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三十九回

《第三十九回》[View] [Edit] [History]

1 第三十九回遭疑忌皇子自刎修宿怨妹丈殉邊話說劉繼元奉了太宗旨意,方欲引導宋軍入城。忽然城墻上立定一員大將,不肯降宋。太宗問是何人,左右奏道:「乃是北漢建雄軍節度劉繼業。」太宗素聞劉繼業忠勇之名,意欲收為己用,即令劉繼元好言撫慰,勸他歸降。繼元遂遣親信入城,把不已的苦衷告知繼業,勸他解甲出降,保全百姓的性命。
2 繼業無法可施,只得大哭一場!解甲開城,放入宋軍。太宗入城,首先召見繼業,授為右領軍衛大將軍,賞賜甚厚。那劉繼業本姓楊,太原人氏,在劉崇時節,屢立戰功,賜姓為劉;降宋後仍復原姓,止以業字為名,即俗小說中所稱楊令公是也。
3 北漢自劉崇立國,傳至繼元,共歷四主,至此遂亡。
4 太宗既滅北漢,命毀太原舊城,改為平晉縣,以榆次縣為州,遣使分部徙太原人民,前往居住,且縱火焚燒太原廬舍,老幼男婦,遷避不及,焚斃者不計其數。
5 太宗乃出發太原,欲移得勝之師,順道伐遼,恢復故地。潘美等皆以師老餉匱為言,請太宗班師回汴。獨侍衛崔翰,以為時不可失,勸太宗進取,以免再舉。
6 太宗大喜!遂從太原啟行,到得易州。遼刺史劉字,及涿州判官劉原德,先後獻城投降。太宗留兵駐守,進取幽州。遼將耶律奚底耶律希達率兵來戰,被宋兵殺得大敗而逃。太宗命宋偓、崔彥進、劉遇、孟玄喆乘勝圍攻,另外分兵往徇各地,薊州、順州,依次請降。幽州為遼將耶律學古多方守御,尚未攻下。太宗親自督攻,晝夜不休,眼看得難以支持,忽報遼相耶律沙來救幽州。太宗遂親統大軍,至高梁河迎戰,將士奮勇格鬥,耶律沙亦揮兵抵御,一時之間,金鼓齊鳴,旌旗飛舞,遼兵死傷甚多,漸不能支,向後退去。太宗見遼兵已敗,揮軍急進,忽聽一聲炮響,遼兵分左右兩翼殺來,左翼是耶律斜軫,右翼是耶律休哥耶律休格。休哥為遼邦名將,智勇足備,部下的都是精銳之卒。宋軍正戰得疲乏,怎禁兩支精兵,沖殺過來,頓時不能抵敵,紛紛潰散。耶律休哥乘勢殺入中軍。太宗見了,不覺倉皇失措,幸虧有輔超、呼延贊兩員勇將,死命保護著太宗,沖出重圍,走往涿州。宋將亦陸續敗退而回,檢點兵馬,喪失了一萬有餘。其時天色傍晚,正要入城休息,那耶律休哥帶了遼兵,又復追殺前來。宋軍已嚇得心膽俱碎,一聞遼兵追來,紛紛逃走。
7 太宗見軍心慌亂,料難抵擋,只得拍馬加鞭,向南奔走。
8 誰知天已昏黑,不辨路徑,太宗聞得後面喊殺的聲音,急於逃走,將馬韁收緊,用鞭亂捶,那馬急了,向前亂奔,忽然撲塌一聲,陷入泥淖裏面,連忙高聲呼救,前後左右,已無一人,不禁仰天嘆道:「朕誤信崔翰之言,親蹈危機,今雖追悔,已無及了!」正在急迫之際,忽見前面火光照耀,一隊人馬到來。
9 太宗未知是敵軍,還是自己人馬,心中更是惶急!直待人馬已至附近,見大旗上寫著一個斗大的楊字,太宗喜道:「來的正是楊業了。」連忙大聲呼救。來將聞聲而前,正是楊業。
