」逢之道:「不再去了。我裊裡記著娘,所以辭了他特誠回來的。我除薪水之外,還有錢大老爺送我的盤川,合起來有一千幾百兩銀子哩。」他母親道:「阿彌陀佛,我多時不見著銀子的面了,還是你老子定我的時候,一支金如意,一個十兩頭的銀元寶,我那時就覺著銀子可愛。如今你既有這許多銀子,快些給我瞧瞧。」逢之聽得他母親這般看重銀子,心中十分暢快,趕忙找鑰匙,把箱子裡的銀子拿出來。只見一封封的元絲大錠,他母親不禁眉開眼笑,拿了兩隻元寶放在枕頭邊摩弄一會兒。
12 逢之想要吃飯,他母親道:「哎喲!今天一些菜都沒有,只一碗菠菜燒豆腐。吳媽,去買三十錢的鴨子來,給大少爺下飯罷。」
13 逢之道:「不必,待我自己去買。」原來逢之從小在街上跑慣的,那些買熟菜的地方是知道的,當下便去買了一角洋錢的板鴨,一角洋錢的火腿,又叫吳媽去打了半斤陳紹回來吃飯。
14 他母親是一口淨素,葷腥不嘗。吃飯中間,逢之問起田產如何進項?夠用不夠用?他母親道:「不要說起。你出門後,不到半年,鍾山前的佃戶一個也不來交租。家裡所靠那兩處市房,十弔大錢一月的,那錢糧倒去大錠了一大半。王家大叔又忙,沒得工夫去合我們收租。如今柴荒米貴,我這日子度得苦極的了。」逢之道:「阿呀!這幾個佃戶如此可惡,待我明天去問他討就是了。」
15 消停幾日,逢之果然親自下鄉,找著他的佃戶要他還租。
16 那佃戶見大少爺回來了,自然不敢放刁,只是求情,說以後總依時送到,不叫大少爺動氣,逢之只得罷了。
17 其時已是冬初,他母親身上還是著件川綢薄棉襖,逢之拿出錢來替他母親做了好些棉皮衣服。這時逢之的親戚、舅母、姑母,曉得逢之回來,發了大財,大家都來探望他母親。他姑母道:「大嫂子,你好福氣呀!我從前就很疼這姪兒的,因為他天分也好,相貌也好,曉得他將來一定要發達的,如今果然。」
18 他舅母道:「不錯,常言道,皇天不負苦心人,大姑娘這般吃苦,應該有這樣的好兒子,享點老福,我們再也不如他的。」
19 逢之母親謙遜一番,說道:「姑娘合嫂嫂休得這般說客話,將來姪兒外甥長大了,怕不入學中舉?不比我們逢兒,學些外國話,只能賺人家幾個錢罷了,也沒甚出息的。」他姑母道:「哎喲!大嫂!休得恁樣看輕他,如今的時世,是外國人當權了,只要討得外國人的好,那怕沒有官做,比入學中舉強得多哩。但則逢兒年紀也不小了,應該早早替他定下一房親事,大嫂也有個媳婦侍奉。他們趕事業的人,總不免出門出路,大嫂有了媳婦,也不怕寂寞了。」這幾句話倒打入逢之母親心坎裡去,不由得慇懃問道:「不錯,我也正有此意。但不知姑娘意中,有沒有好閨女,替他做個媒人。」他姑娘道:「怎麼沒有?只要大嫂中意,我有個堂房姪女,今年十八歲,做得一手好針線,還會做菜,那模樣兒是不必說,大約合姪兒是一對的玉人兒。大嫂可記得,前年我們在毗盧寺念普佛那天,不是他也在那裡的麼?大嫂還贊他鞋繡得好,這就是他自己繡的。」逢之母親想了一想,恍然大悟,暗道:不錯,果然有這樣一個閨女,皮色呢倒也白淨,只是招牙露齒的,相貌其實平常,配不上我這逢兒。然而不可掃他的興,只得答應道:「旺!我想起來了!果然極好。難為姑娘替我請個八字來占占。要是合呢,就定下便了。」他姑娘滿面笑容道:「大嫂放心,一定占合,這是天緣湊上的。」正說到此,逢之自外回來,他母親叫他拜見了兩位尊長,他姑母不免絮絮叨叨,說了好些老話。逢之聽得不耐煩,避到書房裡去了。當日逢之的母親,不免破費幾文,留他們吃點心,至晚方散。逢之等得客去了,方到他母親房裡閒談。他母親把他姑母的話述給他聽,又道:「我兒婚姻大事,我也要揀個門當戶對。你姑母雖然這般說,依我的意思,還要訪訪看哩。」逢之道:「母親所見極是。孩兒想,外國人的法子總要自由結婚,因為這夫妻是天天要在一塊兒的,總要性情合式,才德一般,方才可以婚娶。不瞞母親說,那守舊的女子,朝梳頭,夜裹足,單做男人的玩意兒,我可不要娶這種女人。這兩年我們南京倒也很開化的了,外面的女學堂也不少,孩兒想在學堂裡挑選個稱心的,將來好侍奉母親,幫著成家立業。不要說姑母做媒,孩兒不願娶,就有天仙般的相貌,但是沒得一些學問,也覺徒然。」他母親聽他說話有些古怪,便道:「我兒,這番說話倒奇了。人家娶媳婦,總不過指望他能乾,模樣兒長得好,你另有一番見識。話雖如此,但是那學堂裡的女孩子,放大了腳,天天在街上亂跑,心是野的,那能幫你成家立業,侍奉得我來?我倒不明白這個理。」逢之道:「不然,學堂裡的女學生,他雖然天天在外,然而規矩是有的。他既然讀書,曉得了道理,自己可以自立,那個敢欺負他?再者,世故熟悉,做得成事來,講得來平權,再沒有悍妒等類的性情。孩兒所以情願娶這種女人,並不爭在相貌上面。至於腳小,更沒有好處,裊裊停停的一步路也走不來。譬如世界不好,有點變亂的事,說句不吉利的話,連逃難都逃不來的。」他母親本來也是個小腳,聽他這般菲薄,不免有些動氣。
20 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URN: ctp:ws13967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8.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