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七十六回

《第七十六回》[View] [Edit] [History]

1 第七十六回安得海好貨取禍鄭親王貪色遭殃卻說恭王接了丁寶禎一道密折,知道安總管私自出京,在山東地方十分騷擾。
2 他看了這奏章,不覺又憤怒又歡喜。憤怒的是安得海膽大妄為,歡喜的是安得海惡貫滿盈,如今趁此機會可以殺了安得海,重振朝綱。恭王進宮去的時候,已把殺安得海的諭旨擬就,連丁寶禎的奏折,一齊上呈慈安太後觀看。
3 慈安太后看了大駭,說道:「這奴才如此妄為,還當了得!他如今連俺家的祖訓也不顧,俺也顧不得西太后的情面了,總是國法家法要緊。」說道,立刻在那諭旨上用了印,恭親王拿著就走。這時西太后正由太監李蓮英傳了一班戲子來,在長春宮裡聽戲。西太后於戲曲一道是很有心得的,如今傳的又是內城的著名角兒,早把個西太后聽出了神,所以恭親王在暗地裡進行殺安得海的事體,西太后那邊一點風聲也沒有。那丁寶禎上了密折以後,不多幾天,便接到內廷密旨了,丁寶禎看時,見那諭旨上寫道:據丁寶楨奏太監在外招搖煽惑一折,德州知州趙新稟稱,七月間有安姓太監乘坐太平船二隻,聲勢炫赫,自稱奉旨差遣,置辦龍衣。船上有日形三足鳥旗一面,船旁有龍風旗幟,帶有男女多人,並有女樂品竹調絲,兩岸觀者如堵。又稱本月二十一日,系該太監生辰,中設龍衣,男女羅拜。該州正在訪拿間,船巳揚帆南下。該撫已飭東昌濟寧各府州,飭屬跟蹤追捕等語。
4 覽奏深堪駭異!該太監擅自遠出,並有種種不法情事;再不從嚴懲辦,何以肅官禁而儆效尤?著馬新貼、張之萬、丁日昌、丁寶禎迅速遴派乾員,於所屬地方,將六品藍翎安姓太監嚴密查拿;令隨從人等指證確實,毋庸審訊,即行就地正法,不準任其狡飾。如該太監聞風折回直境,即著曾國藩一體嚴拿正法;倘有疏縱,惟該督撫是問。其隨從人等,有跡近匪類者,並著嚴拿,分別懲辦,毋庸再行請旨。
5 將此由六百里各密諭知之。
6 欽此。安得海伏法以後十天工夫,慈安太后又命恭親王擬第二道諭旨上面寫道:本月初三日,丁寶禎奏,據德州知州趙新稟稱,有安姓太監,乘坐大船,捏稱欽差,置辦龍衣;船旁插有龍鳳旗幟,攜帶男女多人,沿途招搖煽惑,居民驚駭等情。當經諭令直隸、山東、江蘇各督撫派員查拿,即行正法。茲據丁寶禎奏,已於泰安縣地方,將該犯安得海拿獲遵旨正法;其隨從人等,本日巳諭令丁寶禎分別嚴行懲辦。我朝家法相承,整飭宦寺,有犯必懲,綱紀至嚴;每遇有在外招搖生事者,無不立治其罪。乃該太監安得海竟敢如此膽大妄為,種種不法,實屬罪有應得。
7 經此次嚴懲後,各太監自當益加儆懼,仍著總管內務大臣嚴飭總管太監等,嗣後務將所管太監嚴加約束,俾各勤慎當差。如有不安本分,出外滋事者,除將本犯照例治罪外,定將該管太監一並懲辦。並通諭直省各督撫,嚴飭所屬,遇有太監冒稱奉差等事,無論已未犯法,立即鎖拿奏明懲治,毋稍寬縱。西太后見了這兩道諭旨以後,才知道那安得海已經正法,她不覺又傷心,又憤怒,又慚愧,便也不顧太后的體面,氣憤憤地直趕東宮去。那慈安太后正在宮中午睡,聽說西太后來了,還不知什麼事體,忙起來迎接。那慈禧太后進來的時候,身後跟著許多宮女太監,聲勢洶洶。慈禧太后待到走進慈安太后的寢室,也不向慈安行禮,氣憤憤地在椅子上一坐;那臉兒氣得鐵也似青,只是不做聲。倒是慈安太后笑吟吟地上去問道:「怎麼氣得這個樣子?」那慈禧太后見問,便放聲大哭,又撞著頭,又頓著腳,多少宮女上去拉勸,都勸不住。把個慈安太后嚇怔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慈禧太后哭到傷心的時候,便搶到慈安跟前,僕地跪倒,一頭撞在慈安太后的懷裡,揉搓著,一面哭喊著道:「太后原是正宮出身,俺是婢子出身;如今婢子犯了法,求正宮太后賜我死了罷!」弄得慈安太后好似丈二金身,摸不著自己的頭腦;只得忍著氣,拿好話勸她起來。慈禧太后止住了哭,才正顏厲色地質問慈安太后說:「殺安得海的事體,為什麼不和俺商量?先帝在日,俺還不曾封後,還常常叫俺商議朝政來;如今做了皇太后,這殺安得海的事體,為什麼不和俺商量,卻和六爺去商量?
