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四庫全書總目提要

《四庫全書總目提要》[View] [Edit] [History]

1 舛D┯諧錄倘灝希破溲У烙械茫俏а災病�

·《說楛》七卷》

1 明焦周撰。周字茂叔,上元人。焦竑之子也。萬歷庚子舉人。其書皆刺取諸書中新穎之語,及聞見所及,可資談噱者,雜載成編,不分門類。如元微之謫通州,史無其事。論吳越改元,誤以歐陽修《五代史》與《十國世家》為二書,亦時有疏舛。其稱《說楛》者,取《荀子》說楛勿聽之義也。

·《譚子雕蟲》二卷》

1 明譚貞默撰。貞默有《三經見聖編》,已著錄。此書作於崇禎壬午,乃其《著作堂集》之一種。所錄只小蟲賦一篇,又名《小化書》,其命意蓋取《莊子》惟蟲能蟲,惟蟲能天,及家語惈蟲三百有六十而人為之長二語。因即蟲喻人,分為三十七段。每段自為之注,亦和《香方》、《禽獸決錄》之支流也。

·《福堂寺貝餘》五卷》

1 明茅元儀撰。元儀有《嘉靖大政類編》,已著錄。此書首有自序云,崇禎三年,餘守大將軍,以傲罷,為頭陀於是寺,有所感則識之。蓋其罷官後所為也。
2 雜記古今,語無倫次,議論亦多偏駁。

·《蘭葉筆存》》

1 明釋本以撰。本以字以軒,別號亦已,又號師嶽叟,蘇州人。書中載天啟四年董其昌所記玉璽事,則猶在其後也。又稱先生每書竟,必令潛寫填語,蓋潛其本名矣。是編首頁題為《蘭葉筆存》,次頁又題為《慎辭錄》。所論淳熙秘閣續帖,於黃庭內景經點畫形模,辨析絲毫,蓋即姜夔蘭亭偏傍之意。其餘多談書畫,亦偶及雜事。所稱引者,焦竑、董其昌語為多。中後雜載詩二十餘首,即其自作。
2 大抵隨筆紀錄之冊,後人抄合為帙也。其中石頭城謠一條,論《樂府》音節,穿鑿附會,殊不足據。餘皆明末山人語耳。

·《蒙泉雜言》二卷》

1 不著撰人名氏。上卷採撮陰陽五行之說,率多穿鑿附會。下卷隨筆記載,如以書家《永字八法》為合於太極兩儀四象八卦之類,亦多牽強。

·《東皋雜記》一卷》

1 不著撰人名氏。所載皆有明朝野雜事,間及經義及《音律詩話》。其中若辨康定易儲,薛瑄不諫。謂崔銑修《孝宗實錄》,親見秘閣舊案,瑄銜下注以公出,則瑄乃未嘗與其事,非不諫也。此類頗有關於史事。至所論樂律,謂六十調仲呂所生之黃鐘,僅能得黃鐘之半而差強焉。考黃鐘無半聲,旋宮所用之半聲乃變半聲也,止得四寸三分有奇,則得黃鐘之半而猶弱焉。此書云差強,殊不可曉。其他亦率多膚末,無足採擇。

·《春寒閒記》一卷》

1 不著撰人名氏。卷末自跋,稱辛酉三月二十五日記,署曰德水。又有錢塘厲鶚跋,謂是書頗有可觀,而疑德水為德州盧氏子。蓋以盧世水隺字德水也。案御史題名曰,盧世水隺,山東德州左衛軍籍,直隸水來水人。前明進士。順治元年起福建道御史,以病乞歸。其書多錄前人佳事雋語,然頗推重李贄。

·《山居代譍》一卷》

1 不著撰人名氏。凡臚列山居、園居、舟居、游居、瓢居、獨居、酣居、宵居、睡居、病居十目,下引前人閒適之語以應之,意以示客,故名代譍。其所引書有明末陳繼儒《岩棲幽事》,而序題丁亥夏五,則當在國朝順治四年也。

·《棗林雜俎》》

1 國朝談遷撰。遷有《海昌外志》,已著錄。是書分類記載,凡十二門。曰科牘,曰藝簣,曰名勝,曰器用,曰榮植,曰頤動,曰幽冥,曰叢贅,曰彤管,曰空元,曰炯鑒,曰緯候。多紀明代軼事,而語多支蔓。其名勝一門,雜引《志乘》及《里巷齊東》之語,漫無考証。藝簣亦多疏舛。其餘大抵冗瑣少緒,亦不分卷。
2 疑雜錄未成之本也。

·《讀書偶然錄》十二卷》

1 國朝程正揆撰。正揆字端伯,孝感人。前明崇禎辛未進士,官尚寶司卿。入國朝授光祿寺丞,官至工部侍郎。是編乃其讀書札記,議論考証,兼而有之,間出新意,而頗不免踳駁。如以武王上祭於畢為畢星,引《蘇竟傳》為証,未免牽合。論聯句詩二條,一以為始於柏梁,一以為起於式微,一書之中,自相矛盾。
2 又解杜甫《丹青引》,據先帝天馬玉花驄句,以為至尊含笑,圉僕惆悵,乃深譏肅宗不軫羹牆之念,而斥舊說之非。則不考明、肅、代三朝受終年月,而臆為穿鑿,尤固於說詩矣。

·《見聞記憶錄》五卷》

1 國朝餘國楨撰。國楨字瑞人,別號劬庵,遂安人。前明崇禎庚辰進士,官富順縣知縣。是編乃其入國朝以後家居所作。自序稱生平卷帙,盡佚兵火,偶舉所憶,惝恍都如夢境。後其子中恬分為五卷:曰記文,曰記人,曰記物,曰記異,曰雜記。本隨筆纂錄之本,大抵皆明末瑣事,間涉荒誕,無關考証。又所作雜文並廁其中,亦非得體。

·《餘菴雜錄》三卷》

1 國朝陳恂撰。恂字子本,本姓曹,海鹽人。前明崇禎壬午舉人。是書雜說經義詩文,兼載碎事。其論禹治水順行一條,全攘鄭樵之說,不言所自。其引伊世珍《嫏嬛記》一條,以範睢裹足不入秦語為女子纏足之証,亦失之不經。

·《冬夜箋記》一卷》

1 國朝王崇簡撰。崇簡字敬哉,宛平人。前明崇禎癸未進士。入國朝補選庶吉士,官至禮部尚書。是編成於康熙乙巳,皆其隨筆札記之語。所述格言,多先儒名論,亦間摘錄古事及同時耳目所見聞。然徵引舊聞,皆不載其出典,亦或偶然記憶未真。如伯夷、叔齊姓名一條,雲出《呂氏春秋》及《韓詩外傳》,今二書並無此文。案《論語疏》所引乃出《春秋少陽篇》也。

·《樗林三筆》五卷》

1 國朝魏裔介撰。裔介有《孝經注義》,已著錄。是書分三種。樗林閒筆一卷,樗林偶筆二卷,樗林續筆二卷。閒筆所載多息心養生之論,偶筆上卷多講學之語,下卷皆論史事,續筆則援引先儒,間參己見,亦頗及明季時事。裔介以講學名,而是編多以二氏為宗,殆不可解。至續筆內稱楊嗣昌起複入都,白帢布袍,所過驛傳蔬粳而已。剿殺流賊,不遺餘力。襄陽之破,鬱鬱而死云云。未免為之回護,則亦不盡公論矣。

·《雕邱雜錄》十八卷》

1 國朝梁清遠撰。清遠字邇之,號葵石,真定人。順治丙戌進士,官至吏部侍郎。是編十有八卷,卷立一名。一曰眠雲閒錄,二曰藤亭漫鈔,三曰情話記,四曰巡簷筆乘,五曰臥痾隨筆,六曰今是齋日鈔,七曰閉影雜識,八曰採榮錄,九曰飽卿談叢,十曰過庭暇錄,十一曰東齋掌鈔,十二曰予寧漫筆,十三曰晏如筆記,十四曰西廬漫筆,十五曰晏如齋檠史,十六曰耳順記,十七曰嗇翁檠史,十八曰休園語林。皆隨時筆記之文。大抵雜錄明末雜事及真定軼聞,頗多勸戒之意。
2 惟末年尤信修煉之說,亦間涉釋氏,至謂《心經》是古今第一篇文字。蓋禪學、玄學、明末最盛,清遠猶沿其餘風也。間有考証,然不甚留意。如九卷載李屏山所作《西嵓集》序,稱李義山喜用僻事,下奇字,晚唐人多效之,號西昆體,殊無典雅渾厚之氣,反詈杜少陵為村夫子。是以楊億事為李商隱事,殆唐、宋不辨。
3 又引黃庭堅之言,謂韓退之詩如教坊雷大使舞,學退之不至,即為白樂天。是以陳師道所評蘇軾詞,蘇軾所評陶潛詩,並誤為庭堅評韓愈詩之詞,顛舛尤甚。

卷一百二十九 子部三十九》

1 ○雜家類存目六

卷一百二十九 子部三十九·《蔣說》二卷》

1 國朝蔣超撰。超有《峨嵋山志》,已著錄。《蔣說》者,蓋因其姓以名書,如僧肇著書名曰《肇論》之類也。而觀其自序,乃轉讀菰蔣之蔣,已為詭僻。其書雜記聞見,別類分門,附以議論。大旨明鬼而尚儉,尤尊佛氏,至以儒童菩薩化生孔子為實。然其論時政三十餘條,欲複封建一說,尤迂謬難行。惟卷末記節烈數十條,或可備志乘採擇耳。

卷一百二十九 子部三十九·《雲谷臥餘》二十卷、《續》八卷》

1 國朝張習孔撰。習孔字念難,歙縣人。順治己丑進士,官至山東提學僉事。
2 其書喜議論而不甚考証,多以私臆斷古人。又果於自信,如杜甫之詩皆為改定,左邱明之傳亦為刪削。此自有詩文以來無人敢為之事也。

