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卷十四禮九

《卷十四禮九嘉禮[View] [Edit] [History]

1 卷十四 禮九嘉禮
2 ◎經筵日講洪武三年二月,上御東閣。學士宋濂、待制王私病洞笱А貳
3 十六年八月,上御謹身殿,命東閣大學士吳沈等進講《周書立政。》
4 十八年九月,上御華蓋殿。大學士朱善以《周易》進講。已上《禮通考》。
5 洪武中,令儒臣更番入禁中,每日輪一員進講侍直,誤者罪之。如大學士吳沈嘗坐進講遲誤被劾。《殿閣詞林記》。
6 永樂二年六月朔,御文華殿。大學士楊士奇以《大學》講義進,上覽其文,善之。遂命翰林、春坊諸臣,分撰諸經講義,與閣臣再閱。有未當處,悉與改正,然後呈講。
7 宣德二年二月己酉,御文華殿,召翰林進講《離婁篇》。三年二月,進講《舜典》,因命左右出菜茗以賜講官。已上《禮通考》。
8 宣德以前,儒臣進講無定日,亦無定所。正統元年三月,楊士奇、楊榮、楊溥請開經筵,並擇老成識達大體者數人,以供侍講之職。太皇太后然之,命士奇、榮、溥及侍講學士王直等為經筵官,以月之二日、十二日、二十二日會講文華殿。餘日仍令講讀官四人入講經史。《三編》。
9 正統初選經筵官,閣臣悉以翰林院官充選。時章後在內,批云:「如何不見居外賢良?」以旨付宏文館,於是劉球諸人自部屬進次經筵。陸金弋《病逸漫記》。
10 景泰元年二月癸未,初開經筵。上每臨講幄,輒命中官擲金錢於地,任講官遍拾之,號恩典。文臣與者,內閣高愕韌猓惟儀銘、俞山、俞綱、蕭痢⒄早數人而已。《儀銘傳》。
11 八月,御經筵。先是御史許仕達上言:「經筵之講,一暴十寒,聖學何以有成?正統間,上下蒙蔽,無敢言者。願陛下於經筵之外,日召儒臣講論經史。稽之於古,驗之於今,以應無方之變。」優詔褒答。《實錄》。
12 故事:勛臣不知經筵,閣臣俱同知經筵。至李賢,以首輔與勛臣俱知經筵,遂以為例。《春明夢餘錄》。
13 成化五年八月,複御經筵。先是劉定之請:「經筵兼講太祖御制諸書,斥異端邪教,勿令害政耗財。」上留其疏,至是乃詔行之。《憲章錄》。
14 弘治元年三月,吏部侍郎楊守陳請遵祖制,開大小經筵。略言:「大經筵但如舊制。若小經筵,當擇端介博雅之臣,以次進講。凡前朝典籍,祖宗謨訓,百官章奏,皆當貯文華後殿,退朝披覽。日令內閣一人,講官二人,居前殿右廂,有疑輒問。一日間,居文華殿之時多,處乾清宮之時少,則欲寡心清,臨政不惑,而出治之本立矣。」帝遂於月之丙子開經筵。翼日丁丑,命儒臣進講。《楊守陳傳》。
15 七月,文華殿日講畢,賜講官程敏政等各織金緋衣金帶。上皆呼「先生」而不名。王圻《通考》。
16 諭德王華在講幄最久,孝宗甚眷之。李廣貴幸;華講《大學衍義》至唐李輔國與張後表裹用事,指陳甚切。帝命中官賜食勞焉。《王守仁傳》。
17 五年二月,定經筵俱用吉服。《大政記》。
18 十年三月,有詔以下旬御經筵。給事中楊廉言:「故事:經筵一月三舉。苟以月終起,以月初罷,則進講有幾?且經筵起而後日講繼之;今遲一日之經筵,即輟一日之日講也。」報聞。《儒林楊廉傳》。
19 侍講學士王鏊充講官。中貴李廣導帝游西苑。鏊講:「文王不敢盤於游田,」反覆規切,帝為動容。講罷,謂廣曰:「講官指若曹耳!」《王鏊傳》。
