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 -> 第一百四十六回

《第一百四十六回》[View] [Edit] [History]

1 巡审乐三到会稽修大道彭祖说法
2 且说帝舜定制五载一巡守。郊祀礼毕,转瞬新年,帝舜就预备出行。朝中之事,自有大司空伯禹和百官主
3 持,秩宗怕夷、乐正夔均随帝同行。到了动身的那一天,帝舜先到父母处去拜辞。计算路程,足有大半年的离
4 别。帝舜看见父母的年纪大了,不胜依恋,然而既做了天子,为国为民,极为重要,岂能以私情而废公事。当
5 下亦只能含忍著辞了父母,一面嘱咐娥皇、女英及弟象、妹敤首等小心奉养伺候。娥皇等都答应了。帝舜行出
6 南门,早有大司空率百姓在那里恭送,一切自不消说。
7 且说帝舜巡守照例是先到东岳的,所以径向东行。经过话冯山、王屋山、濩泽、姚墟等地,都是从前桑梓
8 钓游之所。缅想当年,匆匆已数十载;从前如此之艰苦,今日已如此之安乐,不禁感慨系之。到了泰山之后,
9 东方诸侯毕集,帝舜率领了举行柴望大典。在柴望的时候,奏起《箫韶》之乐给诸侯观看,使他们知道帝德之
10 盛。
11 朝觐礼毕,帝舜吩咐东方两伯各贡献东方之地所有的乐。
12 那时第一个伯是八伯之长,号称阳伯,就将乐贡上来。乐正夔细细审定,知道他的舞是「侏离」,他的歌
13 声比余谣,名叫皙阳。第二个是仪伯,又将乐贡上来。乐正夔细加审定,知道他的舞是「鼚哉」,他的歌声可
14 比大谣,名叫南阳。看官要知道帝舜为什么要两伯贡乐、叫乐正夔去审定呢?原来古时候看得乐是很重要,审
15 声可以知乐,审乐可以知政,一切民风民俗的美恶厚薄从乐上都可以看得出,这就是贡乐的理由。
16 且说两伯之乐贡过之后,诸侯无事,逐渐散去。帝舜偶然记起他的老友石户之农,遂屏去与从,独与伯夷
17 步行往访。路径一切帝舜是熟悉的,不用寻访。到得石洞口,只见风景依然,不过旁边另添了两间茅屋,屋中
18 有些妇女在那里操作,想来是他的邻人。
19 那石户农的妻子正在洞外向著太阳缝纫。帝舜虽则有三十多年不见,她的身材规模尚有一点认识,知道不
20 误,遂上前躬身行礼道:「老嫂,多年不见,石户兄此刻在何处?」那石户农的妻子向帝舜仔细看了一看,才
21 起身还一个礼,说道:「客官贵姓,我不认识你。」帝舜道:「某就是虞仲华,老嫂不认识了吗?」石户农的
22 妻子说道:「虞仲华先生,从前是有一个的,常来舍间谈谈,不过那是个农夫,和客官的装束不大相同,不知
23 道就是那个虞仲华,还是另外又有一个虞仲华?」说到此处,回头向洞中叫道:「儿呀,出来。」说声未了,
24 只见洞中跑出一个赤足短衣的少年来,手中还拿著炊具,年纪在三十左右,眉目很是清秀。石户农的妻就向他
25 说道:「这个客官就是寻你父亲的,不知道有没有弄错,你领他到父亲田里去认一认吧。」那少年躬身答应,
26 将炊具递与母亲,一面说道:「既然如此,请母亲进去,照顾炊爨,儿去去就来。」那石户农妻放下缝纫,接
27 了炊具,人洞而去。那少年才转身向帝舜、伯夷二人行一个礼,说道:「家父在田间工作,二位请随某来。」
28 说完,自向前行。帝舜等在后跟著,一面走,一面和他攀谈。
29 哪知道少年学问极其渊博,议论也极超卓。帝舜暗想:「这个真是家学渊源了。」后来又想到自己的长子
30 均年纪与他相仿,实在不成材料。现在看了石户农之子,相形之下,真是令人又羡又愧。后来又想:「人之贤
31 愚,半由天赋,半亦由于教育。我历年来以身许国,政事之多,一日二日万几,没有可以教子的时候,实在亦
32 有点耽误他。从前先帝有丹朱的不肖,亦是犯著这个弊玻可见人生在世,这个政治生涯是乾不得的,这个天子
33 大位更是不可以担任的。」后来又想到:「父母如此高年,风中残烛,我却抛撇了他们,在外边乱走,定省之
34 礼缺乏,尤其次之;万一有点意外,我之罪岂不大?我的悔那可追呢!」想到此地,万分不安,恨不得立刻将
35 这天下让给他人,自己可以养亲教子。
36 正在一路走,一路想,忽听那石户农子说道:「二位且在此稍等,容某去通知家父来。」帝舜听了,猛然
37 抬头,只见远处田间一个农夫举起锄犁,在那里掘地,正是石户之农,不禁大喜。不等石户农子来邀,就和伯
38 夷一同过去。到得田塍边,石户农子正在通报,帝舜已经举手高叫道:「石户兄,久违了!
