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 -> 卷九十五至卷九十六

《卷九十五至卷九十六》[View] [Edit] [History]

1 绝根株。以靖边圉。又另片奏、请将废员陈孝宽、倪绳、带往委用。俱著照所请行。本日又据常德等奏、探得张格尔、阿坦台、拜巴哈什等、藏匿地方。所奏情形。是否确实。庆祥到彼。即详细密查。相机办理。又常德等另片奏、招致布噜特头人提里斯未据覆信。伊里斯曼底遣子爱里雅尔、那帕斯遣弟噶勒奇雅、来城。禀称作父兄患病不克前来。愿大兵进剿。出力效顺。该布噜特等、平日是否可信。现在是否患病。抑竟系怀疑观望。著庆祥一并确查筹办。据实具奏。又据前任英吉沙尔领队大臣色布徵额奏、请前往喀什噶尔效力。已准其前往。该员前在喀什噶尔、办理乖谬。曾经获咎。著庆祥查明。如果该处需人。该员尚为得力。即留彼差遣委用。否则据实奏闻。即令回京。将此由四百里谕令知之。
2 ○又谕、常德等奏、奇里克部落之布噜特库楚克、病故。所遗六品顶翎。可否著伊子冠戴一摺。嘉庆四年奉旨。布噜特内。如有军功者。原戴顶翎。著赏伊子冠戴。若无军功者。降级赏戴。今库楚克之子克呢喀、为人何如。现库楚克所遗六品顶翎。应赏伊子。或应降级赏戴。著寄庆祥查明据实具奏。寻奏、克呢喀虽无军功。惟年力正强。人尚明白。伊父在日。即令帮办部落事务。请减等赏给金顶。从之。
3 ○修甘肃凉州、庄浪、驻防官员衙署。并坍塌兵房。从署总督杨遇春请也。
4 ○乙巳。孝圣宪皇后忌辰。遣官祭泰东陵。上诣恩慕寺。恩佑寺。行礼。
5 ○谕内阁、据镶白旗满洲奏称、本年移驻双城堡屯田之马甲灵保、所带伊子养育兵德亮、将佐领菩萨保殴伤等语。养育兵德亮、胆敢将该佐领菩萨保殴伤。以致揪落发辫。不法已极。德亮、著交刑部严审定拟具奏。其灵保一户。著暂行裁撤。俟刑部审明办理后。再行归入次年数内遣往。
6 ○又谕、兴住奏参、不安本分之骁骑校一摺。各旗营员。遇有应升缺出。自应静候该管之大臣等分别<?手东>选。今密云县所遗防御员缺。该副都统因骁骑校色布徵阿、曾有诬控协领一案。且满汉字画。不如彦喜。将伊拟陪。并无错谬。乃色布徵阿自以为屈。殊属不守本分。此风断不可长。色布徵阿著即革职。以为官员不遵功令者戒。
7 ○以吏部右侍郎贵庆、内阁学士张鳞、知贡举。
8 ○丙午。上诣绮春园问皇太后安。
9 ○谕内阁、本年系应行查阅山东、河南、江苏、安徽、江西、营伍之期。山东、著即派武隆阿。河南、著即派程祖洛。江苏、安徽、江西、著即派琦善。逐一查阅。务各认真简校。如查有训练不精。军实不齐者。即将废弛之将弁据实劾参。毋得视为具文。
10 ○以服阕侍郎汤金钊、署礼部右侍郎。
11 ○命翰要院编修祁寯藻、仍在南书房行走。
12 ○以正红旗满洲副都统裕恩、署镶黄旗汉军副都统。
13 ○丁未。谕内阁、松廷等奏、班禅额尔德尼、修庙铸佛。请赏寺名扁额一摺。雍正乾隆年间。扎什伦布、及拉尔塘等处寺宇。节经恩赏寺名扁额。兹班禅额尔德尼、在扎喜曲达地方新建寺院。铸造佛像工竣。著照所请、颁赐寺名。并年书扁额。以迓吉祥寻赐名广佑寺。颁御书扁额、曰法界庄严。
14 ○又谕、松廷等奏、吁恳赏给达赖喇嘛副师傅名号一摺。达赖喇嘛副师傅嘉木巴勒伊什丹贝嘉木磋、自道光二年传授达赖喇嘛经典以来。已经三年有馀。勤慎教习。著有成效。著加恩赏给诺们汗名号。其敕书印信。此时且毋庸赏给。
15 ○谕军机大臣等、杨遇春等奏、委员会办四川德尔格土司头人、干预西宁所管玉舒巴彦囊谦番族分管人户一案。仍行狡赖。请由四川派员查办等语。西宁番目诺尔布、前此呈请将所管三百人户、交伊侄孙千户官木都克拉尔加立统管。经穆兰岱查明、诺尔布懦弱无能。且此项人户。本非四川土司所管。不便任其投住。惟诺尔布之妻噶尔麻才尔吉等、尚在四川土司地方。由该处土司递来番词、内称如将诺尔布所管人户、归巴彦囊谦族千户管束。定要与巴彦囊谦族滋事等情。当经该督等派员会同四川委员查办。所有投依四川土司之玉舒巴彦囊谦族百长仲巴丹增成立、喇嘛噶尔角第巴二名。业已投回本族。惟诺尔布之妻子。已由德尔格族潜回四川热窝切族。投依该番妇母家居住。该土司复差番目呈递番字。语多狡展。该委员仍照前奏。将诺尔布所管人户。断归该千户统管。该番目高耸七力帕牙才登、辄带领多人。向其拦阻。声称总要将此项人户、仍归诺尔布弟兄等语。经委员等反覆开导。抗不遵循。西宁委员呼应不灵。自应由川省另委大员查办。著瑚松额等另行遴委熟习番情之明乾大员。前往该处明白开导。永绝葛藤。毋任该土司妄行干预。以息争端而绥边境。将此谕令知之。
16 ○又谕、松廷等奏、噶勒丹锡哷图萨玛第巴克什、从前藏中俗称为呼图克图。近因裁去。各外番及各寺院喇嘛等、未免心存轻慢。请赏给呼图克图虚衔。以资弹压等语。萨玛第巴克什、从前既未加赏呼图克图字样。一切奏牍。及咨报驻藏大臣文内。即不应率行书写。至于各外番、及各寺院喇嘛等、向既有此称谓。自可随俗从宜。不必禁止。此时亦无庸赏给虚衔也。将此谕令知之。
17 ○又谕、长龄奏称、此次庆祥所调伊犁乌噜木齐、及各路换防官兵、共有四五千名。均系未经军旅之师。带兵又无得力之员。不识纪律。如必须进兵。尚须妥为斟酌。不可轻举妄动。张格尔生长外夷。路径最熟。我兵不识路径。又无向导。且出卡尚系布噜特。再入即是霍罕地界。官兵到处。不能不扰及外夷。傥若激成事端。遂至复启边衅。该逆现在托古斯托罗等处游奕之说。尚系九十月间探听之言。将来我兵出卡。定必闻风远窜。否则诱令我兵深入。另设诡计。我兵追捕愈深。一切粮饷军火文报军台。并无谙熟官兵经理。该逆一日不获。官兵一日难撤。喀什噶尔、又无存贮粮饷接济。必致进退为难等语。逆裔张格尔、犯罪稽诛。窜匿各布噜特地方。勾结煽惑。必须设法捦获。尽法惩治。以张国威。第卡伦外路径丛杂。我兵不宜深入。庆祥节次所奏陈兵宣威。悬赏购线各事。种种尚合机宜。长龄因在途次、闻调派各路官兵。以为必欲进兵剿办。未悉该参赞筹画事宜、与节次所降谕旨。故有此奏。并据奏称、现已详晰札致庆祥。该参赞接信后。亦必将现筹机宜札商办理。庆祥到喀什噶尔后。惟当体察情形。坚持定见。相机筹办。如能得以夷制夷之力。将张格尔、及巴布顶汰劣克等诸逆、悉数歼捦。或缚献数犯。固可申国法而靖边圉。傥一时不能捦获蒇事。庆祥自必筹画善后之计。不致旷日持久。老师糜饷。进退两难。该参赞务将一切情形通盘熟筹。悉臻妥善。不负委任。朕亦不为遥制也。将此由四百里谕令知之。
18 ○又谕、卡伦外各布噜特地方。路径丛杂。该逆夷等窜匿无定。我兵原不宜深入穷摉。节次庆祥所奏调派官兵。计不过三千名。无四五千名之多。并据奏宣威捦逆。不敢轻进贪功。及所筹陈兵以示威。悬赏以结信。晓谕各布噜特设法缚献各事。尚合机宜。历次所降谕旨甚明。庆祥自当遵照办理。长龄在途次。尚未悉近日筹画情形。是以有此陈奏。自系老成持重之见。现已谕知庆祥、前赴喀什噶尔察看情形。相机妥办。并令将一切事宜。与长龄札商。不可冒昧轻进。该处现有如许兵力。足壮声威。既可坚布噜特等效顺之心。傥该逆夷敢来窥伺。亦可就地歼捦。或布噜特等畏威图赏。将张格尔、及巴布顶汰劣克等缚献。自可从此撤兵。傥不能迅捦渠魁。亦难令其旷日持久。老师糜饷。并已谕知庆祥、令其妥为筹画。至所奏敕谕霍罕、捦献张格尔弟兄、并附近之人一节。外夷居心叵测。未必听信玉努斯等传谕。即如此效顺。该将军惟当遵照节次所降谕旨。与庆祥札商办理。勉副委任。将此由四百里谕令知之。
19 ○刑部奏、审拟盗砍东陵树株首犯张宜、拟斩立决。得旨、张宜著即处斩。无庸解往马兰峪正法。