8 這不但六爺眼中沒有俺這個皇太后,且在太后眼中,也明明是瞧俺不起。如今我不求別的,只求太后賜俺一死,免得俺在皇上跟前丟臉。老實說一句話,那安得海是俺打發他到山東去的;如今殺了安得海,明明是剝俺的臉皮,叫俺在宮中如何做得人呢?」說著,又大哭起來。慈安太后是一個幽嫻貞靜的女子,如何見過這陣仗兒,早氣得手腳索索地抖,說不出一句話來,掙扎了半天,才掙扎出一句:「俺從此以後不問朝政了,諸事聽憑聖母太后管理去。
9 本來皇上是聖母皇太后的皇上,俺只求老死在宮中,吃一口太平飯兒,便也心滿意足了。「慈安太后說著,擔不覺流下眼淚來。
10 兩宮正鬧得不得開交的時候,忽然說萬歲爺來了。這時同治皇帝也有十二歲了,身材長得很高大,穿著輕衣小帽,十分清秀。他走進屋子來,向兩宮行過禮,便問皇太后為什麼生氣。
11 慈安太後便告訴他殺安得海的事體。原來同治皇帝年幼,素來不問朝政,終日里在皇宮裏游玩著,一切事體都由兩位太后主政。所以殺安得海的事體,同治皇帝並不知道,如今聽慈安太后說了,才哈哈大笑道:「這個王八羔子狗奴才!殺得好!」
12 慈禧太后聽皇帝罵人,把臉也變了顏色,忙站起身來回宮去。
13 這同治皇帝也不理會,帶了諳達太監們到內苑游玩去了。
14 你道這同治皇帝為什麼這樣切齒痛恨安得海?原來安得海在宮中掌權日久,那三四千太監趨附他的也有,怨恨他的也有。安得海人又長得漂亮,專在西太後跟前伺候;西太后這時年紀也只二十七八歲,正在盛年的時候,又愛和太監說笑。便有許多人說安得海並不是真太監,是外邊人混進宮來,行從前呂不韋和嫪毒的計策。
15 同治皇帝年紀雖小,人卻十分乖覺,聽了旁人的言語,心中本已十分恨這安得海了。
16 後來安得海得了慈禧太后的歡心,越發不把別人放在眼裡,他連皇帝也侮辱起來了。
17 有一天,安得海正和一班太監們站在太后寢宮的廊下說閑話,遠遠地見皇帝走來;那太監們個個垂下手,上去請過安。
18 惟有那安得海不獨不上去請安,他連手也不垂下。那皇帝便大怒,便喝叫:「拉去!用家法!」那安得海才害怕起來,忙跪下來磕響頭求饒。慈禧太后在屋裡聽得了,便把皇帝喚去了,反狠狠地將皇帝訓斥了一場;說安得海是先皇手裡得用的奴才,便有小過失,也須先請太后的示,才能動家法。幾句話把個小皇帝氣得在背地裡拿小刀砍著他玩弄的泥人的腦袋。伺候皇上的太監問皇上是什麼意思,那皇上惡狠狠地說道:「是殺小安子。」如今聽說安得海被慈安太后傳旨正法,皇上心中如何不喜。
19 講到這位同治皇帝,因自小生長在圓明園和熱河行宮的,那兩處地方的宮禁卻沒有大內一般森嚴,離街市又近,自幼兒便有太監們抱他到市上去游玩。後來長大起來,那市井一切游玩和街道上熱鬧的情形,他都看在眼裡。如今進得京來,自己又做了皇帝,殿陛森嚴,宮庭寂寞,把個活潑的小皇帝關得心中十分煩悶。便有一班小太監伴著皇上,想出種種游玩的法子來哄著皇上,什麼踢氣球、踢毽子、游水、跑冰、弄船、唱戲,各種游戲都玩著。玩到高興的時候,皇上也夾在裏面玩。