39 」石户农转眼一看,也说道:「原来是仲华兄,难得难得。」
40 便弃了锄犁,过来相见,又与伯夷相见,问了姓名。
41 石户农向舜道:「听说仲华兄已贵为天子了,到此地来做什么?」舜就将巡守路过,思念故人,特来奉访
42 之意说了一遍。
43 石户农道:「承情承情。不过此地田间没有坐处,恐污了你的衣服,我们到上面去吧。」说著,就让舜等
44 先走,自己在后面跟著。他的儿子携了锄犁,又跟在后面。帝舜道:「从前弟在此相见的时候,兄尚未抱子,
45 如今世兄已这样长大了,而且英才岳岳,可羡之至。」石户农道:「乡野痴儿,承蒙垂誉,惭愧得很。」
46 正说时,路旁有一块大石,石户农道:「就在此坐坐吧。
47 」当下大家坐下。石户农吩咐儿子先回去,然后与舜叙述旧情,倾谈了不少时候。后来帝舜渐渐劝石户农
48 出仕,而且露出要以天下让给他的意思。石户农道:「出让之后,果然能有益于百姓,那么我亦甚愿,就使以
49 天下让给我,我也愿受。不过这个出处是人生之大节所在,一时不能答应,且待我细细忖度一番,三日之内,
50 给你回信如何?可以答应,此番就和你同去;不能同去,请你亦不要夺我的志愿,预先说定。」帝舜道:「那
51 个自然。」后来又谈了一时,日影早已过西,石户农道:「仲华兄为国为民必定很忙,现在时候不早了,本待
52 想和从前一样,邀你到舍间去午饭。不过贱妻脾气有点古怪,知道仲华兄做了天子,必定局促之极,所以不敢
53 奉邀,两日后再见吧。」说著,立起身来告别。帝舜、伯夷看他上山,直到看不见,才找别路而回。
54 过了两日,帝舜和伯夷再到石洞访石户农,哪知邻人说道:「石户农前日归来,立刻督率妻子将所有紧要
55 的家具都收拾起来,次日天微明,夫负,妻戴,子驮,都下山去了。我们问他为什么原故,他们不肯说。问他
56 们到何处去,亦不肯说,真是怪事。」有一个妇人说道:「那日石户农回来,到了他家里,夫妻谈天,我仿佛
57 听见石户农说一句『盖乎后之为人,葆力之士也』,底下的话就听不清楚。又听见他的妻说一句道:『这种人
58 装作不认识最好』,下底的话又听不清楚了,不知道他们究竟为什么事。恐怕是二位前日来有事要逼迫他,所
59 以他们要逃呢。」
60 帝舜听了,亦不分辨,暗想:「石户农这句话正是骂我德行不足,他的妻子不认识我,原来是假的,亦真
61 不愧为高人之妻。但是不答应我亦不妨,前日明明约定在前,何必要逃呢?
