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卷一

《卷一》[View] [Edit] [History]

1
王建以宮詞著名,然好事者多以它人之詩雜之,今世所傳百篇不皆建作也。 余觀詩不多,所知者如「新鷹初放兔初肥,白日君王在內稀。薄暮千門臨欲鎖, 紅妝飛騎向前歸。」「黃金捍撥紫檀槽,絃索初張調更高。盡理昨來新上曲,內 官簾外送櫻桃。」張籍宮詞二首也。」淚盡羅巾夢不成,夜深前殿按歌聲。紅顏 未老恩先斷,斜倚熏籠坐到明。」白樂天《後宮》詞也。」閒吹玉殿昭華管,醉 折梨園縹蒂花。十年一夢歸人世,絳縷猶封繫臂紗。」杜牧之《出宮人》詩也。」 紅燭秋光冷畫屏,輕羅小扇撲流螢。瑤階夜月涼如水,坐看牽牛織女星。」杜牧 之《秋夕》詩也。」寶仗平明秋殿開,且將團扇暫徘徊。玉顏不及寒鴉色,猶帶 昭陽日影來。」王昌齡《長信秋》詞也。」日晚長秋簾外報,望陵歌舞在明朝。 添爐欲鷓衣麝,憶得分時不忍燒。」「日映西陵松柏枝,下臺相顧一相悲。朝 來樂府歌新曲,唱著君王自作詞。」劉夢得《魏宮》詞二首也。或全錄,或改一 二字而已。王平甫謂館中校花蕊夫人宮詞止三十二首,夫人親筆。又別有六十六 篇者,乃近世好事者旋加搜索續之,語意與前詩相類者極少,誠為亂真。世又有 王岐公宮詞百篇,蓋亦依託者。
2
洪文敏《容齋隨筆》論「禹、稷躬稼而有天下」,謂禹未嘗躬稼,因稷而稱 之。余按《書》:禹曰:「暨稷奏庶艱食」,則嘗躬稼矣。洪偶未之思也。
3
《詩眼》云:晏叔原見蒲傳正云:「先公平日小詞雖多,未嘗作婦人語也。」 傳正云:「綠楊芳草長亭路,年少拋人容易去。豈非婦人語乎」晏曰:「公謂年 少為何語」傳正曰:「豈不謂其所歡乎」晏曰:「因公之言,遂曉樂天詩兩句, 蓋『欲留所歡待富貴,富貴不來所歡去』。」傳正笑而悟。余按《全篇》云: 「綠楊芳草長亭路,年少拋人容易去。樓頭殘夢五更鐘,花底離愁三月雨。無情 不似多情苦,一寸還成千萬縷。天涯地角有窮時,只有相思無盡處。」蓋真謂所 歡者,與樂天「欲留年少待富貴,富貴不來年少去」之句不同。叔原之言失之。
4
紹興三十二年五月甲子,降旨建儲。宰相陳康伯折簡禮部侍郎呂廣問密議典 禮。時土王祀黃帝。廣問為初獻官,周必大以御史監察。廣問語必大:「皇太子 改名,從火從華。」必大謂:「與唐昭宗曄字同音可乎」廣問亟告康伯,取旨別 擬定,乃用今諱。
5
紹興癸丑,岳武穆提兵平虔、吉羣盜,道出新淦,題詩靑泥市蕭寺壁閒云:「雄氣堂堂貫斗牛,誓將直節報君讎。斬除頑惡還車駕,不問登壇萬戶侯。」淳熙閒,林令(梓)欲摹刻于石,會罷去,不果。今寺廢壁亡矣!其孫類家集,惜未有告之者。
6
蘭亭石刻,惟定武者得其真。蓋唐太宗以真繼之學士院。朱梁徙至汴都。石 晉亡,耶律德光輦而歸。德光道死,與輜重俱棄之中山之殺虎林。慶歷中為土人 李學究所得,韓魏公索之急。李瘞諸地中,而別刻以獻。李死,其子乃出之,宋 景文公始買置公帑。熙寧間,薛師正向為帥,其子紹彭又刻別本留公帑,攜古刻 歸長安。大觀中,詔取置宣和殿。靖康之變,虜襲以紅焱毛輦歸。今東南諸刻 無能仿佛者,天台桑澤卿編《蘭亭博議》一書甚詳。與時參會眾說,芟繁撮要, 記其本末如此。所取何子楚《沃辭》居多。諸說之異同者,則附著其下,雖未 能定其孰是孰非,然薛師正長安人,王順伯謂其攜以歸洛。宗忠簡守汴,日夕從 事戰守,且其天姿剛正。王仲言謂其為人主搜羅玩物於艱難之時,皆不敢謂然— 元九年置朔方節度,自是始有方鎮。周希稷所云,乃是全不知有史策。若謂太宗 分賜諸郡猶可也。夫以一石刻之微,而言人人殊,莫能定於一,然後知考古之難 也。
