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八十五章夢從月中過師事大成摯

《第八十五章夢從月中過師事大成摯》[View] [Edit] [History]

1 第八十五章夢從月中過師事大成摯
2 且說文命自從與舜分別之後,擬繞道雍州,泛山海,至孟門山考察。一日,乘了一隻小舟,至一處山腳下晚?白。這時正值中秋望日,一輪明月高懸空際,照得來那大千世界如水晶宮殿一般,明凈之至。晚餐之後,真窺、橫革都睡著了,文命獨自一人倚著船唇,舉頭望月,低頭思親,愁緒萬千,重重鉤起,長嘆了一聲,又滴了幾滴無情無緒的清淚。
3 朦朧間正要睡去,忽聽得岸上有人叫道:「公子請了!」
4 文命一看,原來是個道者,羽衣星冠,面如傅粉,唇若塗朱,舉止不俗,從岸上走向船頭,向自己拱手。文命慌忙起身還禮,並請問他姓名。那人道「某姓宋,名無忌。適才踏月至此,見公子一人在此賞月,未免寂寞,特來相伴,未知肯容納否?」
5 文命道:「那是極好之事,有何不可!請坐請坐。」那宋無忌就在船首之內坐下。文命便問他家住何處,宋無忌指指月亮,笑說道:「某就住在這個裏面。」文命詫異道:「就住在月亮裏面嗎?那麼足下是仙人了。」宋無忌道:「仙不敢說。不過看到天上如自己家庭一般,來往很容易而已。」文命道:「某等凡人,可請足下帶領著去玩玩嗎?」宋無忌道:「這個有何不可?請問公子,願坐船去,還是願走去?」文命道:「走去便怎樣?」無忌道:「願走去,某便預備轎。願船去,某便預備船。」文命道:「夜色已深,哪一項快?」宋無忌道:「當然船快。」文命道:「那麼坐船吧。」宋無忌聽了,就用手向空中一招,說道:「船來!」只見天半飛下一只彩船,長約二丈,船底兩邊密排白羽,仿佛如僬僥國所進貢的沒羽一樣,而有雲氣擁護著宋無忌就邀文命登上去。文命走出自己的船,走上那彩船,只見裏面陳設很是精致,舒服之至。
6 坐下之後,倏覺彩船已漸漸上,倚舷一望,但見那船底的白羽一上一下,在那裡亂搖,與魚鰭鼓動相似。這時離地已不知道有幾千丈高了。看那山海如輪,如盤,如鏡,如豆,倏已不見。仰望明月,則逐漸而大,竟至無可比喻。光芒直射,可察秋毫。又過了片時,覺得彩船已入於明月之中。宋無忌向文命道:「月中境界甚大,下船步行,某看太費事。不如仍舊乘船,往各處游覽一轉吧!」文命稱善。
7 於是彩船徑向前行。但見山川人物,宮殿樹木,一一都與世間無異,惟氣象華麗,萬萬非世間所能及。正走之間,忽聽得斧鑿之聲,錚錚震耳。文命倚舷尋覓,只見一處有無數人在那裏工作。有的補山,有的修石,忙碌之至。宋無忌道:「月是七寶相合而成,其勢如丸。但是射著太陽光,受它的灼爍,不免要受銷損。所以月亮中巖石突出的地方,常有八萬三千戶的人隨時隨地為之修治,此地就是一處。」
8 文命聽了,亦不再問。又走了多時,但覺異香芯鬱。原來前面一株大桂樹高約千丈,桂花桂子累累不絕。文命正在凝視,陡見樹下一個人拿了一柄板斧,向那桂樹亂砍。文命不禁失聲叫道:「這樣大的樹,砍去他,呂不可惜?」宋無忌笑道:「砍不去的,這人姓吳,名剛。學道不專,犯了過失,所以罰他在此地做這個無益之事。哪裡砍得去呢?」文命細看,只見那斧頭砍了進去,剛拔出來,那砍的缺痕早已不見了。如此隨砍隨合,勞而無功,不禁詫異之至,方嘆仙家妙用。
