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 -> 呼家将

《呼家将》[View] [Edit] [History]

1 甯浮!笔匦偶搜忧欤械溃骸爸抖唤胖樱 绷钛恿⒀颖蠹页隼醇搜忧旄绺纭J匦欧愿赖溃骸澳忝峭ィ蛲夤胱铩!毖忧斓纫煌吹嚼锉摺�
2 国宝见那三个小将到来,心里十分快活,便道:「你们好好的进去罢。」那三个孩子勾肩搭背,一路儿笑将出来。延庆道:「这老头儿方才被我打了一锤,如今倒也不讲,好快活哩。」这小将大家拍手,哈哈笑到里边去了,各自归宫安寝。正是:禁钟声响客离魂,万里关山子访亲。
3 无限深愁谁识得?只用林鸟鸣山阴。
4 闲话休题,且说呼得模的英灵虽死犹生,到了三更时分,起了一阵阴风,显出个人形来,与再生一般,口道:「俺赤心为国,铁面无私,荷蒙圣恩,加俺忠孝王之职。朝廷忽被庞妃淫迷失政,把正宫仪仗让庞妃僭用。俺想体制不可颠倒,俺说了庞妃几句,谁想这淫妇自己抓破面皮,回宫谎奏,圣上就差庞吉领兵,把俺一府三百馀人杀得苦恼。幸喜留下两个孩儿的命,今日叔嫂子侄俱已相见,待俺前去与他托梦。」那呼得模的鬼魂来到守信寝宫,唠唠叨叨说了又说,化一阵清风而去。
5 守信醒来叫道:「呀!好奇怪,方才明明是爹爹向俺说道:『你今叔嫂侄儿已见。不久你就与哥哥相会,你们弟兄,作速与为父的报此大仇。』」月娥听得夫主说什么怪话,连忙问及。
6 守信把梦中的话说起,月娥道:「果然奇怪,俺方才得的梦也
7 呼家将
8 是这般。」守信道:「俺十几年来没有梦见,如今想是骨肉就有团圆之日,故俺爹爹先来托梦。」忽听金鸡报晓,天色已明。
9 起身梳洗才完,恰好嫂嫂到来,大家说起做梦的话,好生奇怪。
10 守信道:「嫂嫂,俺想爹爹托梦于我们,为子理当到坟一拜。」
11 那延庆道:「叔父说得极是,待侄儿同去。」金莲道:「但你年纪幼小,如何可去?」延庆道:「母亲,你同翠桃在此盘桓,孩儿同了叔父前去拜坟,回来再到新唐便了。」金莲道:「你既要同去,路上不可生事,诸凡要听叔父命令,不可自图其主。
12 俺修书一封,你带在身边,到京打听挂印总兵,姓牛名士通,这是你做娘的姑丈,你把家书送进,自有个道理。」延庆接过书来,就拜别上马。守信这两个儿子也就上马,四人在路上飞跑,前面已是潼关了。四人都改了姓名,来到关上,那管关的将校问道:「你们是那里来的?」守信道:「咱乃是西番狼主差来送宝进京的。」那晓把关的苏文、苏武,也是西番人,与守信讲了一会番活,苏文道:「既如此,把名字开来。」守信写了,把关的接来一看,道:「你就叫金天,这三个孩子一个叫童地,一个叫赵龙,一个叫赵虎。」那把关的来到里边,见了总兵,禀道:「西番来的四个人,咱问他,说是番王差他们送宝到京的。」总兵道:「你们盘查明白了么?」把关的道:「咱细细盘过。」总兵给出腰牌四面,把关的领了,支付明白,放他们进了关来,又道:「这腰牌你们回来也要查验,好放你回去。」「金天」道:「这个自然。」就别了苏文、苏武,四人上马飞行去了。
13 不知以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14 呼家将
15 第二十五回
16 呼延庆擒妖得偶守信偷祭铁丘坟
17 悲秋应似抵伤春,屈宋当年并楚臣。
18 何日相逢好时节,只将惆怅付词人。
19 话说呼守信带同子侄呼延龙、呼延豹、呼延庆,那日过了潼关,如今又走近祝家庄了。延庆道:「咦!前面这许多人,在那里则甚?」延庆在马上一陪问来,听人说道:「那庄里出了个妖怪,不知何日得能太平哩!」延庆听说,跳下马来,飞奔前去。延龙也就追到树边来看。那众人道:「啊呀!你们这两个小官人,好不知厉害!那妖怪是要伤人的,还不走过些儿。」道犹未了,忽起一阵怪风,吹得那些人跌的跌、倒的倒,延龙也就闪过一边。那晓得这延庆还在河边细看,谁知那河里忽然波翻水沸,起了极大的浪来。众人正在看这河里,不想从波浪里边跳出一件怪物。吓得这些人儿魂魄都没有了。延庆就在腰间拔出那两柄铜锤,赶将上来。那怪物口里吐出火焰,在河边上飞来舞去。呼延庆架起铜锤,在那里东追西赶,引得村庄上男男女女,都来看这小孩子与那妖怪战斗。那祝家庄上的祝有道同了祝麟、祝凤,都来看斗,祝太公一望,就说道:「好个小英雄,果然厉害!这个少年不知谁家之子?若能除此此妖,老汉就要招他做女婿了。」那太公正在自言自语,忽众人一齐
20 呼家将
21 拍起手来,喊道:「好了,好了!这两锤打得好厉害。」大家拥到河边,看那什么怪物。众人道:「呀,啐!这是一条旧枪。」那延庆拾起枪来,用力使舞,众人道:「使得好!连使枪的人也看不出,真正使得是神枪,与众不同的。」那些看使枪的,称赞个不了。延庆也使得越发高兴。祝太公同了两个儿子在马上喊道:「小将军请了,老汉特来相屈,到舍下奉茶。」延庆收了这枪,回头一看,见是那老头儿叫唤,也便应声道:「老丈请了。」太公道:「屈将军到庄上用茶。」延庆道:「多谢老丈,不消了。」太公道:「老汉特来相请,要实些儿。」延庆同了太公来到庄子上,太公挽了延庆,到厅里相见坐下。太公道:「将军府居那里?」延庆道:「小生从西番进宝,在此经过,听说这里拿妖,所以小生来看。不想倒得了一杆古枪。」
22 太公道:「这是天赐的神枪,可知将军洪福不小哩。请教上姓?」「小生姓赵名龙。」太公道:「老双有一个叫顺姣的女儿,今年才得十二岁,日日喜弄双刀枪棍,两个小儿也是这般的。
23 今日老汉看你的枪法恰好,老汉要把小女与将军为室。」延庆道:「老丈差矣,小生乃过路的,岂可把令爱的终身大事轻许?
24 这话却是不便领教的。」太公道:「呀!老汉因女儿最喜舞刀弄枪,今日见你除妖的时候,又得了神枪,为此老汉将小女配你,何必推却。」太公就吩咐请了两位官人,同了小姐,一齐出来相见。那祝麟、祝凤、祝顺姣到了厅上,太公道:「来,来,来,你们见了礼。」太公又道:「贤婿,如今是天缘已定了。」延庆道:「承岳父大恩,叫小婿何由答报,既如此,岳父请上,待小婿就此拜别,到京进宝之后,回来再与岳父细谈。」太公道:「贤婿既匆匆要走,老汉也不苦留,如此静候便了。」延庆别了太公,上马就走。
25 呼家将
26 流星赶月,不觉已到京都。且问那牛总兵府上,好把这封书信送去。延庆道:「咦,这是总兵府了。」延庆踱到府门,说道:「门上那个在?」牛文道:「你们那个在此大惊小怪?」
27 延庆道:「俺从西番到此,有书面呈夫人的。」牛文看他野头野脑,也不细问他了。领了延庆,一直到了后堂,禀道:「有一位西番来投书的,他说要当面呈的,故此烦姐姐们通报一声。」那丫环把这话儿转禀夫人,道:「既西番有书到来,经带他进来而呈便了。」那内侍来到后堂,说道:「夫人请西番来下书的进去。」延庆随了内侍,来到里边。夫人拆书细细看完,说道:「不想你家如此大变,若说要到坟上一拜,倘若被人看破,如何是好?我想这事断不可行。古人说得好:人防虎,虎防人。庞家既与你们做这大大的对头,况又晓得你爹爹、叔叔逃在外面。尚在四处缉访,岂有坟上不差人巡查的?倘然被他们知觉,弄出事来,乾系不小哩!」延庆道:「姑母的话,句句都是金玉之言,但是此来,特为到坟上一拜。」夫人道:「既你这般说一定要去,也只好改装。」延庆道:「姑母说改装,这是绝妙的好计。如今倒扮个乞儿.只要到得坟前拜了一拜,也就是了。」夫人道:「这到使得。」延庆就装了个乞儿,出了牛府的后门。
28 一路行来,不觉前面已是呼王坟了。延庆走到坟前一看,呀!好奇怪,倒有几个官儿坐下,这是什么缘故?莫非他先晓得俺今日要来的了不要管他,且硬了头皮闯到坟上,看他如何!