20 ○戊申。谕内阁、乌尔恭阿等奏、恭修昌陵圣德神功碑楼。所需楠木柏木。前据四川省咨报、已采获齐全。至今未报起运。现在他项工程完竣。专候此项木植施工。著戴三锡即饬委员迅速起运。沿途毋任耽延。务于本年冬季运抵工次。以济要需。
21 ○又谕、向例各省寿民寿妇。均系题请旌表。张师诚、于泾县寿民潘廷誉、现年百岁。五世同堂。康绍镛、于安仁县。命妇欧阳周氏、现年八十一岁。五世同堂。均违例专摺入奏。殊属不合。除由礼部行知该抚等、将系图册结补送外。张师诚、康绍镛、俱著交部察议。嗣后各直省督抚。凡遇寿民寿妇请旌之案。著照例具题。以符定例。
22 ○朝鲜国王李玜、遣使表贺万寿冬至元理三大节。并贡方物。赏赉筵宴如例。
23 ○以翰林院侍读学士普保、侍读廖鸿荃、充日讲起居注官。侍读毛树棠、署日讲起居注官。
24 ○己酉。上幸静明园。诣龙神庙拈香。
25 ○谕军机大臣等、据那彦成奏、大名镇员缺紧要。请将现任总兵薛升、改补正定镇。其大名镇缺。请酌量升调等语。正定镇总兵员缺。前已降旨将刘廷斌调补。该员曾任总兵有年。一切营务操防。自较熟悉。著该督俟刘廷斌到直后详加察看。如能胜大名镇总兵之任。据实奏明。再降谕旨。将此谕令知之。
26 ○以捐修浙江衢州府城垣。予捐职训导沈燮、尽先选用。佾生沈承志、八品顶带。
27 ○庚戌。谕内阁、大阿哥、惠郡王、于二月二十日赴南苑驻围。三月十五日回圆明园。普恭。特依顺保、著充为总谙达。轮班随驻。所有应行随往之散秩大臣、侍卫等、著各该处照例奏派。
28 ○免<?口英>咭唎国被火货船应徵税银。
29 ○辛亥。孝仪纯皇后忌辰。遣官祭裕陵。
30 ○谕内阁、武隆阿奏参、承审命案、刑逼成招、枉坐人罪之勒休知县一摺。前任高苑县勒休知县李士玉、于夤夜被杀二命重案。并不虚衷研鞫。偏听案证供指之言。刑逼成招。并将饬役寻出之刀。捏为犯供起获凶器。伤仗并不相符。枉坐徐呈辉等以谋命重罪。实属荒谬。可恶之至。李士玉著革职。交该抚提同全案人证。悉心严究。务得确情。按律定拟具奏。
31 ○贷湖北荆右卫司库银、修被水冲刷军堤。
32 ○壬子。上诣大高殿行礼。
33 ○还宫。
34 ○谕内阁、琦善等奏、豫筹东省启坝放水、及首二进帮船修艌行走各情形一摺。江南邳宿八闸运河。全赖微山湖水宣注接济。上年湖水消耗过多。应行设法潴蓄。以利漕行。前据张井奏、于二月下旬挑工完竣。先启汶河大坝。铺足北行之水。将东省军船赶兑开行。约四月中旬。可以全入临清口等语。兹据琦善等奏称、首进各帮。如候至四月中旬进闸。挽抵韩庄。守待重运。如期北上。再为启坝放行。恐有韩庄以至邳宿。上下闸座既多。水复不能充足。按照会牌启闭。重空来往顶阻。节节濡滞。计须五月中旬。方抵杨庄一带。已属迟延。该督等会商盘坝。酌量迟早适中。须在夏至以前。通帮埽数完竣。庶不致临事周章。著张井赶办挑工。早启汶坝。先将东省军船赶催进闸后。即赶提首进空船跟接进闸。催令南下。务于三月中酌启湖板铺水。俾重空船只。均无阻碍。至二进空船。该漕督已放给铺舱席片银两。令弁丁修艌。勒限完工。其各省军剥船只。亦催令赶兑开行。至山东天津境内。守冻首进各帮船。经二次转运回空。船身不免损伤。又兼冰凌擦损。必应量加修艌。已由琦善等札饬山东粮道勒令兴修。并垫发铺舱席片银两。在各丁应领水脚内扣出解还。为饬天津道一体查办。著直隶总督、山东巡抚、再行严饬天津山东各该道、就近督饬修艌铺舱。一律完固。现已冰泮。即催令飞挽南行。挨次停泊临清闸外。毋致进口耽延。该部知道。
35 ○谕军机大臣等、据陈中孚奏、通筹漕河全局。请于高堰后三堤旧址。展筑二堤。期后蓄清敌黄旧制。开放御黄坝。照常挽运。较之碎石坦坡。费省效速等语。河漕相为表里。必河治而后漕运可通。现今河之不治。固在湖水不能蓄足而尤在河底日见增高。是束水攻沙之法。较之蓄清敌黄。尤为当时急务。前据严烺奏、将八滩以下两岸堤尽处接筑长堤。八滩以上生湾处取直挑河。并将两岸堤工增培高厚。以御盛涨而资刷涤。原系亟应兴办之工。因该河督所奏、有俟桃汛后再行察看之处彼时水势漫滩。从何勘办。是以降旨交琦善再行妥筹。择其尤为紧要者首先施工。原期速收束水攻沙之益。俾黄水日见消落。清水可以畅出敌黄。庶河漕可以迅复旧制。本日陈中孚所奏修筑二堤。为高堰重门保障。并称旧有三堤。地势本高。取土甚近。以视二堤办理较易。且距大堤稍远。积水足资容纳。是二堤较之碎石护堤、取效甚速。似有把握。惟二堤筑后。以为大堤之保障则可。何以该漕督即称本年可以开放御黄坝、使回空南下。其意不过因二堤既有擎托。不虞大堤失事。尽可放心蓄水。不知彼时清水蓄足。而黄水仍未消落。又何能竟开御黄坝、使之倒灌。亦不可不测量形势之高下。通盘熟计。至碎石坦坡。原为保护堰工。充蓄湖潴起现。需费五百馀万金。尚其事之小者。惟必五六年而后竣工。即使如式镶办。可资捍御。大堤可以无虞。而此数年间。河底无清水刷涤。岂不日益增高。是清高而黄亦愈高。将从何收刷沙之益。而数百万帑金。轻付洪流。毫无实效。糜帑误漕。已为不可。且黄河中段。因上年倒灌过甚。以致淤高。此时若不亟为疏治。将来耽延日久。积成铁板沙。更难办理。琦善前与严烺会摺奏请兴办。经朕复饬筹议。昨祇据严烺覆奏、以为必应兴筑。并声明与琦善意见不同。而旬日来亦未据该督将因何不同之处陈奏。琦善畀任两江。有兼辖河务之责。无可推诿。不得因有前奏稍为回护。年来河漕交敝。盘坝剥运。及试行海运。均属病帑病民病丁。祇可为一时权宜之计。来年断不能照此办理。琦善接奉此旨。务当通盘筹画。先其所急。如何使黄水渐次消落。湖水可以敌黄。不但本年回空南下。必须开放御黄坝令其遄行。即明年重运北来。亦须照常启坝经行。方为妥协。上年冬间。缘有碎石坦坡迂远之议。困循至今。现在桃汛将届。不得再行观望。致失事机。琦善总当早为定断。勿因京外浮言。稍形迁就。朕委心任用。亦不为遥制也。陈中孚摺、著钞寄阅看。琦善妥筹定议。即由驿覆奏。将此由四百里谕知琦善、并谕严烺、陈中孚、知之。
36 ○湖北按察使岳祥、因病解任。调四川按察使兴科、为湖北按察使。以前任四川按察使吉恒、署按察使。
37 大清宣宗效天符运立中体正至文圣武智勇仁慈俭勤孝敏成皇帝实录卷之九十五
38 监修总裁官经筵日讲起居注官太子太保体仁阁大学士文渊阁领阁事管理户部事务上书房总师傅翰林院掌院学士兼管顺天府府尹事务随带加五级纪录十八次臣贾桢总裁官经筵讲官吏部尚书镶蓝旗汉军都统管理新营房城内官房大臣稽察内七仓大臣稽察会同四译馆事务加一级随带加六级军功加三级纪录五次臣花沙纳经筵讲官文渊阁提举阁事兵部尚书总管内务府大臣镶白旗满洲都统稽察内七仓大臣管理宗人府银库左翼幼官学宁寿宫圆明园等处精捷营御茶膳房御药房太医院造办处事务随带加十八级臣阿灵阿副总裁官经筵讲官兵部尚书随带加六级纪录二十次臣周祖培等奉敕修
39 道光六年。丙戌。二月。癸丑朔。谕内阁、御史陈肇奏、请饬禁盐商浮舂盐斤一摺。盐务积弊已久。近年屡经严缉私枭。官引仍未畅销。如该御史所奏山东盐引。每引浮舂多至三五十斤至百馀斤不等。通计山东每年五十万引。多舂五千万斤。抵官引二十馀万道。一经控告。或将盐包戮漏。或浇水渗消。官吏得规袒护。一省如此。各省恐亦不免。果有此弊。必当严行剔除。著山东巡抚认真饬禁。并著有盐省分之督抚盐政运使各官严行查办。嗣后销引不畅。即将掣盐各官从重议处。查出商人浮舂斤数。亦著照私盐例治罪。务令浮舂之弊。与私枭并除。以肃鹾政。
40 ○以山西按察使邱鸣泰、为湖北布政使。安徽庐凤道戴聪、为山西按察使。
41 ○甲寅。遣官祭先医之神。
42 ○礼部奏、贵州通省朱卷。卷面均未填写名次。此条例无议处明文。据覆勘大臣声明该省朱卷。既经填写姓名。墨卷上亦已填写名次。至朱卷上未经先填名次。虽无关弊窦。究属疏漏。正副考官、应照遗漏舛错例各罚俸一年。从之。
43 ○乙卯。遣官祭文昌帝君庙。
