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 -> 第七回

《第七回》[View] [Edit] [History]

1 第七回依佟氏东床妙选救阿太西辽鏖兵却说努尔哈齐正哭到悲伤之处,忽见有人来问他。他英雄末路,正望人来搭救,既有人问他,他岂有不回答之理?回心一想,自己乃堂堂都督的儿子,倘若老老实实说出来,岂不叫父亲丢脸?当下他便胡诌了几句,只说自己死了父母,流落他乡。
2 那关老头子见他可怜,便拉他回家去,好茶好饭看待他。
3 关老头子家里既没有老小,有时他上山打猎去,便嘱咐努尔哈齐在家好好看守门户,空下来时候,就门前空地上指导他几下拳脚。努尔哈齐又生得聪明,不到一年工夫,所有武艺,他都学会了,空下来便一个人在空地上练习一回解解闷。这关老头子每天打得獐鹿狼兔也是不少,他把兽肉吃了,把兽皮用藤干支绷起来,赶到抚顺市上去招卖。努尔哈齐有时也跟著他到市上去,因此也认识了许多买卖中人。
4 大家见他脾气爽直,都和他好。那班买卖人,大概汉人居多,他们有时还邀努尔哈齐到家里去作客。因此他也知道汉人的风俗。
5 有一天,一个姓佟的老头子上市来,他坐著大车在街心走,一个不小心,车轮子脱了轴,车篷子翻过来,把这个佟老头儿罩住在车板下面,他竭力挣扎著,也不得脱身。努尔哈齐看见了,忙抢上前来,拿他的宽肩膀用力向上一抬,车板居然扳了过来。佟老头子也从车子底下爬出来,齐声说好。这佟老头子忙上前去拉住他的手,问他的名姓,关老头子忙上去替他答了。
6 佟老头子再三要拉他到家里去,努尔哈齐起初不好意思,只拿两只眼睛望著关老头子。关老头子笑笑,说道:「这是抚顺有名的佟大爷,他老人家家里有的是钱,你如今跟了他老人家去,落了好地方。」说话时候,佟老头儿已经把他拉上车去,鞭子一扬,车轮子滴溜溜地转著去了。
7 原来佟姓是关外的大族,便是这位佟大爷家里,也盖很大的庄院,四面围著高梁田,屋子后面一带高山,都是他的产业。
8 讲到牲口,单说牛马,也有四五百头。家里雇著五七十个长工,一天到晚也忙不过来。努尔哈齐到了他家里,佟大爷专派他看管长工。那些长工都是粗蠢如牛的,一言不合便打起架来。他们起初见了努尔哈齐,也不把他搁在眼里,还编著歌儿嘲笑他,说什么「努尔哈齐,只见他来,不见他去!」有一天,有一个绰号叫做「牛魔王」的,他坐在田旁山石子上,擎著他又黑又粗的臂膀,唱著这歌儿,唱完了,拍手大笑。在田里做活的人也和著他笑。恰巧努尔哈齐从那边走过来,听得了,悄悄地走上前去,举手向「牛魔王」脖子上一叉,又把他的粗臂膀反折过来。「牛魔王」痛得直著嗓子只是嚷:「我的爹爹,饶了我罢!」这牛魔王是他长工里面算气力最大的了,如今也被努尔哈齐收服了。这五七十个人一齐拜倒在他跟前,情愿拜他做师傅,要他指教拳脚。庄门外面原有一大片围场,努尔哈齐便天天带著他们在田工完毕的时候,在围场上指导他们练习各种武艺:打拳、舞棍、耍枪、弄刀。这工夫足足练了一个年头,大家都已领会得了。努尔哈齐又常常和他们放对。
9 总没有一个敌得过他的。
