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 -> 第十一回 梁山泊林冲落草 汴京城杨志卖刀

《第十一回 梁山泊林冲落草 汴京城杨志卖刀》[View] [Edit] [History]

1 林冲打一看时,只见那汉子头戴一顶范阳毡笠,上撒著一把红缨;穿一领白缎子征衫,系一条纵线纵;下面青白间道行缠,抓著裤子口,獐皮袜,带毛牛膀靴;跨口腰刀,提条朴刀;生得七尺五六身材,面皮上老大一搭青记,腮边微露些少赤须;把毡笠子掀在脊梁上,坦开胸脯;带著抓角儿软头巾,挺手中朴刀,高声喝道:「你那泼贼!将俺行李财帛那里去了。」
2 林冲正没好气,那里答应,圆睁怪眼,倒竖虎须,挺著朴刀,抢将来,斗那个大汉。
3 此时残雪初晴,薄云方散。
4 溪边踏一片寒冰,岸畔涌两条杀气。
5 一往一来,斗到三十来合,不分胜败,两个又斗了十数合。
6 正斗到分际,只见山高处叫道:「两位好汉,不要斗了。」
7 林冲听得,蓦地跳出圈子外来。
8 两个收住手中朴刀,看那山顶上时,却是白衣秀士王伦和杜迁,宋万,并许多小喽罗。
9 走下山来,将船渡过了河,说道:「两位好汉,端的好两口朴刀!神出么没!这个俺的兄弟豹子头林冲。青面汉,你却是谁?愿通姓名。」
10 那汉道:「酒家是三代将门之后,五侯杨令公之孙,姓杨名志。流落在此关西。年纪小时曾应过武举,做到殿司制使官。道君因盖万岁山,差一般十个制使去太湖边搬运「花石纲」赴京交纳。不想洒家时乖运蹇,押著那花石纲来到黄河里,遭风打翻了船,失陷了花石纲,不能回京走任,逃去他处避难。如今赦了俺们罪犯。洒家今来收的一担儿钱物,待回东京去枢密院使用,再理会本身的勾当。打从这里经过,雇请庄家挑那担儿,不想被你们夺了。可把来还洒家,如何?」
11 王伦道:「你莫是绰「青面兽」的?」
12 杨志道:「洒家便是。」
13 王伦道:「既然是杨制使,就请到山寨,吃三杯水酒,纳还行李,如何?」
14 杨志道:「好汉既然认得洒家,便还了俺行李,更强似请吃酒。」
15 王伦道:「制使,小可数年前到东京应举时,便闻制使大名;今日幸得相见,如何教你空去?且请到山寨少叙片时,并无他意。」
16 杨志听说了,只得跟了王伦一行人等过了河,上山寨来。
17 就叫朱贵同上山寨相会。
18 都来到寨中聚义厅上。
19 左边一带,四把交椅,却是王伦,杜迁,宋万,朱贵;右边一带,两把交椅,上首杨志,下首林冲。
20 都坐定了。
21 王伦叫杀羊置酒,安排筵宴,管待杨志,不在话下。
22 卑休絮烦。
23 酒至数杯,王伦心里想道:「若留林冲,实形容得我们不济,不如我做个人情,并留了杨志,与他作敌。」
24 因指著林冲对杨志道:「这个兄弟,他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唤做豹子头林冲;因这高太尉那厮安不得好人,把他寻事刺配沧州。那里又犯了事。如今也新到这里。却才制使上东京勺当,不是王伦纠合制使∶小可兀自弃文就武,来此落草,制使又是有罪的人,虽经赦宥,难复前职;亦且高俅那厮见掌军权,他如何肯容你?不如只就小寨歇马,大秤分金银,大碗吃酒肉,同做好汉。不佑制使心下主意若何?」
25 杨志答道:「重蒙众头领如此带携,只是酒家有个亲眷,见在东京居住。前者官事连累了,他不曾酬谢得他,今日欲要投那里走一遭,望众头领还了洒家行李。如不肯还,杨志空手也去了。」
26 王伦笑道:「既是制使不肯在此,如何敢勒逼入伙。且请宽心住一宵,明日早行。」
27 杨志大喜。
28 当日饮酒到二更方歇,各自去歇息了。
29 次日早,起来,又置酒与杨志送行。