7
林靈素,初名靈噩,字歲昌,家世寒微。慕遠遊。至蜀,從趙昇道人數載, 趙卒,得其書秘藏之。由是善妖術,輔以五雷法,往來宿、亳、淮、泗間,乞食 諸寺。政和三年,至京師寓東太乙宮,徽宗夢赴東華帝君召游神霄宮,覺而異之。 敕道錄徐知常訪神霄事迹。知常素不曉,告假。或告曰:「道堂有溫州林道士, 累言神霄,亦作《神霄詩》題壁間。」知常得之,大驚,以聞。召見。上問: 「有何術」對曰:「臣上知天宮,中識人間,下知地府。」上視靈噩風采如舊識, 賜名靈素,號金門羽客通真達靈元妙先生,賜金牌,無時入內。五年,築真通宮 以居之。時宮禁多怪,命靈素治之。埋鐵簡長九尺于地,其怪遂絕。因建寶砉、 太乙西宮、建仁濟亭施符水,開神霄寶硤場Z天下天寧觀改為神霄玉清萬壽宮。 無觀者以寺充。仍設長生大帝君、青華大帝君像,上自稱教主道君皇帝。皆靈素 所建也。靈素被旨修道書,改正諸家醮儀,校《仇丹經靈篇》,刪修注解。每遇 初七日升座,座下皆宰執百官、三衙親王中貴,士俗觀者如堵,講說《三洞道經》。 京師士民始知奉道矣。靈素為幻不一,上每以聰明神仙呼之。御筆賜玉真教主、 神霄凝神殿侍宸,立兩府班上。思明達后欲見之,靈素復為葉靜能致太真之術。 上尤異之,謂靈素曰:「朕昔到青華帝君處,獲言改除魔髡,何謂也」靈素遂縱 言佛教害道,今雖不可滅,合與改正,將佛剎改為宮觀,釋迦改為天尊,菩薩改 為大士,羅漢改尊者,和尚改德士,皆留髮頂冠執簡。有旨依奏。皇太子上殿爭 之,令胡僧一立藏十二人并五臺僧二人道堅等與靈素鬥法。僧不勝,情願戴冠執 簡。太子乞贖僧罪,有旨胡僧放,道堅係中國,人送開封府,刺面決配於開寶寺 前令眾。明年,京師大旱,命靈素祈雨,未應。蔡京奏其妄,上密召靈素曰: 「朕諸事一聽卿,且與祈三日大雨,以塞大臣之謗。」靈素請急召建昌軍南豐道 士王文卿,乃神霄甲子之神兼雨部,與之同告上帝。文卿既至,執簡敕水,果得 雨三日。上喜賜文卿,亦充凝神殿侍宸。靈素眷益隆。忽京城傳呂洞賓訪靈素, 遂捻土燒香,氣直至禁中,遣人探問,香氣自通真宮來。上亟乘小車到宮,見壁 間有詩云:「捻土焚香事有因,世間宜假不宜真,太平無事張天覺,四海閒遊呂 洞賓。」京城印行繞街叫賣,太子亦買數本進,上大駭,堆賞錢千緡開封府捕之。 有太學齋僕王青告首是福州士人黃待聘。令青賣送大理寺勘招,待聘兄弟及外族 為僧行,不喜改道,故云。有旨斬馬行街。靈素知蔡京鄉人所為,上表乞歸本貫, 詔不允。通真有一室,靈素入靜之所,常封鎖,雖駕來亦不入。京遣人廉得有黃 羅大帳、金龍朱紅倚卓、金龍香爐。京具奏,請上親往,臣當從駕。上幸通真宮, 引京至,開鎖同入,無一物,粉壁明窗而已。京皇恐待罪。宣和元年三月,京師 大水臨城,上令中貴同靈素登城治水。