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十二回雍親王化嫌了爭端 借祝壽夜探清雲寨

《第十二回雍親王化嫌了爭端 借祝壽夜探清雲寨》[View] [Edit] [History]

1 上回書正說到:南北崑崙會,雙鉞分雙劍,在擂台之上與秋老俠見面,師兄弟巧相逢。可秋老俠一定要和侯振遠一死相拼,海川、南俠、老哥倆一聽可急壞了。海川忙問:「老哥哥您這是為什麼?」秋老俠哼了一聲:「老夫絕不袒護潘龍,他也不能袒護黃燦,為什麼他來此鎮擂?又為什麼聘請司馬大弟?」海川一聽笑了:「哈哈,老哥哥,您錯怪他啦。」海川就把保王爺下山東請雙俠出山相助,蒙侯老兄長慨然應允,明下杭州鎮擂,暗地查訪二小的事全說了,海川最後說道:「我實不是為了鎮擂,小弟與八卦山已有兩掌之仇,打法禪是小弟之事,與擂台無關。請道兄原為與您講和,不是來對壘交鋒的,可惜老道哥跑到擂台下說和來了。」南俠一聽,敢情我說合不是地方!剛想解釋,鎮東俠已然飛身上擂台,「撲嗵」跪在秋老俠面前:「秋兄,千錯萬錯是小弟一人之過,只請兄長原諒。」常言道,人受一句話,佛受一炷香,堂堂的聖手崑崙鎮東俠,也是八十多歲鬍子都白了的老俠客,千人瞧萬人看,趴在地給您磕頭,殺人不過頭點地!北俠是位忠厚長者,趕忙曲膝一跪,雙手一抱:「賢弟,請原諒愚兄年邁張狂吧!」司馬南俠、海川分頭把哥倆攙扶起來。侯振遠抱拳當胸道:「秋老哥哥,事情原委,以後細稟。您先帶朋友回鏢局。小弟帶黃燦一定給您請罪。」北俠一擺手:「賢弟說得不對,此事皆由潘龍所起,罪在潘龍身上。賢弟海川快陪司馬道爺回鏢局,愚兄帶潘龍前去賠禮。」北俠命令潘龍宣佈擂台完畢,叫拆棚付款,然後回鏢局。秋老俠叫潘龍把上身衣服脫掉,然後命其跪在自己面前,老俠用手點指:「潘龍,你和黃燦之交,竟然見利忘義挑起爭端,以至殺人流血,為師要親自責罰。」秋老俠用荊條打了他四十脊杖,打得鮮血直流,又叫伙計捧著衣服,用絨繩把荊條背在潘龍身上,秋老俠恭請天下英雄一百多位陪同,直奔金龍鏢局而來。
2 侯老俠他們回到看台,稟明王爺,大家都很高興,陪著王爺上馬回鏢局。
3 一路上海川細細的先稟王爺知道,王爺心裡太高興啦。來到客廳,侯老俠跟王爺商量:「爺駕,草民要打黃燦去請罪。」王爺直搖頭:「侯老俠,本爵要為黃燦說句公道話,此事黃燦無罪,將來見秋老俠,本爵要說清此事,為好息事寧人,也不能濫責無辜,老俠客不要性急。」大家也認為是對的,這時候下人跟進來:「稟侯俠客爺,飛龍鏢局秋老俠帶所有賓朋押潘鏢主負荊請罪。」除了王爺以外,眾人唿唿啦啦全起來了,隨侯老俠來到門外恭候,秋老俠道:「振遠賢弟,潘龍有違師訓,釀此大禍,愚兄重責,押來見賢弟。
4 請賢弟消氣,你隨便責罰。」潘龍跪在侯老俠面前:「請叔父責罰。」侯老俠伸手相攙:「姪兒受屈了,快起來。」撤去荊杖,拿來好藥治傷,然後又讓把衣服穿好,叫道:「黃燦過來,給你伯父磕頭謝罪。」黃燦精明,沒等話說完,遠遠地跪下往前爬,爬到秋老俠面前:「伯父只要不生氣,請伯父嚴厲責罰姪兒。」秋老俠把臉一沉:「你起來,你跟你哥哥潘龍孩童廝守,現在卻見利而忘義,使無辜之人流血死去,皆你二人之過。他無事生非,你也不是省油燈啊!本應重責,念你還是錯誤不大,還不過去給你哥哥見禮。」
5 黃燦過來向潘龍磕頭道:「原諒小弟吧,是小弟的不對,您大人不記小人過。」
6 哥倆抱在一起都掉下眼淚。黃燦給潘龍擦淚:「大哥,當著咱們的老家兒,說句良心話,是怨您是怨小弟?只要您說這事怨小弟,就叫師大爺狠狠揍我一頓。」潘龍臉兒一紅,瞪了黃燦一眼:「告訴你賢弟,這事全賴愚兄」,互相賠禮道歉,表過不提。
7 王爺面帶笑容:「侯老俠客給本爵介紹一下吧。」侯老俠對秋老俠道:「秋老哥哥,這就是兄弟童林的東家,當今萬歲康熙老佛爺第四皇子、雍親王爺府的固山多羅貝勒爺。」秋老俠跪倒行禮:「爺駕在上,草民秋田拜見。」
8 王爺一伸手給抱住:「秋老俠,你是聖朝人瑞,盛世耆英,久仰久仰。」後邊的全過來給王爺磕頭。潘龍也請罪。王爺請大家全坐好道:「秋老俠德高望重,給他們兩造了結一下吧。」「爺對這件事都親眼目睹,請爺給了結吧。您的口諭,都要謹遵。」大家異口同聲:「請千歲給了結吧。」王爺點頭:「好吧,本爵給你們說和一下。」略停片刻,又道:「潘龍、黃燦,你們兩人仔細聽,有說不對的地方,你們只管提出,先說你們倆誰是誰非。在這件事上,黃燦跟潘龍是從小弟兄,黃燦開了鏢局,潘龍要想乾,就應親自找黃燦,哥倆商量一同乾,不更好嗎?你一定單開一號,想開鏢局到別處去,為什麼還在一條街上開呀?看來你是鬥氣,黃燦在這件事上不錯,不但沒有不樂意,還給你掛紅隨禮,這是第一次讓你。黃燦包下魚帖,你也去包魚帖,黃燦再讓你,這是第二次。飛龍鏢局越境捕魚,黃燦第三次相讓。看來弟忍兄不寬,才釀成大事!潘龍你說是這麼回事嗎?」「王爺說的千真萬確,草民對不起兄弟,不為賺錢,只為鬥氣。請爺罰吧。」「哈哈哈,罰你是一定要罰的,你認了錯,這事就好辦啦。第一、從明天起,兩造鏢局暫不營業,清理賬目。黃燦、潘龍各找兩個既公正而又能辦事的人,把雙方有關鏢局的動產、不動產折合銀兩。如果金龍是十萬兩,飛龍是八萬兩,潘龍再拿出兩萬。資本平均之後,把飛龍金龍兩鏢局全經官府註銷,重新報為雙龍鏢局,賠賺兩人各半,利益均霑。潘龍為總鏢主,黃燦為副鏢主,有關鏢局之事,須二人商妥,你們兩人樂意嗎?」黃燦趕緊答應:「樂意。」潘龍也答言道:「爺有所不知,論言談我不如他,論做買賣我也不如他,請爺做主叫我兄弟當總鏢主吧?」「潘龍你想得很好,但我不那麼想,你是笨些,但你憨厚,黃燦能乾。」北俠一抱拳道:「王爺的話,都要照辦,只有一個人不能要。」
9 王爺一怔:「老俠說得誰呀。」「就是白亮這個奴才!王爺有所不知,草民也不袒護潘龍,對黃燦賢姪這件事,每件壞事都是他出的主意,真正罪魁禍首是他!潘龍、黃燦兩個人剛剛和好,留這麼個害群之馬,會把這兩個人給攪了。王爺不能心慈啊!」「本爵沒想到這個東西這麼可惡,您想的周到,把他轟了吧。」北俠叫人把白亮找來,道:「白亮啊,潘黃兩家之事都是你一人挑撥離間,從中蠱惑的。老夫有心致你於死地,王爺心慈不忍,從此鏢局以內除名。來人哪,把白亮趕出去,不再起用!」白亮眼淚都流下來了,道:「小子遵命。」說完,抱頭鼠竄而去。北俠抱拳:「請爺吩咐吧。」「第一給負傷人員醫治,一切花費,均有兩號擔負。因傷致殘者,由兩號負責生養死葬,撫恤家屬,其子已成人者,可以到鏢局幹活,如年少者必須養到能自立為止。無子無女者,概由雙龍鏢局負責到底。第二件,黃燦、潘龍打架鬥毆,其原因就是你們倆都有錢,俗話說叫『鬧油兒』。我要訛你們倆出點錢,在靈隱寺預備幾十桌席,邀請在座英雄一同前往。」王爺又對秋田道:「秋老俠您是位德高望重的老英雄,海川又是您的師弟,眾位老少英傑都有江湖美稱,借著您的臉面,讓海川在北高峰上獻藝,您給賀個號,不知秋老俠和眾位意下如何?」秋老俠趕忙站起來道:「爺駕想得太周到啦,我先代表振遠賢弟,還有潘龍、黃燦給爺道謝。有您在就是一福壓百禍。至於給我師弟賀號,很是應當。就煩爺駕的大筆先給寫兩塊匾,將來他們倆的買賣一定興隆,不知爺駕肯為其賜福嗎?」王爺大笑道:「老俠命筆,本爵當仁不讓啊!」「謝謝王爺賞臉。」秋老俠一招手,潘龍、黃燦洗淨了手,拿過來上好的南宣紙,研好濃墨,也搭著王爺高興,大筆一揮,精神飽滿,筆力遒勁,勝過褚遂良、不亞虞士南的四個字:「雙龍鏢局」寫好了。派人選木料,請金石鎸刻。各鏢局鏢主,都過來給黃燦、潘龍道喜。正在這時候牛兒小子過來衝著潘龍、黃燦一瞪雌雄眼:「你們兩個小子混蛋啦,誠心餓我是不是?」