20 十八年二月,上御經筵。學士張元禎請講《太極圖》、《西銘》等書。上觀之喜曰:「天生斯人,以開朕也。」元禎長不逾中人,每日講,上特設低幾聽之。《元禎傳》。
21 正德元年三月丁亥,大學士劉健等言:「自開講以來,不時傳旨暫免者,多以兩宮朝謁為詞。近又云:擇日乘馬。臣等愚見,以為乘馬等事,似與講學兩不相妨。至於慈宮問安,往來不過頃刻。且兩宮以宗社為念,見皇上勤於講學,亦必喜動顏色。今以頃刻之問安,而廢一日之學業,恐非所以慰聖顏,承慈意也。伏乞日勤聽講,除舊例假日外,其餘尋常之日,不暫停免。使臣等得以少效涓埃,則聖德日隆,聖治日新矣。」報可。
22 九月戊寅,上御經筵。先是經筵既開,以暑月停免。至八月,劉健等以為請。時上方大婚,命俟九月。至是,司禮監複傳旨,欲免午講。健等以:「先帝故事,日再進講。伏乞聖明少留數刻,使臣等照舊每日二次進講。庶幾盡保傅之責,以免曠職之愆。」已上《實錄》。
23 二年三月,上御經筵。詹事楊廷和、學士劉忠直講。講畢,因致規諫語。上退,語劉瑾曰:「經筵講書耳!何添出許多話來?」瑾曰:「二人可令南京去。」於是並遷南侍郎。《昭代典則》。
24 嘉靖元年五月,命經筵輟講。林俊舉祖宗勤學故事以諫,不聽。《林俊傳》。
25 六月丁丑,大學士楊廷和等上言:「近以暑日,傳旨經筵日講俱暫免,又免午奏。臣等職司輔導,實有未安。伏乞宮中無事,不廢讀書。其《大學》、《尚書》,容臣等接續前日所講讀者,量進起、止。仍不時御文華殿召見臣等,俯賜訪問。」上是之。已而編修湛若水亦以為言,俱報聞。《實錄》。
26 六年六月,上諭:講官日輪一員,將經書《通鑒》撮其有關君德者,直錄其義以進。楊一清言:「經書淵微,《通鑒》浩繁、請日講《大學衍義》。」從之。《通紀》。
27 是月,定講《大學衍義》儀。每月初三、初八、十三、十八日,用經筵講官二員進講,內閣學士一員侍班。講畢,賜茶酒飯,俱如日講儀。《王禮通考》。
28 經筵講官及執事官失儀,舊制:許令出班請罪,得面宥。世宗以經筵乃講學親賢之地,一切差誤,令侍儀科道退而具奏,免其自請。《春明夢餘錄》。
29 八年三月,上御經筵。國子祭酒陸深進講,言:「經筵講章必送內閣裁定,是其意盡出閣臣,講官不過口宣之耳。此於大義未安,而感孚之道亦甚相遠。請容臣等各陳所見,因以觀臣等之深淺。更請自訓詁衍繹之外,凡天下政事典章,得依經比義,條列陳奏,以裨聖學。」上以深欺罔,詔降一級,謫延平同知。《通紀》。
30 十年,定無逸殿講儀。《五禮通考》。
31 十二年五月,召講官廖道南進講《論語高宗諒陰節》。吏部尚書汪金宏求大學士張孚敬改題,以其有「君薨,聽於塚宰」句。道南執不肯,孚敬遂具揭帖以進。上批云:「前日徐縉講《孟敬子章》,撤去二節『人之將死』不講。夫死生人道之常,何諱有?如卿等言,則忠讜之論何由得聞?還命道南照舊進講。」王圻《通考》。
32 隆慶六年,定:每日早講畢,帝進暖閣少憩,閱章奏。閣臣等退西廂房。久之,率講官再進午講,講《通鑒節要》及《貞觀政要》。講畢,帝還宮。凡三、六、九視朝日,暫免講讀。《禮志》。
33 神宗即位,張居正請定三、六、九日視朝,餘日御文華殿講讀。《三編》。
34 萬歷初,御經筵畢,覽《貞觀政要》,曰:「唐太宗多有慚德,魏徵大節有虧。」命以後講《禮記》,其《貞觀正要》停講。《春明夢餘錄》。