敕之,水勢不退。回奏:「臣非不能治水。 一者事乃天道,二者水自太子而得,但令太子拜之,可信也」。遂遣太子登城, 賜御香,設四拜,水退四丈,是夜水退盡。京城之民皆仰太子聖德。靈素遂上表 乞骸,不允。秋九月,全臺上言靈素妄改遷都,妖惑聖聰,改除釋教,毀謗大臣。 靈素即時攜衣被行,出宮。十一月,與宮祠溫州居住。二年,靈素一日攜所上表 見太守閭邱額,乞與繳進。及與州官親黨訣別而卒。生前自卜墳于城南山,戒其 隨行弟子皇城使張如晦:「可掘穴深五尺,見龜蛇便下棺。」既掘,不見龜蛇, 而深不可視,葬焉。靖康初,遣使監溫州伐墓,不知所蹤,但見亂石縱橫,強進 多死。遂已。此耿延僖所作《靈素傳》也。靈素本末世,不知其全,故著之,不 敢增易一字。今溫州天慶宮有題銜云:太中大夫沖和殿侍宸金門羽客通真達靈元 妙先生在京,神霄玉清萬壽宮管轄提舉。通真宮林靈素。
8
世有十榦化五行真氣之說,莫究其理。洪文敏載鄭景實之語,謂取歲首月建 之干所生。如甲己丙作首,丙屬火,火生土,則甲己化土,它仿此,頗通。餘記 昔年一術士云:「遇龍則化,龍辰也。」甲己得戊辰,戊屬土,故化土。乙庚得 庚辰,庚屬金,故化金。丙辛以降皆然。其實一也。
9
祖、宗時諸郡皆有都廳。至宣和三年,懷安軍奏今尚書省公相廳改作都廳, 內外都廳並行禁止。欲將本軍都廳以僉廳為名,從之,且命諸路依此。此僉廳得 名之始也。然今帥府有僉廳,又有都廳,莫知所始矣。
10
會稽虞少崔《送林懿成》詩云:「男兒何苦弊群書,學到根原物物無。曾子 當年多一唯,顏淵終日只如愚。水流萬折心無競,月落千山影自孤。執手沙頭休 話別,與君元不隔江湖。」閱《庚溪詩話》,喜而錄之。
11
俗間有擊鼓射字之伎,莫知所始。蓋全用切韻之法。該以兩詩,詩皆七言, 一篇六句四十二字,以代三十六字母,而全用五支至十二齊韻,取其聲相近,便 於誦習。一篇七句四十九字,以該平聲五十七韻,而無側聲。如一字字母在第三 句,第四字則鼓節,先三後四,葉韻亦如之。又以一、二、三、四為平、上、去、 入之別。亦有不擊鼓而揮扇之類,其實一也。詩曰:「西希低之機詩資,非卑妻 欺癡梯歸。披皮肥其辭移題,攜持齊時依眉微。離為兒儀伊鋤尼,醯雞篦溪批毗 迷。」此字母也。」羅家瓜藍斜凌倫,思戈交勞皆來論。留連王郎龍南關,盧甘 林巒雷聊鄰。簾櫳嬴婁參辰闌,楞根彎離驢寒間。懷橫榮鞋庚光顏。」此葉韻也。 又有以詩數十句該果實之名為酒席之戲者,與此略同,然不假切韻,頗為簡易。 至於賣卜者,但欲知十幹十二枝,則尤不難。然多只一擊鼓,便能知年、月、日、 時八字。蓋未擊之,先踟躕顧ツ,舉動語默,皆是物也。
12
三司副使曰歟通判曰ヘ。《禮》有副車、ヘ車。《左傳》:孟僖子使泉邱 人女助問現臁z臁ⅴ亟願狽≈稱,然他官雖副、貳不通用,不知其由。今三 司廢已久,溜名人無知者,獨ヘ之名猶然。樓宣獻序《向侍郎集》云:擢之戶 臁=時文字中所見者此耳。
13
子夏問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為絢兮,何謂也」子曰:「繪事後 素。」曰:「禮後乎」謂禮必以忠信為質也。餘謂學者始以持敬為本,而窮理盡 性以終之,亦繪事後素之意。
