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乾隆朝內府抄本理藩院則例

《乾隆朝內府抄本理藩院則例》[View] [Edit] [History]

1 爾喀來使,不令同日行禮。
2 又題准:厄魯特、喀爾喀來使,遇萬壽元旦冬至,令厄魯特在右翼,喀爾喀在左翼行禮。
3 又題准:凡冒取出邊票,往接厄魯特、喀爾喀等處人,誆騙取進貢物件,或將進貢物件,或將貢物沿途貨買,及進館後進貢未畢,先自貨買,而擅為通事者,系旗下人,枷號三個月,鞭一百,其家主系官,罰俸六個月。系庶人,鞭八十,佐領、驍騎校罰俸三個月,領催鞭五十。系民枷號三個月,責四十板,該管官罰俸三個月,總甲責二十板。護送官及看館官,失於緝獲,各罰俸三個月。領催、兵丁,各鞭五十。進貢事畢後,本院派出官員、筆帖式監視貿易,其有洩漏內事者,照光棍例治罪。
4 二十一年題准:厄魯特、喀爾喀等人謝恩,不得過二百人,若來者眾多,分為數次。
5 二十二年題准:厄魯特噶爾丹進貢使臣,有印憑者,許進內。其噶爾瑪等四台吉使人,無印憑亦准進內,皆不得過二百人。餘者令在張家口、歸化城貿易。
6 二十八年題准:聖駕巡幸後行文張家口總管,如遇喀爾喀小台吉使臣等照常放入;其札薩克諾顏大台吉等,不必令其前來,或有所齎奏,亦待稟報到院之日,行文前去,照驗放進。
7 又諭:喀爾喀具題前來之使,嗣後著張家口駐防官兵帶進。
8 三十二年複准:達賴喇嘛歷年來使從人多至數百名,嗣後使人至西寧關口時,令西寧總兵官查明人數,注冊報部。其本處差往喇嘛人役亦應裁減。倘有隱瞞數目多帶人來往者治罪。
9 又複准:鄂羅斯察汗漢奏文與外國奏文式不合,貢物奏文一並發回。伊國地遠,不知中國事例,將奏文不合式處明白教諭來使,引見時照常恩賜。其帶來貨物,仍令如前貿易。鄂羅斯自請定邊界後來使不絕,與往年不同,凡奏文納貢行禮謝恩等儀,俱定例永遠遵行。嗣後察汗漢奏文,先著黑龍江將軍開看,若有不合式處,即自邊地發回,驗明合式,方令入奏。
10 到京奏聞之時,令來使於午門前跪捧置黃案上,行三跪九叩頭禮。凡遇年節冬至與各喜慶升殿日期,令鄂羅斯人在眾官後行禮,首領使人坐諸執事後。其有頂帶人,俱令坐鑲藍旗之末,賜茶及引見賜食時,令行三跪九叩頭禮。將首領使人坐頭等侍衛前內大臣後。其餘有頂帶人,俱令坐頭等侍衛後。此行禮之處,令一通使傳達言語,立於贊禮官傍。至食畢令行一跪三叩頭禮,退。永著為例。
11 三十四年諭:土默特效力甚苦,嗣後馬鹿雀鷹等貢,永行停止。
12 三十五年,厄魯特台吉策妄阿喇布坦來使所帶販貨人等九十六名。奉旨:准其帶至甘州貿易,著地方官員看守,勿致爭競。嗣後策妄阿喇布坦來使,許帶三百名來京貿易。
13 四十三年議准:外藩五十旗分台吉等一年一次進貢外,如有情願來貢者,准其進貢。該札薩克將台吉等職名貢物,開載印文,進口時該旗員查明人數貢物,亦用印文差綠旗步兵齎送。其札薩克印文,查館官員詳勘呈部,令照進貢例安插。
14 五十六年複准:行文邊口官員,外藩台吉等進貢人入口時,查明貢物,即用印文,交步兵齎送,不得遲延勒索。如違交該部嚴究議罪。
15 雍正元年議准:土魯番愛西拉拉伯克土克圖遣使進貢,著伊使臣隨蒙古王、台吉等引見,王、台吉行禮畢另換一班行禮。
16 又議准:元旦策妄阿拉布坦來使,在朝鮮國來使後第三班行禮。
17 賞給國初定:凡喀爾喀、厄魯特汗、台吉、喇嘛等,率遣大臣、侍衛及本院官員往祭。
18 又定:賞歸化城進貢官員裘帽帶靴、弓箭、鞍轡、銀兩。
19 順治十年題准:喀爾喀投誠人,封親王、郡王、公者,賞裘帽帶靴、盔甲、弓箭、鞍馬、緞布、皮張、銀器有差,隨從大臣亦分別給賞有差。
20 十四年題准:後黃寺誦經喇嘛,每年賞銀一千兩,由戶部取給。
21 十八年題准:來投喀爾喀人,遣還時,按時給與衣帽靴襪等物,冬時添狐皮端罩,無馬者給馬一匹。
22 康熙四年題准:喀爾喀投誠人,封貝勒、貝子及一二三四等台吉者,各賞裘帽帶靴、盔甲、弓箭、鞍馬、緞布、皮張、銀器有差。隨從人員亦分別給賞有差。
23 七年題准:投誠人觀其較射分為四等,賞給人口衣帽帶靴及房地器皿、牛馬、鞍轡有差。
24 三十一年題准:飛呀哈畢度克圖屯頭目厄席爾滾、博穆都屯頭目闖奇努,歸順進貢,照例賞末等蟒緞披頭袍各一件。
25 又複准:喀爾喀多羅貝勒,初次請安進貢,賞給漆鞍馬一匹,銀茶盆一個,狐皮黑蟒一件,染貂帽一頂,鍍金鞋帶連小刀、手帕、荷包一副,頭等斜皮淨面靴及緞襪各一雙,緞十五匹,毛青布一百五十匹。
26 三十一年諭:喀爾喀王、貝勒、貝子、公、台吉等初次進京引見者,仍照原賞喀爾喀例賞給,其後再來者,俱照四十九旗例賞給,著理藩院存案為例遵行。
27 三十三年題准:喀爾喀和托呼特之根敦代青,初次請安進貢,照三十年賞多羅貝勒例賞給。
28 又喀爾喀王等,與四十九旗年例朝覲。奉旨:凡來請安適逢元旦者,王、貝勒、貝子、公、台吉等俱著一例賞給。
29 五十二年複准:休窩姓波卓泥玲、佳努克、貧姓平阿思、多姓松結達等,納貢貂皮,照例將此四名頭目,各賞末等蟒緞披頭領袍一件。
30 雍正元年諭:策妄阿拉布坦來使布債等,各賞緞四匹,藍布二十四匹,從人各賞彭緞二匹,藍布八匹。
31 又諭:郭爾羅斯乏食,白都納倉糧頗多,即將此米散賑。但止給與米糧糊口,並無產業,何以為生。向者給產業買牲餼之事,俱派富戶,富戶苟且塞責,所給蒙古之物浮報數倍,蒙古並不得實惠。科爾沁一旗與其他蒙古不同,太祖高皇帝時首先臣服,且為朕皇曾祖妣孝莊文皇后、皇祖妣孝惠章皇后之母家,世為國戚,恪恭巽順,歷今百有餘年。今聞伊屬下之人乏食,朕心軫惻。著即動用正項錢糧三萬兩往賑。再派出大臣一員、司官一員往郭爾羅斯旗下,將實在窮苦並無牲餼之人查明數目,按伊戶口足用之數給與乳牛羊只。
32 五年諭:聞索倫、達虎裡等處,兩年馬匹牲餼多有倒斃,豐欠不一,兵丁生計稍艱。著動戶部庫銀五千兩,交總管副都統與將軍公同商酌,養育索倫窮苦之人,及賞給效力兵丁。
33 又諭:今年口外蒙古地方,雖然豐收,但科爾沁、敖漢等十六處札薩克地方,聞得收獲未甚豐盛,此等旗分宜加特恩,科爾沁地方五旗著賞銀三千兩,此項銀兩著交與現今在京科爾沁王等帶去,將科爾沁土謝圖親王等處五旗未能豐收者,查明賞給。敖漢等十一處札薩克地方著賞銀六千兩,此項銀兩,爾衙門可派司官二員分兩路帶去,會同各處札薩克,將未能豐收者查明賞給。
34 理刑清吏司
35 國家之待外藩也,立制分條,期於寬簡,不易其俗,而歸於仁厚,功令如左。
36 刑例
37 國初定:邊內人在邊外犯罪,照內律;邊外人在邊內犯罪,照外律。八旗游牧蒙古蘇魯克人等,俱照外律治罪。
38 又定:凡罰以九論者,馬二匹,犍牛二頭,乳牛二頭,犋牛二頭,犙牛一頭。以五論者,犍牛一頭,乳牛一頭,犋牛一頭,犙牛二頭。
39 又定:凡王等審理已決之事,複行控告,複審無冤抑者,罰告人一九;札薩克貝勒、貝子、公等所審者,罰告人一五;官員所審者,罰告人馬一匹。
40 又定:凡罪已審結,本人不告,旁人代訴,罰馬一匹,給原審人。
41 又定:有罪應罰牲畜而言無有者,三九以上,擇令旗內大臣立誓,一九以下,擇令佐領內立誓。
42 又定:民家結姻,聘禮准給馬五匹,牛五頭,羊五十隻,逾數多給者入官。聘定後婿故,准取還聘禮。女故者取還聘禮之半。聘定之女,婿憎嫌不娶者,不准取聘禮。
43 又定:庶人在王前明出惡言者,罰給三九,札薩克貝勒、貝子、公等罰給二九,台吉罰給一九。雖非面言而審實者,一例治罪。詬罵大臣者,罰給一九,副都統罰給七頭,參領罰給五頭,佐領罰給三頭。
44 又定:札薩克王等所遣人,貝勒等擅責,罰三九;庶人擅責,罰一九。
45 又定:外藩蒙古買人出邊,永行停止。
46 又定:歸化城二旗,不許賣漢人男婦子女與未降外國。