35 二年十二月,講讀畢,問張居正:「元夕鰲山煙火,祖制乎?」對曰:「非也。成化間,以奉母後。當時諫者,不獨言官,即翰林亦有三四人上疏。糜費無益,所當節損。」上曰:「然。」明年元夕,罷煙火鰲山。同上。
36 是年,定經筵春講,以二月十二日起,至五月初二日止;秋講以八月十二日起,至十月初二日止。《禮志》。
37 六年十二月甲辰,張居正以聖學方新,經筵日講,遠稽古訓,不若近事之可徵;上溯先王,不若家法之易守。乃屬儒臣將太祖、列聖《實錄》、《寶訓》分類編輯,以經筵日進講。上嘉納之。《春明夢餘錄》。
38 十五年二月,罷日講。申時行請免日講,仍進講章,以備觀覽。自後為故事,講筵遂永罷。《申時行傳》。
39 熹宗初御講筵,內閣戒講官宜簡要,講畢勿多獻。孫承宗曰:「主上幼衝,正宜詳明切直,博引曲譬。若講官聽中堂為芟改,中堂又視中官為忌諱,則講筵為無人矣。」講官李光元亦言:「講章不宜芟改。」上書爭之。《春明夢餘錄》。
40 天啟二年十月,文震孟上《勤政講學疏》。略言:「經筵日講,臨御有期。學非不講,然侍臣進講,鋪敘文辭,如蒙師誦說已耳。祖宗之朝,君臣相對,如家人父子,咨訪軍國重務,閭閻隱微,情形畢照,奸詐無所藏。左右近習,亦無緣蒙蔽。若僅尊嚴如神,上下拱手。經傳典謨,徒習故事。安取此正笏垂紳、展書簪筆者為?」《震孟傳》。
41 時有詔停經筵日講。給事中周朝瑞等言:「此果出聖意,輔臣當引爭。如輔臣阿中涓意,則其過滋大。且主上衝齡,志意未定,獨賴朝講不輟,諸臣得一覲天顏,共目指鹿之奸。今常朝已漸傳免,儻並講筵廢之,九閽既隔,無謁見時。司馬門之報格不入,呂大防之貶不及知,國家大事去矣。」會禮部亦以為言,乃命曰講如故。《朝瑞傳》。
42 崇禎元年,文震孟官中允,充日講官,在講筵最嚴正。時大臣數逮系,震孟講《魯論》「君使臣以禮」一章、反覆規諷。帝即降旨出尚書喬允升、侍郎胡世賞於獄。帝嘗足加於膝,適講《五子之歌》,至「為人上者奈何不敬,」以目視帝足。帝即袖掩之,徐為引下。時稱「真講官。《震孟傳》。
43 三年,日講官羅喻義呈講章於政府。溫體仁今改,不從。體仁怒,上言:「故例:唯經筵進規,多於正講。日講則講多規少。今喻義以日講用經筵之例,令刪改不從。」乃下吏部議。喻義奏辯曰:「講官於正文外,旁及時事,亦舊制也。臣展轉敷陳,冀少有裨益。體仁刪去。臣誠恐愚忠不獲上達,致忤輔臣。今稿草具在,望聖明省覽。」部議:革職閒住。《喻義傳》。
44 十五年,倪元璐以大司農充講官,講「生財有大道」一節,極言加派聚斂之害。上震怒,謂:「邊餉匱乏,部中未見有長策,徒作此皮面語。」元璐徐曰:「臣儒者,所陳雖是書生語,然不敢懷利以事君。」上默然。次日謂閣臣曰:「講筵有問難而無詰責。昨日之言,朕甚悔之。」《春明夢餘錄》。
45 ◎東宮出閣講學
46 洪武元年十月,建大本堂。命魏觀侍太子說書及授諸王經。又選國子生國琦、王璞、張傑等十餘人,侍太子讀書禁中。琦等入對謹身殿。帝謂殿中侍御史郭淵文等曰:「諸生於文藝習矣。然與太子處,當端其心術,不流浮靡。」《紀明》。
47 初,太祖命學士宋濂授皇太子諸王經於大本堂,後於文華後殿。世宗改為便殿,遂移殿東廂。《禮志》。