10 黃燦道:「傻爺們,這就開飯!」於是山珍海味,水陸雜陳,不外乎猴頭燕窩,海參熊掌擺有十幾桌。秋、侯二老親自滿酒,先從王爺往下來,眾雄謙虛客套一番。
11 秋田正要跟王爺商量簪花賀號之事,簾子「叭噠」一聲響,從外邊進來一個人,海川一瞧,心中暗自發怔。這個人滿臉風塵,進來給海川行禮,然後往旁邊一站。侯振遠一看是王三虎。老俠向秋老俠長歎一口氣道:「秋老哥哥,這就是跟了我一輩子的伙計,叫王三虎,他和白亮可不一樣,心地善良。他三次在黃燦面前勸黃燦不讓鬧事,黃燦都聽了。」侯老俠把當時的事情一說,秋佩雨很感動:「這是好伙計」,叫潘龍拿紋銀二百兩,賞給三虎。
12 三虎搶步上前:「謝老人家的賞。」跟著又給潘龍行禮:「謝潘鏢主的賞。」
13 潘龍下腰扶起來道:「三哥請起,咱們以後一鍋掄馬勺啦,有不對的地方,你對我跟對黃燦兄弟一樣,該說就說,千萬別見外。」王三虎單腿打跪:「謝謝鏢主看得起我,我一定盡心竭力。」張鼎張老俠把王三虎叫過來道:「老三,你從哪兒來呀?」王三虎沒敢說話,張老俠一擺手:「說吧,沒有外人。」
14 小子已經探出盜寶欽犯落在什麼地方啦。」於是他詳細說出跟蹤的經過。
15 前面說過,張老俠爺兒四個請南俠誤入飛龍觀,打跑了喬玄齡,韓寶、吳志廣逃跑啦。追到三岔河口,二小跳水潛逃。張子美打發王三虎跟蹤密訪。
16 王三虎是個老江湖,綠林道之事,他頗有經驗。三虎出飛龍觀,恰好陰雲散去,露出皎潔星斗。他來到三岔河口,順水路往西北方向走,仔細觀察。這時候天光大亮,他發現一灘水印,三虎瞧了瞧有不少泥腳印。噢,賊人是從這裡出來的。跟著再往北,又發現了一片泥腳印兒,看來又是一個賊人從這兒出來的。再往前走沒多遠,有片樹林。三虎進樹林蹲在樹根兒底下,稍微休息一下,四處張望,想看出點痕跡來,判斷這三個賊人,逃往哪一方。突然間他發現幾棵小樹上架著三根青竹竿。啊,王三虎明白啦,原來這三個賊人,前後上岸,在這兒碰面了。這三根竹竿,一定是晾衣服的。想到這兒,三虎站起來走出樹林,查看腳印兒往北了。他跟著下來,可是一入大路腳印兒就看不到了。走出有三十多里路,到了辰時左右,來到一望無際的太湖附近,眼前有個村子,足有五千戶,是個大鎮甸。東西一條大街,南北鋪面房,村口外,路南一大片密樹鬆林。樹林北面緊靠道邊上,有個茶攤兒,四根竹子腿,支著一個薄板兒的案子,上面蒙著白布長單兒,兩邊兩條長板凳,樹根底下蹲著兩個木桶的清水,桌子東頭,有個很大的壺碗架兒,一摞摞的茶碗扣著,還放著一大筒茶葉,一個鐵架子生著火,上邊有一把大銅茶壺。一個五十多歲的老頭兒,係著藍布圍裙,盤著小辮兒,手拿芭蕉葉兒,貓著腰兒忽達忽達的搧火。三虎覺著口乾舌燥,也有些渴,臉衝南坐在凳上,喊:「老掌櫃,給我來壺茶。」「哎,客人照顧,您別急,水還沒開哪,候一候吧。」老頭兒拿扇子緊著扇。一會兒水開了,老頭把芭蕉扇兒插在脖子後面,拿個大瓷碗,放上葉子,然後泡好,端到三虎眼前。三虎給了茶錢,嘴挨著碗邊兒慢慢地吹著,好叫它涼得快。
17 這時候,從村裡走出一個人來,手裡提著一個大竹籃子,裡邊買了不少的菜,往茶攤走來,從三虎身後到了茶攤的東頭,道:「掌櫃的,給我泡一碗兒。」「好吧,老兄弟菜又買好啦?一天一趟。」掌櫃的話,惹起這位的心煩,用竹籃子往薄板上猛地一蹾,「叭嚓」,王三虎這個樂兒可就大了,因為他在碗邊兒上正吹哪,這籃子又有分量,用力一蹾,案板一顫,茶水濺了王三虎一臉,他一捂嘴,「噌」的一下蹦起老高來,掌櫃的跟這位提籃子的都嚇壞啦!全都跑過來:「對不起,燙壞了吧?」掌櫃的又端上兩碗來放好。
18 提籃子的叫張二,是王三虎的把兄弟。認出王三虎道:「兄弟,不咋吧?你這些年都在哪兒混啦?」「別提啦,咱哥倆分手之後,我也是各處奔波勞碌,您的買賣怎麼樣?」「可以。」「你們的瓢把子還仗義嗎?」「還行。」
19 「你們這兒混得住嗎?」「不瞞三哥說,水旱營生,山裡也十分富餘,」「總瓢把兒有名嗎?」「大有名焉!都是雲南狐兒山鐵善寺的門人弟子,大寨主姓羅名烈字燄光,人稱紫面龍君;二寨主姓何名豹表字躍山,人稱病懈豸;三寨主姓彭名衝字伯言,人稱分水忽律,都有萬夫不擋之勇。」「兄弟,你出山幹啥來啦?」「唉,是這麼回事兒。大寨主夫人馬氏,是湖南沅江金銀亂石島大寨主三孔獨角蛟馬彪馬雲龍的妹妹,夫妻只有一個兒子,人稱玉面小龍神羅威羅聲遠,兩口子愛如掌上明珠。最近,少寨主羅威來了幾個朋友,山裡邊有的是雞魚,非讓我出來買幾只活鴨,要吃八寶填鴨。這不剛定好了,順便又買些菜。」「什麼貴重朋友,這樣招待?」「嘿,要是高一頭的英雄,指使我還可以,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是個老道叫喬玄齡。」「就是他一個?」
20 「不,還有倆。」說到這裡,張二的聲音很低:「聽說是盜國寶的欽犯!一個姓韓,一個姓吳。依著三寨主彭衝,不讓大寨主留下,可這是少爺的朋友,再說下月初十是我們大寨主的生日,那意思過了生日再叫他們離開清雲寨。」
21 兩人連著幾碗茶都下肚兒啦。張二又道:「三哥,您要願意來就跟我一塊走吧。」「謝謝兄弟的提拔,我還得拿行李去。」「好,您看這大鎮甸叫望潭莊,出北鎮口很近就是清水潭,二百多里的水面,水深浪急,四水團圍的孤島就是清雲寨,到時候你找我就可以啦,天不早啦,我先走」,「賢弟請吧。」
22 王三虎等張二走後又給了掌拒的幾個錢,然後溜溜達達地進了望潭莊,一進東口不遠,路南裡有座大店,金匾大字上寫「陶家老店」。再往西是買賣行,人煙稠密。他轉了一個圈,出村口上大道,直奔杭州而來,回到鏢局,鏢局伙計們對王三虎沒有不尊敬的。一來是他忠厚善良,敢於說公正話;二來他是侯老俠的人,愛屋及烏,看佛敬僧,何況這是在黃燦面前說一不二的人!