47 又定:外藩蒙古,以他日為歲朝者,系王罰一九,札薩克貝勒、貝子、公等罰十頭,台吉等罰五頭,庶人罰馬一匹,給出首人。
48 又定:不設十家長者,王罰馬十匹,札薩克貝勒、貝子、公等罰馬七匹,台吉罰馬五匹。
49 順治四年題准:科爾沁十旗,違禁遣人向黑龍江等處買貂皮者,系王罰九九,札薩克貝勒等罰七九,台吉罰五九。往貿易人,為首者斬,餘各罰三九,攜往之貲入官。迎往貿易者,概罰三九,貲亦入官。
50 八年題准:外藩蒙古人有訟,赴各管旗王、貝勒等處伸告,若審理不結,令會同會審旗分之王貝勒等審,仍不結,王等遣送赴院。如未在王等處伸告,越次赴院者,一概發回。
51 十四年題准:休妻者,妻帶來之物,見在者一概給還。
52 十五年題准:外藩蒙古人身歿無子者,令其兄弟承受家產舊給該管主,今不准。
53 十八年題准:外藩蒙古人身歿無嗣者,生前曾將族中兄弟之子具保向各札薩克王、貝勒、貝子、公等言明撫養者,准其承受家產。若抱養棄子、他姓之子、家奴之子者,不准承受家產。生前未立嗣者,家產令近族承受。無族中兄弟之子,生前在王、貝勒等處稟明,將異姓之子撫養者,亦准承受家產。身歿後見有同姓人而其妻撫養他姓者,不准。如撫養妾生子為子者,其生子之妾,不得嫁賣,如嫁賣不准為子。無近族亦無他姓養子,其家產給該管王、貝勒、貝子、公、台吉等。
54 康熙元年題准:擬定死罪監候秋後犯人,照刑部例會同九卿議奏。
55 九年題准:凡已結事件稱有冤枉者,仍赴本院告理,又稱冤枉,許赴通政司鼓廳告理。
56 十三年題准:庶人在非札薩克貝勒、貝子、公、台吉、塔布囊前,明出惡言者,照札薩克例罰給牲畜。
57 又題准:喀爾喀、厄魯特、湯古忒、巴爾虎等處,私遣人往貿易,遣人探親,出斥堠迎往貿易招攬貿易者,系王罰馬一百匹;貝勒、貝子、公等罰馬七十匹;台吉等罰馬五十匹;都統、副都統革職,罰五九;參領、佐領革職,罰三九;驍騎校革職,罰二九;領催、什家長鞭一百,罰一九,貲財入官。為首貿易之人絞,籍其家;餘各鞭一百,罰三九,貲財入官。
58 如斥堠人不行緝獲,被人首發者,官員革職,籍其家;兵丁鞭一百,罰三九,半入官,半給出首人,令赴願往旗分。
59 又題准:非札薩克貝勒、貝子、公、台吉、塔布囊等有罪,照札薩克貝勒等一例議處。
60 十四年題准:凡審定死罪犯人,札薩克王貝勒等,在附管札薩克王、貝勒等處說明,審過處決。不與附管札薩克王等說明審過處決,以私殺論。會集所審死罪人,即於會集處處決。
61 十五年題准:凡死罪不令王、貝勒、貝子、公、額駙立誓,於本旗內擇令台吉、塔布囊立誓,若立誓,准死罪人以九九馬匹贖。
62 十八年題准:台吉等擅與喀爾喀、厄魯特人婚姻往來者,革去爵級,不准承襲,所屬人全給其近族兄弟,除妻子外,家產牲畜俱入官。所屬人隨往者,各鞭一百,罰三九,將所屬人女遣令隨嫁。女父不向札薩克王、貝勒處說明者,鞭一百。所遣送嫁屬人不自說明者,亦鞭一百。失於覺察斥堠官員,革職,籍其家。兵丁鞭一百,罰三九。若將所遣送嫁人誤以為逃人解院者,札薩克王等罰五九。
63 二十二年題准:凡外藩蒙古人,誘賣內地人及為買妻妾奴僕者,為首人擬絞,解院送刑部監候,秋後處決;為從人鞭一百,罰三九。止一人者以為首論。誘賣蒙古人及買為妻妾奴僕者,為首人立絞,餘照前例。串誘買賣者,鞭一百,罰三九,被誘人鞭一百。
64 二十四年題准:喀爾喀進貢人違禁有罪者,大事照內例治罪,小事行文該札薩克處,令送所罰牲畜。
65 二十六年題准:旗分貝子於行大禮處失儀,酌議罰馬五十匹。
66 又議准:食俸蒙古王、貝子、公、官員等,凡治罪者停罰牲畜,照伊所坐之罪罰俸,永遠為例。
67 又題准:王以下至閒散人等,違禁與喀爾喀、厄魯特、湯古特、巴爾虎等貿易結親,照定例治罪。其四十九旗協理旗務人等,及歸化城二旗都統等,至閒散人等,量其品級治罪。
68 歸化城都統、副都統,管理索倫總管等,各罰馬五十匹,副總管等各罰五九牲畜,盡行入官。
69 佐領以下至小領催等十家長有亂行者,俱照治外藩蒙古例治罪。
70 二十七年議准:喀爾喀入克西克騰哨地奪人財物,其奪物人該台吉查明追贓議處,其疏曠哨地之驍騎校革職,鞭一百,罰牲畜三九入官,兵丁各鞭一百。
71 二十八年議准:喀爾喀台吉從人在庫爾奇勒地方違禁放槍游獵,將該台吉罰牲畜五九入官,放槍人鞭八十。
72 三十一年複准:喀爾喀等人眾事繁,當使各知法度,亦照傳諭四十九旗例,每札薩克各給律書一部。
73 三十三年複准:山海關外科爾沁、土默特等旗,凡偷盜爭奪等事,舊例俱由盛京刑部行文,著理藩院會審,往返定議,方得完結。凡干連人等,守候往來,遲延日月,寒暑疾疫為患。嗣後揀放應升蒙古旗員一員、筆帖式二員往盛京居住,除系人命要事,確審取供咨部具題外,一應小事即會同盛京刑部審結。其有口外札薩克會審,並與該將軍會審之事,俱令一並審結,不致遲延。
74 雍正二年議准:蒙古人告狀,必列姓名,方與准理。若誣告者,原告及見証罰三九。
75 人命
76 國初定:外藩蒙古王等,故殺仇殺死各屬下人及家奴,罰馬四十匹,貝勒、貝子、公等罰馬三十匹,台吉等罰三九,給死者親屬,旗內聽所欲往。若無仇隙誤傷致死者,首明情由,將所罰入官,死者親屬不准開出。
77 又定:射砍家奴,或割截耳鼻者,王等罰牲畜五九,札薩克貝勒、貝子、公罰四九,台吉等罰三九,庶人罰一九。
78 又定:外藩蒙古鬥毆傷人致成殘疾者,罰牲畜三九,得愈者罰一九。傷孕婦致胎墜者,罰一九。打損人牙齒者,罰一九,斷人發及帽纓者,罰五頭。用棒及鞭桿打人者,罰五頭。
79 互打者無罪。
80 又定:熏野獸穴以致失火者,罰一九,給見証人;延燒至人死者,罰三九,給死者之家。
81 餘誤失火者,罰牲畜五頭,給見証人;延燒致人死者,罰一九,給死者之家。延燒死牲畜者,照數賠償。
82 又定:射砍人牲畜致死者,如數賠償外,罰一九,系馬加倍償與,不致死,罰犙牛。
83 順治十五年題准:夫故殺妻者抵絞。
84 又題准:鬥毆傷重五十日內死者抵絞。
85 康熙五年題准:射砍家奴,割截耳鼻致死者,以故殺、仇殺論。
86 六年題准:家奴殺主者凌遲。
87 十三年題准:官民人等失誤傷人致死,有人見証承認者,罰給三九。若無見証可疑者,擇令旗內人立誓。若立誓,罰給三九,不立誓,抵絞。
88 又題准:官民人等與妻鬥毆誤傷妻死者,罰三九給妻家。妻有過犯,不行首告,擅殺死者,罰三九入官。
89 又題准:蒙古王貝勒等,故殺、仇殺、謀殺他旗人者,除償人外,王罰馬一百匹,貝勒、貝子、公罰馬七十匹,台吉、塔布囊罰馬五十匹,給死者妻子。系庶人抵斬,除妻子外,家產牲畜亦給死者妻子。
90 又題准:塔布囊等,殺死屬下人及家奴者,照台吉例罰。系都統、副都統罰三九,參領、佐領、驍騎校罰二九,庶人罰一九,俱給死者妻子,並其兄弟,俱令出旗。誤傷致死者,向札薩克處說明,若無仇隙,不准出旗,所罰入官。
91 又題准:官民人等,挾仇放火致人死者,系官絞,庶人斬。致死牲畜者,系官革職,庶人鞭一百,除妻子外,家產牲畜悉給被害人之妻子又題准:官員射砍家奴、割截耳鼻者,罰二九,致死者,以故殺論。
92 賊盜
93 國初定:失走牲畜過三日向附近札薩克處稟明緝獲,若不稟明緝獲,每頭匹罰羊一只。
94 亡失牲畜冒稱己有者,罰三九。借認取者,罰一九。因無失主隱匿者,罰一九。輒騎亡失牲畜者,罰一五。
95 又定:亡失牲畜路人擅自收留者,以盜論。
96 又定:出首盜賊可疑者,令盜賊立誓,不令出首人立誓。
97 又定:窩隱盜賊者,王罰九九,札薩克貝勒、貝子、公罰七九,台吉罰五九。台吉為盜者,罰七九。若事發不承認者,令其伯叔立誓,無伯叔,令其伯叔之子立誓。
98 又定:伙隱盜賊不首者,王罰三九,札薩克貝勒、貝子、公罰二九,台吉罰一九。
99 又定:凡駝馬牛羊一人盜者,不分主僕絞。二人盜,斬一人。三人盜,斬二人。眾人伙盜者,為首二人斬,餘俱為從,鞭一百,罰三九。家奴偷盜,鞭一百,追取所有。無可追者,於其主名下加倍追取。籍沒為首人妻子家產牲畜,並為從人所罰牲畜,俱給失主。
