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 -> 雪鸿泪史

《雪鸿泪史》[View] [Edit] [History]

1 姊。」
2 即检箧取影片授之。
3 姊受而凝视,久久无语,状似神越。既而泪眦莹然,盈盈欲涕。
4 余睹状诧曰:「姊素抱乐观主义,平时笑口常开,若不知人世有戚境,今胡对此而无端垂泪耶?」
5 馀姊叹曰:「哀乐相感,人有同情,吾岂独异?所不可解者,彼苍者天,胡于吾辈女子,待遇每较常人为酷。以若人风貌之美,才思之多,宜其含笑春风,永享闺闱之福,而乃命薄于花,愁多若絮。红颜未老,情影已孤,俯仰情天,殊不由人不生其悲慨。」言次,以巾自拭其泪,若为梨影抱无涯之戚者。
6 余闻而愀然,念人世间伤心女子,闻之者殆无不动其怜惜,固不仅馀一人独抱痴情也。馀兄亦黯然无语。
7 木坐有顷,馀姊忽转其笑靥,谓馀曰:「弟与若人,奇缘巧遇,虽礼防难越,倾吐未遑,而情款深深,已至极处。得一知己,可以无恨,何戚戚为?且若人虽佳,徐娘丰韵,已到中年,小姑妙龄,当复不恶。召和而缓至,得失足以相偿,明年此日,行见鸳鸯作对,比翼双栖,不复念学泬寥天际,有悲吟之寡鹄矣。非然者,一箭双雕,亦何不可!文君无恙,只须一曲凤求凰,便可勾却相思之债,又谁谓古今人不相及哉!」
8 馀趋掩其口曰:「姊真无赖,才替人悲,又说出几多风话,不怕口头造孽耶!」
9 姊莞尔曰:「弟何猴急乃尔!吾与弟戏耳。实则若二人之情愫,良不得为正当。弟诚多情,何处无用情之地,奈何独眷眷一可怜之孀妇?兹者奇兵独出,足以战胜情常旧梦如姻,复何足恋!弟为一身计,为大局计,总以抛弃此情为得。」
10 馀应之曰:「然。弟顷受老母一番训责,方寸灵台,已复其清明之本体,从此豁开情障,别就良姻,讵敢重寻故辙,陷此身于不义乎?」
11 姊曰:「吾弟明达,宜有此转圜之语。若人耿耿之怀,谅亦深冀弟之能若是也。」
12 夜灯初上,家人传呼晚餐。馀以餐时必复见母,心??然,趑趄人室。家人已毕集,馀亦就座。偷眼视母,乃不复以怒颜向馀,言笑洋洋如平时,且勉馀加餐焉。乃知慈母爱子之心,初不以一时之喜怒为增减,偶然忤之,如疾风骤雨,其去至迅,刹耶顷已云开见日,依然蔼蔼之容。舐犊之爱,人同此心。而为人子者,受此天高地厚之恩,不思珍重此身,为显扬图报之地,而惟挠情丧志,恣意妄为,重陷亲心于烦恼之境,自顾实无以为人。
13 思至此则复内讼无已,且食且想,不觉著为之堕。馀兄睨馀微笑。馀姊馀嫂则默侍于旁,不发一语,含笑相向,各为得意之容。推其心,殆皆以日间老母一诺,阴为馀贺,故不期而面呈愉色。
14 馀此时已不知为羞,亦不识为喜,只觉家人一片倾向于我之诚,人于馀心,使馀胸头忽发奇暖,如坐春风,如醉醇醪,栩栩焉,醰醰焉,心身俱化,而不知其所以。
15 有顷餐毕,馀母复讯馀数语,大致关于姻事者。既又以日间未尽之言,加馀以警饬。馀俯首受教,更鱼再跃,乃告辞归寝。
16 是日以后,馀心渐臻平适,恍释重负,清净安闲,度此如年之长日,顾诸念既息,而胸际伏处之情魔,复乘隙跃跃欲动。
17 半年来经过之情事,乃于独坐无聊之际,时时触拨。
18 心头眼底,憧憧往来者,胥为梨影之小影。馀初亦欲力抑之勿思,顾愈抑而思乃愈乱,则自怨艾,胡吾心与彼,结合力乃若是其强且厚,至于念念不能或释!才作悔悟之语,而心与口终不能相符?一刹那间即又应念而至,不获已手书一卷,而贯注其全神之阅之,冀自摄此心,不涉遐想,而乃目光到处,倏忽生花,视书上之文,若满纸尽化为「梨影」二字,疑其疑幻,惘然不能自决,则复废书而叹:「异哉此心!今不复为馀所有,馀复何术足以自脱?则亦惟有听之而已。」
19 然当此情怀撩乱之时,忽忆及馀母训诫之语,兄姊劝勉之词,则又未尝不猛然一惊,汗为之溢。复悬想:夫姻事既成之后,为状又将奚若?更觉后顾茫茫,绝无佳境。此身结果,大有难言。人生至此,真此抵羊触藩,进退都无所可。他事勿论,即欲使此心暂人于宁静之境而亦不可得。只此一端,已足坑陷馀之一生而有馀矣!
20 独居深念者数日,梧阶叶落,夏序告终,荷花生日之期已过,鹏郎临行之约,势不克践。凉风天末,盼望之切,自无待言。馀其有以慰之矣,乃以别后情事,成诗八律,投诸邮筒。
21 无端相望忽天涯,别后心期各自知。
22 南国只生红豆子,西方空寄美人思。
23 梦为蝴蝶身何在,魂傍鸳鸯死也痴。
24 横榻窗前真寂寞,绿阴清昼闭门时。
25 天妒奇缘计不成,依依谁慰此深情。
26 今番离别成真个,若问团圆是再生。
27 五夜有魂离病榻,一生无计出愁城。
28 飘零便是难寻觅,肯负初心悔旧盟。
29 半卷疏帘拂卧床,黄蜂已静蜜脾香。
30 吟怀早向春风减,别恨潜随夏日长。
31 满室药烟馀火热,谁家竹院午阴凉。
32 阶前拾得梧桐叶,恨少新词咏凤凰。
33 海山云气阻昆仑,因果茫茫更莫论。
34 桃叶成阴先结子,杨花逐浪不生根。
35 烟霞吴岭催归思,风月架溪恋病魂。
36 最是相思不相见,何时重访武陵源。
37 一年春事太荒唐,睛日帘栊燕语长。
38 青鸟今无书一字,蓝衫旧有泪千行。
39 鱼缘贪饵投情网,蝶更留人入梦乡。
40 欲识相思无尽处,碧山红树满斜阳。
41 碧海青天唤奈何,樽前试听懊侬歌。
42 病馀司马雄心死,才尽江郎别恨多。
43 白日联吟三四月,黑风吹浪万重波。
44 情场艳福修非易,销尽吟魂不尽魔。
45 夜雨秋灯问后期,近来瘦骨更支离。
46 忙中得句闲方续,梦里呼名醒不知。
47 好事已成千古恨,深愁多在五更时。
48 春风见面浑如昨,怕检青箱旧寄词。
49 小斋灯火断肠诗,春到将残惜恐迟。
50 一别竟教魂梦杳,重逢先怯泪痕知。
51 无穷芳草天涯恨,已负荷花生日期。
52 莫讶文园成病懒,玉人不见更无诗。
53 缄既付邮,忽忆第二首颈联,语殊不详,似非忆别之词,直类悼死之作,欲反之加以窜易,则已无及。不知梨影阅之,其感伤又当何若?若不幸此诗竟成凶谶,亦未可知,于是心为怅然。是日之晚,忽得梨影书,并制履一双相遗。殆因馀爽约,遽兴问罪之师耶?乃开缄诵之曰:青帆开去,荏苒弥月。怀想之私,与日俱永。念君归后,天伦乐叙。风尘困悴,争看季子之颜;色笑亲承,先慰高堂之梦。半载离衷,于焉罄尽;一室团聚,其乐融牵而妾茕茕空闺依旧,自君去后,意弥索然。孱躯衰柳,家事乱丝,耳目之所接触,手足之所经营,焦劳薅恼,无一不足损人。环顾家庭,老人少谈侣,亦岑寂其无聊。稚子失良师,复顽嬉而如故。
54 盖君去而一家之人,胥皇皇焉有不安之象。固不仅妾之抑抑已也。
55 比来酷暑烧心,小年延景,侍翁课子之馀,惟与筠妹情话,偶展眉颦,此外都为惟悻思君之晷刻。晨兴却镜,午倦抛书,听蕉雨而碎愁心,对莲花而思人面,深情自喻,幽恨谁知?不待西风,妾肠断尽矣!
56 乃者金钱卜罢,有约不来;秋水枯时,无言可慰。
57 或者善病文园,梦还化蝶,岂有多情崔护,信失来鸿。
58 将信将疑,无情无绪,君心或变,妾意终痴。未知慈闱定省之馀,夜灯笑语之际,曾否以意外姻缘,白诸堂上。从违消息,又复何如。望达短章,慰我长想。
59 锦履一双,是妾手制以遗君者。随函飞去,略同渡海之凫;结伴行时,可代游山之屐。纳而试之何如?
