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五〸一回燕瘦環肥國外選色 偷寒送暖宮內納姬

《第五〸一回燕瘦環肥國外選色 偷寒送暖宮內納姬》[View] [Edit] [History]

1 卻說嘉郡王平日和那班文學大臣親近,頗懂得詩書,舉動也文雅、性情也方正。自從這一次游過喇嘛廟以後,頓時把他一點孩兒的心腸引邪了。這時,大家忙著慶祝萬壽的典禮,也沒有人去留意他﹔不知怎麼的,他和一個漢章京姓侯的小姐好上了,兩人常常背著人幽期密約,暗去明來。後來章京知道了,索興把女兒悄悄送進郡王府去。嘉郡王把她藏在府裡,朝夜尋歡。合府的人都稱她侯佳氏。後來郡王娶了喜塔臘氏以後,把侯佳氏封作瑩嬪。那時還有一個漢女,選去宮中的劉佳氏,封誠妃,一個鈕鈷祿氏,封貴妃。這都是後話。
2 如今且說乾隆帝到了萬壽的這一天,在萬樹園裡受內外臣工的覲賀﹔這時熱河行宮裡,樹頭屋角,都紮成壽字燈彩。萬樹園辟出五條寬大的甬道來:正中一條,是宗室王公﹔左首第一條,是滿蒙親王貝勒﹔第二條,是西藏廓爾喀回准兩部的藩臣﹔右首第一條,是英法俄荷各西洋使臣﹔第二條,是日本朝鮮越南緬甸各國王。各分著班次,左右侍立,好似天平山上的石筍一般,靜悄悄直挺挺的。偌大一座園林,站得沒有一方空地。那外國使臣,革靴高帽,站在翎頂輝煌的許多大臣中間,煞是好看。英法各國使臣,原不肯跪拜的,只因要求和中國通商,也勉強隨班跪拜。皇帝看了十分歡喜,便在園內賜宴看戲﹔熱鬧了三天,才個個告辭回去。
3 這時,乾隆帝忽然又想出一個新鮮玩意兒來:原來乾隆皇帝是很好色的,他到了熱河,雖然收了許多妃子,內中要算喀刺沁妃和塔固妃最受寵愛的了。後來他見各部藩王帶來的女眷,都打扮得異樣風流,尤其是那西洋女子,長得天然白淨,風度翩翩。皇帝不知不覺厭棄自己的妃嬪了,便暗地裡授意給和珅,說中國皇帝受萬方子女玉帛的供養﹔如今玉帛有了,獨少那女子。如今朕須選幾個外藩的女子進來,養在行宮裡,朕早晚和她們盤桓著,也可以採風問俗。和珅受了這個旨意,格外高興,回相府去,便和他的親信幕友計議著。那幕友便獻計,先派人到四處彩選外藩秀女﹔一面在行宮裡趕造起一座「列豔館」來。
4 不到半年工夫,那房屋也造好了,美女也送到了。皇帝在如意洲裡召見各美女。「如意洲」原是乾隆帝和妃嬪尋歡作樂的地方,裡面有一座鏡廳,四面嵌著落地的大玻璃鏡,人走在裡面,照在鏡上,立刻化成十多個影兒,皇帝就在這裡面看美女。那班美女,有的從蒙古選來的,有的從滿洲選來的,有的是從朝鮮選來的,有的從准喀爾選來的,有的從回部選來的,有的從西藏選來的,有的從日本選來的,有的是從琉球選來的,有的是從安南選來的,有的是從緬甸選來的,有的是從暹羅選來的,有的是從南洋群島選來的,也有從印度選來的。一共是十三處地方,每處兩位美人,一正一副。皇帝一一傳到御座前去,細細賞識一番。每喚進一個美人來,由宮中的管事媽媽上去,解開她的衣襟。搜檢一番,才許她近御座去。又有領班的保姆教導她跪拜的禮節。
5 那班美人,也有濃脂豔粉的,也有淡妝素抹的﹔她們初近天顏,都有些羞怯的樣子。皇上卻和顏悅色地問她們的話,有不懂話的,由通事女官在一旁傳話。皇帝看到適合自己心意的女人,便伸手去扶她起來,拉近身去,看她的手臉。內中有一位日本美女名叫千代子,長得柔媚肥豔﹔一個印度美女,長得俊俏活潑﹔一個西洋美女,長得白膩苗條,最叫人看了動心。當夜皇帝便把三位美人留下來了,在如意洲中,一連七天,不放出來。聖旨下來,封西洋美女為列豔館第一妃,千代子是第二妃,印度美人是第三妃。後來皇帝獨幸西洋美女三天,才到列豔館去,遍幸諸美女。
