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二十三回身居事外款款論題 情切局中皇皇待報

《第二十三回身居事外款款論題 情切局中皇皇待報》[View] [Edit] [History]

1
王夫人帶了眾人來到園裡,淡如還一路叫道:「何必問舜華,我知道的。」見沒人答他的話,也就住了口。那舜華聞說考的回來了,正要進上房來,忽然一群子擁將出來,便道:
2
「恭喜,恭喜!回來了麼?題目怎樣?」優曇就把題目單送上,舜華接來一看,笑道:「擬的倒擬著了,我說必有幾個想不到的冷題呢。」王夫人說:「你都知道麼?」舜華點點頭。王夫人道:「你且先把這些題目出處逐一講解明白,瞧他們錯不錯?」
3
舜華應聲「是」,便道:「第一個擬張華《女史箴》,是擬著的。」李紈道:「莫管擬著擬不著,只講個明白就是。」舜華說;「毛萇詩傳云:古者後夫人必有女史彤管之法,若女史不記其過,其罪辟。又曹嘉之曰:張茂先懼後族之盛,作《女史箴》,這是各人都不會錯的。第二是娵訾頌,按前漢古今人物表:娵訾,帝嚳妃,生帝摯。優、曼二姑娘想是記得的。」
4
優曇說:「你開的單上有的,因此記得。」淡如和瑞香都說道:
5
「明明是星名,怎說是摯母?」文鴛道:「我錯了,做了星次名。」舜華道:「星次也不錯,本於《韻會》,又《爾雅釋天》云:娵訾之口,營室東壁也。註云:自尾十六度至奎四度為娵訾,衛之分野,屬並州。但星次何必頌,恐怕還是帝妃為是。」第三題是九嬪考,舜華說:「這個題若《禮記.昏義》及《周禮.天官》,誰人不知?但要考,必得考那《字彙》之訛。按《正字通》云:《禮記》九嬪並無昭容等名色,自《字彙》誤于九嬪下連以昭容、昭儀、昭媛、修容、修儀、修媛、克容、克儀、克媛等號,轉似周時已有此稱。」妙香說:「我卻照了《字彙》說的,怎麼好?」舜華說:「該分出漢時才有此稱,便不錯了。」優、曼都說:「我們照著《正字通》做的,幸而不錯。」眾人說:「我們記不清這些名色,因此倒不說了。」
6
第四題是七始樂府一闋。舜華笑道:「何如?我單上開的那些《房中歌》,要留記記憶。」優曇說:「記得的,漢《安世房中歌》云:七始華始肅侶和聲。孟康曰:七始,天地人四時之始。」淑貞便皺著眉道:「我在場中只記了天地四時,算來止是六始。錯了,錯了。」眾人道:「我們不知道,只是含含糊糊做了一首樂府。」淡如道:「我卻不這樣做,專就二風二雅三頌,分出七始,也不算錯。」優曇說:「那裡有二風?」淡如道:「我把國風王風分做二始。」曼殊笑道:「真是巧思獨出!」第五題是四梵天記。舜華道:「這是出在《雲芨七簽》上,再想不到出這題的。」淡如說:「我卻記得是離恨天、兜率天、滄浪天、閶闔天。」優曇笑道:「倒也虧你東扯西拉的,并將攏來。只是兜率宮就在離恨天上,如何又分出一個天來?」
7
舜華道:「且由他,你們諸位可記得麼?」優曇道:「若是《雲芨七簽》卻不錯了。元始曰常融天、玉降天、梵度天、賈奕天。」曼殊道:「我把賈奕誤了覆奕。」舜華道:「這本之《酉陽雜俎》,『賈覆』二字形相像,傳寫之訛,還不算錯。」
8
眾人說:「我們不知道,只說個東西南北天就是了。」第六題是雷出豫入歸妹。淑貞道:「這個題難為舜姑娘擬的,我們剛好碰著。」舜華道:「我因為時當八月,正是雷入地的時候,才擬到的。」瑞香說:「我記《禮記》二月,雷乃發聲,是大壯。八月雷始收聲,是觀卦。如何扯到『豫歸妹』去,所以只依《禮記》做的。」舜華道:「錯了,《月令》只記雷之收發時候,並不講到卦名上。劉向《五行志》:『雷以二月出,其卦曰豫。言萬物隨雷出地,皆逸豫也。以八月入,其卦曰歸妹,言雷復歸入地,則孕毓根荄,保藏蟄蟲,避盛陰之害也。』」
9