60 六月二十八日梨影裣袵。
61 荷花生日之约,馀不过姑妄言之。明知言归以后,非届秋期,不能离家庭而他适,加以病魔为祟,直到如今。梨影亦已悬揣及之。馀知彼意,初不以失约为馀咎,不过悬悬于筠倩之姻事,欲得馀确实之报告耳。更视双履,细针密缕,煞费工夫,想见昼长人倦,停针不语时,正不知含有几多情绪。前诗意殊未尽,续赋四绝,寄以慰之。
62 线头犹带口脂香,锦履双双远寄将。
63 道是阿娇亲手制,教人一步一思量。
64 万种痴情忏落花,判年春梦恨终赊。
65 等闲莫讶心肠变,犹是当初旧梦霞。
66 殷勤撮合意重申,曾向高堂宛曲陈。
67 莫道郎痴今已去,不将深恨绝人伦。
68 缘在非无再见期,不须多事费猜疑。
69 待听鬼唱荒坟日,便是人来旧馆时。
70 第八章七月
71 馀行时曾与梨影约,彼此别后通函,必如何可免为家人窥破。后知崔翁老迈不治事,米盐琐屑,从不过问。如有外来函牍,由梨影代阅,需复者,则请命于翁而已。所以一缄诗讯,不妨直达香闺,无虑旁落他人手中也。
72 若彼欲通函于馀,则万难直遂,须用他种秘密传递之法。
73 继乃思得一人,即汪子静庵。静庵为馀至友,情逾手足,其家仅一弱妹,馀无他人,嘱渠转达,可无失事之虞。故前日之双履一笺,即由静庵处转递而至。
74 静庵为他人作寄书邮,初未知寄者为谁,而此葛履五两,乃制自掺掺之手,而为美人之贻也。至馀之为此,亦非愿以秘事告人,盖以静庵交好,殊非外人,无事不可与言,且渠亦失意情场者,若知之必将动其惺惺相惜之情,而为馀陪掬伤心之泪也。
75 今日午后,馀独坐书室,颇涉遐想。忽有不速之客,至则静庵也。静庵此来,意颇不善。彼盖亦以前次邮递之品,突如其来,苟无别因,何必多此一转,以是怀疑滋甚,欲就馀得其实。读见馀神惘之状,十分中已参透其六七,含笑诘馀。
76 馀语之曰:「良友,此事馀殊无意秘君。但此间非可语之地,奈何?」
77 静庵曰:「久不与子偕饮,今晚同往对山楼觅一醉何如?」
78 馀曰:「可哉。」即匆匆易衣,与之俱出。
79 既登酒楼,呼杯共酌。静庵复申前请。馀即悉倾胸中之隐,且饮且谈,声泪俱下,不觉瓶已罄而馀言尚滔滔也。
80 静庵怃然有间,拊案言曰:「有是哉,情之误入也!以子之才,当求世用,文章华国,怀抱伤时,勉我青年,救兹黄种,急起直追,此其时矣。奈何惹此闲情,灰其壮志。君不自惜,我窃为天下苍生,致怨于斯人之憔悴情场也。」
81 馀曰:「子责我固当,然人孰无情,何以处此?子今日与馀侃侃而谈,深恐余之不悟。犹忆三年前与蓉娘喁喁泣别时,我亦劝子不得耶?」
82 盖静庵曩眷一妓,妓名秋蓉,慧而能诗,与静庵有啮臂盟,唱酬之作殊伙。风波历尽,娶有日矣,为强有力者夺去。佳人已属沙吒利,义士今无古押衙。静庵引为终身之恨,至今犹鳏也。
83 当时静庵闻馀言,夷然曰:「蓉娘耶?彼一妓耳,乌可以例子今兹之所遇!」
84 馀曰:「否。人虽殊而情则一。子与蓉娘情愫,固自不保我今重提君之旧事,不过借以证明人生到此关头,当局者胥不能打破。子历劫之馀,情灰寸死,一闻人之身陷情关,知将蹈已覆辙,宜有此警告之语。然子当日与蓉娘之缱绻,馀固目击之。即两人酬和之作,馀亦耳熟能详。犹忆得有一夕子醉后伤情,伏枕大恸,倾泪如潮。蓉娘闻之,亲临抚慰,止君之哭,待君人睡始去。子次日赋四律纪其事。馀一字未忘也因吟曰:一度持觞一断肠,醉时恸哭醒时忘。
85 牵衣嘎咽悲难语,拂袖馡微近觉香。
86 叠就锦衾还昵枕,付将银钥教开箱。
87 双生红豆春风误,枉费残宵梦几常
88 枕函低唤伴无聊,多谢云英念寂寥。
89 哭挽裙裾探凤?,惊回灯影见鸾翘。
90 洗空心地欢难著,蹴损情天恨怎消。
91 离别太多欢会少,倍添今夕泪如潮。
92 剩有痴心一点存,悲欢离合更休论。
93 繁花雨后怜卿病,乱絮风前托我魂。
94 难制恶魔挠险计,剩抛血泪报深恩。
95 青衫检取明朝看,无数啼痕透酒痕。
96 意中人许暗中怜,不断情丝一线牵。
97 西鸟有生同聚散,春蚕到死总缠绵。
98 多愁紫玉空埋恨,谁觅黄金与驻年。
99 安得扫除烦恼剑,一身飞出奈何天。
100 吟毕,静庵笑曰:「于记忆力佳哉!」馀日:「君诗我记得者甚多,不仅此也,还忆有一次子与蓉娘,因谗伤和,后经剖明心迹,言归于好,子亦赋四律纪之。其诗哀艳刻深,直人次回之室,馀最爱诵。」因复吟曰:时刻风波起爱河,谗唇妒眼似张罗。
101 相思无力吟怀减,孤愤难平死趣多。
102 情入丁年偏作恶,梦回子夜怕闻歌。
103 欢愁滋味都尝遍,心铁难教一寸磨。
104 酒醒衾单了不温,囚鸾谁与致存存。
105 魂牵重幕轻难系,影失孩灯暗愈昏。
106 蛱蝶狂拼花下死,嫦娥险向月中奔。
107 情深缘浅痴何益,毕竟三生少旧根。
108 偶戏何须太认真,心期一载百年身。
109 玉台有恨堆香屑,银烛无言照泪人。
110 忍死心情拼痛惜,含羞意绪试娇嗔。
111 反因青鸟传讹信,又得身前一度亲。
112 隔绝欢踪梦化灰,断云一片锁阳台。
113 微词著处偏生恼,怨脸回时得暂偎。
114 红豆悔教前世种,翠蛾终肯为郎开。
115 可怜泪似黄梅雨,一阵方过一阵来。
116 吟未竟,静庵止馀曰:「可矣。此种诗当时自谓甚佳,及今思之,真不值一笑。馀已删弃,子乃拾而志之于心,又奚为者?」馀视静庵,言虽出口而泪已承睫,则他顾而笑曰:「时非黄梅,何阵雨之多也?」既复谢曰:「我戏君,无故拨君旧恨,良不当。顾君亦无事强作态,实则君之情固痴于我者,则亦不必以五十步笑百步矣。」
117 静庵急曰:「我何尝痴?当时逢场作戏,未免有情,事后即如过眼浮云,了无?碍。子仅记此数诗,亦知我尚有忏情十律之作乎?」
118 馀日:「子之忏情诗,吾亦见之。虽不能尽忆,而沉痛之句,今亦犹能背诵。如日:『百喙难辞吾薄幸,三年终感汝多情。』又曰:『事从过后方知悔,痴到来生或有缘。』子诗中不尝有是语耶?今生不了,痴到来生,其痴至矣。而今顾自谓不痴,谓非欺人之语而何?」
119 静庵哑然曰:「我欲自解而反授子以柄,我亦不辩,兹且谈君事。夫我痴矣!人之所以偿我痴者亦见矣。苦海沉沦,有何佳境?子固不痴者,殷鉴不远,何为步我后尘,亦陷此沉沉之魔窟?我恨回头之难,而子抑何失足之易也?」
120 馀曰:「此则我不自知。我本一落寞寡情之人,何以一著情缘,便尔不能自脱?大约上帝不仁,惯以此情之一字,颠倒众生之心理,特构此离奇苦恼之境以待。馀之自陷,莫之为而为,莫之致而致。即君与蓉娘之情事,当日亦岂能自主者?明月梨魂,秋江蓉艳,都是断肠种子。而我与君乃不幸而先后与此断肠种子为缘,一担闲愁,行与君分任之。渺矣前途,又曷从得诿卸之地耶?」
121 静庵曰:「然则君今痴矣,痴且甚于馀矣。裙钗祸水,良非虚语。古今来不乏英雄豪杰,到此误平生者,则亦何责于尔我。然如馀者,无才厌世,生终无补于时,即挠情丧志,郁郁以终,亦何足恤!如君则胡可与我比?英才硕学,气盖人群,异日者得时则驾,投笔而兴,为苍生造福,为祖国争光,匪异人任也。兹当鹏程发轫之始,便以儿女情怀,颓落其横厉无前之壮气,情场多一恨人,即国家少一志士。今我所望于君者无他,君固富于情者,可将此情扩而大之,以爱他人者爱其身,以爱一人者爱万人,前程无量,何遽灰颓!君今所遇,可谓之魔。脚跟立定,则魔障自除。盖喁喁儿女之情,善用之亦足为磨励英雄之具。惟贵乎彻悟之早耳。」
122 馀曰:「如君所言,我不敢当。然君固爱我,且为过来人,故言之警切若此。顾我今亦悟矣,兹事不久当有结果。虽痴无已时,而情有归宿,则亦足以自慰而慰人。且明告君,若人于馀固亦深惜馀之因情自误,屡以男儿报国为言,向馀东指,劝驾情殷,又知余贫,或无力出此,并愿拔簪珥以供馀薪水,慧眼柔肠,婆心侠骨,巾帼中所无也。愧我驾骀,望尘莫及。频年抑塞,壮志全消。加以遇合离奇,情缘颠倒,伤春惜别,歌哭无端,悲己悯人,精神易损。白太傅赠诗浔妓,固老大之堪悲;韩熙载乞食歌姬,亦伤心之表露。俯仰天地,感慨平生,直觉得一身如赘,万念都灰,更何心此支离破碎之河山耶?」
123 静庵离案而起曰:「吾乃未知,若人固红拂之流,能于风尘中识佳士者也。果尔则君沦落半生,获斯知遇,尚复何求?
124 而赠珠有意,投抒无心,花落水流,春光已去,痴恋复奚为者?
