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二十三卷文世高斷橋生死緣

《第二十三卷文世高斷橋生死緣》[View] [Edit] [History]

1 蓋情之一字,假則流蕩忘返,真則從一而終;始或因情以離,後必因真而合。所以破鏡重圓,香勾再合,有自來也。
2 話說元朝,姑蘇有一士人,姓文,名世高,字希顏,生來天資敏捷,博洽好學,但因元朝輕儒,所以有志之士,都不肯去做官,情願隱於山林,做些詞曲度日,故此文世高功名之念少,而詩酒之情濃。到至正年間,已是二十過頭,因慕西湖佳麗,來到杭州,於錢塘門外昭慶寺前,尋了一所精潔書院,安頓了行李、書籍,卻整日去湖上遨遊。信步間行,偶然步至斷橋左側,見翠竹林中,屹立一門,門額上有一匾,曰「喬木世家」。世高緩步而入,覺綠槐修竹,清陰欲滴;池內蓮花馥鬱,分外可人。世高緣景致佳甚,盤桓良久,忽聞有人嬌語道:「美哉少年!」世高聞之,因而四顧,忽見池溏之上、台榭之東,綠陰中,小樓內,有一小嬌娥,傾城國色,在那裡遮遮掩掩的偷看。
3 世高欲進不敢,只得緩步而出,意欲訪問鄰家,又不好輕問得,適見花粉店中,坐著一個老婦人,世高走進前,陪一個小心道:「老娘娘,借寶店坐一坐。」那老婦人道:「任憑相公坐,不訪,只沒有好茶相款。」世高見這老嫗說話賢而有理,便問道:「老娘娘高姓?」老婦人接口道:「老身母家姓李,嫁與施家。先夫亡故十年,只生得一個小女。因先夫排行第十,人多稱老身施十娘,但不知相公高姓,仙鄉何處,到此何干?」世高道:「在下姑蘇人,姓文,因慕西湖山水,特來一遊。」施十娘道:「相公是特來游西湖,便是最知趣的人了。」
4 世高見他通文達禮,料道不是粗蠢之人,便接口道:「老娘娘,前面那高樓門,是什麼樣人家?」施十娘道:「是鄉宦劉萬戶家。可惜這樣人家,並無子嗣,只生得一位小姐,叫做秀英,已是十八歲了,尚未吃茶。」世高故意驚訝,道:
5 「男大當婚,女大須嫁。論起年紀,十八歲,就是小戶人家也多嫁了,何況宦家?」施十娘道:「相公有所不知,劉萬戶只因這小姐生得聰明伶俐,善能吟詩作賦,愛惜他如掌上之珠,不肯嫁與平常人家;必須嫁於讀書有功名之人,贅在家裡,與他撐持門戶。所以高不成,低不就,把青春都錯過了。」世高道:「老娘娘,可曾見小姐過麼?」施十娘道:「老身與他是近鄰,時常賣花粉與他,怎麼不見?」
6 世高聽見,暗喜道:「合拍得緊!今日且未可說出。」遂叫聲咶噪,起身回去,細細思想道:「這姻緣准在此老婦人身上,有些針線。但這老婦人,賣花粉過日,家道料不豐腴,我須破些錢鈔,用些甜言笑語,以圖僥倖。」是夜思念秀英小姐,道:「他是閨門處女,如何就輕意出口稱贊我?他既稱贊我,必有我的意思。況又道:『美哉少年,尤為難得。』」在牀上翻來復去,睡不著,忽然不知不覺,夢到城隍廟裡,一心牽掛著秀英小姐,便就廟裡城隍面前禱告道:「不知世高與劉秀英,有婚姻之緣否?」城隍吩咐判官,查他婚姻薄籍。判官呈上,城隍看了,便就案上硃筆,寫下四句與文世高,接得在手,仔細一看,上道:
7 爾問婚姻,只看香勾。
8 破鏡重圓,悽惶好逑。
9 文世高正在詳審之際,旁邊判官高聲一喝,颯然驚覺,乃是南柯一夢,仔細思量:「此夢實為怪異。但『破鏡重圓,悽惶好逑』二句,其中有合而離、離而合之事,且待婚姻到手,再作區處。」到天明,急用了早膳,帶了兩錠銀子,踱到施十娘店中來。
