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 -> 第五回砍芙蓉暗讽芦英 候城门众讥湘子

《第五回砍芙蓉暗讽芦英 候城门众讥湘子》[View] [Edit] [History]

1 白发萧萧两鬓边,青山绿水总依然。人生何异南柯梦,捻指光阴十八年。
2 十八年,景物鲜,旃檀紫竹民尘凡。且将龙女擎珠出,鹤驭盘旋下九天。
3 不说退之锁闭著湘子,且表夫人窦氏思量:「伯伯在日,朝夕拜祷天地,求得这个侄儿湘子,不料生下来整日啼哭,费尽了心神,幸而养得长成,替他娶了林学士的女儿芦英,今已三年,并没男女花儿,岂不是韩门该绝。常闻犀牛望月,角内生祥;蚌蛤含珠,朝阳游戏。芦英这般不生长,如何是好?」心生一计,唤梅香请芦英出来,问道:「阶下那一枝是什么树?」芦英道:「婆婆,是一枝芙蓉树。」窦氏道:「叫梅香拿刀来,砍了这枝树。」芦英道:「婆婆,莫要砍他,留下与媳妇早晚看看罢。」窦氏道:「我只见他开花,不见他给子,要他何用?」芦英道:「婆婆,
4 花与人相似,人生总是花,
5 雄花不结子,雄笋不抽芽。」
6 窦氏道:「媳妇,我说与你听:
7 石上栽芙蓉,很基入土中,
8 好花不结子,枉费我儿功。」
9 芦英道:「
10 一片良田地,懒牛夜不耕;
11 春时不下种,苗从何处生?」
12 窦氏道:「原来如此。梅香,快请大叔来,待我问他。」梅香道:「老爷关锁大叔在书房内,那个敢放他出来。」窦氏便把钥匙递与梅香,叫他去请湘子。湘子道:「夫人叫我,有何事故?」梅香道卜「夫人与小姐在堂上絮絮叨叨,不知说些什么话,叫我来请大叔去会问。」湘子只得近前相见。窦氏道:「侄儿,我娶芦英小姐为汝为妻,只指望生男育女,接续香火。今已三载,并不生育,我心中好不忧闷。适间问他,他说汝居室情疏,恩爱间阔,这是何故?」湘子道:「婶娘不必问我,我有诗一首,念与婶娘听。」诗云:
13 惜精惜气养元神,养得精神养自身。
14 炉中炼就大丹药,不与人间度子孙。
15 窦氏听见湘子说出这话,便哭道:「我儿差矣!自古男子生而愿为之有室,女子生而愿为之有家。汝年纪小小的,妻子又少艾,如何不思想接续祖宗香火,说出这等绝情绝义的话?伯伯姆姆死在九泉也不瞑目了。」湘子道:「佛言人系于妻子,七宝舍宅之,其患有甚于牢狱。牢狱有散逸之文,妻子无合魂之理。情欲所爱,投泥自溺。人能透得此关,即出尘世,是以侄儿与芦英相敬如宾,望婶娘恕罪。」芦英道:「这事羞人答答的,说他怎么。」一溜烟跑入房中去了。窦氏扯住了湘子,再三再四劝谕他。湘子道:「婶娘,你那里晓得,生死事大,非同小可,古人有言说得好:
16 三个鱼儿一个头,同心合胆水中游。
17 愚人不识鱼儿意,不是冤家不聚头。」
18 窦氏与湘子正在那里絮聒,恰好退之朝中回来看见了,便道:「夫人,在此说些什么?」窦氏道:「我在此劝湘子读书。」退之道:「湘子是我锁在书房内的,那个放他出来?」窦氏道:「老身取钥匙放出来的。」退之道:「湘子过来,我且问汝,汝这几日所读何书?所作何事?」湘子道:「仲由说:「有民人焉,有社稷焉,何必读书,然后为学。』」退之提起竹片把湘子就打,道:「汝这痴呆蠢子!也曾晓得孔子说:『是故恶夫佞者』么?」湘子道:「孔子问礼于老聃,老聃便是仙人的宗祖,道侣的班头,孔子也不曾说他御人以口给,叔父怎的就把一个佞字儿加我?」