125 从此尽铲有情之根,自图不世之业。凌烟阁上,得识姓名,离恨天中,别开生面,岂惟好男儿所为,抑亦所以慰知己之道也。
126 君倘有意乎?」
127 余闻言,惟含泪连点其首,竟不能答一语。静庵又曰:「察君之意,类有所踌躇而未决。君顷言此事将有结果,所谓结果者,又何说乎?」
128 馀爽然日:「我忘未语君,君亦不必虑我。我为若人所感,誓不为并命鸳鸯,行目作换巢鸾凤矣。」因以筠倩姻事语之。
129 静庵聆言,抚掌曰:「妙哉此计!女陈平良不愧也。既报君痴,复偿君恨。转移之顷,而缺陷之事,已美满无伦。若人为君,洵可谓情至义荆君于若人,万不可负彼苦心,而虚彼期望。」且言且拍馀肩曰:「因腻友而得娇妻,书生艳福,信不浅哉!我当为君浮一大白。」言次,举杯引满而立酹之。
130 馀见静庵作此态,乃回忆余兄初闻是事时,亦同此狂喜之神情,同此赞成之表示。夫瓦全不如玉碎,庸福不抵深愁。此种委屈求全、别枝飞上之行为,良非深情人所宜出此。即强勉而行,亦属终身抱憾。而旁观者闻之,每以为可贺,亦不可解者也。乃止静庵曰:「君醉耶?风狂乃如许,我以君为良友,故示君以实。君亦潦倒情场者,个中甘苦,宁不共尝,胡不为同病之怜,而亦作随声之和?君尚如此,举世滔滔,抱此不白之怀,又复谁可告语?我欲效古灵均,拼汨罗之一掷矣。」
131 静庵掷杯叹曰:「子以我为不谅耶?情之所钟,正在我辈,我岂不识君心所在?然情为恨介,恨比情多,自古钟情人,都无良结果,况君之所遇,尤属例外。大局如斯,君即欲不趋于此途而不得。春蚕心死,劈开同茧之丝;雏凤声清,另谱求凤之调。是何不谦,有甚为难!盖以情言,以义言,此事胥不能免。若人已思之烂熟,此真多情而能善用其情者也。且情也者,无形中结合之物,本不以尘世土木形骸之离合而为增减。君既心乎其人,则此心不死即此情不死。其馀未净之尘缘,即为人生应尽之责,无可逃避。一家虽微,犹有国在。时局艰难,人才寥落,梁父吟成江山相待久矣。彼苍与人以顶天立地之身,岂专为末路才人,作殉情之用者?君何所见之不广也!」
132 静庵言时,颇极慨慷激昂之状。馀微颔而笑曰:「最诚然矣。然我闻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固见小而失大,君亦未免此明而彼暗。春归一梦,鳏以三年,隔江杉桃叶,已无再见之期。小圃梅花,直有终焉之概,是又何说以自处耶?」
133 静庵扑嗤一笑曰:「诺。吾将娶矣。」因相与极欢而散。
134 馀与静庵一席话,不可作寻常朋友谑浪之调。盖静庵为人,我所深佩,平日披肝沥胆,无不可以相示,其所言爱我至切,纯为肺腑深谈,不类皮肤慰藉。我顽不如石,岂竟有头终不点耶?惟我所不解者,世之多情人,无一不聪明绝世,而一惹情丝,则聪明立变为懵懂,往往劝人易而自劝则难。
135 彼静庵者,非多情种子耶?当彼与蓉娘死生诀别之际,十分眷恋,一味悲哀。我亦尝以忠告之言进,而彼顾处之漠然,曾不能动其毫未。今我堕情网,彼即以昔之劝彼者转而劝我。
136 我虽感其诚,而心乃愈苦,觉其言爱我滋甚,而逆我心坎也亦滋甚。设身处地,大略相同。信乎难乎其为当局矣。
137 今而知情之一字,实为鉴人灵根之利器,不中其毒则已,一中其毒,即终身不能自救,至于聪明销尽而不觉,事业摧残而不惜。即或惕于大义,不敢为过激之举,受家庭之责备,为亲友所周旋,勉抑私情,曲全大局,有形之躯体,不过如傀儡之随人布置。而此心之随情而冥然一往者,固已万劫不复。质言之,凡伤心人之怀抱,决无可以解劝之馀地也。
138 然亦幸有此人伦之大义,障此泛滥之情流,俾溺于情者,知人生各有当负之责,佛门不容不孝之人,不能不于死心塌地之馀,为蒙首欺人之举。非然者,一经挫折,便弃身家,孽海茫茫,不知归路。芸芸情界众生,宁尚有完全之人格耶?
139 岁序如流,不为愁人少驻,越两日而河鼓天孙欢会之期已届。天上有团阚之喜,人间无晤聚之缘。对此佳节,弥增忉怛,思而不见,我劳如何,此真所谓人似隔天河也。
140 遥想梨影此夕,画屏无睡,卧看双星,更生其若何之感想?
141 其亦与小姑稚子,陈瓜果,供蛛盒,仿唐宫乞巧故事,以遣此良宵乎?其亦忆李三郎、杨玉环长生一誓,成就了夫夫妇妇,世世生生。怀人天末、情动于中,不觉怅望银河而亦有所默祝乎?
142 馀念及此,又忆起馀之儿时情事矣。馀方髫龄,曾与学友数人,共赋七夕。诸友皆作缠绵绮丽之词,余窃非之,成诗云:「乌鹊填河事有无,双星未必恋欢娱。怪他宵旰唐天子,不看屏风耕织图。」
143 诸友见之,笑曰:「牛女渡河,不必有是事,不可无是说。
144 诗人即景成吟,聊以寄兴,更何容辨其有无。而子乃作此呕人之腐语,煞风景,煞风景!」
145 后诸诗上之馀父。馀父独取馀所作者为冠,并奖励之,谓:「诗以言志,髫龄思想若此,将来必非脂香粉泽恨绮愁罗中人物也。」
146 噫!今则何如,一样七夕,而前后之观感大异。昔之怪三郎者,今且与三郎互表同情矣。馀父之言,卒乃不验。甚矣人之一身!己亦不能自主,思想恒随境遇为转移,而情感之生,每出于不知不觉之中,殊无术足以自闲。
147 人生斯世,而为灵物,岂得谓之福哉?然三郎痴情,双星感之,馀之痴情,双星亦得而感之欤?是未可知。他生未卜此生休。诵唐人马嵬坡诗,能不对此沉沉之遥夜,天高地回,结想茫茫,数尽更筹,下无边之涕泪耶?
148 一年之中,惟初秋气候最适人意。于时炎威尽退,清光大来,心头眼底,正不知有多少尘氛为之荡涤。然而人事颠倒,哀感之贮于心者,已凝结成团,推之不去。即值此凉秋亢爽,亦无殊盛夏蕴隆,到眼秋光,都化作愁云一片。
149 宵来望月,凉蟾拨水,照彻诗心。游神清虚,一空尘障,若绝无粘滞于胸中者。既而徘徊就枕,冷簟如冰,夜籁骚然,。
150 寒螿咽露,发感时之哀音;病叶惊风,作辞枝之怨语。杀那之顷,而嬲嬲愁魔,又为唤起。辗转终宵,恨秋曙之迟矣。
151 不幸而雨雨风风,叫嚣竟夜,则一枕凄凉,更觉万愁如海,震荡靡定。枕边泪共阶前雨,隔个窗儿滴到明。个中情味,堪乎不堪?想具有伤秋怀抱者,靡不同馀之凄悒无欢也。而当此秋愁无赖、万难排遣之时,天际鸿音,忽焉双至,盖一则个侬诗讯,一则开学报告也。拆函阅之,其第一笺为补送别四首。
152 句云:
153 积雨连朝溪水生,吴门归棹镜中行。
154 扁舟一叶人无几,满载离愁也不轻。
155 别梦依依废晓妆,一心祝汝早还乡。
156 出门不见帆开处,归去空房独自伤。
157 忆罢来时忆去时,来来去去总相思。
158 扬帆孤客无吟伴,只有潇湘枕上诗。
159 锦笺叠叠贮瑶囊,鸿去痕留迹尚香。
160 读罢留行诗六首,酬君清泪两三行。
161 再阅第二笺,为《暑后怀人》八绝,盖得馀病讯后之作也。
162 忽得痴郎字数行,为侬憔悴病支床。
163 含情欲寄相思曲,只恐郎闻更断肠。
164 了尽尘心忏尽痴,小窗独坐自追思。
165 金钗折断浑闲事,翻累他人怅后时。
166 信誓情深我实悲,刺心刻骨恨无涯。
167 不须更说他生活,便到他生未可知。
168 终日颦眉只自知,想思最苦月明时。
169 阑干独立应难说,此景人生几度支。
170 能结同心不合时,池塘夜夜荨娇姿。
171 从今不更留荷种,免对鸳鸯有所思。
172 怅望银河别有天,凉风阵阵到窗前。
173 今宵看月情难遣,却笑娥也独眠。
174 一番好梦五更天,若有诗魂绕枕边。
175 愧我情痴神竟合,如胶如漆伴君眠。
176 当初弄笔偶相怜,别后离怀各一天。
177 闻病顿添愁百结,祝郎风貌总如前。
178 情词顽艳,意绪缠绵。七字吟成,芳心尽碎。一番病耗,又惊我玉人不少矣。更阅校中来函,知开学之期,为七月二十日。
179 计时馀尚未能成行,不如先以书复梨影,免得渠望穿秋水也。
180 书词如下:
181 兰缄遥贲,喜鹊先知。剖而读之,深感爱意。又复浣诵佳篇,只有深愁一味,离恨千丝,字里行间,呼之欲出。一领旧青衫,又把新痕湿透矣。呜呼!情痴哉两人也,情苦哉两人也。
182 方两人之初遇也,偶然笔健,不类琴挑。两首吟兰之草,许结同心;一枝及第之花,不堪回首。斯时也,两人之情,尚在若离若合之间。继而一语倾心,双方刺骨。我有孤栖之誓,卿有始终之言。从此帘外衣香,花间吟韵。春光别去,我不无写恨之诗;燕子飞来,卿亦有传情之作。