14
「吾不試,故藝。」餘妄意夫子天縱之聖,藝皆不學而能,非若常人嘗試而 為之。故其多能皆本於自然,而非有意於多能也。古今諸家皆無此說。餘亦未敢 自以為是。
15
《穆天子傳》書八駿之名,一曰赤驥,二曰盜驪,三曰白義,四曰踰輪,五 曰山子,六曰渠黃,七曰華騮,八曰綠耳。《王子年拾遺記》載穆王馭八龍之駿, 一名絕地,二名翻羽,三名奔霄,四名超影,五名逾輝,六名超光,七名騰霧, 八名挾翼。二說不同。
16
神仙赤松子見於書傳多矣。惟《淮南子》稱赤誦子。
17
嘉眉多士之鄉,凡一成之聚,必相與合力建夫子廟。春秋釋奠,士子私講 《禮》焉,名之曰鄉校。亦有養士者謂之小學。眉州四縣凡十有三所,嘉定府五 縣凡十有八所。他郡惟遂寧四所,普州二所。餘未之聞。
18
劉卞功,字子民,濱州安定人,弱不好弄,六歲誤觸甕碎,家人更譙之,神 色自若。曰:「俟釘校者來當全之。」復譙其妄,曰:「人破尚可修,矧甕耶」 語未絕,釘校者至,相與料理,頃之如新。自是築環堵於家之後圃,不語不出者 三十餘年,或食或不食。徽宗聞其名,數敕郡縣津致間馳近特名之,對曰:「吾 有嚴願,不出此門。」上知不可奪,賜號高尚先生。王子常侍郎,其外兄也。嘗 問以修行之術。書云:「非道亦非律,又非虛空禪,獨守一畝宅,惟耕己心田。」 又云:「以手捫胸,欲心清淨,以手上下,欲氣升降。」又云:「常人以嗜欲殺 身,以貨財殺子孫,以政事殺民,以學術殺天下後世,吾無是四者,豈不快哉!」 靖康之變,不知所終。
19
周宣王,中興之賢君也。然考之於《詩》,曰箴,曰規,曰誨,曰刺,不一 而足。第序《詩》者不能直書其事,故後世儒者無敢訾議。余觀《國語》所載, 如不藉千畝,拒虢文公之諫,而致姜戌之敗。捨括立戲,激魯人之變,而致諸侯 之不睦。及喪師之後,復為料民之舉,雖仲山甫之言,且不用焉。文武成康之治 豈如是哉周之東遷,烏得盡委其責於幽、平二王乎其所由來者漸矣。《史記》但 書不藉千畝、料民太原二事之目,不若《國語》之詳也。
20
《容齋隨筆》謂近世所傳《雲仙散錄》、《開元天寶遺事》、《老杜事實》 皆淺妄絕可笑,而頗能疑誤後生。然但辨《遺事》中數事,餘二書無說,《老杜 事實》世不多見。葛常之《韻語陽秋》云:老杜詩云:「東閣官梅動詩興,還如 何遜在揚州。」按《遜傳》,無揚州事。而《遜集》亦無揚州梅花詩。但有《早 梅》詩云:「兔園標物序驚時,最是梅御霜當路。發映雪凝寒開枝,橫卻月觀花 繞凌。風臺應知早飄落,故逐上春來杜公。」前詩乃逢早梅而作,故用何遜事。 又意卻月、凌風皆揚州臺觀名。爾近時有妄人假東坡名作《老杜事實》一編,無 一事有據。至謂遜作揚州法曹,廨舍有梅一株,吟詠其下,豈不誤學者。以上皆 葛語。若《雲仙散錄》則餘家有之,凡三百六十事,而援引書百餘種,每一書皆 錄一事,周而復始,如是者三。其間次序參差者,數條而已,編集文籍豈能整齊 如此已可一笑。《序》稱:天淘年,金城馮贄取九世典籍,撮其膏髓,別為一 書,庶兵火煨燼之後,來者不至束手,今百書逐無存者,則贄可謂前知矣。《崇 文總目》成書,時距天濤瓷蹙謾K逄埔鄖笆榧存者極多,贄家之書無一著錄, 雖有《金鑾密記》之類一二種,而所編三事本書反無之,又其造語盡仿《世說》, 後閱館本《遜集》,葛所引梅詩尚脫第四聯,「朝灑長門泣,夕駐臨邦杯。」