6 講到那列豔館,又稱「魚台行宮」。裡面造著十幾座院子,每一座院子,住著一處的美女。中央造著豔行宮,皇帝每天住在賞豔行宮裡,把各處的美女,一個一個輪流著傳喚進去臨幸。每臨幸一個美女,仍照著宮中舊例,先把美女上下衣裙脫下,那管事太監拿一件大氅,把美女的身體一裹,背到御榻前,揭去大氅﹔那美女再投身炕上,從皇帝腳邊爬上去,並頭睡下。內中有幾個美女不慣的,只因害羞,便悄悄的去弔死在院子裡。管事太監奏明了皇帝,把屍身背出去,便在園後面葬了。有時皇帝高興,便親自到院子裡看望美人。那院子裡的裝潢,完全依著美人在家鄉的格局。有時美人想起家鄉的食品器物,和珅便打發驛卒,千里萬里去彩買回來。
7 皇上最愛到第二妃院子裡去,那院子紙窗木屋,纖潔無塵﹔進門便是炕,一走進屋子,便脫下靴子,倒在炕上,拉看那千代子,什麼花樣都玩得出來。後來第一妃知道了,心懷怨恨﹔她覷著皇上不在院中的時候,趕過去揪住千代子的頭髮,兩人在炕席上廝打起來。宮女們急報與皇上,皇上親自來喝住﹔又拉著第一妃的手,到她院子裡住宿。那第一妃的院子,一色西洋打扮﹔第一妃親自做菜,孝敬皇上吃著,別有風味。皇帝在她院子裡又住了三夜。到第三夜上,皇帝正好睡的時候,忽然那千代子手裡拿著洋刺刀,跳進屋子來行刺。那西洋妃子舉手攔時,那東洋刀是有名鋒利的,早把那西洋妃子的右臂削去了。皇帝大驚失色,內侍們趕來,把千代子擒住。皇帝大怒,喝叫著推出宮門腰斬。那春阿妃知道了,便連夜來見皇上,勸著皇上:那班美人,來自四夷,野性未馴﹔皇上萬乘之軀,當自己保重,不可過於留戀,免遭非常之禍。這一番話,說得有情有義。皇上見了春阿妃,不覺想起舊情,便又臨幸到春阿妃宮中去。從此皇上對列豔館的興趣也淡了些。
8 這時候又到殘冬。明年春天,有兩件大事要辦,不得不回京去。兩件什麼事呢?一件是嘉郡王大婚﹔一件是《四庫全書》抄寫完工,須得乾隆親自去察看一回。當時便帶了幾個寵愛的妃子,從熱河回鑾進京。第二年,便是嘉郡王大婚之年。嘉郡王娶的幾個妃嬪,前面已經說過。只因他是皇上最寵愛的皇子,乾隆帝特賞一座郡王府。府中房屋寬大,陳設精美。到大婚這一天,自有一番熱鬧。那喜塔臘氏長得美豔豐潤,夫妻兩人十分恩愛。這一年,因郡王大婚,宮中的買賣街,特意延長到三月。乾隆帝每天帶著新媳婦和幾個得寵的妃嬪,在街中遊玩。
9 這時和孝固倫公主已是十六歲了,皇上格外寵愛她,也帶她在宮裡天天逛著買賣街。那公主舉動活潑,語言伶俐,皇上常常逗著她玩笑。這時和珅也陪著一旁。起初公主見了,不免有害羞的樣子﹔乾隆帝吩咐她去拜見丈人,從此以後,公主見了和珅,便喚丈人。和珅也常常逗著她說笑。有一天,皇帝一手拉著公主逛買賣街去,和珅也陪在一旁﹔那公主一瞥見估衣店門口披著一件大紅呢氅,心中十分愛它,悄悄的對皇帝說要買它。皇帝笑說道:「可向你丈人要去。」那和珅聽了,忙進店去,花了二十六兩銀子買來,親自替公主披上身去。這時公主還是男孩子打扮,披著氅,越顯得面如滿月,唇若涂脂。皇帝笑說道:「你駙馬俊得好似女孩兒,你卻越發像男孩了!」公主聽了,羞得把頭低下去不說話。皇帝又說道:「今天怎的鸚哥兒封了嘴了?」公主聽了,把頭一扭,一轉身溜到別處逛去了。