卷一百二十九 子部三十九·《蒿菴閒話》二卷》

1 國朝張爾岐撰。爾岐有《周易說略》,已著錄。是編乃其札記之文,凡二百九十六條。顧炎武與汪琬書,自稱精於三禮,卓然經師,不及爾岐。故原跋以是編為《日知錄》之亞。然《日知錄》原原本本,一事務窮其始末,一字務核其異同。是編特偶有所得,隨文生義,本無意於著書,謂之零璣碎璧則可,至於網羅四部,鎔鑄群言,則實非《日知錄》之比。如曾子易簀一條,稱嘗見一書,說楚國曾聘曾子為相,是當時亦曾作大夫,故季孫得以此為遺云云。案《韓詩外傳》稱曾子仕於莒,得粟三秉,方是之時,曾子重其祿而輕其身。親沒之後,齊迎以相,楚迎以令尹,晉迎以上卿,方是之時,曾子重其身而輕其祿。又稱曾子仕齊為吏,後南游於楚,得尊官。爾岐所謂嘗見一書,當即指此。然韓嬰採掇雜說,前後已自相違異,豈可引以詁經?顧炎武必無是語矣。其論吳澄《三禮考注》出於依托,極為精核。蓋爾岐本長於《禮》,故剖析鑿鑿。使盡如斯,則方駕《日知錄》可也。

卷一百二十九 子部三十九·《暑窗臆說》二卷》

1 國朝王鉞撰。鉞有《粵游日記》,已著錄。是編則世德堂遺書之第四種也。
2 前有自序,稱三伏酷毒,揮汗之餘,取架上書,得明人小說百餘種,逡巡讀之,隨讀隨筆。今核其名目,似所讀乃陶珽《續說郛》也。如辨《莘野纂聞》記劉球事,涉異編剿《太平廣記》所載慕容垂詩,《春風堂隨筆》誤記元韶娶魏孝武後事之類,亦間有可採。而體例不善,賓主混淆不辨。孰為原文,孰為鉞語,是則排纂之過耳。

卷一百二十九 子部三十九·《聽潮居存業》十卷》

1 國朝原良撰。良字鳴喜,江西樂安人。順治中貢生。官寧都縣訓導。是書分十編,各立四字標目。一曰明宗正學。前多講學之語,後亦雜論經義,如謂孔子學問源於契及成湯、武丁,謂刪《詩》存車鄰為預知秦有趙高之禍,皆失之附會。
2 二曰身世要則。多論世故。如陰德一條,既雲陰德非惟不求人知,亦不可求天知。
3 報應緩急一條,又稱天不急性,卻有記性,吾輩於善念善事須忍耐為之,隔半頁而自相矛盾。附以讀書作文十六則,亦殊不倫。三曰史會大綱,四曰友古特評,五曰群古對觀,六曰左國補議,皆史論也。但大綱多論世運盛衰,特評則品藻人物,對觀則摭古之相類者論之,補議則仿呂祖謙《左氏博議》、柳宗元《非國語》而斟酌其說耳。七曰讀餘志略。大致如王世貞《讀書後》而彌為膚淺。如以《考工記》為三代以上之書,不宜附之於周,是並鄭之削宋之斤吳越之劍諸句亦未讀也。八曰元圃餘珍。剽掇舊事,略加評斷,亦史論之旁支。九曰韻林隨筆。皆所作詩話,如謂庾信詩為梁之特出,唐之先鞭,而《文選》少載。又謂劉禹錫、元稹、白居易與宗楚客同賦金陵懷古詩,則其他可以概見矣。十曰山野寤言。皆私撰經世之策,尤多迂闊之談。大抵好為議論,而所學則未能淹貫者也。

卷一百二十九 子部三十九·《匡林》二卷》

1 國朝毛先舒撰。先舒有《聲韻叢說》,已著錄。是編皆其議論之文,裒為一集。自序稱讀蘇軾《志林》,稽諸事理,時或戾焉。因偶為駁正數段,更取他作之類似者並錄之,得若干篇,名曰《匡林》。則是書立名,當為匡正《志林》之義。而與軾辨者僅二三條,其餘皆自錄集中雜文與近人辨者。然則以裒聚眾作謂之林,以力排俗論謂之匡。觀其《小匡文鈔序》,以小有所匡為說,可互証也。
2 先舒嘗與毛奇齡書,戒其詆訶太甚,故持論不似奇齡之獷,然習尚實似奇齡。
3 但奇齡喜談經,先舒喜談史;奇齡好蔓引典籍,先舒好推究事理;奇齡好與古人爭,先舒好與今人爭耳。其中如謂《春秋》不書隱公即位,所以誅平王;鄭伯克段之事,罪在段,不在鄭伯;齊桓首止之盟,定王世子為大惡,皆故為高論。牽引夢與九齡之文以駁艾南英,亦頗附會。使盡如其題杜詩注之類則善矣。

卷一百二十九 子部三十九·《庸言錄》》

1 國朝姚際恆撰。際恆字善夫,徽州人。是編乃其隨筆札記。或立標題,或不立標題,蓋猶草創未竟之本。際恆生於國朝初,多從諸耆宿游,故往往剽其緒論。
2 其說經也,如闢圖書之偽則本之黃宗羲,闢古文《尚書》之偽則本之閻若璩,闢《周禮》之偽則本之萬斯同,論《小學》之為書數則本之毛奇齡,而持論彌加恣肆。至祖歐陽修、趙汝楳之說,以《周易十翼》為偽書,則尤橫矣。其論學也,謂周、張、程、朱皆出於禪,亦本同時顏元之論。至謂程、朱之學不息,孔、孟之道不著,則益悍矣。他如詆楊漣、左光鬥為深文居功,則《三朝要典》之說也。
3 謂曾銑為無故啟邊釁,則嚴嵩之說也。謂明世宗當考興獻,則張、桂之說也。亦可謂好為異論者矣。

卷一百二十九 子部三十九·《筠廊偶筆》二卷、《二筆》二卷》

1 國朝宋犖撰。犖有《滄浪小志》,已著錄。是書皆雜記耳目見聞之事。其中如回雁峰考之類,亦間資考証。然如風風雨雨送春歸一詩,向謂乃無名道士詩,此獨載為鬼詩。劉廷璣《在園雜志》又考校字句,辨其是非,實則明人所刊《醒世恆言傳奇》中詩,不知何以訛傳至是也。亦足徵小說之不足憑矣。

卷一百二十九 子部三十九·《二樓紀略》四卷》

1 國朝佟賦偉撰。賦偉字青士,襄平人。官寧國府知府。寧國舊有北樓,即南齊謝朓之高齋。明嘉靖中知府朱大器又起文昌台,設書院其下。賦偉更為修治,題曰南樓。每乘暇游宴其間,因雜錄見聞為此書。多自述其政績及旁涉他事,不盡有關於二樓。既非地志,又非說部,九流之內,無類可歸,姑附之雜家類焉。

卷一百二十九 子部三十九·《介軒遺筆》二卷》

1 國朝史既濟撰。既濟字若川,鄱陽人。是編皆隨筆記錄,多志其家世本末,及江右近事。間及經史,亦罕所考據發明。

卷一百二十九 子部三十九·《複堂雜說》一卷》

1 國朝史白撰。白字堅又,鄱陽人。書中皆雜論經史之語。其解《易卦》,多尚互體,頗能複古,其餘皆習見之語。首尾僅四十餘則,蓋其隨筆札記,而後人抄撮成帙者也。

卷一百二十九 子部三十九·《竹村雜記》二卷》

1 國朝史白撰。亦《複堂雜說》之類,而條目稍多。其中謂《左傳》、《國語》非一人所作,引黃池之會左氏作先晉人,《國語》作吳公先歃為証,頗能得間。
2 解壹發五豝以中必疊雙為誤,解朝躋於西以朱注作雨止為誤,亦頗見疏剔。至謂桎梏而死為桎梏於人欲,則殊失之穿鑒。其他亦不能一一精確也。

卷一百二十九 子部三十九·《山志》六卷》

1 國朝王宏撰撰。宏撰有《周易筮述》,已著錄。是編乃其筆記之文。議論多而考証少,亦頗及見聞雜事。其論曾子字子輿,孟子受業子思之門人,不應亦字子輿,不知古不諱字,即弟子亦不避師名。董仲舒弟子有呂步舒,漢人最重師承,當時不以為非也。其論古詩東城高且長與燕趙多佳人當從《文選注》分為二篇,不知李善、五臣並無此語,此語起於明張鳳翼之纂注,不足為據。陸機所擬及徐陵《玉台新詠》亦均作一首,鳳翼何從知為二也?其載明世宗《論書武成篇》有引用歐陽修語指為有功於六經,楊一清對以修之解經僅見武成,宏撰以一清之對為是,是均未知修自有詩本義也。其載郭正域所刻《韻經》為沈約故本,詆屠隆未見其書,是《韻書》原委全未尋檢也。其載簡紹芳之說辨揚雄未嘗仕王莽,是未核李善《文選注》王儉集序所引劉歆《七略》也。其為楊嗣昌辨冤,亦恩怨之見,不足為憑。至於紀孫傳庭之死,謂得於其至戚孔滌儒,與史小異,可資參考。其講學諸條,亦皆醇正平允。與孫承澤雖友善,而無所曲恂,頗能去門戶之見,為可取云。