20 那恭親王的兒子載澄,也和同治皇帝同年伴歲,同治皇帝在圓明園在熱河,都是載澄和他做伴玩耍的。如今兩人多年不見了,同治皇帝把他傳進宮去,兩人依舊在一塊兒玩耍。那載澄又是一個淘氣的小孩子,在京城各處地方游玩,又學得許多淘氣的游玩法兒,他兩人都拿小太監做玩物。後來,同治皇帝又想出一個「摜交」
21 的法子來。那「摜交」的玩法兒,要身材瘦小,腰肢靈活;先拿一張板凳,叫小太監站在板凳上面,那上身向後彎轉去,手尖兒接著自己的腳後跟,肚子挺起,一個身體好似一個蔑圈兒,再把兩條腿摔過去接著手尖兒。這樣子摜著,愈摜得快愈好。
22 摜到七八十個,那板凳面上的地位一絲也不許移動。那班小太監初練的時候,不免腰肢生硬;被皇上用兩手在他肚子上硬按下去,立時吐出血來死的也有,把腰骨按斷的也有,從板凳上摔下來磕破腦袋立刻死去的也有。一天裏面總要弄死幾個小太監來,任你太后如何勸說,他總是不聽。
23 後來這摜交的事體,宮裡的小太監人人會了,一時把這法子流傳到外面去,頓時京城裏面各戲園裡都學習起來。同治皇帝年紀到了十四歲,智識漸漸地開了,再加上載澄在一旁提調著,便慢慢地找宮女玩兒去了,一時被他糟蹋的宮女也不知道有多少。後來還是慈安太后暗地裡留心看出來,便對慈禧太后說,要給皇帝提親事了。
24 這時慈禧太后自從和慈安爭鬧以後,便老實不客氣,凡事獨斷獨行。每天垂簾聽政的時候,遇有大臣們奏對,慈禧也不和慈安商量,也不待慈安開口,便自管自下諭旨。慈安看看沒趣,從此著著退讓,連臨朝也不臨了。恭親王雖是忠心於慈安的,但見慈安沒有膽量,自己又要保全性命,只得轉過方向來,竭力去聯絡崔總管、李太監,托崔、李兩人替他在慈禧太后前說好話。
25 那慈禧太后初時知道殺安得海的事體是恭親王主謀的,便把恭親王恨入骨髓,常常想借別的事體革去他的職。後來還是榮祿勸住,說六爺不但是皇家近支,且是先朝顧命之臣;再者,先皇有密詔在他們手裡,怕逼他們狠了,他們索性拿出密詔來,於太后臉上不大好看。慈禧聽榮祿的話果然不錯,便只得暫時罷手。那榮祿卻在暗地裡拉攏恭親王,他知道恭親王是一朝顧命,無論如何總是排擠不開的,還不如籠絡他,叫他幫西太后的忙。這時恭親王正在勢孤的時候,見有人來招呼他,他樂得順水推船,倒在慈禧太后的這一面,處處謹慎小心,聽慈禧太后的命令。這慈禧太后添了一個大臣幫助,卻也把她從前的仇恨一筆勾銷。只可憐把慈安太后撇在宮裏,冷冷清清地也沒有一個心腹可以商量得的。但是在慈禧太后心中,還認做咸豐帝的密詔在慈安手中,還懼憚三分,不敢立刻下毒手。
26 實則那張咸豐帝的密詔,早已不在慈安太后手中了,也不在恭王手中,卻在醇王福晉的手中。當李蓮英見了遺詔,去告訴西太后,西太后忙托人去求著醇王福晉。
27 醇王福晉聽了,立刻套車趕進宮去,走進屋子,恰巧咸豐帝斷了氣,醇王福晉趁眾人不曾到來的時候,忙在皇帝身邊搜得密詔,藏在衣袋裡。
28 她滿擬拿去給慈禧太后看的,又怕從此多事,便拿去藏在自己家裡;哄著慈禧太后,只說不曾拿到。這一來,免得兩宮多生意見;二來,也叫慈禧太后心裡有幾分恐懼,不敢過於欺侮慈安,這原是很好的法子。到同治皇帝成年的時候,慈安和慈禧為了皇帝大婚的事體,雙方又各起爭執。原來同治帝年紀漸漸長大起來,於男女之間的事體也有些一知半解;再加上同治帝在宮中隨處亂闖,宮女們也不避忌;那太監們閑空下來,攢三聚五地也歡喜講些風流故事。