10 那施十娘正在那裡整理花粉,抬起頭來,見文世高在面前,便道:「相公,今日有什麼事又來?」文世高道:「有件事央挽老娘。」施十娘道:「有何事?若可行的,當得效勞。」文世高便去袖中,取出銀子來,塞進施十娘袖中,道:「在下並不曾有妻室,要老娘做個媒人。」施十娘見他口氣,明明是昨日說了秀英小姐身上來的,卻故意問道:「相公看上了那一家姐姐,要老身做媒?」文世高道:「就是老娘昨日說的劉秀英小姐。」施十娘道:「相公差矣。若是別家,便可領命;若說劉家,這事實難從命。只因劉萬戶,生性古執,所以遲到於今。多少在城鄉宦,求他為婚,尚且不從,何況異鄉之人?不是老身衝撞你說,你不過是個窮酸,如何得肯?尊賜斷不敢領。」便去袖中摸出那兩錠銀子來送還文世高。
11 世高連忙道:「老娘娘,你且收著,在下還有一句話要說。」
12 即將店前椅子,移近櫃邊,道:「不是在下妄想,只因昨日步入劉萬戶園亭,親見小姐在小樓之內,見了我時,說一聲道:
13 「美哉少年!」看將起來,小姐這一句說話,明明有些緣故。今日特懇老娘進去,見一見小姐,於中相機而行。得便時,試問小姐,可曾有這一句話說否。然而他是深閨小姐,如何就肯應承這句說話?畢竟要面紅耳赤。老娘是個走千家、踏萬戶,極聰明的人,須看風使船,且待他口聲何如,在下這幾兩銀子,權作酬勞之意,不必過謙。在下晚間再來討回話。」
14 施十娘聽了,笑嘻嘻的道:「劉小姐若沒這句說話,你再也休想;若果有這句話,老身何惜去一遭。但你不可弔謊;若弔了謊,是不是老身偌大的罪過,反說是輕薄他,日後再難見他的面,這關係非同小可。你不可說空頭話。」文世高道:
15 「我正要托你做事,如何敢說謊?若是在下說謊,便就天誅地滅,前程不吉!」施十娘見他發了咒,料到未必是謊,即忙轉口道:「老身特為相公去走一遭,看你姻緣如何。若果是你姻緣,自然天從人願;若不是姻緣,你休妄想,纏我也是無益的。」文世高點首道:「自然,曉得。」便回下處。正是:
16 眼觀捷旌旗,耳聽好消息。
17 卻說施十娘著落了袖裡這兩錠銀子,安排午飯吃了,揀取幾枝奇巧時新花兒,將一個好花籃來盛著,慢慢恰走劉家來。正是:
18 本為賣花老嫗,權作探花冰人。
19 「三姑六婆不久」,斯言永遠當遵。
20 卻說這劉小姐自見文世高之後,好生放他不下,暗想道:
21 「我看他一表非俗,斷不是尋常之輩;若得與他夫妻偕老,不枉我這一雙識英雄的俊眼兒。我今年已十八歲,若不嫁與此等之人,更揀何人?但我爹爹執意定要嫁勢要之人,不知勢要之人,就是貧賤之人做起的。揀到如今,徒把青春耽誤過了,豈不可歎,日後難逢?」這是小姐的私念。大凡女人再起不得這一點貪愛之念,若起了時,便就心猿意馬,把捉不定。
22 恰值那施十娘提了花藍兒來劉家,見了老夫人,道個萬福。夫人還禮道:「施媽媽,久不見你了。」十娘道:「因家間窮忙,失看老奶奶和小姐。今日新做得幾枝好花兒,送與小姐戴。」老夫人道:「我家小姐正思量你的花兒戴。你來的好!」
23 吃了茶,就走到小姐繡房門口,扯開簾兒,走將人去。只見小姐倚著闌杆,似一絲雨氣模樣,上前忙道個萬福。恰值小姐思念少年,一時不知,見施十娘道了萬福,方才曉得有人到來,急轉身回禮道:「媽媽,為何這幾時不來看我?可有什麼時新巧色花朵兒麼?」施十娘道:「有,有!」連忙開了花藍兒,都是嶄新花樣,一枝枝取出來,放在桌上;卻取起一朵喜踏連科的金枝金梗異樣好花兒,插在小姐頭上,道:「但願小姐明日嫁個連中三元的美少年,帶挈老身吃杯喜酒,可好麼?」小姐笑笑,隨便他帶了。