21
胡忠簡之貶,李似之侍郎書卞事以贈。一曰有天命,有君命,不擇地而安之。 二曰唯君子困而不失其所亨。三曰名節之士猶未及道,更宜進步。四曰境界違順, 當以初心對治。五曰子厚居柳築愚溪,東坡居惠築鶴觀,若將終身焉。六曰無我 方能作為大事。七曰天將任之必大有摧抑。八曰建立功名非知道者不能。九曰太 剛,恐易折,須養以渾厚。十曰學必明心。記問辨說皆餘事。
22
古樂府《木蘭詞》,文字奇古,然其間有云:「歸來見天子,天子坐明堂。 策勳十二轉,賜物百千強。可汗問所欲,木蘭不願尚書郎。願馳明駝千里足,送 兒還故鄉。」按:木蘭詐作男子,代父征行,逮歸家易服,伙伴方知其為女。當 其見天子之時,尚稱男子,而曰「送兒歸故鄉」何哉兒者,婦人之稱也。
23
熙寧青苗法行,計息推賞,否則廢黜,官吏畏罪希進,所散惟恐不多。知祥 符縣李敦頤,視前政獨貸三之一,宰相怒甚,遂通判廣信軍。敦頤,字子修,棣 州陽信人。蘇文定公奏疏所言即此也。
24
太宗嘗謂宰相曰:「流俗有言,人生如病瘧。於大寒大暑中過歲,寒暑迭變, 不覺漸成衰老。苟不競為善事,虛度流年,良可惜也。」李文簡書之《長編》, 而《宗門武庫》載五祖亦有此語。又唐《摭言》載趙牧《對酒詩》,亦有「人生 如瘧在須臾,何乃自苦八尺軀」之句。
25
中書侍郎舊稱中書,今轉為中書舍人之稱。近歲有以六部侍郎兼中書舍人者, 遂直呼中書侍郎,尤非是。官制:前左右丞、六部侍郎通謂之丞,郎今有稱郎官, 寺監丞為丞郎者矣,皆失之不考也。若稱中書舍人為中舍,則《容齋》之辨之矣。
26
前代東官官於皇太子,皆稱臣。隋開皇中,嘗更其制,至唐而復。真廟為皇 太子始辭之。
27
《臨漢石經》與今文不同者殊多。《東觀餘論》略記之。如書女母翕侮成人, 今作女母侮老成人。保后胥高,今作保后胥戚。女永歡憂,今作汝誕勸憂。女有 近,則在乃心,今近作戕。女比猶念以相從,今作汝分猷。各翕中,今作各設中。 爾惠朕曷祗動萬民以遷今作爾謂朕曷震動天既付命,今付作孚。曰陳其五行,今 作汨陳。嚴恭寅畏,天命自亮,以民祗懼,今亮作度,以作治。懷保小人惠于矜 寡,今人作民,于作鮮。母兄曰,今作無皇曰。則兄自敬德,今兄作皇。旦以前 人之微言,今作受人之徽言。是罔顯哉厥世,今哉作在。文王之鮮光,今作耿光。 通殷就大命,今作達殷集大命。《論語》意與之與,今意作抑。孝于惟孝,今于 作乎。朝聞道夕死可也,今也字作矣。是魯孔丘與,曰:「是知津矣」,今作是 魯孔丘與,曰:「是也。」曰:「是知津矣」。懿魂。子路以告,子憮然,今 作芏不輟,子路行以告,夫子憮然。置其杖而耘,今置作植。其斯已乎!今作 如斯而已乎!譬諸宮牆,今諸作之。賈諸,賈之哉!今賈作沽。恨不見其全也。
28
顧命一人冕執銳。《陸氏釋文》:銳以稅反。今禮部韻尹字下有金允字注云: 侍臣所執。《書》:一人冕執金允。《古文尚書》亦作金允,不知承誤作銳自何 時始也。
29
晁伯,字載之,《昭靈夫人祠》詩:「安用生兒作劉季,暮年無骨葬昭靈。」 陸務觀《黃州詩》:「君看赤壁終陳迹,生子何須似仲謀。」