29 這一天正是大熱天,午後,太后正息著宴;那班太監圍坐在穹門口納涼,各人信口開河地說些閑話。內中有一個太監便說起肅順殺頭的事體,說:「肅順臨到砍頭的時候,還拿十分齷齪的話罵著西太后。劊子手拿刀口擱在他嘴裡,舌頭也割破,牙齒也磕落,他滿嘴流著血,還是罵不絕口呢。」另一個太監接著講了肅順父親的一樁風流案件。
30 肅順的父親便是鄭親王烏爾棍布;肅順是姨太太生的,那姨太太是回族家裡的女兒,原是個好人家。有一天,鄭親王下朝來,車子過裱背胡同口,見一個絕色的女孩兒,心裡不覺大動。回到王府里,時時刻刻想著女孩兒,便喚一個心腹包衣姓趙的去打聽,打算買她來做小老婆。那姓趙的去了,一打聽,知道那女孩兒的父親是回族,家裡雖很窮苦,但那女孩兒已說了婆家了。姓趙的也無法可想,照直地去回復鄭王爺。誰知這鄭王爺和那女孩兒前世宛似有一劫的,他卻非把這女孩兒娶來做小老婆不可,限那姓趙的三個月時間,務必要把那女孩兒弄到;便是花十萬八萬銀子,也是願意的。那姓趙的在急切中想出一條計策來。恰巧那裱背胡同里有一座空屋子,那姓趙的去租下來住著,和那女孩兒的父親做朋友,做得十分知己,,常常拿銀錢去幫助他。那女孩兒的父母十分感激姓趙的。看看期限快到了,一時卻也想不出下手的方法。這時候,鄭王忽然接到管步軍統衙門的差使,到任第三天,解到了一批盜犯。那姓趙的忽然想得了計策,拿錢去打通強盜,叫他咬定那女孩兒的父親,說是他們的窩家。又故意埋贓在她父親家裡,把那女孩兒的父親捉來,和強盜一塊兒殺了頭。姓趙的又出面拿出銀子來替她家埋葬,又拿錢去周恤她母女兩人;另外又叫人假造了他父親在日的借票,到這女孩兒家裡去逼討得十分緊急。姓趙的又替他還債,把她母女兩人感激得什麼似的。那姓趙的又在暗地里指使他地方上的青皮,闖到那女孩兒家裡去調戲那女孩兒,故意鬧得給她婆婆家知道,說他那未過門的媳婦是不貞節的。她婆婆家知道了,大怒,便退了那女孩兒的婚事。那母女又是怨苦,又是窮困,便來和這姓趙的商議。姓趙的替他想法子,把她女孩兒去說給鄭親王做姨太太,又賞了她母親三千銀子。她母女兩人到了這山窮水盡的時候,也無可奈何,只得把這絕世美人斷送在王府里。
31 誰知這女孩兒一進了王府,第二年養出一個男孩兒來,便是肅順。不多幾年,那鄭王便害惡瘡死了。那瘡名叫落頭疽,在頸子四周爛成一圈,直到頭落下來才死。
32 京城裡的劊子手能把砍下來的腦袋依舊縫在頸子上的,那鄭親王的尸身,也喚那鄶子手縫上了頭,才收殮。最奇怪的,那姓趙的同時也害落頭疽死了。
33 那太監講完了這樁故事,忽然穹門背後轉出一個同治皇上來,把那班太監嚇了一大跳,忙上去請安,皇上倒也一不理會,便找著那講故事的太監,問他道:「那鄭親王千方百計地要了那女孩兒來何用?什麼叫做小老婆?」那班太監聽皇上問這個話,他們要笑又不敢笑,要說又不好說得。內中有幾個壞的,便在背地里指導皇上如何如何玩弄女人。那皇帝聽了,覺得十分新奇,從此他見了宮女,便拉住了試驗,一時里被皇帝糟蹋的宮女不計其數;那宮女吃了虧,也無從告訴。消息慢慢地傳到慈安太后耳中,便去和慈禧太后商量,要給同治帝大婚。慈禧太后卻也有這個意思,便立刻傳諭禮部工部及內務府預備一切。皇宮裡的規矩,皇帝在大婚以前,先要選八個年紀稍長的宮女進御,名叫伺帳、司寢、司儀、司門。同治帝便選八個平日自己所心愛的宮女去,一一進御。又請皇上選定答應幾人、常在幾人、貴人幾人、嬪幾人、妃幾人、貴妃幾人、皇貴妃幾人。一一都挑選停妥,然後再挑選皇后。