24 恰好丫鬟春嬌送進茶水。施十娘接杯在手,順口兒道:
25 「老婆子今日吃了小姐的茶,不知幾時吃小姐的喜酒哩!常時受小姐的好處,一些也不曾補報得,日夜在心。明日若替小姐做得一頭好媒,老婆子方才放心得下。」小姐口中雖不做聲,卻也不怪他說。
26 施十娘看房中無人,便走進小姐身邊一步,道:「小姐,老身有一句不知進退的話,敢在小姐面前說麼?若不嫌老身多嘴,方敢說;若怪老身,老身也就不說了。」小姐道:「媽媽,你是老人家,如何怪你?有話但說,不妨。」施十娘便輕聲說道:「小姐,你前日樓上可曾見一個少年的郎君麼?」小姐臉上微紅,慢慢地道:「沒有。」口中雖然答應,那意思甚解。施十娘見他像個不嗔怪的意思,料道是曾見過的,因又說道:「你休瞞我。那少年郎君,今日特來了見我,說前日見了小姐,小姐稱贊他美少年,可曾有的麼?」小姐不覺滿面通紅,便不做聲。施十娘知竅,便說道:「那少年郎君,是蘇州人,姓文,真個好一風流人品。小姐若得嫁他,日後夫榮妻貴,也不枉了小姐芳容。你心下如何?」那小姐把頭低了,微微一笑。施十娘見小姐這般光景,料道十有九肯,又說道:
27 「文相公思想小姐,自從昨日至今,一連來數次,要老身訪問小姐消息。不知小姐有何話說?」那小姐道:「沒有什麼話說,便不知這人可曾娶……」便不言了。施十娘接口道:「他說不曾娶妻,所以求老身做媒。據我看起來,這人不是個薄倖之人;論相貌,與小姐恰好是一對兒,不可錯過了這好親事。小姐若肯應允,老身出去就與他說知。」小姐將頭點了一點。施十娘會意,忙收拾花籃起身。小姐又扯住他衣袂道:「老媽媽謹言!」施十娘道:「不必吩咐。」出來見了老夫人,道:「小姐幾枝好花兒,明日再送來。」說罷自去,正是:
28 背地商量無好語,私房計較有姦情。
29 施十娘出得門來,那文世高早已在店中候久了,見了施十娘欣然有些喜色,便深深唱一個喏,道:「那事如何?」施十娘細細說了一遍。喜得那文世高渾身如鑽骨癢一般,非常快樂,道:「小姐這般光景,婚姻事大半可成。我明白做一首詩,勞老娘寄與小姐一看,或求他和我一詩,或求他信物一件,以為終身之計,全仗維持。」施十娘依允了。
30 文世高回寓,當晚一夜不眠,明日早起,取出白綾汗巾一方,磨濃了墨,寫七言絕句一首於上:
31 天仙尚惜人年少,人少安能不慕仙?
32 一語三生緣已定,莫教錦片失當前。
33 寫完,封好了,急急走到店中,付與施十娘,道:「煩老娘與我寄去,千萬討小姐一個回信。事成,重重相謝。」
34 施十娘袖了詩,又揀幾枝好花兒,假意踱到劉家去,見了老夫人,道:「今選上好花兒,比昨日的又好,特送與小姐。」
35 說完了,便望小姐臥樓上走。小姐見了,比昨日更自不同,即忙見禮,施十娘四顧無人,便去袖中摸出那條汗巾兒,遞與小姐。小姐打開一看,卻是一首詩。仔細看來,大是鍾情的意思。又見他寫作俱妙,一發動了個愛才的念,看了不忍放手。施十娘見他這般不捨,就道:「小姐高才,何不就和一首?」
36 小姐笑道:「如何便好和得?」施十娘道:「文相公還要問你求件信物兒,以為終身之計。」小姐聽罷,便親到箱子內取出親手繡的一件花汗巾,拿起一枝紫毫筆,就題一詩於上云:
37 英雄自是風雲客,兒女蛾眉敢認仙?