44 ○上以祭社稷坛。自是日始。斋戒三日。
45 ○丙辰。遣官祭黑龙潭昭灵沛泽龙王之神。玉泉山惠济慈佑灵濩龙王之神。昆明湖安佑普济沛泽广生龙之神。密云县白龙潭昭灵广济普泽龙王之神。
46 ○遣官祭圆明园惠济祠。河神庙。
47 ○引见各衙门保送御史人员。得旨、周炳绪、孙兰枝、蒋泰阶、孙善宝、陆经烜、李鹏、姜梅、万启畇、王琦庆、达镛、俱著记名以御史用。
48 ○喀什噶尔参赞大臣庆祥奏、连日接常德来信。探得张格尔、汰劣克拜巴哈什各逆首。均在托古斯托罗一带地方藏匿。前此助逆之布噜特等。均未分散。大雪封山。未能远窜。当即飞札常德等、于此等外夷出入之际示以大方。尤必密加访察。无使得知虚实。现已交代清楚。即兼程前往。悉心筹办。期于净绝根株。得旨、言何容易。以常德之为人。真不值告以此等机宜。汝已起身前去。约计二月望前总可到彼。朕心稍慰矣。汝务要尽心尽力。相机诱捦。可以威临之者。即遣将出师。切不可轻听浮言。妄行举动。前鉴不远也。懔之勉之。
49 ○调工部左侍郎博启图、为户部左侍郎。以总管内务府大臣阿尔邦阿、为工部左侍郎。
50 ○以印务参领左廷桐、为镶白旗汉军副都统。
51 ○调乌噜木齐绿营官兵五百名。马五百匹。赴喀什噶尔差遣。
52 ○丁巳。祭先师孔子。遣大学士蒋攸銛、行礼。
53 ○谕内阁、兵部奏、吉林双城堡。道光四年移驻京旗车价。核与定价原奏不符。请仍令造具各站程途里数细册核销。系照定例办理。惟关外道里绵长。与内地不同。所有道光四年车价。著加恩准其每辆给银一两。造册报销。该部知道。
54 ○又谕、韩克均奏、盐井卤不敷煎、请变通拨补一摺。云南安宁井。上年奏销道光四年分课款。除销解外。短徵银一万七千七百七十五两零。该省在于黑盐井子井徵解溢销项下。拨补银六千两。实参欠银一万一千七百七十五两零。经部议骏。兹据该抚查明、各井卤水盈缩靡常。不得不通融挹注。历年奏销短徵各井。虽将别井溢销银两匀摊拨补。仍照该井原短分数开参。责令照数趱煎赔缴。所补之项。并不开除。与拨补之义不符。且短徵各井。由于卤短不敷。势难定限趱补。自应量加调剂。加恩著照所请、所有安宁井短徵道光四年课款。准将册造拨补银六千两。于原短数内开除。其未完银一万一千七百七十五两零。仍核计分数参处。限满无完。即照原参银数著赔。嗣后奏销。如以溢课拨补缺额。准将所拨之数。于短徵数内开除。核计未完分数若干。按限开参赔补。其已拨银两。免其并计参赔。该部知道。
55 ○以刑部右侍郎升寅。为国史馆清文总校官。
56 ○以越南境内夷匪安静。撤云南开化留防兵一百名。土练七十五名。从署总督韩克均请也。
57 ○戊午。祭大社。大稷。上亲诣行礼。
58 ○谕内阁、朕此次恭谒西陵。启銮后。著派大学士托津、协办大学士尚书英和、汪廷珍、尚书卢荫溥、留京办事。
59 ○晚云南铜厂民欠无著工本银。
60 ○己未。孝淑睿皇后忌辰。遣官祭昌陵。
61 ○谕内阁、昆明湖战船二只。现俱曹□少朽。著即裁撤。其水师营应裁实缺千总三员。听其自便。如该弁等愿回本省。即咨回原籍营伍当差。傥不愿回籍。即交内务府酌议应拨何处。奏明办理。其水手四十八名。在京已久。现有二百七十馀名口。若仍遣回原籍。转致失业。著加恩交内务府酌量安置。妥议具奏。于奉宸苑等处水手差使挑补钱粮。以示体恤。
62 ○旌表守正捐躯直隶武强县民王保太妻杨氏。
63 ○庚申。以举行仲春经筵。遣官告祭奉先殿。传心殿。上御文华殿经筵。直讲官文孚、汪廷珍、进讲论语众恶之必察焉众好之必察焉。讲毕。上宣御论曰。知人则哲。千古其难。天下品类最繁。性情各异。要不外恶与好两端。而一言乎恶与好。即美恶之所由分。用好用恶之所由判。此其中正有难言之者已。夫不容昧者。即物而存之理。最易淆者。因物而付之心。使两人于此。一为众所恶。一为众所好。所恶者。或贱恶。或傲惰。固已。若其人迂远而阔于事情。矫立不逐于流俗。所谓举浊独清也。未可因众恶而置之。所好者。或亲爱。或畏敬。或哀矜。似已。若其人色庄貌为君子。乡愿乱德之真。所谓作伪日劳也。亦未可因众好而忽之。更或巧诈百出。投恶与好者以喜怒。而饰美与恶以矫情。有知人之责者。尤不可不严以察之。务使宵小无所行其术。君子得以尽其长。庶几渐跻正直之风。而弭阿谀之习。孔氏之言。可深长思也。直讲官松筠、王宗诚、进讲书经罔以侧言改厥度。讲毕。上宣御论曰。经言齐家治国平天下必本于修身。诚以身也者。所以为度者也。守先王之法。布彝伦之叙。四海之所具瞻。万方之所以丕应也。苟不审夫视听以杜非礼。将以邪巧之言易其常度。政治其何足观耶。旨哉成王命蔡仲曰。罔以侧言改厥度。试详绎之。人君端拱九重之上。四岳三涂。既已云远。欲周知小民之疾苦。非询事考言不为功。然其身不正。虽令不从。故必先正其身。而身正又非徒托诸空言。是在资乎献纳。且夫君子辞寡。小人言甘。寡则难入也。甘则易惑也。彼善为甘言者。必且百计思维。或托以无心。或假诸公论。始则呐呐如不能出诸口。既且侃侃而谈。使人不及觉察而入其术中。而此身遂放逸而不顾。则侧言之为害。岂浅鲜哉。上之人执两用中。断之以义。不为人欺。即不以自欺。孔壬是屏。纷华不尚。合四海为一家。历百年如一日。行见风气蒸蒸。日臻上理。朝野咸仰其成。人民默受其福。其在书曰。儆戒无虞。罔失法度。传曰。思我王度。式如玉。式如金。诗曰。视民不佻。君子是则是效者。此物此志也。而顾可忽乎哉。礼成。上幸文渊阁。赐讲官及听讲诸臣茶。复赐宴于本仁殿。
64 ○幸圆明园。
65 ○诣绮春园问皇太后安。
66 ○谕内阁、张井等奏、勘估武陟县拦黄堰放淤工程、请拨银两一摺。豫省武陟县迤南拦黄堰临黄要工。上年对岸骤长新滩。挑溜北注。虽叠经添培埽坝。仍恐将来外滩愈高。难资抵御。自应筹办放淤。为一劳永逸之计。经该河督等相度地势高下。挑挖进黄沟。筑做箝口坝。并于武陟县城南面护城堤工、及原马棚、沁堤、旧口门等处。分别估镶防风护埽。添筑土堰。放淤后、豫筹顺清沟以消积水。统计现估土埽各工。实需银二万三千六十馀两。又箝口坝酌贮备防秸五十垛。需银三千五百两。顺清沟土埽各工。约需银一千五百两。通共需银二万八千六十馀两。著准在司库照数拨发。责成河北道、遴员赶紧次第兴办。勒限大汛前完竣。仍俟麦收后再行启放。该河督等务当不时稽察。总期帑不虚糜。于宣防实有裨益。工竣核实报销。至放水后被淹轻重。有无坍塌房间。著该河督等届期查明奏报。该部知道。
67 ○谕军机大臣等、琦善奏、湖洪石工、未能间段拆修、请择要试办坦坡护堤蓄水一摺。高堰为淮扬保障。从前工程。本属巩固。百馀年来。从无大患。即间有掣卸。亦不至如前年之甚。虽因风浪过大。蓄清过多。实由近年来总未认真修理。任其塌卸剥落。以致为患甚钜。严烺承张文浩失事之后。经朕特简南河。即应彻底勘明。认真兴办。乃因循疲玩。一载有馀。毫无把握。所办石工。草率了事。仍称灰浆未老。不能蓄清。直至琦善到彼。严烺始由清江阅视河工。见河身淤高。所办堰工全不足恃。无计可施。坚主碎石坦坡之议。分作五年抛成。每年抛石三十馀万方。御坝业经堵闭两年。是办成已须七年之久。朕即觉其需时糜帑。当降旨令琦善等另行妥议。兹据琦善奏、运石湖船。每年可运碎石二十万九千一百六十方。是运石之船。祇有此数。断不能与前奏每年三十馀万方之数相符。计需八年。方能办成。试思御黄坝两年不开。河漕俱已万分掣肘。岂能迟之又久。至十年之后耶。况此数年中。河身无清水刷涤。势必黄水愈高。又将何所措手。在严烺之意。自以数年之内。经风掣塌。又可诿卸于碎石未经全抛。以掩饰其前此办理不善之咎。且碎石坦坡。需时甚长所费尤钜。若年年抛护。有塌即抛。糜帑误工。伊于胡底。是碎石坦坡。断不可行。所请试办一年。著毋庸议。琦善经朕简任两江总督。无可推诿此事朕惟责成该督一人。前据严烺奏、山海安阜四厅境内。