退之道:「知雄守雌,知白守黑,便是老聃之教,老聃也何曾文过饰非?汝既要学道修真,须索要读书明理,为何丢了黄金掰绿砖?我只打死汝这不才畜生便了!提竹片乱打湘子一顿。湘子叫道:「婶娘救我一救,叔父打得我太重了。」窦氏跪下劝道:「相公,你哥嫂临终之时再三嘱咐相公爱护湘子,今日这般打他,晓得的说是相公教训这不肖子,不晓得的只说相公负了哥嫂嘱咐,不看管他,望相公且饶湘子这一次。」退之哭道:「夫人,人家养得儿子,指望成人,求取功名,改换门闾,我家止有这不肖之子,又不肯读书习上,反学那云游乞丐营生,耽误青春。呜呼老矣,是谁之愆?谚云:『桑条从小捋,大来捋不直』,怎么教我不打这畜生!」窦氏道:「韩家只有这一点骨血,恨只恨当初错留那两个道人,把他哄坏了。」退之道:「我留那道人,只指望他习文学武,做一个文武全才替朝廷出力,与韩门争气。谁知这道人哄他出家,误了他终身。如今再休提起这话,只是紧紧的教训他,自然回心转意了。」窦氏道:「相公且省烦恼,待老身慢慢劝他学好就是。」退之方才放手。
19 湘子回到书房中,闷闷不乐,坐在那里调神运气。两个当值的近前道:「大叔不要愁烦,我们寻些恁么替大叔解闷何如?」湘子道:「世上有什么东西解得闷?」当值的道:「插牌、斗草、打双陆、下象棋、绰纸牌、斗六张、掷骰子、蹴气球,都是解得闷。」湘子道:「这些博戏都要耗散精神,消费时日,我不喜欢去弄他。」一个道:「吃酒可以解得闷。」一个道:「果是酒好,快些拿来,待大叔吃几碗,把那愁都赶了去。」湘子道:「怎见得饮酒可以解闷?」这一个道:「
20 酒是仪狄所造,好者甘香清冽,称为青州从事;恶者浑浊淡酸,号为鬲上督邮。春时有翠叶红花,可以赏心乐事;夏时有凉亭水阁,可以避暑乘阴;秋时有菊蕊桂香,可以手挼鼻嗅;冬时有深山霁雪,可以逸性陶情。趁著四时的景物鲜妍,携樽挈榼,邀二三知己友人,吆三喝五,掷绿推红,履舄杂遝,觥筹交错,那时节百虑俱捐,万愁都卸。
21 这才是:断送一生惟有,破除万事无过,远山横黛蘸秋波,不饮旁人笑我。」
22 湘子道:「酒能迷真乱性,惹祸招灾,故大禹恶旨酒而却仪狄,只有那骚人狂客,借意忘情,取他做扫愁帚,钓诗钩。我却不欢喜吃他。」一个道:「天有酒星,地有酒泉,圣贤有酒德。尧舜千锺,仲尼百瓢,子路嗑嗑,也须百榼。李白贪杯而得道,刘伶爱饮以成仙。从古至今,不要说圣贤君子与他周旋不舍,就是天上吕神仙,也三醉岳阳人不识。从来没有一个是断除不吃的,大叔为何说他这许多不好?」湘子道:「你们那里晓得这酒的不好,古来有诗为证,我且念与你们听著。诗云:
23 仪狄当时造祸根,迷真乱性不堪闻。
24 醉时胆大包天外,惹祸招灾果是真。」
25 一个道:「大叔,酒既解不得闷,我们领大叔到秦楼楚馆之中,邀几个知心帮闲的朋友,烹龙庖凤,拆白道绿,低唱浅斟,偎红倚翠,直到那日上三竿,犹自鸾颠凤倒;蝶恋蜂狂,一点灵犀沁心透骨。真个可解闷也。」湘子道:「若说起色,一发是陷人坑了,如何解得愁闷?古来也有诗为证:
26 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
27 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叫君骨髓枯。
28 古人又有诗专说这酒色财气四样的不好,我也念与你们听。诗云:
29 酒色财气四堵墙,多少迷人里面藏。
30 若有世人跳得出,便是神仙不老方。」
