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 -> 第三回慕文名轻财借屋 谋生计设帐课徒

《第三回慕文名轻财借屋 谋生计设帐课徒》[View] [Edit] [History]

1 且说华童同曹德设计保庄,将贼众烧除殆尽,诚心欲求他家中居住,华老绝计不肯,只得令人一面到城中探望,一面预备酒筵请华童夫妇儿女去耍顽一日。华童因他实心相请,也就不得推辞,只得答应那王氏太太同春姑、秋姑两位姑娘前去。
2 到了次日。打听人回来说道:「城内的贼虽去了,但所有的房屋全行被他烧毁无存。」华童听了这话因道:「自来草寇类多如此,因此难成大器。」随向陶五说道:「我们是定要往汤家镇去了。」说了这辞别曹德,回转陶五家来。
3 过了一刻,玉氏太太与两位姑娘也就回来。彼此又收拾了一晚。
4 次日天明,陶五与他的儿子推了两架太平车子,一车推的是人,一车推的是琐碎东西。其馀的人皆骑的是骡子。王氏太太与春姑、秋姑上了太平车,大众的人挑了什物,将大门倒锁起来,一直上大路,向汤家镇而来。走了一日只走了一半路程,只得找了个客店住下。
5 次日,又走至午后。已离汤家镇不远,陶五说道:「我先走一步,好叫他那里先为预备。」说了,把骡子加上一鞭,赶往前去。大众又走了二三十里,已到汤家镇头。只见远远的陶五同一个四十多岁的人前来迎接。到了面前,陶五向华童道:「这是我兄弟陶发。」那陶发见说是主人前来,忻快之极。
6 陶五道:「这镇上现成有一座房子,是两进两厢,主人欲住,价钱又贱,且与我兄弟的店行相近。」华童道:「既有这所房子,就代我谈定便了。能今日到里面去住更好,免得又打扰人家。」陶发道:「主人不必如此!小人虽是个小生童,供应主人一两日也还可以支持得下。现在已将店后房间叫我家女眷移空出来,主人只管去住。」
7 说了,已至镇上。  
8 到了杂货店门首,陶发的妻子已经出来迎接。王氏太太与两位姑娘进入店后,陶五的家小一齐也将东西从车上卸将下来,般到后进厢房中放下,以便随后陶五自家居住。陶发又叫小伙计烧水煮饭,与大众饮食。一直闹到初更以后,方才妥当。华童父子就在店堂内住了一夜,他两个女儿与他的妻子就在后面房中居住。
9 到了次日,华童取出十两银子,嘱买柴米。陶发那里肯收,说道:「主人这般客气,反叫小人们心中不安。等你老家寻定房子,然后再行治备不迟。」
10 华童见他真心,只得全行收下,说道:「难得你们如此,只好随后再说了。」因叫陶五领了自己,先到了空房里看了一看,果然就在间壁。看了一回房子,虽不宽阔,也还够住。忙问陶五道:「这房东姓什名何?租价若干?」
11 陶发道:「这房乃是本镇的董事。姓汤名唤德元,号为善夫。也是个县学生员。」
12 德元虽不与华童同县,却是同案,彼此谈起来都是认得的。这日早间,汤德元正在家中无事,忽见陶发走来。汤德元忙的立将起来问道:「陶老板,今日到此有何见教?请坐了。」陶发坐下了问道:「大爷家那所房屋,从前招呼我们代寻租户,但不知要多少租金?」
13 汤德元见他问得有意,说道:「大驾前来,谅有人要租,究竟是谁人,这要租的人如果人品端方,我的租银决不计较多少。」
14 陶发道:「不瞒大爷说,这人说起来大爷也晓得的。就是府城中那个华阁老街上的华童老先生。只因近来遭了兵荒,城内的房子为烧之一空,现在回去无家可归,故我家兄将他家人皆带到此,姑且避乱。原是他要租这房子,人色可是不要说得的。大爷但把租价说明,便成交易了。」
15 汤德元听得华童,忙的说道:「原来是他,却是好极了!我与他还是同案的弟兄,虽然未见过面,久已闻名。你代我去说。就说我不要房租,请他来只管居住,我还有话与他说。能请得他来更好,否则我就前去会他。你先代我去说。」
16 陶发见他这般光景。很是得意,于是就答应出门而去。回到店中,将汤德元的话与华童说了一遍。华童道:「这如何使得!他的品学名望我是知道,但是白住他的房子怎么能行!既然是他请我去,我就同你去走一走。」说著就起身同陶发来到汤德元家中。汤德元己在门口盼望。
17 看见他们前来,连忙高声叫道:「前面可是华案兄么?」