河身坐湾。如关家滩、孟家滩、九套、何家社、兜湾过甚。择要酌估挑切引河一二道。以备汛涨启放。掣溜成河。计估需银二十万两。并接筑长堤。以备大汛。又据陈中孚奏、请于高堰后三堤旧址。展筑二堤。期复蓄清旧制。近年河患。不仅在清水之短绌。而在河底之抬高。欲期河底刷深。仍不外束水攻沙逢湾取直之法。朕闻从前黎世序、在徐州办过引河切滩。著有成绩。自应赶紧办理切滩引河。以收速效。办竣后、再筹议接筑高堰二堤。以期蓄清敌黄。该督即督同淮扬道潘锡恩、及河员中结实可靠者。次第兴办。总期本年回空船只。无误遄行。明岁重运北来。可复旧规。方为妥协。至河工劣员。但知借工侵蚀。全不以公事为重。主筑堤不挑河之说。糜饷误工。其言断不可听。勉之慎之。又该督奏、议覆那彦成奏运通漕粮、改用长剥、格碍难行一摺。那彦成奏到时。朕即觉其说不可行。兹据该督奏、煞坝挑河。均有所碍。长途剥载。霉变堪虞。以及经费不充。丁情苦累。所议俱是。著毋庸议。但该督既知长剥难行。海运又不可久。是御坝断不能不开。总当以疏河蓄清为己任。用正人。听正言。矢虚衷而持定见。筑坝卫清。切滩减黄。黄水低一寸。清水即高一寸。俾御坝可以开放。河湖俱复旧规。方为不负委任。将此由四百里谕知琦善、并谕陈中孚、严烺、知之。
68 ○命东河河员。再缓三年<?手东>发。后河道总督张井请也。
69 ○以承修南河堰盱新工掣卸。同知王廷彦等、降革有差。
70 ○追旌前明骂贼殉难四川布政使经历项惟德、及妻巴氏。
71 ○辛酉。谕内阁、程含章奏请给帮船行月等项银米、并将应行扣带银米展缓一摺。本年办理盘运。浙省军船。虽止运至清江浦。而河北接运一切经费。较常年直运抵通。并无减少。且多盘剥折耗抬夫之费。若照奏定章程。将应给接运军船口粮等项。令原运军丁付给。其应领银米。按程扣减。转致无银支发。有误漕运。自应量为调剂。著照所请、将该省上年今年两运行月等项银米。照额全数支给。免其计程划扣。其截留河北之宁前等三帮。额支本折行粮。并月折银两。准其给与洒装米石之丁。俾资贴补。至该丁等额支月粮本色及米价二款。著照江南成案给领。又上年绍前等八帮。东省垫给剥船津贴食米。约银三千四十二两零。杭头等三帮。仓场衙门垫放剥价等银一万四千八百九十两零。天津道借给银一千三百二十两。共银一万九千馀两。均著缓俟下年。酌分年限。扣还归款。又上年各帮缓交分限晒扬耗米。及杭三绍后两帮。霉变分限米石。并各帮积欠米石等款。共米二万一千馀石。亦著照湖南成案。缓俟下运依限搭解。再金衢杭头等帮。扣款较多。所领银两不敷办运。著准其在道库丁借息银项下酌量动支调剂。以资利运而纾丁力。该部知道。
72 ○谕军机大臣等、徐锟奏请驰赴军前效力一摺。庆祥已由伊犁起程前赴喀什噶尔。该处用兵与否。尚在未定。徐锟请驰赴军前效力。著毋庸前往。俟巴哈布接任后。仍遵前旨即行回京。将此谕令知之。
73 ○喀什噶尔领队大臣穆克登布奏、请豫调叶尔羌、乌什、阿克苏等处换防官兵。赶紧来防。听候差遣。报闻。
74 ○山西布政使钱宝甫、因病解任。以直隶按察使王庭华、为山西布政使。江南河库道戴宗沅、为直隶按察使。
75 ○修浙江海盐县鱼鳞石塘。从巡抚程含章请也。
76 ○壬戌。谕内阁、琦善奏、海运漕粮。尽船受兑。现到商船九百馀只。足运米八十馀万石。所有兑竣船只。先开赴十滧候风。初运沙剥到津卸米后。前往奉天买豆。催令南归等语。贩豆系该船商常年本业。且海船利于压重。不能驶放空船。自应准其照常往贩。惟尚有二次兑运。必应迅速南下。著奉天府尹饬各该地方官、俟商船到彼。即令置货开行。无得勒掯。并飞咨经过直隶山东各省。转饬沿途海口催令南归。勿任逗留贻误。
77 ○又谕、琦善奏、拏获私枭。讯出透私包庇等弊。请将失察各员。宽免处分等语。近来私盐充斥。总由灶丁透漏私煎。兵役得规包庇。以及枭犯出境入境。制造违禁器械。该管官虑干处分。往往回护徇纵。以致益无忌惮。兹经该督饬属拏获枭犯二百馀名。将透私包庇根追得实。从重惩治。办理尚属认真。著加恩将地方文武、及盐务官员。从前失察处分。免其参处。经此次格外施恩。该督务当饬令各该管官始终奋勉。俾枭徒及不肖灶丁兵役。咸知敛迹。鹾务渐可肃清。毋得日久生懈。并著该督移知湖广江西各督抚、一体督饬文武印委各员、认真躧缉。务将大夥私枭。随时捕获。尽法惩创不得仅以拏获零星肩挑负贩塞责。若地方有著名枭匪。该管官事前既无觉察。事后又不访拏。即著据实严参。毋稍宽贷。该部知道。
78 ○调宁夏副都统福克精阿、为山海关副都统。镶白旗蒙古副都统国祥、为宁夏副都统。山海关副都统富祥、为镶白旗蒙古副都统。
79 ○以拏获江南盐枭多名。予参将冯殿士等、加衔升叙有差。
80 ○以承缉盗犯无获。革江南署游击陈长泰等职。仍留外洋协缉。
81 ○癸亥。孝康章皇后忌辰。遣官祭孝陵。
82 ○上还宫。
83 ○谕军机大臣等、据陶澍奏、海船初运米石。现已尽船尽兑。陆续开出十滧地方。候过二月初八日风信开行。若遇顺风。旬馀即可抵津等语。海船乘风开行。抵津迅速。必须将应用剥船及一切事宜。豫为布置周妥。著那彦成即饬陶梁、郑祖琛等遵照节次奏定章程。即日筹备妥协。以便海船随到随剥。勿稍迟滞。将此谕令知之。
84 ○命理藩院尚书穆彰阿、于海运沙船进口后。赴天津会同仓场侍郎验收。
85 ○调湖北布政使邱鸣泰、为安徽布政使。妥徽布政使徐承恩、为湖北布政使。
86 ○甲子。山东巡抚武隆阿奏、本年海运。经临沿海岛屿。现查明最要处所。应添拨兵一百五十一名。每名日给口粮银二分。由外筹款动支。报闻。
87 ○达赖喇嘛之呼毕勒罕遣使呈进贡物。赐敕褒奖。赏赉如例。
88 ○准山东东平、东阿、寿张、三州县摊徵运河埽坝等工银。自本年始。分限起徵。
89 ○盛京兵部侍郎书铭、休致。以都察院左副都御史惠端、为盛京兵部侍郎。
90 ○乙丑。春分。朝日于东郊。上亲诣行礼。
91 ○诣东岳庙拈香。
92 ○幸圆明园。
93 ○诣绮春园问皇太后安。
94 ○遣官祭关帝庙。
95 ○遣官祭昭忠祠。
96 ○修福建闽县罗星员山汛寨。并台湾厂战船。从总督孙尔准请也。
97 ○抚恤琉球国遭风难夷如例。
98 ○丙寅。命户部左侍郎博启图、御前侍卫富僧德、乾清门侍郎卫容照、恭诣西陵。查看红桩。
99 ○丁卯。谕内阁、据琦善奏、初次海运。计可装米一百二十万石。纤夫雇价剥船口粮等项。约需银三万馀两。商船到津。即须动给等语。著那彦成转饬天津县、豫集人夫。由天津运道二库垫发价值。俟事竣由江省筹还归款。
100 ○谕军机大臣等、据琦善奏称、现在黄水已长至三丈有馀。两岸堤工。高出水面数尺。设伏秋二汛水涨。即可高与堤平。目前救急之计。自以增培大堤。接筑海堤。较挑切工程为急等语。黄河甫过凌汛。而水已长至三丈有馀。增培大堤。接筑长堤。固是目前急务。第黄水出路不畅。若不急筹减落之法。仅恃增培堤岸。岂能抵御盛涨。是切滩挑河。亦系刻不容缓之工。现已黄水增长。而严烺前奏挑河工程。尚祇约略估计。并未切实勘办。该河督所司何事。转瞬桃汛即届。不能再任延缓。现既奏称关家滩应行挑解引河之处。有民间私筑土堰。亟应起除。著该督即饬属剀切晓谕。并亲往该处详加履勘。将关家滩等处河势坐湾地方。何处应切。何处应挑。察看形势之缓急。遴派妥员核实估计。奏明妥速兴办。勿稍迟延。致失事机。至高堰后应筑二堤。前据琦善奏称、祇能见功于大堤有失之后。不能豫固于大堤未掣之先。持论固有所见。惟此时堤身入水已深。既不能于桩朽根松之处。一律拆修。而碎石护堤之说。又迂远而难行。揆诸时势。自以兴筑二堤为正办。二堤既筑。大堤赖有重门保障。又筑格堤以为后戗。大堤自更有擎托。是二堤之有利无弊。其事显然。该督到清江后。一面勘办挑切引河事宜。一面即将二堤工程勘估。奏明次第办理。如果于此外另有固堤蓄清善策。朕必择善而从。并不稍存成见也。将此由四百里谕令知之。