卷一百二十九 子部三十九·《尚論持平》二卷、《析疑待正》二卷、《事文標異》一卷》

1 國朝陸次云撰。次云有《八紘譯史》,已著錄。三書皆辨証經史疑義,體例相同。特隨得一二卷即以付梓,遂各立名目,實則一書而再續耳。尚論持平上卷論五經,下卷論四書及子史,多捃拾瑣說,而參以臆斷。如水流濕,火就燥,濕自為卑濕,燥自為乾燥。而取秦觀之說,謂濕者土之氣,土者水之妻,夫從妻好,故水流濕。燥者金之氣,火者金之夫,妻從夫令,故火就燥。殊穿鑿無理。謂周南、召南即舜歌之南風;謂詩以邶、墉、衛並列,存三監也,存三監所以存殷也,殷祀之絕,有未愜於聖人之心者;謂夫子錄秦風寺人之令為預見趙高之禍;謂秦誓、武成皆稱紂為商,証殷為地名,非國號,皆杜撰無稽。至《春秋》未嘗擯楚,《論語》不語怪力亂神為指《春秋》,皆郝敬之謬談;孟子論貴戚之卿為陰指田文之將篡,乃於慎行之妄說;管、蔡為殷之忠臣,文王之孝子,尤郭子章之悖語;一概錄之,殊失裁斷。謂《尚書》逸篇乃逸於孔子之時,不逸於秦火之後;謂《忠經》真出馬融,其注真出鄭玄,更漫無考証矣。《析疑待正》於《豳風》七月孟子十一月徒杠成,十二月輿梁成,皆力主周用夏正,與尚論持平中春王正月一條自相矛盾。其推崇偽撰《三墳》為古書,蓋陰剿鄭樵之說,而諱其所出。
2 《癸辛雜識辨》詩序後妃之德句謂後指文王,妃指太姒。以是例之,則葛覃序稱后妃所自作,將文王與太姒聯句乎?螽斯序稱后妃不妒忌,將以不妒忌加文王乎?
3 其說至為無理,而次云取之,殊不可解。《事文標異》稱黃帝《素問》引古月令,按《素問》無引月令之文,其注中所言乃宋林億等校正引唐月令,與黃帝無關。
4 又稱《大學》石經本,按《石經》出自豐坊,其政和年號之舛迕,合兩賈逵為一人之謬誤,前人已辨之,尤侗《艮齋雜說》不暇致詳,次雲又述之,亦為失考。
5 惟其稱緇衣所載葉公之顧命,注家以為沈諸梁者,其文實在汲塚《周書》祭公解內,葉字為蔡字之訛,其言有據,可以備一解耳。

卷一百二十九 子部三十九·《在園雜志》四卷》

1 國朝劉廷璣撰。廷璣字玉衡,號在園,鑲紅旗漢軍。由蔭生官至江西按察使,後降補分巡淮徐道。是編雜記見聞,亦間有考証。頗好譽己詩,似張表臣《珊瑚鉤詩話》。四卷錄乩仙詩至十五六頁,亦太近夷堅諸志。所記邊大綬伐李自成祖墓事甚詳,然與大綬自序不甚合,疑傳聞異詞也。

卷一百二十九 子部三十九·《妙貫堂餘譚》六卷》

1 國朝裘若宏撰。若宏字任遠,新建人。康熙丙子舉人。是書多記舊聞,隨事論斷,或意所未盡,則本條之下更綴餘論以申之。凡分五類,一曰譚史,二曰譚學,三曰譚詩文,四曰清譚,五曰雜譚。記其鄉人之事為多。

卷一百二十九 子部三十九·《東山草堂邇言》六卷》

1 國朝邱嘉穗撰。嘉穗有《考定石經大學經傳解》,已著錄。是編乃其札記之文,分經史、性命、學問、政教、見聞、詩文六門。大抵好為論辨,而考據甚疏。
2 其有婦人焉一條,以婦字為媯字之訛,指為陳胡公滿,絕無典據。其古文韻語一條,謂《中庸》仲尼祖述堯舜一章為隔句用韻,乃孔子贊,如武字土字已見今韻上聲七麌,他如幬字悖字化字大字音皆相近,想古韻可通用,惟如日月之代明,明字乃平聲,不可假借,或當葉作暮字,其說乖謬,托之夢中神授,尤為怪誕。其三年喪辨一條,謂古禮實三十六月,不知唐王玄感已有此說,為先儒所駁。至謂此說出《魯詩世學》,系宋本,今坊中無之,是並豐坊不知為何代人也。
3 哀梨一條,謂哀字非姓非地,殊不可解,當作袁字,是並《世說新語》未考也。
4 至魚符一條,謂我朝因前明之制,凡朝參官給牙牌懸於腰間,以通禁門,更為草野傳聞之語。蓋其著書大旨,在於講學,而又好奇嗜博,雜及他事,違才易務,故踳駁如斯。至五卷見聞一門,全類小說。六卷詩文一門,多論八比。尤與全書不類也。

卷一百二十九 子部三十九·《蓉槎蠡說》十二卷》

1 國朝程哲撰。哲字聖跂,歙縣人。此編前有王士禎序,稱其抱博辨之才,具論斷之識,無雷同剿說之弊。然其書雜掇瑣聞,不甚考証。大抵皆才士聰明語耳。

卷一百二十九 子部三十九·《道驛集》四卷》

1 國朝張祖年撰。祖年字申伯,湯溪人。是集其所自編,凡再易刊版乃定。卷一曰正學闡微,泛論《四書性理》諸書。卷二曰正史闡微,大致似胡寅《讀史管見》。卷三曰雜文提要,卷四曰雜著提要,大抵多講學之語。祖年自稱張栻二十世孫,故力辨張浚殺曲端事,說《論語》、《孟子》皆主栻說。而於明英宗免聖賢後裔差役一事,尤頌美不置雲。

卷一百二十九 子部三十九·《讀書隨記》一卷、《續記》一卷、《剩語》一卷》

1 不著撰人名氏,自題曰湖上逸人。又署上章攝提格,為庚寅歲,相其版式,蓋康熙中所刊也。其書皆摘錄經史中語,而以己意論斷之,然無所發明。《剩語》為詩賦小詞數十首,於句下各加箋注,亦無可採。

卷一百二十九 子部三十九·《卮壇對問》六卷》

1 國朝江德中撰。德中有《西粵對問》,已著錄。是書首卷論支干及日月星雲之事,二卷以下則雜論經史。其自序云,斯編紀事,初詳甲子,譜年也。間存姓氏,慎交也。今覆審是書所載,與二語絕不相應,疑已經他人刪訂,非其原本矣。

卷一百二十九 子部三十九·《經史慧解》六卷》

1 國朝蔡含生撰。含生字天度,蕭山人。其自署稱固陵者,即今蕭山縣西興地也。是書雜取經史事跡人物各著論一篇,凡二百二十一首。其文縱橫辨難,頗似毛奇齡。好為異說亦似之,然博贍不及也。末一篇論孟子,謂孟子之徒如萬章、公孫丑輩,其言鄙悖淺俚,而惜己不遇孟子。謂僕無從受,孟子無可授,其為不遇則均,其高自位置,又甚於奇齡。二人生同邑里,或亦聞風而興,變本加厲歟。

卷一百二十九 子部三十九·《任菴語略》》

1 國朝王建衡撰。建衡有《讀史辨惑》,已著錄。是編乃其筆記之文,不分卷數,但錄為上下二冊。自述性喜讀書,儲藏甚富。今觀其上冊所論,皆商浚《稗海》所載,下冊所論,皆陶宗儀《說郛》所載也。

卷一百二十九 子部三十九·《嶺西雜錄》二卷》

1 國朝王孝詠撰。孝詠字慧音,吳縣人。自序題強圉大荒落之歲,當為乾隆二年丁巳,其時《舊唐書》猶未刊刻頒行,故孝詠有重刊之議也。是書乃孝詠客游廣西時作,其中頗紀粵事,而所考証議論,無關於粵者甚多。蓋以成於嶺西而名,非記其風土也。孝詠猶及與朱彞尊等游,故耳目濡染,所言往往有根柢。其中如評李贄、屠隆、祝允明皆極確當,其論徐炯注《李商隱文集》,程嬰、公孫杵臼事未詳左氏記趙武事,與《史記》全殊,失之不考。其欲以《山海經》、《老子》、《莊子》、《楚詞》、《水經》為十三經羽翼,則文人好異之談,又墮明人習氣矣。

卷一百二十九 子部三十九·《後海堂雜錄》二卷》

1 國朝王孝詠撰。是書成於乾隆甲申。年已七十五矣。多評論古人,亦間及近事。其學多本毛奇齡,故欲以奇齡配孔子廟,未免偏私。其文人相輕一條,載王士禎獎拔趙執信惟恐不及,而執信薄行負心,於其死後作《談龍錄》云云。案執信為士禎之甥壻,其相失結釁在士禎生前,故《居易錄》中論二馮《擬才調集》有鑄金呼佛之誚,《談龍錄》序亦有年月可稽。孝詠以為士禎沒後始著書,非其實也。

卷一百二十九 子部三十九·《南村隨筆》六卷》

1 國朝陸廷燦撰。廷燦有《續茶經》,已著錄。此其居家時取平日所見聞雜錄之,而於新城王士禎、商邱宋犖兩家說部採取尤多。蓋廷燦為士禎與犖之門人,故其議論皆本之《池北偶談》,《筠廊隨筆》諸書,而略推擴之。其中如辨古人之登高不獨重九,開元寺紙簫勝於磁簫諸條,亦頗見新意。至其載漢設官七千五百餘員,乃後漢之制,不知前漢則其數較倍;推梁蕭子顯之《同姓名錄》,不知子顯書世已無傳,考據亦時有未密也。

卷一百二十九 子部三十九·《枝語》二卷》

1 國朝孫之騄撰。之騄所輯《尚書大傳》,已著錄。是書取花木蔬果之類,各為銓釋。略於形色性味,而詳於名義。或穿鑒其偏旁,或附會其音聲,偏旁音聲皆不可通,則宛轉假借,牽合故實,以寓議論。大抵以陸佃《埤雅》為鼻祖,然《埤雅》之失在於好引《字說》,而所長在於考據經典,之騄不效其考據,而效其《字說》,亦可謂不善學矣。古來著錄之例,草木種植當附農家,名物訓詁當附《小學》,是書皆近之而皆不類,姑附之於雜家焉。