9 又走了片時,只見迎面一所宮闕異常巍峨。宋無忌道:「此地乃明月之中心。既然到此,不可不進去一游。」說時,彩船頓時停止,宋無忌招呼文命出船。攜手並行,走到那宮闕之前,只見上面橫著一塊大榜,榜上寫著「廣寒清虛之府」六個大字。文命正要動問,只見裏面走出一個宮妝絕色的仙女來,向文命行禮道:「公子光臨,難得難得!請到裡面玩玩吧!」
10 文命即忙還禮,請教她姓名。宋無忌在旁代答道:「這位是結璘仙子。從前亦是下界人。他們有兄妹兩個,令兄名叫鬱儀。有一年,他們看破紅塵,商量尋一個長生不死之地,去安身立命。他令兄說:太陽最有恆,能夠托體於太陽之中,那麼一定可以長生不死了。這位結璘仙子卻嫌太陽之光太強,恐怕禁不住那種熱度,以為不如月亮之明凈幽雅。於是他們兄妹各奔前程,鬱儀奔入太陽之中,這位結璘仙子就到此地來,和我們作伴。這就是她的歷史了。」文命聽了,忽然想起姮娥的故事。就問道:「從前下界有一位司衡羿的夫人,名叫姮娥,聽說偷竊了羿靈藥,逃到月宮裏,不知此刻還在此地嗎?」宋無忌聽了,笑道:「是在此地。公子要想見見她嗎?」文命道:「某並非要見她,不過想起這種無情無義的人,居然亦能夠跑到月宮裏作個神仙,真是不可解之事。所以要問她一個究竟。」結璘道:「她亦就在這裏面,我們進去,遇著了,給公子介紹吧。」說著,轉身向裏便行。宋無忌邀了文命隨後跟著走。
11 但見處處是瓊樓玉宇,說不盡的繁華富麗。而且處處笙歌,戶戶弦管,有幾處樹蔭之下,竟有無數女子,在那裏歌而且舞。
12 文命向來是不喜音樂的人,聽到看到這種歌舞,又見那樹上面的珍禽翠羽亦飛翔鳴囀,和那女子的歌舞相和答,真是莫名其妙。心中暗想:天上的神仙真是空閑,真會取樂!
13 正在想時,只聽見路旁又有一陣婦女暄笑之聲。回頭一看,原來一所大宮殿內走出無數女子來。最可怪的,衣服分紅、黃、青、白、黑五種,各以類從,仿佛五隊兵一般。每隊當先的一個仙子大約是主人,其餘後面簇擁著的大約是婢女之類。
14 那為首的五個仙子柵柵前進。一面走,一面笑,一面說道:「今朝宋先生請到高密公子來了,我們迎接來遲,有罪有罪!」
15 又向文命行禮道:「公子,長久不見了,一向好嗎!」文命慌忙還禮,但不解他們」長久不見「之言。正要動問,宋無忌笑道:「某來介紹吧。這五位是月中五帝夫人。」指著穿青衣的仙子道:「這位是青帝夫人,名隱娥珠,字芬艷嬰。」指著穿紅的道:「這位是赤帝夫人,名逸廖無,字婉筵靈。」指著穿白的道:「這位是白帝夫人,名靈素蘭,字鬱連華。」又指著穿黑的道:「這位是黑帝夫人,名結達翹,字淳厲金。」又指著穿黃的道:「這位是黃帝夫人,名清瑩襟,字炅定容。」
16 文命聽了,一一重復行禮。
17 逸寥無首先問道:「公子離此地不久,從前一切情形,此刻還能記得嗎?」文命聽了,莫名其妙,不能作答。隱娥珠又笑問道:「公子本是此地人,公子知道嗎?」文命益發詫異,便說道:「某不知道。」大家聽了,都笑笑不語。
18 清瑩襟道:「公子請到裡面坐坐吧!」靈素蘭道:「時候恐怕不早,耽誤公子的歸程,亦非所宜。」結璘仙子道:「讓我來問望舒。」說著,向空中叫了一聲,陡見一個女子從半空落下,穿著征衣,卷起雙袖,像個正在那裡做什麼工作似的。
19 結連翹就問她道:「現在月輪已到什麼地方?」那女子道:「快近西山了。」清瑩襟道:「果然不早了,那麼你去吧。」那女子依舊凌空而去。
20 這裏清瑩襟就說道:「我本想請公子裡面坐談,聊敘契闊。
21 如今時候既然不早,我們就陪伴公子從此過去,游玩一轉,再送公子歸去,如何?」文命唯唯,連聲道好。於是大眾擁著文命,曲曲彎彎,各處游玩。