30 吃了早饭,众头领叫一个小喽罗把昨夜担儿挑了,一齐都送下山。
31 来到路口,与杨地作别。
32 叫小喽罗渡河,送出大路。
33 众人相别了,自回山寨。
34 王伦自此方才肯教林冲坐第四位,朱贵坐第五位。
35 从此,五个好汉在梁山泊打家劫舍,不在话下。
36 只说杨志出了大路,寻个庄家挑了担子,发付小喽罗自回山寨。
37 杨志取路,不数日,来到东京;入得城来,寻个客店,安歇下,庄客交还担儿,与了此银两,自回去了。
38 杨志到店中放下行李,解了腰刀,朴刀,叫店小二将些碎银子买些酒肉吃了。过数日,央人来枢密院打点,理会本等的勾当,将出那担儿金银物买上告下,再要补殿司府制使职役。
39 把许多东西都使尽了,方才得申文书,吊去见殿帅高太尉,来到厅前。
40 那高俅把从前历事文书都看了,大怒道:「既是你等十个制使去运花石纲,九个回到京师交纳了,偏你这厮把花石纲失陷了!又不来首告,倒又在逃,许多时捉拿不著!今日再要勾当,虽经赦宥,所犯罪名,难以委用!」
41 把文书一笔都批了,将杨志赶出殿帅府来。
42 杨志闷闷不已,只到客店中,思量:「王伦劝俺,也见得是,只是洒家清白姓字,不肯将父母遗礼来点污了,指望把一身本事,边庭上一枪一刀,博个封妻荫子,也与祖宗争口气;不想又吃这一闪!——高太尉你忒毒害,恁地刻薄!」
43 心中烦恼了一回。
44 在客店里又住几日,盘缠使尽了。
45 杨志寻思道:「却是怎地好?只有祖上留下这口宝刀,从来跟著洒家;如今事急无措,只得拿去街上货卖,得千百贯钱钞好,好做盘缠,投往他处安身。」
46 当日将了宝刀插了草标儿,上市去卖。
47 走到马行街内,立了两个时辰,并无一个人问。
48 将立到晌午时分,转来到天汉州桥热闹处去卖。
49 杨志立未久,只见两边的人都跑入河下巷内去躲。
50 杨志看时,只见都乱撺,口里说道:「快躲了!大虫来也!」
51 杨志道:「好作怪!这等一片锦城池,却那得大虫来?」
52 当下立住脚看时,只见远远地黑凛凛一条大汉,吃得半醉,一步一颠撞将来。杨志看那人时,却是京师有名的破落户泼皮,叫做没毛大虫牛二,专在街上撒泼,行凶,撞闹,连为几头官司,开封府也治他不下;以此,汉城人见那厮来都躲了。却说牛二抢到杨志面前,就手里把那口宝刀扯将出来,问道:「汉子,你这刀要卖几钱?」
53 杨志道:「祖上留下留下宝刀,要卖三千贯。」牛二喝道:「甚么鸟刀!要卖许多钱!我三十文买一把,也切得肉,切得豆腐!你的鸟刀有甚好处,叫做宝刀?」
54 杨志道:「洒家的须不是店上卖的白铁刀。这是宝刀。」
55 牛二道:「怎地唤做宝刀?」
56 杨志道:「第一件,砍铜剁铁,刀口不卷;第二件,吹毛得过;第三件,杀人刀上没血。」
57 牛二道:「你敢剁铜钱么?」
58 杨志道:「你便将来,剁与你看。」
59 牛二便去州桥下香椒铺里了二十文当三钱,一垛儿将来放在州桥栏干上,叫杨志道:「汉子,你若剁得开时,我还你三千贯!」
60 那时看的人虽然不敢近前,向远远地围住了望。
61 杨志道:「这个直得甚么!」
62 把衣袖卷起,拿刀在手,看较准,只一刀把铜钱剁做两半。
63 众人喝采。
64 牛二道:「喝甚么鸟采!——你且说第二件是甚么?」
65 杨志道:「吹毛得过;若把几根头发,望刀口上只一吹,齐齐都断。」
66 牛二道:「我不信!」
67 ——自把头上拔下一把头发,递与杨志,「你且吹我看。」
68 杨志左手妾过头发,照著刀口上尽气力一吹,那头发都做两段,纷纷飘下地来。
69 众人喝采。
70 看的人越多了。
71 牛二又问;「第三件是甚么?」
72 牛志道:「杀人刀上没血。」
73 牛二道:「怎地杀人刀上没血?」
74 杨志道:「把人一刀砍了,并无血痕。只是个快。」