10 原來楊業奉了太宗之命,往太原搬運糧草,接濟軍需,去了好幾日,方才回來,適值太宗遇險。楊業慌忙躍入淖中,將太宗拽上岸來,又把御馬牽引登岸,方才回身率一小將,拜見道:「臣救駕來遲,應該死罪!」太宗道:「朕非卿來,性命難保,何罪之有。」又指著小將問是何人。楊業恭身答道:「這是臣子延朗。」太宗連連誇獎道:「此子真千里駒也!」正在說著,後面塵頭大起,太宗驚道:「追兵又至,如何是好?」楊業道:「請御駕先行一程,由臣父子退敵便了。」遂即去牽太宗的御馬,那馬已倒臥在地,不堪乘坐了。乃啟奏太宗道:「御馬不復可乘,請陛下乘臣馬先行。」太宗道:「大敵當前,卿家何可無馬。朕看裝載餉械的驢車,可以騰一乘出來,由朕暫坐而行。」楊業聞命,急急騰出驢車請太宗坐上,命士卒保護前行,所有餉械,亦一律同行,自與延朗勒馬待敵。
11 不上片刻,那隊軍馬趨至,乃是孟玄喆、崔彥進、劉廷翰、李漢瓊等一班宋將,帶著敗殘人馬,退將下來。未見潘美亦垂頭喪氣,狼狽趨至,見了楊業,便問可見聖上。楊業即將前事告知。潘美道:「後面將有追兵怎生是好?」楊業道:「我父子二人,正思退敵,今有元帥與諸位將軍前來,怕他甚的!」
12 潘美聽了這話,甚覺慚愧!只得命楊業整頓殘兵,預備廝殺。
13 部署方定,遼兵果然追到,當先二將,一名兀環奴;一名兀里奚,勒馬飛出陣前。楊業躍馬橫刀,大呼道:「狗羯奴,快來納命!」兀環奴、兀里奚大怒,雙馬齊上。楊業力敵二人,毫無懼怯。延朗恐父有失,急忙挺槍助戰。兀里奚見了,即便迎往延朗。楊業與兀環奴對敵,戰不數合,被楊業一刀揮成兩段。兀里奚心內一慌,被延朗槍挑下馬,重復一槍,結果了性命。眾將見楊業父子獲勝,一齊上前助戰。遼軍喪了兩員大將,不敢對敵,慌忙退去;當為宋軍追殺一陣,奪還器械無數,方才收兵。回至定州,遇見太宗。太宗命孟玄喆屯定州;崔彥進屯關南,劉延翰、李漢瓊屯真定,又留崔翰、趙彥進等援應各鎮,駕返汴京,從此與遼人絕好。
14 當太宗伐幽州的時候,太祖長子武功郡王德昭,隨侍營中。
15 軍馬戰敗,不見了太宗,全營驚惶,盡疑太宗被難。諸將議論紛紛,便有人倡議擁立德昭,以安眾心。未及實行,已將太宗尋獲。這件事情傳入太宗耳內,心中老大不快!接連著損兵折將,班師而回,愈加憤怒!因此回京兩月,竟把太原的事情擱置起來,並不行賞,諸將皆有怨望之意。德昭還未覺察太宗的心事,只道是忘記了這件事情,便入宮朝見,請太宗論功行賞。
16 太宗聽了,愈加動怒!大聲叱道:「戰敗回來,還有什麼功賞可行?」德昭仍不見機,重又說道:「征遼雖然無功,北漢究屬蕩平,還請陛下分別行賞,免得將士缺望。」太宗見他堅請論功行賞,更加疑他有意籠絡將士,收買人心,便拍案怒道:「等待你做了皇帝,再賞他們也還不遲!」這兩句話,已把疑忌的心思和盤托出。
17 那德昭的性子,素來剛烈得很,如何忍受得住?嘿嘿的退出宮來,回至邸第,愈想愈惱,由惱而悲,想起了父母俱亡!