23 大家把擂台的事情一說,三虎聽了,從心裡高興,來到客廳與群雄見面。現在張老俠一問,王三虎備敘前情。侯振遠吩咐:「老三,你很辛苦啦,快到下邊休息去吧。」王三虎去了。
24 吃完飯,秋佩雨跟大家一起商量:「振遠,王爺剛才所說的,由愚兄督促他們去辦,海川賀號之事,等待拿住欽犯,請回國寶再定。這拿人的事情,由你來安排。我叫潘龍、黃燦清理帳目,找人刻匾,兩號之事由愚兄辦理。
25 我看有不少的人還沒有簪花,回頭叫他們去銀樓定做,也別誤了事。」「哥哥說得對,分頭行事吧。」這時神手東方朔陶潤陶大爺湊過來:「兩位俠客爺,在下有點事情跟您二位提一提,您們知道我祖居高郵湖畔,家裡還有個二弟姓陶名榮字少華,外號狸貓草上飛。他在家裡開了個店,就是王三爺提的那個陶家店,前十年他給我來信,叫我回家,我不願意,始終也沒回去。清水潭在我們村鎮的北口,您二位商量著派人,就讓我帶著他們去望潭莊,然後再設法捉拿欽犯,您看好麼?」侯老俠道:「太好啦,陶老英雄多受累。海川哪!」童林正要走,趕忙過來:「哥哥,快一點去揚州吧。」「你先別忙,我想叫你二哥帶著徐源、邵甫、張旺、孔秀、夏九齡、司馬良,隨著陶大爺打前站,然後咱倆再去。」「行啊。」把二爺侯杰請過來,叫小弟兄收拾水衣,帶路費軍刃,馬上起程。這時候,有人嗡聲嗡氣的喊:「禿哥哥,你上哪?帶我去。」侯二爺一看是傻小子於恒,心裡這氣:「胡喊什麼呀!喊哥哥就得啦!乾什兒還掛個禿字?多嘴,上哪兒也不帶著你!」「你要不帶我,我就把你扛起來。」王爺聽見了,走了過來:「二俠客,帶著他,這是有用的人。」王爺給講情,二爺不好駁回。又派了四個鏢局的伙計,一共十幾個人,從杭州起身了。
26 要說這位狸貓草上飛陶榮陶少華,可有一身的好輕功,他出身黑虎門,雖說是下五門,可是下五門中最好的門戶,不殺生不害命,專門偷富濟貧,行俠仗義。他在外邊跑了一輩子,手底下積攢了五萬多兩銀子,越鳥南飛,狐死首邱,賢臣懷故土,良鳥戀舊林。陶二爺一想:還是回家買幾畝地,將來老死在家中就完結啦!這樣才回到望潭莊。本家近鄰,親朋故友,聽說陶二爺回來啦,都很歡喜,這家兒請那家兒叫,熱鬧了十幾天。有幾個老弟老兄跟陶二爺商量:「你在外邊混了大半生,也不容易,我看你這回就別走啦,一人一口也好混,在鎮上開個小店也總能混飽,大家給你湊幾個錢。」陶二爺搖搖頭:「我要買幾畝地哪!」「不行,你從小沒乾過莊稼活兒,都這麼大歲數啦,風吹日曬帶雨淋你受不了。」「對,我在街上開個店。」剛巧,沒幾天就發現東口路南臨街的鋪面倒閉了,前後五層大院子,東西都帶跨院,後面大車門,陶二爺就請中人說合,把房子買下來,又花銀子重新修整,托人給寫了金匾,半年的光景準備就緒,調貨再上人手就可以開張啦。這天陶二爺一個人正在櫃房悶坐著,他想啊,要開張必須找些可靠的人手。正在這時候,外面有人叫門:「陶二爺在嗎?」二爺一聽,立刻出去開大門:「哪位呀?」這一開門,唿嚕唿嚕,進來有四十多位:「陶二爺,陶二爺,給您請安。」都走進了櫃房。二爺仔細一看:「喝,太好啦。」這幾位都是大道邊、小道沿、蹲包頭、放響箭、紅鬍子、花布手巾纏頭、墳前裝神、墳後裝鬼、打悶棍套白狼、偷雞摸狗拔煙袋、隔著窗戶拉被窩、大喊一聲留下來,犯科的人物!不管姓什麼,小名兒都是一個「賊」!前邊這位是悶棍手劉三,他打跪兒問候:「二爺您好,聽說您金盆洗手棄了綠林,回家享福啦。您是我們的前輩,給我們做出榜樣,可我們都拉家帶口,不做點兒無本營生就得挨餓,您開店需要用人,我們這些人都歃血盟誓,放下屠刀,到店裡來幫您開店,今後誰手底下不乾淨,只要發現就把誰宰了。」陶二爺一聽,很受感動:「老三,你起來,如果眾位真有這心,大家捧柴火燄高,可到時候青酒紅人面,財帛動人心,你們當中有人故態復萌,咱也不怕,就把他開除出去,不叫他一馬勺壞一鍋。可有一樣,大家都能幹什麼呀?」劉三一笑:「都有安排,您看,他是劫道的週四,字寫得很好,心也細,外號叫秀才,叫他寫賬不誤事。老四兄快見二爺。」週四過來行禮。「您看,這是偷墳掘墓的張五、張六,精神好,能熬夜,叫他們值更上夜。老五、老六過來見二爺。」
27 陶少華攙起來:「老五老六,你們能熬夜嗎?」「二爺放心,越到黑夜越精神,不帶打盹的。」陶二爺一想:對,哪有白天偷墳掘墓的?」您看,這是套白狼的韓成、端雞籠的韓順,這叔姪爺倆炒的菜有味道,而且手頭兒有准兒。您看這是墳前裝神的李立、墳後裝鬼的王勝,他們倆又勤快,嘴又巧,讓他們當前後院的伙計。」劉三用手一指自己,「您往這兒看,門前讓座兒我的事。我嘴唇薄能說會道。其餘的擋槽喂馬、添燈油叫起兒、看著車輛、打雜活兒、當替工兒、買東購西、拾掇桌椅、拆洗被褥,全都用的上,咱們陶二爺剛才說了,誰要眼饞手黏,到時候把他轟出店去!二爺您看怎麼樣?」
28 陶二爺一抱拳:「感謝大家,咱們就擇吉日開張。」
29 這叫敗家子回頭金不換!買賣一開張,就紅火起來。東西南北水旱兩路,都來投奔。一年下來,雪花白銀剩了足足兩萬多兩。陶少華的意思,人頭份兒,一人一股,最後大家不乾,叫陶二爺分一半。大家除去月工錢,共分一半,這樣一來,這些人都發了財。陶二爺備了一份重禮,打聽羅烈是哪天的壽辰,頭天僱船進山遞名片求見。請進大寨,見面一說很投機。羅烈很喜歡陶榮。陶二爺很客氣:「羅大寨主,眾位寨主,小老兒在治下開了個小店,以資 口,今後有求於眾位賓朋的地方很多,還請多多照顧。小老兒有不週之處,還望海涵。」羅烈大笑:「羅某有何德能之處,敢勞老英雄前來祝壽?您給我的榮耀,五衷銘感!彭伯言賢弟,你把山寨四色旗拿一份來。」時間不大,拿來四桿小旗兒,分為紅白藍青四色。「陶兄,請收下!記住,不論哪路客人,帶著多少珍貴之物,潭西入高郵湖水面用白旗,潭北走高郵湖、白馬湖、洪澤湖用藍旗,有旗就平安無事。」感激得陶少華熱淚直流:「您們哥仨賞我飽飯,有生之日,即是感戴之年哪!」羅烈大笑:「陶兄何必客氣。」這麼一來,陶家店可就了不得了,珍寶紅貨,只要派個小伙計,拿著旗子就暢通無阻,比保鏢都保險!遠地方的客商,花重金請陶二爺派人執旗護送,日進鬥金,這買賣蒸蒸日上。陶榮又給兄長陶少仙去信,可他始終沒來。十幾年的光景,就這樣過去了。
