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二十四回官查姚正說道路 地方王直泄賊情

《第二十四回官查姚正說道路 地方王直泄賊情》[View] [Edit] [History]

1 且說眾人在開封府外上馬,離了風清門下關廂,忽見後面十二名馬快班頭與縣中要了馬趕奔前來,大家會在一處,曉行夜住,饑餐渴飲,這日到了涂州府的東關。蔣爺叫從人前去找店,就找下一座福興店。蔣爺叫馮淵、張、趙、邢家弟兄,帶領班頭,店中等候聽信。蔣爺與展南俠帶一名從人,拿著二人名片進城,到知府衙門投遞名片。不多一時,見層層正門大開,知府裡面迎接出來。展、蔣二位早就下馬,從人撢了撢身上的塵垢。知府看看臨近,見他是方翅烏紗,大紅圓領,粉底官靴,面白如玉,五官清秀,三綹長髯,見展爺、蔣爺,深深一躬到地。蔣、展二位答禮相還。往裡一讓、至書房落座獻茶。知府說:「不知二位駕到,有失遠迎,望乞恕罪。」蔣、展二位一齊答言道:「豈敢。」知府又說:「京都包老師相爺他老人家一向可好?」蔣、展二位答言:「一向甚好。」知府說:「二位到此,有何見諭?」蔣爺說:「大人屏退左右。」知府答言,教從人退出。蔣爺說:「這裡有一角公文,大人請看。」展爺獻將出來。知府把公文拆開,從頭至尾一看,就見他那烏紗翅顫顫亂抖。言說:「這樣賊人,大概不好捕捉,請問二位大人還是調兵,還是差捕快班頭去拿?」蔣爺說:「若要調兵,風聲太大。倘若風聲走露,賊人逃竄,豈不是畫虎類犬!若用班頭,又有多大本領。縱然見面,如何捉拿得住?事在兩難,我們慢慢計較。這裡有知曉潞安山道路的人沒有?」知府道:「有,敝衙中,有個官查總領姚正,他時常往山中辦差,向來道路純熟。」蔣爺說:「既然這樣,將他叫來。」知府叫外面從人說:「你們把姚正叫來,大人們問話。」
2 不多一時,就見進來一人,頭戴六瓣壯士帽,青布箭袖,皮挺帶,薄底快靴,赤紅臉面,兩道立眉,一雙圓目,直鼻方口,花白鬍子,過來與知府見禮。知府說:「這是蔣、展二位大人,過去叩頭。」那人衝著蔣、展行禮說:「下役姚正,給二位大人叩頭。」蔣爺說:「起來,你是官查總領,這潞安山道路,你可熟識?」姚正答言:「山內道路下役一一盡知。」蔣爺問:「此山離城多遠,共有幾個山口,裡面有多大地面,後山有幾股道路可以出山?」姚正說:「回稟大人,出了徐州西門,離五里地,有個鎮店,叫榆錢鎮,出兩鎮口,緊對潞安山東山口,直進山口,就是一股道路。往上走就是琵琶峪,北邊有四個山灣,南邊有四個山灣,若走山灣,仍然還是這一個山口,不然為什麼叫琵琶峪,皆因它類似蠍子。這八個山環,就似蠍子腿形象,這個山口,就是蠍尾。後山無路,有一個大湖其名叫飄沿湖。」蔣爺問:「這尉遲良住在什麼地方?」姚正說:「他自己蓋的一片莊戶緊靠琵琶峪西邊,他那後院西牆下去就是飄沿湖。」蔣爺問:「尉遲良他是何等人物?」姚正說:「下役就知道他是官宦之子,都稱叫他尉遲大官人。此人是個富戶財主。」蔣爺說:「你准知是官宦少爺?」姚正說:「不准知,他是新搬來的,要是在此處生長起來的,下役就准知道他的根底。這個人是異鄉搬到此處。」蔣爺說:「此人的原籍是什麼所在?」姚正說:「下役不大深知,有說南陽府的,又有說陳州的。」蔣爺說:「這就不差往來了。我實對你說,這是盜萬歲爺冠袍帶履之賊。我們奉相諭前來。所以將你叫到,問你道路,怕的是風聲走露。