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 -> 第三十一回活离别颈回三尺练 死缠绵臂啮一条痕

《第三十一回活离别颈回三尺练 死缠绵臂啮一条痕》[View] [Edit] [History]

1 却说宝珠刚想转步出去,忽见那面廊上来了一人。仔细一看原来便是自己的影儿,被对面镜屏照过来的。心里暗想不道小环这人是这样的,又想只不知那人是谁?想著便故意放重脚步道:「你们的桂花好香吓!」见这边窗子呀的开了,却是小丫头奴奴。见是宝珠,便笑道:「请爷这边坐罢。」又低声道:「姨娘在那里洗脚呢,不要进去。」宝珠暗暗好笑,便打中间进这边房来。奴奴忙去后面点火拿烟袋去。听对面后房门响,宝珠便偷眼打中间望后面去,见一个人影儿一晃往后天井跑出去了。却是宝珠眼快,分明认得是叶赦。便暗暗吃惊。
2 忽对面房门也开了。见小环穿著一件粉红小夹袄子,下面露出湖色裤儿宝蓝扳尖头鞋。发掠的绢光,槛发抿的斩齐。浓浓的眉儿,白腻腻的一张鹅蛋脸堆著笑容,向宝珠招手儿道:「来这边坐呢。」宝珠望他笑了一笑,便捧烟袋走过来道:「你关著门在这里什么?」小环嗤的一笑,宝珠便靠妆台坐下。见牀上帐子已钩起了,窗帏儿也打开了。浓浓的焚著一炉子麝脑香。
3 小环斜著身儿站在宝珠面前道:「你敢是从七姨娘那里来么?」宝珠道:「月香我还是昨晚子见了没见来。」小环道:「昨晚子敢是你往那边去的?」宝珠点点首。小环却嫣然一笑,便把帕子去掩小嘴儿,还嗤嗤的笑。宝珠看他这样也嫣然一笑。小环溜转眼波去看一看没人,便挨著宝珠一块儿坐下来道:「我问你,」才说了这句,又站起来走到牀沿上去坐下。用帕子招他道:「你来,我问你呢。」宝珠便放下烟袋过来,小环按他并肩儿坐下,脸对脸儿的问道:「我昨晚儿看你来,你可知道?」宝珠道:「你敢是到软姐姐那里看我去?」小环道:「不是。」宝珠道:「哦,昨晚子窗外咳嗽一声儿的敢便是你?」小环嗤嗤的笑起来道:「好吓!可不臊死了人。」宝珠红了脸道:「你呢?」小环便一手钩住宝珠的颈子,一手来拧他的嘴。宝珠连忙掉转头躲过了央告,小环却没得气力,拗不过宝珠,早顺势儿和宝珠滚在一堆。宝珠忙正了色道:「哎唷!闪了腰了,快放了我。」小环笑著扶他坐起来,连问:「闪了哪里?」宝珠道:「这会子好了。」小环因替他整整紫金冠儿,道:「你和月香好,可知道月香的事呢?」宝珠道:「我不知道什么事,你讲,我听。」小环道:「咱们家瞿福你知道为什么问了死罪?」宝珠道:「哦,你不说我知道了。」因道:「这个也太罪过些。」小环道:「不然月香也保不住,因是老爷钟爱的。所以大爷不敢专主,要等老爷回来再作区处。光景像月香那模样老爷也忍不的舍了。」宝珠道:「这事办的不好。教我且闷住了不响,等老爷回来,告诉了,或索性赏给了他,或好好的回复他出去。照这样,幸而瞿福不把实情讲出来。设或当堂供出,这府里的名声还好听吗!」小环点首儿。宝珠又道:「怎么便能问了死罪?」小环道:「他本来姓徐,因打死了两个人逃了出来。见官府缉获的凶,不知怎么求了老爷到这里府里来充了家丁。又改了姓,也便没人敢惹他。这会子是大爷向府里太尊讲了,说他改名躲匿,以前咱们并不知道他是紧要人犯,误收留了,此刻查出踪迹,所以送府来办的。那太尊查看存案,果是有的。审了一堂,瞿福也是冤家到了,竟一口招承。所以问了这死罪,这事却没提一句儿。」宝珠叹了口气道:「主仆通奸是死罪,不知道子谣父妾是什么罪名?」小环失了色。宝珠便站起来抖一抖衣裳要走。小环一把扯住衣角,宝珠忍著心疼,把袖子拂散了就走。