30 這一天,天快黑了。悶棍手劉三剛把燈籠掛上,站在店門口讓客人:「來往的客人們,請住陶家老店,房子都是新刷的牆,四白落地,被褥都是新拆洗的,裡面兒三新,沒有蚊子蟲子蟣子跳蚤。想吃什麼煎炒烹炸,做出來都跟御膳房的味道一樣,請您住下吧!」原來這一幫並非別人,正是陶大爺帶來的眾位英雄。大傢伙兒都說:「到啦,就是這兒,沒錯!」傻小子於恒早就餓啦,喊道,「沒錯,一個兒也跑不了。」他說這話的意思是,全別走了,都在這兒歇息吧。沒想到,劉三一看,這些位都帶著軍刃,大個兒又說一個兒也跑不了!劉三心說:「完了,可能堵門掏!連東帶伙全是賊,要犯案!」
31 他正嘀咕,陶大爺一抱拳:「伙計,陶榮在店裡嗎?」劉三一聽:這是點名兒捕賊呀!怎麼著抽冷子設法告訴二爺,叫他跑了,我頂著打官司!問:「您找陶榮啊,唉,他死啦。」陶大爺一哆嗦,差點兒眼淚下來。可劉三往下再說,陶大爺這氣可就來啦。劉三知道陶二爺犯案都是舊案,因為近十年來,他沒做案。他假說道:「老爺子不知道,陶榮死了十五年啦。」陶大爺一聽,犯嘀咕了:「十年前給我來信,叫我回家,怎麼能死後給我寫信呢?這是拿我當了官人啦,咒我兄弟死,我嚇唬嚇唬他。」「陶榮死了不要緊,還有個打悶棍的劉三哪!」劉三正想逞英雄,就聽門洞裡有人說話:「老三,不要怕,一切事情我擔著!」陶少華從裡邊出來,聽說外邊來了官人,這才出來一看。「啊!大哥來啦。」搶步進身,撩衣跪倒磕頭:「哥哥,想死小弟啦!」
32 說著流下眼淚,陶大爺見兄弟也是熱淚盈眶。劉三這才放心過來請安:「劉三拜見大爺,拿您當了鷹爪啦,嚇壞了小子劉三!」
33 群雄一齊來到東跨院北房,伙計打臉水,擦臉嗽口,陶榮對劉三說:「兄弟,告訴廚房,一律牛羊肉。」大傢伙兒喝著茶,陶大爺便把兩次杭州擂的事情都說啦。最後說:「欽犯韓寶、吳志廣以及國寶都落在清水潭,這次來就是辦這件事,侯老俠、童老師隨後就到。二弟,你有什麼辦法嗎?」侯二俠也作揖:「陶二爺能給出點兒力嗎?」陶榮就把十年來清水潭關照的事全說了:「現在有個機會,明天就是羅烈的生日,壽誕之期,每年我都要進山拜壽,韓寶他們是否真的落在清雲寨,尚且不准,這樣吧,我明天進趟山,探看一番,如果真的在山中,咱再設法擒賊得寶,不然的話,也別輕易得罪他們,因為他們是鐵善寺的弟子,你們哥倆商量一下看看怎麼辦?」侯二爺點頭:「陶老英雄老成持重,想得周到,家兄舍弟都沒想到,這麼辦很妥當。」
34 陶大爺也樂意:「這麼辦,明天你別一個人去,帶著夏九齡,司馬良兩位賢姪,作為你的弟子,一同前往。」陶二爺一想:還是兄長老練,因為自己說出與清雲寨有關係,萬一進山,韓寶他們不在,回頭侯二爺再疑惑自己通風報信,那就百口莫解,跳進黃河洗不清啦!這樣就商量定啦。大家吃飯,飯畢撤去殘席,叫劉三把店裡人全叫來見過大爺,又讓劉三準備禮物船隻,明天進山拜壽。
35 次日清晨,陶二爺跟侯二俠商量:「每年拜壽都要在山裡住三天,今天是正日,昨天就說去,我們爺仨盡可能今天回來。如果不回來,也不要打草驚蛇,因為這清雲寨四水團圍,並且有水寨竹城十分堅固。」侯二俠道:「放心去吧。」四個年輕伙計捧著四色禮物,只有陶大爺、劉三爺倆送到北鎮口外。爺兒三個上了船,船篙點岸,唰啦啦衝風破浪,剎時間被煙波吞沒。爺倆回來稟報侯二爺,只好耐心地等待。從早晨等到中午,劉三幾次去北鎮口探望,渺無音信,又從中午等到晚上,掌起燈火,也沒音信,爺幾個可就坐不住了。陶大爺不想別的,只想不應該叫夏九齡、司馬良跟著去,這兩個孩子要出點兒錯怎麼對得起童海川哪。二爺把大家都叫到北屋裡,對他們講:「陶二爺他們三位沒回來,你們也不必掛念,吃完飯大家都休息去,誰也不准無事生非。」說完話叫伙計備飯,大家吃完飯,快定更了,陶二爺他們還沒回來。徐源、邵甫哥倆回到東房,邵甫問徐源:「三哥,您說有危險嗎?」
36 徐源想了想道:「很難說,因為兩個小師弟都在杭州拋頭露面了,萬一賊人認出來,就是個麻煩。」「三哥,咱們就這麼等著呀?」「二叔不是說,不讓大家鬧事麼?」邵甫搖搖頭:「這裡水性好的就是咱哥倆,咱們進趟清雲寨探看一下,暗暗地去,暗暗回來,人不知鬼不覺的誰也不知道哇。」「我也想過,怕二叔罵咱倆呀。」「沒事,走吧。」兩個人把燈吹滅,把小包袱背在身上,從後窗戶出去,飛身上房施展輕功,躥縱跳越,直奔北鎮口。
37 夜靜更深,只聽清水潭水聲如牛吼,驚濤裂岸,亂石崩雲,其實離水還有一里多地哪。尤其是晚上,聽著令人發毛,脊梁骨發涼啊!小哥倆塌身形走矮式,施展夜行術,走出沒多遠兒,哥倆站住啦。就看前邊一排矮樹叢後邊,有個黑東西,一會兒高,一會兒低,上來下去,徐源一看,「這是什麼東西?」他低聲的問道:「這黑東西又縮到樹後邊啦。」哥倆往前試探著走,快到切近了,突然間在樹叢後面,半截黑塔一樣站起一個人來:「混蛋哪,怎麼才來?」涂源、邵甫一看這氣,原來是猛英雄叱海金牛於恒於寶元!「喲,傻爺們兒,您怎麼上這兒來啦?」「我想拉屎才來的,你們倆個小子幹什麼來啦?」「我們是遛個彎兒,消化消化食。」「混蛋哪,半夜遛彎兒,一定是找你們爹來啦。」徐源、邵甫一聽這個氣:「您怎麼這樣說話呀?」「沒錯,你們倆都是我兒子。」「唉,傻爺們兒,您怎麼找我們哥倆的便宜?」
38 「沒有哇,你們是我老頭兒哥哥的兒子,不就是我的兒子嗎?」「不對,我們是徒弟。」「對了,徒弟兒子差不多。」傻小子並不是跟徐源、邵甫開玩笑,他還真是那麼想的。「得啦,是兒子就是兒子,您幹什麼去?」「你們兩個幹什麼去?」「您知道兩個小師弟隨著陶榮陶二爺進山,到現在沒回來,二叔不放心,我們想去探看一下。」「那就對啦,你們說的不錯呀!我也想去看一看。」徐源你們一聽,心裡很感動。於恒傻實,他知道夏九齡、司馬良跟他近,他都惦著。說:「可別忘了清水潭,水深浪急,下去就淹死啊。」