101 ○又谕、新授广东潮州镇总兵耿金钊、朕连日召见。察其才具平庸。著阮元于该员到省后。详加察看。潮州地方紧要。如该员不能胜任。所有潮州镇总兵一缺。著该督于所辖总兵内、遴选一员调补。其遗缺或即以该员对调。或另请简放。据实具奏。再降谕旨。将此谕令知之。
102 ○又谕、知府衔邹锡淳、前经两江总督等、派赴天津。办理海运交兑事宜。此时自已抵津。著福珠隆阿、即饬知该员。迅速来京。赴军机处、有传谕事件。
103 ○以病痊马兰镇总兵官广泰、为总管内务府大臣。
104 ○戊辰。上御勤政殿听政。
105 ○以故额鲁特辅国公呢玛咱木布子乌尔图纳逊、袭爵。
106 ○宗人府宗令庄亲玉绵课、因病解任。以敦亲王绵恺、为宗人府宗令。
107 ○以通政使司副使何淩汉、为顺天府府尹。
108 ○调镶白旗满洲都统禧恩、为正黄旗满洲都统。正黄旗汉军都统松筠、为镶白旗满洲都统。署镶黄旗汉军都统嵩孚、为正黄旗汉军都统。
109 ○添派工部左侍郎阿尔邦阿、办理万年吉地工程。
110 ○命吏部尚书文孚、管健锐营事。兵部尚书玉麟、管圆明园八旗内务府三旗官兵。
111 ○己巳。命总管内务府大臣广泰、管清漪园事。
112 ○准江西上年截卸起剥各帮船借支通库、及天津道库银七万三千二百三十馀两。于司库地丁项下垫解。分年扣还。
113 ○准江南上年垫放湖南各帮船津贴银四千七百五十馀两。缓至道光六年冬季起。分限扣还。
114 ○庚午。谕内阁、前据那彦成奏、办理剥船情形。已分派沿河州县雇募民船五百只。连官剥二千五百只。现在官剥全数修艌。民船将次催齐。二月初旬。即可一律齐全。听候剥用。本日以据百春等奏、直隶送到剥船一千只。船底尚未修艌。委员验收堪用者二百零二只。其未经送到一千五百只。更难保其齐备等语。此项剥船。既据该督奏明全数修艌。何以该侍郎等又称尚未油艌。上年北仓囤贮滞漕。现需陆续转运。海运初次米一百二十万石。又将抵津。岂能停斛待船。节节延搁。著申启贤迅速前赴天津。查明现在剥船可用者实有若干。先尽北仓囤贮滞漕。迅速转运。一俟海运抵津。随到随剥。至该道郑祖琛请留剥船一千只。以待海运。是否可行。著该侍郎随时察看情形。通融筹办。并著那彦成严饬该道等、督同该地方官妥速办理。务期足敷轮转。毋稍迟延干咎。
115 ○又谕、百春等奏、上冬河南省截卸北仓粟米五万石。现应洒带运通。需用抗脚费。请由该省解交等语。此项粟米。由仓运船。共需银六百两。即先由通济库垫发。著程祖洛督饬藩司、速行照数解交。其委员应交还脚价银一千一百馀两。并著先由通济库垫发。该抚即一并筹解归款。
116 ○又谕、百春等奏、海运二起漕粮。约于六七月内抵津。正值大雨时行。剥船装运米石。必须多备席片遮盖。请饬豫为备办等语。著直隶总督即饬藩司迅速筹款。交清河天津两道、多备长丈席片。分给各剥船承领。务期米石足敷遮盖。毋致渗漏。
117 ○安徽巡抚张师诚奏、缉获五河等州县赦后犯案匪徒。并颍凤地方聚众结盟各犯。分别办理。得旨、除莠安良。为政之首务。勉之。
118 ○又奏、严禁各州县差役措垫解费。并革除传费点费陋规。得旨、实力奉行。日久无懈可也。
119 ○命西安将军桓格、来京。调荆州将军庆山、为西安将军。杭州将军观喜、为荆州将军。以署镶红旗汉军都统果勒丰阿、为杭州将军。
120 ○以睿亲王端恩、署镶红旗汉军都统。
121 ○云南临元镇总兵倌朱承受、因病解任。以贵州清江协副将鹤淩阿、为临元镇总兵官。
122 ○辛未。谕内阁、据御史何辉绶奏称、刑部署内皂役。挈眷居住。至七十馀家之多。难免匪徒混处。请严定章程。并令各该衙门一例遵照等语。各衙门胥役。例有定额。何至在署居住者日益增多。刑部为刑名总汇。尤宜肃清。著该堂官严行稽查。如有并非本身著役。潜行寄居者。即行黜逐。并随时稽察出入。杜绝弊端。嗣后如有在署中擅添房屋。容留闲人者。即行惩办。其在京各部院衙门。著一体严查。毋任溷迹。以符体制。
123 ○又谕、御史何辉绶奏、教官不准干预地方公事一摺。据称上年安徽巡抚张师诚参奏、代理巢县知县万年淳一案。称系密札教官查禀。与体制未协。各省州县。责成督抚两司道府层层稽察。若待教职等官查禀。始行核办。该管上司。所司何事。且恐不肖属员。藉端挟制。尤非政体。至佐杂微员。近日往往有禀揭长官之案。于吏治官常大有关系。著通谕各督抚一秉大公。随时自行查访。无使教职佐杂干预公事。固不可意存姑息。博宽大之虚名。尤不得假手末僚。启倾陷之流弊也。
124 ○又谕、那彦成奏、拏获不法水手、请解往江南归案审办一摺。各帮水手等勒索犒赏。经两江总督咨会该督一体严拏。兹据奏称、静海等县拏获邱学思等十五名。研讯均不承认。显系恃无质证。有意狡赖。著即将邱学思等十五名。解交琦善归案严讯。实在有无勒索犒赏情事。照例惩办。其李有德等五名。据各帮弁覆称并无不法。该琮备杨寿春、凭何开报请拏。该弁现已回南销差。无从查询。著琦善向该弁询明李有德等、究竟有无不法情事。咨覆该督分别办理。
125 ○又谕、那彦成奏、大名镇存城兵少、请裁撤海口官兵一摺。直隶大名府属。界连豫东二省。地居扼要。前经添设总兵都守等官。并抽拨兵丁。分布弹压。惟存城之兵尚少。不足以资操防至天津地方。名为海口。实系腹地。且洋面久经肃清。所有现存水师营官兵。岁糜帑金。无裨实用。著照所请、将天津水师营裁撤。改归大名镇。惟水师官兵。素习海洋。不能改充陆路。且相距遥远。其应如何分别裁化添设、及一切事宜。著该督详查妥议。俟奏到时再降谕旨。
126 ○又谕、戴三锡奏、筹议民捐义田租谷章程一摺。四川省各属民间捐资积贮。以备赈恤。统计买田收租者。共有一百十八厅州县。九姓一土司。内成都府属中十四州县田亩。向赖都江堰水灌溉。前经奏准将义田岁取租谷。变价作为岁修堰工不敷之用。其馀各厅州县土司收贮之谷。著照所请、准其按照各地方岁收租谷之多寡。及现在积谷实数。自三千石至一万石止。作为定额。以备赈恤动支。此外新收租谷。易换陈谷出粜。将价解贮司库。留为买谷还额及加赈之用。毋庸添买民田。此项租谷。本系民捐民管嗣后遇有动用。无庸造册报销。仍令该督责成该管道府认真稽察。如有吏胥滋扰克扣刁难、及经管之人私自那移等弊。著即严行惩办。该部知道。
127 ○又谕、那清安奏、驿站司员私离职守、请饬查办一摺。喜峰口管驿传事理藩院员外郎诚格勒、于二月初八日私离任所。并骑用官马四匹。随带官兵二名。实属有乖职守。著理藩院迅速确查。该员诚格勒曾否来京。现在有无逗留家内。抑系潜往他处。即行据实奏明严办。不可稍涉宽纵。
128 ○谕军机大臣等、御史杨殿邦奏、云南边要六条一摺。据称近日边缺文武。多不胜任。如永北同知牛暹、官声狼藉。不洽舆情。夷人全赖骡马。应饬金沙江知事。凡骡马过渡。不得纵差勒索。并宜捐置义学。该省所属边缺文武。宜严加甄别。现在景东厅常社二仓亏缺殆尽。宜按款清查。勒限买补。不得短价压派。云南地方。夫马多不发价。派乡约在衙门各站口供应。景东、永北蒙化、迤西尤甚。沿边夷地。多有江广州黔客民在彼盘踞。大开烧锅。重利盘剥。营汛兵马。多有缺额。威远、元江、景蒙尤甚。将弁分肥。或作提镇巡阅、及三节两生馈送之费。总督兵房。又有年规季规。各种夷民。均系土著。其得力较胜兵练。以保甲之法团集训练。有事则练借兵威。兵借练力。足收以夷备夷之效等语。所奏不为无见。云南边衅。多有汉奸盘剥。匪徒煽惑及文武抚绥失宜。夫马差徭杂派。听凭土司目把及兵差滋扰所致。迨兵练剿办。又复怯懦无能。该省大吏。奏捷冒拏。滥保市恩。如实有前项情弊。自应立即湔除。赵慎畛、伊里布、甫经到任。无所用其回护。著按照该御史所奏六条。认真稽查。实力整饬。务令文武悉属才能。仓储俱归实贮。夫马严禁苛派。汉奸禁止盘踞。士马勤加训练。边夷仿行保甲。以安民生而靖边圉。该御史原摺、著钞给阅看。将此谕令知之。