18 無可依賴,雖有繼母宋氏,兄弟德芳,一個徙居西宮,無異幽禁;一個年僅弱冠,未知人事。思來想去,一切悲感之事陡上心來,覺得活在世上毫無生趣,竟硬著心腸,向壁上拔下青鋒寶劍,自剔而亡。等到他人得知,已是碧血模糊,陰魂渺渺,死了長久了。只得前去報告太宗,太宗聞報,佯作大驚之狀,亟刻命駕往視,只見德昭,殭臥榻上,雙目不瞑。太宗故作悲哀,揮淚說道:「癡兒!癡兒!朕不過一時之怒,出言無度。
19 你又何至如此呢?「說罷,又抱著尸首,大哭一場,即命家屬好好殯殮,回至宮中,頒下詔來,贈德昭為中書令,追封魏王。
20 遂追論太原功,除賞生恤死外,加封皇弟廷美為秦王,總算是依從德昭的意思,這且不提。
21 單說遼兵殺敗了宋兵,大獲全勝,奏凱而回。遼主賢因宋人無故侵犯,意欲報怨,料定宋軍新敗,必然喪膽,正可乘機進取,遂命南京留守韓匡嗣,與大將耶律沙、耶律休哥,領兵五萬,入寇鎮州。
22 劉廷翰聞得遼兵入寇,忙約崔彥進、李漢瓊等,商議戰守之策。崔廷翰也道:「我軍方敗,元氣未復,今若與戰,勝負難以逆料,我想用詐降計,賺他入內,然後設伏掩之,必定獲勝。」劉廷翰道:「耶律休哥,乃遼邦名將,未必肯上圈套。」
23 李漢瓊道:「先去獻他糧餉。他必信為真情,料無不納之理。」廷翰也就點頭答應。
24 當下計議已定,便差人至遼營,獻糧請降。韓匡嗣見有糧餉,諒非詐降,便約定明日入城。差人去了,耶律休哥諫道:「南人多詐,恐是誘敵之計。」匡嗣道:「他若有詐,如何肯獻糧餉?」休哥道:「這正是欲取先與的計策。」匡嗣道:「我兵前次殺敗宋師數十萬,人人奪氣,個個驚心。今聞我軍前來,所以投降。我料他必是真情,可以無用多疑。」休哥見匡嗣不納良言,只得退出帳來,吩咐部下,不可妄動,須待自己將令,方可出發。
25 那韓匡嗣、耶律沙,見定宋將納降,只道鎮州垂手可得。
26 到了次日,領了人馬,直向鎮州城而來,將至城下,見城門大開,並無一人。
27 匡嗣即欲拍馬入城,護騎尉劉武雄,上前諫道:「元帥不可輕進,既然請降,如何不來迎接?」匡嗣聞言,也甚疑心。忽聽一聲炮響,城西殺出劉廷翰,城東殺出李漢瓊,大叫:「胡奴休走,快來納命!」匡嗣方知中計,拍馬便走。
28 部下人馬,見元帥已走,一齊往前亂奔,反把耶律沙的後隊沖動,耶律沙哪裡遏禁得住?只好倒退下來。突然又是一聲炮響,崔彥進引著一彪宋軍,從斜刺裏殺出,攔住去路。韓匡嗣、耶律沙的兵馬,腹背受敵,只好拼命沖突,要想殺條血路逃生。
29 不料宋將崔翰、趙彥進,得了遼人入寇鎮州的消息,各領一支兵前來救應,恰巧遇個正著,奮勇殺上,把韓匡嗣、耶律沙困在垓心,再也沖殺不出。正在萬分危機時,忽見宋軍陣後喊聲大起,一將挺刀躍刀,領了健卒,從北面殺入,正是耶律休哥。
30 韓匡嗣、耶律沙,見了救兵,滿心大喜!遂跟著休哥,殺出重圍。宋軍追趕一陣,斬首萬餘級,奪得糧草輜重無數,直追至遂城,方才收兵而回,各還原地,報捷宋廷。
31 太宗得報,與廷臣計議道:「遼人此次入寇鎮州,不能得志,必定侵犯它處。