38 若問武陵何處是?桃花流水到門前。
39 題完詩,就遞與施十娘。十娘道:「你兩個既是這般相愛,定是前生結下的夫妻,但不知這詩中可曾約他幾時相會?」小姐道:「我詩中之意,雖未有期,卻教他早晚來會便了。」施十娘道:「如此固好,但府上銅牆鐵壁,門戶深沉,卻教他從何處進來?」小姐聽了,沒做理會。施十娘是偷香竊玉的老作家,推開窗,四圍一看,道:「有了!老身的後門緊靠著這花園牆內樓台石邊。小姐,你晚間可到石上,垂過一條索子來,教文世高執著索子,攀著樹枝,便可進來。」小姐道:「恰好有條鞦韆索在此。且喜這石旁有一枝老樹,盡可攀緣,驚無失足之虞。」
40 兩個計較得端端正正。小姐又取出一隻穿得半新不舊的繡花鞋兒,遞與媽媽,道:「以此為證。」施十娘袖了繡鞋兒,並花汗巾,起身作別。臨行時,小姐去奩妝裡取金釵一股,贈與施媽媽,道:「權作謝儀,休嫌菲薄。」又叮囑了幾句,送至樓門口。正是:
41 情到相關處,身心不自由;
42 和盤都托出,閨閣惹風流。
43 施十娘急急走至店中,那文世高已候久了。施十娘道:
44 「文相公,恭喜,賀喜,天賜良緣!我今日為你作合,你休負了我這千片苦心。」遂取出汗巾、繡鞋兒,遞與文世高。世高一看,果真是天賜平地登天,喜之不勝。再看詩意,不獨情意綢繆,而詞彩香豔風流,更令人愛慕。看了繡鞋兒,纖小異常,又令人愛殺。正是仔細玩弄之際,忽然想起夢中城隍之言,「若問婚姻,只看香勾」之句,遂歎一聲,道:「好奇怪!」施十娘道:「有何奇怪?」文世高便將夢中之事,說了一遍。施十娘道:「可見夫妻真五百年結就的,不然,一見便何留情至此?」文世高遂把汗巾、繡鞋,放入袖中。施十娘道:
45 「還有好處哩,約你晚間相會!」並從牆上放索之計,從頭至尾,說了一遍。喜得那文世高眉花眼笑,連叫謝天謝地;走到寓所,換了一套新鮮衣服。
46 等到黃昏,街鼓微動,文世高就悄悄到施十娘家等候。候不多時,只聽得牆頭上果有鞦韆索放過來。施十娘扶了文生,文生弔住索子,扒上牆頭,慌慌張張,攀著一枝枯樹枝,正欲跨到石上,不料著那枯樹一斷,從空倒跌在石峰上,立時喪命。只道是:
47 兩地相思今會面,誰知樂事變成悲!
48 施十娘見文生跨過了牆,只道落了好處,竟自閉門而睡不題。小姐見文生已上牆頭,正欲相迎,怎知跌下,竟不動了,急走進身邊一看,見牙關緊閉,手足冰冷,忙去摸他口鼻,一些氣息全無。小姐慌了手腳,一霎時,滿身寒顫起來,待欲救他,又無計策,只得又去口鼻邊摸一摸,氣息全無,身上愈冷了;悽惶無措,不覺雨淚交流:一則恐明早父母看見屍首,查究起來,遺責難逃;二則文生因我而亡,我豈人獨生之理?千思百想,只得將鞦韆索自縊而死。正是:
49 可憐嫩葉嬌花女,頓作亡生殞命人!