賊人知曉逃竄,故此辦事,總得嚴密方可。但不知如今尉遲良可在他家內沒有?煩勞你打聽打聽。若在家中,大家好去,千萬不可打草驚蛇。」姚正說:「此刻在家與不在家,下役亦不深知,前去探聽明白,再來回話。」蔣爺說:「既然這樣,你到東關福興店找姓張、趙、馮、邢的幾個人,把他們帶到榆錢鎮暗暗找下一個公館,千萬告訴明白店東,別教他走露風聲。你想想看,住在哪個店好,我們同著你們老爺隨後就去。」姚正翻眼一想說:「有一個三義店,店房寬闊,店東又是在我們衙門裡當差,就在他那裡甚好。」姚正撤身出去。
3 知府要與蔣、展二位擺酒。蔣爺一攔,說:「你這裡可有出色的能人沒有?」知府說:「我們這裡就是總鎮大人,此人是行伍出身,耳聞此人本領高強,技藝出眾,馬上步下,無一不精,再說要兵要將,非此人不可。」蔣爺問:「此人姓什麼?」知府說:「姓馮,叫馮振剛,外號人稱單鞭將。」蔣爺一聽說:「既然這樣,煩勞大人,將此人請來,大家一見。」知府復又把外邊人叫來,把自己名帖,請馮總鎮至衙,有商辦的公事。從人答應出去。知府與蔣四爺打聽些京都事情,又問些襄陽事情,歎惜了白五老爺一回。皆因是徐寬當初作祥符縣知縣,連顏查散代范仲淹打官司都是他手中之事,皆因辦此兩案有功,包公才保舉他作徐州知府。正在說話之間,從人進來回話,總鎮大人已請到了,知府說:「請至書房,大家相見。」不多一時,由外面進來。總鎮心中還有些惱意,他焉知道刻下知府正陪著展、蔣二位說話,焉能迎接他去。總鎮到裡面,知府早就站起身來,深深一躬到地,說:「未曾遠迎兄台,望乞恕罪。這是京都來的二位大人,這位就是此處的馮總鎮。」總鎮與蔣、展二位各各見禮,通過姓名,大家落座。蔣、展二人一看總鎮大人,類若半截黑塔相仿,心中暗暗誇獎。總鎮說道:「不知二位大人駕到,有失迎候,望乞恕罪。不知二位大人有何吩咐?」蔣爺說:「所為潞安山中有一賊人,我們請大人商辦此事。」總鎮說:「此賊有什麼案件在身?」蔣爺說:「這裡一角公文,大人請看。」隨即將文書遞過去。總鎮打開一瞧,便問道:「二位大人要捉拿此寇,用多少兵將,小弟趕緊預備。」蔣爺說:「大人先調二百步隊,全要巧扮私行,暗藏兵器,上榆錢鎮,在三義店相近的所在伏下。還得跟著入山,堵住賊人門首,我們到裡面去拿。倘若賊人逃竄,步隊外面捉拿。如若捉拿不住,大人可要聽參。」總鎮連連點頭稱「是」。蔣爺說:「大人就去預備,我們在三義店公館專候。」總鎮也知道事關重大,隨即起身告辭,點兵去了。
4 再說蔣爺會同知府,乘上外面預備馬匹,隨帶本衙中馬快班頭,到店外下馬。店東出來迎接,口稱大人,方要行禮,教蔣爺把他攔住,使了個眼色,到店門裡頭,蔣爺說:「我們的事情,你都知道了罷?」回說:「小人們俱聽我們姚頭提過了。」蔣爺說:「你可囑咐伙計,不許在外面吵嚷此事。要是機關洩露,把你拿到開封府,先拿狗頭鍘鍘你。」店東說:「小人天膽也不敢。」蔣爺囑咐完了,走至裡面,早有張龍、趙虎、邢家弟兄、馮爺,連十二名馬快班頭迎接出來。蔣爺就叫五位校尉,與知府一見。彼此行禮已畢,大家到五間上房落座,店中伙計打臉水烹茶。趙虎告訴,姚正怎麼把他們大眾接到此處。蔣爺問:「他往哪裡去了?」趙虎說:「他打聽白菊花的下落去了。」知府吩咐店中預備早飯,大家飽餐一頓。少時外面進來一人,肩頭上扛著一個人。大眾看了,原來是姚正。見他把那人「噗」的一聲摔在蔣爺面前,屈單膝打千說:「下役交差。」蔣爺說:「你怎樣這般猛壯、這是什麼人?」