62 」正在纳闷,伯夷在旁问那邻人道:「石户农在他处有亲戚吗?」邻人道:「不听见说有。」伯夷又问道
63 :「石户农曾离开此地到他处去过吗?」邻人道:「亦不常有。只有一次,洪水平了,泰山东北面脚下说道发
64 现一个什么古迹,什么古人写的字。他们夫妻两个曾经到那里去看,过一个多月才回来。此外竟不大出门。」
65 伯夷又问道:「那日石户农动身,诸位知道他们从哪一方面去的?」邻人指指道:「正是从这面东北去的。」
66 伯夷听说,谢了那邻人,就向帝舜道:「依臣看来,石户农一定到那古迹地方去躲避了,帝何妨到那边去寻找
67 呢?」
68 帝舜道:「人各有志。他既然如此,就使寻到,亦岂能相强,况且未见能寻到呢。」伯夷道:「如果寻到
69 ,可以将不强迫之意表明,使他可安于故居;倘寻不到,顺便访访那古迹,亦是好的。」帝舜听了,颇以为然
70 。于是回到行宫,带了从人,径向泰山东北麓而来。先访问古迹,果然一访就著。
71 原来那古迹在一个石室之中,有二十八个大字刻在石壁上,洪水之时,为水所浸没,所以大家不知道。水
72 退之后,才发现出来。帝舜和伯夷、夔进去一看,读他的文义,大约是仓颉氏所刻,的确可宝。遂吩咐当地之
73 官吏加以保护。后来此地土人就叫他做藏书室。到了周朝,文字改变,那石壁之上之字竟无人认得。孔夫子听
74 见,亦曾经去访过,所以又叫作孔子问经石室,通常总叫作仓颉石室。到了秦朝李斯,认得了「上天作命皇辟
75 选王」八个字。到得汉朝叔孙通,又说认得了十三个字,究竟错不错,亦不知道。这是后话,不提。
76 且说帝舜访过古迹之后,就访问石户农踪迹,果然据土人说:三日之前,有两个老夫妇和一个壮年男子搬
77 著家具,由此地经过,往东北浮海去了。帝舜听了,怅怅不已,只得起身,带了众人径向南方而行。这时不过
78 二月下旬,帝舜暗想:「此刻到南岳为时尚早,我从前和苗山朋友有约:假使巡守有便,去望他们的,现在何
79 妨绕道去望他们一望呢?」想罢,就吩咐众人先向苗山而来,一路无什可记。
80 到了苗山,那些老朋友如西溪叔叔、东邻伯伯之类一番热烈欢迎,自不消说。但是究竟因为贵贱悬殊,名
81 分隔绝了,言谈之间,不免受多少的拘束,不能如从前那样的爽利。住了五日,帝舜要动身,他们亦不敢强留
82 。临行时,东邻伯伯拿出两个橘子。两个柚子来,献给帝舜道:「这是出在闽海里的东西,在帝看了,或者不
83 稀奇,见得多呢。但是在我们却很难得,去年有几个朋友从闽海中回来,送我每种十个。我每种吃了一个,家
84 里的人又分吃了几个剩下这几个,不舍得吃。虽则有点干,幸喜还没有烂,恰好敬献与帝,以表示我们百姓的
85 一点穷心。
86 」帝舜道:「那么你留著自吃吧,何必送我?我现在正要到那边去呢。」东邻伯伯哪里肯依,帝舜只得收
87 了,别了众人上路。
88 伯夷问道:「如今往南岳去吗?」帝舜道:「现在时候还早。
89 朕闻瓯、闽二处之地本来都在海中,自伯禹治水之后,渐渐成为陆地,与大陆相接。所以橘柚这种果品渐
90 渐输到内地,想系是交通便利之故。朕拟前往一游,以考察那沧海为陆的情形。
91 」说罢,就命众人再向南行。越过无数山岭,到了缙给云山,便是从前帝尧在此劝导百姓之地。从前前面
92 尽是大海,此刻已经成为陆地,只有中间蜿蜿蜒蜒的几条大水。帝舜等再向南行,已到瓯、闽交界之处,但见