183 斯时也,两人之情,正在难解难分之际,无如破镜难圆,断钗莫合。秋娘老矣,杜牧狂哉。名士沉沦太早,如许伤心,美人迟暮偏逢,空悲薄福。于是泪雨不晴,疑云渐起。情关一入,永无出梦之期;苦海同沉,不作回头之想。猝集恶魔,难免一误再误;痛挥冤泪,不知千行万行。
184 斯时也,两人之情,虽在多误多疑之时,已入极至极深之境。无何榴火齐明,萍踪难驻。昔作他乡游子,今为客路骚人。一声珍重,万语叮咛。此后卿住空闺,我归故里。南浦魂销,只馀草色;西楼梦断,不见玉容。伴此药炉茶灶,病忽淹缠;传来锦字瑶笺,情尤宛转。
185 六月之约已虚,一面之缘莫卜。醉花楼中,临风洒泪;梦霜阁里,对月怆怀。痴莫痴于此矣!苦莫苦于此矣!溯自春后相逢,旋于夏初赋别,才觉风清荷沼,忽悲月冷豆棚。为日无多,伤心已极。即令崔护重来,人面尚依然于此日;只恐刘郎再到,风情已大减于曩时。
186 伤哉伤哉!燕子楼中,孤影照来秋月;桃花源里,落英误尽春风。文君未必无心,司马何曾有福。罗敷有夫,莫恋花残月缺;中郎有女,不妨李代桃僵。强解同心之结,别栽如意之花,无可奈何,殊非得已矣。
187 嗟嗟!子绿阴浓,今世之情缘已错;天荒地老,来生之会合何时?溪永不平,吴山蹙恨。梦霞心死,梨影神伤。卿意云何?我辰安在哉?归后早将私意,上诉高堂。白头解事,诺已重乎千金;红叶多情,功不亏夫一篑。只此佳耗,可慰远怀。
188 乃者凉风几阵,报道新秋;长笛一声,催人离思。
189 不用三年之艾,病榻已离;再迟十日之期,吟鞭便起。
190 人原前度,缘又今番。视我容颜,为谁憔悴?埋香冢在,泪迹可寻。素心人来,诗盟再续。为时非远,稍待何妨?绝句四章,聊以奉答。之意,笔岂能宣。
191 为怜薄命惜残春,我岂情场得意人。
192 回首几多烦恼事,一生惆怅悔风尘。
193 倾心一语抵知音,愁病奄奄直到今。
194 几幅新诗两行泪,灯前如见美人心。
195 黄叶声中夜雨时,锦笺写不尽相思。
196 可怜梦断魂飞处,枕泪如潮卿未知。
197 情缘误尽复何求,壮志全消也莫酬。
198 只有空门还可入,芒鞋破钵任云游。
199 七月中元,俗亦呼为鬼时节,各地多有赛会建醮放焰口之举。人为鬼忙,滋可笑怪。而值此时节,往往天气酿阴,阳乌匿而不出,凄风恻恻,零雨蒙蒙,以点缀此沉沉之鬼世界。盖入秋以来第一种伤心时候也。
200 在此天愁日惨之中,馀之家庭幸福,亦于以告终。馀兄得闽中故友函招,定于二十一日赴沪,乘海轮人闽,匆匆整理行装,安排车马,家中骤现不靖之象。而馀于别人之先,先为送别之人矣。
201 湘中多志士,馀兄频年浪游,足迹不离彼土,得与诸贤豪交接,尽知世界大势,痛祖国之沉沦,民生之涂炭,非改革不足以为功,慨然有澄清天下之志。今已名列同盟,共图大举。
202 此次入闽,盖应某军署中某友所招。友亦湘中同志,占某署中重要位置,招馀兄往,盖有所企图也。馀兄在外所为,于家中未尝宣布。临行之际,馀独送兄至舟中,乃密为馀道之,且慷慨言曰:「时局至此,凡在青年,皆当自励。以吾弟才华气概,自是此中健者。阿兄早深属望。今春书劝吾弟辞家出游,本欲藉此以磨炼弟之筋骨,增进弟之阅历,开拓弟之胸襟,为将来奋发有为之地。不意此次归来,知弟一出家庭,便投情网,英姿未改,壮志全非,反不如在家养晦。不见可欲,即无所增长。而少年固有之精神,或不至消磨至此。阿兄实深惜之,惟以兹事重大,恐惊老母,故迟迟不为弟言。今将行,乃不能复忍。弟须知人生在世,当图三不朽之业。而立功一项,尤须得有时机,不可妄冀。今时机已相逼而来,正志士立功之会。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匈奴未灭,何以家为?盖以身与家较,则家重而身轻;以家与国较,则国重而家轻。男儿以报国为职志,家且不足恋,何有于区区儿女之情而不能自克?吾弟勉矣,从此排除杂念,收拾放心,爱惜此身,以待世用。一席青毡,本非骥足发展之地。今年已耳,明春如有机缘,当令吾弟至海外一游,一面灌输学识,一面与会中同志接近,为立足进身之基。
203 改革之事,此时尚在经营期内,时机未熟,万难妄动,最速亦当俟至一二年之后。在此期内,正足为吾弟前途进取之预备。
204 姻事一层,老母已允,便为无上幸福,亦属应尽义务。此外情田葛藤,都宜一力斩尽,莫留残株馀蒂于心胸。盖男儿生当为国,次亦为家,下而至仅为一身。固已末矣。矧复为情网牵缠,不能自脱,至欲并此一身而弃之,则天地何必生此才,父母何必有此子,即己亦何必有此想。想吾弟或愚不至此也。言尽于此,行矣再见。」
205 余闻此发聋振聩之词,不啻棒喝当头,心乃大动。时馀兄已送馀至船头,临风小立,俯视江流,慨然有感,即指而誓之曰:「弟独非男儿哉,自兹以往,所不苦心忍性,发扬振厉,如阿兄今日之言者,有如此水!」言已,即萧然登岸。馀兄亦拨掉逝矣。
206 踽踽归家,回思余兄赠别之言,乃与日前静庵醉后之语,同一用意。此种思想,本亦为馀脑筋中所有,男儿抱七尺躯,有四方志,为国为家,均分内事。奄奄忽忽,与草木同腐者,可耻也。惟是人之志气,每随境遇为消长。
207 馀自有生以来,常回旋于此恶劣境遇之中,致少年锐进之气,常如锥处囊中,闷不得出。今且摧折殆尽,厌世之念渐深,而伤心之事未已。自问此生,会当于穷愁潦倒中了之矣。曩者梨影不尝以东渡之言劝我乎?彼之劝我,亦正与馀兄、静庵之意相同。馀不自惜,而人均为馀惜之。余实自弃,于人何尤!
208 天降大任,行拂乱其所为,古来英杰,恒从困苦中磨炼而出。馀今兹所遭拂逆,安知非天之有意玉成?故为自弃若此?
209 前尘已杳,来者可追。且责我者都为爱我之人,而梨影亦其中之一。馀于梨影,自问实无以偿其爱。只此一端,或即所以偿之之道乎?生乎运命,百不如人,惟此一点勇往之血气,则固有诸己者。一旦奋发,或尚不至如驽骀之不能加以鞭策,而终必有以偿馀之愿望。
210 今姑少安,事至山穷水尽,无能自全,则志决身歼,孤注一掷,终当于枪烟弹雨中,寻馀身结果之所在,不较胜为困死情场者之庸庸无价值乎?余志之,馀志之矣。
211 馀兄行后,馀母未免减欢,诸人亦各同惘惘若有所失。馀于是不得不少留数日,藉慰家人。至二十八日,始宣告成行。
212 盖此时距开校日已一星期,势不能再延矣。
213 旬日之间,两番离别,方馀兄弟归来之时,固已预料其有此。在他人犹能自遣,馀母老境颓唐,曾不能久享家人团聚之乐,一月之光阴甚迅,而膝下双雏又次第分飞,不见踪影,忽悲忽喜,何以为怀。父母在,不远游。思之思之,吾辈良有愧于此言也。
214 而此次老母临行之嘱,尤谆诫至再,刺刺不可骤止。盖以洞瞩馀之隐衷,此行益不能不多所顾虑。一念及馀客中之苦,一念又及馀意外之缘,势既不能止馀勿行,心又不忍舍馀竟去,则惟有将此尽情诰诫之言,为深忧乎?馀思至此,心腑荡然,空无所有,直欲与此艇以终身,不复再履尘世。而转念之顷,乃复嗒然若丧,盖似此生涯,人人能办到,却人人不能想到;人人能想到,却又人人不能办至。尘缘扰扰,欲海沉沉,一入其中,不可复出,则诚无如何耳。
215 晚餐既罢,舟子为馀铺设衾枕,嘱馀早睡,既而自去,不脱蓑衣,甜然人梦。
216 馀复出舱,立船头远眺。时则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一弯凉月,徐渡桥栏。桥影弓弓,倒映波心,清可见底。睡鱼惊跃,微闻唼蝶之声;萤火两三,飘舞于岸旁。积草之上,若青磷之出没。俄而月上树梢,巢中老鸦,见而突起,绕枝飞鸣,良久始已。
217 远望长天一色,明净无尘,惟有树影成团,东西不一,作墨光点点,以助成此一幅天然图画。似此清景,人生能有几度?
218 而忍以一枕黄粱辜负之乎?两岸人家,闽焉不声。
219 回瞩两舟子,月明中抱头酣眠,鼾声乃大作。苍茫独立,同馀之慨者何人?若辈舵工水师,生长江乡,此种风景,固习见之。习见则不以为奇,且亦不能识其趣。吾辈能识其趣者,又不能常见。此无边之风月,真实之山水,所以终古少知音也。
220 苏子瞻《石钟山记》固亦尝致慨于此矣。
221 玩赏久之,又不期对月而思及老母。今晨馀别母出门之际,天犹晴朗,乃不意而中途猝遇此无情之风雨。馀固饱尝颠顿之苦,馀母悬念行人,应亦心魂为碎。此时月到中天,人遥两地,当必有摩挲老眼,对此清光,耿耿不能成寐者。嗟乎馀母!亦知儿亦在此山桥野店之间,望月而思母耶?