100 又定:凡偷盜駝馬牛羊情有可疑者,令立誓,若立誓,免其罪,不立誓,照前例治罪,其妻子家奴免籍沒,追取所有牲畜,並向該管主罰一九牲畜,給與失主。
101 又定:賊已發覺,王等不行拿解,以致疏脫者,以窩盜論。
102 又定:盜財物者,除照數賠償外,所盜財物值犙牛以上價,罰三九,值羊價罰一九,以下罰犋牛一頭。
103 又定:盜賊未致十歲者,不以盜論。
104 康熙元年題准:台吉官員等,攜家擅出斥堠游牧,及窩隱偷盜喀爾喀馬匹賊人,擅責喀爾喀人劫奪馬匹什物者,革職,家產籍沒。從往人各鞭一百。斥堠官員革職,罰三九。兵丁鞭一百。都統等官不知情者免議。所沒家產及罰物,給喀爾喀失主。其妻子不准給,取贖價與之。
105 二年題准:死犯逃脫者,收管官員罰三九,驍騎校革職,罰二九,領催鞭一百,兵丁鞭八十。若脫逃不系死犯者,官員罰二九,驍騎校罰一九,領催鞭八十,兵丁鞭五十。逃犯若被旁人捉獲,即以所罰給捉獲人,如無捉獲人,給札薩克王、貝勒等。
106 四年題准:外藩蒙古各旗佐領下有為盜者,罰該佐領二九,驍騎校一九,領催七頭,十家長鞭一百,罰一九。一佐領下有盜二次者,佐領革職,罰二九;驍騎校革職,罰一九;領催鞭一百,罰一九;十家長鞭一百,家產籍沒。一參領下有盜三次者,參領罰三九。一旗下有盜三次者,管旗王、貝勒、貝子、公等各罰五九,都統、副都統各罰三九。所屬人偷盜者,該王、貝勒、貝子、公、台吉、塔布囊各罰三九。庶人家奴偷盜者,罰其主一九。王以下,若能嚴查所屬,將為盜人拿解者免罪,仍給所罰之半。若失於稽查,被他旗人拿獲者,都統以下所罰並給之,王等所罰入官。八旗游牧蒙古察哈爾人為盜,被獲二次者,該管官罰三九,副管官員、佐領各罰二九,驍騎校、領催、十家長等照外藩蒙古治罪。蘇魯克人為盜,其頭目亦照佐領治罪。盜賊或被失主捉獲,或被旁人捉獲,即送該札薩克王、貝勒、貝子、公、官員處,王等即撥人並失主捉獲人解院。
107 五年題准:眾人為伙,盜劫喀爾喀馬匹等物者,除照例治罪如數賠還外,共罰給一九,所餘家產妻子入官。若喀爾喀人將失物多捏謊報,令其為首人立誓,若立誓,照數賠給,不立誓,止照現在之數賠給。若喀爾喀人為伙盜劫內地馬匹等物者,為首一人斬,二人斬一人,餘各鞭一百,罰該管主一九,移交令其送至。
108 六年題准:捉獲賊盜不解院,私議完結者,以盜坐罪,所罰物給出首人。管旗王以下至十家長,一並從重治罪。
109 十三年題准:凡明行搶劫者,系王罰馬一百匹,貝勒、貝子、公罰馬七十匹,台吉、塔布囊罰馬五十匹。行劫殺人者,罰馬外,頂替賠人。以兵器傷人致成殘疾者,罰馬外,仍以身價之半給二九。官民人行劫殺人傷人者,不分首從俱斬,妻子家產籍沒。不曾殺人傷人者,為首二人絞,妻子家產籍沒,為從者各鞭一百,罰三九。若止一人,鞭一百,籍沒家產,免其妻子。二三人者,以一人為首,餘為從,所罰沒俱給失主。
110 又題准:台吉等親身為盜者,革去爵級,追取所屬人,免沒家產。
111 又題准:發掘王、貝勒、貝子、公等墓者,為首一人斬,妻子家產籍沒,餘各鞭一百,罰三九。發台吉、塔布囊墓者,為首一人絞,餘各鞭一百,罰二九。發官員墓者,為首一人鞭一百,罰三九,餘各鞭一百,罰一九。發庶人墓者,為首一人鞭一百,罰一九,餘各鞭八十,罰一九。罰沒家產牲畜,俱給墓主。
112 又題准:劫奪死罪犯人者,不分首眾俱斬。劫奪罪不至死犯人者,為首人罰三九,餘各罰一九。
113 十六年題准:在邊界禁地偷竊劫奪者,被獲,管旗王、貝勒等以下,並該管主嚴行治罪。
114 若不獲,治所入汛地該管旗王、貝勒等罪,兼令賠償竊奪之物。
115 十七年題准:旁人捉獲盜馬賊者,所籍沒家產牲畜,以二分給之,一分給失主。
116 又題准:外藩蒙古王、公主、郡主等家人旗人偷向禁地採參者,為首人斬,妻子家產牲畜並所獲俱入官;為從者鞭一百,家產牲畜並所獲入官,免其妻子籍沒。公主、郡主、王以下,台吉、塔布囊以上,遣家奴往者,各罰九九。都統以下,驍騎校以上,遣家奴往者,俱革職。領催、十家長另戶之主遣家奴往者,鞭一百,革去領催、十家長,各罰一九,所遣家奴本身及妻子家產並牲畜所獲俱入官。遣另戶人往者,管旗王以下,十家長以上,俱照遣家奴例治罪。另戶人家及家奴偷採,該管人並各主不知者,俱鞭一百,罰三九。偷採參,旁人首發者,其參入官,交戶部,折半價給出首人。私買賣者,系蒙古鞭一百,罰一九,內地人交刑部。
117 十九年題准:邊禁等地方劫盜者,巡察官兵緝拿時,如抗拒,即斬。不曾抗拒被獲者,果系盜賊,俱斬,妻子家產牲畜籍沒,給與失主。不系盜賊,因其壞邊,為首一人絞,除妻子外,家產牲畜籍沒,餘各鞭一百,罰三九。內地人出禁地劫盜者,官兵拿獲,照內律治罪。
118 如內外官兵失於覺察,或失主或旁人捉獲者,內地官革職,鞭一百,折贖。外地官革職,罰三九。內外兵丁各鞭一百。盜賊之主知而不舉,被旁人出首者,以窩盜治罪。出首人令赴願往旗分。若出首情虛,系官革職,罰三九,庶人鞭一百,罰一九。
119 二十二年題准:外藩蒙古人入內地為盜者,事發,量賠所盜物,其妻子家產牲畜籍沒,及所罰一並入官。
120 二十八年複准:喀爾喀投誠人撥在哨地內居住,嚴禁所屬人等搶掠偷盜,犯者照律例正法。此外,有先奉旨撥住哨地內之人劫盜事覺,亦照例治罪。
121 三十年,遣官五路分查蒙古各旗佐領內貧人。奉旨:前蒙古等處盜賊稀少,今乃日見奏聞,良由窮困所致。且彼攜妻挾子前來,若盡行收留,彼無遺類矣。彼首領沉緬於酒,不恤人民生死。朕邊口所積糧米,屢賑貧人,俱已罄盡。今爾等往會同彼屬王、貝勒等及耆老輩計議,作何長久營生,使貧人得所,不致邊上流亡,確議具奏。遵旨複准:嚴行曉諭各旗,嗣後俱擇好水草處游牧,輕役減稅,務求永遠營生之道。今先查明窮人,著本旗札薩克及富戶喇嘛等撫養,不足,則眾旗公助牛羊。每貧台吉給牛三頭,羊十五只,每貧民給牛二頭,羊十隻,俾各喂養孳育,永作生理,勿為盜賊,亦不致流亡。取具之旗承領養贍貧人數目印結,一並交理藩院存冊。倘後有以貧窮告部者,照冊將該管札薩克議處,其假告貧窮者,從重治罪。
122 四十四年諭:聞蒙古緝盜,盜俱投喇嘛藏匿。嗣後喇嘛等如將罪犯容留,查出一體治罪。
123 著為例。
124 又複准:蒙古等野外游牧,並無牆垣,但倚牲畜為生,地方盜賊屢有殘害。將旗員發往札賴特旗分與札薩克等加意料理,如有盜賊,著嚴行查緝。又蒙古豐尼綽爾河外,豐尼河內相隔地方甚遠,無專委巡捕盜賊之員,嗣後於每翼派出官兵,按各翼形勢地方安置,令其嚴責。
125 又諭:此數年口外偷馬之事斷絕,今又有盜,殊屬可惡。將此從賊人等俱解進京城,給與大臣之家為奴。
126 又複准:偷馬從賊,仍留在外,必複為賊。應將伊等本身妻子,及正法首賊之妻子,在逃首賊之妻子,俱解內務府。其疏脫賊之驍騎校,俱著帶至京城,當苦差行走。
127 又複准:札賴特旗分居住喀爾喀人為盜,既經拿獲,即著差往稽查盜賊官員會同該札薩克貝子等詳取口供,定議咨部。
128 五十一年諭:鄂爾多斯聞有盜賊,差大臣二員往會同札薩克等嚴行察拿,審得實情即在彼處正法。但審賊時須公正執中,不必因朕有嚴旨,行法過甚。
129 雍正元年諭:偷盜一二牲餼,即將蒙古立絞,人命重大。嗣後應定擬絞監候之罪,爾等遵旨暫行一年,與往年盜案相較,若蒙古從此盜案漸少,則照此例行。倘蒙古無知,法輕易既而盜案比往年較多,則仍照原定之例擬罪。
130 軍法
131 國初定:派令出兵規避者,王等罰馬一百匹,札薩克貝勒、貝子、公罰馬七十匹,台吉罰馬五十匹。率全旗俱不往者,軍法按治。期約處一日不至者,王罰馬十匹,札薩克貝勒、貝子、公罰馬七匹,台吉罰馬五匹。遲誤九日者,按日罰取。
132 又定:出征,將禁馬騎瘦者,王罰馬三十匹,札薩克貝勒、貝子、公罰馬二十匹,台吉罰馬十匹。