29 延庆闯上坟来,那看守呼王坟的校尉喝道:「呔!你这化子好不乖巧。这呼王坟是庞贵妃娘娘差咱们在这里看守,你要上去则么?」延庆道:「俺是讨饭的,一路来没有个地方歇息,看这坟里倒有几株大树,要求老爷们行个方便,俺在树荫下歇息
30 呼家将
31 一刻,弄一点东西吃了就去的。」校尉道:「也罢!让他进去歇息一会儿罢。」延庆、延龙背了筐儿,到了坟上,看见立的石碑上,上写:「奉旨剿除反贼呼必显狱囚坟」。那晓延庆、延龙把这石碑打了两段,口口声声骂庞妃:「这淫妇少不得死在俺手里!」延庆弟兄正骂得高兴,外面的监守道:「这两个化子为什么还不出去?天色差不多要晚了,咱们进去赶他们走罢。呔!你这化子,好没分晓,天色晚了,你还不去!不要噜嗦,快些走你的路!」那延庆、延龙竟乘此去了。那监守的叫道:「不好了!那坟上的石碑跌做两块,坟的还烧了纸灰,咱家的乾系非同小可,这桩事儿怎了?」那都监道:「你们不要多讲,快些上了牲口,追那化子去!」那些监军四面追寻。这延庆弟兄还是慢慢的走。监守的飞奔到来喊道:「呔!你这化子,想往那里走?」伸手想要擒住他。谁知延庆拔出锤来乱打,监军没有防备,只得虚张声势。那延庆一面将双锤乱打,一面原想逃脱,那知正巧旁边一个坑池,延庆跌下这池,扒不上来。
32 这些监军也恨他不过,一齐围拢,用套索拴住。
33 不知以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34 呼家将
35 第二十六回
36 牛夫人计救呼郎包文正法场放绑
37 西羌万里路迢迢,英雄留迹姓名标。
38 堪叹冤仇何日尽,自古忠魂登九霄。
39 话说这呼延庆却乘势飞奔,谁想光顾望了前面,那里想到脚下有个池儿,竟自跌下池里。不想倒有一丈多深,正要扒将起来,被这些看守呼王坟的军卒拿了挠勾套索,放下池来,打的打,套的套。延庆被他们弄得昏天黑地,又被他们缚了起来,送到庞丞相那里,还要审问,这教。
40 寂寞孤鸿何日还?死生由命且由天。
41 空留一片三生石,忠孝只呼在燕山。
42 且说庞丞相坐在内堂,那监守呼坟的都尉禀道:「俺蒙太师差都尉们监守呼家坟,方才有两个化子赶进坟来,把石碑打作两段。」太师道:「化子呢?」都尉道:「化子在当面。」
43 太师拍案骂道:「好个大胆的死囚!你为何把石碑打断?老实招来!」延庆道:「俺又不打庞妃坟上的石碑,与太师什么相干?」嘟!胡说,难道不晓得这坟是奉旨看守的?」延庆道:「亏你做了宰相,忠孝两字都没有的。难道俺做了呼家的子孙,倒不许拜祖坟么?」太师听了大怒道:「今日才晓得你这死囚就是遗贼的子孙,得俺奏了朝廷,把你这死囚砍作肉泥哩!你
44 呼家将
45 们押他监禁,俺且进宫去。」都尉把延庆押往天牢。却是:年月日时已裁定,算来由命不由人。
46 那呼延龙看延庆跌下坑池,被庞兵用了挠钧套索套住,心里想道:「俺哥哥送到庞吉那里,审了一会。俺哥哥必然顶撞,那庞吉就要启奏,把哥哥砍为肉泥。俺且到姑母那里,告诉他一番,看他可有救得延庆哥哥的妙策。延龙飞马到来,见了姑母,把延庆出事的话细说了一遍。牛夫人道:「原阻挡过的,如今怎么处呢?」正是:屋漏更遭连夜雨,行船又遇打头风。
47 牛夫人道:「如今且待俺去见包丞相,不知可能救得?」
48 忽门公报道:「夫人,那庞太师差都尉到来,说有呼家的子孙在我们家里,他们要搜一搜。」夫人连忙教延龙弟兄:「你快快改扮了使女。」向门公道:「你去请都尉来便了。」那都尉见了夫人道:「俺奉庞太师差来,闻说呼家子孙在此。」牛夫人道:「俺先老爷去世,冰操多年,俺想庞丞相是当朝一品,岂有不知的理法?既说呼家子孙在此,不妨请到里边搜一搜看。
49 倘然没有,俺好与庞吉讲话。」那都尉到了内厅,各处搜了一会,毫无踪迹,说道:「夫人,不要著恼,俺也奉公差遣,惊动了。」夫人道:「俺也不怪你们。」然后,把延龙兄弟叫出来道:「好了,这难星躲过了。你们换了衣服,到后门去罢。
50 你哥哥的事,俺就去见包文正也。」那延龙、延豹、守信都从后门逃去。那牛夫人来到包丞相门首,连忙通报。包爷道:「请见。」牛夫人来到里边。见了包公。包公道:「夫人因何到此?」牛夫人道:「那呼守勇是俺的侄婿,成婚未几,因庞兵追捉,守勇逃去无踪。有子延庆寻父而来,不想延庆闯到祖坟上,把这石碑打断,被都尉拿住。庞吉审了,发到天牢里去,
51 呼家将
52 说立即斩决。故此特来求救。」包公道:「忠孝本无二理,太冒险了。夫人情回,俺设法救他便了。」包公出府未远,忽听街坊上人说:「去看杀呼家将。」包公就勒马飞跑,来到法场,说道:「庞太师,杀人不是当耍的。下官送驾征辽,圣上又命下官回京督理朝政,廷臣那个不知?庞老先生,象这决囚大事,连下官都瞒了,是何道理?左右放了绑,带他回去,待我审问。」庞吉自觉羞愧,道:「包老先生,下官看律上原有逆恶重犯,获即斩决这一条的。」包公道:「庞老先生可晓得明正典刑,死而无怨?」包公就作别起身,庞太师也即回家。
53 那庞吉顿生一念,点了三百名虎兵,叫他守在路头,吩咐道:「这呼家的小逆贼,要到包丞相府中去审的,你们看他走来,上前去砍死了他,回来有赏。」那虎兵都往十字街站住,等这小呼。那知延庆已被放出来,在包文正府里作谢。包公道:「俺念你令祖和我交好,今牛夫人又来面托,俺勉力救你。此处不宜再住,你快快走罢,但路上须要小心。」那延庆别了包公,行至十字街头,只见一堆军马。延庆一直走来,那虎兵赶上前来,要想一把拿下。那延庆拔出这两柄铜锤,拚命打将过去,这虎兵个个被打倒在地。延庆上马,飞跑来到牛府,见了姑母,牛夫人说:「你兄弟都已去了。」延庆叩谢了姑母,也就上马飞跑而去。
54 不知以后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55 呼家将
56 第二十七回
57 呼家将兄妹相遇铁丘坟兄妹盗祭
58 幽谷人稀不似春,古来遗憾岁时增。
59 而今欲解无穷恨,漫道他年且道今。
60 话说呼守勇的两个女儿呼碧桃同妹子梅仙也去京都祭祖坟,在路上商量道:「俺的爹爹呼守勇,自从被庞妃发兵四下追捉,害得东逃西躲,不知可是往新唐去的?幸喜母亲同了舅舅做个寨主,这也不在话下。俺姊妹两人亏得这双刀,交战起来,无人可敌的了。」梅仙道:「姐姐,可记得母亲说,公公托梦说让我们到坟祭他,又说,王氏母亲生的哥哥,名叫延庆,兵法甚好,八九岁的时节,看见牛斗,就两手把牛分开了。但目下他有灾难,方得有文曲星救解,脱了这个难,骨肉就得相逢了。
61 说了这几句,那公公就不见了。」碧桃道:「俺姊妹二人一路到此,究竟不知坟在那里?」梅仙道:「姐姐,俺想延庆哥哥,不知何日兄妹相逢?」道言未了,忽见远远有几个少年,飞马而来。梅仙道:「姐姐,那里来的莫非延庆哥哥?」碧桃道:「妹妹不要管他,俺且上马。」梅仙道:「来的只怕是歹人,为何看见我们,他们在那里慌慌张张?」碧桃道:「我们追上去。」梅仙带了家将追赶,延龙误认是庞家设计擒他,招呼延豹等调转马头,想要逃走。那姊妹二人,见他们如此,越发生
62 呼家将
63 疑,就架起双刀,拍马飞追。却好延庆也是飞马赶来,延龙兄弟见延庆赶来,喊道:「哥哥快走,后面庞妃埋伏的女兵追上来也!」延庆道:「兄弟不要害怕,我们且迎上前去,与他交战便了。」那延庆、延龙、延豹、守信一齐拍马迎来,两下里好像闹元宵的走马灯,来来去去,倒战有一百多合,胜败不分。
64 延庆想道:「这两个女子,倒也不差。」那碧桃也想:这几个少年,却是将官,不要管他,待俺欺他一欺。碧桃道:「呔!