鴛說:「我只依題混說了一篇。」淡如道:「這題原只要渾渾說就是,何必頂真呢。」第七題是平東鐃歌鼓吹曲九章。眾人說:「我們都照擬的謄上,很不費力。」淡如、文鴛、瑞香說:「我們卻不曾擬,臨期做的。」第八題是雨師妾辨。舜華道:「我所以叫你們翻翻《山海經》上外國的國名要緊。」優曇、曼殊齊說:「記得的。那楊慎說,如姮娥、織女之類是錯的。」舜華說:「是了,經上明明說雨師妾在其北,下文又說長股國在雨師妾北,其為國名無疑了。」眾人說:「我們都認是雨師的小老婆。」王夫人笑道:「現考的是正妃,怎麼講到小老婆身上自然錯了。將來取中了,還怕要吃醋呢!」大家一齊笑了一回。淡如說:「我倒記得真,雨師妾本名江婓,出在《蜀都賦》內,那裡是什麼國名?」優曇道:「左思《蜀都賦》娉江婓與神遊。註云:江婓,神女。游於江濱,鄭交甫遇而挑之,婓解佩以贈。這與雨師妾什麼相干?大錯了!」舜華笑笑不作聲。第九題是偃伯靈臺賦,以三能色齊六幽允洽為韻。舜華道:「這是必有的,只是擬的韻不對。」彤霞說:「可惜妹妹擬了,我不曾做得。」妙香說:「我雖做了,卻不曾送舜姐姐改過。如今想伯怎樣偃得來的?」舜華道:「《詩經》:『既伯既禱』,注:伯,馬祖也。大凡有軍事則繪之于旗。既蕆事,則偃之靈台,示弗復用也。」淡如說:「這個誰不知道?」舜華道:「這『能』字,諸位押的那一韻?」瑞香說:「『能』字在十蒸,自然押十蒸韻了。」淡如道:「何消說得!」文鴛說:
10
「我也用蒸韻的。」優、曼又同說:「幸虧姑娘出過三能色齊的詩題,我們才知道用十灰的。」彤霞和妙淑俱說:「我們也用十灰韻。只不知八個字出在那裡的?」舜華道:「《史記.天官書》:魁下六星,兩兩相比,名曰三能。注作三台。《漢書》:三能色齊君臣和。蘇林曰:能音台。任彥升:《蕭公行狀》云:上穆三能,下敷五典。那六幽允洽出在沈休文《安陸王碑》。
11
是兩處拉攏來的。」第十題賦得英聲淪鶴民得謨字五言十二韻,彤、妙、淑、優、曼五人齊道:「我們都遵你的教,說天子聖謙必定歸美元帥。所以只在首尾點明上稟廟謨的話,餘皆贊美元戎,但不知錯不錯?」舜華說:「不錯,這是徐方的淮南大捷詩,元戎智且勇,英聲淪鶴民。」優曇說道:「我的詩是:
12
哲后知人任,英聲暢八隅。雷霆彰燮伐,風雨效前驅……」舜華說:「一起就好極,不用念了。」曼殊搶著說:「我也遵姑娘的命,用『風雨』二字起句:英主擴皇圖,元戎稟廟謨。河山三箭定,風雨百靈趨。兵氣銷環寓,威稜暢海隅。鶴民懷震懾,魚是毳詠來蘇……」舜華說:「好極,也不必念了。只是你姐姐第二句便點清英聲遠淪,全題已醒。你到五六才點,未免遜一籌了。」淑貞說:「我也用『風雨』,是:雨師申七伐,風伯效三驅……」舜華道:「也了,但二字分點,微嫌合掌。」文鴛說:「我想不到贊美元帥,只歸功聖上。又不知鶴民是什麼人,只好囫圇說了。」淡如和瑞香同說道:「歸美天子難道倒錯了?鶴民不過是瑤民、僮民之類,何必細考。」舜華道:
13
「瑤、僮、仲、仡都在中國。這是海外的國名。出在《窮神秘苑》上的,餘書未載。」優曇說:「我只記得鶴民國人長三寸,日行千里,在極遠海濱。」舜華點點頭道:「不錯。」李紈和婉淑聽了十分歡喜,道:「你們都留下稿兒,待舜姑娘慢慢瞧了再評論罷。」淡如向著瑞香丟個眼色,說:「我們都不帶稿兒出來的。」立起身就走出外去了。香菱忙忙趕來問:「那個的最好?」舜華說:「八位的都好,個個要高取的。」李紈就有心支開眾人,悄問舜華道:「你瞧那個有些望頭?」舜華道:
14
「兩位令孫女十拿九穩,餘只碰命罷了。」坐了一會,也就回房。
15
且說這闔府的人誰不皇皇亟亟專望喜信?第一辛苦的是賈蘭,每日宮門前少也要走這麼十七八回,無奈杳無信息。焦躁得眾人各各心上像有十八個吊桶在那裡打水,七上八落,坐立不安。王夫人忽然想起小鈺出兵的時候,有個老婆子會掣《千家詩》簽,剛剛掣的是大將南征一首,果然全應了。即刻差周瑞騎了馬,裝了車子接他到榮禧堂上。供了香燭,人人都磕過了頭。敘齒先是彤霞掣起,抽了一枝簽是:「草木知春不久歸,百般紅紫鬥芳菲。楊花榆莢無才思,惟解漫天作雪飛。」老婆子道:「姑娘若是姓楊姓俞,便不中用;或是名上有個『紅』字『紫』字,便有想頭。」岫煙喜歡道:「『彤』字就是紅色了。」
16