48 濂傅太子,先後十餘年,凡一言動,皆以禮法諷勸,使歸於道。至有關政教及前代興亡事,必拱手曰:「當如是,不當如彼。」皇太子每斂容嘉納,言必稱「師父」云。《宋濂傳》。
49 天順二年四月乙丑,皇太子出閣講讀。上語廷臣曰:「東宮講讀宜在文華殿,朕欲移居武英殿,但早晚朝見太后不便。」乃以左廊居東宮。《昭代典則》。
50 成化十八年十二月,《文華殿大訓》成。書凡二十八卷,列綱四:曰《進學》,曰《養德》,曰《存倫》,曰《明治》。帝親制文弁其首,命詹事彭花、中允周經等進講於太子。太子每起立拱聽。萬安以為勞,謂講官宜請坐聽。華與經不從,竟得如禮。《三編》。
51 弘治十一年三月己亥,皇太子出閣讀講。東宮宦豎不欲太子近儒臣,數以事間之。詹事吳寬上疏曰:「東宮講學,寒暑風雨則止,朔望令節則止。一年不過數月,一月不過數日,一日不過數刻。是進講之時少,輟講之時多,豈容複以他事妨之?古人八歲就傅,即居宿於外,欲令離近習,親正人。庶民且然,況太子天下本哉?」《吳寬傳》。
52 十五年,尚書馬文升奏:「皇太子當進學之時,雖日出讀書,止在左春坊與二三內閣翰林等官相接。且去處頗狹,未甚從容。古者帝王之教太子,左右前後,罔非正人,是以教諭而德成。臣愚請皇太子照皇上御經筵故事,每月三次,初六、十六、二十六,出御文華殿,令六部、都察院、諸卿、掌印官同內閣大臣、東宮講讀等官侍班讀書,庶皇太子收斂身心。相接日久,自然識見益廣。」疏入,帝不納。《明臣奏議》。
53 嘉靖二十五年,皇太子生十一年,猶未出閣講學。御史周冕極言諭教不可緩,請早降綸音,慎選侍從。帝怒,謫雲南典史。《周冕傳》。
54 萬歷二十年正月,給事中李獻可偕六科諸臣疏請豫教。言:「元子年十有一矣,豫教之典,當及首春舉行。儻謂內廷足可誦讀,近侍亦堪輔導,則禁闥幽間,豈若外朝之清肅,內臣忠敬,何如師保之尊嚴?」《李獻可傳》。
55 二十二年,皇長子常洛出閣講學,時已十四歲。帝手諭閣臣,令議出閣講學禮儀。兵部請護衛,工部奏儀仗,禮部進儀注,皆留中。令止豫告奉先殿,朝謁兩宮,他禮皆廢。給事中張貞觀等言:「禮官議:『御門受賀。』皇長子見群臣之禮,載在舊儀。即諸王加冠,亦以成禮而賀,賀畢謁見。元子初出,乃不當諸王一冠乎?且謁謝止兩宮,而缺然於陛下及中宮母妃之前,非所以教孝。賀靳於二皇子,而漠然於兄弟長幼之間,非所以序別。」疏入忤旨,奪俸一年。《張貞觀傳》。
56 三十七年二月,大學士葉向高請令東宮講學。時東宮輟講者五年,廷臣屢請,不得命。至是,向高擇吉以請,亦不報。自是,歲春秋必懇請,帝不納。《向高傳》。
57 四十四年,皇太子輟講已十有二年。群臣諫疏凡數百上。及是始命舉行,以詹事府劉一景等為講讀官。皇太子進執事諸臣及賜酒饌,皆稱「先生」;進對進仿,敏妙合法。中外大悅。然一講而輟,後不複更舉矣。《三編》。
58 崇禎十一年二月,太子出閣。十五年正月關講。閣臣條上講儀。七月,改慈慶宮為端本宮。慈慶,懿安皇后所居也。時太子年十四,議明歲選婚,故先為置宮,而移懿安後於仁壽殿。《諸王傳》
59 ◎冠禮
60 太子、皇孫年十二或十五始冠。天子自為主,擇三公、太常為賓贊。凡三加冠、一祝醴。成化間始定祝詞、醮詞、勒戒詞。其諸王冠、祝醮詞,皆洪武間定。《會典》。
61 洪武元年,定皇太子冠禮。《通典》。 始加折上巾,再加遠游冠,三加九旒冕。陸金弋《病逸漫記》。 二十六年,定親王冠禮。《會典》。