50 且說春嬌這丫鬟原是粗婢,日日清早,小姐幾次叫他,也不就起來;這晚,小姐因有心事,叫他先睡,故不知小姐自縊而死,竟睡得個不亦樂乎。老夫人不見春嬌出來取麵湯,隨即自上樓來,叫:『春嬌,這時節,怎麼還不拿麵湯與小姐洗面?」那春嬌從睡夢中驚醒起來,見老夫人立在他面前,也便呆了。老夫人只道小姐貪睡,口裡道:「女兒,你也忒嬌養了,這時光還不起來,莫非身子有些不快麼?」總不見則聲,急急走到牀前一看,並不見影響,忙問春嬌道:「小姐在那裡?」春嬌夢夢不知,下樓四週一看,只見樓台石上,跌死一少年男子;舉頭一看,樹上吊著的,卻是秀英女兒,一時嚇倒,口裡只叫道:「怎麼好,怎麼好!」急叫春嬌把小姐抱起,自去喉間解了鞦韆索子,放將下來,已是直挺挺,一毫氣息都無了。慌忙走到房中,見了劉萬戶,雨淚如雨,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51 劉萬戶不知甚麼緣故,問道:「為何事這般慌張?」夫人咽了半日,方說得一句出,道:「女兒縊死了!」劉萬戶驚得面如土色,急忙同了夫人,走到石邊,看見兩個死屍,便則聲不得,點點頭,歎一口氣,道:「這般醜事,怎處?」細問春嬌,知是施婆做腳,劉萬戶對夫人道:「女兒之死,這也罷了,但這賊屍,卻怎麼處?」因又想道:「這事既是施婆做的,須叫他來設法出去。」便悄悄叫家人去喚施婆。
52 那時施十娘,起五更就立在後門頭,等文生下來;再不見鞦韆索子,好生疑慮,不住的走進走出,絕不見影兒,心裡委決不下。忽然間,劉家兩個人走到面前,道:「施媽媽,奶奶立等你說句話。」那施媽媽聽了這句話,嚇得面上,就像開染坊的,一搭兒紅,一搭兒紫,料道這事犯出來了,又沒法兒做個脫身之計,只得硬著膽來見老夫人。
53 夫人道:「你如何害我小姐?」施媽媽道:「並不關我事,這都是小姐自看上了文生,賦詩相約,自家做出來的。」老夫人道:「如今兩個都死了,怎麼處?」施媽媽聽了這一句,一發魂都沒有了。同到山石邊一看,連這施媽媽,也哭起來,劉萬戶道:「做得好事!誰要你哭?如今事已至此,無可奈何,我家醜事,豈可外揚?卻怎麼弄得這兩個屍首出去方好。恐家中小廝得知,人多口多,不當穩便。」施媽媽接口道:「我有個姪兒李夫,原賣棺木為生。他家有三個工人。待我去叫他,晚間寂寂抬一口大些的棺木來,把他二人共殮了,悄悄抬到山裡埋葬了,誰人得知?」劉萬戶與夫人都點頭會意,取三十兩銀子與施媽媽,叫他速去打點,又吩咐道:「切莫聲張。
54 來扛抬的人,切莫與他說真話。若做得乾淨,前情我也不計較你了。棺木須要黃昏人靜,從後門抬進,不可與一人知覺。
55 凡事謹言,不可漏泄。」說罷,施媽媽自出,暗暗的打點停妥。
56 到得人靜,劉萬戶只叫春嬌開了後門,放那抬棺的悄悄而入。
57 扛抬的人留在外廂,單叫李夫進來,把兩個屍首,放做一柩。
58 老夫人不敢高聲大哭,因愛惜這個女兒,雖有家資,已死無靠,遂將房中金珠首飾,盡數都放在棺內,方將棺材蓋上釘好。老夫人又賞了扛抬的人,悄地抬出,抬到天竺峰下,掘開土來,把棺材放下。李夫吩咐眾人道:「你們抬了這半夜,也辛苦了,你們先自回去,買些酒吃。我受人之托,當終人之事,我自家來埋葬了。」眾人取了扛索而回。
59 獨李夫心懷歹意,因人殮時,見老夫人將金銀首飾放在棺內,約摸也有三百金。李夫是眼孔小的人,生平何曾見過這許多東西?一時眼熱,恨不拿來,揣在懷裡,故先打發了這幾個人回去,再四顧無人,便將鐵鋤把棺蓋著實打了幾下,那棺蓋就鬆開一條縫。原來李夫先前用了賊智,便預備著這個意思,於釘釘時節,就不著實釘緊,所以一敲就開,再將鐵鋤去了口邊,撬將開來,把棺蓋鍁開,放在旁邊;正要伸手去小姐頭上拔他首飾,你道世上有這樣遇巧的事!一邊李夫去取首飾,一邊文世高還魂轉來,歎息叫聲!