5 原來姚正把公館找好,把眾人帶來,自己直奔潞安山山口,就見前面樹下,一塊大青石頭上坐著一個人,一個酒瓶子,放著幾個果子,自己拿著那個瓶子,嘴對嘴,正喝到得意之間。自言自語在那裡說鬼話哪,說:「活該!怪不得人家常說一飲一啄,莫非前定。今天早晨,連一文錢都沒有,可巧這般時候尉遲大叔打南陽回來,見著他就是活財神爺,磕了一個頭,就給了三兩白花銀。又一說,又給了有二三百錢,你說吃什麼。要不是遇見他呀!我今日這個罪過,可知道了。人歇工呀,掛兌!」說畢,哈哈狂笑。姚正過去一拍他的肩頭,說:「老三,一人不吃酒,二人不賭錢,怎麼一個人喝上了?」原來這個就是琵琶峪的地方,名叫王直,小名叫三兒。他回頭一看,說:「姚頭領來了。咱們白得來的酒,你先吹喇叭。」姚正問:「你這裡哪有喇叭?」王直說:「你全然不懂,嘴對嘴喝酒,就叫吹喇叭。」姚正一想,在這裡問他,拿不定說不說,要帶他去回話,他若不走哪,他一喊,琵琶峪的人出來,我帶不了!有咧,我把他帶的遠遠的,我扛起來就跑。又叫:「老三,你這裡來,咱們說句話,咬個耳朵。」王直站起來,走了幾步,說:「你說罷。」姚正說:「你再走幾步。」又走了不遠,姚正說:「你再走幾步,我與你咬個耳朵。」一連說了好幾次,就到了潞安山口外頭。王三說:「你到底什麼事情?」姚正把腿往底下一墊,上頭一靠,「噗咯」一聲,就把王直靠了一個筋斗,把他腰帶解下來把二臂一捆。王直說:「捆上來咬耳朵?」姚正並不答言,扛起來就走,直到公館,進子店門問伙計:「大人們在哪裡?」回答:「現在上房。」扛著奔上房,啟簾進來。見蔣爺,姚正說:「回稟大人,這就是琵琶峪的地方,山中之事,他一一盡知。」蔣爺叫人將他扶起來,將他帶子解了,跪在面前。蔣爺問:「你叫什麼名字?」王直這一嚇,把膽子都嚇壞了。蔣爺連問他兩聲:「你叫什麼名字?」王直才說:「我叫王直。我是琵琶峪的地方,你老是甚人?」蔣爺說:「你也不用問我,你瞧,那邊是你們知府大人,我是替你們大人問你,琵琶峪的尉遲良,你可認得?」王直說:「認得。那是我大叔,待我好著的呢!今天打南陽府回來,給我三兩銀子,二三百錢,時常周濟我。剛才我們頭兒瞧著我喝酒,還是他老人家給我的錢,你老認得他?」蔣爺說:「我不認得他,皆因他偷萬歲的東西,我是來拿他。他給你錢就很好。」王直一聞此言,打腦門裡冒出一股涼氣,連聲道:「我可不認得他,酒是我自己打的。」蔣爺說:「先不提那個,這賊准在家裡沒有?」地方說:「他在家裡,也許又走了,我去瞧瞧去。要在家裡,我回頭來送信。」說著,站起回頭就走。蔣爺說:「站住罷,你去送信,報答他三兩銀子好處。」叫差役:「把他看起來,可別放他出去,這裡有一根帶子,把他繫上。」蔣爺又把邢家弟兄叫過來,說:「你們二位,先到山中探探虛實。」二人一怔,齊說道:「我們先就說過,我們二人本事,比他差得多,他又有一口寶劍,他又比我們聰明,倘若叫他識破機關,我們是准死無疑。我們死倒不要緊,怕誤了大人的大事。」蔣爺說:「不妨,二位附耳上來。」要問蔣爺說的什麼言語,且聽下回分解。
URN: ctp:ws20586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8.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