卷一百二十九 子部三十九·《諤崖脞說》五卷》

1 國朝章楹撰。楹字柱天,浙江新城人。雍正癸丑進士,官青田縣教諭。是書皆其隨意抄撮之語,初名《噩捱脞說》,後更今名。一卷曰詩話,多錄同時諸人贈答詩篇,而己作亦附見一二。二卷曰昔游,乃述平生經歷山水佳勝。三卷曰詫異,則記近世異聞而間証以古事。四卷、五卷曰摭軼,則諸書紀載非世所習見者,節錄大略,而以己見發明之,略似史論之體。

卷一百二十九 子部三十九·《書隱叢說》十九卷》

1 國朝袁棟撰。棟號漫恬,吳江人。是書雜抄小說家言,參以己之議論,亦頗及當代見聞。原序擬以洪邁《容齋隨筆》,顧炎武《日知錄》,棟自序亦云摹仿二書,然究非前人之比也。

卷一百二十九 子部三十九·《然疑錄》六卷》

1 國朝顧奎光撰。奎光有《春秋隨筆》,已著錄。是編乃其筆記之文。其中說《春秋》者十之五六,說四書者十之二三,其他論史、論詩、論文及雜論事理者僅十之一二。所徵引不甚博,而立說大抵中理。其論四書,取毛奇齡之淹洽而不取其巧辯,論《春秋》駁胡安國諸人之苛刻而一一原情准勢,皆為可取。論嘉靖大禮一事,歷駁張璁、桂萼、方獻夫之說而謂楊廷和特操之已蹙,遂相激彌甚,可為持平之議。其論文、論詩亦具有所見,惟力駁《公羊傳》為尊者諱之文,則似持平而實乖理。夫褒貶者是非之公義,聖人不得私也;忠孝者臣子之大分,聖人亦不得越也。董狐之於趙盾,南史之於崔杼,特同為齊、晉之臣耳。若《春秋》則《魯史》,孔子則魯人也。其被弒之主若隱公、閔公,皆魯之先君,其與弒之人若桓公、宣公,亦魯之先君也。書薨而不地,其實固不沒矣。如儼然立其子孫之朝,而奮筆大書以惡逆之名加祖宗,是豈天理之所宜,而人情之所安哉!奎光所論,是証父攘羊之直,非聖人之義也。

卷一百二十九 子部三十九·《瀟湘聽雨錄》八卷》

1 國朝江昱撰。昱有《尚書私學》,已著錄。是編乃其弟官常寧知縣時,昱奉母就養,因摭見聞,考訂故實,著為一編。曰聽雨者,取蘇軾兄弟對床語也。其中如辨轄神祠即軫宿旁之左轄、右轄,長沙翼軫分野,乃土人祀其分星,又如引《幽明錄》証渣江為查江,引《玉篇》、《北史》及歐陽詢書溫彥博碑証案牘以准作准非宋時院吏避寇准名,其言頗有根據。其辨衡山岣嶁碑一篇,考究詳明,知確出近時偽撰,尤足祛千古之惑。惟讕言瑣語,頗傷泛濫,不免失之貪多耳。

卷一百二十九 子部三十九·《經史筆記》》

1 國朝潘繼善撰。繼善有《音律節略考》,已著錄。是書皆偶拈經史之文,為之論說。其論經,如堯典、月令中星不同,合朔置閏測算南陔無辭,《周禮》闕冬官,周改時月。論史,如呂后喪心無恥,不得祔於高祖;孫權、呂蒙為漢賊;王守仁不說良知,其所積自能有用,但其心中恍惚,若有所見,遂忘前此學問之力,而歸功於良知;其立論亦頗准於理,但皆人人所共知耳。

卷一百二十九 子部三十九·《毛氏殘書》三種》

1 國朝毛羽宸撰。原本不題書名,亦無序跋目錄。凡分三部;曰理學部,多談心性;曰儒學部,多考証名物典制;曰史學部,則史評也。似全書不止於此,此其殘稿耳。書中頗詆斥朱子,如謂性與天道,晦菴以詞章晦之,而晚更以與季通所言者與眾共言,雖欲使禪宗不寄我籬下不可得,其說頗悖。檢書中有閱陶不退《閬園集序說》一篇,甚推李贄,知其學所由來,源流未正矣。

卷一百二十九 子部三十九·《榴園管測》五卷》

1 國朝王元複撰。元複字能愚,號醒齋,里籍未詳。是編採永樂《性理大全》所列周子《太極圖說》、邵子《皇極經世書》、朱子《易學啟蒙》、蔡元定《律呂新書》、蔡沈《洪範數》諸書,而引伸其說,大抵因襲舊文,而參以臆斷。所附天度月度及雜論數條,亦皆掇拾性理之緒餘。其《經書質疑》中一條云。童年夢人以書授餘,內云,惟臥龍無頃刻須臾之悔。又云,八月苦雨,偶看榴花落瓣,於《河圖》之數有會。是皆非篤實之言也。

卷一百二十九 子部三十九·《數馬堂答問》二十卷》

1 國朝黃名甌撰。名甌字馭卜,福州人。是書九類,一天文,二地輿,三人物,四經書,五史鑒,六人事,七釋老,八飛植,九數學,凡二百六十餘條,而飛植類止一條為最少。其體皆設為問答,而大抵掇拾陳因,時多舛誤。如牽牛織女一條曰,問《淮南子》云七月七夕織女會牛郎,《齊諧記》謂天河東有織女,天帝之女,因機杼勞苦,天帝憐其獨居,使嫁與河西牽牛之夫,嫁後廢女工,天帝怒,責令歸河東,一年只會一度,事果可信歟云云?考烏鵲填河以渡織女,白居易《六帖》引《淮南子》而《淮南子》無此文,安得有七月七夕之說?吳均《續齊諧記》成武丁條下有織女嫁牽牛五字,何嘗有河東、河西之語?其剿撮無稽,大抵此類。卷首引用書目二百四十種,下至《快書》、《藏書》、《焚書》、《綱鑒補》、《唐類函》、《閒情偶寄》、《一家言》、《唐詩選》、《歷朝捷錄》、《五車韻瑞》、《韻府群玉》、《古文析義》、《性理大全》、《六才子書》、《詩經嫏嬛》之類,皆據為典要。而二十一史之外別有《史記》,《十三經》之外別有五經、三傳、《孝經》、《爾雅》,知其書由雜綴而成也。

卷一百二十九 子部三十九·《鈍根雜著》四卷》

1 國朝周池撰。池有《讀史偶評》,已著錄。是書卷一曰理氣圖說,明盈虛消息,以漸而至窮極必返之義。卷二凡二篇,一曰莊子身生性命子孫說,因《莊子知北游篇》之語而推廣之,一曰損人利己說,因史夔《願體集》所論但言利害,不言是非,故以儒理正之。卷三曰諸凡視七解詞,則書一自字而缺其中一橫畫,因而推闡其說,凡得七解。自序謂如啞謎隱語,蓋游戲之筆也。卷四凡三篇,一曰論《詩經葉韻》有誤,一曰卷耳篇辨解,一曰邶風柏舟篇辨解。
2 ──右「雜家類」雜說之屬,一百六十八部,一千一百零一卷,內七部無卷數,皆附《存目》。

卷一百三十 子部四十》

1 ○雜家類存目七

卷一百三十 子部四十·《感應類從志》一卷》

1 舊本題晉張華撰。隋、唐以來經籍、藝文諸志皆所不載,諸家書目亦不著錄。
2 書中語多俚陋,且皆妖妄魘制之法,其為依托無疑也。

卷一百三十 子部四十·《物類相感志》十八卷》

1 舊本題東坡先生撰,然蘇軾不聞有此書。又題僧贊寧編次。按晁公武《讀書志》及鄭樵《通志藝文略》皆載《物類相感志》十卷,僧贊寧撰。是書分十八卷,既不相符。又贊寧為宋初人,軾為熙寧、元佑間人,豈有軾著此書而贊寧編次之理?其為不通坊賈偽撰售欺審矣。且書以物類相感為名,自應載琥珀拾芥磁石引針之屬,而分天、地、人、鬼、鳥、獸、草、木、竹、蟲、魚、寶器十二門隸事,全似類書,名實乖舛,尤徵其妄也。

卷一百三十 子部四十·《物類相感志》一卷》

1 舊本題宋蘇軾撰。凡分身體、衣服、飲食、器用、藥品、疾病、文房、果子、蔬菜、花竹、禽魚、雜著十二門,共四百四十八條,皆療治及禁忌之事。疑十八卷之本即因此本而衍之也。

卷一百三十 子部四十·《格物粗談》二卷》

1 舊本亦題蘇軾撰。分天時、地理等二十門,與世所傳軾《物類相感志》大略相似。後有元範梈識,斷為後人假托。他書亦罕見著錄,惟曹溶收入《學海類編》中。蓋《物類相感志》已出偽作,此更偽書之重佁也。

卷一百三十 子部四十·《居家必用事類全集》十卷》

1 不著撰人名氏。載歷代名賢格訓及居家日用事宜,以十幹分集,體例頗為簡潔。辛集中有大德五年吳郡徐元瑞《吏學指南序》,聖朝字俱跳行。又《永樂大典》屢引用之,其為元人書無疑。黃虞稷《千頃堂書目》云,或謂熊宗立撰。恐未必然也。

卷一百三十 子部四十·《多能鄙事》十二卷》

1 舊本題明劉基撰。基有《清類天文分野》之書,已著錄。是書凡飲食、器用、方藥、農圃、牧養、陰陽、占卜之法無不備載,頗適於用。然體近瑣碎,若小兒四季關、百日關之類俱見臚列,殊失雅馴。立名取孔子之言,亦屬僭妄。殆托名於基者也。