60 那李夫吃了一驚,只道是死鬼做怪,慌了手腳,連忙便跑。只聽得呼呼有鬼,從後趕來,愈覺得心慌,急急往前奔走,一連跑了四五里路,方才放心。回轉頭來一看,並沒有一個人影。低頭一看,原來腳上帶了一條大荊草,索索的,不住拖著。四邊荒草亂響,不覺疑心生暗鬼起來。李夫原不是久慣劫墳之人,所以一驚便走回去,那裡還轉來?正是:
61 驚魚脫卻金鉤釣,擺尾搖頭再下來。
62 且說文世高還魂轉來遍身疼痛難當,又不知何處,舉目茫然。但見,淡月彎彎,殘星點點;荒蒿滿眼,古木參天。見自己存身棺內,誰知棺內又有一屍,料是秀英小姐了,抱著小姐的屍首,哭道:「我固為香而死,卿必因我而亡。既得生同情,死同穴,志亦足矣。」因以面對面,抱著,只是哭。如小姐不能回生,便欲再尋死地。忽見鼻孔中微有氣息,文生急按耳哀呼,以氣接氣。良久,秀英星眼微開。文生大喜,漸漸扶起,覺音容如舊。
63 二人既醒,悲喜交集。秀英道:「今宵死而復生,實出意表,這是天意不絕爾我之配。但我父母,謂爾我已陷於死亡,無復再生之理,不可聚歸。不若妾與君同去,晦跡山林,甘守清貧,何如?」文生點頭道:「此言甚是有理。」
64 兩人從壙中走去,文生因跌壞,步履維艱。秀英只得幫著文生,將棺內被褥,打了一包;又將自己金銀首飾,收拾藏好;再將棺蓋蓋好,把鐵鋤鋤些浮土,掩了棺木,攜了包裹,二人你攙我扶,乘著星月之下,慢慢地一步一步走出山來,走到天亮,方才到得水口。文生僱了一隻阿娘船,扶了秀英小姐下船,便與船家長幾錢銀子,買些魚肉酒果之類,燒一個平安神福紙。大家吃了神福酒,遂解纜開船而去。正是:
65 偷去須從月下移,好風偏是送歸期;
66 旁人不識扁舟意,惟有新人仔細知。
67 這文生載了秀英小姐,就如范大夫載西施游五湖一般,船中好不歡悅。又是死而復生之後,重做夫妻,尤覺不同。只是身體跌傷之後,少不暢意,每到了村鎮,便買些酒肉將息。
68 過了三日,早到了蘇州地面,文生先上去,叫了一乘暖轎子下來,收拾了包裹,放在轎內。兩人抬到家裡,歇下轎子,請那新娘子出來,那時更自不同:
69 不道是嫦娥下降,也說是仙子臨凡。
70 原來文生父母雙亡,他獨自當家,就叫婢女收拾內房,打掃潔淨,立時買了花燭紙馬,拜起堂來,吃了交杯酒,方才就寢。從此夫妻相敬如賓,自不必說。
71 且說老夫人當日打發了這棺材出門,暗暗啼哭不住,只因只此一女,日常不曾與他早定得親,以致今日做出醜事來,沒要緊,把一塊肉,屈屈斷送了。心裡又懊恨,又記掛,不知埋葬得如何。次日去尋施十娘,正要問他埋葬的事。叫人去問,並無人答應。推開門看時,細軟俱無,只剩得幾件粗傢伙在內。家人忙回覆了夫人。夫人愈加傷感道:「恐我與他日後計較,故此乘夜遁去了。」正是:
72 千方百計虔婆子,逃向天涯沒影蹤。
73 那文生與秀英在家,正自歡娛,誰知好事多磨。其時至正末年,元順帝動十七萬民夫,濬通黃河故道,一時民不聊生,人人思叛,妖人劉福通,以妖人倡亂,軍民遇害。劉萬戶以世冑人才,欽取調用。劉萬戶無可奈何,只得同夫人進京,以過蘇州,又值張士誠作亂,路途騷動。那些軍士們,紛紛四散劫掠,遇著的便殺,有行李的便奪行李,到處父南子北,女哭兒啼,好不悽慘!劉萬戶欲進不能,暫羈吳門。
74 過了幾日,那張士誠乘戰勝之勢,沿路侵犯到蘇州地面。
75 合郡人民驚竄。文生在圓城中,亦難存濟,只得打迭行囊,挈了秀英同走,也要投泊到驛中。秀英小姐遠遠望見一個人,竟像父親模樣,急對丈夫道:「那是我父親,不知為何在此。但我父親不曾認得你,你可上前細細訪問明白。」
76 那文世高依了秀英之言,慢慢踱到劉萬戶面前,拱一拱手,道:「老先生是杭州人麼?」劉萬戶答道:「學生正是錢塘人。」文生又道:「老先生高姓?」萬戶道:「姓劉,家下原係世冑。近因劉福通作亂,學生因取進京調用,並家眷羈滯在此。不意逢此兵戈滿眼之際,不能前進,奈何?」
77 文生聽了這一番話,別了,回來對秀英小姐道:「果係是我泰山,連你母親也來在此。小姐聽得母親也在這裡,急欲上前一見。文生扯住道:「未可造次,你我俱是死而復生之人,恐一時涉疑,反要惹起風波,更為不美,且慢慢再作區處。」
78 小姐不好拂丈夫之意,只得忍耐。然至親骨肉,一朝見了,如何勉強打熬得住?