129 ○以伊犁屯田丰收。予员弁议叙。赏兵丁一月盐菜银。
130 ○壬申。谕内阁、庆惠奏、拏获偷牲匪犯。并究出弁兵勾结贿纵一摺。风水重地。附近居民。肆行结夥弋猎。已属藐法。外委崔思通、及该处兵丁。巡查地方。是其专责。竟敢招致匪徒。引入红桩以内。言明得牲后卖钱分赃。尤为可恶。经该总兵派委弁兵拏获多名。究出实情。甚属认真。可嘉之至。崔思通著革去经制外委。同兵丁杨大成、李秉端、及已获贼犯何洪、戴宽、苗泳玉、高士得、李应秀、戴八、张勤、何亮、张秉顺、张召、张得荣、张秉和、李起怀、何真等十四名。并起获鸟枪等件。均解交刑部严审定拟。在逃兵丁崔得玉、及偷牲首犯李五、并各逸犯。著饬属严缉务获。归案惩办。该匪犯两次均由老厂沟所管地方。偷入红桩界内。该汛把总张毓秀、事前毫无觉察。事后又不认真查拏。实属闒茸无能。著先行革职。予限一月。令其带罪缉犯。俟限满有无弋获。分别办理。并将失察兵丁。查明责革。此案业已获犯多名。并将勾结贿纵各情。根究得实。所有失察兵丁串匪分赃。奏请议处之中军游击塔克兴阿、右营守备苏兆瑞、著加恩改为察议。失察贼匪出入。奏请察议之左营守备栗昆、墙子路都司富隆阿、镇罗关把总陆振元、俱著加恩宽免。其缉匪出力之经制外委王殿元、并兵丁等、著该总兵分别奖赏。遇有应升之缺。随时拔补。以示鼓励。至该贼犯等所执鸟枪。并未报官编号。该地方官亦有失察之咎。姑念其派役协拏。认真讯办。功过尚足相抵。遵化州知州白明义、著加恩免议。
131 ○谕军机大臣等、前据琦善奏、降调河北道邹锡淳、才识远大。处事明决。于河务机宜。实心讲求。堪胜河督之任。本日召见该员。询以河工事宜。尚属明晰。惟察其器局。仍须再加历练。若遽畀以重任。恐不足以资统率。朕前召见山东按察使梁章钜、明白安详。曾任淮海道三年。该督抵任后。自必留心察看。该员于河工能否虚衷实力。办理妥协。谅已稔知。著即据实由驿覆奏。现在河务正当吃紧之时。全在河督洞察机宜。权衡缓急。能用人而不为人所用。固不可偏执自是。亦不可随声附和。方能与该督斟酌尽善。相与有成。即日桃汛将临。该督务督同各河道、于一切应培应筑、及切滩挑河各工。详加履勘。覆实估计。奏明妥速兴办。勿稍观望迟延。此为至要。将此由四百里谕令知之。
132 ○癸酉。上诣绮春园问皇太后安。
133 ○谕内阁、前因喜峰口管驿传事理藩院员外郎诚格勒、私离职守。降旨交理藩院确查讯办。兹据奏、传到诚格勒之子前锋乌勒希苏、询明该站员并未回家。亦不知潜往何处等语。诚格勒系管站司员。本属热河都统所辖。著那清安确查该员下落。严行传讯。据实参奏。
134 ○以拏获逸贼。予甘肃游击丁玉柱、议叙。赏阿里克百户拉沁纳木济勒、蓝翎。
135 ○赏福建乙酉科乡试年老附生庄人瑞、举人。
136 ○甲戌。上启銮。恭谒西陵。
137 ○诣卢沟桥龙神庙拈香。
138 ○谕内阁、道光七年九月十三日。奉移孝穆皇后梓宫。二十二日行奉安礼。著派英和、汪廷珍、禧恩、穆彰阿、阿尔邦阿、专司其事。所有应行一切事宜。著各该衙门先期详查妥办。
139 ○又谕、琦善奏、覆勘黄河八滩以下两岸堤尽处、按筑长堤。八滩以上坐湾过甚处、取直挑河。并将两岸堤工增培高厚。共估需银六十六万八千四百三十馀两。除该省河库存有上年添备大汛工需、并备放王营减坝二款、节省银三十万两。先行动发赶办外。尚不敷银三十六万馀两。著户部速议具奏。
140 ○谕军机大臣等、琦善奏、通筹河湖情形。先将接筑长堤取直挑河。并增培堤岸各工。核估请帑赶办一摺。此次工需银两。除已由河库所存节省银款动支外。其馀不敷银三十六万馀两。已交户部速议奏拨矣。黄河受病日深。尾闾既不畅达。而中膈又复停淤。该督既知落低河身。为釜底抽薪之策。是于目下情形。已得机要。现距桃汛不远。惟当督饬道厅等、先将勘定之九套、何家社、切滩挑河、及接堤培堤等工。妥筹赶办。勒限汛前一律全竣。务使黄河渐次消减。俾清水得以畅出。以收蓄清敌黄之效。其关家滩孟家滩两处。现无河头可以引注。著将关家滩民堰。即饬起除净尽。其馀应办各工。现已会同张井亲往履勘。当择其紧要有益者。详筹妥办。总期河湖运道可复旧规。方为不负委任。至御黄坝堵闭已久。本年回空南下。即应启放。令漕艘归次。明年重运。更必须照旧遄行。不能复筹他策。此事责成该督一人尽心督率经理。勉之慎之。将此谕令知之。
141 ○以故四川龙茂道属鄂克什安抚使苍旺杨玛尔甲子苍旺讷尔结、永宁道属大羊肠噜咯土百户庾儿子木租、各袭职。
142 ○旌表守正捐躯河南项城县民冯堂妹群姐。
143 ○免跸路经过地方本年额赋十分之三。
144 ○是日。驻跸黄新庄行宫。
145 ○乙亥。谕内阁、那彦成奏、清查旗地全竣、酌议善后章程一摺。直隶近京各州县额徵八项旗租。自嘉庆十二年清查以后。历年复有官侵吏蚀民欠。而接续入官之地。亦未全行议租入额。以致每年徵解。不敷赏给八旗兵丁之用。前经该督督饬藩司、将前后部催各案地亩。勘明定议。兹据将该州县呈报顷亩四至租数。及鱼鳞细册。逐一查核。厘定纲目。并令佃有执照。管有里书。以杜隐匿影射诸弊。其地租细数。向有与奏销未符之处。核之总数。尚无盈绌。著即以此次所查之数为准。将来奏销。照此更正。以免歧异。所有应减重租地方。著照所请、无分新案旧案。除房园地基等租、仍照原额徵收外。其馀地亩。凡三钱以上最重之租。酌减三成。二钱以上次重之租。酌减一成半。此外武清县承安名下入官地亩。原定租银一钱三分。并照所请减为五分。统共应减租银二万六千一百二十三两零。现届春徵之期。著即刊刻誊黄。遍行晓谕。悉照核减之数徵纳。并将带徵租银。亦照减定之数徵收。以归画一。至应徵节年民欠、及花利银两。除嘉庆二十五年恩诏以前者、悉予豁免外。其道光元年以后欠款。应如何分年带徵追缴。著该督督同藩司分别妥议。奏明办理。此外应徵杂项旗租。并著照查办八项旗租之例。接续彻底清厘。勿任日久延宕。馀俱照所议章程办理。该部知道。
146 ○以拏获福建台湾积年盗匪。予候补县丞熊飞、遇缺先补。
147 ○是日。驻跸半壁店行宫。
148 ○丙子。驻跸秋澜行宫。
149 ○丁丑。遣官祭历代帝王庙。
150 ○遣官祭贤良祠。
151 ○谕内阁、阮元等奏、审讯京控案件。屡次虚捏。仍盘踞山谷。不遵勘丈。情形刁横。请委员多带兵役。彻底勘办一摺。广东嘉应州民李益乾等、京控职员萧晋连等、欺隐地亩。将徐振维杀死。并未拟抵。及押毙多命一案。现据该督等查明、职员萧晋连等族内祭田。向佃与该州村民李庾三等耕种。连年抗租。转将田主殴掳关禁。迨控经该州。差拨兵役往拏。竟敢持械拒捕。伤及兵差。辄将兵丁抵毙之徐振维、指为萧晋连等耸州妄拏致毙。并牵砌多词。遣抱告赴京屡次捏控。现在要犯李庾三等、藏匿山内。抗提不到。恃险负嵎。藐视官长。若不严加惩办。何以警顽抗而息刁风。著该督等即饬地方文武大员、多带兵役。前往查拏。一面剀切晓谕。使各佃知威畏法。将萧姓田亩指引勘丈。彻底查明。秉公讯结。永断葛藤。一面严饬将要犯李庾三等、缉拏务获。按律究办。如仍敢恃众阻丈抗拒。即当严行惩创。以昭炯戒。
152 ○又谕、云南已革典史吴贻谷、因令军犯汤林在署充当夫役。时加淩虐。并诬指其挟嫌谋毒本官。用石灰揉瞎其目。已属残忍。迨闻该县揭参。复捏砌赃款。妄行诬告。尤为乖谬。吴贻谷著改为发往新疆充当苦差。以示惩儆。署永平县知县戴泽三、失察典史淩虐军犯。及门丁诬控典史奸情。著交部照例议处。
153 ○赏跸路经过看守各行宫弁兵半月钱粮。
154 ○是日。驻跸梁格庄行宫。
155 ○戊寅。孝昭仁皇后忌辰。遣官祭景陵。