62 永樂九年十一月,立皇長子瞻基為皇太孫,冠於華蓋殿。冕服如皇太子,玉圭如親王。《三編》。 景泰四年二月乙未,皇太子冠。《大政記》。
63 成化十四年三月,續定皇太子冠禮:初加翼善冠,再加皮弁,三加冕旒。《會典》。 甲子,皇太子冠。《大政記》。 二十三年,更定親王冠禮。《會典》。
64 弘治九年三月乙亥,皇太子冠。《大政記》。
65 嘉靖二十四年,穆宗在東宮,方十歲,欲行冠禮。大學士嚴嵩、尚書費採初皆難之,後遂阿旨,以為可行,而請稍簡煩儀,止取成禮。帝以冠當具禮,至二十八年始行之。《禮志》。
66 三十一年三月癸未朔,裕王、景王行冠禮。賓自致祝,不再宣祝官。《會典》。 隆慶元年十一月,定東宮加冠儀注。宏孝殿、神霄殿亦當預告。
67 萬歷三年正月,帝擇日長發,命禮部具儀。張居正等言:「禮重冠、婚。皇上前在東宮,已行冠禮、三加彌尊,執爵而 >蘩竇瘸桑可略其細,不必命部臣擬議。第先期至奉先殿、宏孝殿、神霄殿以長發告。禮畢,詣兩宮皇太后,行五拜三叩頭禮。隨禦乾清宮受賀。」帝是之,遂著為令。《通典》。
68 二十四年,禮部奏:』皇長子出閣在邇,合先行冠禮,以見講官。但尚未冊立;既不可遽用東宮之儀,又不可下同親王之服。姑令暫著常服出講,以待冊立之日,再行冠禮,如敕奉行。」禮科給事中楊天民奏:』皇長子已及十有五歲,加冠、選婚,正當其候。乞諭禮部擇吉具儀,及時並舉,則於大典有光。」《典匯》。
69 二十九年,禮部尚書馮琦言:「舊制:皇太子冠,設冠席、醴席於文華殿內。今文華殿為皇上臨御遣官之地,則皇太子冠、醴度應移於殿之東序。又:親王冠,舊設席於皇極門之東廡,今皇太子移席於殿東序,則親王應移席於殿西序。」從之。《禮志》。
70 天啟元年正月,上行冠禮。科臣成明極為規以獻。《通紀》。
71 品官冠禮:始加緇布冠,再加進賢冠,三加爵弁。《會典》。 ○婚禮
72 洪武元年,令:民間婚娶,並依《朱子家禮》。又令:男女婚姻各以其時。或有指腹、割衫襟為親者,並行禁止。《會典》。 十二月,定皇太子親王士庶婚禮。《大政記》。
73 五年,詔曰:「古之婚禮,結兩姓之歡,以重人倫。近世以來,專論聘財,習染奢侈。宜令中書省集議,定制頒行,務從節儉,以厚風俗。違者,論罪如律。」《會典》。
74 十七年十二月,翰林院待詔朱善上疏,論昏姻律。曰:「民間姑、舅及兩姨子女,法不得為婚。仇家詆訟,或已聘見絕,或既婚複離。甚至兒女成行,有司逼奪。按舊律:『尊長卑幼相與為婚者,有禁。』蓋謂母之姊妹與已之身,是為姑、舅、兩姨,不可以卑幼上匹尊屬。若姑、舅、兩姨子女,無尊卑之嫌。成周時,王朝相與為婚者,不過齊、宋、陳、杞,故稱異姓大國曰伯舅,小國曰叔舅。列國齊、宋、魯、秦、晉,亦各自為甥舅之國。後世晉王、謝,唐崔、盧、潘、楊之睦,朱、陳之好,皆世為婚媾。溫嶠以舅子娶姑女,呂榮公夫人張氏即其母申國夫人姊女。古人如此甚多。願下群臣議,馳其禁。」從之。《朱善傳》。
75 二十六年正月,重定諸王、公主婚禮。《大政記》。
76 永樂十四年四月,定皇太孫婚禮。儀仗如親王,降皇太子一等,而用象輅。同上。 深澤知縣王源勸民及時嫁娶,革其爭財之俗。《王源傳》。