39 於恒一捂肚子:「三兒四兒,你們兩個小子吃飯的時候,我就看你們眼珠亂轉,是想來呀,又看我禿哥哥著急,我一猜你們准打這兒過。我早就上這兒等著你們了,懂嗎?」徐源他們一聽真著急:「您知道這水多深嗎?」「不管多深,我也要去。」「您會水嗎?」「您們倆混蛋不是?」「怎麼啦?」
40 「不會水上這幹什麼來呀!我在家裡經常下水,我個頭兒高,到不了脖子這兒,這點兒水趟著就過了。」他們倆聽了一哆嗦:「這水足有十幾丈深,您過得去嗎?您快回去吧,這可不是鬧著玩的。」「好小子,叫我回去,你們倆是辦不到的。我會狗刨兒,沒事。」「啊,您會狗刨兒就下去了,不行!」
41 「讓我回去,我把你們倆也扛回去!」邵甫把徐源給攔住:「三哥,咱們先把水衣換好,叫他下去,不成咱把他再撈上來呀。」徐源一想,這是個辦法。
42 哥倆把油綢子包袱打開,把白天的衣服和夜行衣包緊,然後穿水衣,三岔吞口的水衣水靠,日月蓮子箍,分水魚皮帽,這分水帽是拿江魚皮做的,頭上有兩把牛耳尖刀,穿好以後,把油綢子小包繫緊,兵刃插好。於恒這樂:「三兒四兒!」徐源邵甫都五十多歲了,比於寶元大一半兒都多,他倆笑道:「瞧您叫的這嫩勁兒!」「哈哈哈,你們倆這一穿戴,跟兩個小兔子差不多。」
43 「嘿,真能比呀,傻爺您怎麼辦?」「我就是這身!」「好,您先下水吧。」
44 說著,猛英雄一腳下去啦:「我說沒多深麼,腿肚兒深。」清水潭離岸兩三步就夠不著底兒啊,沒走幾步,「通」,於恒沒影啦。徐源、邵甫一瞧,壞了,馬上飛身起來,紮入水內,在裡面搖頭換氣,各處尋找,毫無蹤跡。兩個人從底下露出水面,用手往臉上一撸水:「三哥,找著了沒有?」「沒找到,是不是淹死啦!」剛說到這裡,猛的從水裡翻上一個人來,兩隻蒲扇大手,照著徐源、邵甫腦瓜頂就拍。啪的一聲,這兩個人就給拍進了水裡,等翻上來吐水換氣,仔細一瞧,猛英雄就好像站在水皮上一樣,整個身體除兩條腿在水裡,全露在外面,這踩水的功夫太捧啦!徐源、邵甫大吃一驚:「傻爺,你的水性這麼大呀?」「小子,老牛不會水?這兒的水還沒有大腿這麼深哪。」「啊,您真能吹!」「你們倆要不服氣,咱們可以賽一賽。」「您說怎麼比賽?」「小子們,咱們一齊往竹城游,誰先到誰就贏啦,誰後到誰就為輸,不管你是紮猛子,還是狗刨兒都成。」「好吧。」商議定了,三個人比齊,就看傻小子往下褪頭沒入水面。正值黑夜,看不太清楚,只見水面隨著於恒前進的方向,起來一溜拳頭大的水泡兒,隨生隨滅,猶如一串珍珠相仿,其快無比。徐源、邵甫驚呆了,這叫江豬鳧水,看來傻小子水性太大了。追吧!老哥倆也奮力擊水,唰拉拉直撲寨門而去。
45 清雲寨山勢浩大,四水團圍,陡壁懸崖,孤松倒長,槐柳低垂,怪石嶙峋,好不怕人!當中的山口,水面很寬,浪花激湍。從兩面山上生起來的碗口粗細的大竹子,如同萬里長城,兩邊用鐵板,上下釘下三道。山口往裡水面又最窄,跟人嗓子眼一樣,就如同一道關卡。竹城從山上下來,一直到水裡當中的寨門,用竹子紮成的千片閘。竹城上有絞盤轆轤,可以絞起來,水閘下邊拉起來的攔江網,還有滾籠檔,不時有魚不留神叫滾籠檔給絞死。等徐源、邵甫到這兒,一看傻小子用大杵往竹子紮進去三尺多,外邊露著一尺的杵把,他往上一騎,揪著上邊垂下來的竹枝,瞪著一個大眼睛,正瞧他們兩個哪!「喲,傻爺早來啦!」「混蛋哪!小子,我這都睡了一覺了啦。」
46 「嘿,爺們兒,您算把我們倆給唬住啦!」「你們倆快想主意,怎麼進去?」
47 徐源、邵甫揪著竹子緩緩勁兒,仔細觀察了一遍,跟著又一個猛子紮到下面,這滾籠檔,被水一衝如同風車兒,上面掛滿鮎魚刀,利銳鋒快,兩個人提氣上來,大失所望,邵甫跟徐源商量:「三哥,看來陶二爺說的不錯,清雲寨真是無法闖入。」這時候傻小子搭茬啦:「你們看了麼?」「您別添煩啦,根本進不去。」「混蛋不是,進得去。」「傻爺們,您說怎麼進去?」「就從門這兒進去!」傻英雄一伸手把大杵從竹城上拔下來,踩著水到了竹城跟前,這竹閘的竹子是死的,可也總是濕的,不容易弄折。傻人有傻主意,他用八楞紫金降魔杵,順竹子的縫隙紮進去,用力往起撬進去一點,把竹子撬彎了,杵尖兒在彎竹子後邊穿過來,猛英雄左手攥住了把兒,一提氣,身子出了水,兩隻腳踹住竹閘,身子往後拽,兩隻胳膊伸直用勁,「咔嚓」一聲,猛英雄連人帶杵,頭衝下就紮進水中,半天的工夫,水花嘩的一聲冒上來了。
48 「爺兒們,怎麼樣?」徐源、邵甫十分佩服。傻小子又把邵甫的鏟要過一桿來,把竹子切開,就這樣慢慢地,真把這竹閘弄了個大窟窿,三個人收拾一下,從閘門鑽進去了。猛英雄他們踏水前進,直奔船塢寨門而來。
49 沒走出多遠,猛英雄一看,前邊來了一隻船,竹竿上掛著紅燈籠,上邊有號頭兒,是十二號。兩名水手,一名掌舵的,一邊站著兩個掛刀的嘍兵,船頭有個小馬紮兒,坐著一個頭目,三十多歲,旁邊放著個大木盆,這個頭的眼前船板上,有個一尺來長的木頭立柱,柱上有個透眼兒,拴著黃豆粒粗的繩子,這根繩兒足有二十多丈長,在旁邊盤著,繩子頭上拴著一桿小叉兒,三個齒兒,頭上有箭頭,倒須的鉤兒,叉桿兒有核桃粗細。頭目跟弟兄們說話:「咱們再有一個來回就交班兒啦,今兒個咱們的運氣還不錯,我可叉了三條啦,回去一燒,喝二兩可太美啦!你們看又是一條大的。」其實,他們指的正是牛兒小子。傻小子一看船來啦,往水裡褪頭,把腦袋往右一歪,不但看得見也聽得真哪。沒想到,這頭目正找酒菜兒哪!那頭兒右手一抖,「唰!」小叉帶著繩就奔傻小子來了。「嘭」,正叉在傻小子的腦袋上。真危險,要不是他有鐵布衫的硬功,非叉死不可!人家往回拉繩哪,傻小子橫著一蹬水,出去有個幾丈遠,慢慢地露出水面,就聽那個頭目後悔哪:「我這叉准哪,再說也確實叉上啦,怎麼跑了呢?」旁邊有人說:「頭兒,叉上大甲魚了吧?」
50 「對,一定叉上甲魚啦,真喪氣,有它的地方沒魚呀,快走吧。」小巡邏船刷拉拉眨眼之間就過去了。徐源、邵甫都看清啦。他們倆湊過來:「爺兒們,您叫人家給叉啦!」「沒留神。」「可人家說是甲魚呀,您是甲魚啦。」「對,我是甲魚,你們倆都是甲魚蛋。」嘿,一點不吃虧!