卷一百三十 子部四十·《都氏鐵網珊瑚》二十卷》

1 明都穆撰。穆有《壬午功臣爵賞錄》,已著錄。是書與世傳朱存理《鐵網珊瑚》同名。案:存理之書非存理所撰,辨詳本條下,此姑從世俗刊本稱之。然存理之書分書品、畫品二門,備錄題跋印記,為張丑、鬱逢慶諸書所宗,是書則前四卷皆穆所為諸書序跋及書畫題跋,卷五以下即穆所作寓意編。蓋穆嘗以所見書畫別為一書,此又以類相從,附於書目之後。然其中忽雜入《書畫銘心錄》,乃何良俊所撰。第七卷內鶴鵲一條,又忽標《爾雅》二字之目,皆不可解。至第九卷雜錄研銘,皆採自諸家文集,非親見拓本。第十卷以下則鈔偽本張掄《紹興古器評》,十二卷以下則鈔湯垕《四畫鑒》,十五卷後半以下則鈔趙希鵠《洞天清錄》,十八卷以下則鈔周密《雲煙過眼錄》,皆非所自著。蓋奸黠書賈雜裒成編,借穆之名以行也。

卷一百三十 子部四十·《水雲錄》二卷》

1 明楊溥撰。溥,長沙人,自號水雲居士。《千頃堂書目》列於劉基《多能鄙事》後,即以為永樂中石首楊溥。然考書中自述有戎務之暇語,則其人乃嘗為武職者,又所撰有《用藥珍珠囊》,其書成於宏治中。蓋名姓偶同,非一人也。是編上卷載十二月種植花果飲饌及文房雜用。下卷分衛生、養生、器用、牧養四門,所記多農圃種畜法,頗為瑣屑。

卷一百三十 子部四十·《李氏居室記》五卷》

1 明李濂撰。濂有《祥符先賢傳》,已著錄。是編乃其退老居鄉,築別墅於郊外。有堂有序,各為撰記。室中器物,悉制箴銘,以寓規警。蓋林居放志之作,故隨所欲言,不以修詞為意云。

卷一百三十 子部四十·《便民圖纂》十六卷》

1 不著撰人名氏。第一卷為農務圖十五,第二卷為女紅圖十六,每圖皆系以竹枝詞一首,第三卷以下分十一類,曰耕獲,曰桑蠶,曰樹藝,曰雜占,曰月占,曰祈禳,曰涓吉,曰起居,曰調攝,曰牧養,曰制造。嘉靖壬子刻於貴州。前有左布政使李涵序,稱鄺廷瑞始刻於吳中,呂經又刻於滇省,其中利民用者甚多。
2 然意求全備,往往冗瑣。如末卷載闢鬼魅法,用桃枝灑雄黃水。蓋據《本草》桃枝殺鬼、雄黃殺精魅之說,已為迂闊。又有祛狐狸法,雲妖狸能變形,惟千年枯木能照之,可尋得年久枯木擊之,其形自見。則據張華然華表照斑狸事,衍為此法,殆於兒戲矣。其書本農家者流,然旁及祈福擇日及諸格言,不名一家,故附之雜家類焉。

卷一百三十 子部四十·《鼌採館清課》二卷》

1 明費元祿撰。元祿字學卿,鉛山人。鉛山之河口有五湖,其一曰官湖,即鼌採湖也。元祿構館其上,因以為名。是書皆記其館中景物及游賞閒適之事。

卷一百三十 子部四十·《蕉窗九錄》》

1 舊本題明項元汴撰。元汴字子京,秀水人。家藏書畫之富,甲於天下。今賞鑒家所稱項墨林者是也。是書首紙錄,次墨錄,次筆錄,次研錄,次帖錄,次書錄,次琴錄,次香錄。前有文彭序,稱大半採自吳文定《鑒古匯編》,間有刪潤。
2 今考其書,陋略殊甚,彭序亦弇鄙不文。二人皆萬萬不至此,殆稍知字義之書賈,以二人有博雅名,依托之以炫俗也。

卷一百三十 子部四十·《考盤餘事》四卷》

1 明屠隆撰。隆有《篇海類編》,已著錄。是書雜論文房清玩之事。一卷言書版碑帖,二卷評書畫琴紙,三卷、四卷則筆硯爐瓶,以至一切器用服御之物皆詳載之,列目頗為瑣碎。其論明一代書家,以祝允明為第一,而文徵明次之。軒輊亦未盡平允。

卷一百三十 子部四十·《游具雅編》一卷》

1 明屠隆撰。所載笠杖漁竿之屬,皆便於游覽之具,故以為名。卷末附圖四式,一曰太極樽,一曰葫蘆樽,一曰山游提盒,一曰提爐。雖書中所已具,以其形制皆須圖乃明,故複附繪於末。

卷一百三十 子部四十·《筠軒清秘錄》三卷》

1 舊本題董其昌撰。其昌有《學科考略》,已著錄。是書凡列目二十有九,皆論玉、石、銅、磁諸古器及法書名畫之類。前有陳繼儒序,謂可與項元汴《薌林清課》並稱。今考其書,即張應文所撰《清秘藏》,但析二卷為三卷。蓋應文之書,近日始有鮑氏知不足齋刊版,附其《子丑真跡日錄》後。從前抄本,流傳不甚顯著。書賈以其昌名重,故偽造繼儒之序以炫俗射利耳。

卷一百三十 子部四十·《墨林快事》十二卷》

1 明安世鳳撰。世鳳有《燕居功課》,已著錄。此書以所見古器古刻古書畫各為跋語,凡六百九十五則,多涉議論,頗乏考據之功。

卷一百三十 子部四十·《飛鳧語略》一卷》

1 明沈德符撰。德符字虎臣,又字景伯,又字景倩,秀水人。萬歷戊午舉人。
2 此書論字墨法帖及古器真贗之別,皆舉生平所聞見者,凡十八條。其中多與所著《敝帚軒剩語》相同,疑即從《剩語》中抄出者。曹溶《學海類編》乃兩收之,未免失於詳檢也。

卷一百三十 子部四十·《華夷花木鳥獸珍玩考》十卷》

1 明慎懋官撰。懋官字汝學,湖州人。是書凡花木考六卷,鳥獸考一卷,珍玩考一卷,續考二卷。或剽取舊說,或參以己語,或標出典,或不標出典,真偽雜糅,餖飣無緒。如楓樹一條稱謨按云云,似著此書者名謨。又木蓮樹一條稱元和十四年夏命道士毌邱元志寫,因題絕句云云,似著此書者在唐代。至衛懿公好鶴一條不引《左傳》而引傳奇俚詞,尤為不考。卷首自序一篇,詞極誇大,過矣。

卷一百三十 子部四十·《妮古錄》四卷》

1 明陳繼儒撰。繼儒有《邵康節外紀》,已著錄。是書多評論字畫古玩,蓋仿趙希鵠《洞天清錄》、周密《雲煙過眼錄》而作,然議論殊為淺陋。

卷一百三十 子部四十·《岩棲幽事》一卷》

1 明陳繼儒撰。所載皆山居瑣事,如接花藝木以及於焚香點茶之類,詞意佻纖,不出明季山人之習。自跋稱陳仲子為家於陵,尤可嗤鄙。此沿楊修家子雲之誤也。

卷一百三十 子部四十·《博物要覽》十六卷》

1 明穀泰撰。泰字寧宇,官蜀王府長史。其書一卷紀碑刻,二卷紀書,三卷紀畫,四卷紀銅器,五卷紀窯器,六卷紀硯,七卷紀黃金,八卷紀銀,九卷紀珠,十卷紀寶石,十一卷紀玉,十二卷紀瑪瑙、珊瑚,十三卷紀琥珀、蜜蠟、玻璃等物,十四卷紀水晶、玳瑁、犀角、象等物,十五卷紀香,十六卷紀漆器、奇石。
2 皆隨所見聞,摭錄成帙,未能該備,所論碑版書畫,尤為簡陋。書成於天啟中,而中有稱明太祖者。殆後人傳寫所改歟?

卷一百三十 子部四十·《廣社》》

1 明張云龍撰。雲龍字爾陽,華亭人。是書成於崇禎末年,乃因陶邦彥所作《燈謎》而廣之。前載作謎諸格,取字義相似者配合一句,暗射成語。後借詩韻平仄分注,以備採用。然語多鈍置,頗乏巧思。

卷一百三十 子部四十·《莝錄》三卷》

1 不著撰人名氏。卷首題抄自袁陶齋,亦不知陶齋何人也。所載凡十一類。文房通用至養育禽獸皆載其名義,與一切新法。大旨仿《多能鄙事》諸書為之,而瑣屑彌甚。

卷一百三十 子部四十·《研山齋珍玩集覽》》

1 國朝孫炯撰。炯字挈菴,大興人,吏部侍郎承澤之孫也。是書取《退穀隨筆》中所論銅、玉、磁器及筆、墨、硯、紙、印章、文玩與刻版、繡繪、刻絲之屬,益以炯所見聞,編成此帙。炯自為序。其中論刻版一條,稱其家有宋版《本草綱目》四函。考《本草綱目》乃明萬歷中李時珍所作,安得有宋版也!