133 又定:出征圍獵各處不俟眾先回者,王罰馬十匹,札薩克貝勒、貝子、公罰馬七匹,台吉罰馬五匹,隨從人罰取所騎馬。
134 又定:越境游牧者,王罰馬十匹,札薩克貝勒、貝子、公罰馬七匹,台吉罰馬五匹,庶人罰牛一頭。
135 又定:越已分地界另行游牧者,王罰馬一百匹,札薩克貝勒、貝子、公罰馬七十匹,台吉罰馬五十匹,庶人本身並家產俱罰給見証人。
136 又定:凡鄰旗有兵侵而不全率所屬甲兵速集議征者,王罰馬一百匹,札薩克貝勒、貝子、公罰馬七十匹,台吉罰馬五十匹。
137 順治三年題准:得出征人遺失馬駝各物及逃人者,俱收養送還。隱匿不送者,以盜論。
138 康熙五年題准:擅以甲胄弓矢兵器賣與喀爾喀、厄魯特等及給親戚者,王等罰馬一百匹,貝勒、貝子、公罰馬七十匹,台吉、塔布囊罰馬五十匹。若系庶人,為首者絞,家產牲畜籍沒;從者各鞭一百,罰三九,半給出首人,半入官。出首其主者,許出戶。蒙古人來京,不向本院說明,私買兵器帶往者,王等罰三九;台吉、塔布囊、都統、副都統、參領、佐領、護衛官買各罰一九,庶人鞭八十。
139 十三年題准:外藩王、貝勒、貝子、公、台吉、塔布囊等遇敵交鋒,他旗敗遁,一旗王、貝勒等攻戰,有裨於他旗者,將敗遁之旗一佐領人丁,給與攻戰之人。他旗俱戰,一旗敗遁者,革去爵級為庶人,將人丁盡給攻戰王等。若一旗內一半攻戰,一半敗遁,將敗遁王、貝勒、貝子、公、台吉、塔布囊等革去爵級為庶人,人丁盡給本旗無罪王、貝勒、貝子、公、台吉、塔布囊等,各給賞。若本旗未及准備,一旗王、貝勒、貝子、公、台吉、塔布囊已得准備攻戰,視其功之大小,獲之多寡給賞。凡曠野攻戰,王、貝勒、貝子、公、大臣不按隊伍,輕入敵陣,或見敵兵單少,不行問明,擅自奔馳者,將所乘之馬,並本次所獲人口入官。
140 凡列陣攻戰時,須從容縱馬,各照對敵前進。若不照對敵前進,尾附他隊,或離本伍入他伍,或他隊俱進,立視不前者,各按所犯治罪。行兵之際,有一二人離伍搶掠被害者,將妻子入官,該管官治罪。失火者斬。不許拆毀廟宇。不許妄殺平人。抗拒者擊,投順者撫。其俘獲之人,勿得剝取衣服,拆散夫婦。至不堪俘獲者,亦勿得傷害,剝取衣服。俘獲之人,勿令看守馬匹。凡出征王、貝勒等,務平定地方,救濟生民,嚴禁官兵,不許搶掠,不許陷害良民。平定之日,定行升賞。若縱兵搶掠,指良民為賤,妄行殺戳者,從重治罪。與敵人相敵,正混戰時,有將落馬之人救出與馬騎者,系公以下、副都統以上,給馬十匹。參領、阿達哈哈番以下給馬六匹。庶人給馬二匹。俱於落馬人名下追給。
141 十五年題准:派出從征官員規避不去者,革職,罰三九,交於該管王等,仍令披甲押赴軍前。
142 十九年題准:外藩蒙古四等台吉以上,遣往官兵陣亡者,照都統例,給身價銀兩。陣亡中傷殘疾病故官兵身價賞恤等銀,俱照內例給與。
143 雍正元年諭理藩院:請旨與追剿厄魯特之王、貝勒、貝子、公、台吉、侍衛暨兵丁等,爾等一聞厄魯特潛近,俱各親率兵丁奮力追剿,誅斬擒獲,無一漏網,甚屬可嘉。爾等皆用感戴聖祖皇帝仁恩,所以為朕抒誠效力。如此次賊人無多,爾等尚且親率兵丁追剿,如遇大敵,其必努力前驅,更不待言矣。爾等忠誠,朕將深悉,甚為欣悅。凡效力之人,著查明具奏,朕將特加恩賚。將此諭旨繕寫,交與來京之護軍、領催齎回,通行傳諭。
144 又諭:綽木聘等逃遁,本屬小事,蒙古人等凡遇之者,俱各不顧身命努力追擒。伊等感激皇考撫育深恩,竭誠仰報,朕覽奏章,為之墮淚,嘉嘆不已。將此旨繕寫發與,令將效力人等查明具奏,毋使一人遺漏,朕將加以特恩。
145 乾隆朝《大清會典》中的理藩院資料乾隆朝《大清會典》中的理藩院資料
146 (原卷七十九至八十)理藩院
147 尚書一人,左、右侍郎各一人均滿洲,或以蒙古補授,額外侍郎一人特簡蒙古貝勒、貝子之賢能者任之,掌內外藩蒙古回部之政令,控馭撫綏,以固邦翰。所屬有旗籍、王會、典屬、柔遠、徠遠、理刑六司。
148 旗籍清吏司,郎中滿二人、蒙古一人,員外郎滿三人、蒙古四人主事蒙古一人,掌蒙古科爾沁等諸部落封爵、會盟,及歸化城索倫除授官校之事。
149 王會清吏司,郎中滿洲、蒙古各一人,員外郎滿三人、蒙古二人,主事滿洲、蒙古各一人,掌科爾沁等諸部落朝貢祿賜之事。
150 典屬清吏司,郎中滿洲、蒙古各一人,員外郎滿五人、蒙古四人,主事滿洲、蒙古各一人,掌喀爾喀及西徼蒙古厄魯特諸部落封爵、會盟,准疆屯田游牧、察哈爾喇嘛番僧承襲之事。
151 柔遠清吏司,郎中滿一人,員外郎滿二人、蒙古三人,主事蒙古一人,掌喀爾喀等部落及喇嘛番僧朝貢祿賜之事。
152 徠遠清吏司,郎中蒙古一人,員外郎滿洲、蒙古各二人,主事滿洲、蒙古各一人,掌哈密、吐魯番及回部諸城爵祿貢賦,並移駐回民耕牧之事。
153 理刑清吏司,郎中滿洲、蒙古各一人,員外郎滿洲、蒙古各三人,主事滿一人,掌蒙古及番回刑罰之事。
154 銀庫,司官二人於本院司官內奏委,司庫滿一人,筆帖式滿二人,庫使滿二人,掌帑金出納。
155 蒙古翻譯房,員外郎、主事各一人於本院司官內簡委。
156 唐古忒學,司業、助教各一人,筆帖式蒙古四人。
157 稽察內館外館,二人由科道各部司官內奏委。
158 堂主事,滿二人,蒙古三人,漢軍一人。譯書漢文堂主事,滿洲、漢軍各一人。校正漢文官二人於內閣、翰林院、侍讀學士、侍讀內奏委,每三年更代。
159 司務,滿洲、蒙古各一人。
160 筆帖式,滿三十六人,蒙古五十五人,漢軍六人,分隸各司,視事之繁簡以為額。
161 旗籍清吏司國家肇基東土,威德遠播,漠南蒙古諸部落,或誼屬戚畹,或著有勛績,或率先歸附,咸奉其土地人民,比於內臣。設官分職,編戶比丁,與八旗無異。
162 定鼎以來,屏藩攸寄,帶礪之封,爰及苗裔,錄功存舊,事錄所司。
163 凡疆理科爾沁等二十五部落之地,東至盛京、黑龍江,西至厄魯特,南至長城,北至朔漠,袤延萬有餘里。
164 科爾沁,東至扎賴特,西至扎魯特,南至盛京邊牆,北至索倫,東西八百七十里,南北二千一百里,至京千二百八十里。
165 扎賴特,東至杜爾伯特,西與南均至郭爾羅斯,北至索倫,東西六十里,南北四百里,至京二千有十里。
166 杜爾伯特,東至黑龍江,西至扎賴特,南至郭爾羅斯,北至索倫,東西百七十里,南北二百四十里,至京二千五十里。
167 郭爾羅斯,東至吉林,西與北均至科爾沁,南至邊牆,東西四百五十里,南北六百六十里,至京千八百九十七里。
168 敖漢,東至奈曼,西至喀喇沁,南至土默特,北至翁牛特,東西百六十里,南北二百八里,至京千有十里。
169 奈曼,東至喀爾喀左翼,西至敖漢,南至土默特,北至翁牛特,東西九十五里,南北二百二十里,至京千一百十里。
170 翁牛特,東至阿祿科爾沁,西至熱河禁地,南至喀喇沁及敖漢,北至巴林及克西克騰,東西三百里,南北百六十里,至京七百六十里。
171 巴林,東至阿祿科爾沁,西至克西克騰,南至翁牛特,北至烏朱穆秦,東西二百五十一里,南北二百二十三里,至京九百六十里。
172 扎魯特,東至科爾沁,西至阿祿科爾沁,南至科爾沁及喀爾喀左翼,北至烏朱穆秦,東西百二十五里,南北四百三十里,至京千五百十里。
173 喀爾喀左翼,東至科爾沁,西至奈曼,南至土默特,北至扎魯特及翁牛特。東西百二十五里,南北二百三十里,至京千二百十里。
174 阿祿科爾沁,東至扎魯特,西至巴林及翁牛特,南至喀爾喀左翼,北至烏朱穆秦,東西百三十里,南北四百二十里,至京千三百四十里。
175 克西克騰,東至翁牛特及巴林,西至正藍旗游牧察哈爾及蒿齊忒,南至翁牛特,北至烏朱穆秦,東西三百三十四里,南北三百五十七里,至京八百十里。
176 土默特,東至盛京養什木,西至喀喇沁,南至邊牆,北至敖漢及喀爾喀左翼,東西四百六十里,南北三百十里,至京千里。
177 喀喇沁,東至土默特及敖漢,西至正藍旗王屯界,南至邊牆,北至翁牛特,東西五百里,南北四百五十里,至京七百六十里。