婆子說:「恭喜,恭喜。會取上的。」次是淡如抽了「雲淡風輕」一首,婆子說:「大喜,大喜。包管是第一名;若取了第二,把我門前的招牌打碎了,還要磕頭陪不是呢。大凡問功名考試,最難得的第一簽。今年夏間,有位張相公,問學院歲考,得了這簽,果然是第一名,補了廩,謝了我十兩銀子。將來姑娘中了,定要重重賞賜我的。」淡如聽了,笑得口也合不攏來。
17
香菱忙說:「有有,自然要重謝你的。」李紈、婉淑呆一呆,不作聲。次是妙香,抽得了「酴醿香夢怯春寒」一首,李紋道:
18
「『翠掩重門燕子閒』,諒是不中用的了。」婆子說:「幸而第四句有『到常山』三字,或者捱得到也不可知,只是拿不穩些。」
19
次是瑞香,抽了「爆竹聲中一歲除。」婆子道:「恭喜。『春風送暖』便是好話,又說『新桃換舊符』明明是除了舊的,換出個新樣來,必取無疑。」李綺點了點頭。次是淑貞,抽得了「清明時節雨紛紛」,婆子說:「『欲斷魂』三字,雖不很好,但指了杏花村,自然可以走得到的,只是那『遙』字是遠的,解說恐怕名次低些。」王夫人道:「能得取中,便低些也罷了。」
20
再是優曇抽了一簽,是「兩個黃鸝鳴翠柳」一首,老婆子搖搖頭,說:「姑娘莫怪,我是要說老實話的,這籤詩沒有望頭,那黃鸝白白叫了一會了,有什麼好處?白鷺飛上了天就沒影兒了,況且千秋的雪斷沒有的,萬里的船遠得很哩。諒來是要有屈的了。」王夫人、李紈、婉淑聽了,很不輸服。舜華冷笑了一聲,不開口。再是曼殊,抽了個「淡月疏星繞建章」,婆子說:「這籤詩不用我說,太太、姑娘們都是通達文理的,進了宮殿聞著御香,還要去捧玉皇,自然是陪那皇子、皇孫了。恭喜,大喜!將來也要討賞的。」臨了是文鴛掣簽,起是「春城無處不飛花」,婆子道:「恭喜,又是要進宮的了。御柳是皇上家的柳,明年就有得瞧了。」王夫人笑道:「好是好,只是『散入五侯家』,恐防分給藩王子弟也未可知。」老婆子說:
21
「這也就好了,做王妃也不算委曲呢。」各人都抽過了,就謝了婆子五兩銀子。王夫人說:「先作勞金,待應了再重重謝罷。」
22
婆子歡天喜地的去了。舜華笑道:「一派胡說,理他做什麼?」
23
王夫人說:「你不信,竟有些准的呢。」從此求籤問卦,無日不鬧。
24
到了十三那日,賈蘭進來說:「這小鈺竟有些發起瘋來了。
25
虧了我聞得兩個使臣從倭國回京,不曾面聖,住在公館。我就去看望他們,他二人告我道:『大元帥有奏折二封,交我們轉奏。一是講倭國王畏罪,情願率同妻子來朝,就請問班師的日期。沒甚要緊的。這一折是與萬歲爺爭婚的話,有些關礙。晚輩正在為難,請大王爺瞧瞧,定個主意。』我拆開瞧時,竟說自幼與林姑娘聯姻,如今聞已考選入宮,冊為皇子正妃。臣空與國家出力一番,得了王爵,失了原配。誓將披剃入山,所有一切恩命,無福消受,概行交還,等語,十分忿忿不平。我驚了一身冷汗,連忙求著使臣不用呈奏。一面寫了一封信,說明舜妹妹不去與考,折子已經留下,往後切莫冒失惹禍。就央兵部差了二員差官,連日連夜八百里趕往軍營投遞。又怕隨後又有續奏,遍托宮門上接折太監,凡有平海王奏折,先送我府裡瞧過才遞。已經各各應允,可以放心了。」寶釵道:「這亂子卻不小,幸喜家運還好,沒鬧出來,造化,造化。」王夫人道:
26
「這全虧了舜丫頭,若是考取了,真有些難開交哩。」寶釵道:
27
「我也十分感激他。」李紈說:「這話且丟開,究竟幾時發榜?」蘭哥道:「我跟了使臣到宮門上遞折,恰好次皇子出來傳旨,說使臣俟考畢召見,折候批發。我乘便問了一聲,二皇子道:『第一第二已取定了,只三名尚嫌箴做得不懇切,第五名頌做錯了,還要斟酌改換。今晚四更或明兒個十四日的黎明,一定要發草榜的。』」話未說完,只見焙茗忙忙趕來,說:「大爺快去打聽,聞得榜已發了。只不見報來,難道通沒分嗎?」
28
賈蘭口也不開,三腳兩步趕了出去。不知究竟如何,再看下文。
URN: ctp:ws17363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2.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