18 华童忙的答道:「小弟正是华童。」说了,已到了门口,让进门内。来至书房,彼此见礼坐下。
19 汤德元道:「久幕大名,无缘得见。今日相晤,蓬户生光!」华童道:「仰企声华,同深景仰。若非被灾至此,一时也不能相见,今日得仰芝颜,足慰生平之愿。」彼此谦逊了一回,家人献上茶来。汤德元道:「方才陶老板道及尊意,欲租小弟住房。此事正合鄙意,即请入宅便了,所有那些俗例,你我二人虽未能免于俗,然以老哥前来,尽可不必客气!且此房空住也是无用,随后还有许多事件奉求。」
20 华童道:「台从之意可感之至!但小弟生平介介自守,虽盛情可感,多少之间务必见示。若全然不取,则知我者反为不知我也!」
21 汤德元还是不从。陶发从旁说道:「汤先生不知我们这主人的耿直,从来不肯如此的。你老人家还说明白了,免得他老人家为难。」汤德元见他两人如此说法,只得说道:「既然如此,只取十两银子足矣!其馀一切不必再议。」
22 华童见他说出价目,也不过谦。当时谈了些闲话,告辞而去,到了陶发家内,随即启箱取了十两银子,交付陶发,送将过去。
23 午后,陶五又同他儿子到房子里,打扫得乾乾净净的。本来无有物件,当日就到房子里去了。从此华童就在汤家镇居住。每日除了在家课子之外,就与汤德元来往闲谈。无如积蓄无多,又遭兵乱,带出来的银钱数月以来已将用完,又不肯启口与人通融,除了与汤德元来往之外,其如镇上之人皆是不与不取。
24 光阴易逝,看看又是腊残春至,汤德元知道他的景况,便说道:「我等舌耕以度日,除读课以外,无别事可做。现在兵火将平,小弟在这镇上人地还熟,莫若明春老哥将前进房子腾出,开门授徒,也可博得些修脯。」
25 华童道:「小弟也想到此,惟恐是强驽之末,未必有人前来。」汤德元道:「这事在小弟身上,断不致无人入塾。」华童当时就答应下来。到了次年过了灯节之后,汤德元先将自己的两个儿送来入学。那些镇上人家,看见汤家子弟也来从这华老先生,一个个也来托汤德元引进。
26 汤德元又代他择那好的答应下来。不上几日已是一堂济济,桃李盈门。华童就此课读起来。
27 其中学生以汤德元两个小孩子姿质最纯,其馀虽非上等,也不离于中材。惟兆璧弟兄三人十分聪明。平日一早起来,先在内室里洒扫一回,然后就出来读书。汤德元看见兆璧这般人才,知道他必成大器,故此另存了一个心思。因他有两个女儿,长名蕙徵,次名兰馥,却与兆璧、兆琨两人年岁相仿,因他初到此地,且是如此贫穷,虽有择婿之心,却未敢起口。每日无事皆来看他文字。
28 这日清明放学,汤德元在家祭祖己毕,来华童家中约他出去踏青。华童正那里对景生愁。想道:「人生贵适志,我命中没有功名之分也就罢了,为什么又遭兵燹!弄得家产荡然,羁身在这地方。虽承汤德元代我招呼,罗致这许多学生,偏生他两个儿子不能上进,叫我何以对他!」一人闷闷的不乐,坐在书房中纳闷。兆璧见他父亲这般样子。知道他的心事,也就不敢开口。父子两人闲坐在那里。可巧汤德元前来约去踏青,华童只得同他出。汤德元也把兆璧兄弟一起带去。
29 离镇有三四里多路一个伍员庙,凡到四时八节,这镇上的人皆到那里游玩。当时众人一路行来,真是春风杨柳,天朗气清,好一派气概!荒野之间,也有放风筝,也有打秋千的。不多一时已到了伍员庙门首。大众进了庙门,有和尚迎入。到各处游玩了一番,然后到方丈献茶,华童又问了这庙中的胜迹,和尚一一说明。正要与汤德元告别回去,只听外面人声吵闹。众人回头一看,独少了汤德元的两个儿子。汤德元怕他二人在外生事,赶忙的出去,已将一个卖荸齐的老头子打伤,睡在地下。许多的闲人将他拉住,向方丈里拖,汤德元看见,忙的上前招呼,众人方才放了手说道:「他家中大人来了,那就有了著落。」和尚看见,登时就出去解和。不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URN: ctp:ws22250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ens.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