156 ○上恭谒泰陵。泰东陵。昌陵。俱未至碑亭。即降舆恸哭。步入隆恩门。诣宝城前行礼。躬奠哀恸。王以下文武大臣官员均随行礼。
157 ○谕军机大臣等、那彦成奏、访获藉治病为由、敛钱惑众各犯一摺。邪教敛钱惑众。最为风俗人心之害。该犯胡犄角即胡之机、约同张茂等立会治病。据供系得自容城县教匪张俭、传说有犄角马匹名目。并学舞刀扎针等邪术治病。应彻底究讯。以绝根株。著该督逐一严切审讯。务得确情。饬属将首恶张俭、及各逸犯严拏务获。讯明定拟具奏。并一面出示剀切晓谕。勿任愚民为其所惑。固不可稍事宽纵。亦不可累及无辜也。将此谕令知之。寻奏、拏获张俭供认前情不讳。张俭、胡犄角、曾经供奉飘高老祖。及收藏经卷。按发边远充军例上加重。改发新疆。张茂听从入会。按例拟杖徒。下部议。从之。
158 ○旌表守正捐躯安徽阜阳县民张公海妹居姐。
159 ○是日。回銮。驻跸秋澜行宫。
160 ○己卯。谕内阁、申启贤奏、查明剥船起运北仓囤贮滞漕情形、并酌留剥船以待海运一摺。北仓囤贮滞漕。前经该侍郎等筹议。先用官剥船二千五百只。尽运一次。卸空候拨海之漕粮。本年冰泮较迟。北仓起运已晚。海运沙船。现已开行。计日即可抵津。据申启贤筹议。先用剥船二千只。起运滞漕五十万馀石。馀俟东豫漕船回空接运。现留剥船五百只。候接海运。著即照所议办理。并饬拨运滞漕船只。迅速卸竣回棹候剥。总期海运抵津。随到随剥。不准停斛待船。稍形延滞。该侍郎即严饬坐粮厅、稽察吏胥经纪人等、勿得刁难需索。有犯严惩。无稍宽贷。
161 ○是日。驻跸半壁店行宫。
162 ○庚辰。清明节。遣官祭永陵。福陵。昭陵。昭西陵。孝陵。孝东陵。景陵。泰陵。泰东陵。裕陵。昌陵。
163 ○遣官祭孝穆皇后暂安园寝。
164 ○遣官祭端慧皇太子园寝。
165 ○旌表守正捐躯安徽阜阳县民汝垛妻李氏。
166 ○是日。驻跸黄新庄行宫。
167 ○辛巳。上还圆明园。
168 ○诣绮春园问皇太后安。
169 大清宣宗效天符运立中体正至文圣武智勇仁慈俭勤孝敏成皇帝实录卷之九十六
170 监修总裁官经筵日讲起居注官太子太保体仁阁大学士文渊阁领阁事管理户部事务上书房总师傅翰林院掌院学士兼管顺天府府尹事务随带加五级纪录十八次臣贾桢总裁官经筵讲官吏部尚书镶蓝旗汉军都统管理新营房城内官房大臣稽察内七仓大臣稽察会同四译馆事务加一级随带加六级军功加三级纪录五次臣花沙纳经筵讲官文渊阁提举阁事兵部尚书总管内务府大臣镶白旗满洲都统稽察内七仓大臣管理宗人府银库左翼幼官学宁寿宫圆明园等处精捷营御茶膳房御药房太医院造办处事务随带加十八级臣阿灵阿副总裁官经筵讲官兵部尚书随带加六级纪录二十次臣周祖培等奉敕修
171 道光六年。丙戌。三月。壬午朔以恭修昌陵隆恩殿。先期遣官告祭昌陵。及后土之神。
172 ○准大通桥车户承买黑豆二万石。津贴车价。
173 ○癸未。以兵部尚书玉麟署步军统领。
174 ○甲申谕军机大臣等、陶澍奏、海船初运兑竣。仍接续赶办一摺本年初次试行海运。据该抚奏、截至二月二十一日止共兑过正耗米一百一十二万二千馀石。事机极为顺利。惟海运米石。除正耗漕白等米。尚有给船耗米。通计米数有一百六十三万三千馀石。各船不敷装载。不能不分两次运送。一过春夏之交。南风司令。北船回沪较难自应令初运沙船。迅速回棹。俾二运得资赶办本日据天津镇总兵克什德奏报、长洲县第十三号船一只。于二十九日早潮引进天津海口。日内谅已陆续前来。穆彰阿等接奉此旨。即饬该镇道等、遇有海运抵津随到随剥不准片刻延滞。并严饬坐粮厅稽查吏胥经纪人等、如有刁难需索。立即重惩。毋稍姑息。总令沙船卸米。前往奉天买豆迅速回南以便赶办二运。又陶澍另片奏、给船耗米。将来兑交额粮后。应有馀剩。合计不下十万馀石请查照粮船馀米之例。就近官为收买等语。向来南粮馀米。俱准在通变卖。惟例价向有一定。沙船粮船。军商各别。若官为收买。转启勒掯诸弊。自应听其自便。著穆彰阿等查照。天津时价。出示晓谕。如有愿将耗米变价者。即听该处民人。照市价收买。该商既可藉以沾润。于该处市价民食。亦有裨益将此各谕令知之。
175 ○又谕、前因沙船到津卸米后。前往奉天买豆。降旨令该府尹等。俟商船到彼即令置买开行。催令南归。本日据陶澍奏、截至二月二十一日止。共兑正耗米一百十二万二千馀石。惟通计米数。有一百六十三万三千馀石各船不敷装载。不能不分两运一过春夏之交。南风司令。北船回沪较难。惟恃初运船迅速回棹。得资赶办等语。晋昌等接奉此旨。即饬各该地方官。俟商船一到。即令置货开行。毋得刀难勒掯。并飞咨经过各省。转饬沿途海口。催令迅速南回。赶办二次兑运此为至要。将此谕令知之。
176 ○又谕、据庆祥奏、查明贼众确实下落。现在聚集多人。勾连串结。各布噜观望犹疑。不可专恃等语。自系实在情形。逆夷勾结匪党。分聚六处。约有三四千人之多。并敢于各要隘安设贼目马匹。互为声援。情实可恶。亦由于畏惧我兵前往剿捕之故。此时调派伊犁及乌噜木齐官兵二千五百名。次第到齐。分驻各卡适中之地声威不为不壮。该参赞大臣、惟当选派干练员弁。勤加训练。如贼众竟敢近我卡伦。即应统师迎剿。大加惩创。若随即远扬。断不可轻易出师。致堕奸计。总期布置严密毋得稍失机宜。该逆夷等勾连煽惑。以致附从日多。各布噜特窥测迁延。情殊黠猾。若听其日相联结。更恐滋蔓难图。计惟有阳示宽大。设法以解散其党羽。一面随时确密侦探相机等办著庆祥剀切晓谕。各布噜特中其效顺者如能计缚渠魁自当立予懋赏。即从逆之汰劣克等。若能悔罪投诚。自相解散。亦当待以不死。酌予恩施。并檄谕霍罕等处。如各逆窜投。无许收留容庇。若将首贼捦戮。不但赏其头人即出力之散小布噜特。亦著核明赏赐。使其知感知畏。庶可伸威蒇事。庆祥惟当慎益加慎。勉益加勉。以副委任至另片奏、筹备兵粮除喀什噶尔本城贮粮一万石外。其拨运叶尔羌馀粮一万石。并采买小麦一千八百石。买发马乾高粮一千二百石。动用脚价银钱。事竣准其造册报销。又该处存钱无多请调用叶尔羌普尔钱二千串。阿克苏普尔钱一千串。著准其调用搭放。俾兵丁不致苦累所需脚价。并准其一体造销。将此谕令知之。
177 ○喀什噶尔参赞大臣庆祥奏、请调阿克苏阿奇木伯克贝子衔迈哈默特鄂对。五品噶杂纳齐伯克斯底克、叶尔羌四品伊什罕伯克迈玛特西哩普、和阗所属玉陇哈什四品阿奇木伯克阿布都拉、赴喀什噶尔差遣。从之
178 ○又奏、遵查迈玛萨依特、上年带回贸易回子托克塔尔出卡探信。旋回报称张格尔仍跟随十八人。现在汰劣克处。约人来抢喀什噶尔。并据萨尔巴噶什爱曼布噜特头目塔什坦伯克、遣使递马探信。愿效堵捦。报闻。
179 ○以镶白旗满洲都统松筠、署镶黄旗汉军都统。正红旗蒙古都统玛呢巴达喇、署镶红旗蒙古都统。
180 ○乙酉。上诣大高殿行礼。
181 ○还宫。
182 ○闽浙总督孙尔准奏、台湾、澎湖、均系海疆重地。请动款补制军火炮械。下部知之。
183 ○以浙江按察使祁<?土贡>、为贵州布政使。四川盐茶道周之琦、为浙江按察使。
184 ○丙戌。谕内阁、据礼部奏、直隶咨送会试之齐介眉、该生系道光二年赏给副榜。上年并未赏给举人。辄以乙酉科赏第二名举人。由本省起文会试。殊属不合。著交那彦成查明该生因何错误。东光县知县。何以并未详查。率行详请给咨。据实覆奏。如有吏胥撞骗朦混情弊。照例惩办。副贡生齐介眉著自行回籍。听候查询。
185 ○旌表守正捐躯山东章邱县民刘开业妻宋氏。
186 ○丁亥。上耕耤。诣先农坛行礼。更服至耤田所躬耕三推。复加一推。御观耕台。命睿亲王端恩顺承郡王春山、庆郡王绵慜、各五推。吏部左侍郎凯音布、户部左侍郎李宗昉、礼部右侍郎奎照、兵部左侍郎奕经、刑部尚书嵩孚、工部左侍郎阿尔邦阿都察院左副都御史陆言、通政使司副使宽明、大理寺少卿宝善、各九推。毕顺天府府尹率农夫终亩。赏赉农夫耆老如例。
187 ○幸圆明园。