65 仍然这班无毛小子,还不快快下马!」延庆道:「难道你坯不晓得爷爷是呼家将么?」那碧桃听「呼家将」三字,说道:「俺倒要请听你讲的了。」大家跳下马。那延庆道:「请教二位女将尊姓?」梅仙道:「俺姊妹是呼守勇之女,忠孝王之孙。」
66 那延庆弟兄听了「忠孝王之孙」这一句,岂不令人心痛?碧桃道:「呼延庆可在此?」延龙道:「喏!这位就是俺延庆哥哥。」碧桃、梅仙一齐立将起来,大家按年岁认了兄妹。延龙道:「哥哥,我们不如就到前面扎下营盘,也好细细的商量。」延庆道:「二位贤妹,你们哪里晓得俺的名儿?」碧桃道:「这是爷爷托梦到来,说哥哥现有灾难,亏文曲星解救,不久兄妹就可相会。」「吓!原来因是爷爷托梦,所以晓得。」延龙道:「俺爷爷却也灵感。」延庆道:「俺不知妹子因何到此?」梅仙道:「小妹到此,到往爷爷坟上走一遭,烧化些黄钱金银宝钞与他,也不枉做了呼家的子孙。」延庆道:「妹妹,目前爷爷的坟前,庞妃已差了都尉看守的。」梅仙道:「既是这般严密,咱家把人马远远屯住,不必扎营,俺姊妹两人,扮了扬州来的打花鼓唱莲相的。到坟前把花鼓打将起来,唱起词儿,少不得那些看守的人儿都要来看打花鼓,听唱歌同,这便可见机行事。哥哥、兄弟扮做花脸,岂不好么?」延庆道:「两位妹
67 呼家将
68 子这个计策却是不丑。既如此,不必再议,我们一竟起身去罢。」那带的将校,三个一走,五个一行,也有往前的在后的,左边走的,右边行的,都是远远的暗地相照。行来不觉离坟不远了。延庆道:「不要走了,就在这里歇下罢。」这教:生事事生天理在,害人人害莫生嗔。
69 那庞吉自语道:「自从那一日要杀那打碑盗祭的逆恶,谁想龙图阁学士包文正来到法场上,把我一顿羞辱。俺若与他争论,他必定就写个有死无生的奏章,俺一家儿性命怎处?故此俺只得忍耐了他。逆恶被他又放了绑,带去要审问哩。无奈他奉旨督理朝政,俺女儿贵妃娘娘也说得是,若是别一个,一定要同他见个雌雄,这包文正合朝那个不怕他几分,就圣见了他,心里也有些惧怯他的。这包老头儿想起来,恰是惹他不得。俺如今且吩咐这四个孩儿,叫他到坟前去监守,况庞家四虎将,人人晓得厉害不过的。」想罢,即命庞家四虎住坟前监守。那碧桃道:「我们且扎扮起来。」延庆道:「妹子,俺听见人说,如今坟前又多了庞吉的四个子侄,叫什么『四虎将』 .」梅仙道:「哥哥,这倒不怕他,只要我们自己见机而行,哥哥你同兄弟把那花脸儿扮好。」延龙、延虎、延豹一齐扮好。碧桃道:「既扮完了,我们走罢。」那兄妹手里拿的锣鼓,敲将起来,引得监守的兵将都来拥住,说道:「这唱歌儿的,却生得齐整。」四虎道:「你们可会唱秧歌的?」梅仙道:「俺都会唱。」
70 四虎道:「既如此,你唱起来。」延庆说:「早些唱起来。」
71 碧桃把锣儿打将起来,梅仙把鼓儿也敲将起来,唱了一套《吕布三战虎牢关》。四虎道:「唱得好!你再唱。」那碧桃又唱一套《小尼姑下山》。四虎道:「果然唱得好,再唱快些,再唱。」延龙也唱了一套《昭君和番》。那四虎听了,两手拍个
72 呼家将
73 不住,口里道:「好!你们拣好听些儿的再唱。」那延庆把霸王鞭打将起来,正要开口唱,忽见一个内监飞马到来,说道:「俺奉贵妃娘娘令旨,说今乃元宵节,大家小户都要出来看赏花灯的。圣上往辽东去了,尚未回銮,这几日闻得京城里逆党甚多,请四位将军即刻上马进城。」那四虎听了,就同内监上马到京城去了。那呼家兄妹说道:「我们如今且去。」一齐到了前面,歇了下来,计议了一番。碧桃道:「且住。延庆哥,你把那锦囊儿开出来看。呀!好奇怪,他先知俺兄妹到坟祭祖,教我们须用火攻,脱得庞家这个难鬼,又教我们快快到王城里救驾。」延庆道:「不要管他,我们且去放起火来。众家将,你们见火就杀过来,那庞兵必然要救火的,我们乘势到坟上就烧化纸钱,拜了,便杀出坟来,这庞兵总防备不及的。他见坟里有火,一定要去看的,我们且到了京诚再作理会。」延龙道:「哥哥,俺想这个计儿,神仙也猜不著的。「不知以后如何,须看下回分解。
74 呼家将
75 第二十八回
76 呼延庆力救太子赵文姬梦仙指引
77 昨夜秋风入汉关,朔雪边月满函关。
78 更催虎将飞骑转,莫遣沙场匹马还。
79 话说庞妃请四位哥哥到京,计欲商谋乘此元宵大放花灯,另差心腹内侍陈玉,到八王府哄太子出来玩赏花灯,趁此下个毒手,此计绝妙,庞妃正思想,那四虎将已到宫门,见了贵妃,把这话儿商议。庞飞虎道:「这是极妙!既如此,我们到外边见机而行。」这回虎正走出宫来,忽有都尉差小校报说:「那坟傍火起,忽有一队人马冲杀过来,那贼正与我们屠杀,不想坟里又见火起。都尉赶到坟里救火,谁知这一队人马,倏然都躲过。如今不知从那一条路去的。恐怕这些贼躲在京里也不可知,所以都尉差小校们报与将军知道。」那四虎听了这小校的话,肚子里好不受用。这教:是是非非且慢管,先施奇策奏功勋。
80 且说那内监陈玉听了庞妃的诡计,来到八王府,见了太子,便道:「千岁,今日元宵佳节,外面大放花灯,千岁何不出府去赏玩一会?」太子道:「陈玉,待咱禀了八王爷,才好同去。」太子到得里边,见了八三爷,道:「老王爷,今日元宵,咱同陈玉到外边瞧灯去。」八王道:「今日瞧灯人挤,要去顽耍,
81 呼家将
82 多叫几个人同去,你瞧瞧就回。」太子带了几个将校,同陈玉出了八王府,一路看玩,心里好不欢喜。太子道:「陈玉,这里是什么人家?」陈玉道:「这是勾栏院,里面歇的都是名妓。」太子道:「咱进去瞧瞧看。」陈玉到里边说道:「俺小千岁在此。」那妓女都跪下道:「俺姊妹们不知千岁到来,有失脆迎,望千岁爷恕罪。」陈玉道:「千岁不计较你。」那太子见这些妓女,内中只有一个与众不同,太子把手一招,便道:「你叫什么?」女子道:「启千岁,俺名儿叫做佛见笑。」太子哈哈大笑,说道:「你这名儿取得好,果然不差。」太子对陈玉道:「陈玉赏他一个元宝。」那佛见笑道:「俺姊妹们请千岁里面坐。」太子径到里边坐了,这些歌妓站在两旁,吹的吹,弹的弹,唱将起来。太子听得有兴,便叫道:「你们且坐下了唱。」那歌妓大家席地坐下而唱。陈玉咱暗照应那庞妃差来的心腹:探知太子在勾栏院宴会。这探子闻信,飞报庞飞虎道:「启上将军,俺今探明太子在勾栏院饮酒。」那四虎听了,不胜快活,就差这两个探子:「你们再到那里,远远看著,几事须要小心,待俺到来,好行事哩!」探子道:「这个自然。」
83 言罢,各自分头去了。
84 那庞飞虎正飞马而行,忽有那呼家狱囚坟监守都尉上前说道:「将军起身来京晚上,坟旁忽然火起,军校正在扑救,那晓冲出几百个人马,好似那昨日唱歌的。俺正要追擒,谁知坟里又火烧起来,只得再去救火。不遭这厮乘机逃去,想必到京师来了。」四虎听说,连忙传令:今晚城门早些下锁。那守门官奉了四虎将令,立刻把门锁闭。庞飞虎兄弟带一百名虎将,分作四路巡查,又说道:「待俺先到勾栏院乾下这桩大事,然后查拿这班逆恶,也不怕他逃上了天去。」那庞飞虎见了探子
85 呼家将
86 说了如此如此的话,飞虎就放了一个大炮,令四面人马会合拢来。那歌妓都已跪下,要求千岁:「救俺姊妹的性命。」太子听了,却也满肚疑惑。「这炮因何放的?」将校道:「千岁不必惊惶,且去看来。」那将校往外听得军马嘈嘈,人声嚷嚷,说道:「快快送太子出来,免你们的死,若敢违拗,你们休想要活!」校尉听了大怒,一齐拔刀往外跑,太子的宝剑也出了鞘,杀出街来。只见庞四虎把刀逞舞,杀将过来,那将校难以抗敌。飞虎用戟直戳,太子飞剑就砍,飞虎将翰又刺,太子一闪,不道坠下马来,现出一条金龙。飞虎见了,倒吃一惊。那庞牛虎、龙虎正在那里著这一道红光,那呼延庆、呼延龙道:「这红光是什么缘故?」延虎道:「哥哥,这红光却是有个道理,我们前去看来。」那呼家弟兄看得动起火来,延庆兄弟大家执了器械,冲杀过去,照正四虎,把那双锤提起乱打,倒弄得庞家四虎没处安身。谁想又杀出两个女将,横枪直刺,倒来得厉害,太子这时却被那女将救上了马,飞跑的到八王府里去了。