222 思至此,不觉清泪浪浪,与宵露俱下,泼面如冰。夜深寒重,不能复禁,则长叹归舱,出怀中日记簿,就灯下记此一日中变幻之风波、复杂之情绪。
223 此日记簿馀挟之以行,意将俟达彼都后,再志鸿泥,不图先在此夜半孤舟中,走此闲笔。书成,更附一诗于后,以写今夕之状况。时篷背露华,正盈盈如泻珠也。
224 日暮扁舟何处依,云山回首已全非。
225 流萤粘草秋先到,宿鸟惊人夜尚飞。
226 寒觉露垂篷背重,静看月上树梢微。
227 茫茫前路真如梦,万里沧波愿尽违。
228 第九章八月
229 次日十一时许,舟抵螺村,泊于崔氏庄门之外。
230 携装入室,风景不殊。崔翁闻馀至,支筇来视,言笑极欢。
231 俄呼家人具餐,相与进膳。嘉宾贤主,重与留连,顾独不见鹏郎,并秋儿亦杳然,怪而问之。
232 翁曰:「昨日阿鹏偕母,为秦家邀往观灯,秋儿亦随去,大约今晚当归耳。」
233 问:「何灯?」曰:「此乡人循例之举也。每岁秋初,乡之人必醵钱敬神,以祈丰稔,悬灯设乐,以五日为限。此五日中金吾不禁,仿佛无宵。一村尽是闲人,满望皆成丽景。今已为最后之一日,吾侄此来甚巧,犹得一与斯盛。惜老夫年迈,游兴已衰,未能追陪作长夜游耳。」
234 余笑曰:「此亦眼福,今夕当往一观,以识此间之人情风俗。」坐谈良久,崔翁意颇倦,即辞入内,馀就室中,略事修整,即出门赴校。
235 时校中放灯节假已数日矣。见杞生,寒暄矣,鹿苹亦至,絮絮问别后事,意至殷勤。盖鹿苹爱余甚深,见馀容悴,不觉问讯之殷也。杞生有言,鲜与馀合,旋自引去。
236 盘桓至晚,鹿苹命校役设饮,具酒杯重把,谈兴转浓,既而薄醉,闻市声一片,震耳如雷。
237 鹿苹曰:「六街灯上矣,曷往观乎?」馀曰:「诺。请与子偕。」
238 于是舍酒而饭。既醉且饱,携手同行,鼓腹而游于灯市。
239 所谓灯市者,范围甚狭,一览易尽,且灯式古陋,亦无足观。而游人来往,蚁附蜂狂,咸煦煦有春意。在穷乡得之,已为极繁华之景象矣。
240 馀所以来此者,意不在于灯,盖闻崔翁言,梨影已偕鹏郎赴秦氏之招,再见之缘,或在今夕。乃鼓馀兴,踯躅街头,冀于万灯光下,一睹仙姿耳。无何,行经秦氏之居,临街有楼,楼头笑语,如群莺乱啭,声声入耳。馀遥立而望之,凭槛以观者,都为秦氏之宅眷。而珠围翠绕之中,有一女郎,缟衣如雪,脂粉不施,如一枝寒艳,亭亭独立于千红万紫中者,则梨影也。
241 馀见梨影前后不过数次,此次藉灯光之力,逼视益真。然而玉容憔悴,意兴阑珊,一缕愁痕,紧蹙眉际,此惟馀知之,及梨影自知之,他人固莫能察。虽随人语笑,对景留连,而芳心寸寸早化寒灰,正未必与人一样有欢肠也。再视其旁,则鹏郎亦在,指点喧哗,不改痴憨故态。
242 馀偷觑良久,梨影若有所觉,剪水秋瞳,不期而加馀以盼睐,四目互射,久久不离,若有万语千言,藉此目光线以为传递之具者。既而梨影回身就鹏郎作耳语。鹏郎突起,下视行人,作寻觅状。馀急隐身人丛中避之。移时再视,则人影已渺,馀亦尽兴,乃与鹿苹分道自归。
243 馀归时才交二鼓,鹏郎已候于门次,知梨影既见馀,挈鹏郎先归矣。
244 馀入门,鹏郎牵衣从诸后,且行且问曰:「先生迟至今日始来,乃累人盼欲死。顷阿母谓见先生于灯市,胡我乃遍觅不得也?」馀漫应之。
245 既入室,室中布置已楚楚,则秋儿奉命而为此也。鹏郎见馀,状殊欢跃,喃喃问馀在家何病,病几时,曾服何药,今愈复几时,逐层追诘,乃不觉其言之烦。馀一一告之。
246 鹏郎日:「今年吾家荷花甚盛,且有并蒂莲一枝,阿母以为佳兆,殆应在筠姑。惜遭暴雨,才开即折。先生前约荷花生日来吾家,后闻因病阻行,乃令我扫兴。今惟留得碎盖几张,残茎数本耳。」
247 馀日:「枯荷自佳,昔人诗曰:『留得枯荷听雨声。』盖亦添愁之资料也。」
248 鹏郎日:「先生欲听此雨声乎?明日可移缸置之于庭。」
249 馀日:「否。我惟厌听此碎苦之雨声,故前语汝嘱汝母将芭蕉剪去,忍听彼猛雨残荷,一声声打人心坎耶。」
250 鹏郎曰:「阿母亦以先生之言为然。后院之芭蕉,早付并州一剪矣。」继复与馀琐琐谈家事,语至无伦。馀不耐听,乃促之曰:「夜漏已深,汝宜归寝,我倦亦欲眼矣。」随书六绝付之。
251 寻乐追欢我未曾,强扶残病且携朋。
252 愁心受尽煎熬苦,何忍今宵再看灯。
253 繁华过眼早相忘,今日偏来热闹常
254 不为意中人怅望,客窗我惯耐凄凉。
255 万灯顷刻放光明,逐队行人喜气迎。
256 满耳笙歌听不尽,一时都作断肠声。
257 叮咛千万早登程,犹记当时别尔行。
258 盼到相逢难一语,最无聊是此时情。
259 依依泣别我归吴,两处怀人泪尽无。
260 莫怪重逢如隔世,可怜四目已全枯。
261 相如一病竟沉沉,闻说卿将买棹寻
262 (亦鹏郎语馀者。)
263 感煞深情真似海,此恩何止值千金。
264 灯节已逝,校中续假一日,以资休息。书斋无事,为鹏郎温理旧课,较前大进,知得自母教者深也。晚得梨影和来《观灯》六绝。
265 病容瘦损愈何曾,客里扶持少旧朋。
266 迟起早眠须自爱,夜寒莫再伴风灯。
267 一从久别两难忘,此夕无端聚一常
268 心自分明身自远,空教痴望各凄凉。
269 灯光人面映分明,暗里情丝一线迎。
270 听到笙歌心更怯,几疑又作别离声。
271 游人如蚁满前程,有客低头独缓行。
272 一样良宵来趁节,如何哀乐不同情。
273 蝶枕蘧蘧梦入吴,人间此境有还无。
274 芳心争不成灰死,视此池荷蕊早枯。
275 凉风飒飒月沉沉,此后诗盟好再寻。
276 心血呕完情草在,宝君一字抵千金。
277 馀此次成行之际,未及与静庵握别,今日得其来书,殷殷垂讯,累三四纸,盖犹是前日苦劝之意,恐余为再来之人,不能自持,仍蹈覆辙而为是警告也。
278 牍尾附诗二律,题曰《所闻》,录之日记,永志良友之多情尔。
279 落拓江湖髩欲丝,寻春更比古人迟。
280 虚怜蕊意教莺递,敢恨冰心抵玉持。
281 明月每来残梦里,好花偏误已开时。
282 绣襦同抱还珠怨,碧海青天未有期。
283 空台何处著行云,木笔花前酒强醺。
284 香草多情怜楚客,金徽无力怨文君。
285 芙蓉自绾同心佩,兰茞天教竟体芬。
286 他日画眉明镜底,暗中惆怅为谁分。
287 《石头记》为言情极作,馀幼时即喜诵之,其后渐解吟咏,戏将书中各人事迹,系以小诗,积久遂成卷帙,题曰《红楼影事诗》,即梨影携去者也。」
288 馀识梨影,实间接以此书为介绍,盖无此书则馀无此诗,无此诗则决不有此意外之情感。故后梨影借阅此书,馀口占赠之,有「今朝付与闺中看,误尽才人是此书」之句,盖纪实之言也。
289 今梨影之阅此书者,已数月矣。馀已为此书所误,彼乃尤而效之,亦有《红楼杂咏》之著,先以十二律示馀。
290 馀诗分咏各事,彼诗则专咏个人,体制不同,词华并妙,若能积成百首,蔚为大观,则二难已并,大足为此书生色。恨曹雪芹不见我两人也。
291 不荒唐处却荒唐,假语真情两渺茫。
292 皓月虚呈池里影,名花浪说镜中妆。
293 荣华过眼皆何在,恋爱痴心为底狂。
294 便使卷中人果有,也教何处觅馀香。
295 怜香惜玉枉劳神,漫说风流自有真。
296 槛外一朝成大觉,园中万卉为谁春。
297 当前缺尽人伦事,身后空谈夙世因。
298 犹幸回头彼岸早,秋闱以后不沾尘。
299 杜鹃无语月三更,寂寂潇湘泪暗倾。
300 眉黛蹙来谁识恨,病魔添去总因情,
301 题巾剪穗痴何似,绝粒焚诗空不平。
302 莫怪红颜多薄命,误侬毕竟是聪明。
303 性情厚重不矜文,姊妹行中独此君。
304 涵养何妨凭戏谑,姻缘还在意殷勤。
305 可怜金玉方谐约,其奈巫山已误云。
306 孤负良宵应自悔,礼成草草更羞云。
307 愁云镇日护难宽,只为情痴鼻暗酸。
308 恼意暂因撕扇解,病衾犹耐初裘寒。
309 貌空花月生前语,诔得笑蓉身后欢。
310 一楼幽魂何处去,长天迥迥夜漫漫。
311 柔情百转意千回,一旦相离自可哀。
312 虽未小星明定位,要须全节答涓埃。
313 桃花流水香分去,破席堆床梦幻来。
314 求死笑伊无个所,遥遥千载总疑猜。
315 西窗灯火冷清清,生死难明去就轻。
316 小草有情怜独活,子规无血咽三声。
317 独来花冢闻长叹,合向蒲团了此生。
318 只有撼风千个竹,替人似作不平鸣。
319 香焚宝鼎俗尘空,羡煞孤高概罕同。
320 弃盏人前知意洁,赠梅槛内暗心融。
321 邪魔竟致侵方外,素抱堪怜堕个中。
322 莫笑如来无法力,蒲团原不锁花骢。
323 一生气爽若哀梨,莫爱姣娃恰及笄。
324 秉节何妨将发截,报恩宁自不眉齐。
325 须知幻境随人设,纵在侯门未性迷。
326 行酒催花才独捷,香心尤羡等灵犀。
327 情缘牵处易生痴,况是生成绝代姿。
328 叹绝莲还随手折,忍援金作殉身资。
329 小星咏后恩何在,大限来时悔已迟。
330 一蹈危机成大觉,柳是空袅恼人丝。
331 莫将颜色判妍媸,激烈风高已独贤。
332 表洁不难拼一死,真情何意枉频年。
333 恼郎谑语休生怪,完我芳名也值缘。
334 无限荣华终有尽,岂如鹤驭早神仙。
335 本性雄豪可奈何,名场利薮擅权多。
336 猜嫌切处人忘妒,机变灵时水欲波。
337 弱息枉留花若锦,老奴休怪口悬河。
338 自从月夜幽魂感,不少荣华一瞬过。
339 馀体本弱,往往一岁而病者数焉,兹复心为情役,而精神血气于不知不觉中渐次消磨,病魔之窃伺馀旁者日益亟,而馀遂不能脱床第之危。
340 春夏两病,苦馀者至焉,幸而获愈,病根实未除也。夫以馀之心与境衡之,固乌得而不病?病又乌得而能愈?即愈而病根自在,终有再发之时。馀之病即余之心,不病固不足以为馀也。
341 投馆仅五日,而旧病复作。所谓旧疾者,疟也。今夏患之,服药而止,今复作,殆由前夜舟中露坐感寒之所致。疟虽微疾,而虐人殊甚。间日一来,若有成约,由轻而重,由再而三,如是不已,而馀体遂惫。然校课难荒,不能不扶病强支,以尽厥职。故虽头重目昏,筋疲骨懒,而朝夕奔走,口讲指画如故也。
342 馀病如是,而人事之苦馀者复如是。猢狲王青毡诚无昧哉!