178 烏朱穆秦,東至索倫,西至蒿齊忒,南至巴林,北至翰海,東西三百六十里,南北四百二十五里,至京千一百六十三里。
179 阿霸垓,東至阿霸哈納爾,西至蘇尼特,南至正藍旗游牧察哈爾,北至翰海,東西二百里,南北三百十里,至京千里。
180 蒿齊忒,東與北均至烏朱穆秦,西至阿霸垓,南至克西克騰,東西百七里,南北三百七十五里,至京千一百八十五里。
181 蘇尼特,東至阿霸垓,西至四子部落,南至正藍旗游牧察哈爾,北至瀚海,東西四百有六里,南北五百八十里,至京九百六十里。
182 阿霸哈納爾,東至蒿齊忒,西至阿霸垓,南至正藍旗游牧察哈爾,北至瀚海,東西百八十里,南北四百三十六里,至京九百六十里。
183 四子部落,東與北均至蘇尼特,西至歸化城土默特及喀爾喀右翼,南至鑲紅旗游牧察哈爾,東西二百三十五里,南北二百四十里,至京九百六十里。
184 喀爾喀右翼,東至四子部落,西至毛明安,南至歸化城土默特,北至瀚海,東西百二十里,南北百三十里,至京千一百三十里。
185 吳喇忒,東至毛明安及歸化城土默特,西至鄂爾多斯,南至黃河,北至喀爾喀右翼,東西二百十有五里,南北三百里,至京千五百二十里。
186 毛明安,東至喀爾喀右翼,西至吳喇忒,南至歸化城土默特,北至瀚海,東西百里,南北百九十里,至京千二百四十里。
187 鄂爾多斯,東至歸化城土默特,西至喀爾喀右翼,北至吳喇忒,三面距河,南至陝西界長城,是為河套,自山西偏關縣界至陝西寧夏衛,袤延二千餘里,至京千一百里。
188 歸化城土默特,東至四子部落,西至鄂爾多斯,南至山西界長城,北至喀爾喀右翼及毛明安,東西四百有三里,南北三百七十里,至京千一百六十里。
189 凡旗制科爾沁六旗。扎賴特、杜爾伯特均一旗。郭爾羅斯二旗。敖漢、奈曼均一旗。翁牛特、巴林、扎魯特均二旗。喀爾喀左翼、阿祿科爾沁、克西克騰均一旗。土默特二旗。喀喇沁三旗。烏朱穆秦、阿霸垓、蒿齊忒、蘇尼特、阿霸哈納爾均二旗。四子部落、喀爾喀右翼均一旗。吳喇忒三旗。毛明安一旗。鄂爾多斯七旗。歸化城土默特二旗。
190 凡封爵親王、郡王、貝勒、貝子、公鎮國公、輔國公為五等,秩視宗藩,世襲罔替。自札薩克外,皆屬散秩。公主之子,親王之子弟,授一等台吉惟土默特左翼,喀喇沁全部稱塔布囊。凡言台吉者,塔布囊同,後仿此。郡主之子,郡王、貝勒之子弟,二等。縣主、郡君、縣君之子,貝子、公之子弟,三等。台吉之子弟,概授四等。均品如其等,俟十八歲入班供職。若簡用札薩克,則秩皆一等。應襲爵之親王長子,秩視公,郡王、貝勒長子,視一等台吉,貝子、公長子視二等。如長子不稱襲爵,於餘子內擇其優者,報院奏聞,屆期承襲。
191 科爾沁親王、郡王各四人,貝勒二人,貝子一人,鎮國公二人,輔國公六人。扎賴特貝勒一人。杜爾伯特貝子一人。郭爾羅斯鎮國公、輔國公、一等台吉各一人。敖漢郡王二人,貝子一人,輔國公二人。奈曼郡王一人。翁牛特郡王、貝勒、貝子、鎮國公各一人。巴林郡王一人,貝子二人,輔國公一人。扎魯特貝勒二人,鎮國公一人。喀爾喀左翼貝勒一人。阿祿科爾沁貝勒一人。克西克騰一等台吉一人。土默特貝勒、貝子各一人,附喀爾喀貝勒一人。
192 喀喇沁郡王一人,貝子二人,鎮國公一人,輔國公二人,一等塔布囊一人。烏朱穆秦親王、貝勒、鎮國公、輔國公各一人。阿霸垓郡王二人,貝子、輔國公各一人。蒿齊忒郡王二人。
193 蘇尼特郡王二人,貝勒、輔國公各一人。阿霸哈那爾貝勒、貝子各一人。四子部落郡王一人。
194 喀爾喀右翼貝勒一人,貝子二人,鎮國公一人。吳喇忒鎮國公二人,輔國公一人。毛明安貝勒、一等台吉各一人。鄂爾多斯郡王一人,貝勒二人,貝子三人,輔國公、一等台吉各一人。
195 歸化城土默特輔國公一人。
196 凡冊誥親王、郡王、貝勒受封賜冊,貝子、公以下賜誥命,各赴闕祗領。有故不能來者,報院遣官齎送。遣失者罪之。因水火盜賊失毀者,准複給。
197 凡譜系蒙古諸部落世次及錫封根源,備載於冊,藏諸內府,十年一修,換出舊冊。
198 凡儀從親王銷金赤傘二,纛二,小旗十,典儀四品、五品各一人。郡王銷金赤傘一,纛一,小旗八,典儀五品、六品各一人。貝勒赤傘一,纛一,小旗六,典儀五品一人。貝子赤傘一,小旗六,典儀六品一人。公旗傘與貝子同,典儀七品一人。王、貝勒、貝子、公冠服及長史、司儀長護衛之制,悉視宗藩,惟馬韁,非奉特旨不得用金黃紫色。台吉冠服,各從其品。都統以下官校,視在內都統、副都統、參佐領、驍騎校,各殺一級。
199 凡軍功王、貝勒、貝子、公,量功議敘。台吉得一等功牌六次以上者為一等,三次以上者為二等,一二次者為三等。得二等功牌二次以下者,概為四等。
200 蒙古人以軍功賜達爾漢號者,以功之大小另承襲之差等。世襲者,秩視都統。雖世襲而功稍次者,視副都統。襲六次、五次、四次者,視參領。襲三次、二次及授本身者,視佐領。
201 凡設官科爾沁等二十五部落五十一旗,每旗札薩克一人,或系世管,或由簡任,不拘爵秩。協理旗務二人或四人,以王、貝勒、貝子、公、台吉為之。每百有五十丁,設佐領一人,驍騎校一人,領催六人,驍騎五十人。六佐領設參領一人,佐領多者,設都統一人,副都統二人。十佐領以下,設都統、副都統各一人,都統、副都統於本旗台吉內遴選,以原爵兼任。
202 如台吉內無人,於參領內遴選,參領於佐領內遴選,佐領於驍騎校內遴選,以次遞升。驍騎校、領催選丁男有力者充補。自都統以下,有年老殘疾,或才不勝任者,罷之。均由札薩克秉公黜陟,報院匯奏以聞。
203 歸化城土默特副都統一人,隸綏遠城將軍分翼。其參領、佐領、驍騎校及防禦等官,均由該將軍等遴選。擬定正陪,送院引見補授。
204 圍場總管一人,翼長二人,五品官驍騎校各八人。八溝駐扎司官一人,筆帖式一人。
205 烏蘭哈達、三座塔駐扎司官各一人。
206 凡移駐內地之索倫達虎里總管、副管、佐領、驍騎校等官,由黑龍江將軍遴選正陪,送院引見補授。
207 凡會盟簡稽軍實,巡閱邊防,清理刑名,編審丁冊。每三年疏列領侍衛內大臣、散秩大臣、一等侍衛、滿九卿、八旗都統副都統、前鋒護軍統領暨本院尚書、侍郎,請簡命四人,率刑部暨本院司官、筆帖式齎敕以往。各札薩克以時赴盟長所在,罰後至者。科爾沁、扎賴特、杜爾伯特、郭爾羅斯四部落十旗為一會,盟於哲里穆。敖漢、柰曼、翁牛特、巴林、扎魯特、喀爾喀左翼、阿祿科爾沁、克西克騰八部落十一旗為一會,盟於召烏達。喀喇沁、土默特二部落五旗為一會,盟於卓索圖。烏朱穆秦、阿霸垓、蒿齊忒、蘇尼特、阿霸哈那爾五部落十旗為一會,盟於錫林郭爾。四子部落、喀爾喀右翼、吳喇沁、毛明安四部落六旗為一會,盟於烏蘭察布。鄂爾多斯七旗為一會,盟於伊克召。每會設盟長副盟長各一人。歸化城土默特會盟集於本城,不設盟長,聽簡命大臣裁決。
208 凡軍紀一旗戰卻,一旗力戰,在戰卻旗分分一佐領人丁給力戰之旗。各旗皆戰,一旗戰卻,一旗之王、貝勒等皆降為庶人,所屬佐領盡數撤出,散給各旗之力戰者。若一旗之內,力戰者半,戰卻者半,戰卻之王、貝勒等降為庶人,所屬佐領,盡給本旗之力戰者。若各旗未及整備,而一旗獨先衝鋒,斬獲立功者,按功之大小,獲之多寡,分別給賞。
209 凡軍器自親王以下,均不得私藏甲胄、弓橐鞬。刀槍過二十,鳥槍過十,矢過千,硫黃硝過三十斤者,皆奏聞購買,頒給信票,沿途察驗放行。不及前數者,由院轉行兵部給票,違者論如法。
210 凡比丁每三年由簡命會盟之大臣會同盟長編審。如停止簡命,由各札薩克具冊送院以聞,以周知蒙古人丁數。丁男年十八以上,六十以下者,皆入冊。老疾除名,隱匿者罪之。每三丁共一驍騎,遇有征伐,以二丁遣戰,一丁留家。壯丁不務本業,私投喇嘛為徒,及為伍巴什者,罪之。婦女非年老殘疾,不得為齊罕察。
211 凡戶口以籍為憑,定嗣者,告明佐領,於族內擇繼,族內無人,方准乞養異姓,不得私自繼立。絕戶家產,聽札薩克充公用。