卷一百三十 子部四十·《老老恆言》五卷》

1 國朝曹廷棟撰。廷棟有《易准》,已著錄。是書皆言衰年頤養之法。前二卷詳晨昏動定之宜,次二卷列居處備用之要,末附粥譜一卷,借為調養之需。蓋廷棟年七十五時作也。

卷一百三十 子部四十·《初學藝引》二十三卷》

1 國朝李仕學撰。仕學字亨敏,號遜齋,揭陽人。是編本為初學游藝而作。首冠以格言一卷,其餘分六引,曰文引,曰詩引,曰書引,曰畫引,曰琴引,曰棋引。其文引凡五卷,首論文,次《左傳》選,次《莊子》選,次《史記》選,次《韓文》選。其詩引凡三卷,首卷分論詩、詩體、詩學三篇,次卷選漢、魏六朝,唐詩,末卷專論樂府,分總論、訂律、憲音、宮調、歌法、題解諸目。其書引凡四卷,分論書、書體、書法、書學等目,畫引四卷亦如之。其琴引四卷則仿《史記》之例,編為《琴史》。首以古帝王始制琴及善琴者為十二本紀,而孔子與焉,又表古今人物及七糸玄十三徽與手勢、指法等為十表,又撰禮書、樂書、天官書、定制書、擇材書、操縵書、正音書為八書。其三十世家則能以琴世其家者,其七十列傳則古今善琴之人也。編末棋引二卷,則自出新意,取邵子之易數以為棋局。
2 其凡例謂以堯夫為弈秋,四大為枰,分野為罫,日月為子,晦明為黑白,嬗遞升降為劫數輸贏。名曰《棋局新書》,示與舊譜不同也。其書分八目:一曰說局,總說大意;二曰先天成局,即邵子之日月星辰水火土石也;三曰方圓正局,即先天方圓二圖合而圖之,象天包地外,地處天中也;四曰奇偶變局,即日月星辰水火土石八卦,八而重之為六十四卦,六而變之為三百八十四卦也;五曰得數定算,則以元會運世歲月日時為經,而以十二、三十之數反覆相乘也;六曰爛柯甲子,蓋一元十二會全圖也;七曰長安舊聞,則自巳會第三十運至午會第十一運之圖,蓋邵子嘗推數起唐堯甲辰,迄宋之熙寧,仕學此書複增而益之,至於本朝也;八曰棋閣測議,蓋引黃氏管窺之說,以總古今全局也。其名書之意,不過以一元有三百六十運,一會有三百六十世,推之年月日時,其三百六十之數,皆與棋合,故以棋局名焉。其亦妄作聰明,弊精神於無用之地矣。
3 ──右「雜家類」雜品之屬,二十六部,一百七十二卷內三部無卷數,皆附《存目》。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

1 ○雜家類存目八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帝皇龜鑒》三十四卷》

1 舊本題宋王欽若撰,欽若事跡具《宋史》本傳,是書考宋以來史志書目皆不著錄。詳檢其文,即《冊府元龜》中帝王一部。卷首欽若序,即原書之總類也。
2 偽妄剽竊之書,本不足辨,而既有傳本,恐滋疑誤,是以存而論之焉。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徽言》一卷》

1 宋司馬光編。光手抄諸子史集精語,置諸座右以自警。自題其首云「迂叟年六十八」,蓋元佑初為相時也。後有陳振孫跋,載光自題其末云,餘此書類舉人抄書,然舉子所抄獵其辭,餘所抄核其意,舉人志科名,餘志道德。今是編已失其題末,未知陳氏所載為全文否。又陳氏稱自《國語》以下六書,今惟《國語》、《家語》、《韓詩外傳》、《孟子》、《荀子》五書,疑有佚闕。又每條下間有題識數字者,卷末又列所欲取書名二十二種,蓋未完之稿,後人以光手書重之耳。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臥游錄》一卷》

1 舊本題宋朱呂祖謙撰。祖謙有《古周易》,已著錄。是書前有嘉定九年王深源序,後有嘉靖壬午顧元慶跋。凡四十五則,前二十一則全錄劉義慶《世說新語》,次十八則全錄蘇軾雜著及《陶潛集》,惟後二則不知為誰語。其言參差不倫,了無取義,祖謙必不如是之陋。此本出陳繼儒《普秘笈》中,殆明人依托也。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經子法語》二十四卷》

1 宋洪邁撰。邁有《史記法語》,已著錄。邁兄弟並以詞科起家,此書蓋即摘經子新穎字句以備程試之用者。凡易一卷,書二卷,詩三卷,周禮二卷,禮記四卷,《儀禮》、《公羊傳》、《穀梁傳》、《孟子》、《荀子》、《列子》、《國語》、《太玄經》各一卷,莊子四卷。體例略如類書,但不分門目,與經義絕不相涉。朱彞尊以《易法語》一卷、《詩法語》一卷之類散入《經義考》各門之中,題曰未見,未免失考矣。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文苑英華鈔》四卷》

1 宋高似孫編。似孫有《剡錄》,已著錄。是編乃採摘《文苑英華》中典雅字句可供文章之用者,仿洪邁《經子法語》之例,鈔合成帙。刻本仍以原目為次,不分卷數。以似孫原序考之,當時實分四卷也。其中以諸本參校,如呂令開《蓮峰賦》,別本皆作氣開秋爽,此本作氣涵秋爽。賈至《早朝詩》別本皆作共沐恩波鳳池上,朝朝染翰侍君王,此本作共沐恩波鳳池裏,終朝默默侍君王。李群玉《黃陵廟詩》別本皆作回風日暮吹芳芷,此本作東風日暮吹香芷,皆小有異同。
2 韓愈《汴州東西水門記》別本俱作請紀成績,此本作皆請紀其成績,又遂極其危句此本作遂持危,亦皆《韓集舉正》、《韓文考異》所未載,其搜羅亦頗該洽。
3 自序謂周必大奉敕校《文苑英華》,是書有助焉。然摘錄不具首尾,僅為詞科餖飣之學爾。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養生雜纂》二十二卷、附《月覽》二卷》

1 宋周守忠撰。守忠號容木菴,{案{容木古文松字。}}不知何許人。初以養生宜忌之事按月編錄,名《日月覽》。後於嘉定壬午又廣為《雜纂》。首為總敘三篇,次以事類分為十三部。後人以《月覽》附刻於後,其為一書,總題曰《養生雜類》,非其本名也。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石屏新語》二卷》

1 舊題宋戴複古撰。複古字式之,天台黃岩人。居南塘石屏山,因以自號。是編以《石屏新語》為名,則當為複古所手著。乃編中惟錄張詢《古五代新說》、陳鬱《藏一話腴》二種,而多所刪節,當是後人依托其名,抄撮成帙也。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補妒記》八卷》

1 舊本題曰京兆王績編,不著時代。案晁公武《讀書志》載有此書一卷,謂不知何人所輯。陳振孫《書錄解題》亦有此書,稱王績撰。因古有宋虞之《妒記》,今不傳,故補之。其題名與此相合,當即振孫所見之本。其書自一卷至六卷紀商、周迄五季妒婦之事,第七卷曰雜妒,謂淫亂而妒及事涉神怪者,第八卷曰總敘,乃要說文章。自涼張續《妒婦賦》以下並闕,故振孫所稱治妒二方已無之。然振孫既云古《妒記》不傳,而書中又有採自《妒記》者,不知何據,殆於類書剽取之。至第七卷內宋仁宗尚、楊二美人事,乃注云見《宋史》,則明人已有所附益,非複宋代原書矣。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古今藝苑談概上集》六卷、《下集》六卷》

1 舊本題俞文豹撰。案文豹宋人,所著《吹劍錄外集》,已著錄。此編多引明代諸書,蓋偽托也。書中雜採故實,無所辨論,每條下各列書名,而疏舛特甚。
2 如鄒忌妻妾事出《戰國策》,而注曰《十二國春秋》;列子攫金於市事,末增吏大笑之四字;當為無知書賈抄撮說部,偽立新名也。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澄懷錄》二卷》

1 宋周密撰。密有《志雅堂雜鈔》,已著錄。是書採唐宋諸人所紀登涉之勝與曠達之語,匯為一編。皆節載原文,而注書名其下,亦《世說新語》之流別,而稍變其體例者也。明人喜摘錄清談,目為小品,濫觴所自,蓋在此書矣。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女教書》四卷》

1 元許熙載撰。熙載字獻臣,彰德相州人,參知政事有壬之父也。是編集經書及先儒之言,凡有關於女教者,分為六篇,曰內訓,曰昏禮,曰婦道,曰母儀,曰孝行,曰貞節。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景行錄》一卷》

1 舊本題元史弼編。弼字君佐,自號紫微老人,博野人。官至福建行省平章政事,封鄂國公。事跡具《元史本傳》。是編成於至元丁亥,所錄格言百餘條,多剽掇《省心錄》之語。前有弼自序,其詞潦倒可笑,似出妄人所依托。複有明瞿佑序,稱宣德戊申侍太師英國公坐,因問經史中警句可資觀覽而切於修省者,謹寫一編拜獻,以供清暇之一顧。末題門下士瞿佑手錄,時年八十有二,詞亦庸劣,佑似不應至此。考成化丙戌木訥作佑歸田詩話序,雖有太師英國張公延為西賓之語,然佑自序作於洪熙乙巳,稱老與農圃為徒,亦竊歸田之號,又稱輟耕隴上,箕踞桑陰,則洪熙時已返江南矣,安得宣德戊申尚作客張輔家哉?其為假名於佑,尤顯然矣。後又有正德乙亥鎮遠侯顧士隆重刊序,嘉靖甲午衡王重刊序,蓋皆因仍偽本,不及考核耳。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有官龜鑒》十九卷》

1 元蘇霖撰。霖有《書法鉤玄》,已著錄。是編採前人服官事跡,匯為一書。
2 凡分四十類,皆以四字標題,如輔相君王、贊翼皇儲之類,頗涉於俗。且既有陳善閉邪,又有繩愆糾謬、直言極諫之類,亦病於複。體例殊為猥難,所引諸書,惟有元諸人言行採自家傳墓志者,間為他書所未載,其餘經史子集皆人所習見,論斷尤罕所發明,殊無可採也。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忍經》一卷》

1 元吳亮撰。亮字明卿,錢塘人。前有馮寅序,稱吳君精於經術吏事,至元癸巳解海運元幕之任,恬淡自居,於纂述歷代帝王世系之暇,思其平生行己惟一忍字。會集群書中格言大訓,以為一編。所採皆習見之書,蓋姑以見意云爾。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閒博錄》一卷》