87 八王爷听得说太子是这般光景到来。八王倒有些不解:这两个女子来此何故了待咱问他个明白。八王道:「你们到此何干?怎同太子相认?」那女子道:「千岁,俺姊妹在这里看见那勾栏院门首围了多少人马,拥住那太子。俺兄弟们同什么四虎将在那里打仗,俺姊妹看那些人马,都寻向太子闹乱儿,俺姊妹为此保送太子到王爷府来的。」话犹来了,延庆弟兄擒了两个军校,一个叫巴山虎,一个叫混江龙,也送到王府里来。
88 八王又问那延庆,延庆答道:「俺弟兄同这妹子看灯,到勾栏院东门首,见那些人都向著这小将追杀。俺弟兄气忿不过,只得拔刀相助,同他们杀了半日,俺两个妹子保送太子到这里。」
89 呼家将
90 八王道:「俺家的太子亏你们哥妹相助,又承促送到咱府里,真正难为你们一片的义气,但不知你姓名,你说与咱知道。」
91 那梅仙、碧桃泪流不止,延庆、延豹跪下,也涕泪如雨。那八王看这光景,便道:「你们有什么话,只管说来,咱自有分晓。」延庆道:「俺家彼庞妃害得苦恼。」八王道:「庞妃怎么害你?明白说来。」梅仙道:「俺祖呼必显,因见庞妃僭用正宫仅仗,俺祖不许,那晓庞妃谎奏朝廷,就差妃父庞吉领兵围起,把俺一家三百三口,杀得半个无存,俺父呼守勇从地穴里逃了出来,俺叔呼守信幸往太华进香,未遭此劫。谁知庞妃杀了俺一家儿性命,尚犹未足,又把俺祖父母的尸首倒葬,又统兵四处追捉俺父呼守勇、呼守信,赶得无地存身。俺家只得逃往西番,俺兄妹到京城原想祭祖寻父,那晓庞妃的兄弟四虎将看守这坟。俺兄妹改扮唱歌儿的,才得偷祭。那守坟将校见俺追杀,俺兄妹才逃进京来,恰好大放花灯。俺正观看,只见前面有些人争闹,俺见几个将官光光把这太子相杀,俺气他不过,出去就同叫什么『四虎将』的交成,俺妹子就保送太子到王府里来。
92 求老王爷把俺兄妹救一救,俺祖宗在狱囚坟里也是感激的。」
93 八王道:「你们原来是呼必显的子孙!且住在府中,慢慢打算。」那呼家兄妹就在八王府住下。延龙正被庞家追赶,没处躲避,幸喜吹起极大的狂风,吹得眼睛也不能张。延龙见前面一带花墙,乘此奔来,往花墙里跳将下去,四面一望,却不晓哪家的园亭。「且侍俺躲过了庞兵再处。」延龙躲在石洞里边,过了一会,出了洞门,正欲跳出墙去,忽所有人走来,延龙依旧躲到洞里。正是: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
94 且说有个叫赵文姬的女子,善于舞刀,又和师父学了些兵
95 呼家将
96 法。一大夜里做个梦,醒来自语道:「好生奇怪,俺梦中见的这位仙姑,明明是教俺兵法的女子。他说,俺园里有角木蛟转凡避难而来,与俺却有姻缘之分。仙姑又说那夫姓呼,现在园里仙岩洞。」文姬正想那梦里的话,却好瑞莲走来说道:「小姐,今日天气晴明,梅花盛开,俺同小姐到园里游玩一回,却不是好?」文姬暗想:「瑞莲这婢却是知趣。」文姬说道:「既要游园,我们就去。」瑞莲同文姬来到花园,看了一会梅花,文姬到万花亭坐下。赵文姬忽又想起梦里仙姑与他说的话。那晓这瑞莲走到太湖石边游玩,忽见那仙岩洞里有一个少年睡在洞里。瑞莲喊道:「小姐,我们进去罢,有贼在此!」文姬道:「青天白日,那里有贼?」瑞莲道:「现睡在仙岩洞,不信俺再同小姐去看来?」
97 以后如何,下回分解。
98 呼家将
99 第二十九回
100 仙岩洞延龙遇美庞飞虎割耳逃回
101 逢虎声威且避兵,谁晓豺狼作信人。
102 纵使将军能仗剑,不如岩上哭田横。
103 且说那赵文姬见瑞莲喊说仙岩洞里有贼,还睡在洞里,怎处?文姬道:「瑞莲,俺和你去看来。」那主婢两人,走近太湖石边,看这洞里果有一人睡著。「呀!人脸那有红的?」文姬道:「瑞莲,只怕是个妖怪,见俺家园大人少,潜藏于此,也未可知。」那晓瑞莲这婢甚是作怪,默地里一声「呔!」那延龙听有人来叫喊,起来奔出这洞,不道文姬倒吃了一惊。延龙撞见了人,心里也是一惊,大家睁眼一看,文姬道:「瑞莲,你来问他倒底是人是怪,到此为何?」瑞莲就问,延龙道:「俺非是怪也非是贼,因避难至此,望乞恕罪。」文姬道:「既非贼,又非怪,如何来的?瑞莲,叫他到厅上来,待俺细问个明白,方可放得。」文姬到玩月轩坐下,瑞莲同了延龙到来,瑞莲道:「难道不晓得规矩的?见了小姐,还不跪下去求?」
104 文姬道:「那个要他跪,只要他把姓名住址、避什么难、为何到俺花园里来、说个明白,俺免他送官出丑;若有遮掩,叫家人拿老爷的帖儿送官法究的。」延龙道:「小姐,难人不敢欺隐一句,但是泄漏了出去,俺的性命就不能逃了。」瑞莲道:
105 呼家将
106 「你放心,俺小姐也决不害你性命。」延龙道:「既如此,俺直讲了,俺祖呼必显,是宋朝的功臣,为庞妃僭了正宫的仪仗,因俺祖戒饬了他,庞妃自觉羞耻,回宫妄奏。仁宗听了,就差妃父庞吉,领兵抄斩俺家三百三人,俺父呼守信,幸往太华去了,未经遭劫,俺伯呼守勇死里逃生。俺父避到西羌,生俺兄妹。可恨庞妃还把俺祖的尸倒葬在狱囚坟里。俺兄妹思量来坟祭祖,那晓庞妃还差虎将严守在坟,俺就在坟旁放火。大家弄得昏天黑地,俺乘此机会致祭,遇见庞兵追杀,俺兄妹且退且敌。谁知坟里又是火起,俺兄妹就乘机逃进京来,见勾栏院那边有人马挤一少年。听说庞家四虎将要杀那少年,俺兄妹拔刀相助,与四虎厮杀。俺兄妹救了少年,保送他前去,俺尚与庞家相杀。俺想寡不敌众逃避为先,是以逃将过来,恰好逃到府上的园里。」文姬道:「俺方才见你的时候,那红脸的是谁?」
107 延龙道:「俺并没有伙伴,那有两个人儿?」文姬道:「俺明明见有一个红脸的人儿,怎么说是没有?」延龙道:「不错,俺昨日到京,恐怕遇了对头,涂过红脸,方才听说小姐唤问,才把这花脸儿去掉的。」文姬道:「这就是了。」延龙道:「蒙小姐大恩,未曾请教贵姓?」文姬道:「俺姓赵,爹爹赵普,现随朝廷往辽东未回,俺因昨晚得了一梦甚是奇怪。」瑞莲道:「小姐,这梦怎样奇怪?说来听听看。」文姬道:「俺梦见一个仙姑,说俺园里有角木蛟临凡,乃是呼家将遇难逃避在仙岩洞,与我有姻缘之分,岂不是奇梦?」瑞莲道:「小姐,这梦不凡,况仙姑说有姻缘之分,这叫天遇相逢,小姐何不就此说明?」文姬尚在含羞,瑞莲道:「俺代小姐去说。」延龙听瑞莲代小姐说了这话,连道不敢。瑞莲在小姐头上拔一只金凤钗,又向呼公子道:「公子,你也取一物来。大家收好,日后为证,
108 呼家将
109 百年夫妇,今日为定。」延龙在腰带上解下一个碧玉环,瑞莲将此两物调换过来,各各珍收。呼延龙道:「这教俺呼延龙如何消受?」就在阶前跪下,对天拜告:「俺呼延龙逃难到此,蒙小姐又许终身,愿上天保佑前去得通。」那延龙立起身来对瑞莲说道:「俺承小姐之许,决不负盟,姐姐乞烦转谢小姐,请进去罢,俺今去也。」延龙仍旧跳出花墙去了。却是:金钮从兹相期约,玉玦遂成百岁姻。
110 且说庞妃听得四虎将反被呼家打伤,太子亦被逆恶抢去,暗道:「俺想城门紧闭,如何得能逃去。」庞妃乃差四虎:「在你们身上,要擒还那呼家这些逆贼,不然,休道俺没有兄妹之情!」庞妃这话,吓得四虎胆战心惊,连忙发令,挑选精健兵丁三百名,四路追踪。听守门官说,今日开城门的时节,却有两个女将,领了一队人约有二三百个,出了城往东北去了。
111 那四虎听了,吩咐快追下去。那晓追了不及十里,忽听山坳里一声大炮,四虎倒吃了一惊。谁料女兵女将四下里追来大战,骂道:「庞贼!你还要听庞妃的计,谋害太子。若非俺呼家将相救,岂不是宋朝堂堂一个太子又被你这奸贼弄死了?你这班奸贼,快来受死!」那庞家四虎大怒,就挺枪戳来,碧桃、梅仙也就提刀砍来,战有一百馀合,庞家倒也有些惧怯。