75 牛二道:「我不信!你把刀来剁一个人我看。」
76 杨志道:「禁城之中,如何敢杀人。你不信时,取一支狗来杀与你看。」
77 牛二道:「你说杀人,不曾说杀狗!」
78 杨志道:「你不买便罢!只管缠人做什么?」
79 牛二道:「你将来我看!」
80 杨志道:「你只顾没了当!洒家又是你撩拨的!」
81 牛二道:「你敢杀我!」
82 杨志道:「和你往日无冤,昔日无雠,一物不成,两物见在,没来繇杀你做甚么。」
83 牛二紧揪住杨志,说道:「我偏要买你这口刀!」
84 杨志道:「你要买,将钱来!」
85 牛二道:「我没钱!」
86 杨志道:「你没钱,揪住洒家怎地?」
87 牛二道:「我要你这口刀!」
88 杨志道:「我不与你!」
89 牛二道:「你好男子,剁我一刀!」
90 杨志大怒,把牛二推了一交。
91 牛二爬将起来,钻入杨志怀里。
92 杨志叫道:「街坊邻舍都是证见!杨志无盘缠,自卖这口刀,这个泼皮强夺洒家的刀,又把俺打!」
93 街坊人都怕这牛二,谁敢向前来劝。
94 牛二喝道:「你说y挥A,便打杀,直甚么!」
95 口里说,一面挥起右手,一拳打来。
96 杨志霍地躲过,拿著刀抢入来;一时性起,望牛二颡根上搠个著,扑地倒了。杨志赶入去,把牛二胸脯上又连搠了两刀,血流满地,死在地上。
97 杨志叫道:「洒家杀死这个泼皮,怎肯连累你们。泼皮既已死了,你们都来同洒家去官府里出首!」
98 坊隅众人慌忙拢来,随同杨志,径役开封府出首。
99 正值府尹坐衙。
100 杨志拿著刀,和地方邻舍众人都上厅来,一齐跪下,把刀放在面前。
101 杨志道:「小人原是殿司使,为因失陷花石纲,削去本身职役,无有盘缠,将这口刀在街货卖,不期被个泼皮破落户牛二强夺小人的刀,又用拳打小人,因此一时性起,将那人杀死。众邻舍都是证见。」
102 众人亦替杨志告诉分诉了一回。
103 府尹道:「既是自行前来出首,免了这厮入门的款打。」
104 且叫取一面枷枷了,差两员相官,带了仵件行人,监押杨志并众邻舍一千人犯都来天汉州桥边登场检验了,叠成文案。
105 众邻舍都出了供状保放,随衙听候当厅发落,将杨志于死囚牢里监守。
106 牢里众多押牢,禁子,节级见说杨志杀死没毛大虫牛二,都可邻他是个好男子,不来问他取钱,又好生看觑他。
107 天汉州桥下众人为是杨志除了街上害人之物,都敛些盘缠,凑些银两来与他送饭,上下又替他使用。
108 推司也觑他是个有名的好汉,又与东京街上除了一害,牛二家又没苦主,把款状都改得轻了,三推六问,却招做「一时斗殴杀伤,误伤人命;」待了六十日限满,当厅推司禀过府尹,将杨志带出厅前,除了长枷,断了二十脊杖,唤个文墨匠人刺了两行「金印,」迭配北京大名府留守司充军。
109 那口宝刀没官入库。
110 当厅押了文牒,差两个防送公人,免不得是张龙,赵虎,把七斤半铁叶盘头护身枷钉了,分付两个公人,便教监押上路。
111 天汉州桥那几个大户科敛些银两钱物,等候杨志到来,请他两个公人一同到酒店里吃了些酒食;把出银两赍发两位防送公人,说道:「杨志个好汉,与民除害;今去北京,路途中望乞二位上下照觑,好生看他一看。」
112 张龙,赵虎道:「我两个也佑他是好汉,亦不必你众位分付,但请放心。」
113 杨志谢了众人。
114 其馀多的银两尽送与杨志做盘缠,众人各自散了。
115 卑里只说杨志同两个公人来到原下的客店里算还了房钱,饭钱,取了原寄的衣服,行李北,安排些酒食请了两个公人,寻医士赎了几个棒疮的膏药贴了棒疮,便同两个公人上路。
116 三个望北京进发,五里单牌,十里支牌,逢州过县,买些酒肉,不时请张龙,赵虎吃。