1 不著撰人名氏,諸家書目亦不著錄,大都述先正格言及達觀保生之事。卷中有一條,稱吾鄉沈持要詹事今年已八十有三,耳目聰明云云。持要乃沈樞之字。
2 樞,德清人,則此書似當為宋南渡後湖州人所撰。然書末複有二條,一稱皇朝修《經世大典》云云,一稱聖朝郊祀祝文,天子以下止右丞相得預名云云。《經世大典》成於元文宗至順二年,據《元史百官志》,專任右丞相亦自至順元年始,則此書之成又當在至順以後矣。觀卷中採摘舊事,往往直錄原文,沈持要一條,疑亦從他書抄撮,未及改正,其實乃元末人所作也。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女紅餘志》二卷》

1 舊本題龍輔撰。據原序所稱,乃武康常陽之妻。序不題年月,不知何許人也。
2 上卷皆採掇新艷字句。陽序稱外父為蘭陵守元度公後,家多異書,細君女紅中饋之暇輒閱之,擇其當意者編成四十卷。屬余游宦京師,細君精差其最佳者手錄之,僅四十之一云云。然皆不著出典,又無一語為諸書所經見,殆《雲仙散錄》之流。
3 下卷皆輔所作小詩,亦淺弱不足採錄。錢希言戲瑕稱為好事者所依托,則明人已灼知其偽。毛晉乃刻之《詩詞雜俎》中,失考甚矣。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誠齋雜記》二卷》

1 舊本題元林坤撰。前有永嘉周達卿序,稱坤字載卿,會稽人。曾官翰林,所著書凡十二種,此乃其一。誠齋,坤所自號也。作序年月題丙戌嘉平,不署紀元。
2 書中引聶碧窗詩,與古人並列。聶為元初道士,則是書在後矣。中皆剽掇各家小說,餖飣割裂,而不著出典。如昆崙奴磨勒一事,分於五處載之,其弇陋可知也。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琅嬛記》三卷》

1 舊本題元伊世珍撰,語皆荒誕猥瑣。書首載張華為建安從事,遇仙人引至石室,多奇書。問其地,曰琅嬛福地也。注出《玄觀手抄》,其命名之義蓋取乎此。
2 然《玄觀手抄》竟亦不知為何書。其餘所引書名,大抵真偽相雜,蓋亦《雲仙散錄》之類。錢希言戲瑕以為明桑懌所偽托,其必有所據矣。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觀善書》二十卷》

1 明仁孝皇后撰。書成於永樂三年。其所採輯兼及三教,蓋意主勸戒下愚,不及所作《內訓》之純粹也。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臣鑒》三十七卷》

1 明宣宗皇帝撰,有宣德元年四月禦制序。取春秋迄金、元人臣事跡,分善可為法、惡可為戒二類。而宋之張俊亦在善可為法類,品第似未盡允也。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外戚事鑒》二卷》

1 不著撰人名氏。《千頃堂書目》有明宣宗《御制外戚事鑒》五卷。於漢以下歷代戚里之臣,舉其善惡之跡,並其終所得吉凶,類而列之,得七十九人。宣德元年四月書成,皇親各賜一本。此本所載,大略相符,然所列止五十六人,而書亦只二卷。殆後人有竄改合並,非其原書矣。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君鑒》五十卷》

1 明景皇帝撰。景泰四年成書,有禦制序。亦分善可為法、惡可為戒二類,與宣宗臣鑒相同。而自二十九卷及三十五卷皆紀明祖宗之事,則用範祖禹《帝學》例也。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昭鑒錄》十一卷》

1 明洪武初奉敕撰。案《千頃堂書目》曰,太祖嘗命禮部尚書陶凱等採錄漢、唐以下藩王善惡以為鑒戒,編輯未竟,複詔秦王傅文原吉、翰林編修王僎、國子博士李叔元、助教朱複、錄事蔣子傑等續修之洪武六年書成太子贊善宋濂為序,即此編也。然虞稷稱其書五卷,又稱一作二卷,此本十一卷,而善可為法止於元,其後有先善後惡一門,而惡可為戒僅止於宋,似尚闕一卷。不知虞稷何以云然也。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永鑒錄》二卷》

1 明洪武中奉敕撰。凡分六目;一曰篤親親之義;一曰失親親之義,訓朝廷也;一曰善可為法;一曰惡可為戒;一曰立功國家;一曰被奸陷害,訓諸王也。每條各舉古事,而以俗語演之,取其易通曉也。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歷代駙馬錄》二卷》

1 明洪武中奉敕撰。其書取自漢至宋尚主之人,各敘其善惡事跡,以示法戒,亦演以俗語。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公子書》三卷》

1 明洪武中熊鼎等奉敕撰。採摭古事,分為三類。一良臣門,一忠臣門,一奸臣門。其詞較《永鑒錄》尤俚淺,蓋以訓開國武臣之子弟,故務取通俗云。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帝王寶範》三卷》

1 明馬順孫撰。順孫,江南人。洪武中布衣。是書雜採經史,分類編輯,其目二十有三。當太祖開創之初,嘗進於朝,冀採以定制作,興禮樂。然擇焉不精,語焉不詳,徒為老生之常談而已。《千頃堂書目》載此書作六十卷,今考《永樂大典》所載實止三卷。雖編錄時或有合並,不應懸絕至此,殆黃虞稷未見原書也。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使規》一卷》

1 明張洪撰。永樂四年洪以行人司行人奉使往諭緬甸,著有《南夷書》,已著錄。此書亦是時所作,採古人奉使事跡,勒為一編。分十有六類,曰忠信,曰節義,曰廉介,曰謙德,曰博古,曰文學,曰識量,曰智慮,曰威儀,曰說辭,曰舉賢,曰咨訪,曰服善,曰詳慎,曰勇略,曰警戒。各列事實於前,而斷以己意。
2 末為使緬附錄,紀當日往返情形,並載所與緬酋書六篇。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景仰撮書》一卷》

1 明王達撰。達有《筆疇》,已著錄。是書一名《尚論篇》,取古人可為師法者凡五十二事。皆前列舊文,後系以論,率膚淺無意義,又出《筆疇》之下矣。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學範》二卷》

1 明趙捴謙撰。捴謙有《六書本義》,已著錄。是書分六門;一曰教範,言訓導子弟之法;二曰讀範,列所應讀之書;三曰點範,皆批點經書凡例;四曰作範,論作文;五曰書範,論筆法;六曰雜範,論琴硯、鼎彞、字畫印章之類。捴謙頗以小學名,而此書所述至為弇陋,雜範一門,尤為不倫。蓋家塾訓蒙之式,用以私課子弟耳,懸以為學者定範,則謬矣。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綱常懿範》十卷》

1 明周是修撰。是修初名德,以字行,泰和人。洪武中舉明經,由霍邱訓導改衡府紀善。燕王兵入死之。事跡具《明史本傳》。乾隆四十一年賜謚節愍。是編前有自序,稱因閒居,感其母彭氏教以忠孝大端,因採輯前言往行,凡十六門,曰明王、良相、名將、循吏、忠烈、純孝、女德、友悌、交契、儒宗、才傑、世昌、清隱、聯芳、德報、同居,通一千三百九十有六條。解縉作是修墓志,楊士奇作《是修傳》,亦皆稱其嘗撰是書,與此本合。史稱其嘗輯古今忠節事為《觀感錄》,與此不同,或一書而二名歟?案是修授命成仁,爭光日月。作此書以培植綱常,行不愧言,尤足以風動百世。自宜錄之以傳久遠。然核其所述,大抵荒陋弇鄙,類村塾野老稍知字義者所為,殊不似是修之筆。殆原書久佚,而其後人贗補之,如張九齡《千秋金鑒錄》類也。故今惟錄其文集,而是書則附存目焉。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為善陰騭》十卷》

1 明永樂十三年官撰頒行,前有成祖自製序。所採共百六十五條,各以四字標題,加之論斷,並系以詩。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政訓》二卷》

1 明彭韶編。韶字鳳儀,莆田人。天順丁丑進士,官至刑部尚書。謚惠安。事跡具《明史》本傳。是編凡文公政訓一卷,皆採掇《朱子語類》中論政之語。西山政訓,則真德秀《西山集》中所載帥長沙及知泉州日告諭官僚之文也。西山政訓之末,舊附心、政二經,見張悅序中。此本乃陳繼儒刻入《寶顏堂秘笈》者,因心、政二經有別本自行,故所存僅此二卷雲。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聞見類纂小史》十四卷》

1 明魏偁撰。偁字達卿,鄞縣人。官石城縣訓導。是書內篇十七,皆記人倫文行之足為世法者。外篇七,記神鬼外國諸事。續篇一,皆雜說。篇各有序有論。
2 大抵據所見聞載之。雖採摭頗繁,而多傷於俚。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食色紳言》二卷》

1 舊本題明皆春居士撰,不著名氏。考明本《瀛奎律髓》有成化丁亥新安守龍遵敘,自稱皆春居士,疑即遵作也。其書凡飲食紳言一卷,勉人戒殺;男女紳言一卷,勉人節欲。皆摭取前人成語及佛經、道藏諸書。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奚囊手鏡》十三卷》

1 明楊循吉撰。循吉有《蘇州府纂修識異》,已著錄。循吉好蓄異書,聞有秘本,必購求繕寫。是編薈稡諸類書,頗稱博贍,而門目未分,茫無體例。劉鳳、王世貞曾分得其稿,後遂散佚。《明史藝文志》作二十卷,此止十三卷,不知為鳳家之半部,抑世貞家之半部也。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諸子纂要》八卷》

1 明黎堯卿編。堯卿,忠州人。弘治癸丑進士。其書雜抄諸子之文,以備科舉之用。仿高棅《唐詩品匯》例,分正宗、接武、餘響之類,尤為效顰。棅之品詩,論者已多異議,況以其例品諸子乎?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儼山外紀》一卷》