10 有一天,是盛夏的时候,关外风景好,树木十分茂盛。许多长工在树影下面纳凉,努尔哈齐远远地走过来。有十七八个人,手里各个拿了木棍,跳起来,抢上前去,把努尔哈齐团团围在核心,动起手来。努尔哈齐不慌不忙,擎著两个空拳,左右招架。说也奇怪,这班人想尽法子打他,足足打了半个时辰,也休想近得他身。
11 正打得热闹时候,忽听得娇滴滴的声音喝一声「好!」直钻进努尔哈齐的耳朵里去。努尔哈齐急回头看时,只见那佟大爷笑眯眯地站在庄门外看著,他身后又站著一个十七八岁的大姑娘,梳著高高的髻儿,擦著红红的粉儿,从佟大爷肩头露出半张脸儿来,喝了一声好。见努尔哈齐看她,她也对努尔哈齐莞尔一笑。这一笑把个铁铮铮的汉子酥了半边,他拳头也握不紧了,臂膀也擎不起来了。大家见了他这个样子,都哈哈大笑,上去拿著他的手,拉到树荫下面乘凉去。这时努尔哈齐好似失落了魂灵似的,任你和他说什么话,他总是怔怔的不回答你。
12 大家见他不高兴,便也不去和他胡缠,各个散去了。说也好笑,这努尔哈齐在树荫下面坐著发怔,直坐到日落西山,也不移动他的位子。后来佟大爷出来,把他们拉进屋子去。吃晚饭的时候,一任你和他如何说笑,他总是所问非所答。后来佟大爷也慢慢地有些觉得了。讲到这里,努尔哈齐的人才,他心里是千中万中,但是,他却有他的一番隐衷。
13 原来这抚顺地方,佟家虽说是大族,只有这佟大爷门下,人丁却极是单簿,他生了五个女儿,一个儿子。五个女儿早已出嫁,大女儿年纪已有五十多岁,最小的女儿也在三十以外。
14 一个儿子,活到三十六岁上死了,他媳妇只养下一个女儿,今年十八岁了,虽说北地胭脂,却也长得珠圆玉润。这位佟大爷却十分宠爱这个孙女儿。他在家里,性情十分暴躁,便是他老夫妻的话也是要驳回的;独有这孙女儿的话,却是千依百顺,怎么说怎么好。这佟大爷也懂得些汉字,闲空的时候也教给孙女儿读书写字。
15 这孙女儿名叫春秀,合家上下的人都称呼她秀姑娘。这秀姑娘不但长相齐整,文墨精通,而且事理又十分明白。到十六岁上,佟大爷便把全家的家政都交给她。她外面料理由地上的出入,里面料理衣穿酒饭。等闲一个汉子也是赶她不上,佟大爷也竟拿她当一个孙男看待。这秀姑娘脾气生得爽直,该说的地方她便不客气,当面排揎。因此,那五七十个长工,都见了她害怕。讲到她的终身大事,这样一个大姑娘,岂有自己不留意的?她是打定主意,要嫁一个英雄。因为她认识了许多汉字,常常读那些《三国演义》、《水浒传》这几部小说,这些书是她祖父从抚顺市买来的。
16 她看看书上的人物,何等英雄!她便决心要嫁一个像孙权或是像林冲那般的英雄。
17 无奈她住在这穷乡僻壤,眼睛所看见的都是些蠢男笨汉,哪里去找英雄?真是千里姻缘一线牵。努尔哈齐远远地从建州城走来了,流落在抚顺关外。那一天,他俩的见面决不是平常的。
18 自从一见以后,你心中有我,我心中有你。便是佟大爷的心中,也是有了他们两个。只是佟大爷心中有一个主意,他虽说没有儿孙,却不愿承继别房的子弟。他早打算给秀姑娘招赘一个孙女婿在家里,顶他老人家的香火。但是别家男孩儿,都好好有父母的,谁肯丢开自己家里到这里来呢?如今看看这努尔哈齐人才出众,恰巧又是一个无家可归的,何不把他留做孙女婿,岂不是一双两好?如今看看这孩子痴得厉害,这件事当然是千肯万肯的了;但不知我那孙女的意思怎么样,我还不如趁此给他两人见见面儿,听他们自己打交道去。佟大爷的主意已定,便把努尔哈齐领到内院里,和他老妻、寡媳、孙女儿一个个相见。从此以后,佟大爷留心看著,秀姑娘常常找著努尔哈齐说笑去,他老人家心头一块石子总算落地了。说也奇怪,努尔哈齐未曾认识秀姑娘以前,原和那班长工要好,大家在一块儿有说有笑。自从他认识了秀姑娘以后,常常找不到他的影儿,一有空闲便找秀姑娘说话去,大家也不敢去惊吵他。