51 爺仨往裡走有七里來的水路,到了船塢寨門,隨山勢修的大寨牆,起伏不定。今天是大寨主的壽誕之日,頭道寨門懸燈結綵,四十名兵丁,都穿的新號衣,東面的大船塢,裡邊帆檣林立。徐源他們不敢往前走,三個人定准方位,就奔船塢的南邊上岸了。鑽進一片大樹林裡,徐源、邵甫把水衣水褲全脫下來,抖一抖水珠,把包袱打開,夜行衣換好,兵刃插在背後,水衣包好往身後一背,收拾停妥。徐源一看,這山坡有個洞,洞口長滿了青苔:「傻爺們兒,您這兒來。」「幹什麼?」「我們倆到裡邊去探看一下,」「混蛋哪,老牛怎麼辦?」「您不會躥縱,就在這洞裡藏一會兒,到時候我們兩個回來,咱們再走,您要聽見裡邊鑼聲響亮,喊殺連天,您就從寨門這兒闖進去給我們打接應吧。」「好,聽你的。」傻小子一貓腰鑽進去了。
52 兩個人隱蔽身形,施展輕功,直奔寨門東邊的大牆。來到牆下,縱身上牆,單胳膊肘跨牆頭往裡看,裡邊山勢很大,不少窩鋪都是駐兵的,巡更走卒,絡繹不絕。二人飄身下來,繞過兵營,遠看第二道寨門,也有人把守,戒備森嚴。二人上牆,過來奔裡面大寨,裡面大廳燈光照亮,猶如白晝。跨院後寨十分講究,二人順著東跨院花園假山,飛身形上了北大廳。躍房脊前坡,輕輕地往前爬,來到前簷,用腳勾住簷頭瓦,挺胸折腰,雙手揪住簷子頭,腦袋揚起,順著橫楣子往大廳裡面觀看。北牆迎面掛著一張大寨主羅烈的行樂圖,前邊的大供桌,金香爐內插著萬字不到頭的長壽香。兩邊白銀蠟燭兒,插著福壽大紅蠟,四圍的紅色掛燈,彩綢彩球,喜氣洋洋。大廳正中一桌豐盛酒席,侍奉人員,穿梭來往。客位上坐著狸貓草上飛陶榮陶少華,挨著的是韓寶,吳志廣,喬玄齡、司馬良、夏九齡。主位是羅烈羅燄光,何豹何躍山,彭衝彭伯言。推杯換盞,笑語喧嘩,賓主盡歡。
53 原來陶二爺他們的小船,衝風破浪,順水面直奔清雲寨,在船上陶二爺跟司馬良、夏九齡商量:「兩位賢姪,你們在杭州擂台上都露過面,咱還是小心為妙,到山裡面見著寨主或者見到欽犯,千萬不要動聲色。他們要問是誰,我想屈尊你們二位少俠客,就說是我的弟子,你可以不叫司馬良,把司字去掉叫馬良。你可以叫夏齡,行嗎?」人家陶少華偌大年紀,對小哥倆很客氣。兩個人趕忙答應:「前輩說得對,就這麼辦吧。」這時小船已經到了竹城,二小一看,山勢十分險惡,確實很堅固。大閘放下來,上邊有二十名兵丁把守,弓上弦,刀出鞘,戒備森嚴。遠遠的上邊就喊啦:「幹什麼的,慢往前進!」一個伙計抱拳拱手:「眾位頭目,多辛苦,我們是望潭莊陶家店的,老掌櫃給大寨主前來祝壽,您請開閘放行吧。」上面的嘍兵也看出來了,先派人給山寨報信,馬上絞轆轤,「喀紮紮」,兩盤大轆轤一絞,竹閘就起來啦。這樣兒小船飄搖搖進了竹城,大閘接著又「喀紮紮」地落下來。
54 司馬良、夏九齡心裡明白:再想出城可就不那麼容易了!小船順水路直奔寨門,就聽山裡「嗆亮亮」鑼聲響,一百名兵丁,嶄新的兵裝號坎兒。大寨主羅烈、二寨主何豹、三寨主彭衝都是嶄新的衣衫,來到寨門外,羅燄光一躬到地:「陶兄,每年討禮,羅烈於心不安,恕小弟未曾遠迎,當面請罪。」
55 這時候他們爺兒三個也下了船。陶二爺抱拳答禮相還:「羅寨主,在您的庇護之下,多年來沾您的光,使陶榮得以溫飽,來給您拜壽,略表寸心,您又何必客氣?來呀!禮物獻上。」四個伙計手捧禮物,往上一呈。陶二爺道:「請大寨主過目,不成敬意。」大寨主連連道謝,把禮物送往大廳擺列,賞銀四十兩,交給店中伙計。然後恭請陶二爺進三道寨門,直奔大廳。等進來以後,發現在供桌旁邊還有幾位,少寨主羅聲遠,還有喬玄齡、韓寶、吳志廣。
56 原來韓寶、吳志廣、喬玄齡他們先後都從飛龍觀逃跑,盜寶二寇一個勁兒給喬玄齡認錯,喬玄齡的氣也就消了。韓寶可跟喬道爺商量:「道兄,咱們現在是有家難投,有國難奔,您本來在飛龍觀悠閒自在,叫小弟給您帶來不幸,可能童林還沒有離開揚州,咱們怎麼辦?」吳志廣也央告道:「哥,我們同禍福,共患難,同舟風雨,您說怎麼辦?我們倆聽您的。」喬玄齡低頭想了一想:「得啦,誰讓你們哥倆當初在昆明對我不錯哪!此地往北有個清水潭清雲寨。少寨主玉面小龍神羅威羅聲遠,那是我的拜弟,咱們暫時投奔清雲寨,那裡也很堅固。不用說童林不知道咱們去,即便知道,借給他們點膽子也不敢去。」三個人商議已定,這才奔清雲寨而來。羅威坐船迎接出來,先請三位上了自己的船,羅威拜見喬玄齡:「兄長您這是從廟裡來?這二位兄台,又是何人?」喬玄齡攙起羅威:「賢弟,愚兄從飛龍觀至此,來探望於你,我給你介紹一下。」一指韓寶、吳志廣道:「他們二位都是雲南昆明八卦山九宮八卦連環堡的少莊主,他叫小粉蝶韓寶,他叫鬧海金龜吳志廣。二位賢弟,這位是本山少寨主羅威羅聲遠。」羅威今年十九歲,小伙子長得很俊俏,韓寶也長得十分英俊,彼此是惺惺相惜,都很愛慕。羅威躬身施禮:「不知二位賢兄蒞臨,未曾遠迎,實在抱歉。」韓、吳二位趕忙還禮:「豈敢豈敢,我二人與閣下素昧平生,今日落難相投,還望閣下容納。」羅威一怔:「兄台,您的話使小弟不解呀?」韓寶長歎一口氣:「說來話長,我們弟兄也是為了給綠林道爭口氣。」就把頭結一掌仇,二結一掌仇,盜國寶的事情細說一番。韓寶說完了,微然一笑:「少寨主,咱們都是綠林人,水米無交,可人不親刀把子還親哪!再說喬道兄因我弟兄已然拋家舍業,來到寶山,以求隱蔽,閣下有此膽量收納我弟兄嗎?」喬玄齡很佩服韓寶的口齒,心想這是激將法呀!果然羅威一陣大笑:「哈哈哈,韓兄太小看羅威了,盜國寶乃英雄所為!大丈夫為朋友則生,為朋友則死!家父和叔叔們要聽說您二位來了,也一定很高興,為朋友兩肋插刀。」說著執手往裡讓。立刻吩咐水手開船,進了竹城,來到寨門。下船之後,由羅威把他們陪進大廳,三家寨主都在,大寨主羅烈,紫臉大個頭,肩寬背厚,一身藍衣服很有威風。