1 舊本題明陸深撰。深有《南巡日錄》,已著錄。此書載《學海類編》中,乃曹溶於深《儼山堂外集》之中隨意摘錄數十條,改題此名,非深自著之書也。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續觀感錄》六卷》

1 明方鵬撰。鵬有《昆山人物志》,已著錄。自序謂明初周是修嘗作《觀感錄》,紀古今孝義之事,其書不傳,因複為此以續之。凡事跡顯著者不錄,其人微而事隱,非世所恆見者則錄之,欲使愚夫愚婦皆知觀感而興起焉。然僅據所見摘錄,故搜羅未為該博云。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物異考》一卷》

1 明方鳳撰。鳳有《方改亭奏草》,已著錄。是書載水異、火異、眚異、木異、金石異、人異、蟲異凡七條。歷代災異見於正史、雜史者不可勝紀,鳳於每條舉二三事,真所謂挂一漏萬矣。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禱雨錄》一卷》

1 明錢琦撰。琦有《錢子測語》,已著錄。是書因嘉靖乙巳歲旱,乃輯錄古來修德致雨之事,以告守土之官,意在規諷,其持論未為不正。然自桑林之禱至馬璘之撤土龍,皆歸本人事。而自鬱林石牛以下乃徵引小說,侈談神怪,蕩然全失其本旨,非惟自亂其例,實亦自穢其書矣。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欣賞編》》

1 不著撰人名氏。徐中行序,但稱沈潤卿。以《千頃堂書目》考之,乃沈津所編,潤卿其字也。所著《鄧尉山志》,已著錄。序中所云茅子康伯續者,亦不著其名。卷中有茅一相補閱字,蓋即其人矣。序稱書十卷,然實止八冊,不分卷數。
2 序稱始於詩法,終於修真,而書中詩品、詞評乃在第三冊,尤顛舛無緒。所載書出陶宗儀《說郛》者十之八九,皆移易其名,其《說郛》所無一二種,亦皆妄增姓氏,別立標目,非其本書。至於改竄屠隆《碑帖考》,尤多舛戾。《說郛》一百卷,名見孫作所撰《陶宗儀傳》。世所行本,已非其舊,此更剽竊而變亂之,風益下矣。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諸子品節》五十卷》

1 明陳深編。深有《周禮訓雋》,已著錄。是書雜抄諸子,分內品、外品、小品。內品為老子、莊子、荀子、商子、鬼谷子、管子、韓子、墨子;外品為晏子、子華子、孔叢子、尹文子、文子、桓子、關尹子、列子、屈原、司馬相如、揚子、呂覽、孫子、尉繚子、陸賈新語、賈誼新書、淮南子;小品為說苑、論衡、中論。
2 又以桓譚陳時政疏、崔寔政論、班彪王命論、竇融奉光武及責隗囂二書、賈誼吊屈原賦、司馬相如、揚雄諸賦及諭巴蜀檄、難蜀父老、劇秦美新諸文,錯列其中,尤為龐雜。蓋書肆陋本也。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翼學編》十三卷》

1 明朱應奎撰。應奎字麗明,廣漢人。考太學進士題名碑,嘉靖辛丑科有朱應奎,錦衣衛籍,不知即其人否也。其書以《大學》格致、誠正、修齊、治平分類,而雜載碎事,名實殊為乖迕。如格致類所載花九錫、四香閣之屬,猥瑣至極,而謂足翼《大學》乎?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談資》三卷》

1 明秦鳴雷撰。鳴雷字子豫,臨海人。嘉靖甲辰進士第一,官至南京吏部尚書。
2 其書採錄古事,不分門類,亦不次時代,不注出典,龐雜參錯,莫喻其去取之意。
3 如齊王木履一事,乃蘇軾艾子之戲言,亦據為實事錄之,其無所別擇可知矣。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廣仁類編》四卷》

1 明王時槐撰。時槐字子植,號塘南,安福人。嘉靖丁未進士,官至太僕寺少卿,出為陝西布政使參政,中察典罷歸。後起為太常寺卿,不赴,卒於家。事跡具《明史儒林傳》。是書分篤倫、德政、惠濟、活物四類,各摭故實配隸之,時亦及因果報應之說。蓋神道設教,以勸喻顓蒙,故不盡為儒者之言也。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學圃萱蘇》六卷》

1 明陳耀文編。耀文有《經典稽疑》,已著錄。是編雜錄諸書新異之語,不立門目,亦無所考訂,蓋隨閱隨鈔,自備談資而已。初耀文官陝西時,纂此書,以署後亭有雙檜,題曰《檜林雜志》。歸裏後補輯成帙,取萱草忘憂、皋蘇釋勞之義,改題此名云。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初潭集》十二卷》

1 明李贄撰。贄有《九正易因》,已著錄。此乃所集說部,分類凡五:曰夫婦,曰父子,曰兄弟,曰君臣,曰朋友。每類之中又各有子目,皆雜採古人事跡,加以評語。其名曰初潭者,言落發龍潭時即纂此書,故以為名。大抵主儒、釋合一之說。狂誕謬戾,雖粗識字義者皆知其妄,而明季乃盛行其書,當時人心風俗之敗壞,亦大概可睹矣。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讀升庵集》二十卷》

1 明李贄編。是編裒集楊慎諸書,分類編次。凡採錄詩文三卷,節錄十七卷,去取毫無義例。且贄為狂縱之禪徒,慎則博洽之文士,道不相同,亦未必為之編輯。序文淺陋,尤不類贄筆。殆萬歷間贄名正盛之時,坊人假以射利者耳。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續自警編》八卷》

1 明黃希憲撰。希憲字毅所,金溪人。嘉靖癸丑進士,官至應天巡撫。是書續宋趙善璙《自警編》而作,雜採自宋至明格言善事,分類記載。然編次叢脞,綱目混淆。目列十六卷,而書止八卷,檢其所載門目,又一一無差。至以修身、修己分為二門,又以考正祀典、考複古禮入之將帥門中,而末一卷乃全錄山林放曠之詞,非複儒者修省語,尤為龐雜。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牧鑒》十卷》

1 明楊昱撰。昱字子晦,別號東溪,汀州人。是書以經史百家之言有關政治者,裒輯成帙。為類凡四,曰治本、治體、應事、接人。類各有目,凡三十有五。目又各分上、中、下,上述經傳,中紀古人政跡,下摭儒先議論。每類首綴小序一篇,其餘別無論斷。嘉靖乙卯,汀州府同知李仲僎序而刊之。所徵引甚略,大抵隨意摭拾,無關體要。意其為書帕本也。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蕓心識餘》七卷、《續》一卷》

1 明陳其力撰。其力字克相,號蕓心子,通海人。官南京戶部司務。其書成於嘉靖辛酉。凡禽鳥、獸畜、龍蛇、蟲鼠、魚鱉五部,分門隸事。每事標題於前,雜列故實而附以論斷,龐雜割裂,殊無可觀,持論尤多猥鄙。觀所列引用書目,以《明道集》、《讀書錄》之經傳,以《爾雅》與《真仙寶誥》同列之圖注,以《說文》、《續文章正宗》入之類書,甚至《漢書》之外又有《漢史》,《開元遺事》之外又有《天寶遺事》,如斯之類,指不勝屈,殆不足與辨。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煙霞小說》二十二卷》

1 明陸貽孫編。貽孫,蘇州人。是書仿曾慥《類說》之例,刪取《稗官雜記》凡十二種。中如楊循吉《吳中故語》、黃曄《篷軒記》、馬愈《日抄》、杜瓊《紀善錄》、王凝齋《名臣錄》、陸延枝《說聽六種》,逸事瑣聞,尚資考論。
2 至陸粲《庚巳編》、徐禎卿《異林》、祝允明《語怪編》、《猥談》、楊儀《異纂》、陸灼《艾子後語》六種,則神怪不經之事矣。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閱古隨筆續》二卷》

1 明穆文熙撰。文熙有《七雄策纂》,已著錄。是編雜採諸子之文,而又不著其所出。惟卷首總列其所採書目、體例殊謬。所錄亦皆習見。首頁題《正續閱古隨筆》,而書中題《閱古隨筆續》,蓋尚有正集,今未之見。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諸子匯函》二十六卷》

1 舊本題明歸有光編。有光有《易經淵旨》,已著錄。是編以自周至明子書每人採錄數條,多有本非子書而摘錄他書數語稱以子書者,且改易名目,詭怪不經。
2 如屈原謂之玉虛子,宋玉謂之鹿溪子,江乙謂之囂囂子,魯仲連謂之三柱子,淳于髡謂之波弄子,孔求謂之子家子,張孟談謂之歲寒子,頓弱謂之首山子,甘羅謂之潼山子,貌辨謂之云幌子,陸賈謂之雲陽子,賈誼謂之金門子,董仲舒謂之桂岩子,韓嬰謂之封龍子,東方朔謂之吉雲子,劉向謂之青藜子,崔寔謂之嵖岈子,桓譚謂之荊山子,王充謂之委宛子,黃憲謂之慎陽子,仲長統謂之黌山子,王符謂之回中子,桓寬謂之貞山子,曹植謂之鏡機子,束晳謂之白雲子,嵇康謂之靈源子,劉勰謂之云門子,陸機謂之於山子,劉晝謂之石匏子,李翱謂之協律子,羅隱謂之靈擘子,石介謂之長春子。皆荒唐鄙誕,莫可究詰。有光亦何至於是也。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困學纂言》六卷》

1 明李栻撰。栻字孟敬,豐城人。嘉靖乙丑進士,官至浙江按察司副使。是編乃隆慶庚午栻為肥鄉知縣時所刊。分十二門,曰學問,曰立志,曰存心,曰精思,曰實踐,曰謹言,曰敬事,曰求師,曰取友,曰讀書,曰作文,曰舉業。皆採摭古人議論近於講學者,分類次敘。然講
URN: ctp:ws186474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