32 朕想代州一路,最關重要,須遣良將鎮守,才保無虞。」群臣齊稱:「陛下明見萬里,應遣良將,預防遼兵入寇。」太宗道:「朕有一人,必定勝任。」遂命宣楊業上殿,楊業奉召前來。太宗道:「卿熟悉邊情,智勇兼備。今任卿為代州刺史,往防遼人。」楊業頓首謝恩,太宗敕賜橐裝,令其即日赴任。
33 楊業辭駕而出,率子延玉、延昭,星夜前往代州。延昭即延朗,隨父降宋,授職供奉官,改名延昭;楊業嘗說此子類我,因此屢次出兵,必令相隨。既抵代州,適值天寒地凍,楊業修繕城池絕不懈怠。轉眼之間,臘盡春回,又是太平興國五年,遼邦乘著天氣和暖,塞草已茁,又復大舉入寇。由耶律沙、耶律斜軫等,領兵十萬,徑趨雁門。雁門在代州北面,乃是最緊要的關隘,雁門有失,代州亦不能守。楊業得了遼兵大至的探報,便對延玉、延昭道:「遼兵號稱十萬,我軍僅有一二萬人,就是以一當十,也難獲勝,只可用智,不可力敵,先要殺個下馬威,命他知道厲害,方才不可輕視我軍。」延昭道:「兒意欲從間道出兵,襲擊遼兵後路,出其不意,必可獲勝。」楊業道:「此言正合我意,人馬不必過多,只要夤夜掩擊,令他自相驚潰,便可制勝。」當下議定,便挑精兵數千,由雁門西口西陘關出去,繞至雁門北口,正值更鼓沈沈,星斗黯黯,遙見雁門關下,黑壓壓的扎下數座大營,便命延玉率兵三千人,從左殺入;延昭帶兵三千人,從右殺人;楊業自領健卒百騎,獨踹遼兵中營,三支人馬,銜枚疾馳,到了遼營,一聲吶喊,沖殺進去。
34 耶律沙、耶律斜軫等,只防關內兵馬前來襲營,不料宋軍忽從營後殺來,驚疑飛將軍從天而下。大家嚇得東躲西逃,哪裡有心抵敵?中營裏面,有一遼邦駙馬,官居侍中節度使,名喚蕭咄李,素稱驍勇。見宋軍沖入營來,便持著利斧,上前廝殺,大喝:「俺蕭咄李在此,誰敢前來送死。」恰巧楊業一馬馳到,兩人戰在一處。
35 蕭咄李哪裡是楊業的對手,戰不數合,只聽得楊業大喊一聲,如半空中起了一個暴雷。蕭咄李吃了一驚,手中的斧,慢了一慢,已被楊業兜頭一刀,揮於馬下。遼兵見蕭咄李陣亡,嚇得魂膽俱喪,抱頭亂竄,自相踐踏,死者不計其數。耶律沙、耶律斜軫見部兵潰散,不可收拾,也只得逃命而去。楊業父子追趕一陣,便整軍入雁門關,檢點帶去的兵馬,只傷了數十個人,當即休息一日,馳回代州,露布奏捷。
36 遼人經此一場挫折,從此皆稱楊業為「楊無敵」,望見了楊字旗號,即便驚嘩,不敢迎戰了。
37 遼主賢聞得大軍敗回,不勝忿怒!竟親自督軍,大舉侵宋,命耶律休哥為先行,入寇瓦橋關。守關將士,聞得遼兵兩次敗退。料他沒甚伎倆,竟自開關迎戰,面水列陣。耶律休哥率領精騎,渡水南來。宋將欺他兵少,並不截擊,待到遼兵渡過岸來,始與交鋒。那休哥的部下,都是曾經百練的勁卒。宋軍如何抵敵得住?被他殺得大敗而逃,連關門都不能守,一哄逃走,奔入莫州。休哥直追至莫州城下,緊緊圍住,盡力攻打。敗耗到了汴京,太宗又下詔親征,調齊了兵將,向北進發,途中又接到官軍連次敗績的消息,連忙背道前進,行至大名。遼主聞得宋主御駕親征,料知兵勢其盛,恐難抵御,便率兵退去。