112 不知以后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113 呼家将
114 第三十回
115 庞四虎火烧祝家庄祝素娟飞马往西凉
116 唱得凉州意外声,溪桥南北吉军兵。
117 一朝复得功勋业,册府能留汗马名。
118 话说那庞家四虎,正与呼碧桃、呼梅仙大战,心里却有些惧怯,恰好庞家的探子报来,说道:「方才见几个花脸,在马上飞跑过去,同前番唱歌儿的相似。听他们说,如今到祝家庄去了。」那四虎闻报,就半退半迎。这碧桃、梅仙见他败走的模样,想要追他,又恐他是诈败。」这贼使奸诈,赚诱我们去落他的圈套。」梅仙道:「姐姐,我们倒不如收了兵,且去寻著了兄弟,定个计儿,然后再去追他,岂不是好?」碧桃道:「既如此,我们勒往了马,看他可回转来,也好与他再杀。」
119 这四虎看那女将勒马的光景,就乘此转过山坳,一直径往祝家庄。
120 那祝家庄的庄勇,正在山上扒柴,看这军马都往庄路上来。
121 「这是何故?我们快下山去报知庄主。」那庄勇报与祝太公,祝太公道:「想必为了呼家的事,有这些人马到我家庄上吵闹。」太公的儿子祝麟、祝凤道:「爹爹,不知他们此来行什么计,我们且传吉庄勇,防备要紧。」一声吩咐,庄勇俱己齐吉,各执器械,庞兵把这祝家庄团团围起,四面堆了些芦杆。到了三
122 呼家将
123 更时分,放起了火,烧得半天通红,庞兵乘此火光杀进庄来。
124 祝麟看见兵火齐来,急来保救太公夫妇逃出这庄,祝凤同了金定、迎烟泼开板斧,冲出了庄逃难。迎头撞了一个老年的将官,领了一队人马,飞跑过来,那祝家兄弟躲避不及,只得放了太公夫妇,就与他搏战,不想那祝太公被庞兵捉住。祝凤、金定拼命追来,谁道祝凤亦被庞兵擒下。那祝麟回头一望,心里正想弟嫂为何不来助战,那知庞牛虎从小路追来,刺了一枪,恰恰刺了祝麟右肩,回马正要看这一枪从那里刺来的,不料已被扎下马来。牛虎擒了祝麟来见飞虎。飞虎道:「哥哥,那祝家父子如今都擒在这里,我们可要问他,呼家这逆贼在那里,俺就好去追擒了。」飞虎道:「既是这殷,也须绑了他,问明白了他再作道理。」飞虎问讯太公道:「你这老头儿,买腌鱼放生——不知死活的,如今姓呼的在那里,快些说!」那祝太公道:「那呼延庆到新唐去了,俺三姐往西番去了。」四虎听说,便道:「这逆贼,还在那里做他娘的梦哩!不要管他,俺且提兵追他便了。」飞虎领兵分为四路追赶。
125 那晓金定同迎烟与四虎战得气衰力疲,说道:「不如且到三家村去,再作理会。」那金定,迎烟到了三家村,见了三姐,呜咽不语。三姐道:「嫂嫂,你们如何这般光景?」那金定、迎烟道:「三姐,你早上出门到此,谁想不多一会,那庞家的兵马把祝家庄围了,祝麟看了此来甚是蹊跷,就把太公扶出了庄,那晓路上又撞著庞贼,俺就与这贼迎敌,祝麟、祝凤也来与贼厮杀。不道庞飞虎拍马冲来,那祝麟兄弟同祝太公被庞贼都擒住了,故此我们特到三家村来。」三姐道:「嫂嫂,这个祸是俺丈夫呼延庆害的。」金定道:「三姐不必抱怨,这是俺家的气运,有此不测之祸。」道犹未了,忽有庄兵报道:「祝
126 呼家将
127 家庄已经被那庞家烧得干乾净净,就是这些庄兵,也不知被他们杀了多少。太公同这两个官人,也被庞家捉去的了。」三姐、金定听了庄兵这话,大家心如刀绞。三姐道:「我们且到西凉去借兵,回来报仇要紧。」梁员外道:「俺想还是去新唐好。」
128 三姐道:「员外说径往新唐,却也甚妙。」那三姐,金定、迎烟别了员外,就往新唐借兵。
129 一路行来,远远见有营寨,不知是那里来的兵马在此安营。
130 金定道:「三姐,我想天色已晚,不如就在这庙中躲一躲看。」
131 三姐道:「也罢。」一齐进了庙来,拜了那神道,大家躲在殿旁却好睡去。只听神道升殿说道:「我乃山海神是也,今有孝女孝媳到来,玉帝命我助他阴兵一千,领他到庞家营里,认取了祝太公父子的首级,取回埋葬。鬼判在那里?你快吉神兵助祝三姐到营认取首级回去,不得有违。」鬼判道:「领法旨。」
132 那三姐醒来一想,说道:「俺方才明明听那神道吩咐鬼判的话。」此时已是二更,且唤了金定,迎烟,大家说了梦中的情形。
133 三姐道:「既然山海神指点俺们,想必爹娘性命不保,俺不免闯进庞营,看个究竟。」金定道:「此言甚是。」于是三人披挂上马,出了庙门。远远一望,庞营离此不远,三人摘掉銮铃,催动坐骑,悄悄而行。忽然,一个巡营军官叱道:「你们来此作甚?」三姐道:「夤夜赶路,误到此地。」那军官道:「远远避开。」此时,庞营上下均已熟睡。三姐等绕道到了营门外,只见竿头挂了四颗人头,三姐到了跟前,认得是爹娘与兄弟的首级,三人顿时落下了双行珠泪,连忙割下一幅战袍,包了首级,慌忙飞奔出营。一阵马蹄声响,惊动了庞营,军兵声声呐喊:「不好了!有人掠营,抢走了祝太公父子的首级!」人马一齐出动,此时,漫天大雾降临,伸手不见五指,人马互相践
134 呼家将
135 踏,死伤不少人马。三姐等姑嫂乘势冲出庞营,飞奔新唐而去。
136 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137 呼家将
138 第三十一回
139 花瑞莲雄关计放四虎将兵遭迷雾
140 仙人指点放蛟龙,哪怕雄关巨镇封。
141 他日姻缘有红线,定教白刃斩元凶。
142 却说雄关总兵姓花名万年,有女瑞莲,自幼好武。一夜梦见仙姑告诉说:「明日关前有三个女子经过,你要送他们过关,将来你要和一个叫呼延龙的结亲。」次早瑞莲到关前巡查,三姐等正在著急,见一个女将军来盘问,三个人言语支吾,不敢明言。瑞莲道:「俺梦仙姑告知,今天有三位女将要过关,要我送你们出去。而且我与你家的呼延龙有姻缘之分。」三姐道:「谢将军照顾,俺们到了新唐,定把这事说与丈夫知道。仙女指示之言,必然如愿。」瑞莲道:「三姐换了俺的衣服,做俺姐姐,两位嫂嫂扮女兵,我们装做打猎一样,带了弓弩,女兵们都带器械。」大家走到关前,把关的道:「那里去?」瑞莲道:「不要罗嗦,早去开关,?咱要到山南打猎顽耍。」那把关的又道:「少刻将军到关查问,教咱怎么回报他?」花瑞莲道:「将军到来,也晓得咱往山南顽耍。」把关的道:「吓,这就不用说了,咱去开关,请姑姑过去。」那花瑞莲同了张金定、柳迎烟这一班女武士,一齐出了雄关,正是山南了。那瑞莲道:「姐姐,一直往西,大道直到新唐了。小妹不能远送,
143 呼家将
144 望姐姐恕罪。」祝三姐道:「俺姑嫂蒙此厚恩,日后自有图报。」那三姐说罢,就与瑞莲拜别,这姑嫂三人,竟是上马去了。
145 瑞莲道:「我们也就进关去罢。」那花瑞莲来到关前,叫道:「唔!快些开关,俺姑娘进关哩!」那把关的应道:「来了,为什么大呼小叫?」瑞莲进关回时去了。自古道:大抵乾坤都一照,莫叫人在暗中行。
146 仙姬梦指新唐路,倾城最在著衣戎。
147 且说那庞家匹虎将,正在追擒那盗取首级的奸细,追来恰好相近,正要擒拿,忽然一天大雾,迷得人马也看不出了,东西南北的路也没处走了,只得扎下营寨,等这雾散再去追那奸细。那晓这个大雾,竟迷了三日,这些人马,死得十不及二,那三个兄弟也是胀闷不过。飞虎道:「我们且收拾回京,与爹爹商议,再作理会。」军士听了,一齐收拾上马。到了京里,来到相府。丞相庞吉听说四虎到了,心里十分快活,见了四虎庞吉便道:「我儿,为何这般光景?想必追擒那呼贼过于劳累。」飞虎道:「爹爹道他则甚。常言道:入门休问荣枯事,一见容颜便得知。」丞相道:「你这畜生,敢对为父的这般顶撞!」