22 走到一個大池邊,結璘仙子向文命道:「剛才公子要見姮娥,現在在這裡了,我請介紹。」說著,用手一指,文命一看,哪裡是個人!原來是一只三足的大蟾蜍,停在石上,不住的喘息。不禁大為詫異,便問道:「(壽戈)娥不是人嗎?」結璘仙子道:「何嘗不是人?不過她做了沒臉見人的事,遇見了公子,只好做作這個形狀,大約是她的羞惡之心發現呢。」文命聽了,再看那蟾蜍,只見她兩眼閃爍,似有含羞之意。霍然一來,跳入池中,就不見了。
23 隱娥珠嘆道:「一個人不可有虧心之事,做了虧心之事,無論你如何跳得高,跳得遠,人家無從責備你,但是自己撫躬自問,這個良心上的責備是很厲害的。當初姮娥來的時候,她以為我們不知道她的歷史,到也坦坦白白,一無拘束。後來有一年,和一個女仙發生口角,兩不相下。那女仙略略揭破了她幾句,她頓時慚愧的了不得,忽而變作這個形狀。公子你看,這種果報,豈不是兇嗎?」
24 文命道:「她從此不能復還人形嗎?」隱娥珠道:「不是。
25 後來我們知道了,責備那女仙,不應該許人之私,又安慰了姮娥一番,她才復為人形。然而忽然是人,忽然是蟾蜍,亦不定的。大約良心愧悔一萌,則變為蟾蜍;否則仍是人形。如今公子到來,她愧悔之心又生,所以又化瞻蜍了。」
26 文命道:「某聞蟾蜍蛤蟆之類,都是秉月之精華而生。從前《黃帝醫經》有蛤蟆圖,說道月生始二日,蛤蟆始生,不可針炙其處,這個話是確實的嗎?」
27 隱娥珠未及答言,逸廖無在旁說道:「確實的。公子如不信,有一個極簡便的方法,可以試驗。公子回去,拿一只蟾蜍或哈螟,用繩索住她一隻腳,揀一處有風不見日的地方懸掛起來。過了幾日,那蛤蟆或蟾蜍必定死了。就掘地作潭,將它埋下。等到月食的時候,再將它掘出,用銅盆覆住,一面用棍棒敲擊,不可使它絕聲,直到月食完畢。揭開銅盆一看,那久死的蝦蟆或蟾蜍就會得復活。照這點看起來,蟾蜍、蛤蟆與月亮之關系可想而知了。不是秉月之精華,何以有如此之感應呢?」
28 文命聽了,仍有點不信。靈素蘭道:「公子不必再疑,回去試試就是了。好在這個並不是玩意兒的事情,還可以救人的。
29 蛤螈蟾蜍復活之後,立刻再將它擊死,拿來焙乾研末,搓成小丸假使有縊死的人,將這丸藥,灌入口中,周時之間,能夠起死回生,豈不是亦是一件好事嗎?」文命聽了,緊記在心。
30 後來大家又走到一處,只見院落之前有一隻白兔,兩前足捧著一根玉杵,向一個玉臼中不住的亂搗。看見眾人走過去,略不瞻顧,可謂至誠之極。文命又覺得稀奇,就問道:「這白兔會得工作嗎?所搗的想來是仙藥。」
31 清瑩襟道:「說起這兔,著實可憐,又可敬呢!他本是下界婆泥斯國所生產,住在山中。和一只狐、一只猿做朋友,非常之要好。有一日,上帝化作個老者,到那國裡去游玩,遇著這三種獸。看他們異類相悅,覺得有點古怪,要想試試他們的心,於是上前向他們求食。狐是很聰明的,立刻跑到溪中去,銜了一條鯉魚來奉獻。猿亦是很靈活的,立刻爬到樹上去,採了無數果實來奉獻。獨有這個兔力薄弱,跑來跑去,總尋不出一種物件。他自己恨自己卑劣,然而竟沒有辦法。適值這時,猿與狐商量鯉魚不可以生吃,又從別處弄到一個火種,聚起地上的落葉燒起來,要烹熟這條鯉魚。這個兔子看了,頓生一計,說道:「犧牲我自己,請他吃罷。『於是聳身投入火中,霎時間烈焰一熾,已經變成一隻焦兔。那時上帝變化的老者、趕忙從火中將這焦兔取出,放在地上。嘆了一口氣,向猿、狐二獸說道:「你們二位的盛情已經可感了。但是他的盛情,尤為可感。你們二位我都賜你們長壽,至少可以活到一千年,他雖死了,然而我有方法可以使他仍舊復活,並且要使他留跡於天地之間,與天地同壽,這就是我所以報答他的方法了。」說著,用手在這焦兔身上撫摸了回。須臾之間,那焦兔復活,而且皮毛亦復生,仍然潔白。上帝就將他送到這裡來,托我們看管。