19 光阴如箭地过去,又是一个年头。这年春末夏初,关外春色到得很迟,四月里正是千红万紫、繁花如锦的时候,佟家屋子后面有一座桃树林子,桃花开得正盛。
20 有一天,那「牛魔王」正从林子外面经过,忽听得林子里有娇细吃吃的笑声。定睛看时,原来不是别人,正是努尔哈齐在桃花树下指导秀姑娘耍枪呢。秀姑娘挺著杨柳似的腰肢,擎著一支丈八长枪,休想转动分毫。她丢下枪,笑得喘不过气来。努尔哈齐忙上去扶住她的柳腰儿,两人对拉著手,对望著脸儿呆笑。「牛魔王」看在眼里,低低地说了一声「不好!」飞也似地跑到前面院子里去,把佟大爷拉了出来。佟大爷不知道什么大事来了,忙跟著他匆匆跑去,直跑到桃树林子外面,才站住脚。「牛魔王」拿手指给他看,佟大爷跟著手指望去,不禁哈哈大笑。原来这时努尔哈齐正和秀姑娘肩并肩儿坐在桃花树下面,携著手儿说话呢。
21 「牛魔王」心想:这佟大爷脾气是不好惹的,如今给他看见这个样儿,不知要怎么发怒呢;谁知佟大爷非但不生气,看他嘴唇一张,胡髭一跷,哈哈一笑,笑得眼睛成了一条缝。真出于「牛魔王」意料之外,忙一转身,一溜烟逃去了。这里,佟大爷慢慢地踱进林子去,他俩人见了,不由得一齐低下头去,脸上羞得通红,好似脖子上压著一副千斤担,再也抬不起头来。
22 佟大爷走上前去,一手挽著一个,笑著问道:「你两人已说定终身了吗?」
23 秀姑娘和努尔哈齐一齐摇摇头。佟大爷伸著簸箕一般的手,在两人肩膀上使劲拍了一下,哈哈一阵子大笑,说道:「好糊涂的孩子,你们还不赶快说定了,呆守著什么?」
24 一句话说得他们两人一齐笑了起来。佟大爷说道:「你们含羞吗?快跟我来!」他不由分说,将他们两人拉进内院,也不问他两人怕羞不怕羞,把这情形一长二短地对母亲和祖母说了,又逼著他母亲把这女孩儿的一头亲事答应下来,拍著胸脯说:「倘然你答应下来,我便把全份家当传给这孙女婿,把这孙女婿入赘在家里,奉养我们病老归天。这大概你也可以放心了吧?」他媳妇原不肯把掌上明珠嫁给一个天涯浪子,听他公公说得这样恳切,便也答应下来。佟大爷便到市上去找到萨满,选了一个吉日,给他两人办起婚事来。
25 这一天,院子里立著堂子祭天,屋子里跳著神。那远近来贺喜的,不下五七百人,前厅后院挤得满满的。大家盘腿儿坐在席上,吃酒割肉,整整热闹了一天。努尔哈齐和秀姑娘便在这热闹的时候拜了天地,结了夫妻,从此二人竭心尽力帮著佟大爷料理家务。空下来的时候,努尔哈齐教授秀姑娘几下拳棒;秀姑娘也教他认得几个汉字,又天天讲《三国演义》、《水浒传》给他听。努尔哈齐听得有味,便依著书上大弄起来。后来,佟大爷过世了,一切家里事体由他做主,他便散了家财,结识许多好汉。又有许多少年,听说努尔哈齐懂得拳脚的,便从远路赶来,拜他做师傅。后来他在抚顺市上名气愈闹愈大,那四方来的人愈多。这时他入赘在佟家,便改姓了佟,人人叫他佟努尔哈齐。他家里竟好似一个小梁山,聚集了许多英雄好汉。抚顺市上人人称他佟大爷,谁知道他是堂堂建州都督的儿子呢。