343 幸罢课归来,安眠无扰。黄昏人静,鹏郎亦不来读,盖梨影怜余神瘁,因自课其儿,俾馀得休养地。然余心则又为之不安,既不能自祛其病,又何能止人勿忧?生命岌岌,尚未卜若何,余实未遑多顾。释氏「随缘」两字,将奉以为吾生自处之方针矣。
344 梨影历来待馀种种,馀固无在而不呼负负。课读一端,未能尽力,犹其小焉者也。且馀即强求自效,病拥皋比,灯下三馀,不改寻常旧例。梨影之心,实非所愿,既伤吾身,复伤彼心。孰如任之,则彼心且适,而吾身亦可以少休也。
345 然而病在吾身,痛在彼心,馀病不愈,彼心终无安适之时,馀固知之,而无赖疾魔躯之不去,则馀亦无奈。盖因此一病,而两情更深入一层,苦到十分矣。口占四绝,自知文以情生,渠试一吟,当必泪随声下也。
346 用情深处尺难量,病中新秋瘦沉郎。
347 悔把当时肠尽断,而今欲断更无肠。
348 带病登坛漫讨论,胸前还渍泪双痕。
349 人生此苦谁禁得,口欲言时眼又昏。
350 鳏鱼照影梦难成,莫恨吟虫诉不清。
351 便使虫声都寂寂,何曾合眼到天明。
352 病骨朝来渐不支,为伊憔悴至于斯。
353 西风落叶萧萧夜,恐是羁魂欲化时。
354 初疟之作也以日哺,继而至晚,渐移至夜,往往额汗如蒸,昏迷达旦。比醒而热退,则复强起治事。
355 梨影以为忧,谓若是则以生命作教育之牺牲矣,必不可。
356 馀从之,乃不复赴校,日惟僵卧如死人。
357 盖至此,而馀身已尽失其知觉,所未死者,胸头一点情热耳。一灯一榻,相依为命,是人是鬼,所去几何?昨夜病作时,势乃大剧,郁火内攻,喉乾唇燥,茶不能解,头痛如裂,心痛如割,气咻咻作牛喘。既而力尽,若不能续。自疑命在须臾矣,因强镇全神,历思往事,成绝命诗四律。
358 正转辗间,而晨鸡一声,馀已豁然如梦醒。披衣起视,朝暾上窗,满室生耀,固依然为吾寄居之旧馆,而非黑暗之冥途也。则又不觉哑然自笑,馀犹未死,绝命诗可废矣。
359 然余固求死者也,人事既不容我死,天公亦不放我死,一死之难,又有若是。然馀虽苟活,终有死时,此已成之绝命诗,何妨先为录出,以待将来。且以告人之读馀诗者,知馀非幸生,乃求死而不得者也。而今而后,竟将馀作已死之人现也亦可也。
360 滴残铜漏夜三更,鬼气阴阴凄复清。
361 血泪已乾双袖冷,誓心犹在一灯明。
362 寒风入户人无影,残月满天雁有声。
363 此夜游魂向何处,黄沙万里断人行。
364 残躯终要委风尘,今日方知我是真。
365 死后难抛应有梦,病中最苦是无亲。
366 长将黄土埋吾恨,谁为苍生惜此人。
367 花落江南春去也,浮萍流水悟前身。
368 炉灰已冷再难温,四顾无人灯半昏。
369 一刻忽分生死路,廿年长负父师恩。
370 黄粱客梦将辞枕,白发亲心尚倚门。
371 剩有天涯朋旧在,登高应为我招魂。
372 气急喉干力更微,眼前恐已绝生机。
373 雁行分散身常隔,鹃血啼枯梦不归。
374 缘待来生终信有,情痴到死未知非。
375 孤坟愿傍鸿山筑,今古冤魂化蝶飞。
376 此诗馀亦录示梨影,梨影阅之,乃大不堪,血泪盖盈笺也。
377 彼以馀诗中有「病中最苦是无亲」之句,遂劝余暂归,谓:「客中遇病,本为人生最苦之事。此间医药一切,虽可无缺,而调护不周,扶持谁任,一室沉寥,无可告语。病且日见其增,而不见其减,不如归去,就家人之抚慰,庶几心胸稍舒,药石亦可收效,何必恋恋此举目无亲之地,只有愁烦,绝无语笑,而日游魂于墟墓间也。」
378 梨影此言,馀未能允,盖馀病在此,虽历万苦,而伊人匪远,芳讯时通,尚有一种苦中之乐。一归而相思之路亦断,能不于病中加病而愁上添愁耶?且馀尤不欲惊老母。夏间一病,已大伤慈心,今复颓然而归,焦扰当复奚似?馀不敢以病讯示母,更何忍以病颜见母,而使头白高堂,为不孝之身,多担惊恐也。
379 馀以此意告梨影。梨影无如何,则亦听馀,而废寝忘餐,徨无计,芳魂一缕,时旋绕于馀药炉绳榻之间。继乃密嘱鹏郎传话,欲亲临视馀,以觇真状,约期在次夕月明人静时。明日何日?则百年难遇之中秋也。
380 嗟乎!梨影诚爱馀哉,竟甘以金玉之身,为薄福书生,贸然作自由之举动耶?以馀相思之苦,一旦得与素心人携手灯前,喁喁款语,则一宵情话,即为治相思之药饵,馀病庶几其已。
381 然事实有不可行者,渠是遗嫠,我非荡子,纵心怀坦白,迹不类乎桑中。而人约黄昏,嫌已多于李下,既知相见之时,亦至于清谈而止。悠悠良夜,空台不著行云,彼此无心,则亦何必自处于嫌疑之地位,因作书力却之。而一夕因缘,遂成虚话矣。
382 虽然,馀非不愿见梨影也,馀欲见梨影,初恐梨影不我许,今彼自为此言,是彼眷馀之情,已臻极处。兹虽事未实行,而馀之所以感之者,乃较彼实行此事,尤为沦浃难名也。
383 夫刻骨相思,自有至昧。必求觌面,则与横陈嚼蜡亦何以异?留此希望,以待后缘,为计至得。梨影深情人,此旨谅能共喻也。
384 馀因病不出者已数日,久卧思起,人有同情。得梨影一言,馀病又去其泰半,虽疟势未已,而精神已较振于前。
385 中秋之日,午后强起,思作野游,以舒积闷。时一院沉沉,待久亦元人至。馀乃加披外衣,反扃室门,悄然由后户出。
386 一路寒风剪剪,败叶萧萧,云气沉阴,秋阳失曜。牧童樵子,亦复无踪。只有草根呜螿,卿卿互答,似慰馀之孤寂。所谓「三日不来秋满地,虫声如雨落空山」,不啻为我咏也。
387 延伫久之,亦不思返。忽闻后有呼者,回视则秋儿坌息至,牵馀衣而言曰:「先生乃在此耶?野外风多,病体颓唐,何以当此。速归息,毋令夫人抱不安也。」
388 馀不获已,乃随之而返。时红雨廉纤,沾衣欲湿,天光已垂垂就瞑。今夕月色,殆无望矣。
389 无聊思饮,命秋儿呼红友来。秋儿始应之,继而踌躇曰:「此当问夫人,许先生饮否?婢子无胆,不敢导先生入醉乡也。」
390 且言且笑而去。有顷,捧一壶至,侑以小碟数品,谓馀日:「夫人言,必欲饮者,可尽此壶,欲请益不能也。」
391 馀举壶估其重量,殆可三杯,则笑曰:「梨影乃败吾兴,然病躯不胜酒,略进少许,即醇然如已足。」倾壶既尽,起视天际,云垂垂以不明,雨萧萧而未已,狡哉嫦娥,呼之不出。
392 百年几度是今宵,殊令人意为之索。篝灯枯坐,睡魔不来,成六绝以寄梨影。诗成,复以馀墨填小词两阕。
393 惟悴容颜镜亦嫌,穷愁万种一人兼。
394 桂香时节懵腾过,再到秋深病要添。
395 隔著蓬山路总遥,佳期长负恨难消。
396 今生无复团阚望,何必相逢在此宵。
397 素娥敛彩望徒赊,恨杀浮云故故遮。
398 惟有羁人偏称意,转因无月免思家。