77 明興,諸帝即位後,行冊立禮。正統七年,英宗大婚,始定儀注。《禮志》。
78 天順八年,憲宗即位。有司以遺詔請大婚。南京吏部侍郎章綸言:「山陵尚新,元朔未改。百日從吉,心寧自安。陛下踐阼之初,當以孝治天下。三綱五常,實原於此。乞俟來春舉行。」議雖不從,天下感重其言。」《章綸傳》。
79 成化十八年十一月,禁諸王府不得與親屬為婚。《大政記》。
80 正德元年七月,帝將大婚,詔取太倉銀四十萬兩。御史趙佑言:「左右以婚禮為名,將肆無厭之欲。計臣懼禍而不敢阻,閣臣避怨而不敢爭。用如泥沙,坐致耗國。」韓文亦連疏請,命減四之一。《趙佑傳》。
81 嘉靖元年九月乙巳,以大婚期近。遣徐元祚告天地,郭勛告太廟。刑部尚書林俊上言:「今日之最急者,惟取法祖宗,躬行節儉。茲大婚屆期,六禮之儀,固不可缺,中外賞犒,為費尤多。時絀舉贏,其何能濟?願一切罷省,崇節儉以為天下先。」詔褒納之。《實錄》。
82 舊制:立後謁內廟而已。嘉靖十三年正月,立皇后方氏,下禮臣議廟見禮。於是群臣議,以天子立三宮以承宗廟,《禮經》有廟見之文。乃考據《禮經》,參稽《大明集禮》,擬儀注以上。至期,帝率後謁太廟及世廟。同上。
83 三十二年正月,詔裕王、景王出邸,同日婚。禮部尚書歐陽德以裕王儲貳,不當出外,疏言:「曩太祖以父婚子,諸王皆處禁中。宣宗孝宗以兄婚弟,始出外府。今事與太祖同,請從初制。」帝不許。德又言:「《會典》醮詞,主器則曰『承宗』,分藩則曰『承家』,今裕王當何從?」帝不悅,然終諒其誠,婚亦竟不同日。《歐陽德傳》。
84 萬歷六年,帝大婚屆期,以張居正充納採、問名副使,吉服從事。給事中李淶言:「大婚重典,而使居正變服從吉,駭觀聽,不宜。乞別簡用。」不聽。《三編》。
85 十年議准:宗室奏選正配,仍奏請封號。俟有成命,方許成婚。若成婚在未封之先者,謂之擅婚。所生之子,止許請名,不許請封。王圻《通考》。
86 又議准:宗室子女年十五以上,奏行本境內官軍、軍民之家及居官入籍年久者選擇婚配。雖系重結王親,亦必服屬無礙,方准題請授封成婚。同上。
87 二十四年四月,以諸皇子婚,詔取太倉銀二千四百萬兩。戶部告匱,命嚴核天下積儲。《本紀》。 ○鄉飲酒禮
88 洪武初,詔中書省詳定鄉飲酒禮。使民歲時宴會,習禮讀律。期於申明朝廷之法,郭敘長幼之節。遂為定制。
89 五年四月戊戌,詔天下行鄉飲酒禮。每歲孟春孟冬,有司與學官率士大夫之老者,行於學校。民間里社以百家為一會,或糧長里長主之。年最長者為正賓,餘以齒序。每季行之。讀律令,則以刑部所編申明戒諭書兼讀之。武職於每月朔日,以大都督府所編戒諭書率僚佐讀之。已上《會典》。
90 是年,魏觀出知蘇州府,聘耆民周壽誼、楊茂、林文友,行鄉飲酒禮。《魏觀傳》。 十四年二月,申明鄉飲酒禮。《大政記》。
91 十六年,頒行《鄉飲酒禮圖式》。其儀:以府州縣長吏為主,以鄉之致仕官有德行者為人巽;擇年高有德者為賓,其次為介,又其次為三賓,又其次為眾賓,教職為司正。贊禮、贊引、讀律皆使能者。《會典》。
92 十八年,重定鄉飲酒禮。敘長幼、論賢良、別奸頑、異罪人。其坐席間:高年有德者居於上,高年純篤者居於次,餘以齒序。其有曾違條犯令之人,列於外坐,同類者成席,不許雜於善良之中。同上。
93 二十二年,定鄉飲酒禮,以善惡分列三等為坐次,不許混淆。如有不遵序坐及有過之人不赴飲者,以違制論。《會典》。 ○禁逾侈