26 但是,努尔哈齐却时时记念他的家乡和他的父亲。他结识了许多朋友,原打算有一天自己承袭了父亲的官爵,靠这班朋友在关外地方做一番大大的事业。因此他常常到抚顺市上去打听官中消息。这抚顺关上是有明朝总兵游击各衙门驻扎著,努尔哈齐也和各衙门的兵士要好,凡是衙门里的情形,他都打听得仔仔细细。这时候抚顺关东三十里,每两月开马市一次。马市分官市私市两种:官市,是由部落都督、贝勒等派人到抚顺来进贡,又带了许多马匹来卖给明朝官厅;私市,是满洲百姓和明朝百姓私自做的买卖,满人卖给汉人的大半是牛、马、兽皮和人参、松子等货物,汉人卖给满人的,大半是绸缎布匹、锅子行灶和种田人用的东西。两面百姓公平交易,都十分和气。
27 努尔哈齐也扮做商人,带些杂粮去卖给汉人,因此便结识了许多汉人。这时建州都督派来进贡的人便是王杲,努尔哈尔早打听得王杲那种跋扈情形,后来果然闹出乱子来,终于给王台捉住,送去给明朝杀了头。从此王台得大明朝的帮助,便十分强盛起来,宁古塔地方常常吃他的亏。
28 努尔哈齐虽说被父亲赶出家园,但是他家里的事体,仍是时刻关心的。他在抚顺市上打听得一个紧要消息,他便想连夜跑回建州去通报他父亲知道,又怕他妻子不放他去。到了夜里,他夫妻两人睡在炕上,努尔哈齐便把自己家里的情形和打听得的消息,仔仔细细地对他妻子说了。春秀听说丈夫原是建州卫都督的儿子,不由得快活起来;又听说要离开她到建州去,又不由得伤心起来。努尔哈齐再三劝慰,又说自己到了建州,大事一定,立刻来迎接她到建州去同享荣华,共享富贵。春秀心想这原是丈夫的前程大事,也无可奈何。夫妻两人一早起来,啼啼哭哭地分别了。
29 努尔哈齐又怕在路上有人盘诘,露了破绽,便穿了一身破衣服,拿煤灰擦著脸,扮做乞丐模样,沿路晓行夜宿,千辛万苦,到了建州城里。一时又不敢去见他父亲,只得悄悄地在府外等候,亏得那班侍卫和他好,便暗暗地藏他在府里。这时,各处贝勒都到府里来了,一来是请觉昌安的安;二来为王台的事,大家商量了一个对付法子。
30 努尔哈齐十岁死了母亲,受纳喇氏的虐待,只那大伯母礼敦的福晋和他好,不周不备的时候,常在暗地里照看他些。自从努尔哈齐十九岁上被他父亲赶出去以后,心里常常记挂著。努尔哈齐进府以后,便悄悄地看她去。他伯母一见侄儿回来了,快活得什么似的,又见他衣服褴楼,面目黎黑,便诧异起来。
31 努尔哈齐说:「不曾见过父亲,不敢改换衣服。」说话时候,他大伯父礼敦巴图鲁也走进房来,努尔哈齐便把打听得到的消息告诉他。礼敦听了,不禁吓了一大跳。原来那王台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计策:他这里虚张声势,要来攻打宁古塔一带城池,那边却暗暗地指使图伦城主尼堪外兰,联合明朝的宁远伯李成梁,协力攻打古埒城。那古埒城主阿太意京,原是觉昌安的孙女婿、礼敦巴图鲁的女婿,只因阿太章京是王杲的儿子,王台既绑送了王杲,宁远伯又杀了王杲,深怕他儿子报仇雪恨,所以为斩草除根之计,非灭了这古埒城不可。谁知那边才动兵马,这边努尔哈齐早已得了消息。他想姊姊嫁了阿太章京,住在古埒城里,岂不要吓坏了!