34 當時慈禧的意思要選侍良鳳秀的女兒做皇后,慈安太后的意思卻喜歡承恩公崇綺的女兒做皇后。兩宮為了這選後的事體,又大大地爭執起來了。在慈安的意思,說崇綺的女兒面貌又美麗,舉動又端莊,今年恰好十九歲,雖比皇上年紀大幾歲,但也很懂得規矩,正可以做得皇后。像鳳秀的女兒,年紀只十四歲,怕不能十分懂得人情事體;面貌既不十分美,舉動又是十分輕佻,怕不能母儀天下。這幾句話觸惱了慈禧太后,說慈安有意削她的臉,便大鬧起來。慈安太后這時早已被慈禧的威力壓倒了,見慈禧太后對她咆哮,氣得她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到後來慈安太后想出一個主意來,說:「俺兩人也不用爭執,這是皇上的事體,俺們不如請皇上來,聽皇上自己挑選罷。」
35 慈禧太后心想:皇上是自己的兒子,沒有不聽俺的說話的。當下便把皇上去請進來,說出這兩位格格來,請皇上自己挑選。
36 這兩位格格平日進宮來游玩,皇上也曾見過,當下他便選中了崇綺的女兒,稱為孝哲皇后;又封鳳秀的女兒做慧妃。這是皇上的主意,慈禧太後便也不好說什麼。
37 一時里,皇宮裏面便十分熱鬧起來了。
38 大婚的這一天,開了大清門,把個皇后從這門裡抬了進來;那慧妃卻於早一日進宮,伺候著皇后、皇帝。皇后告過天地,行過大禮,拜過宗廟,見過兩位太后以後,同治帝便坐大殿,受百官的朝賀。那座大殿蓋造得十分氣概,殿下面鋪著白石階級,共有二十層,兩旁白石圍欄,階的盡頭四壁長廊,廊下支著朱漆柱子,窗槅雕刻得極其精細。這時廊下站立了許多文武百官,都候著分班朝賀。望去,殿上開著二十四扇長門,門上木槅都雕出壽字來;殿裏面都拿金磚鋪地,磚上塗著黑漆,十分光滑。大臣們都上來趴在地下磕頭。皇帝坐在寶座上,那寶座是黑色的,是拿橡木做成的,座上嵌著各色的玉石。這大殿後面便是皇帝的寢宮。共有二十四間;留著三間,是給慧妃住的。皇帝和皇后的宮雖十分接近,但前後不相連的;皇宮和後宮都有一條長廊,通著慈禧太后的寢宮,為便於帝後往太后處請安起見。這原是慈禧太后的主意,吩咐這樣造的。
39 同治帝自從娶了孝哲後以後,見皇后眉目明媚,舉動端莊,見了皇帝溫婉而不輕佻,心中便十分寵愛。他夫妻兩人常在宮中廝守著。皇后又是熟讀唐詩的,皇帝隨口讀出一句來,皇後便都接下去背誦如流,皇帝越發喜歡她。皇后在宮中和皇帝說笑著,廊下守候的宮女太監們從不曾聽得皇后的笑聲的。只有那慧妃卻是十分輕佻,有時皇帝到慧妃房裡去,慧妃接著,便做出百般妖媚來,在廊下守候的宮女太監們只聽得屋子里一陣一陣不斷的笑聲。後來給皇后知道了,便傳諭吩咐慧妃,叫她放穩重些。