399 细雨无声湿豆篱,金风骤起动疏枝。
400 萧斋不耐秋寥寂,来听孤坟鬼唱诗。
401 满盘菱藕及时尝,此夕孤飞灯下觞。
402 忽忆故乡好风味,桂花深处栗房香。
403 支床听雨独徘徊,醉看灯花含笑开。
404 鸿岭西村一壶酒,明年何处复持杯。
405 七娘子
406 今晚偶至后场,独行踽踽。回忆花底勾留,墙阴小立时,依稀如昨。曾几何时,而风林坠叶,露草鸣虫,又换一番景象。
407 旧日香踪,杳难寻觅。欲求一见玉人之面,而萧郎已如作路人矣。抚今追昔,良用惆怅。
408 西风又见萧萧起,忆春时、落红庭户今重倚。瘦柳欹桥,寒蓉依水,十分秋色斜阳里。晚来无限潇湘意。叹天涯咫尺人千里。旧约鸥知,新词雁寄,飘零未分今如此。
409 钗头凤
410 村沽无美酒,乡僻无好花。浊醪半壶,清愁一味,不知负却秋光几许也。
411 秋砧早,离魂杳,琵琶一曲青衫老。闲吟久,诗初就,无花有酒,黯然相对。醉,醉,醉。情方好,魔来搅,而今相见时尤少。鸿来后,愁时候,西风一夕,沈腰非旧。瘦,瘦,瘦。
412 馀始扶病上课,困顿不可言状。继纳梨影之劝,乃止。日来校课,又由杞生庖代矣。此君与馀意见凿枘,平日各事其事,几不闻问。此次代馀负责,馀意彼且有怨言,孰知不然,彼知馀病,乃转来亲馀。
413 近日馀病室中,除鹿苹时来省视外,乃复有此君之踪迹。
414 晚来课罢,造庐问讯,状至殷勤,往往盘桓至晚餐时始去。馀亦未知其意之为良为恶,但彼既以其道来,馀亦不能不感之。
415 然因是而馀心遂不安,深望病躯速健,仍得供职如常。否则馀之辞职书,且将发表,不欲时累他人,为馀仆仆也。
416 今日薄暮,又作野外之游。秋气渐深,草木俱露寒缩态。
417 野风过处,呼呼有声。病骨支离,知不敌也,惘然而返,又成两词:解连环秋光惊眼,将前尘后事,思量都遍。极目处、一片苦痕,记手折梨花,那时曾见。病叶西风,这次第、光阴轻变。算相思只有,三寸瑶笺,与人方便。蓬莱水清且浅,只魂飞梦渡,来去无间。最难是、立尽黄昏,知对月长吁,一般难免。薄命牵连,真怜惜、空深依恋。还只恐、未偿宿债,今生又欠。
418 送入我门来
419 旧恨犹长,新愁相接,眉头心上频攒。独客空斋,孤枕伴清寒。醉时解下青衫看,数点泪,曾无一处乾。道飘零非计,秋风菰米,强劝加餐。
420 老去秋娘还在,总是一般沦落,薄命同看。怜我怜卿,相见太无端。痴情此日浑难忏,恐一枕梨云梦易残。算眼前无恙,夕阳楼阁,明月阑杆。
421 馀疟渐止,惟病久力弱,不耐久坐,对镜窥容,已枯瘦不成人状。计馀因病旷课,又两星期矣。
422 此两星期之光阴,半从病里消磨,半向吟边落拓。药炉诗卷,是我生涯。盖吟愈苦而心愈伤,心愈伤而病愈深。两鬓萧萧,不胜蒲柳之惧矣。
423 而彼梨影,秋帏孤冷,一样无聊。比闻西风帘卷,亦已瘦到黄花。透骨清愁,销残眉黛。入秋小极,减尽腰围。此固意中事,所奇者,彼病而馀必先病,病各有因,时无或爽。一若病魔有约,同时分占两人膏盲上下者,岂不如是不足以称同病耶?
424 闻梨影之病,感冒而已,幸不大剧,其恐余知而心碎,而且讳以安余耶,是未可知。然馀病已渐苏,彼病亦当早起矣。
425 赋四律探之。
426 数行情草抵千金,憔悴潘郎懒废吟。
427 劫后莺花如梦转,愁中天地忽秋深。
428 寒蛄泣露留残泪,病蝶迎风抱死心。
429 如汝宵来应减睡,月轮孤照合欢衾。
430 独卧空斋困莫胜,生涯近日冷于冰。
431 忽闻病体轻如许,更令愁肠结百层。
432 凉幕新寒侵晓簟,暗窗零雨入秋灯。
433 万千情爱皆虚语,只有残宵梦可凭。
434 几时相忆不相闻,零落霞光照绮芬。
435 银汉筑墙高几丈,金钗划字透三分。
436 独寻旧径多秋草,莫上层楼极暮云。
437 容易西风吹别泪,捣衣时节怕思君。
438 败蝉嘶断夕阳天,去燕来鸿望隔年。
439 只觉馀怀终渺渺,却劳卿意尚绵绵。
440 树犹如此经秋瘦,月自无心对客圆。
441 更到重阳风雨恶,病怀早起菊花前。
442 梨影诗云:「宝君一字值千金。」噫!梨影乃宝馀之诗若是之甚耶!虽然梨影馀之知己也,梨影不宝馀诗,世岂复有宝馀诗者?以是梨影之诗,馀亦宝之,宝且甚于生命,遑云「一字千金」哉!
443 叠叠香笺,馀悉盛之以紫萝囊,藏诸胸际,永护深情。自谓殆较胜于碧纱笼也。惟近来雨雨风风,诗讯殊少,戛玉清词,乃久不琅琅而出馀齿缝间矣。
444 今晨一片云蓝,忽又被晓风吹至,带将残梦,起诵新诗,知我玉人已离病枕,为之喜而不寐。余疾霍然,其效力乃不减杜老之子章髑髅也。亟录其诗如下:临风忍再赋秋词,况此蟾钩二八时。
445 明镜有人同下泪,巧蛛无网独含丝。
446 抛来红豆箱曾记,瘦尽春山黛不知。
447 遮莫夕阳庭院静,一杯偏自酹将离。
448 丁东檐铎乱更更,斗转墙阴露点生。
449 银烛摇光欺独影,玉钗敲句怕双声。
450 花能作伴愁难说,梦最无缘漏易惊。
451 憎煞夜光悬帐底,照人耿耿卧愁城。
452 病中检点暗中伤,读遍新诗怨更长。
453 锦字满机难到匹,露花经雨未成霜。
454 欢残梦兆鞋双拆,病起腰围带漫量。
455 最是摘莲悭见藕,被池闲煞绣鸳鸯。
456 瑙字栏杆丁字帘,一天愁思触眉尖。
457 碧留舞袖经年唾,红透题笺小印钤。
458 已分落花心力尽,输他归燕絮泥沾。
459 香柑一瓣无端嗅,乱剪秋光入镜奁。
460 第十章九月
461 翻阅秋来日记,都半是伤心之句。是非日记,直诗册耳。
462 然此番因果,本于诗里证之,诗可纪事,此外正不必多著闲墨矣。
463 夫诗人多穷,秋怀最苦,独对西风,狂搔短发。世无有既称诗人而少伤秋怀抱者,以馀耽此,宁能强悲为欢?然而红叶新词,黄花瘦句,乃得于夜凉如水之时,与素心人两地推敲,秋心互诉,如此吟情,亦不寂寞。盖已属诗人例外之殊遇,尚何所不足于中耶?今晨又得梨影递来四绝,乃读馀诗而作者。
464 句日:
465 一枕西风客梦孤,招魂欲赋更蜘蹰。
466 多应乞得鲛人泪,一字分明一颗珠。
467 文字无灵空不平,宜从忧患写馀生。
468 唐衢血泪文通恨,并作西风变徵声。
469 风雨萧萧感不休,新诗一一茧丝抽。
470 君心莫是寒蛩化,絮尽秋来万种愁。
471 锦字吟残眼倍青,天涯同是感飘零。
472 阿侬最怕伤心句,诗到如君不忍听。
473 诗外更有一简,乃恐余为长吉之续,以辍吟劝馀也。其文曰:幅幅新词,联翩飞至。愁中展诵,摧我肺肝。岂君之心血,必为我呕完而后己,而我之眼泪,亦必以为君所流尽而后快耶!