212 凡族長每族各設一人,擇有行誼能任事者為之。台吉以下,有不率者,則舉以告。
213 凡什長十家設立一人,視十家有無違法以別功過。不設十長者,王以下議罰有差。
214 凡力役親王隨丁六十,郡王五十,貝勒四十,貝子三十五,公三十,一等台吉十有五,二等台吉十有二,三等台吉八,四等台吉四,固倫額駙四十,和碩額駙三十,多羅額駙二十,都統四,副都統二,參領、佐領各一。均於所屬人丁內選擇使令,兼任者,不重給。
215 親王守墓十戶,郡王八戶,固倫公主與郡王同,貝勒、貝子各六戶,和碩公主、郡主與貝勒同,公四戶,郡君與公同,縣君、鄉君從夫之爵。
216 凡婚姻以時嫁娶,聘物以馬二,牛二,羊二十為率。少者聽,多者罰。聘定後,婿故全還,女故還半。王以下有悔婚奪娶者,罰如例。
217 凡徵收所屬畜產,二十而取十。有乳牛五者,納酥,羊成群者,納氈。丁至百戶以上,出車一、牛一、馬一,濫征者禁。
218 凡寄籍內地人民寄居蒙古部落,所在部長察明耕種貿易、蹤跡無可疑者,給與印票安置。
219 其地有專理民事之官,則會同察核,並取鄉長、總甲、牌頭甘結存案。
220 凡游牧近山河者,以山河為界,無山河者,設鄂博壘石為丘曰鄂博為界。越界游牧者,王以下議罰有差。
221 凡採捕各依界限,毋得越境滋事。私入禁地採捕者,逐令遷移,仍治以罪。
222 索倫捕貂者,計丁貢貂。貂分三等,賞賜有差。
223 凡汛地各設斥堠,以資防禦。有關隘者,以時啟閉,詰奸宄,禁逃亡。兵弁有曠誤者,罰無赦。
224 凡郵政每百里為一傳,自喜峰口至扎賴特,置郵十有六土默特、柰曼、喀爾喀左翼、科爾沁由山海關外,郭爾羅斯、社爾伯特,由黑龍江大路,均無庸別設驛傳,自古北口至烏朱穆秦,置郵九;獨石口至蒿齊忒,置郵六;自張家口至四子部落,置郵五;自殺虎口至吳喇忒,置郵九;又自歸化城至鄂爾多斯,置郵八仍為殺虎口路。均於水泉形勢之地安設。
225 驛官五路各設員外郎一人,由本院司官內奏委,司其事,筆帖式一人佐之,均三年任滿更代。
226 驛丁喜峰口六百名,古北口三百名,獨石口四百五十名,張家口五百五十名,殺虎口七百五十名,均於各路窮戶內選充。
227 驛騎每一傳馬五十匹,每年均以三分報銷疲乏,以帑買補。
228 驛使計程在千里以內者乘官馬,千里以外,及奉要差不計程途,均乘驛馬,仍以使臣之品級為差。
229 王會清吏司
230 漠南蒙古諸部落,每歲朝覲、修貢惟謹,燕饗、賜予、舍館,饗餼之禮,分隸所司。
231 凡朝期歲以十二月十有五日後,二十五日前咸集。
232 凡朝儀王以下均行三跪九叩禮,奉制書亦如之。
233 凡來朝班次札薩克暨散秩王公分為三班,周而複始。一班:哲里穆會盟內,科爾沁親王、郡王、貝勒、鎮國公、輔國公、郭爾羅斯一等台吉各一人。召烏達會盟內,敖漢郡王、輔國公,翁牛特貝勒,巴林郡王、貝子各一人。卓索圖會盟內,土默特貝子、喀喇沁貝子各一人,輔國公二人,一等塔布囊一人。錫林郭爾會盟內,蘇尼特郡王、貝勒,阿霸垓郡王、貝子,蒿齊忒郡王,阿霸哈納爾貝勒,烏朱穆秦貝勒、鎮國公、輔國公各一人。烏蘭察布會盟內,吳喇忒輔國公一人。伊克召會盟內,鄂爾多斯貝勒、輔國公各一人。歸化城土默特輔國公一人。二班:哲里穆會盟內,科爾沁親王、郡王各一人,輔國公三人。扎賴特貝勒,郭爾羅斯鎮國公、輔國公各一人。召烏達會盟內,翁牛特郡王、鎮國公,扎魯特貝勒、鎮國公,喀爾喀左翼貝勒,敖漢貝子,巴林貝子、輔國公各一人。卓索圖會盟內,喀喇沁郡王、鎮國公各一人。錫林郭爾會盟內,蒿齊忒郡王,蘇尼特郡王,阿霸哈納爾貝子各一人。烏蘭察布會盟內,四子部落郡王,毛明安貝勒、一等台吉,喀爾喀右翼貝子,吳喇忒鎮國公各一人。伊克昭會盟內,鄂爾多斯郡王一人,貝子二人,一等台吉一人。三班:哲理穆會盟內,科爾沁親王、郡王各二人,貝勒、貝子、鎮國公各一人,輔國公二人,杜爾伯特貝子一人。召烏達會盟內,敖漢郡王、輔國公,柰曼郡王,阿祿科爾沁貝勒,扎魯特貝勒,翁牛特貝子,克西克騰一等台吉各一人。卓索圖會盟內,土默特貝勒,附喀爾喀貝勒,喀喇沁貝子各一人。錫林郭爾會盟內,烏朱穆秦親王,阿霸垓郡王、輔國公,蘇尼特輔國公各一人。烏蘭察布會盟內,喀爾喀右翼貝勒、貝子、鎮國公,吳喇忒鎮國公各一人。伊克召會盟內,鄂爾多斯貝勒、貝子各一人。散秩台吉、願隨入覲者,視其旗台吉多寡分班來朝,有千餘人者,每次不得過二百人;五百餘人者,不得過百人;二三百人者,不行過六十人。如札薩克有故不能入覲者,酌遣所屬台吉代覲。
234 凡位次親王、郡王、貝勒、貝子、公在宗室親王、郡王、貝勒、貝子、公之下。一二等台吉在內大臣之下。其次為子,又其次為三等台吉,又其次為都統,又其次為四等台吉,又其次為副都統,又其次為參領、佐領。其男以下、雲騎尉以上各依品級。
235 凡貢道科爾沁、扎賴特、杜爾伯特、郭爾羅斯由山海關。土默特、喀喇沁、敖漢、柰曼、扎魯特、阿祿科爾沁、翁牛特、喀爾喀左翼由喜峰口。烏朱穆秦、巴林、阿霸垓、蒿齊忒、阿霸哈那爾、克西克騰由獨石口。四子部落、蘇尼特、毛明安、喀爾喀右翼由張家口。吳喇忒、歸化城、土默特、鄂爾多斯由殺虎口。均馳驛往來。
236 凡貢物每旗進羊一羫,乳酒一埕。
237 凡燕饗以歲除日、新正十四日、十五日各賜燕一次,餘日,王旗王府各設燕一次。自王、貝勒以下,至長史、護衛等官,咸與焉儀詳禮典。
238 凡賞賚親王白金四百三十兩,各部落同,惟科爾沁親王五百有二兩。郡王三百十有七兩,各部落同,惟科爾沁札薩克圖郡王三百九十兩。貝勒二百三十八兩。貝子百五十兩。公一百十有七兩。掌旗務台吉七十六兩。散秩台吉一二品者六十三兩,三四品者五十三兩。
239 凡廩給視隨從多寡以為差。固倫公主五十人,和碩公主四十人,郡主三十五人,縣主三十人,郡君二十五人,縣君二十人,鄉君十人,宗室女八人,公主、郡主額駙各二十五人,縣主額駙二十人,郡君額駙十有五人,縣君額駙十人,鄉君額駙六人。親王四十人,郡王三十五人,貝勒三十人,貝子二十五人,公二十人,掌旗務台吉十人,公主子孫及有戚誼之台吉六人,散秩台吉二人。都統子、副都統男各與散秩台吉同。長史、參佐領、騎都尉、雲騎尉各一人。餼羊按日散給,薪米之屬代以白金。
240 凡牧芻固倫公主養馬四十五,坐馬十有五。和碩公主養馬四十,坐馬十有三。郡主養馬三十五,坐馬十。縣主養馬三十,坐馬八。郡君養馬二十五,坐馬六。縣君養馬二十,坐馬四。鄉君養馬八,宗室女養馬六,坐馬各三。公主、郡主額駙,養馬各二十五,坐馬各六。
241 縣主、郡君額駙養馬各二十,坐馬各四。縣君額駙養馬十,坐馬三。鄉君額駙養馬六,坐馬一。親王養馬四十,坐馬十有五,各部落同,惟科爾沁三親王養馬各四十五,坐馬同。郡王養馬三十五,坐馬十。貝勒養馬三十,坐馬八,各部落同,惟科爾沁一貝勒,養馬四十五,坐馬十有五。貝子養馬二十五,坐馬六。公養馬二十,坐馬四。掌旗務台吉養馬十,坐馬三,公主子孫及有戚誼之台吉,養馬坐馬亦如之。散秩台吉養馬六,坐馬一。都統以下養馬四,參領以下養馬二,坐馬各一。領催、驍騎各坐馬一。並給牧芻之費。
242 凡路費視程途遠近按日給發。科爾沁親王及一貝勒,往來給費,餘惟歸途給之。自散秩台吉以下止給其身,不及僕從。
243 凡俸幣固倫公主俸千兩,幣三十。和碩公主俸二百兩,幣十有二。郡主俸百五十兩,幣十。縣主俸百兩,幣八。郡君俸五十兩,幣六。縣君俸四十兩,幣五。鄉君俸三十兩,幣四。
244 固倫公主額駙,俸三百兩,和碩公主額駙,俸二百兩,均幣九。郡主額駙,俸百兩,幣八。
245 縣主額駙,俸五十兩,幣五。郡君額駙,俸四十兩,幣四。縣君額駙,俸三十兩,幣三。親王俸二千兩,幣二十五,各部落同,惟科爾沁三親王俸各二千五百兩,幣各四十。郡王俸千二百兩,幣十有五,惟科爾沁一郡王,俸千五百兩,幣二十。貝勒俸八百兩,幣十有三。貝子俸五百兩,幣十。鎮國公俸三百兩,幣九。輔國公俸二百兩,幣七。掌旗務台吉,俸百兩,幣四。乾清門一等台吉俸百兩,二等八十兩,三等六十兩,四等四十兩。其子、男、輕車都尉、雲騎尉等俸各視八旗世爵減半。