148 飞虎道:「爹爹息怒,孩儿岂敢顶撞?因追擒呼家这逆恶,在路上遇上了几天大雾。人马已死了八九。孩儿因受了那气味,胸里胀闷不过,故尔回见爹爹,原是有话要告禀爹爹的。」丞相道:「既然如是这般,也须就向为父的说了。」那四虎道:「爹爹,这事将何计较?倒是呼家这几个女将,却十分利害。
149 他动不动横冲过来,孩儿们与他征讨,却是倒难招架。」那庞相听说大怒,便道:「俺写书你的叔父东海公,去教他统兵追擒,也不怕呼逆再逃上天去!」丞相写了一封书信,差了四名家将,飞骑到了东海,见了这总兵东海公庞琦,那家将道:「
150 呼家将
151 俺奉太师爷差来,有书呈上。」东海公就接了家书,拆开细看:「吓,呼家这逆恶还不俯首,敢于聚练这些女兵将,干犯宋朝的天兵么?」庞琦道:「俺有回书在此,你们回去呈上太师便了,就俺已令副帅点齐了人马,即来相助公子便了。」那到将岳鸣皋道:「人马都已齐了。」庞琦道:「就此起兵。」三军听了这令,一齐上马,前军后哨,那个不是扬威振武,庞琦道:「这里叫什么地方?」岳琦皋道:「前面相近到京了。」庞琦道:「即已到京不远,就此安下营寨,待俺进京见了太师,然后提兵前去。」且说那东海带了这岳鸣皋来到相府,太师听说东海到来,那庞吉出厅接了东海,便道:「为了呼家将的逆恶,今日又要烦劳贤弟。」东海道:「哥哥,若说歼除逆恶,今日为弟分内的事。」大家把为追擒的话,细细议论了一番。东海道:「哥哥可晓得,古人说:斩草不除根,春来依旧发。也就是防后患之意。」太师道:「贤弟,这已往不必再讲了,今日请贤弟到来,要商量如何追擒之法。」东海道:「这要唤侄儿出来,再问他一番,就好定计。」那庞吉道:「孩儿出宫去,见了贵妃娘娘就回来的。」话犹未了,那飞虎、牛虎、毛虎、龙虎见过了贵妃回来,把贵妃的话,见了东海也就细说了一遍。
152 那太师同东海听了,就咯咯的笑将起来,便道:「呼家尚未有拿获,如何说是明日先斩了他的首级来喂狗,岂不笑煞了人。」
153 东海公道:「贤侄,你把三打祝家庄的话说来。」四虎道:「叔父听禀:侄儿到祝家庄,围住了他,那祝家父子被俺兄弟绑了起来,问他呼家这逆恶,他说到新唐去了。俺就叫将弁放起火来,少不得这逆恶总不能逃上天去,却把一个祝家庄烧得寸草无存,并不见有逆恶。俺把祝家父子的首级挂在标竿上面,以为收藏逆恶之惩戒,谁想那晚这四个首级都不见了。俺兄弟
154 呼家将
155 就领兵四路飞追。天色将明,远远见有几个女人背四个首级,俺兄弟见了,拍马飞跑。那晓起了大雾,连路径都看不出了,只得暂安营寨。不想这大雾迷了三日,人马死去了八九,连侄儿也受不住了,只得回京禀知了爹爹,定书相请叔父到来,商量个妙计,好去追擒那呼家的逆贼。侄儿看将起来,此事若斩草不除根,将来后患就不可测了。」东海道:「俺同侄儿到雄关一问,就好追擒了。」
156 不知以后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157 呼家将
158 第三十二回
159 庞东海领兵助虐天定山金莲剖诉
160 巧笑知堪敌万几,雄关总制著戎衣。
161 晋阳已陷休回顾,更请君王猎一回。
162 话说东海公庞琦,听了飞虎弟兄的话,心里好不焦躁,便道:「闲话休说,既然呼逆练了女兵,难道俺怕了他不成么?」
163 就向岳鸣皋道:「你传令三军,速速统兵到雄关等候。」鸣皋疾忙吩咐三军,统兵到关等候,庞琦就同了侄儿四虎,别了丞相,二马飞行,一直来到雄关。庞琦到关坐下,便道:「谁在这里管关?」把关的道:「俺本官不知公爷到关,没有在这里伺候。公爷不用发恼,俺已著人通报本官,随即来到。」庞琦道:「你们在这里把关,那来去的人儿可盘问的么?」把关的道:「咱们把关总看腰牌才放他过去。」庞琦道:「这个才是。」那雄关总兵花万年,听说东海公庞琦到来,连忙披挂,到关相见。东梅公道:「花将军,何必穿了甲胄到来?」花总兵道:「不知公爷到来,有失远迎,望恕不周。」庞琦道:「俺今非为别事,因知近日那呼家的子孙造反,教练了些女兵,不知怎么到了京城。贵妃娘娘知道,差了俺的侄儿四虎,追擒这呼逆。
164 俺想呼家到京,关上岂有不知?所以今日到来,要这过关名册查一查。」花总兵道:「那出入的军民,俺俱查过,亲自给付
165 呼家将
166 腰牌验放,并没有姓呼的出进。」庞琦道:「你取关册来看。」
167 花总兵道:「你去拿关册过来。」把关的取了关册,花总兵道:「送与公爷去看。」庞琦把这关册细细的查看,却是注得明白。
168 看到初三这一天,注的西羌进宝四人,绘有腰牌四画,验明后放。庞琦道:「花将军,你道没有姓呼的过关,那初三有西羌进宝,这回人的名姓都没有,如何给他的腰牌?」花总兵道:「因他是进京上贡的,要出关回去的,所以给他的腰牌,关册上都没有填写他的名姓。」庞琦道:「好胡涂!你知道他西羌来进的什么宝?这个明明是那呼家的子孙,冒了西羌进宝的。
169 你就不问他的名姓,竟放了他过关去,这是什么意思?」花万年道:「他出关未久,待俺急急追去,擒他回来是了。」庞琦道:「既如此,你快快领兵去追,俺且回京去也。」花万年道:「公爷听禀,但是俺出了关去,那沙漠地方,地广人稀,去追这姓呼的,恐怕又弄出别的事来。」庞琦道:「俺有五千人马,你可带去,擒了这逆贼,就砍了他们的首级,不可再放脱了他。」花总兵立刻升帐,点了人马。炮声一响,将挂征袍,马挂鞍镫,红旗一展,放起三个狼烟大炮,却震得地动天摇,果然:将施号令非通小,大小三军敢不遵。
170 且说那祝三姐同了张金定、柳迎烟道:「我们在雄关的时
171 候,若然不是这花瑞莲得梦,她如何能在关前先来问俺?又教俺姑嫂改妆,扮了出猎的一般,同花瑞莲一齐出这雄关。如果不是天公点化,仙姑扶助,焉能去那雄关,来到这里?」金定道:「三姐,你看这里的景象,比中原竟是绝然两途了。中原地方何曾见此沙漠?连那眼睛皮上也是灰土。你看地面这般广阔,也不见有人来往,唯是满野牛羊。」迎烟道:「且喜这里没有虎豹怪兽。」那三姐便说:「就有,我们也不怕他。」金
172 呼家将
173 定道:「三姐,你看前面这个山,怎么树木都没有的。好似烟雾四起,不知这个山里可有虎豹盘踞?」三姐道:「我们快快的过去便了。」道犹未了,山上忽起一阵大风,吹来气味甚是腥臊。这腥风一阵一阵的刮来,三姐且有武艺,却也有些胆怯,便道:「我们勒住了马。」那三个女将正抬头看这山顶,谁想山凹里跳出两个怪物,那女将倒吃了一惊,说道:「又不是虎豹。」迎烟道:「这兽却是人形兽面。」立将起来,原是头顶日月,不过头上披下的是长毛,窜来跳去,哈哈的一笑,那女将都唬得浑身冷汗,挺枪拍马追来。那知这个怪兽竞会说话,叫道:「美人休恼,俺乃老熊仙,夫妻两个在此黄毛山修炼千年。上帝命俺夫妇在这山洞里镇守那珊瑚宝塔。今美人到来,祝素娟在那里?」三姐道:「你问祝素娟则甚?」老熊仙道:「俺今日见了素娟,就好把这宝塔交他收去,日后好破妖龙阵。」三姐同了两个嫂嫂,随著熊仙来到山洞,却见洞中灯光照彻,石床上果有一个宝塔,长有尺外,上写:轩辕世宝。待三姐寻这熊仙时,已是毫无形影。姑嫂三人,就对了这个宝塔拜了儿拜,望空祷告了一番,收藏了那个宝塔,走出石洞,下了山来,依旧上马前行。金定道:「好久不见人烟,前面簇拥,想是这里才得有人哩。」迎烟道:「姐姐,你看那人儿都是红须赤发,口里讲的这布尔斯哈这位什,不知他讲的什么?」三姐道:「他们讲的是番话,咱中原人那里听得出?」却是:天外有天国外国,西羌岂是比中原。
174 那姑嫂三人,在马上一路说来,不觉前面又是一座高山,不知是什么地方,金定道:「三姐,你看那山上倒有个营寨。」
175 话犹未了,忽听金鼓之声,三姐道:「嫂嫂,却不道此处倒有个山寨,我们去看一看再走。」姑嫂来到山前,金定道:「咦!