4 小环见宝珠去了,便呜呜噎噎的哭将起来。初则是怪宝珠,继则自恨没得主意。何苦放著宝珠倒被叶赦坏了身子。哭了一会,忽又自己懊悔起来。想从前至今,没一件儿称心的事。进了这府里,便似进了囚笼似的,再飞不出去。叶冰山在家的时候,便没时没节的便乾些丑事。便自家不高兴著,也要勉强奉承。再加叶赦穿花似的和他来厮缠,这会子连宝珠也知道了。
5 可见说要人不知,除己莫为,既出了丑还有什么颜面见人。不但见不来叶冰山,打今日起连宝珠也见不来了。想到这里,便心灰意乱起来。看看天色晚将下来,挨到晚饭时候,听丫头们说宝珠回去了。心里便加了一勺冷水似的,也不用饭就独自睡下淌眼泪。听自鸣钟打了十二下,外面丫头们都睡静了,忽然起了个自尽的念头。便独自起来四下看了看,见灯光暗小如豆,绿荧荧的。到窗口一看,见天井里月色迷离,落叶儿被风吹著在回廓上蔌蔌的打旋窝儿走动。便慢慢的回牀边来,向牀沿上坐下,细想一会。觉得做人实在没趣的很,不如死了,爱到哪里便哪里,可不自在。想到这里,心里倒快活起来。便揩乾了眼泪,到妆台上拿了付纸笔来。想把那灯剔明些,却不道反乌了下去,通红一点,绝无寸光。小环叹口气,便道:「还写什么来,只是死得不明,人还说是为的宝珠,可不又冤了他。」因大书道:
6 不应强赋定情诗,悔到如今死已近。
7 若问此身被谁污?宫门悬带料应知。
8 写毕,便解下腰带,拴在牀横头铁杆子上。用一张矮凳子垫了脚,引颈套上,再把矮凳跌开了。只觉喉间一哽,那一缕香魂便从泥办宫透出,随风飘出窗外。
9 到回廊站住看自己,原好好的与生人无异。心里疑惑还当自己没死。再回到房里看,那个脂粉搓成的娇小身躯,已如步灵仙子似的,凌空悬在那里。到这地步不禁洒了几点眼泪。因想:「我这身躯儿,在生时那样自怜自爱。不要回来他们给我胡乱收拾,可不辱没了我这身体。不如守著看他们哪样布置。」因便坐在妆台上等著。
10 一会子听鸡鸣了,那纱窗上渐渐的白了。因想人说鬼是不能到天明的,可见也作准不得。
11 看自鸣钟已指在七下二刻,因想把灯吹灭了。却吹了半天也吹不乌,便渐渐悔恨起来。再一会子听丫头们起来了,却好这日天也阴惨惨的没得日头。小环见半晌没人进来,好一会听外面丫头们私说:「今儿姨娘怎么了,这会子还不起来。」小环听了这话,不禁掉下泪来。忽有人在外面问道:「六姨娘怎么不起来请安?老太太问呢。」听便有人来开了房门进来,却是大丫头端端。看他先到牀边唤了声,见不应便掀起帐子看没得人。因怪异道:「奇了,姨娘哪儿去了?」听外面有人接应著进来,看是楚楚。向楚楚道:「姨娘没睡在这里,敢又到哪里和二爷干那个去了。」楚楚道:「光景便是了。」小环暗暗痛恨。见楚楚猛回头见牀横头挂著一人,叫声「阿吓!」便扯了端端的手飞跑出去。一会子见四五个老婆子进来,看见小环缢死了,都大声呼救。见一个抱住了,一个解绳子,两个扛著歇到牀上来。一个伸手去摸胸口说:「阿吓!胸口不温了。」一个去把脉息说:「哎吓!脉息也断了。」七八个老婆子,便一片声哭将起来。
12 正乱著,见外面闯进一人来,看是蕊珠的母亲朱赛花。见小环已没救了,便痛哭了一会。瞥眼见桌上有一张纸,便取来一看,勃然变了颜色。忙揣在怀里,小环暗暗点首。