79 是夜,秀英暫宿在館驛間壁,思念父母,竟不成眠,嗚嗚大哭,聲聞遠近。劉萬戶與夫人細聽哭聲,宛然親女秀英之聲也,心中涉疑,急急往前一看,果是秀英。
80 老夫人不管是人是鬼,一把抱住了大哭,獨劉萬戶全然不信,因說女已死久,必然是個鬼祟,變幻惑人。秀英聞言,細細說明前事。父親只是不信。秀英見父親古執,無計可施,只得說:「父親若果不信,可叫人回到天竺峰下,原舊葬埋之處,掘開一看。若是空棺,則我二人不是鬼了。」
81 劉萬戶依言,吩咐老僕劉道,速往西湖天竺峰下,面同施婆姪兒李夫,掘開舊葬之處,看其有無,速來回報。劉道領了主人之命,走到湖上去尋李夫。誰知李夫當夜開棺,恐怕日後事露,夜間就同姑娘逃走了,沒處尋下落。卻問得原先李夫手下,一個抬棺之人,領了劉道到山中,掘開土來,打開棺材一看,果然做了孔夫子「有鄙夫問於我,空空如也」。
82 劉道方信還魂是實,急急奔到蘇州,細細說知。劉萬戶始信以為實。然夫人見女兒重生,喜之不勝;獨劉萬戶見女婿是個窮酸,辱沒了家譜,心中只是不樂,幾次要逐開他去,因干戈擾攘,姑且寧耐。
83 到得癸巳六月,淮南行省平章福壽,擊破了張士誠,會伯顏、貼木兒等,合兵進斬水破之。自此道路稍通。劉萬戶恐王命久羈,急於趨赴,逐攜了夫人、女兒同上京師。文生亦欲同行,爭奈丈人是個極勢力的老花臉,竟棄逐文生,不許同往。文生卻與小姐,依依不捨。那萬戶大怒,登時把秀英小姐扶上車兒,便對文生道:「我家累世不贅白丁,汝既有志讀書,須得擢名金榜,方許為婚。」說罷,登乘如飛而去。
84 氣得那文生嚎啕大哭,珠淚填胸,昏暈幾絕,又思量道:「這老勢力如此可惡,而我妻賢淑,生死亦當相從。」遂緩步而進。
85 到得京師,那時劉萬戶新起用,好不聲勢赫奕,世高窮酸,如何敢近?旁邊又沒個傳消息紅娘,小姐如何知道文生在此,況客中金盡,東奔西去,沒個投奔,好不苦楚。兼之臘月,朔風凜凜,彤雲密布,悠悠揚揚,下起一天雪來。文生冒雪而往,只見前面一個婆婆,提著一壺酒,冒雪而來,就像施十娘模樣,漸漸走到面前。
86 施十娘抬頭一看,見是文生,好生驚恐,啐了一聲,也不開言,連忙提了酒壺,往前亂跑,口裡只管不住的念:「觀世音菩薩!救苦救難的菩薩!」文生見他如此害怕,曉得他疑心是鬼,便連趕上幾步,道:「施十娘不要心慌,我不是鬼,我有話與你說!」那施十娘心慌,也不聽得他的話,見他緊從後面趕來,越發道是鬼了,走得急,不料那地下雪滑,一交跌倒,把酒罐兒弄翻在地,連忙爬起,那酒已潑翻了一半。文生忙上前扶住,道:「老娘不須怕得,我不是鬼。」連聲道「不是鬼」。施十娘仔細一看,方才放心道:「你不要說慌,我是不怕鬼的。」文生道:「我實是人,並非虛謬。你卻不曉得我還魂轉來緣故,所以疑心,我與劉小姐,都是活的了。」
87 施十娘道:「我不信。那棺材又是釘的,棺上又有土蓋了,如何走得出來?」文生道:「不知那時有甚麼人,來撬開棺木,要盜小姐首飾,卻值我氣轉還魂那人就驚走了去。我見小姐屍首,知是為我而死。」並小姐亦還了魂的,細細說了一遍。