31 当值的道:「依大叔这般说,人都在愁城中过日子了,怎么得一日快活?」湘子道:「果然人是在愁城中过日子的,有〔山坡羊〕为证,你们听著:
32 想人生空忙了一世,攒家财都成何济?看看年老,渐渐把你容颜退。亲的是你儿,热的是你女,有朝一日无常来到,那一个把你轮回替?伤悲!不回头,待几时!伤悲!叶落归根在那里?」
33 当值的道:「大叔小小年纪,那里去学得这许多说话来?可不辜负了老爷夫人抚养的思念。」湘子道:「你们且安心去睡。不要在此絮叨。」当值的唯唯而退,背地里商议道:「老爷吩咐我们仔细看守大叔,我们必须小心谨慎,不可托大误事。」一个道:「我和你假睡在门外,听他说些恁么言语,若是他走了出来,就一把捉住了他,通报老爷便是。」这个道:「说得有理,大家小心仔细。」湘子在房中暗忖:「叔父如此严谨,终久误我修行大事。我算起来三十六著走为上著,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只得捱到二更天气,脱了靴帽衣袍,挽起阴阳双髻,穿上一领布衣,悄悄地走到窦氏房门外,拜辞道:「我韩湘自幼蒙婶娘恩养成人,未曾报答,今日不孝抛撇了婶娘,不知何年月日,再得相见?」又到芦英房前说道:「小姐,我虽与你做了三年亲,却是同牀不同枕,同席不同衾,有名无实,误你一生。今朝别你修行去,两下分离不要悲。」湘子拜辞已罢,听见谯楼上鼓打三更,欲要往前门走,无奈前门紧闭,只得留诗一首,爬墙而走。诗云:
34 懒读诗书怕做官,日高兀自抱琴眠。
35 今朝跳出迷魂阵,始信壶中别有天。
36 到得天明,两个当值的不见了湘子,抱著他的巾靴衣服,在那里假哭。
37 退之走来,问道:「汝两个为何在此啼哭?大叔如今在那里?」一个道:「老爷,不好说得,怪哉,怪哉!虾蟆生出翅来,昨宵稳稳的藏在房里,不知几时轻轻飞出月台?」一个道:「稀有,稀有!网巾圈儿会走,昨宵端端正正挂在壁头,今朝光光秃秃剩得头上一个刷帚。」退之道:「汝这两个狗才!我怎样吩咐汝来!汝放大叔走了出去,倒在此支吾搪塞,想是汝得了贼道人的钱财,故此放大叔跟他去了。我只把汝这两个狗才送到官去,查问大叔下落。」两个道:「老爷息怒,大寂既逃走出去,我们替了大叔罢。」退之道:「大叔怎么替做得?」当值的道:「老爷没有公子,小的们原是老爷义男,老爷另眼相看,抬举小的们起来,就是大叔一般了。」退之道:「这狗才害疯了!」当值的道:」我不疯,婴儿姹女总无功,一个侄儿容不得,如何做得主人翁?」退之闻言,放声大哭道:「湘子,你抛家弃产往那里去了?我五十四岁无男无女,一旦阎君来召,鬼使来催,谁人在我眼前披麻祭扫?岂不痛杀我也!」有诗为证:
38 两边鬓发似银条,半边枯树怕风摇。
39 家有黄金千万两,堂前无子总徒劳。
40 窦氏、芦英听得退之哭响,连忙走出来,看见退之哭倒在地上,窦氏慌忙扶起道:「相公为何如此?」退之道:「湘子出家去了。」窦氏道:「是真是假?」退之道:「这巾靴衣服不是他的?脱下在此,爬墙去了。」芦英哭道:「他与媳妇虽是恩爱情竦,却是相敬如宾,从来没有一些儿言语,谚云:『女人无夫身无主,』他如今去修行,教媳妇举眼看何人?」窦氏道:「媳妇且自奈烦。」芦英哭回绣房去了。退之道:「夫人,侄儿负我和你抚养之恩也不必说,只是我看见他的衣服东西,心中便要凄惨,可点火来把这些东西烧了罢。」窦氏道:「烧了却也可惜,不如赏与当值的罢。」退之依言,就赏了张千、李万,差他们到各府州县,城里城外、关津渡口、街坊市井、丛杂去处、山林寺观、幽僻所在,遍贴招帖,寻访湘子。