93 万山重叠,枫树极多。所有人民,服式诡异,言语侏禽(人离),出入于山岭之中,行步矫捷,往来如飞。帝
94 舜要考察他们是什么人种,便叫侍卫去领他们几个来问问。哪知这些人民看见侍卫走到,都纷纷向山中逃去。
95 好容易找到一个,领来见帝。
96 这时正当初夏,南方天气炎热,那人又是裸著上体,帝舜未及和他谈话,只觉他两腋下狐臭之气阵阵触鼻
97 ,非常难闻,只得忍住了。问他道:「你是什么人的子孙?」那人摇摇头不懂。帝舜又问道:「你的老祖宗是
98 谁?」那人又摇摇头,嘴里叽哩咕噜说了好些话,帝舜亦不懂,只可听他自去。
99 过了一日,帝舜正在前行,忽然遇到十几个商人,却是中国人,帝舜就问他们:「那些土人的历史,可曾
100 知道?」那些商人对道:「说来很奇怪,小人们往来瓯、闽等地,和他们做交易,懂他们的话。据他们自己说
101 ,是盘瓠的子孙,但不知道瓠部是什么人。他们在岁时祭祀的时候,所供奉的画像其状如狗,据他们自己说就
102 是盘瓠。但不知他们何以将狗认作祖宗,亦不知道这只狗何以有人愿做他的子孙?据他们说,他们拿盘瓠做祖
103 宗,和我们以盘古为祖宗是一样的,盘瓠就是盘古呢。
104 据他们说,盘瓠晚年出猎,坠崖而死,他们子孙用了极重的仪节葬在龙凤山,坟墓甚大,据说周围可三百
105 里。龙凤山据说在南海地方。」帝舜听了恍然大悟,也不再问。那些商人辞别而去。帝舜向伯夷和夔道:「原
106 来高辛氏时候的那只盘瓠有这许多蕃衍的子孙,竟想不到。」伯夷道:「臣听说那盘瓠之子一部分在衡山之西
107 ,一部分在苗山东南的海中。如今沧海为陆,或者此山之土人就是犬封氏之后呢。」帝舜道:「大约如此。
108 但是自此以西都是南山峰岭相接,爬山越岭,到处移植,亦是他们的长技,或者是从西方迁来亦未可知。
109
110 君臣讨论了一会,翻过山岭便是闽境。只见那东南一带山岭之中沮洳颇多,其水质尚带盐性,想见沧海为
111 陆,时间尚属不久。西南一带山势嵯峨,风景甚佳。帝舜便到西南山中望望,见一道泉流从山中下来,汩汩奔
112 腾,极可赏玩。帝舜等就沿了那泉流而上,每遇一个曲折,风景一变,接连过了八个曲折,地势愈高,风景愈
113 美。
114 帝舜君臣都觉有趣,都想直穷其源。到了第九个曲折处,忽然见有两间茅屋掩映在修竹之中。乐正夔道:
115 「我们从山下来,一路并无人迹,此处忽有茅屋,想来不是野人,必是隐君子了。」帝舜亦以为然,遂一同过
116 去。渐渐闻得丝竹之声,帝舜道:「一定是隐君子。」说罢,走到茅屋之前,只见里面,坐著两个少年,年纪
117 都不过二十左右,面如傅粉,唇若涂朱,颇觉美秀。一个在那里鼓瑟,一个在那里吹竽,见帝舜等走来,就抛
118 了乐器,站起来问道:「诸位长者,从何处来?」帝舜道:「请问二位贵姓大名,为何在此荒凉寂寞之区?」
119 一少年答道:「某等姓彭,某名叫武。这是舍弟,名叫夷,志愿求仙,所以求此。空谷之中无足音久矣,不想
120 今日遇见诸位,请问诸位长者贵姓大名,来此何事?」
121 当下伯夷一一告诉了,武、夷二人慌忙伏地,稽首行礼道:「原来是圣天子,适才失礼,请恕罪。」帝舜
122 亦还礼答道:「公等是世外之人,何必拘此世俗礼节呢?」彭武道:「不是如此,臣父与圣天子从前是同朝之
123 臣,所以论到名分,圣天子是君主;就是论到世谊,圣天子亦是父执。在君主之前,父执之前,岂可失礼呢!