57 二寨主何豹,猛一看跟兩個腦袋似的,人稱雙頭巴蝦。巴蝦有力能負重,石碑下邊形似烏龜的東西就是巴蝦,他還有個外號叫病懈豸。三寨主彭衝,長得五大三粗,人稱分水忽律。傳說這種忽律既能在水裡,又能在旱地,總喜歡在江邊上爬伏,人要在江岸上一過。忽律嘴裡含著水,水裡有沙子,用這個來噴射行人的身影,能使人致病,所以留下一句成語,叫含沙射影,表示趁人不防範,暗箭傷人的意思。羅威給韓寶、吳志廣、喬玄齡一指引,三個人給三家寨主行禮。落座細問,二小又重新說了一遍。羅烈聽了高興:「兩位賢姪連同喬賢姪,只管在此居住,絕無危險。」韓寶他們打躬道謝。備酒宴熱情招待,又命羅威給安排住處。到晚上彭衝來到跨院書房,羅烈在這兒喝茶哪。彭衝問道:「兄長,韓寶、吳志廣進宮盜寶,犯了彌天大罪。當然,我們弟兄不怕事,這多年咱在水面上做買賣,沒有人敢動咱清雲寨一草一木。
58 現在您把這二位留下,這可是禍!無奈這是羅威的朋友,咱們做長輩的也不能沒有一點兒情面,您看怎麼辦好哪?」羅烈低頭沉吟:「賢弟之言是也,有兩件事你應該知道。第一韓寶他們盜國寶,為的是陷害那個童林,可咱們的師兄金頭獅孟恩的獅子寨被童林、侯廷給滅了,師弟袁德亮、韓大壽被童林給殺啦!同仇敵愾,我們也要鬥鬥童林、侯振遠。第二愚兄的生日快到了,如果童林他們聞風來到咱們山寨,禍事臨頭須放膽,那就以死相拚。倘若過了愚兄的壽誕,咱們善言勸他們離開山寨。韓寶、吳志廣是八卦山的,當初咱們學藝在鐵善寺,相隔幾十里路,鄉土之誼桑梓之情,當然要顧,不知賢弟意下如何?」彭衝也只好答應下來。
59 韓寶這個人可機靈啊,他準備在清雲寨住兩三天,就要趕忙離開這是非之地。因為韓寶知道自己是驚弓之鳥,漏網之魚,他時時提防。果然,今天來了一老二小祝壽的。羅烈先請陶二爺,來到供桌前:「陶兄請上,羅烈給您磕喜頭。」陶榮立刻抱住羅烈:「賢弟,愚兄要給您拜壽。」「不,老哥哥這大年紀,羅烈不敢當。」彼此對作一揖,然後又叫過司馬良、夏九齡:「這是我兩個徒弟,給寨主爺拜壽。」司馬良、夏九齡只好過來一躬到地。
60 羅烈伸手相拉:「不敢當,不敢當。」
61 中午時分,壽席擺好,大家斟酒布菜,直喝到掌燈方休。陶二爺有些微醉,他放下酒盅歪過頭來問韓寶:「韓少莊主,老夫每年都到山寨來為大寨主祝壽,沒跟您們幾位見過面,這次少莊主們能親來,連老夫都為寨主們高興啊。」陶二爺別看是黑虎門出身,但他為人正派,他一進山就想到了:韓、吳二小真的落在山中,侯振遠、童林一到,就要山破事敗!人家羅烈待我陶榮不錯呀,豈能恩將仇報?可只要得了國寶,侯、童二位是光明磊落的俠士,不會過為己甚,自己說幾句好話,別跟羅烈為難,那樣自己也算盡了朋友之道!最好我把國寶設法弄到手,實不成我可以偷他的!所以才跟韓寶套話。
62 韓寶為人機警,就要順著陶二爺的話說,沒想羅烈的酒也喝多了,他搭上茬兒啦:「哈哈哈,陶兄,您在綠林道里可稱前輩,南七北六十三省都跑遍啦,走的橋都比我們走的路多呀。可您去過北京嗎?」陶榮一聽,心裡高興了,羅烈話兒給引出來,趕忙一抱拳:「聽您話的意思,難道二位上過京嗎?不瞞眾位,陶某一生走了不少地方,只是北京城沒去。不怕眾位見笑,我是沒膽子去呀!京畿地面,帝王之都,天子腳下,南北兩城,裡九外七皇城四門,五營二十三訊,營城司防,五城十五家。大宛兩縣,南北二司,刑部堂,都察院,左右兩翼,該管地面,三步一個堆兒,五步一個棚欄兒,眼明手快的官人,哎呀哎呀,太多太多,說真心話,老夫怕栽在那兒!不但我不敢去,恐怕在坐的賓朋,誰也不敢去呀!」陶二爺說著話看韓寶,見他眉梢眼角兒,露出一絲冷笑,不過一閃即逝。心想:成啦,有門兒!羅烈大笑:「陶兄。這二位賢姪就剛從北京回來,不但去了北京城,還做了一件震撼綠林的大事。」這時候韓寶可就攔住道:「老前輩,我弟兄未學後進,何足掛齒。況且此事不宜對外人言講啊。」陶二爺在一旁大笑:「二位少莊主,陶某也不是外人,說出來在下也高興高興麼!」旁邊兒的夏九齡心裡很佩服陶二爺,到底薑是老的辣。果然羅烈一擺手:「賢姪,大家都是至交,何必隱瞞?」
63 就把盜寶之事詳細說明。陶二爺的心中翻滾,他想:既然探明無誤,我就應該告辭,明天侯、童二位就到,請人家二位憑本領捕盜拿賊。可這位老英雄心有不甘,再說國寶是否在二人身上,尚未查明。他微一沉思,主意就來啦!