30
自唐以紀年改梁州曰興元府,本朝紹興、隆興、慶元諸府皆循用。故事縣名 亦多有之。獨嘉州以慶元初嘉定府。越三十年方改元嘉定,與諸府不同。
31
韓文公記夢詩百二十刻須臾間。《方氏舉正》載董彥遠云:世間只百刻,百 二十刻以星紀言也。《朱文公考異》云:星紀之說未詳其旨,但漢哀帝嘗用夏賀 良說刻漏,以百二十為度矣。餘謂:「董說固妄,夏賀良之說行之不兩月而改, 且衰世不典之事,韓公必不引用。」按:古之漏刻,晝有朝、禺、中、哺、夕, 夜有甲、乙、丙、丁、戊。至梁武帝天監六年,始以晝夜百刻布之十二辰,每時 八刻,仍有餘分。故今世歷家百刻舉成數,爾實九十六刻也。每時餘分別為初、 初正、初刻,一日合二十有四,每刻居六分刻之一,總而計之為四刻,始合百刻 之數。刻雖有大、小,其名則百有二十。韓詩恐只取此止,正不須求之遠也。
32
熙寧間,賜岐王顥、嘉王κ玉帶各一。二王固辭,不聽。請加佩金魚以別嫌。 詔并以玉魚賜之。王仲言《揮麈錄》謂玉帶為朝儀始此。其後嘗賜王安石。安石 以辭不從,不得已受詔。次日即釋去。至徽宗朝以賜蔡京,京請佩金魚以自別於 諸王,從之。自是何執中、鄭居中、王黼、蔡攸、童貫皆受賜。余按:唐永徽二 年,敕問府儀同三司及京官文武職事四品、五品並給隨身魚。上元初,敕文武官 三品以上服金玉帶—元中,敕珠玉錦繡,既令禁斷,準式三品以上飾以玉,四品 以上飾以金,五品以上飾以銀者,宜於腰帶及馬鐙、酒杓,餘悉禁斷。《董晉傳》 謂五品而上金玉帶。所以盡飾以奉上。《史》傳載:賜玉帶,及臣下私以玉帶相 贈,遺者班班可考。韓文公詩亦云:「不知官高卑,玉帶懸金魚。」則知唐已然 矣。五代,漢隱帝嘗以賞郭威之功,既又召楊貢彩人悉賜之。然不足稽也。楊 文公《談苑》載:國朝賜帶之制,謂駙馬都尉初遷尚,賜白玉帶。親王皇族皆許 通服雕玉、白玉等帶,則不始於岐、嘉二王審矣。玉魚,安重榮亦嘗自為之。
33
或問陸文安公何不註釋諸經以垂世陸曰:「六經乃注我者也。」
34
州縣治率南向,然「南面」二字,人臣不得用也。惟山谷《送徐隱父宰餘干》 詩云:「地方百里身南面。」豈別有所本歟恨讀書不多,不能詳也。
35
章貢志》謂漢高帝六年,命灌嬰略定江南,令天下城縣邑,始置雩都縣。 按《高紀》,六年冬十月但書令天下郡邑城而已,餘皆無所見。雩都置縣,《地 理志》不書歲月,考紀及傳,灌嬰蹤跡未嘗到江南。鑿空著書,可付一笑。洪駒 父《豫章職方乘》亦謂灌嬰在漢初定江南,故祀以為城隍神,今江西郡縣城隍多 指為灌嬰,其實非也。友人蕭子壽考《功臣侯表》,始知其為陳嬰。蓋嬰自定東 陽為將,屬楚項梁,為楚柱國。四歲,項羽死,屬漢,定豫章、浙江,封堂邑侯, 都漸。顏師古謂:「漸,水名,在丹陽黝縣南蠻中。」嬰既定諸地而都之。《地 理志》注:黝,音伊字,本作黟,其音同,始知定江南者為陳嬰,流俗所傳不為 全無所據,但誤其姓耳。
URN: ctp:ws140393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1.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