176 呼家将
177 好奇怪,这里倒也有一个关口。」上写「天定关」三字。那姑嫂进了这关,三姐往前一看,呀!原来是教演女兵,迎烟道:「姐姐,他们为什么分出四个营头?这是如何讲究?」三姐道:「这是他们在那里演习分合法。」金定道:「姐姐,你看他们各自排立了旗,必然练那攻冲法了。」那旗上写的「忠武将军王金莲、孝武将军邓三娘、昭武将军齐月娥、义武左军翠桃。」
178 祝三姐看了又看,便道:「嫂嫂,我想这四位女将,莫非也是为呼家的事在此练兵,也未可知?」金定道:「姐姐,我们在此,你竟到营前喊叫起来,看他如何,就明白了。」那三姐听了金定的话,来到营前,喊道:「婆婆哪里?媳妇要到新唐去寻丈夫回来报仇,今日在此经过,望婆婆相救。」那金莲听说新唐的话,便道:「何人叫喊?」就吩咐翠桃:「你去同她进来,待我问她的来由。」翠桃道:「那一位姐姐叫喊?」三姐道:「是俺在此叫。」翠桃道:「如此,同我进去。」那三姐见了金莲,口称:「婆婆,受媳妇一拜。」金莲道:「姐姐不要错认了。」三姐道:「婆媳岂有错认?」「吓!既不错认,可晓得俺的儿子叫甚名字?」三姐道:「呼延庆就是俺的丈夫。」金蓬道:「媳妇既来了,就请邓三娘、齐月娥一同相见。」
179 又道:「那营门外的是何人?」祝素娟道:「这是同媳妇来的两位嫂嫂。」金莲道:「快去请了进来相见。」金莲道:「难得三位女英雄这股义侠,不知庞贼的势力如今怎么样了?」素娟道:「婆婆,说也可惨,俺爹妈同两位哥哥,都被庞贼杀了,那首级被他挂在标竿,亏这两位嫂嫂同去盗了首级,回到三家村埋了,就往可行。那晓到了雄关,正愁不能过此,恰好花总兵的女儿瑞莲,梦见仙姑指迷说,瑞莲与姓呼的有姻缘之分,教他度俺姑嫂出关,才得到此。」金莲道:「如今府上还有何
180 呼家将
181 人?」素娟道:「婆婆不要提起,俺祝家庄被庞贼搜刮,两回攻打,到了第三次,四面放起了火,烧得那庄子上要一根椽子也没有的了,所以那两位嫂嫂,逃到三家村来,同了媳妇一路逃来。」金莲道:「贤媳妇,难得你姑嫂三人,为了我的儿子,害你姓祝的也遭庞贼这个惨苦,少不得你公公同了叔叔,在新唐见了你的丈夫,必然借了兵马出来,就有报仇的日子。否则,我们赶到新唐也好。」
182 不知以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183 呼家将
184 第三十三回
185 呼延庆新唐见父仙山洞公主成亲
186 岁岁金河复玉关,朝朝马策与刀环。
187 三春白雪归青冢,万里黄河绕黑山。
188 话说呼延庆同了这两个兄弟,出了长城,一路行来,弄得筋疲力乏。延庆道:「兄弟,你看前面的城郭,又不知那里了?」延龙道:「哥哥,你们慢来,待俺且去看个明白再走。」延龙往前看了一路,呵呵笑来,说道:「哥哥,快走来,已是新唐的王城了。」延庆听说已到新唐,心里十分欢喜。进了王城,便道:「兄弟,这里新唐国倒也不丑,你看百姓倒也清秀,服式又不怪异,就是他语言,也都是官话,倒不比在路上见的那些人儿蓬头垢面,赤发红须的。」延龙道:「哥哥,那路上都是沙漠,吃的是飞禽走兽,自然生出人来都是那古里古东的。」
189 延庆道:「兄弟,咱们问个信儿再走。」延龙道:「哥哥,俺去问。」延龙便同一个老人道:「老人家,咱问你个信,这里的驸马可是姓呼?」老人家道:「你问他则甚?」延庆道:「老人家,那驸马就是俺爹爹。」老人家听了,就笑将起来。说道:「驸马到这里成亲,生的儿子今年不过十三四岁,俺看你这年纪,有二十岁的光景,就是那两位,也有十七八岁了,怎么要充驸马的公子?岂不要笑死了人。」延庆兄弟见和老人家
190 呼家将
191 是讲不清楚的,就带马前行。延龙道:「哥哥,这里是驸马府了。」延庆道:「官儿你快到里边通报,说中原来的侄儿、公子在外。」中军听说,来到里边,把这话传进去,内侍听了,进宫便道:「启上公主,方才中军进来报说,俺驸马爷的侄儿、公子,都在外边。」公主道:「请他进来。」那内侍对中军道:「请公子进见。」中军道:「请公子进见。」延庆同了延龙、延豹进了府门,一直到了后堂,内侍开了官门,来到寝宫门首。
192 内侍道:「启上娘娘,公子在此。」公主道:「请他进来。」
193 延庆道:「孩儿拜见,延龙、延豹侄儿拜见。」公主道:「少礼,请起来。」延庆兄弟立在两旁。公主道:「你三位从那里来?到此做甚?」延庆道:「孩儿听得母亲王氏金莲说,我们爷爷呼得模,号称必显,因见庞妃僭了正宫的仪仗,庞妃怕爷爷启奏,他反逞奸哭诉,那朝廷不察是非,就差奸相庞吉领兵把俺全家抄斩杀了三百三人。俺爹爹守勇方得爹妈教他在地穴里逃了出来,就到王家庄。俺外祖王员外招他为婿,生孩儿一人。那晓庞家起兵追来,俺爹爹就向俺母亲说到新唐借兵。孩儿想将起来,我今长成了,因同母亲到来,寻了爹爹,提兵前去报了此仇,俺祖父母在九泉亦稍息恨。」公主道:「这两位呢?」延庆道:「这是守信叔父生的。」公主又道:「如今你母亲在那里?」延庆道:「王氏亲娘现在天定山住下。」公主道:「你既到此间,且等你爹爹回府,就好商议。」延庆道:「母亲,如今爹爹到那里去了?」公主道:「你父亲借兵去了。」一边对内侍道:「你去请了公子、小姐到来。」那内侍请了公子、小姐来到寝宫,公主见了,便道:「孩儿过来,你同这三位哥哥相见了。延庆哥哥是你爹爹同王氏母亲生的,那延龙、延豹这两位哥哥,是你叔叔守信生的。」公主明明白白的说了
194 呼家将
195 这话,兄弟、妹子大家拜见了一番。延庆道:「母亲,孩儿还未拜见外公哩。」公主道:「今日天色晚了,明日去见。」却
196 是:
197 五原春色日迟迟,二月垂杨初挂丝。
198 即今河畔冰开日,正是长安花放时。
199 且说延庆弟兄到了来朝,进宫问安,公主领他见了国王,把这话也说了一遍,国王就赐了金冠三顶、玉带三条、蟒袍三领,延庆兄弟领了,拜谢了国王。又道:「母亲,孩儿就的拜别。」公主道:「你拜别了我,想到那里去?你若要寻爹爹,待我唤你的延寿兄弟同去。」那延庆兄弟,别了公主,就上马出府,不觉已到仙山了。延庆兄弟上山顽耍,延龙道:「哥哥,这是什么榜文?」延庆看道:「吓!原来为公主招亲。」延寿道:「哥哥,不要看了,我们快去见爹爹罢。」来到山冈,延寿吩咐家将:「你去禀驸马爷,说俺同公子来见也。」那家将疾忙报道:「启上驸马爷,有几位公子在外。」驸马听说,便道:「放他进来。」延寿同了延庆、延龙、延豹,一齐进见。
200 延庆见了守勇,哭道:「爹爹同王氏母亲离别时,孩儿还在母腹,不觉到今将二十年了。」守勇道:「你母可住在外公家么?」延庆道:「母亲同儿寻父到来,今在天定山同婶婶住下,孩儿就同这两个兄弟到京祭祖。那庞贼正追捉孩儿,恰好有两个女将冲将过来,帮儿杀那庞贼。孩儿谢问,那女将道:『俺乃姓呼,也要到京祭祖。』孩儿同这妹子,又到京拜祭而来。」
201 父子正讲得高兴,那家将道:「启爷,今日俺狼主招婿,所以请爷看比武哩。」守勇同延庆弟兄来到帐前,看那比武的一个一个的走过,两位公主眼都不看,这些比武的英雄个个垂头丧气,说道:「好笑,那公主倒在那里看人的风雅,并不是比武
202 呼家将
203 招亲。」这里呼延豹、呼延寿在旁边跳将出去,到台上拔了长枪,就舞弄起来。那两个公主笑嘻嘻道:「你们这两位英雄的枪法,却是活泼,俺与英雄比一比看。」公主也拔了一根长枪,同延豹弟兄比舞。谁道公主的心里已是十分有意,只是使的花枪,那里肯下手刺去,那守勇一看,急得一身大汗,跳到台前,说道:「你们收住枪罢!」那延寿只顾使枪,这仙山洞主问道:「驸马为何叫喊?」守勇道:「今日乃公主比武大事,俺孩儿只管同公主使枪,俺在此叫唤。」洞主道:「驸马的子侄与俺的女儿比试,这是最妙的了。」话未说完,那公主已收枪进去,延豹、延寿也就跳下台来,大家回到山上。洞主看见公主笑盈盈的走来,便道:「女儿,今日台上的比试如何?」公主道:「母亲,今日孩儿初在台上的时节,有要来比试的,孩儿看他不要说他的武艺,就是那人品也不中适。」洞主道:「那后来这两个小英雄如何?」公主道:「这两个的枪法,孩儿们倒也合适。」洞主听了,便道:「俺女儿的眼力却好,那比枪的这两个英雄,一个就是驸马的儿子,一个是他的亲侄,如今且去向驸马讲了就好成亲。」洞主请了驸马出来,把那比枪的话说了一遍。守勇道:「但是俺侄儿与延寿的年纪俱幼。」洞主道:「驸马愁他则甚?俺看起来,他们是天赐的姻缘,所以路隔万里,到此成亲。」那洞主就吩咐备了花烛道:「今日是黄道吉日,与公主完姻。」一声吩咐,立刻齐备,家将道:「启上洞主,花烛都已完备。」洞主道:「即如此,请两位新驸马同了公主出来成亲。」那延豹、延寿同了公主,拜了天地,谢了洞主,拜见了守勇,各自回房。