那慧妃仗著是西太后挑中的人,也不把皇後放在心裡,依舊是謔浪嘯嗷,調笑無忌,背地還在西太後跟前說皇后的壞話。那孝哲皇后原是西太后不中意的,聽了慧妃的話,越發沒有好嘴臉待皇後了。每日皇后到西太后宮中去請安,西太后總是正顏厲色對她說道:「皇上年紀輕,國家大事要緊,莫常留他在宮裡玩耍。」孝哲後聽了西太后的排擅,真是一肚皮冤氣沒處訴;虧得東太后卻十分喜歡她,常常把她傳進宮去,安慰她幾句。給慈禧太后知道了,心中越發忿怒,常常對皇帝說:「慧妃十分賢明,便該常常親近她;皇后年紀輕,不懂得什麼規矩,皇帝不該迷戀宮中,致荒了朝廷的正事。」這幾句話常常對皇帝說著,說得皇帝心煩起來,便也不敢常到皇后宮裡去了。西太后又派了人在暗地裡偵探著皇帝的行動,見同治帝到孝哲後宮裡去了,第二天慈禧太后見了,必要嘮叨一大套;把個同治帝氣得從此不到皇后宮裡去了,也不到慧妃宮裡去,便終年獨宿在乾清官里。每到無聊的時候,便傳從前摔跤的小太監來,做著各種游玩事體來消遣。
40 同治帝自從大婚以後,便換了一種性格。從前的玩耍,他看了一概沒有意味,任你小太監如何哄著玩兒,皇上終是悶悶不樂。後來由崔總管弄了一班小戲子進宮來演唱,起初皇上看了十分歡喜;後來看了一出《游龍戲鳳》,把皇上的一片春心又勾起來,便悄悄地問小太監:「京城裏可有玩耍女人的地方?」那小太監都要討皇上的好,便說這裏宜武門外某家姑娘如何美貌,某家少奶奶又如何乾凈。皇上聽了,便賞了小太監許多瓜子金,叫他們瞞著人悄悄地陪著皇上到各處去玩耍。這皇帝玩出味來了,便終日在外面不肯回宮去。崔總管便是知道也不敢多說。皇上每日請過太后的安,坐過朝以後,便溜出宮門游玩去了。皇帝在外面自稱江西陳拔貢,皇帝除玩姑娘以外,凡是茶坊酒肆,他都要去軋熱鬧。
41 有一天,左都御史毛文達和滿堂官昶熙,在宣武門外春燕樓酒店裡吃酒談笑;忽然一眼見東壁廂一個漂亮少年坐著,身後站著一個小書僮。再細看時,那少年不是別人,正是當今皇上。他打扮做公子哥兒模樣,自由自在地一手擎著酒杯在那裡飲酒。皇帝也瞧見他兩人了,便向他們點頭微笑。慌得毛文達、昶熙兩人總也不自在,酒也不敢喝,急急跑下樓去,悄悄地去告訴了步軍統領。那統領聽了,嚇了一大跳,忙調齊兵馬,親自帶著要去保護皇上。被毛文達攔住了說:「統領這一去,鬧得人人知道,聖駕倘有不測,你我如何擔得起這個乾系?再者,統領這一聲張,弄得皇上不能自由自在地游玩,反叫皇上著惱,你我得不到保駕功勞,反要受聖上的申斥。這又何苦來?」那統領聽了毛文達的話,卻也有些躊躇起來,便問道:「依大人的意思,怎麼才能兩全呢?」毛文達思索了半天,才得了一個主意。
42 便吩咐統領在衙門裡挑選了二十個勇健兵丁,穿了平常人衣服,到春燕樓去暗地裡保護著皇帝;倘然皇上到別處去游玩,也只須在前後暗暗地跟著保護著,卻不可令皇上知道。那統領官聽了,便依了他的意思,點派了二十名勇士出去。要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URN: ctp:ws238651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