246 凡尚主者或遇主先甍逝,如未別娶,仍稱額駙,給以俸幣。已別娶者,停止。
247 凡賑恤各部落偶遇歲荒,札薩克設法養贍。不足,告盟長協濟。再不足,令報到院,奏請發帑,並預支王以下次年俸金,以濟其乏。
248 典屬清吏司
249 國初,蒙古北部喀爾喀三汗同時納貢。厥後朔漠蕩平,庇我宇下,與漠南諸部落等。承平以來,懷柔益遠,北逾瀚海,西絕羌荒。青海、厄魯特、西藏,准噶爾之地,咸入版圖。
250 其封爵、會盟、屯防、游牧諸政事,厥有專司。
251 凡疆理喀爾喀後路土謝圖汗部,東至肯特山,接車臣汗部界,西至翁金河,接賽音諾顏部界,南至瀚海,通蘇尼特界,北接俄羅斯界,至京二千八百里。
252 喀爾喀東路車臣汗部,東至厄爾得尼拖羅海,西至插漢齊志台,南至他爾袞柴達木,北至翁都爾罕,至京三千五百里。
253 喀爾喀西路札薩克圖汗部,東至翁克西爾哈兒朱忒,西至喀喇烏蘇俄落克諾兒,南至阿爾察喀喇托輝,北至推河,接賽音諾顏部界,至京四千里。
254 喀爾喀賽因諾顏札薩克親王部,東至博羅布爾哈蘇鄂倫,西至庫爾薩牙索郭圖厄格嶺,南至車車爾齊克,北至齊志圖河,至京三千里。
255 青海即庫庫諾爾四部落,東至陝西西寧洮岷邊境,西至西藏,南至四川松潘,北至肅州安西府,袤延二千餘里,至京五千七十里。
256 賀蘭山厄魯特,東至陝西寧夏,西至甘州,南至涼州各府邊境,北至瀚海,袤延七百里,至京五千里。
257 烏蘭烏蘇厄魯特一旗舊駐喀爾喀河,一旗舊駐達拉爾河,推河厄魯特舊駐喀爾喀河,屬喀爾喀賽因諾顏部轄,疆理同。
258 額濟納土爾古特,東至古爾鼐,西至陝西肅州邊境,南至三岔河,北至坤都歲湖,袤延八百里,至京五千里。
259 都爾伯特舊屬准噶爾四衛拉特之一,原駐額爾齊斯,因資其耕牧,移其部於烏蘭古木,在喀爾喀疆理之內。
260 烏魯木齊,東至巴里坤,東南接闢展界,西至博羅塔拉,西南接伊犁界,南至天山,逾山接哈拉沙拉界,北至塔爾巴哈台,通俄羅斯界,東北至額爾齊斯,西北至齊爾,通哈薩克界,至京九千八百九十里。
261 伊犁,東至闢展,西至吹塔拉斯,南至天山,逾山接回部諸誠界,北至烏魯木齊,通哈薩克界,至京萬八百二十里。
262 游牧察哈爾,東至克西克騰,西至歸化城土默特,南至太僕寺場及山西大同、朔平二府邊境,北至蘇尼特及四子部落,袤延千有餘里,至京千里。
263 西藏之地有四,曰衛、曰藏、曰喀木、曰阿里,轄六十餘城。東至四川邊境,西至大沙海,南至雲南邊境,北至青海,東西六千四百餘里,南北六千五百餘里,至京萬四千餘里。
264 凡旗制喀爾喀四部落,後路土謝圖汗部二十旗本旗外所屬十有九旗,下仿此,東路車臣汗部二十三旗,西路札薩克圖汗部十有七旗,賽音諾顏札薩克親王部二十二旗。青海四部落,厄魯特二十一旗,回特三旗,土爾古特四旗,喀爾喀一旗部各散處不分畛域。賀蘭山厄魯特一旗。烏蘭烏蘇厄魯特二旗,推河厄魯特一旗。額濟內土爾古特一旗。都爾伯特十有四旗。
265 游牧察哈爾八旗。
266 凡封爵喀爾喀後部土謝圖汗一人,親王二人,郡王一人,貝勒二人,輔國公七人,一等台吉八人。東部車臣汗一人,親王、郡王各一人,貝勒、貝子各二人,鎮國公、輔國公各三人,一等台吉十有三人。西部札薩克圖汗一人,貝勒一人,鎮國公三人,輔國公六人,一等台吉九人。賽音諾顏部札薩克親王一人,親王一人,郡王二人,世子一人,貝勒二人,鎮國公二人,輔國公八人,一等台吉九人。青海,親王一人,郡王三人,貝勒一人,貝子二人,鎮國公一人,輔國公五人,一等台吉十有六人。賀蘭山厄魯特,貝勒一人,鎮國公二人。烏蘭烏蘇厄魯特,貝子二人。推河厄魯特,一等台吉一人。額濟納土爾古特,貝勒一人。都爾伯特,特古斯庫魯克汗一人,親王、郡王各一人,貝勒二人,貝子四人,輔國公二人,一等台吉五人。西藏,輔國公三人,一等台吉一人,噶卜倫四人(內一人即以輔國公為之),代賁五人,第巴三人,堪布一人。
267 凡冊誥儀從、品級悉如定制詳典屬司。
268 凡設官每旗設札薩克一人,以汗、王、貝勒、貝子、公、台吉等為之,所屬都統、副都統、參領、佐領、驍騎校等官,並與漠南諸蒙古同。喀爾喀四部落,蒙古副將軍四人,參贊四人。都爾伯特左右翼,副將軍二人。游牧察哈爾,都統一人,副都統二人,總管八人,理事員外郎十有六人。
269 凡駐扎喀爾喀軍營,定邊左副將軍一人,參贊大臣無定員。烏里騅蘇台,參贊大臣一人,筆帖式三人;庫倫、恰克圖司官各一人,蒙古副將軍筆帖式八人。西寧,大臣一人,司官一人,筆帖式三人。烏魯木齊,提督一人以安西提督移駐,原設之大臣、副都統、侍衛移於雅爾駐扎。伊犁,將軍一人,參贊大臣、領隊大臣暨侍衛無定員。西藏,大臣二人,司官一人,筆帖式二人。
270 凡會盟喀爾喀土謝圖汗部,二十旗為一會,盟於汗阿林。車臣汗部,二十三旗為一會,盟於克魯倫巴爾河屯。札薩克圖汗部,十有七旗為一會,盟於扎克畢賴塞欽畢都裏也諾爾。
271 賽因諾顏部,二十二旗為一會,盟於齊齊爾里克。以飭邊防,訓士伍,簡軍實及比丁、讞獄。
272 各副將軍歲於所部舉行,間歲則以土謝圖汗、車臣汗兩部落為東路,札薩克圖汗、賽因諾顏兩部落為西路,遣軍營參贊大臣二人,分往會核,統聽定邊左副將軍裁決。青海、厄魯特聽西寧駐扎大臣。都爾伯特聽定邊左副將軍。游牧察哈爾聽都統。各裁決具疏以聞。
273 凡防守烏魯木齊以安西提督率所屬標兵移駐。伊犁以滿洲、索倫、席伯、察哈爾、厄魯特兵駐守。屯田用綠營旗兵,官給地畝、籽種、口糧。歲獲悉以輸官,留充兵餉伊犁移駐回民屯政,詳徠遠司。
274 凡互市庫倫設市一,通喀爾喀貿易。恰克圖設市一,通俄羅斯貿易。其來京貿易之期,以子、辰、申年,並令簡約與從,從經紀貿易,限八十日啟行。
275 凡駐牧呼倫布俞爾之巴爾虎設總管、副管、佐領、驍騎校等官,由黑龍江將軍遴選正陪,送院引見補授。
276 凡喇嘛道行至高者曰胡圖克圖,轉世者曰胡畢爾汗。其秩之貴者,曰國師、曰禪師,次曰札薩克大喇嘛、副札薩克大喇嘛、札薩克喇嘛,又次曰大喇嘛、副喇嘛、閒散喇嘛。札薩克喇嘛以上給印,餘給札付。其徒有德木齊、格思規、格隆、班第之差。陝、甘、洮、岷諸寺住持番僧,曰都綱,曰僧綱,曰僧正,各給札付。有不守戒規者,論如法。京師總管喇嘛班第札薩克大喇嘛一人,副札薩克大喇嘛一人,札薩克喇嘛四人,大喇嘛十有八人,副喇嘛七人,閒散喇嘛十人。歸化城札薩克大喇嘛一人,副札薩克大喇嘛一人,札薩克喇嘛六人。
277 多倫諾爾札薩克大喇嘛一人,大喇嘛二人,副喇嘛一人。盛京實勝寺大喇嘛一人,永安寺大喇嘛一人,瑪哈噶喇樓大喇嘛二人,東西南北四塔大喇嘛各一人。西勒圖庫倫札薩克大喇嘛一人,札薩克喇嘛四人。西安廣仁寺大喇嘛一人。五台山札薩克喇嘛一人。射虎川台麓五寺喇嘛一人屬五台山札薩克喇嘛管轄。科爾沁以下二十四部落,大喇嘛各一人。西寧大喇嘛察汗諾門汗一人。松山報恩寺大喇嘛達克隆胡圖克圖一人。紅山堡報恩寺都綱一人。河州普綱寺、靈慶寺、弘化寺都綱各一人。西寧縣西那寺、塔爾寺、扎薩寺、圓覺寺、沙衝寺、仙密寺、佑寧寺僧綱各一人。碾伯縣瞿曇寺、弘通寺、羊爾貫寺、普化寺僧綱各一人。大同衛廣化寺僧綱一人。歸德所二疊闡寺僧綱一人。洮州衛禪定寺國師一人停襲。垂巴廟、瑪尼寺著落族僧綱各一人。閻家寺、龍元寺、圓成寺僧正各一人。
278 凡慶祝禮即丹舒克西藏達賴喇嘛暨班臣額爾德尼,間年一進。喀爾喀哲卜尊丹巴胡圖克圖遇國家有大慶典則進。貢物有佛像、金經、銀塔、五色帕、八吉祥之屬,各具奏書,遣使以聞。達賴喇嘛、班臣額爾德尼於慶祝之外,別具壽帕、珊瑚、琥珀、數珠、藏香、氆氌以貢。貢使還國,均降敕慰問賜金幣有差。
279 柔遠清吏司
280 國家聲教所被,無遠弗屆,大漠以北,流沙以西,諸部君長,稽首偕來,畫疆置吏,有如郡縣。其來朝述職諸政事,分隸本司。