124 」帝舜忙问;「尊大人何名?」彭武道:「上一字篯,下一字铿。在先帝的时候,受封于彭,所以臣兄弟就以
125 彭为姓。」帝舜道:「原来如此!尊大人久不在朝了,现在何处?」彭夷道:「家父虽受封于彭,但志不在富
126 贵,而在长生。因此到国不久,就舍去了,到处云游,访求道术。起初因为淮水之南产生云母,所以在淮水之
127 滨住了多年。后来在南面又发现一个石洞,在那洞里又住了多年,如今到梁州去了。
128
129 帝舜道:「那么二位应该随侍前往,何以抛却严父,独在此地?」彭武道:「家父子孙众多,不必某兄弟
130 伺候,就是某兄弟得便,亦常往省视,并非弃而不顾。」帝舜道:「此刻尊大人究住在梁州何处?有何人随侍
131 ?」彭夷道:「在岷江中流一座山上,那山有两峤如阙,相去四十馀步,家父看得那个形势好,就此往下。山
132 下之人因为家父所居,就将那山取名叫作天彭山,那两娇之间叫作彭门,到那边一问,无人不知道的。
133 现在随侍之人除众兄弟多人外,有一个女孙,系某等长兄之女。
134 对于长生之术极有研究,家父最所钟爱,是以各处随著家父云游,从不相离。」帝舜听了,不觉幽然遇想
135 ,原来这时已动飞升的念头了。
136 当下就问彭武兄弟道:「朕与尊大人虽同朝日久,但因勤劳国事之故,刻无暇晷。而尊大人又性喜寂静,
137 往往杜门不出,所以聚首畅谈的时候很少。偶然遇到,所谈者亦无非国家治术民生利病而已。朕那时对于神仙
138 长生之术亦绝不注意,所以一向未曾谈起。现在听二位世兄说起尊大人修炼方法,竟是从服食云母人手。从前
139 朕有一个朋友,叫方回,亦是服食云母的。
140 但是朕问他服食的方法,他说朕将来总须为国为民做一番事业,不应该和山野人一样著这个长生的迷,所
141 以决不肯明白告朕。此刻此人已不知何处去了。现在尊大人服食云母之法世兄可知道吗?」
142 彭武道:「向承家父指示,并与方先生服食之法相比较,亦略略知道一二。大概方先生服食云母的方法是
143 用云母粉五升煎起来,等到它要乾了,再加松脂三升和它相拌,又加崖蜜三升合并蒸起来,从早晨直到晚上,
144 不管它天冷天热,它都会凝结。凝结之后,搓成弹子大,每日三服,服后别项东西都不能吃,但可饮水,或服
145 大棘七枚,这就是方先生的方法了。家父服食方法是用赤松子的古方:用云母三斤,硝石一斤,先用顶好的醇
146 酒将云母渍起来,三日之后,细细打破,放在竹筒中,再将硝石一并放进去,再用一升半最好的醇酒放进去,
147 放在火上煎之。一面用筷不住的乱搅,过了多时,凝结如膏,然后拿出来,放在板上半日,待它冷却,再碎成
148 细粉,每日平旦用井华水服之,七日服一次,百日之后,三尸虫俱下,其黑如泥,将这种粪用竹筒盛起,拿到
149 冢上去埋葬,那就是有效的第一步了。不过这个时候,三尸虫即去,不免起一种反感,就是人身精神总觉惆怅
150 不乐,忽忽如有所失。但是这个关头最为紧要,假使因此将云母停止服食,那就所谓功亏一篑了。倘再坚忍照
151 眼下去,一月之后精神便可以恢复,身体转觉轻健,二百日之后,转老为少,颜色仿佛如童子。家父服云母粉
152 的方法及效验如此。」
153 帝舜道:「三尸虫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彭夷道:「三尸虫名虽是虫,实则是个通灵的东西,所以亦可叫
154 作三尸神。自人有生以来,即潜住在人体之中,专为人患,不为人利。人的容易老大半是他的原故。原来三尸