32 他那大伯母又和他好,这事又关碍著爱新觉罗的前途不浅,是万不能隐瞒的了。他为了此事,便昼夜兼程跑回家来。
33 礼敦得了这个消息,第一个忍耐不住,他便一面叫他福晋去告诉婆婆,一面带了他侄儿出去到大厅上。正是许多贝勒纷纷议论的时候,塔克世一回头见了他儿子,不由得怒从心上起,抢上前去,恨不得一刀杀死。礼敦一边拦住了,一边把这消息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大家听了目瞪口呆,没有一个计较处。
34 正无可奈何的时候,忽听得一片妇女的哭声从屏后传出来,当先一个便是觉昌安的正妃,嘴里嚷道:「我那心肝的大孙女儿,要是你们不肯去救她时,待我拼著老命救她去。」后面塔克世的福晋纳喇氏和他的庶妃,还有礼敦的福晋,都满眼抹泪,悲悲切切地哭著。还有德世库福晋、刘阐福晋、索长阿福晋、色朗阿福晋、宝实福晋,下一辈的额尔衮福晋、界堪福晋、塔察篇古福晋,还有许多姑娘侍女伺候著,一间屋子红红绿绿地挤满了女人。大家想起大孙女的好来,都是长吁短叹,婉转悲啼。
35 正不可分解的时候,忽然府门外一匹快马传报:「龙虎将军王台,指使苏克苏浒河部图伦城主尼堪外兰,为报从前建州人杀图伦人的仇,暗暗去勾结明朝将军宁远伯李成梁,联合在一块儿,起了一万兵马,去攻打古埒城和沙济城。那李成梁给尼堪外兰令旗一面,调动辽阳、广宁两路的兵,四边包围辽阳,副将打破了沙济城,杀死了沙济城主阿亥章京。如今便和李成梁的兵合在一块儿攻打古埒城。那古埒城危在旦夕,因此阿太章京打发小的到此求救。」说著,又从身边掏出一封大孙女求救的信来。大家看了这封信,急得抓耳摸腮。这时可急坏老都督觉昌安,他连声大嚷:「备马,待我出去点齐兵马,亲自去和那厮大战一场。他们道我年老不中用,便这样欺侮我的孙女;我如今带兵前去,不砍下那厮的脑袋来,便誓不回城。」说著,他也不听子弟们的劝说,便大脚阔步地走出院子去了。这里他儿子塔克世,见父亲年老还决意要出兵打仗,他知道父亲的脾气,劝是劝不过来的,没奈何他只得陪了父亲,也亲自去走一遭。当下他把这意思说了,家里事暂交给大哥礼敦巴图鲁照看,自己对他母亲妻子说了一声「去了」,便追出门去找到他父亲,一块儿出了城,到校场点齐兵马,浩浩荡荡杀奔古埒城来。
36 这时古埒城外大兵云集,正北上是李成梁的部队,正西上是辽阳副将的部队,正北上是龙虎将军王台的部队,正东上是尼堪外兰的部队,四面围得铁桶相似。觉昌安的兵队一时里也插不进脚去,但是觉昌安救孙女儿的性命要紧,不住地督促兵马前进。看看敌人已在眼前,一声号令,两面齐动起手来,一面以多敌少,以逸待劳,战不到一个时辰,觉昌安早已大败下去,退回三十里,才得扎住营盘。觉昌安独坐在中军帐中,心中闷闷不乐。忽见那塔克世走进帐来,坐下说道:「论起今天的一仗,原是我父亲太冒失了些。」觉昌安问道:「怎么见得是我冒失呢?」
37 塔克世说道:「我们带了四千多人马,从远路跑来,脚也不曾停一停,便和他们开仗。他们四路兵马,共有一万多人,又是得胜之军,养息了多时,兵强马壮,我们怎的不吃亏?如今依孩儿的愚见,倒有一条计策在此。」觉昌安忙问:「什么计策?」塔克世说道:「讲到那尼堪外兰,原是我们远边的人。只因从前我们杀图伦地方的人杀得太厉害,如今他们要报这个仇。想来尼堪外兰也无非贪图多得几座城池,如今我们打发人到图伦营里去下一封书,把尼堪外兰请来,和他进一个交情,说把古埒城让给他,以求他们饶了阿太章京夫妻两人的性命。一面暗地里买通阿太手下的兵士,俟尼堪外兰进城来,便捉住了杀死他。明朝的兵见没了引路的人,自然也不敢进兵。那时我们再里应外合,打退王台的兵队;再请明朝加我们的封号,岂不大妙?」觉昌安听了,也连声说妙。父子正在商议的时候,忽然外面报说:「图伦城主尼堪外兰亲自到来求见,现在营门外守候著。」不知觉昌安肯不肯见他,且听下回分解。
38 ---------好书大家看
URN: ctp:ws237247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ens.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