38 太宗聞報遼兵已退,乃令曹翰部署諸將,自回汴京。過了數日,又欲興師伐遼,廷臣皆迎合上意,奏稱應速取幽薊,恢復故土;獨左拾遺張齊賢,上書諫阻,其言甚為剴切。這張齊賢乃是曹州人氏,為人饒有智略,頗具膽識。太祖巡幸洛陽,曾以布衣上書。條陳十事已有四事稱旨,尚有六條,未合太祖之意。齊賢堅執以為可行,太祖發怒!命武士將他牽出,等到回至汴京,便對太宗說道:「朕這次巡幸西京得一張齊賢,日後可為汝之輔相,慎勿忘懷!」太宗謹記此言。太平興國二年,考試進士,齊賢竟至落第。太宗不見張齊賢中選,特開創例,一榜盡賜京官,齊賢始得出仕。歷任知州,入為左拾遺。此時因太宗又欲興師伐遼,上書直諫,太宗甚為嘉納,暫罷征遼之師。
39 且說趙普自從太祖時候罷了相位,出為河陽三城節度使,當時見太祖不加信任,知道再用無期。但他是個患得患失的鄙失,一旦丟了相位,心內如何不惱。卻因太祖識破了自己的行徑,料想恩寵必無恢復之望,到了任所,便想出了一個狡獪主意,為將來再相的地步。就上了一道本章,略言皇弟光義,忠孝兼會,外人謂臣輕議皇弟,臣怎敢出此;且曾預聞昭憲太后顧命;寧有貳心,知臣莫君。願賜昭鑒等語。
40 一道表章,卻有兩層用意:一是挾制太祖,不便再加他的罪;二是討好太宗,將來可以再用。當日太祖見了趙普的表章,果然上了他圈套,便親手將這表封好,同昭憲太后的遺詔,藏在金匱裏面。太祖賀崩,太宗繼位。趙普入朝,改封為太子太保,因為盧多遜所制,命奉朝請,閑住在京,鬱鬱不樂!欲想運動再入樞府,重柄朝政,偏偏那盧多遜十分厲害,令人散布謠言,說他本不願立晉王為帝。太宗聽了這話,雖不深信,心內卻甚是不樂!
41 趙普見勢頭不對,更加不敢輕動。他有個妹丈,名叫侯仁寶,曾經在朝供職。
42 盧多遜因和趙普嫌隙甚深,知道侯仁寶是他的妹丈,便調仁寶往知邑州。邑州地方,在南嶺以外,與交州相近。交州就是交趾,唐末為大理所並,遂入於唐。五代時歸屬南漢。太祖平了南漢,交州師丁璉,嘗入貢宋廷。璉死,弟璿襲職,年尚幼稚,為部將黎桓所拘禁,自稱權知軍府事。
43 趙普恐仁寶久居邕州,數年不調,老死嶺外,即設法上書,言交州可取之狀。
44 太宗見了普奏,果然惹動了好大喜功的心思,擬召仁寶入京,面詢邊情。那盧多遜何等奸刁,早知趙普之意,如何肯令仁寶入朝,急急面奏太宗道:「交州內亂,正可往取,先召仁寶,不但誤了時機,且恐洩漏秘密。不如密令仁寶,整兵直入,較為萬全。」太宗深然其言!遂降旨命仁寶為交州水陸轉運使,孫全光、劉澄、賈湜等為部署,進取交州。
45 仁寶奉了詔旨,不敢有違,只得整頓兵馬,偕同孫全興等,先後出發,行抵白藤江口。適值交州水軍,靠著江駐扎在那裡,江面上排列著戰船數百艘。侯仁寶率領人馬,當先沖入,交兵未及防備,大驚潰散。宋軍奪得戰船二百,大獲全勝,正要乘勝流入,仁寶自為前鋒,約孫全興等為後應,全興等屯兵不進,只有仁寶獨自殺入,沿路進去,勢如破竹,忽然接黎得桓來書,願意投降。仁寶道是真降,不甚戒備,到了夜間,一聲吶喊,黎得桓前來劫營,宋軍從睡夢中驚醒,人不及甲,馬不及鞍,連兵器也尋找不著,如何能夠抵擋?被交州兵一陣亂殺,仁寶死於亂軍之中。轉運使許仲宜據實奏聞,太宗降詔班師,拿問孫全興,立斬劉澄、賈湜以徇於軍;全興入京,亦復棄市,後來黎得桓遣使入貢,並上丁璿自請讓位的表章。太宗因懲前失,也就含糊過去。