204 不知以后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205 呼家将
206 第三十四回
207 天定山庞琦大战小道童大作妖法
208 将家难立是威声,不见多传卫霍名。
209 一自元和平定后,马头行处望回程。
210 话说东海公庞琦,自雄关回京,终日心焦:「花总兵出关去后,忽又数月,不知可曾追著呼家?」那庞琦同军师安其子商议,安期子道:「俺昨晚看太白过宫,正是营惑当权,只怕是真火烁金之象。」东海公道:「将何以克制他?」安期子道:「制火必得以水,俺想公爷亲征最称相得,家住在海东,公爵又是东海,此去十全十胜的了。」庞琦道:「既安先住看定,俺就领兵出关。」中军道:「人马点了三万六千,都披挂停当,候令起行。」庞琦道:「就此发兵!」庞琦到了雄关,问道:「你们将军可有信息么?」中军道:「俺昨日接到总兵的牌文,说呼家不止三四个人,如今分为四路追擒去了。」庞琦道:「你在关上好好看守,俺今日领兵亲自出关去追哩。」中军吩咐开关,庞琦出了关来。走了两日,便道:「安先生,你看出关才得两日,那灰土就这般厉害。」安期子道:「沙漠地面,都是这般的。」庞琦道:「果然地面却是广阔,人烟实在稀少,行了几天,没见几个人儿。俺想这呼家,倒底在哪一方呢?」
211 正在烦闷,忽见有人笑奔而来,吩咐了中军:「那前面的人来,
212 呼家将
213 你去唤他过来。」那中军上前便道:「你们往那里去?快来同俺去见公爷。」那些番民齐道:「咱都是过路的,公爷叫唤咱怎么呢?」中军道:「想是公爷要问你们的话。」番民道:「这又出奇了,问咱什么?」中军道:「启上公爷,番民在此。」
214 庞琦道:「百姓们不用惊慌,俺乃奉旨要追擒呼家将到此。俺因出了关来,将有一月,不知呼家跑在那一条道上,好去追哩。」番民道:「公爷,小番们听到老人家说,那天定山齐大王的驸马,听说是呼家之后。」庞琦道:「他几时到天定山的?」
215 番民道:「这话有一二十年了。那驸马生的公子,差不多有十四五岁的光景。」庞琦问道:「这里到天定山,还有多少路?」
216 番民道:「从大道去二千来里。」庞琦道:「百姓们都回去罢。
217 中军官,快吩咐从大道赶上前去!」却是:东去长安万里馀,故人何惜一行书。
218 天关四望肠堪断,况复明朝是岁除。
219 且说天定山齐国宝的儿子齐雄,同了邓三娘、齐月娥、王金莲、翠桃姐、祝素娟、张金定、柳迎烟,各带女兵一千,在山上扎下营盘,各人立了将旗。国宝坐了大营,齐雄做了副帅,那些女将各自又守个山洞,大张旗鼓,在那里分营布阵。那晓将校飞报上山,说道:「启上大王,俺在金牛岗见有许多兵马在那里扎营哩!」国宝道:「再去打听。」国宝把令旗一展,各将齐到营前,使道:「众将官速速端正披挂,以防不测。」
220 齐雄道:「爹爹怎么说以防不测?」国宝道:「你们还不晓得,方才报子到山上说道,金牛岗地方有许多人马,在那里扎下营盘哩。」齐雄听了大怒,就上了将台,把令旗一扬,口里喊道:「大小三军听著:第一炮,各各披挂;第二炮,一齐上马;第三炮,开关冲出。那鼓须要紧紧的催,鸣金呐喊的声音须要看
221 呼家将
222 令。」众将道:「将令!」忽听一声大炮,众女将各各披挂;听了二炮,一齐上马;放起三炮,大家冲出关来。庞琦差了左翼朱尤、右翼俞仁柳,正到山前探听,忽听山上放起三个大炮,急忙跑回金牛岗来报知。庞琦大怒,说道:「咱家就此起营,杀上山去。三军听著:如有活擒呼家一人者,官升三级,兵赏银牌,获得三五人者,照例升赏。如砍取呼家首级一颗,官加一级,兵赏十两,如有十颗五颗,照例加赏。」众将官道:「得令!」中军就禀令放炮,冲出营来。那齐雄同了这班女将,正杀到金牛岗上,那庞琦人马一齐围将拢来,那岳鸣皋、朱尤、俞仁柳、庞飞虎、庞牛虎、庞毛虎、庞龙虎一齐拍马冲将过来。
223 齐雄、齐月娥、王金定、邓三娘、祝素娟、柳迎烟、翠桃姐大
224 家出马迎敌,东奔西窜,南来北去,杀得烟尘抖乱,红日蔽隐,耳畔中只闻刀剑之声,眼睛里惟见光芒闪烁。却战有一百多合,胜败未分。那晓王金莲一枪挑去,朱尤跌下了马。那俞仁柳跑将过来,却被朱尤一绊,一起跌倒在地,正要扒起,被齐月娥用枪一勾,那女兵就赶将过来绑了,解到山上去了。岳鸣皋连忙逃进营来,说道:「公爷快请安先生出来商议,看他这班女兵女将,非是术法不能制伏。」庞琦道:」既如此,请安先生商议。」那安期子来到帐前,庞琦把那岳鸣皋的话说了,安期子道:「俺早早吩咐,若与他们争胜,在亥、子两时,保可决胜;若用申、酉二时,也还可战胜。如今偏在巳、午两时出战,正乃天火临官,战恐有伤。」岳鸣皋道:「那左羽右翼这两员虎将已被他们擒去,如今要先生用个神术就可决胜。」安期子道:「且去收了兵,明日去战,可以取胜。」庞琦道:「宣令官,你把令传谕,暂且收兵,明日点齐人马,竟杀上天定山去。」
225 呼家将
226 不知以后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227 呼家将
228 第三十五回
229 岳鸣皋逞术大战天定山国宝受困
230 金牛岗前沙似雪,齐家关外月知霜。
231 不知何处吹芦管,一夜征人尽望乡。
232 且说那岳鸣皋回营,把天定山大战被呼家擒去两员虎将的话说了一遍,庞琦就请安先生出来商议。安期子道:「且去收兵,待俺作起法来,须明日交兵。」庞琦就令岳鸣皋且去收兵回来,再作计较。岳鸣皋得令,飞行来到阵前,把令宣了,那四虎正杀得力怯,忽听营里放炮鸣金,呼家也正要收兵,两下里人马一齐各归营寨。齐雄上山,同国宝计议,道:「爹爹,如今把那擒来的两个人如何处置他才好?」国宝道:「自古说,擒贼必擒王,那些小校擒来置死他也没用,带他们到营前,割去他们的两个耳朵,放他回去何妨?」齐雄依令,把这擒来的左将朱尤、右将俞仁柳,带到了营前,把他两个耳朵割了下来,放他回营不提。且说齐雄正来缴令,呼守信却也回山,齐雄告诉守信道:「庞家领兵到来,要擒你的子侄哩!」守信听了大怒,见了国宝,说了一番。国宝道:「你们行事总要看清路头,不可造次。」守信同齐雄道:「这个自然。」那守信来到营里,见了月娥、邓三娘、金莲、翠桃、祝三姐、金定、迎烟,把这话儿大家计议妥了,一面就吩咐将校,你们随了将令,营前营
233 呼家将
234 后,须要时刻巡逻,不可懈怠。众军齐道:「得令!」话说东海庞琦正与安先生讲用术法要擒捉呼家,那晓朱尤、俞仁柳回营,安期子道:「他怎么放你们回营?」朱尤道:「先生不必说了,俺也曾南征北讨,东荡四除,在军前二三十年,从来没有这个希奇。」安期子道:「请教将军,有什么希奇?」朱尤道:「先生,你还不晓得哩!咱同他们正杀得热闹,谁知咱两个的耳朵被他们割掉了。」安期子道:「只怕割去的。」朱尤道:「先生那里晓得?」安期子道:「听言当于理察,二位将军请进营调息。」安期子炼个飞砂法,不道天色已明,就令三军放炮冲将出去。王金莲听得炮响,连忙装束上马,吩咐放起炮来。金莲冲出营来,就与庞飞虎盘旋大战,庞牛虎、毛虎、龙虎一齐冲来。齐月娥看见便道:「姐姐,我快去也,你们随后就来。」月娥冲出,就与庞家接战。正在那里杀到东,追到西,两下里都想要擒活的,那晓邓三娘、祝三姐、金定、迎烟,一齐冲入阵来,兜来绕去,杀做一团。安期子上台一看,便道:「岳将军,你快去助战。」那岳鸣皋飞马入阵,就用起飞砂法。
235 王金莲、齐月娥这班女将,正杀得高兴,不道狂风大起,吹得石走砂飞。那些女将都唬得胆战心慌,谁晓祝素娟一面与他厮杀,怀里就取出那珊瑚宝塔,对著庞家的营里�
URN: ctp:ws185709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ens.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