10 買賣街停了市以後,皇帝便忙著編《四庫全書》目彔,這時總纂大臣是紀曉嵐﹔皇帝因要他代做序文,又怕給人知道,便把紀曉嵐留在宮中御書房裡,兩人常常商量著,如何編製,如何措詞。誰知這紀曉嵐年紀雖有六十歲了,但他天生的陽體,一天不見女人,那身上就不舒服,好似害大病一般。紀曉嵐宿在宮中已有四天,每夜孤淒淒一人睡著,骨節脹痛,肌肉抽動﹔到了第四天上,忽然眼珠直暴,紅筋滿臉﹔終日彎著腰不敢直立起來。乾隆帝看了,十分詫異。問他:「害什麼病?」紀曉嵐慌得忙爬在地下,連連磕著頭,把自己一天也不能沒有女人的話說出來。乾隆帝聽了,哈哈大笑,隨手把他扶起,吩咐他在書房裡養息一天。
11 到了天晚,平日是太監來替他疊被鋪牀的。這時忽然進來了兩個絕色的宮女,見了紀曉嵐,行了禮去,把個紀曉嵐慌得手足無措。那宮女行過了禮,笑吟吟的上去替他疊被鋪牀。紀曉嵐連說:「不敢勞動。」這兩個宮女好似不曾聽得一般,疊好了被,一個宮女上來扶他上牀去﹔一個宮女替他鬆著鈕釦。紀曉嵐急得退縮不迭,連說:「不可!不可!給皇上知道了,說我在宮中調戲你們,那時不但你們的性命不保,連我這條老命也要保不住了。」
12 那兩個宮女一邊拉他上牀,一邊嗤嗤的笑著。紀曉嵐這時既無處躲避,又不敢聲張,只得聽這兩個宮女擺佈去。那兩個宮女,一邊說笑著,一邊替他脫去衣帽鞋襪,扶他上牀去睡下。看看那兩個宮女依舊不想出去,竟卸下簪環,脫下衣衫來,並肩兒坐在牀沿上,要鑽進被窩來了。到這時,紀曉嵐不能不說話了,倒坐在牀頭,連連向兩個宮女打躬作揖,說道:「求你們兩位出去罷,這件事萬萬使不得的!可憐我一個窮讀書人,已到大學士的位份,也不是容易事體﹔如今這一來,明天傳出宮去,豈不是全毀了?不但我一生功名性命都毀了,便是你們兩位小妞妞的名節也毀了。再俺們今天一來,明天可還想活命嗎?求兩位小妞妞饒我一條老命罷!趁早沒人知道,悄悄出去罷。倘然給公公們知道,便不妙了。」
13 這兩個宮女說也奇怪,任這紀老頭再三哀求著,她們總是自己做自己的:慢慢的脫去外衣,露出裡面的銀紅小襖兒,下面的蔥綠褲子,骨篤一鑽,鑽進被窩來了。紀曉嵐到了此時,也是無可奈何,只得學老僧入定的法子,閉上雙眼,眼對鼻,鼻對心,直挺挺的睡了,無奈這兩個在被窩裡兀是悉悉索索的亂動,一會兒替他捶著腿兒,一會兒替他捺著胸口,最可惱的,便是那一陣陣的脂粉香氣,送進鼻管來,叫人欲睡不得。正在萬分窘急的時候,忽聽得窗外一聲喊到:「萬歲爺有旨,念紀曉嵐年老,非人不暖,特賞宮女兩名,在御書房伴宿,以示朕體貼老臣之至意,欽此。」那紀老頭兒顫顫巍巍的爬在地下,聽過聖旨,謝過恩來,心才放下。當夜一宿無話。
14 第二天起來,精神十分清爽。乾隆帝出來紀曉嵐又跪下來謝恩。皇帝笑問道:「怎麼樣?兩個宮女還不覺得討厭麼?」紀曉嵐又連連碰著頭。從此以後,這兩個宮女終日伴著紀曉嵐在御書房裡添香拂紙,疊被鋪牀﹔直到他編書完成,退出宮來。乾隆帝便命他把這兩個宮女帶回家去,算是姨太太。北京的人,都說紀曉嵐奉旨納妾﹔紀太太看了,也無可奈何。
15 接著,又是和孝固倫公主下嫁,京城裡又是十分熱鬧起來,先在東大街造一座駙馬府,十分高大,是皇上賞賜的﹔屋裡陳設,十分精美,和珅有的是錢,暗地裡又添了三十萬銀子在駙馬府裡造一座大花園。因為清宮定例:公主雖嫁了駙馬,夫妻兩人不常有得見面﹔公主住在內院,駙馬住在外院。和珅怕他兒子住在外院氣悶,便造了這一座花園,極盡樓台之勝。到了大喜這一天,公主辭別皇上皇后,又辭別生母魏佳氏,出宮來到駙馬府中。那和珅夫妻兩人,對著媳婦朝拜過,行過大禮。府中大熱鬧了三天。公主左右,自有保姆侍女伺候著。