281 凡朝覲喀爾喀厄魯特,及駐扎額濟內之土爾古特,分四班。一班:札薩克圖汗及部內貝勒一人,一等台吉三人。土謝圖汗部內親王一人,輔國公三人,一等台吉二人。車臣汗部內貝子、輔國公各一人,一等台吉二人。賽音諾顏部內郡王、世子、輔國公、一等台吉各一人。
282 土爾古特貝勒,烏蘭烏蘇厄魯特貝子,賀蘭山厄魯特鎮國公,推河厄魯特一等台吉各一人。
283 二班:土謝圖汗及部內輔國公、一等台吉各一人。賽音諾顏部內親王、貝勒、鎮國公各一人,輔國公二人,一等台吉四人。車臣汗部內郡王一人,鎮國公二人,輔國公一人,一等台吉三人。札薩克圖汗部內鎮國公一人,輔國公二人,一等台吉四人。賀蘭山厄魯特郡王、鎮國公各一人。三班:車臣汗及部內貝勒、輔國公各一人,一等台吉四人。土謝圖汗部內親王、郡王、貝子各一人,輔國公二人,一等台吉四人。札薩克圖汗部內鎮國公、一等台吉各一人。
284 賽音諾顏部內輔國公二人,一等台吉三人。烏蘭烏蘇厄魯特貝子一人。四班:賽音諾顏札薩克親王及部內郡王、貝勒、鎮國公各一人,輔國公三人,一等台吉二人。車臣汗部內親王、貝勒、貝子、鎮國公各一人,一等台吉四人。土謝圖汗部內貝子、輔國公、一等台吉各一人。
285 札薩克圖汗部內鎮國公一人,輔國公四人,一等台吉四人。
286 青海分四班。一班:厄魯特郡王、貝子各二人,鎮國公、一等台吉、土爾古特一等台吉各一人。二班:厄魯特貝勒、輔國公各一人,一等台吉三人。回特輔國公、土爾古特一等台吉各一人。三班:厄魯特親王一人,輔國公二人,一等台吉三人。土爾古特一等台吉一人。
287 四班:厄魯特郡王、貝子各一人,一等台吉四人。土爾古特一等台吉,喀爾喀一等台吉各一人。都爾伯特、西藏不分班,閱數年奏請,得旨,則來覲。
288 凡貢期喀爾喀、厄魯特、土爾古特、青海,各如其朝覲之班。西藏間年一貢,附達賴喇嘛以進。貢道,喀爾喀、厄魯特、土爾古特,由張家口、獨石口、喜峰口。青海由西寧。西藏由四川之打箭爐。貢物,喀爾喀、厄魯特,以駝馬湯羊。土爾古特、青海以藏香、氆氌、馬。西藏貢與達賴喇嘛同詳典屬司。
289 凡俸幣喀爾喀三汗,都爾伯特汗,俸各二千五百兩,幣四十。世子俸千五百兩,幣二十。
290 八品官俸二十兩。達爾漢奉旨給俸者,與八品官同,加幣四。游牧察哈爾有職任官,按品級全俸,無職任者半俸。親王以下俸幣及燕饗、賞賚、餼廩、牧芻,均與漠南二十四部落同。
291 汗之賞賚、廩芻與親王同。世子與郡王同。
292 凡澤卜尊丹巴胡圖克圖之貢以九白,白駝一白馬八喀爾喀之車臣汗、土謝圖汗隨之。歲一遣使,貢道與喀爾喀同。其番僧入貢者,紅山報恩寺五年一貢,貢道由莊浪衛。圓覺等二十六寺分四班,三年一貢,貢道由岷州衛。頁物各以馬及延壽果、青木香之屬。西寧瞿曇等九寺,西納演教寺,河州弘化等寺均入貢,貢無常物,亦無定期,或力不能來,即交所在有司官轉進。貢使還,賞澤卜尊丹巴胡圖克圖銀幣,番僧表裏各有差。
293 徠遠清吏司
294 國家即平准噶爾,凡天山以南諸回部,素為准夷所苦者,一時如解倒懸,歸仁恐後。厥後餘孽未靖,逆回負恩構亂,致煩征討。天戈所指,臣服彌遐,拓西域版圖數萬里而遙。今自嘉峪關以外,舊部若哈密,若闢展、吐魯番,新疆若哈拉沙拉,若庫車,若沙雅爾,若賽裏木,若拜,若阿克蘇,若烏什,若喀什噶爾,若葉爾羌,若和闐,棋布星羅,同屬內地。
295 其哈薩克之左右部,布魯特之東西部,以及安集延、瑪爾噶朗、霍罕、那木干、塔什罕、拔達克山、博羅爾、愛烏罕、奇齊玉斯、烏爾根齊等部,列我藩服,並隸所司。
296 凡疆理哈密,東至塔爾納沁,接喀爾喀界;西至喀拉都伯,通吐魯番界;西南至半池泉、星星峽、博羅特口,接安西府界;南至沙磧,北至天山接巴里坤界。城二,舊城周四里,新城周里許。堡五,曰蘇門哈爾輝,曰阿思他納,曰桃和氣,曰喀拉都伯,曰拉卜楚喀。至京七千百八十里。
297 闢展,東至塔庫;西至伊拉里克,接哈拉沙拉界;南至沙磧;北至博克達山,接天山北路界。城一,周里許。所屬城村二十有九,最著者曰吐魯番。至京八千百有十里。
298 哈拉沙拉,東至烏沙克他爾;出蘇巴什山口,東南至察罕通格;出那林氣拉山口,接闢展界;西至第納爾河,接庫車界;北至天山,逾山接烏魯木齊界;南至沙山,入沙磧。城二,舊城在海杜河西,新城在特博爾古西,所屬城村十有五,最著者曰庫爾勒,曰布古爾。至京九千一百里。
299 庫車,東至第納爾河,接哈拉沙拉界;西至鄂根河一名渭甘河,接賽裏木界;南至鄂根河,接沙雅爾界;北至額什克巴什山,通伊犁界。城一,周四里六分六厘。至京萬有八十里。
300 沙雅爾,東至托衣坡羅的,接哈拉沙拉界;南至特裏木濱大河;西至答阿什根科,接阿克蘇界;北至鄂根河,接庫車界。城一,周二里許。北距庫車城百五十里,至京萬二百三十里。
301 賽裏木,東至赫巴爾河,接庫車界;西至哈拉烏蘇,接拜界;南至穆薩爾河,逾河接沙雅爾西南境外界;北至天山,逾山接伊犁西北路界。城一,周一里九分,在赫色爾河西四十里,東北距庫車城二百十里,所屬村莊十有一。至京萬二百九十里。
302 拜,東至哈拉烏蘇,接賽裏木界;南至穆薩爾河,逾河接沙雅爾西南境外界;西至沙拉爾岱,接阿克蘇界;北至天山,逾山接伊犁西北路界。城一,踞山岡,周一里三分,在哈拉烏蘇西三十里,賽裏木西九十里,所屬村莊二十有二。至京萬三百八十里。
303 阿克蘇,東至雅爾漢,接拜界;西至遮爾格吉克得,通烏什界;北至他木哈他什,通伊犁界;南至喀什噶爾河。城四,踞高崖二三十丈,四城連峙,每城周里許,東西南三面環一大城垣,垣外以溝界之,東距雅爾漢三百二十里,所屬村莊三十有六。至京萬七百九十里。
304 烏什,東至噶斯漢,接阿克蘇界;西至色波爾拜,通喀什噶爾界;南至庫魯克山,逾山通叶爾羌、和闐北路界;北至天山,逾山通伊犁西北路界。城一,周三里二分,南踞高崖,北帶長流,在阿克蘇西境,遮爾格吉克得西九十里,所屬村莊十有一。至京萬九百九十里。
305 喀什噶爾,東至阿爾古,通烏什界;東南至赫色爾布依,通叶爾羌界;西北皆至蔥嶺,通布魯特、安集延界。城一,周四里餘,在巴爾昌西南百四十里,烏什西南九百三十五里,所屬城村十有六,最著者曰英阿薩爾。至京萬一千九百二十五里。
306 葉爾羌,東至查特齊林,接阿克蘇界;西至他克布依,入蔥嶺,通拔達克山界;東南至皮雅爾瑪,接和闐界;北至喀什噶爾河,接喀什噶爾界。城一,周十餘里,凡六門,東道由阿克蘇八百里,西道由喀什噶爾五百里至其地,所屬城村甚多,最著者二十有七。至京萬二千四百二十五里。
307 和闐,東至克里雅河,入沙磧;西至皂瓦河,接葉爾羌界;南至南山,北盡和闐河,接阿克蘇界。城六,曰伊立齊,曰哈拉哈什,曰玉隴哈什,曰齊喇,曰塔克,曰克里雅。至京萬二千百五十里。
308 凡部長回部之久經內屬者,一如蒙古之制,設札薩克以理旗務。哈密以功晉郡王級貝勒一人,闢展郡王一人。其哈拉沙拉以西諸回城,皆設伯克。伯克之秩,以三品至七品為差。
309 其綜理城村庶務者,曰阿奇木伯克,伊沙噶伯克貳之。掌田賦者,曰噶雜那齊伯克,尚伯克職掌同。回民買賣田宅產業,掌其質劑,平其爭訟,兼收其稅入者,曰密圖瓦里伯克。整飭回教者,曰摩提沙布伯克。掌兵馬冊籍,兼遞送文檄者,曰都管伯克。理刑名者,曰哈子伯克。導水泉以資灌溉者,曰密拉布伯克。董匠作營造之事,曰納克布伯克。又有明伯克,以分領回眾頭目。有阿爾把布伯克,以司徵比。有巴濟格爾伯克,以評市價。有克勒克雅拉克伯克,以榷商稅。有雜布提摩克塔布伯克,以掌經典。有什呼爾伯克,以供行人芻糧路費。
310 有巴克瑪塔爾伯克,以典園林,蔬果。有達魯罕伯克,以警斥堠。有帕提沙布伯克,以司巡邏、偵緝,及主守罪人。有
URN: ctp:ws237855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