188 ○诣绮春园问皇太后安。
189 ○谕内阁、和世泰等奏请借款发商生息以资公用一摺。察哈尔八旗游牧豫备台站差务牲畜。向无正项开销据该都统等查明苦累情形。吁恳筹款调剂。并称前次坐扣银两。业已清缴。著照所请、准其于口北道库贮项下借给银三万两。发商按一分生息每年所得息银。作为察哈尔八旗各项公用年终将用过银数。报部核销。所借银两。即于该官兵等应领俸饷内。每年扣还银一万分作三年扣收归款。该部知道。
190 ○以大学士蒋攸銛、为会试正考官。工部尚书陆以庄署工部左侍郎王鼎署礼部右侍郎汤金钊为副考官。
191 ○以都察院左都御史姚文田、署工部尚书。吏部尚书卢荫溥、署兼管顺天府府尹事。
192 ○戊子。谕内阁、昌陵。隆恩殿工程。著添派宝兴、会同敬谨办理。
193 ○署陕甘总督杨遇春奏、请将甘肃滞销茶引二万八千九百九十六道。分年带销完课。从之。
194 ○己丑。上御阅武楼阅大员子弟骑射。
195 ○谕军机大臣等、琦善奏、查勘海口。及切挑引河情形。并筹办运河堤闸。饬估洪湖堤工一摺。前因高堰石工不固。既不能普律拆修。不得不亟筹保护。是以降旨。令琦善将二堤工程勘估兴办兹据该督奏称、淮扬道潘锡恩、现有建筑二堤。不若增培大堤之禀。并复细询厅营。俱称建筑二堤。祇可为堤后保障。而不能恃以蓄清。二堤地势较低。大堤有失。二堤仍不免有过水之虞。与潘锡恩之言相同。朕阅该道所禀。将堤后二河展挑宽深。所挑之土即加培大堤。东面不足。再隔河取土帮成。顶宽十丈。坡用三收之大戗。通堤一律。似与蓄清较为近理。惟前此陈中孚等所请兴筑二堤。加筑格堤。以为后戗。总系为保衡大堤起见。如果加培大堤。更有把握。自当择善而从。著琦善即亲往查勘。或应专办大堤。或再兼筑二堤。逐一将各工核实估计。迅速奏明兴办至该道所禀戽水通船一法。从前既未经办过自不宜冒昧轻举。现在黄水不能克期消落。而本年回空南下。断不容不开坝放行。其戽水能否即将清水抬高。足资抵御。黄流不致有例灌浅搁之虞。琦善察看情形。如果照办可期得济。即于盘坝漕粮完竣后。先将加运铜船调集试行。一切估办闸堰水车等项。准其核销。其增培接筑两岸河堤。及切滩挑河各工。该督现已详勘发银赶办务即督饬道厅等照估挑筑。勒限汛前一律完工其关家滩孟家滩、地势。既勘与九套、何家社有迎溜背溜之分。未便徒糜经费。著俟霜降水落后。再行相机挑切。其翻泥车一项。亦疏浚成法。该督已饬厅汛各官督令兵夫如法施行。总期有裨刷涤。庶免日增淤垫也。将此由四百里谕令知之。
196 ○又谕、朕因河督责任綦重山东按察使梁章钜、曾任淮海道三年于河工能否虚衷实力。办理妥协。前经降旨令琦善据实覆奏。兹据奏称、梁章钜祇系循分修守。于河务机要。无所建白等语。是该督于梁章钜不敢保其必能胜任。已可概见。朕思张井擢任东河。一载有馀。前在河南曾为该督属员本年又赴南河。会同查勘河湖海口各事宜。与该督筹画讲求。其底蕴自已稔知。至淮扬道潘锡恩、发往南河交该督留心察看。本日据该督奏、与该道讲论河务。其言多有可采。且称其任怨任劳。不分畛域。朕意将张井调任南河。潘锡恩授为副总河。能否均资得力。或张井于南河人地未宜。即著潘锡恩署量南河河督现当河务吃紧之时。需人孔急只要于国事有益。虽破格录用。朕亦允从。至河督之任。朕何难即行简放。屡次开诚布公降旨垂询。原因河务紧要。必与该督和衷共济。相助为理。庶于公事有益。乃琦善覆奏语涉含糊殊失朕垂询本意该督接奉此旨。务即悉心体察。将张井潘锡恩、是否胜任之处。据实迅速由驿覆奏。无得再有游移至严烺前因患病回署。两腿浮肿。现在动履若何能否力疾办公。有无托病诿卸之处。著一并查明据实覆奏。将此由四百里谕令知之。
197 ○命定亲王奕绍、管上驷院事。
198 ○庚寅。谕内阁、奕奎等奏、泰陵圣德神功碑楼。及泰东陵隆恩殿应修各工情形。著派阿尔邦阿、顾德庆前往敬谨查勘。
199 ○辛卯。以失察弁兵得赃降广东琼州镇总兵官张清亮、为参将。以江南太湖营副将张兆麟、为琼州镇总兵官。
200 ○旌表守正捐躯陕西咸宁县民马三女马氏。
201 ○壬辰。孝贤纯皇后忌辰。遣官祭裕陵。
202 ○谕内阁、已革外委崔思通、有巡查地方之责。辄嘱令兵丁。招引匪徒。偷入红桩以内。打牲分肥。情尤可恶。崔思通著发往新疆。酌拨当差。仍照偷牲本例。在犯事附近地方先行枷号两个月。以示惩儆。其偷牲为从罪应满徒各犯内。何洪、李起怀、张秉和、三名。虽据供亲老丁单。著不准留养。在逃兵丁崔得玉及首犯李五、并各逸犯李四等。仍著马兰镇总兵。并直隶总督。一体饬属严缉务获归案审办。
203 ○以陕西延榆绥道颜伯焘、为按察使。
204 ○癸巳。上诣绮春园问皇太后安。
205 ○祭先蚕之神。皇后亲诣行礼。
206 ○谕内阁、据张井奏、熟筹早启御黄坝一摺。张井会勘南河情形。悉心讲求。不分畛域。甚属急公。于河务亦颇有识见。著即调补江南河道总督。严烺调任南河正当河湖交病之时。一筹莫展。致御黄坝至今不能启放。实属办理不善。姑念其前在东河任内。修守尚无贻误。著降三品顶带。署理河东河道总督。以观后效。张井、严烺、俱各即赴新任。毋庸来京请训。
207 ○谕军机大臣等、据琦善奏、查勘江境湖河。敝坏已极。设法酌筹疏治五条。除接筑长堤。逢湾取直。该督等已奏明办理。严守闸坝。由严烺另行酌定外。其修复浚船。筑做平滩对坝。非缓俟霜后。不能办理并须一二年后。方可收黄水落低之效未免缓不济急。本日又据张井奏熟筹早启御黄坝一摺。据称黄河病在中满。拟照阿桂改河避险。导使绕避高淤。由安东县东门上下。在北面另筑新堤。即以北堤改作南堤。中间抽挑引河。约深一丈。即由东门工以下。导河改由北面傍旧河行走。至丝网滨以下仍归现在海口。中间又无淤滩阻隔似可畅顺东趋自东门工以上至御黄坝不过六十里去路既畅。上必掣深计可落水四五尺以外现在黄水高清水五尺二寸。得黄水落低五尺馀则立启御黄坝。展宽束清坝并接长盖坝。挑逼清水畅出刷黄底淤更可攻尽。彼时湖水不过收至七八尺。其势已建瓴更无虞风浪伤及石工。此时克期赶紧六七月间可开设新河党汛期已届。不妨先行勘估。俟霜后办理等语。朕思黄河受病已久。当此极敝之时。若仅拘守成法。加高堤堰。束水攻沙一时断难遽收速效自应改弦更张因势利导以遂其就下之性。且黄河淤垫既甚。与其有意外之虞。必致淹没田庐被灾甚广何如改河避险。先以人力变之。为一劳永逸之计。所谓穷则变。变则通矣。至滨海一带。芦苇沮洳。并无城郭。自属无害。张井所奏甚合朕意。惟迟至霜后。秋间不能启坝。漕船仍难回空。何如乘大汛未届之先。克期办理。现已明降谕旨将张井调补江南河道总督。著琦善即会同张井亲往履勘。迅速估计。务于六七月间开放新河。启除御黄坝。俾一切盘坝海运等费均归节省。傥汛期已届。万分不能赶办。亦须遴委妥员。先行勘估。俟霜后即行办理至需用经费。据张井约略估计不过三百馀万两现在估筑高堰二堤。及切滩挑河增培下游四厅两岸堤工。共需二百数十万两。果能如张井所议。立有成效则前项工程。皆可不办计所增不过数十万两。又何必屑屑过计耶惟现在所筹二百数十万两。现有若干。尚短若干。著琦善等一并查明。据实具奏。张井摺著并钞寄琦善阅看。将此由四百里谕令知之。
208 ○甲午。上御含辉楼。阅侍卫骑射。
209 ○旌表夫亡殉节山东日照县民申恒妻张氏。
210 ○乙未。以故镇国将军德文子苏藩、袭职。
211 ○以故琼布噶鲁族百户昂里子工桑、袭职。
212 ○丙申。谕内阁、韩文绮奏、初限应买缺谷。尚未买足。恳恩宽限一摺。江
URN: ctp:ws209255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ens.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