16 這位公主性情十分活潑的,她見駙馬新婚的第一天和她同過房以後,便去住了外院子裡,一連幾十天,不得見面兒﹔她便吩咐侍女去宣召駙馬。誰知卻被保姆攔住了,說是本朝規矩,公主不得輕易宣召駙馬。公主聽了,也無可奈何,只得耐著性子守著,看看過了三個月,公主又去宣召駙馬,又被保姆攔住,說:「公主不識羞!」公主氣得哭了,要進宮去奏明父皇,自己又是出嫁的公主,不能輕易進宮去,況且夫妻倆的事體,如何可以對父母說得。後來到底由駙馬花了五千塊錢,保姆才放他進內院去,夫妻團圓了一回,從此以後,他夫妻兩人要見一面,保姆總是百般刁難,總得給錢才能通過。這是清宮從來做公主的,都嘔這個氣的,這且不去說它。
17 如今再說乾隆帝這時年紀已在六十以外,對於女色的事,自然差了一層,只是喜歡微行。他沒有事的時候,常常離開宮女內監們,穿著便衣,私自出宮來,四處閒玩。這時有一個叫楊瑞蓮,是梁詩正的親戚,他仗著梁詩正是皇帝親信大臣,常常到京裡來求差使。梁詩正嫌他人太鄙塞,又沒有學問,只寫得一手好字,真、草、隸、篆都寫得不差,便給他說到西清谷鑒館裡去,充一名寫官。那楊瑞蓮到了館中,辦事卻十分勤謹,往往別人不做事體的時候,他總是埋頭寫字。
18 這一天,正是八月十三,館裡的人跑得一個也不剩,只有楊瑞蓮一個人閒坐著。忽然一個很威嚴的老頭兒踱進屋來,向楊瑞蓮點頭微笑。楊瑞蓮不知他是什麼人,只因自己的位卑職小,便站起來迎接他。那老人靠窗坐下,見屋子裡沒有一人,便問道:「這些人到什麼地方去了?」楊瑞蓮回說:「今兒是十三,他們都趕考去了。」那老人問:「你為什麼不去趕考?」答道:「人都走完了,倘然有內廷寫件傳出來,叫誰來承辦呢?因此俺願意丟了功名不要,在這裡守著。」那老頭點頭,又說道:「你這樣認真辦公,怕不將來一樣得了功名。」又問他名姓籍貫,那楊瑞蓮一一說了。正說話時,只見十個太監,慌慌張張的走來,爬在地下,說:「請萬歲爺回宮!」楊瑞蓮到這時,才知道這老人便是當今乾隆帝,慌得他忙跪下去叩頭。直到皇帝去遠了,他才敢爬起身來。
19 到了第二天,他跑到梁詩正那裡去。梁詩正在朝裡,還不曾回來。停了一會,梁詩正回來了見了楊瑞蓮,笑吟吟的對他說道:「老兄好運氣!今天皇上對我提起你來,說你辦事勤慎,字又寫得好,已有聖旨,欽賜你舉人,選你做湘潭縣官去呢。」這一樂,把個楊瑞蓮快活得忙向梁詩正打躬作揖,說:「多謝大人栽培!」隔了幾天果然聖旨下來,放湘潭縣知縣。誰知楊瑞蓮一到了任,便出奇的貪起贓來,名氣十分壞,連京裡的御史也知道了,便參他一本﹔接著,湖南巡撫也因為不肯替他寫字,心中懷恨,便也上一本奏折,說他「貪佞不法」。誰知乾隆看了他們的奏章,卻笑著說道:「楊瑞蓮是老實人,朕所深知﹔他們所奏的,朕一概不准。」後來還是梁詩正只怕拖累了自己,便暗地寫信去,勸楊瑞蓮自己告退。要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URN: ctp:ws15980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