88 施十娘道:「如今相公進京來何干?」文生道:「誰知小姐父親上京做官,驛中遇著了小姐,岳丈嫌我窮酸,竟帶他女兒進京,將我撇下。我感小姐情義,不忍分離,只得在此伺候消處。今日衝寒出來,又訪不得一個音問,卻好撞著老娘。不知老娘也到此住下為何?」施十娘道:「因你那日死後,我卻心慌懼罪,連夜與姪兒搬移他處。後因我女兒嫁了京中人,我也就同女兒來此,盡可過活。相公既此無聊,何不到我舍下,粗茶淡飯,權住幾時?一邊溫習經書,待功名成就,再圖婚娶,何如?」文生正在窘迫之際,見施十娘留他,真個是他鄉遇故知,跟了十娘就走。
89 走不上數十家門前,便是他女婿家。施十娘叫出女婿來見了,分賓主而坐,說其緣故。那女婿嗟訝不已。媽媽就去把先前剩下的半壺酒,燙得火熱,拿兩碟小菜兒,與文生搪寒。自己就到外廂,收拾了一間書房,叫文生將行李搬來。
90 文生從此竟在施媽媽處作寓,凡三餐酒食之類,都是施媽媽供與他吃,文生本是不求聞達之人,因見世態炎涼,若不奮跡巍科,如何得再續婚姻,以報劉小姐之潔?因此上,老實讀書。
91 那劉萬戶在京,人皆趨他富貴,知他只此一女,都來求他為婚。劉萬戶也不顧舊女婿,竟要另許勢豪。幸得秀英小姐守志不從。父母苦勸,他便道:「若有人還得我香勾的,我就與他為婚。」萬戶見女兒立志賢貞,只得罷了。
92 一日,黃榜動,選場開,文世高果有奇才雄策,高掇巍科。那榜上名寫著蘇州文世高,豈有劉萬戶不知的道理?只因當日輕薄他,只知姓文,那裡去問他名字,所以不知他中;
93 又量他這窮酸,如何得有這一日!在文生高中,也是本分內事,但劉萬戶小人心腸,只道富貴貧賤是生成的,不知富貴貧賤更翻迭變,朝夕可以轉移的;但曉得富貴不會貧窮,不曉得貧賤也可富貴,但時運有遲早耳。奉勸世人,不可以目前窮通,認做了定局。
94 文世高自中之後,人見他年少,未有妻室,紛紛的來與他議親。他一概回絕,仍用著舊媒人施媽媽,取出劉小姐原贈他的汗巾一方、香勾一隻,遞與施媽媽,煩他到劉萬戶家去,看他如何回話。
95 施十娘即刻領了文老爺之命,喜孜孜來到劉萬戶衙內。衙內人見了施媽媽,俱各驚喜。施媽媽見了老夫人和小姐,真個如夢裡相逢一般,取出小姐詩句、香勾,一五一十,說了文老爺圓親之意。合家歡喜道:「小姐果然善識英雄,又能守節!」劉萬戶也便掇轉頭來道:「女兒眼力不差,守得著了。」
96 一面回覆施媽媽,擇日成親;一面高結彩樓,廣張筵席,迎文生入贅。說不盡那富貴繁華,享用無窮。文世高是個慷慨丈夫,到此地位,把前頭事,一筆都勾。夫妻二人甚是感激施十娘恩義,厚酬之以金帛,並他女婿,也都時常照管他。
97 後來張士誠破了蘇州,文世高家業盡散,無復顧戀;因慕西湖,仍同秀英小姐,歸於大橋舊居,逍遥快樂,受用湖山佳景。當日說他不守閨門,到今日又贊他守貞志烈,不更二夫,人人稱羨,個個道奇,傳滿了杭城內外矣。
URN: ctp:ws156496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