46 獨有趙普用計不成,反害了自己妹丈的性命,內心愈加怨著盧多遜,恨不能立刻將他梟首,以出心頭之氣。無如多遜方膺主眷,哪裡尋得到間隙!況且多遜防備也十分嚴密,恐怕趙普運動廷臣,上章參劾,所有群臣奏疏,必令先行稟白自己,又要至匼門署狀,親書不敢妄陳利便,希望恩榮十字;因此朝右諸臣,盡皆側目。
47 趙普沒有法想,鎮日里恨聲嘆氣,怨忿填胸!及至皇子德昭自剔而亡,皇子德芳未幾亦因病而歿。趙普已瞧料了太宗的心事,不覺大豆道:「機會來了!」
48 果然不到幾日,便有晉邸舊僚柴禹錫、趙邸、楊守一等,直入內廷,密奏太宗,說秦王廷美,驕恣不法,勢將謀變,盧多遜交通秦王,有溝通情事。太宗聽了,甚是疑惑,密召趙普入朝詢問。趙普居然效著毛遂自薦道:「陛下如果使臣備位樞府,方能體察奸變。」並且叩頭自陳道:「臣忝為舊臣,預聞昭憲太后遺命,備承思遇,不幸贛直招憂,反為奸臣所沮,耿耿禺忠,無可告語。臣前次被遷,有人說臣訕謗陛下,臣曾上表自訴,極陳鄙悃,檔冊俱在,可以復按的。」太宗初聽趙普要備位樞府,體察奸變的話,知道他要把宰相做掃除廷美的交換品,後來又聽他有表自訴的一層話說。太宗即命取過金匱,打開一看,果然得著趙普的一道自訴表章,便對趙普說道:「人誰無過,朕不待五十,已知四十九年之非了。」乃面授趙普為司徒兼侍中,封梁國公,並密諭訪察廷美的反跡。這時他的第一步計劃,已經如願,便要進行第二步計劃,除去盧多遜,以洩心頭之恨了。便在室中獨自一人,以口問心,暗中思想道:「主上的行為,立意要背金匱遺命,欲除盧多遜。我也顧不得秦王廷美了。必須如此如此,方可一網打盡,報復前仇。」主意既定,便在暗中著進行起來。
49 你道趙普怎樣陷害廷美,連盧多遜也可一網打盡呢?原來廷美並非昭憲太后親生之子,乃是太宗乳母耿氏所生。那耿氏生得年少妖艷,為宣祖所愛,遂生廷美。
50 及宣祖既歿,耿氏又出嫁趙氏,生子名廷俊,為軍器庫使,耿氏封陳國夫人。廷美秉性粗率,凡事任意而行,不避嫌疑,因耿氏是自己生母,廷俊又是同母之弟,所以時常往來。其時太祖次子德芳,年才二十三歲,身體甚為強壯,忽然暴病而亡,距德昭自剔,不過一年有餘。廷美見德芳好好的暴疾逝世,想起太宗對待李煜的手段來,便疑及德芳之死,亦有暖昧情事,料是太宗要背金匱遣言,所以下出這樣毒手;自己是金匱內第一個應該傳位的人,深恐不能免禍,心內甚是憂懼;又因德昭、德芳俱遭慘死,心下頗覺悲憤,便不知不覺的形於口角,常對人說:「太宗有負兄意。」從來說的「言出如箭」不可妄發,廷美無意中一句話,便被一班諂諛小人,火上加油的入奏太宗說廷美謀反。太宗本因金匱遺言懷著鬼胎,得了此奏,恰好借此發作,遂罷廷美開封尹,出為西京留守,特擢告變的柴禹錫為樞密副史,楊守一為樞密都承旨,趙鎔為東匼門使,這樣一來,太宗的心事,已是顯而易見;又有趙普在暗中主張,那班小人樂得趁著機會,你也說廷美的歹話,他也說廷美的壞處。
51 太宗又拿定主意,要除去廷美。就此一來,便生生的把個廷美置於死地了。
52 未知廷美如何致死?且聽下回分解。
URN: ctp:ws183666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