155 神的心理专以使人夭死或得祸为快乐,所以他们的害人不但耗减人的精神气血而已,就是寻常做了种种过失或
156 罪孽之事,他们亦会跑到天上去奏知上帝,请主降罚,岂不是有害于人,无利于人的东西吗?」
157 帝舜听了,更是骇然,忙问道:「他们既然会得直上天庭,奏知上帝,那么竟不是虫,一定是神了。」彭
158 夷道:「是呀,他们都有名有姓呢。」帝舜更诧异,忙问道:「姓名叫什么。
159 」彭武道:「他们弟兄姊妹共有六个,但是男女分处,男的三个,住男子身上,女的三个,住女子身上,
160 都是姓彭,与某兄弟同姓。男的三个,一个叫倔,一个叫质,一个叫矫。女的三个,一个叫青姑,一个叫白姑
161 ,一个叫血姑。」帝舜道:「他们住在人身中什么地方?」彭武道:「上尸住头中,中尸住腹中,下尸住足中
162 ,但有时亦共居于腹中,有时上尸居脑中,中尸居明堂,下尸居腹胃,亦不一定。」帝舜道:「他们既然居住
163 在人之身体中,应该扶助人的长生,那么他们亦可以久居。
164 假使人的身体坏了,岂不是失了巢穴,于他们有什么利益呢?
165 」彭夷道:「有原故的。原来他们以人的身体为食物,平日住人体中,食人之精神气血,总嫌不足,到人
166 死了,他们就是尸虫,可以大嚼人之遗体,岂不爽快!因为这个原故,所以利人之死了。但是人虽已死,他们
167 却有神通,能够飞到新生的人之身中去,而他们的巢穴永不患没有,所以修炼长生的人,总以斩除三尸为第一
168 要务。」
169 帝舜道:「他们上天报告过恶,是日日去的吗?」彭武道:「不是。他们六十日去一次。去的这日定是庚
170 申日。所以修道的人逢到庚申日,往往一日一夜不睡,使他们不能出去,名叫守庚申。守过三个庚申,三尸服
171 ,守过七个庚申,三尸灭。但是守庚申之法,究竟不是个根本解决之法。因为三尸虫虽灭,他的遗质仍然留在
172 人体中,难保不有复活之一日。所以不如用药将他打下,而且将他埋葬,可以使他不至复活,永斩根株。
173 而云母粉之功效最为明显了。」
174 帝舜道:「他们一定要庚申日出去,是什么原故?」彭武道:「庚申日是个尸鬼竞乱、精神蹂秽的日子,
175 所以他们乘此出去。修炼的人遇到这一日,沐浴清斋,彻日彻夜自己警备,除一切可欲之事,以免为尸鬼所扰
176 乱。便是自己夫妇不但不同席,而且不交言,不会面。因为六十花甲到此已将尽了;又逢著庚金、申金,克伐
177 过甚,接连第二日又是辛酉,正是剥极的时候。庚申日的夜间尤为重要,所以要守祝」帝舜道:「三尸虫在日
178 间不会出去吗?」彭夷道:「三尸神出去总是乘人熟睡之时。因为三尸虫是附著神魂上的,人当醒时,神魂凝
179 固,他不能出去。但是这个人假使为酒色所迷,为货利所困,或者为各种嗜欲所中,那么虽则不睡,而终日昏
180 昏,神不守舍,与睡梦无异,那三尸虫亦能出去。」帝舜听到这许多道家的话,真是闻所未闻。当下又谈了些
181 神仙之事和服食导引的方法。武夷兄弟虽则年轻初学,但究系是彭祖的嫡传,所以帝舜得到的益处不少。这日
182 就在山上住宿,次日方才下山。
183 后人将这座山取名武夷山,就因为彭氏兄弟隐居于此的原故。
URN: ctp:ws16261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8.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ens.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