32 公子,你看這只兔,豈不是可憐而又可敬嗎?」
33 文命聽到那番故事,真是聞所未聞。後來又游玩了幾處,只見剛才那個穿征衣的女子又從空際飛來,向結璘仙子說道:「月輪已到西山,特來報告。」說畢,又凌空而去。宋無忌道:「既然如此,下界恐將天曉,公子應該回去了,仍舊由某送公子去吧!」
34 這時五帝夫人與結璘仙子一齊說道:「一別多年,難得到此。我們匆匆竟無物可以款待,並且連坐都沒有坐,實在抱歉之至!等過了幾年,公子大功告成之後我們再暢聚吧!」這時,那只彩船忽然已在面前,宋無忌即招呼文命登舟,文命亦不及與眾人一一告別,但打總的說了幾聲「再會。」那彩船早又騰空而起,那些夫人仙子都看不見了。
35 文命暗想:「月亮號為太陰,月宮之中,自然以女子為多。
36 那些女子無不容華絕代,五帝夫人和結璘仙子更加出群,真是天上神仙,非人間所有了。」後來想到:「那穿征衣的女子飛來飛去,不知是什麼人。」便問宋無忌。宋無忌道:「她本來亦是下界人,住在纖阿之山,名叫望舒。她有心學道,看見月亮,尤其羨慕。悉心研究月亮出沒的路徑,和它的速率,久而久之,竟給她研究明白了。有一年,乘月行距纖阿山最近之時,她就乘風御氣,一躍而入月輪。五帝夫人因為她知道月行路徑和速率,就派她做一個月輪的御者。從黃昏到天亮,她卻是沒得空的。結璘仙子因為她喜歡月亮,和自己同志,所以和她最好。」
37 文命道:「這麼大的月輪,一個人推得動嗎?望舒沒有到月中的時候,這個月輪又是哪個為御的呢?」哪知道兩句話問過之後,宋無忌一語不答。文命非常詫異,忽然之間,彩船中頓覺黑暗起來,文命著忙,再要想問,但見宋無忌將口一張,吐出火焰,須臾渾身是火,變成一個火人,熊熊之勢,頃刻延燒彩船,那火焰直向文命撲來。文命情急無法,只得向船窗口一竄,頓覺飄飄蕩蕩,身子直墜下去……不覺沖口大叫一聲,睜眼一看,依舊睡在自己船中。天色將明了,原來是一場大夢。仔細一想:「這夢做得真奇。倘使是幻夢呢,不應該如此清清楚楚,有條有理;假使是有應驗的呢,那麼他們說等我大功告成之後再會。大功要我成,我父親是不會成功了。這是何等不幸之事呀!」想到此際,憂心如焚。
38 後來又說道:「管他!我且將他詳細記下,等後日考察吧。」
39 就急急起身,取出簡牘,將這夢記下。依舊和真窺、橫革等啟碇,前行到孟門山以北,陽紆大澤之阿視察了一會。覺得洪水一部的根源就在此地。然而萬非人力所能施,只有求之於鬼神,於是具了犧牲,禱告了一會。急忙回去見鯀,痛說防堤壅水之害。自己上了兩個條陳,鯀仍舊不聽。文命無可如何,知道父親的治水一定要失敗了。又不忍看見他父親的失敗,於是想了一個主意。決定道:「我且去周行天下,視察地勢,以作將來補救的預備吧。或者遇到幾個有材幹的人,可以作個幫手,亦是好的。」當下遠遠向著鯀的居室,拜了幾拜,慟哭而出。帶了真窺、橫革,一同起身,作汗漫之游。
40 先到泰山之北,視察沇水。在那邊一座山上,住了幾日。
41 又越過泰山,漸到淮水流域。哪知這時江水已和淮水匯成一片,與海水亦打成一起。辨不出哪裡是江,哪裡是淮,哪裡是海。
42 簡括的說一句,那地勢竟是陸沉了。間或有幾處高阜丘陵,人民群集其上。或登木而棲,或懸釜而爨,或釣魚糊口,或獵獸果腹,艱苦萬狀。文命看了,真是可憐之至!