41 那招帖如何写:
42 刑部侍郎韩,为缉访事:照得本府原籍永平府昌黎县,不幸今月今日五更时分,有公子韩湘子越墙走出,寻访道师,头挽阴阳丫髻,身穿茶褐衲衣,手敲渔鼓昌清词,脚踏芒鞋多耳。不论军民人等收留,酬谢青趺;沿途报信到吾庐,百两白金不误。右招帖谕众通知。
43 招帖虽然各处分贴,毕竟湘子没有踪迹,退之郁闷,不在话下。
44 且说湘子离了书房,爬过墙头,黑地里奔到城门边。城门还不曾开,那许多做买做卖的经纪,都挨挤在城门口,等候开门。有说家中事务长短的,有说官府贪廉的,有计较生意希图赚钱的,有谈论别人家是非的,也有互答唱山歌的,也有单唱戈阳腔曲子的,纷纷攘攘,唧唧哝哝,好不热闹。只有湘子宁心定性,坐在石块上,再不做声。内中有一个人,手提著一盏小灯笼儿,在那里走来走去,看见湘子不做声不做气,便叫道:「师父,从古来说得好:『朝臣待漏五更寒,铁甲将军夜渡关。山寺日高僧未起,算来名利不如闲。』我们为著这几分利己,没奈何早起晏眠,你出家人吃著十方,穿著十方,既不贪图名利,又没有荣辱得丧,这般时候正好在梅花帐内,软草茵中,长伸淌脚,安稳睡一觉,何苦也这般早起来等开门?」湘子未及开言,内中一个人道:「朋友,你那里晓得这道人的心事?他是冲州撞府,街坊上说真方、卖假药,惯会油嘴骗钱的花子,假装这般模样。据我说起来,他心里有做不得贼,挖不得壁洞的苦,你这朋友怎么把那山中的高僧来比他?」又一个道:「呆朋友,道路各别,养家一般,你我为利己,难道这小师父是个神仙?他早起晏眠,不过也只为利己心重,如何说他做不得贼挖不得壁洞?」一个道:「他或者是牢狱中重犯囚徒,爬墙上屋,逃走出来的,装做这般模样,恐怕开口露出马脚来,故此夹著这张嘴。」一个道:「他这般小小年纪,想是不学好,被父母打骂一场,气苦不过;或者功名上没缘,羞耻不过;或者是妻子被人搭上了,忿气不过,没奈何装做这忍辱的模样也不见得。」一个道:「列位老兄,赵钱孙李,各人心里,何苦说人道人,替人耽忧。《千字文》上说得好:『罔谈彼短,靡恃己长。』又有诗云:『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家瓦上霜。』开了门,大家跑之夭夭,没要紧在这里讨舌头的便宜。」众人道:「这位老兄说得极是。」大家拍手拍脚笑了一场。湘子目睁口呆,犹如聋哑的一般,不敢回答一句。说犹未了,管城的来开了门,各人抢先跑去了,只剩下湘子一个,寻思道:「我如今是巨鱼脱网,困鸟离笼,此时不去,更待何时!」他口唱道情,趱行前去。词名《桂枝香》:
45 至今日,便离城,访仙家,做好人。看你为官为宦,图些甚?辞别了六亲,跳出了火坑,把酒色财气都休论,两离分。华堂精舍都不爱,我爱卧松阴。
46 天清月皎,白云弄巧。脱离了业海波涛,不顾家中老小,把家缘弃了,把家缘弃了。迳往山中学道,日勤劳,但得成功就,飞升上九霄。
47 毕竟不知湘子此去若何,且听下回分解。
URN: ctp:ws184188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ens.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