117 三个在路,夜宿旅馆,晓行驿道,不数日,来到北京,入得城中,寻个客店安下。
118 原来北京大名府留守司,上马管军,下马管民,最有势。
119 那留守唤作梁中书,讳世杰;他是东京当朝太师蔡京的女婿。
120 当日是二月初九日。
121 留守升厅。
122 两个公人解杨志到留守司厅前,呈上开封府公文。
123 梁中书看了。
124 原在东京时也曾认得杨志。
125 当下一见了,备问情繇。
126 杨志便把高太尉不容复职,使尽钱财,将宝刀货卖,因而杀死牛二的实情,通前一一告禀了。
127 梁中书听得大喜,当厅就开了枷,留在厅前听用,押了批迥与两个公人自回东京,不在话下。
128 只说杨志自在梁中书府中早晚殷听候使唤。
129 梁中书见他谨勤,有心要抬举他,欲要迁他做个军中副牌,月支一分请受,只恐众人不伏,因此,传下号令,教军政司告示大小诸将人员来日都要出东郭门教场中去演武试艺。
130 当晚,梁中书唤杨志到厅前。
131 梁中书道:「小人应过武举出身,曾做殿司制使职役。这十八般武艺,自小习学。今日蒙恩相抬举,如拨云见日一般。杨志若得寸进,当效衔环背鞍之报。」
132 梁中书大喜,赐与一副衣甲。
133 当夜无事。
134 次日,天晓,时当二月中旬,正值风和日暖。
135 梁中书早饭己罢,带领杨志上马,前遮后拥,往东郭门来。
136 到得教场中。
137 大小军卒并许多官员接见,就演武得前下马,到厅上正面撒著一把浑银交椅坐上。
138 左右两边齐臻臻地排著两行官员∶指挥使,团练使,正制使,统领使,牙将,校尉,正牌军,副牌军。
139 前后周围恶狠狠地列著百员将校。
140 正将台上立著两个都监∶一个唤做李天王李成,一个唤做闻大刀闻达。
141 二人皆有万天不当之勇,统领著许多军马,一齐都来朝著梁中书呼二声喏。
142 却早将台上坚起一面黄旗来。
143 将台两边,天右列著三五十对金鼓手,一齐发起擂来。
144 品了三通画角,发了三通擂鼓,教场里面谁敢高声。
145 又见将台上竖起一面净平旗来,前后五军一齐整肃。
146 将台上把一面引军红旗麾动,只见鼓声响处,五百军列成两阵,军士各执器械在手。
147 将台上又把白旗招动,两阵马军齐齐地都立在面前,各把马勒住,梁中书传下令来,叫唤副牌军周谨向前听令。
148 右阵里周谨听得呼唤,跃马到厅前,跳下马,插了枪,暴雷也似声个大喏。
149 梁中书道:「著副牌军施逞本身武艺。」周谨得了将令,绰枪上马,在演武厅前,左盘右旋,右旋左盘,将手中枪使了几路。
150 众人喝采。
151 梁中书道:「叫东京对拨来的军健杨志。杨志转过厅前,唱个大喏。梁中书道:「杨志,我知你原是东京殿司府制使军官,犯罪配来此间。即日盗贼猖狂,国家用人之际。你敢与周谨比试武艺高低?如若赢得,便迁你充其职役。」
152 杨志道:「若蒙恩相差遣,安敢有违钧旨。」
153 梁中书叫取一匹战马来,教甲仗库随行官吏应付军器;教杨志披挂上马,与周谨比试。
154 杨志去厅后把夜来衣甲穿了;拴束罢,带了头盔弓箭腰刀,手拿长枪,上马从厅后跑将出来。
155 梁中书看了道:「著杨志与周谨先比枪。」
156 周谨怒道:「这个贼配军!敢来与我交枪!」
157 谁知恼犯了这个好汉,来与周谨斗武。
158 不因这番比试,有分教杨志在∶万马丛中闻姓名,千军队里夺头功。
159 毕竟杨志与周谨比试,引出甚么人来,且听下回分解。
URN: ctp:ws18039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ens.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