43 一日,行到一處高阜之上,只見有茅屋數百戶,參差的造在上面。文命亦不經意,忽聽得似乎有弦誦之聲,從那茅屋中透出來。文命暗想:「人民昏墊到如此,這個人為什麼還在這裏行樂?」不禁好奇心切,就踱過去看看。只見一所茅屋之中,有一個老者,衣冠甚偉,道貌昂然,坐在那裡鼓瑟,口中唱著歌曲。細聽那歌詞,亦甚超妙。文命料他是個有道之士,頓覺肅然起敬,躬身站在門外,不敢造次進去。倒是那老者看見了,停了唱,舍了瑟,問道:「門外孺子,是什麼人?」文命聽了,慌忙趨入伏謁,自道姓名。那老者隨即起身挽扶,說道:「孺子狀貌,英俊不凡,老夫僻處,在此難得遇到,請坐談談吧!」
44 文命告了坐,真窺、橫革侍立於後。文命就請教老者姓名,老者道:「老夫姓大成,名摯,為貪簡便,有時亦寫作執。孺子似非此地人。洪水艱阻,未知來此何事?」文命就將自己家世及來歷和志願詳細說明。大成執拱手致敬道:「原來是貴公子。如此英年,懷抱大志!失敬失敬!」
45 文命謙遜一番,就請教他治水的方法。大成執嘆道:「老夫從前初遇到洪水的時候,亦會奔走各處,想視察一個救治的方法。後來覺得這個洪水竟是天地之大變。不要說共工、孔壬那種治水的方法不對便是令尊大人崇伯公的方法,亦不能對。說一句直話,公子不要生氣,恐怕令尊大人不久就要失敗呢!」
46 文命忙問道:「何以見得呢?」大成執道:「老夫從前往北方視察,覺得北方的地質起了一種大變化。當初沒有山的地方,後來火山不絕的噴發,隆起了一帶大山。當初地勢距海面並不甚高,現在覺得非常之高。有這兩種特別的變化,豈是人力所能挽回的呢?況且北方情形如此,西方更不知如何,老夫因年邁路遠,不能前往調查。假使西方地質亦與北方相同,那麼豈是令尊大人的方法:弄些息土來,築起幾道堤,就可以治理呢!所以老夫的意思,果然要治洪水,單從下流沿海視察,終不是根本辦法。最好要到西方去視察一回。或者東北一帶,也去視察一回。因為近年沿海一帶水勢之泛濫,也許與東北地勢有關系,亦未可知。迂謬之見,未知貴公子以為何如?」
47 文命聽了,暗想這句話,仿佛從前曾經聽見人說過的,究竟是不是這個原故,無從斷定。但是果系天地特別的變化,那麼雖則視察確實,又有什麼方法與天地相爭呢?因此一面答應,一面胸中卻在那裏躊躇。
48 大成執揣到他的心思,又繼續說道:「公子以為老夫的話,是自相矛盾嗎?但是老夫的意思是盡其在我,聽之白天。照事勢看起來,萬萬無成功之理。然而人事要不可不盡,古人所謂『知其不可而為之』。或者人定能夠勝天,或者精誠可以格天,於無可如何之中,竟能得到一種妙法,亦未可知。況且就是說天地大變,亦總有一個停止的期限,決不會永遠變過去的。到得變動中止,那麼胸中視察明白,早有預備,補救起來,自然更容易了。好在公子此刻別無所事,專以視察為目標,何妨一去走走呢?」
49 文命聽了,主意頓然決定。即說道:「承長者教誨,頓開茅塞。小子決計前往視察是了。」當下又與大成執討論些學術,談到身心性命之學,哪知大成執是極有研究之人,口若懸河,滔滔不絕。而於做人「勤儉」二字的美處,「矜伐」二字的害處,尤反復說得透澈。文命聽了,不覺傾倒之至。當下就請拜大成執為師,大成執雖則謙遜,但見文命英聖聰睿,也就答應了。於是文命和真窺、橫革三人就住在大成執家中,討論講說,往往至夜半,方才歸寢。
URN: ctp:ws14043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