13 见赛花又抚尸大哭了一场,小环也淌著眼泪。一会子见老太太和七位姨娘都到了,软玉、蕊珠也都来了。小环见人多了没处儿坐,便自己坐到里牀去守著尸首。一干人多哭著。见叶赦、叶魁也进来,小环看见便咬牙大恨。见他也来哭著,便伸手打了他一个嘴巴子。见叶赦叫声:「哎吓!」捧住了一边脸儿,小环顺手又是一下,那叶赦便嚷著:「痛」。老太太忙问:「怎么了?」见叶赦两颊俱肿,只道叶赦触犯了什么神道,便祝告了一番。小环见老太太这样,便忍住了气,看叶赦捧著嘴跑出去了。自己觉得隐隐有些手掌儿痛,便手对手儿拿帕子揉著。冷眼看一干人还是苏畹兰和软玉母女两个哭得凄切些。又好一会,见一干人都走了出去。来了七八个老婆子和贴身的四个丫头来替他洗澡换衣服成殓。又一会子说材停好了,请出去大殓。心里想这阖棺的景象我看不得,回来定不受用。不如便此刻走别处逛逛去,因便舍下那身躯儿走到回廊上来。四下一看,都是高墙,打那边走去。正想著,那身子觉得秕轻的随风吹去,云里雾里不知到了哪一处。
14 睁眼看时,却在一座山子上。见对面来了一人,定眼一看,却不是别个,正是昨儿在一块儿玩的宝珠。因赶到面前叫道:「宝弟弟你哪儿去?」宝珠一眼见是小环,便抱住哭道:「姐姐你怎么便这样了,你敢是为我那句话儿伤触了你吗?你便和我斗气,也不到这个地步。」说著痛哭流涕,小环也流泪不止。因替他拭泪宽慰他道:「我原和活著一样,倒反自在些。我哪里为你,我只恨叶赦那狗子起这样歹心。把我名节坏了,我必要报这个仇才是。亦和你在生怎样讲的来,只我死了便幽明相隔,遂不来我的心愿。我再投一生来,你可依我那一件儿。」宝珠哭道:「姐姐哄我,来投生哪有这样容易的。」小环道:「这个你不知道,我自有主见。你果然不弃,记取十二年后臂上有朱砂记的便是我后身,可不要忘了。」宝珠哭著答应。小环把袖子撩起,露出雪白一弯粉臂,举向宝珠道:「你果然许我,你把我这臂上啮一个血痕。」宝珠哭道:「姐姐我不忘你便了,这个我可忍不下这个心肠。」小环正色道:「罢,罢!算我痴想便了。」宝珠见他这样说,便只得依他。闭了眼睛硬打起心肠,只把这臂膊当做自己的,横起胆子咬了一下。只听得小环绝叫一声,宝珠大吃一惊。睁眼看时连小环的影儿也没有了,只袅烟和婉香两个站在面前唤他。自己却睡在牀里,站的满屋子人。
15 原来,刚才宝珠听说小环缢死了,便一哭晕倒。袅烟急了又不敢回上房里去,只婉香近些,便请婉香过来一同唤他。见宝珠只合著眼睛使劲的发抖,人唤他也不听见。
16 春妍、海棠、笑春、爱儿、晴烟都一片声帮著喊,到这会子才醒过来,大家略放了心。婉香便去劝他,宝珠只呜呜咽咽的哭著讲不出话来。婉香见他这样,心里酸得和醋似的。含著一包眼泪道:「你自己也该保重些,果然是伤心的事,也不能舍了自己的身子便哭到这样。倘有点什么长短,教人怎么呢。」宝珠见他说出这话,便看了他一眼。婉香把头低下了,想这话又说混沌了,便满脸飞红,默默的坐了一会,听自鸣钟打了十一下,已是三更时分,便劝宝珠:「解衣睡罢。」宝珠此时已不哭了,却不肯睡。只呆呆的想那小环的话。见满地站的人,又不好和婉香讲。便和衣躺下了,叫婉香睡去。不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表白。这便是:
17 三生有约知何日,儿女痴情死不休。
URN: ctp:ws1415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ens.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