474 秋深矣,愁病之躯,亦宜自爱。苦吟伤心,奈何啾啾不辍,以自囚而自贼耶?我惜君之才,怜君之遇,又有此无聊之劝,君从我言,其从此戒诗,是亦养生之一法。留些心力,眷念苍生,莫仅为一个薄命红颜,尽情抛却也。
475 日来风雨满城,又近题糕令节,君亦有刘郎之胆乎?东篱晚节,不著闲愁,窃恐黄花不要君诗也。我非情寡,空教掩卷怀人;君自才多,莫笑催租败兴。
476 三闾被放,泽畔行吟,一卷《离骚》,千古伤心之祖。古之人忧时不遇,孤愤难鸣,往往恣情痛哭,放志诗歌,藉彼香草美人,为身世无聊之寄。
477 此身在世,百不能遂,只此一笔一墨,尚足听余驱遣,自诉不平。若并此而禁之,则满腹牢愁,更何从得发泄之地?又况秋馆空空,一个凄凉之我,舍此长吟短吟,有何他种生涯可资排遣?非人磨墨墨磨人,实亦非墨能磨人,有令人不得不就磨于墨者在也。
478 馀姓耽吟,自是天生愁种,哀思不断,墨痕遂多。若要弃捐,除非死后。一灯一箧,行将终其身于忧愁困苦中。曩已为梨影道之,而今为是言,洵彼所谓无聊之劝已。
479 风雨黄昏,穷愁乱撼,慨怀身世,馀泪潸潸。因更赋短歌数章以示之。
480 秋高风力劲,瑟瑟鸣林柯。萧晨感病躯,到眼皆愁魔。忆我成童时,朋从时见过。坐间各言志,促膝无相诃。或言佩金印,立功在山河。或言趋承明,簪笔听鸣珂。或言襄阳贾,被服绮与罗。名僵及利锁,百口无一讹。贱子独无有,欲言涕滂沱。登天苦翮倦,著书患愁多。聊复叙畴曩,为君涤烦苛。相怜莫相劝,听我毕此歌。
481 往岁先君子,作文如画竹。毫端挟神思,风雨时满幅。儿时常在傍,绕案惯匍匐。爱我真明珠,顽劣少鞭扑。父执二三辈,谈笑共信宿。顾我辄相告,初生健黄犊。他日毛羽丰,万里定驰逐。其时五六龄,历历在心目。俯仰愧相期,霜风体生栗。
482 垂髫就父读,始受四子书。琅琅金石声,风雨出蓬庐。有时逃塾归,高堂尚倚闾。顾我颜色嗔,不敢牵衣裾。空房暗霜冷,刀尺声徐徐。一灯课深夜,咿唔读三馀。更阑不成寐,欲言又踟蹰。饵我出佳果,课我勤经畲。儿今渐长大,儿莫负居诸。此言犹在耳,此时非当初。高堂今白发,游子将何如?
483 十二爱诗歌,动辄薄笺帖。三唐及汉魏,往往喜涉猎。读之既烂熟,肌髓亦沦浃。无事每相仿,吟成等奏捷。高歌风雨夜,听者愁欲绝。譬彼贫家女,珠翠少装贴。亦如秋宵蛩,作声必凄切。旁人苦劝我,韵语贵宏阔。莫学穷孟郊,清愁瘦销骨。我闻窃自思,口诺意不惬。心膏常自煎,牙慧偏羞拾。自古称诗人,多穷而少达。
484 我非汉马卿,一生亦善玻病中觅排遣,书卷佐清兴。年来瘦如鹤,腰腹苦不称。饭颗嘲滴仙,清羸等家令。每当风雨夕,拥被辄高咏。秋暮检诗歌,强半病中定。多感知音人,劝我厉诗禁。肝肾恣雕镌,亦足伐情性。不知作者痴,哀极泪乃迸。愁坑深掩埋,心田自蹂躏。内忧苟不生,新声复谁竞。因病转吟诗,瘦直我性命。
485 我今作此歌,歌与知音听。知音休笑我,长叹负平生。诗境若时序,当秋无阳春。求名既莫遂,好事又无成。冉冉岁月徂,涕泪徒纵横。今夕复何夕,悲歌对短檠。不惜歌声苦,欲舒歌者情。我歌有时已,我恨无时平。君看白杨树,风雨长凄清。
486 螯肥菊瘦,已到重阳。客里无花,倍增惆怅。闻梨影爱花,后院中亦艺菊数十本,紫艳黄英,此时开遍也未。寂寞秋容,乃教人想煞也。前呈小词,有「无花有酒」之句。梨影已知馀有欲炙之意,特分几本,来伴萧斋,并附以咏菊二律。
487 噫!梨影禁馀作诗,而已亦不能自禁,出尔反尔,言之哑然。是可知积习难蠲,而深愁待泄,蜀山鹃叫,巫峡猿啼,不至血尽枯,肠尽断,终不肯收此残声,效彼反舌也。录其诗曰:连宵风雨恼愁心,晓起疏篱满地金。
488 顾影影怜秋里瘦,多情情觉淡中深。
489 且持杯酒为花寿,自捧冰壶到圃寻。
490 未受阳和恩一点,不梳不洗谢尘侵。
491 草劲林凋霜乱飞,小园如斗菊成围。
492 人从劫后方知梦,花到秋深不耐肥。
493 合伴骚人吟瘦句,更添冷月写清辉。
494 兴浓君亦如陶令,篱外今朝有白衣。
495 梨影赠馀之菊,栽以瓦盆,花多佳种,为梨影所手植者。
496 春兰秋菊,已三次拜隆情矣。「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后更无花。」诵元微之诗,为之感慨无已。
497 晚芳虽好,可怜秋日无多;傲骨空存,毕竟知音渐少。此日重阳,偏逢客里,既分屈子之餐,复领易安之韵,何可无酒?
498 何可无诗?晚来一醉,狂奴故态,不禁复作。纵黄花不要馀诗,馀诗殊不能自己也。
499 一番好梦又南柯,萧瑟西风唤奈何。
500 襟角空沾司马泪,笔锋权作鲁阳戈。
501 身如病叶惊秋早,诗似残棋剩劫多。
502 今日对花拼一醉,瓦盆泥首漫高歌。
503 又到重阳客兴赊,梁溪烟月渺无涯。
504 江潮有泪酬知己,风雨无情负菊花。
505 病到他多诗是业,愁生遥夜梦为家。
506 题糕胆比刘郎大,寂寞空斋手乱叉。
507 劳人无暖席,情海有惊湍。白云苍狗,世事何常。匣剑帏灯,人心太险。忆数日前,馀与梨影诗讯互通,为乐正复无极。
508 今则一片诗情,又被横风吹断。
509 馀复就灯下续此日记,而停笔四顾,黄芦之帘、蛎壳之窗、乌皮之几、瘿木之床,乃尽为馀家故物,非复崔氏寄庐矣。才离病榻,忽作归人。事之变幻,孰有过是?而既归之后,复处于闷葫芦中,不知馀归之所自,徒陷彼可怜人于万倍苦恼之境,盖至此而馀之行动,亦不能自主。魔鬼之来,复有何力加以禁制?彻底追思,惟有尽情一哭耳。
510 嗟夫!余与梨影一段深情,今生明知绝望,只留此无多墨泪之缘,为深怜痛爱之表示。乃彼苍者天,并不欲其于苦吟愁病之中,稳送无聊岁月,而复酿此意外之变故,以间隔之,俾之杌捏不宁,受尽精神痛苦。
511 言念及斯,觉馀胸头仅剩之一丝微热,亦就冰冷,所谓心尽气绝者,此其时矣!怨天耶?尤人耶?馀复谁怨而谁尤耶?
512 馀续此日记,盖在归后之三日。此三日中,馀心常恳恳如钟锤,自昼至夜,摇摆不停,兹犹是也。
513 记前三日之晨,馀犹蒙被未起,突有一人入馀室,近榻前呼馀。馀视之,则为馀家所常雇之舟子阿顺。馀两次赴校,所乘者皆阿顺舟也。
514 惊问何来。阿顺曰:「老夫人命馀拨掉来载公子归去,谓家有要事,需公子速归,不可稽迟贻误。」问何事,则阿顺亦不知。
515 馀殊茫茫,而一时间之思潮起落,交杂惊疑。意家中或有他变,而阿顺不肯言耳。急披衣起,草草收拾,随阿顺登舟,杨帆遂行。行时甚早,崔氏家人,强半未起,故馀亦未留一言,以别梨影。彼知馀忽遽成行,必有一番惊测,或更涉他疑,又将添多少无名之痛苦。顾馀此时念家急,亦不遑顾及矣。
516 幸中途无阻,傍晚即抵家门。登堂见母,言笑如常,家人亦平安无恙。馀心始慰,而益莫明所以催归之由。
517 既而老母出一纸示馀曰:「此汝同事友李君来书,谓汝讳疾不肯归,彼代为函报家中,嘱即棹舟来迎,以资休养。汝果病乎?何无一言示馀也?」
518 馀接纸视之,果为杞生笔迹。再读书语,良如老母所云,诧极无语。
519 母复苦诘不已,乃答曰:「儿病诚有之,乃前月事,所以不告者,以病非甚重,言之徒乱母意。今愈已久,上课亦如常。
520 不知彼李君何为而出此?」
521 母沉思有顷,日:「李君殆一热诚君子,必怜汝体惫,未能任重,故不告汝而为此书,俾汝得归就调养,而已则为汝任课。汝何善病乃尔,不第令家人悬心,且令为友者亦为汝而担虑。今既归来,自宜静心调摄,俾精神有回复之机。脱身果不健者,一席青毡,弃之亦未为不得。」余闻母言,唯唯而已。
522 杞生之为此书,良不可解。馀乃默测其用意之为良为恶,既而觉其必非良意,盖彼意若果如吾母云云者,则何不于馀病时为之?
523 今余已大愈,供职亦半月,乃秘不馀知,出此意外之举,事诚可疑。且证以彼平昔之居心,亦复不类。彼之言行,为馀所鄙。彼且阴为馀敌,安肯以朋友间难得之情谊加诸异己者之身?然则必为恶意矣。
524 而所谓恶者,其用意又何在?大凡小人有侮人之心者,必先有利己之心。彼为此狡狯,果欲逞志于馀那?则此固未足以窘馀。馀归而教席又虚,彼且为馀仆仆终日,不遑宁处,于彼亦未尝有利也。馀之揣测如是,而
URN: ctp:ws206046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0.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ens.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