64 立刻滿滿斟上一盅酒,恭恭敬敬地端起來:「攀大了說,二位賢姪,我借花獻佛,敬你們兩位一杯。」韓寶、吳志廣很不好意思地站起來:「老英雄,這可不敢當。」「不不,當之無愧。」說著斟了他們兩個人每位一杯。陶榮雙豎大指:「二位賢姪,眾位英雄,你們敢到北京大內,做出這樣驚天動地,撼岳搖山,轟動武林的大事,實令老夫欽佩,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一代新人超舊人。幼年時只聽說過有位前輩賽毛遂楊香武,暢春園三盜九龍玉杯,威振綠林道,還有一位紹興府飛鏢黃三太黃老前輩,在海子紅門鏢打猛虎,沙灘放響馬劫過銀輦,驚動九門,了不起呀!哈哈哈,陶某實在羨慕!唉,話可又說回來啦,羅賢弟,我可覺著不大對勁兒,聽說童林這個人衣不驚人,貌不壓眾,並不是什麼高一頭的英雄,也不過是我等之輩。二位少莊主,雖在盛怒之下,也該找他理論,怎能驚動萬歲?要知道天威難測呀!一旦發怒,牽扯多人,盜來國寶總要還朝,二位少莊主一時使氣,後果如何?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因小失大,智者不為也!」韓寶一聽大怒:「陶老英雄住口,我弟兄盜國寶,敢做敢當!就為的是兩掌結仇,爭一時之氣!何能貪生怕死?只要童林一死,我們立即宮闕獻寶,親領死罪。」陶二爺點點頭:「好漢子,我想你們當中,就是沒有說和人。如果有朋友斡旋其中,使兩造言歸於好,國寶還朝,給二位報個畏罪自殺,也可以化干戈變玉帛。不然的話,這覆巢之下無完卵哪!」陶榮剛說到這兒,韓寶還沒說話呢,羅烈一拍桌子,「啪」的一聲,盤碗亂晃。「陶兄,您不要再說下去,即便韓、吳二位賢姪獻出國寶,我羅烈和童林、侯廷也勢難兩立!」陶榮可就一怔:「難道那姓童的也與賢弟有仇嗎?」「哼!我與他不共天地,不同日月!太湖鍾山的師弟被小兒童林致死!他興一家武術,與我無關,大不該要滅我鐵善寺的山門!」羅烈一提這事,咬牙切齒。陶二爺不能再提啦,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偷他的。
65 陶二爺有主意:「羅賢弟,愚兄還不知道這姓童的要與鐵善寺為仇做對,那可是以卵擊石!咱們今天是高興的事,拋開不談啦。不瞞賢弟說,愚兄偌大年紀,可沒看見過國寶什麼樣。尤其是二位少莊主所盜的國寶,真要能看上一眼,死了都不冤哪!羅賢弟和諸位不知有沒有這種想法。」
66 這位陶二爺很有閱歷,他用投石問路之法。若要說自己要看國寶,姓韓的決不給瞧瞧,他指使羅烈瞧,韓寶就不好推辭啦。如果羅烈要說:「我們已經早看過。」陶少華就知道國寶准在韓寶的身上,能偷就偷,不能偷等侯、童一到,好拿二小請國寶。果然,這羅烈也想開開眼:「二位賢姪,說來也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能否請國寶,叫大家以擴眼界哪?」羅烈說完了,所有人都看韓寶,那意思全願看看國寶。韓寶一抱拳:「不是小姪駁眾位前輩的面子,我弟兄也是高門弟子,循規守禮,只因一口氣,才出此下策。國寶乃御用珍玩,我等焉能褻瀆?這事實難從命!」韓寶的話真咽人,大廳內鴉雀無聲,面面相覷,顯得十分尷尬。吳志廣覺著不好意思啦:「兄弟,看羅老伯和大家的面子,莫若請出來,讓大家看一看,好在這裡沒有外人。」韓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好吧,那麼我就請出國寶來,大家看看吧。」陶二爺心裡高興,表面上卻不顯。下人們端上一盆淨水來,韓寶洗了手,然後從軟囊之內往外掏。大家的眼神「唰」的一下全集中在他手上了,連個喘大氣兒的都沒有。就看這個小包兒,外邊用防水的油綢子包著,再打開一層是黃雲緞,裡邊是個綿墊,國寶翡翠鴛鴦鐲,赫然在目。借著周圍的燈光一照,唰拉拉,霞光萬道,瑞彩千條,寶光豔豔,照得大家眼睛感覺著十分明亮。
67 大廳以內就好像春光麗景,百鳥鳴喧,百花盛開,空氣顯得都很新鮮。寶鐲呈獻,看得人目瞪口呆!韓寶面有得色。司馬良、夏九齡想到教師赴湯蹈火正在尋找此物,現在近隔咫尺,怎奈勢力太小,再說陶二爺本領平常,投鼠忌器,不能莽撞。陶少華卻抽冷子伸手就搶!韓寶猛地往後一撤,把眼一瞪:「幹什麼?這大年紀不自重!」立刻包好收起,老頭兒笑:「少莊主,不要見怪,說真的我想撫摸一下。」這一回韓寶起了疑心,他看陶二爺剛才的舉動,便警惕起來,心思姓陶的可能為我弟兄來的,他只埋怨吳志廣,沒心沒肺,叫姓陶的知曉國寶在自己身上。想到這裡,站起身形一抱拳:「眾位先喝著,請恕罪,韓寶失陪了,我到後面方便一下。」大家都說:「請吧,請吧,」韓寶離席從大廳出來,往西院有個月亮門兒,進門兒之後,輕輕地一提氣,「嗖」的一下上房啦。他想的是不能傻喝酒哇,察看察看吧。他從西院房上往大廳周圍瞧,嗯?怎麼前簷珍珠倒捲簾掛著兩個人往裡偷看?啊!
68 果然童林的伙伴到啦。他渾身都要發緊哪!伸手解包袱,取出跨花攔,包袱皮兒圍好,右手抓雙攔,藏於背後,飛身奔後院,再往前翻到大廳後坡,輕輕地爬到中脊,從背後把雙攔一分,猛的長腰到前簷,舉攔照定夜行人的腿上就紮。徐源、邵甫正往裡看,猛地感覺房上有人到啦,再想翻身上房,絕不可能,兩人一縱身兒,從房上下來,腳扎實地,探雙臂亮兵刃往上看。韓寶抖攔一聲赫喊:「呔!什麼人竟敢夜探清雲寨?」就這一句大廳內的燈光全滅啦,「嘩楞楞」各抄兵刃,羅烈等人飛身往外走。陶二爺他們爺兒仨,准知道望潭莊來人啦,暗暗囑咐兩位少爺別動手,司馬良、夏九齡答應,三個出來。
69 院中燈火通明,「嗆亮亮」鑼聲響徹連天,嘍囉兵名持刀槍喊殺助威。
70 羅烈看了看徐源、邵甫,心中納悶:水寨竹城十分堅固,周圍山勢全是懸崖陡壁,飛鳥難入,游魚難通,他們是怎麼進來的呢?莫非是陶榮吃裡爬外,恩將仇報吧!陶二爺早看出羅烈的心思,伸手拉出軋把厚背翅尖雁翎刀,一個箭步來到當院,用手點指:「你是什麼人,吞了熊心豹膽,竟敢至山中攪鬧!認識俺狸貓草上飛陶少華嗎?」徐源「嘩楞楞」一抖鑌鐵雙懷杖,心說:這老頭怕寨主疑心他是闇奸,才過來動手,我要打你還是狠著點兒!想到這裡一瞪眼:「無名的草寇也敢前來送死,進招來。」陶二爺左手晃面門,右手刀纏頭裹腦,斜肩帶背「唰」的一下砍到啦。徐源滑左步一矮身躲過刀,右手懷杖反過來正砸在刀背上,「嗆啷」,刀就撒手啦,陶二爺往前一栽身兒,徐源左手懷杖,照著老頭子的腰上「啪嚓」就是一下。陶二爺心裡這氣,爺兒們你真使勁哪!應聲而倒,來了一個大馬趴,司馬良過來把刀撿起來,大廳前一陣大亂。韓寶、吳志廣、喬玄齡帶著一些小寨主大頭目,「唿啦啦」
71 各亮兵刃,二十來位把老哥倆圍住。徐源、邵甫就算跟這些人拚啦,可雙拳難敵百手,猛虎不如群狼,時間長了不行。這時,司馬良、夏九齡就急啦,那意思是要上。到底陶二爺老成持重,衝著他們使眼神搖頭,本山三家大寨主還沒動哪,真是千鈞一髮呀!突然就看兩邊寨門的兵丁,一陣大亂,往裡跑,高聲喊道:「了不得啦,山精大野獸哇,好厲害啦!」「嘩」的一下就跑到大廳前。羅烈他們一瞧:「啊!」闖進一人來,跟半截大塔一樣,一身紅紅綠綠,好不怕人!正是猛英雄於恒於寶元。
72 傻小子在洞裡也是憋得難受,心裡嘀咕:「怎麼還不響鑼呀?趕緊的響吧。」工夫大啦,他從裡邊擠出來,站在那一聽:「好哇,響上啦!」猛英雄順著船塢後牆,繞過來直奔寨門。這裡有五十名兵丁把守,裡邊有個小頭目,正要關閉寨門,傻小子就來啦。有幾個兵丁看見,用手一指:「你們瞧,那是什麼玩藝兒?晃晃悠悠,一身紅綠。」「啊,山精野獸吧?」「不對,好像是個人,快對口令!」今天晚上的口令是祝壽二字。這邊喊祝,對方接壽,就知道是自己人啦。傻於恒一聽,什麼祝哇?他還往前來,也喊道:「祝。」
73 這邊喊「祝」那邊喊「祝。」嘍兵一聽,怎麼兩邊都祝哇。「是奸細,響鑼。擋住他,別讓過來!」猛英雄一瞪雌雄眼,伸手拿出八楞紫金降魔杵,抖丹田一聲喊:「好小子,擋我老牛,嗨--」就這一嗓子,石破天驚,真好像半空中響起沉雷,「嘎啦啦」!嚇得嘍兵屁滾尿流,真是,黃口孺子難聞霹靂之聲,病體樵夫怎聽虎豹之吼。
URN: ctp:ws207682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0.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