94 洪武元年十二月,諭中書省臣曰:「帝王之治天下,必定禮制,以辨貴賤,明等威。是以漢高初興,即有衣錦繡綺稀⒉儔、乘馬之禁。歷代皆然。近代風俗相沿,流於奢侈。閭里之民,服食居處,與公卿無異。貴賤無等,僭禮敗度。此元之所以失也。宜明立禁條,頒示中外,俾各有所守,以正名分。」《聖政記》。
95 三年八月己卯,申禁官民器服僭用。《大政記》。
96 十八年九月庚午,諭戶部曰:「足食在於禁末作,足衣在於禁華靡。宜申明天下:四民各守其業,不許游食;庶民之家,不許衣錦繡。」《大訓記》。
97 二十六年六月辛丑,申嚴公侯制是度僭侈之禁。《大政記》。
98 三十年八月,上御奉天殿,見散騎舍人衣極鮮麗,問:「制用幾何?」對曰:「五百貫。」上曰:「五百貫,農夫十數口之家一歲之資也。爾乃費之於一衣,豈非暴殄?」命切責之。《昭代典則》。
99 宣德四年二月乙未,諭行在禮部尚書胡水熒曰:「朝廷之禮,最先正名。尊卑等級,不可僭差。凡內外官員士庶,服飾儀從,皆有定制。近多越禮犯分。其揭榜申明定章,使無僭越。」《大訓記》。
100 成化六年十二月,禁奢侈,從給事中王宏請也。《大政記》。 弘治十一年十二月庚子,禁中外奢靡逾制。
101 正德元年六月辛酉,禁吏民奢靡。十四年二月丁未,禁冠服非制。嘉靖九年二月丁丑,禁官民服舍器用逾制。十四年二月丁未,禁冠服非制。已上《本紀》。
102 二十四年閏正月,詔中外嚴禁奢靡。《大政記》。
103 二十七年四月,給事中奏請申明禮制。凡飲食、宴會、服舍、輿馬、器用之類,悉差為等第,令不得逾越。《憲章錄》。
104 萬歷五年六月戊辰,禁廷臣奢僭。《本紀》。 沈鯉為禮部尚書,念時俗侈靡,稽先朝典制,自喪、祭、冠、婚、宮室、器服率定為中制,頒天下。《沈鯉傳》。
105 崇禎十六年十月十六日敕:「朕浣衣減膳,已有逾旨。今用錫、木、磁器,以示儉約。其金銀各器,系關典禮者留用;餘貯庫以備賞賚。內外文武諸臣,俱宜省約。賊平之後,照舊。《春明夢餘錄》。
106 ◎旌表
107 明初,凡有孝行節義,由各地方申報,風憲官核實奏聞,即與旌表。其後止許布衣編民,委巷婦女得以名聞,其有官職及科目出身者,不與焉。《會典》。
108 洪武二十七年九月,命禮部定旌表例。時日照民江伯兒以母病,殺其三歲子祀岱嶽。有司以孝聞。帝怒其減絕倫理,杖百,戍海南。因命禮部定旌表孝行事例。尚書任亨泰議曰:「人子事親:居則致其敬,養則致其樂,有事則謹其醫藥。臥冰、割股,事非恆經。割股不已,至於割肝,割肝不已,至於殺子。違道傷生,莫此為甚!墮宗絕祀,尤不孝之大者,宜嚴行戒諭。儻愚昧無知,亦聽其所為,不在旌表之例。」詔曰:「可。」《任亨泰傳》。
109 徐宗實為蘇州通判,請旌元節婦王氏。禮部以前朝事,不當允。宗實言:「武王封比干墓,獨非前朝事乎?」遂得旌。《徐宗實傳》。
110 宣德元年五月,總旗衛整女,母病篤,割肝煮液。母飲之而愈。禮部特為請旌。帝曰:「孝親有道。部腹割肝,豈可為孝?若因此傷生,其罪益大。女子無知,不必加罪。所請不允。」《大訓記》。
URN: ctp:ws182678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